《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96章·四姝

程宗扬已经打定主意要赖账。真给小紫一成股份,天知道死丫头还会玩出什么幺蛾子。当然,赖账要冒很大的风险,毕竟那丫头挺不好惹。自己已经做好了跟死丫头死磕的准备,可是……那死丫头像没有听到一样,一点动静没有!

“喂,我说股份的事——”程宗扬一回头,顿时呆住。

丽娘、芸娘、卓云君、芝娘四个大美人儿肩并肩依次跪在沙滩上,她们几个只披着一条浴袍,里面和脱了内衣的云丹琉一样干净。这会儿四女的浴衣都脱到腰间,裸露出一排丰满的美乳,双手枕在脑后,高高挺起胸。

小紫在旁边道:“吸气——再吸气——”

四女竭力吸气,阳光下,四对形态各异的美乳白花花地挺翘着,让程宗扬有种堕入梦境的错觉。

四女中,芸娘年纪最大,皮肤也最柔软,肌肤呈现出脂团般滑腻的白色,那对乳房显得又软又大,微微下垂,乳球下方被压出细细的皱纹。由于长时间被人亵玩,乳晕和乳头又大又红。她一边吸气,一边盯着小紫白玉般的美足,乳头情不自禁地渐渐变硬,淫态毕露。

旁边的丽娘堪称绝色,乳房也风姿绝美。她皮肤是一种晶莹的白色,阳光下如雪如玉,光滑无瑕。浑圆的双乳挺翘着,没有丝毫下坠,乳头和乳晕都是漂亮的娇红色。

她唇角含笑,美目波光流动,睇视到程宗扬,眉梢眼角都流露出万种风情。光可鉴人的长发一直垂到沙滩上,整个人就像一尊白玉美人,艳光四射。

卓美人儿是另一种白肉美人儿,肌肤宛如丝绸,又滑又亮。丰腴的双乳饱满圆耸,挺得高高的。她年纪不是最轻的,乳头的颜色却是最嫩的一个。程宗扬禁不住捏住她的乳头拽了拽,卓美人儿白美的乳球随之被拉长,手一松又立刻弹回原状,在胸前摇晃着,充满诱人的弹性。

芝娘自觉地把自己列到和三女一样的档次,跪在卓美人儿身边。她本来戴着乳罩,这时主动推到乳下,裸出双乳,一边按照那个小姑娘的吩咐吸气,一边挺胸让主人观赏。她皮肤是奶汁般的白色,双乳白生生的,上面还有被乳罩边缘勒出的红色,媚艳动人。

小紫拍手道:“卓奴奶子最大,剩下三个差不多大小。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们乖乖闭气,谁坚持的时间最长就是你们几个里面的主人,谁第一个吸气就是大家的奴隶哦。”

四女都娇躯一颤,竭力屏住呼吸。

小紫偏过头,眨了眨眼睛,娇声道:“程头儿,你刚才说什么?人家没有听清呢。”

“没事!”程宗扬望着眼前一排白花花的美乳,早把刚才的事忘到脑后。他狠狠咽了口唾沫,然后张开双手,挨个抓捏过去。

芸娘的乳房最绵软,微一用力就可以揉捏成各种形状;丽娘的乳房最圆润,摸着如同一对玉球,滑不溜手;卓美人儿的乳房最饱满坚挺,弹性十足,而且敏感万分,自己随便摸两下,那对奶子就颤抖起来;芝娘的乳房最香滑,四女里只有她是真正的风月出身,比旁人又多了一分淫靡的媚意。

四对丰满的雪乳在程宗扬手中来回把玩。随着他的揉弄,在四女胸前颤巍巍抖动不已。第一个叫出声的是芸娘,她被程宗扬抓住双乳,像挤奶般从乳根一直揉捏到乳尖,禁不住淫叫出来。

旁边的丽娘和卓云君同时松了口气,以为输的是芸娘,向她投去同情的一瞥。

小紫却笑嘻嘻走过来,“乖女儿,你输了呢。”

卓云君惊愕地抬起眼,只听小紫道:“芸奴只是叫出来,还没有吸气。乖女儿,你是第一个吸气的哦。”

卓云君哑口无言。

小紫扭过脸,笑吟吟看着芝娘,“赢的是这位姐姐。”

芝娘呼了口气,含笑道:“奴婢芝娘,蒙主人搭救才到这里。”

“好,既然你赢了,”小紫手一指,“往后你就是她们的主人了。乖女儿,以后你就是她们的奴隶啰。”

卓云君面色苍白地低下头。

程宗扬大喝一声,“一成就一成!死丫头!你如果立刻消失,我再给你加一成!”

小紫抬手与他拍了一掌,干脆利落地说道:“成交!”接着身影一闪,娇笑着消失在柳影间。

总共才五成股份就给了小紫两成。但程宗扬这会儿一点都不觉得心痛,有什么能比得上眼前这四个光溜溜的大美人儿呢?

程宗扬怪叫一声,扑到那堆白花花的美肉中。

“卓美人儿,屁股再抬高一点……哈哈,里面已经湿了!刚才是不是被摸得很爽啊?”

“丽娘!跟你婆婆一边一个趴好!把屁股撅起来!对了,主子要一边干卓美人儿,一边玩你们婆媳的屁股……”

“哇,太后娘娘,你下边好骚啊,是不是刚被你紫妈妈插过,流了好多水……”

“丽娘,你下边还是这么紧……”

“芝娘!帮我把她屁股掰开!你看她们婆媳,谁的屁股够白够大?”

“婆婆的屁股像绵团,媳妇的屁股像雪团。”芝娘笑道:“到底是媳妇年轻些,身子更水嫩。当日在画舫,我就说丽娘这么标致的模样,足够到宫里当娘娘呢。”

丽娘娇嗲地说道:“多谢主子夸赞。便是宫里的娘娘也爱煞了少主……卓姐姐,你的后庭花开了呢,少主的大肉棒要去赏花了呢……”

“啊呀……”

卓云君痛楚地皱起眉头。

芝娘笑道:“卓姐姐莫怕,你这样的身子受得住呢。屁股再抬起来些,让主子顺着插就没那么痛了。”

卓云君泣声道:“多谢姐姐。”

程宗扬笑着从卓美人儿臀中拔出阳具,然后一个虎扑,把芝娘赤条条的身子压到躺椅上,“说得嘴响!你来做给她们看!”

芝娘嫣然一笑,翘起浑圆的大白屁股,然后低叫一声,被程宗扬顶住娇嫩的屁眼儿,尽根而入。

芝娘使出浑身解数,雪臀轻摇缓摆,让那根火热的阳具在自己臀间两个嫩穴来回进出。尤其是她翘起屁股,用柔嫩的屁眼儿含住阳具,像一张乖巧的小嘴一样,从阳具根部一直吞吐到顶端,然后用屁眼儿裹住龟头,来回扭动摇摆,让诸女都看呆了。

程宗扬压在她臀后,芝娘两个娇腻的肉洞时鼓时缩,被阳具插弄得没有片刻停歇。芸娘看得欲念丛生,紧夹大腿,下体淫液横流,脸色绯红。程宗扬索性把她扯过来一同加入战团。

秋日的泳池旁,春情涌动,风光旖旎无限。

※ ※ ※ ※ ※

程宅的喜宴一连持续三日。九月初九是新妇归宁的日子,按规矩,刚做了石家女婿的吴战威、小魏要携新妻到金谷园登门问好。一大早两人备好礼物,祁远和吴三桂也打扮得一身光鲜,作为陪客一同赶赴金谷园,宅里这才平静一些。

程宗扬趁着人少,悄悄进了门,在院中一眼看到秦桧,连忙收回脚步。这死汉奸扮忠臣扮得上瘾,自己昨天在岛上荒唐了一整天,这会儿看见他不免有些心虚。正要避开,却发现树后还有一个人。程宗扬好奇心起,小心看了一眼,竟然是兰姑。

两人说了半晌,兰姑飞个媚眼,笑着离开。

等她走远,程宗扬跳出来,“好你个秦桧!连老四的墙角都敢挖!一大早跟兰姑眉来眼去什么呢?”

秦桧连忙道:“不是不是!兰姑问我织坊旁那块空地要盖什么楼?”

程宗扬纳闷地说道:“她问这个干嘛?”

秦桧笑道:“我看兰姑的意思,在宅里多半有些住不惯。若公子以后要建风月场,兰姑庶几可以左右逢源……”

“别给我文诌诌的。”程宗扬摸着下巴道:“你是说她还想做老鸨?”

“八九不离十,我看就是这个意思。”秦桧笑道:“这也无妨,将来公子的楼宇建成,终究要有些风月女子点缀。”

程宗扬道:“我还想在楼里招待女客……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告诉你,其实女人的钱比男人更好赚。珍宝饰品,这些利润高又没什么用处的玩意儿,不都是女人买的吗?如果真搞成金钱豹那样的风月场,恐怕没有几个女客会登门。”

秦桧笑道:“有几个风月女子也无伤大雅。建康风俗如此,只要不挂上青楼的招牌,难不成还有人来管吗?”

程宗扬上下打量着他,“奸臣兄,这么起劲儿挑唆我开青楼,莫非是你老人家动了春心?当了几天和尚就耐不住寂寞了?”

秦桧洒然道:“逢场作戏,在下也不忌讳。奈何天下之大,知音难觅。”

“哟,你还想找知音?”程宗扬忽然打了个哆嗦。死奸臣的老婆可是在岳王庙一起陪跪的,难道秦桧还能找个比他更奸的老婆臭味相投?

程宗扬竖起一根手指,“你找谁都行。但有件事先说好——无论如何,不能找姓王的!”

秦桧再怎么也猜不到他脑中转的念头,反而笑道:“琅玡王家和太原王家岂会轻易下嫁?便是公子去求亲,他们也不会答应,何况秦某。”他没把程宗扬的告诫放在心上,说道:“殇侯传讯来,问当日说的店铺是否已经开张?在下该如何回复?”

“就说我正在筹办。”程宗扬敷衍一句,紧接着问道:“我要那个东西的事,你给他说了吗?”

“已经派人送信,这几日也该到了。另外殇侯问,公子何时启程去洛阳?”

“洛阳?”程宗扬稀奇地说:“我去那儿干嘛?”

秦桧咳了一声,“殇侯希望公子能早日接近汉室权贵。”

程宗扬拍了拍额头,“差点儿忘了。”

殇侯大方地送钱送物,就是想让自己先由建康入手,慢慢把生意做到洛阳。反正他那么多年都等了,也不急在这几天。

程宗扬道:“横塘的楼只怕还要建个半年。小狐狸又去了江州……这样吧,十日之内,安顿了这边的事,我先离开建康。”

秦桧精神一振,“如此甚好!此去洛阳需两月有余,我这就去安排!”

“谁说我要去洛阳?”

秦桧一怔。

程宗扬道:“我要先去东海!洛阳什么的,等我回来再说!”

秦桧怔怔道:“为何要去东海?”

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用神秘的口气道:“私事。”

看着程宗扬认真的表情,秦桧心里发愁,也只好不再询问。

※ ※ ※ ※ ※

轩窗下,那个天竺女子正双手合什,无声地念着什么。她额心的胭脂已经褪色,但衬着她迟暮的容貌,别有一番庄严与圣洁。

程宗扬咳了一声,然后扯着小紫进来。

小紫没好气地说:“你好无聊。”

程宗扬恨得牙根发痒,“你以为那两成股份是白拿的?死丫头,都是中了你的计!”

“哎,我只说了一成,那一成是你白送的好不好?”小紫笑吟吟道:“程头儿,你好厉害哦。人家听芝娘说,你那天干了十几次呢。从泳池边一直到干到床上,她们四个轮流服侍都伺候不过来,最后都被你干得起不了身。尤其是卓奴,被你在人家身体里射了十几次,满屁股淌的都是精液,连肚子都鼓起来了呢。”

“小声点!”程宗扬心虚地看着拉芝修黎,好在她听不懂,闭眼默不作声。

卓美人儿被射了十几次并不多。自己的安全套没剩多少,不得不省着用。身为替代品,卓美人儿就成了应急的工具。自己在芸娘、丽娘身上干的那几次,最后一点没浪费,都射到了卓云君体内。

卓美人儿还是挺乖的,每到自己忍不住拔出来就主动送上美穴,好让自己在她身子里痛痛快快地发泄。

程宗扬干咳一声,“我叫你来不是说这个的!”

小紫眼睛一转,“你要干拉芝修黎吗?用你那个幽冥宗的圣铃啊,只要你晃一晃,她就光屁股跳舞给你看,到时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好了……”

程宗扬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别胡说啊!谁说我要干她!我问你,你是怎么跟她说话的?”

小紫竖起一根手指,挣开他的手掌认真道:“一成股份。”

“你砍死我吧!”

“小气鬼。”小紫转身就走。

程宗扬拉住她,“一成太多了。这样吧,”程宗扬唉声叹气地说道:“我把拉链作坊让给你好了。”

“不行!我要水泥坊!”

程宗扬恨不得咬死她,“拉链!你爱要不要!”

小紫转了转眼睛,“那好吧。”

得到程宗扬的保证,小紫走过去,一指点在拉芝修黎额心。

一抹血色的光芒从小紫洁白的指尖一闪而过,拉芝修黎睁开眼,然后身子一震,露出一丝凄楚的眼神。

小紫对程宗扬道:“你想问什么?”

“你问她,阿姬曼·芭娜是谁?”

小紫没有作声,拉芝修黎却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张了张嘴巴,然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发声,她提起笔,在纸上画了几个字符。

“她说,她不认得阿姬曼。”小紫笑吟吟道:“她在撒谎昵。”

程宗扬看着那些梵文,怀疑地说:“你认识?”

“傻瓜才认识呢。”

程宗扬抓住头发,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紫红唇一张,吐出一块红润的玉石,只有指尖大小,色泽宛如鲜血凝成。小紫把红玉递给他,“放到舌头下边,你就知道了。”

程宗扬将信将疑,“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有毒吧?”

小紫翻了个白眼,“这是血如意。”

“死太监的东西?他还真配合啊。”

“才不是他呢。他因为缺了一味龙血,一直做不出来。我帮他做出来,他死的时候还很开心呢。”

“骗鬼啊!肯定是你和那两个死奸臣严刑拷打逼出来的!”

小紫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真无聊。你自己跟她说吧。”说着在拉芝修黎脸上扭了一把,“咯咯”笑着离开。

程宗扬拿起那块血如意,犹豫了一下,含在舌根下面。玉上还带着小紫温润的气息,甜甜的,有着兰花般的芬芳。

程宗扬有一瞬间恍惚,仿佛与小紫唇舌相接。片刻后他晃了晃头,学着小紫的样子,手指点在拉芝修黎额心。刹那间,一种奇妙的感觉涌入脑际,两种不同的意识微妙地碰触着,纠缠在一起。但究竟有什么变化,自己也说不上来。

程宗扬无意中低头,骇然发现纸上的梵文自己竟然能看懂。上面一行行写着同样一句话: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妈的,早知道死丫头没一句实话。人家哪儿写了不认识阿姬曼?可是这些梵文,自己怎么会懂呢?

程宗扬怔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像借了对方的眼睛在看。程宗扬转过眼睛,只见拉芝修黎美目低垂,面孔波澜不惊。

原来这块血如意能沟通两个不同的思想。拉芝修黎认得梵文,自己借助她的智慧也能看懂。这样说来,她虽然不懂华言,但自己的话她也能听懂。

程宗扬压下心头的惊愕,温和地慢慢说道:“有个很漂亮的天竺舞姬,名字叫阿姬曼·芭娜,你认得吗?”

借助血玉的媒介,拉芝修黎分明是听懂了,可她没有回答,只握着笔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写着: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她没有用惯柔软的毛笔,字迹深浅不一,但一字一字写得极为认真。字是看懂了,但文字的意思就没那么好懂了。只是程宗扬似乎能品尝到每个字都充满了凄然与苦涩滋味,还有一种幻灭感。

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第一个先疯了。程宗扬索性道:“我们在五原城见过面。你被卖掉不久,阿姬曼也被卖掉了。”

拉芝修黎没有回答。

程宗扬道:“买她的人,是我。”

拉芝修黎手指微微一顿。

程宗扬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真听不懂呢。但她现在不在这里,恐怕一时半会儿你们还没办法见面。”

拉芝修黎停顿了一会儿,慢慢写道:“阎浮提有大国王,欲求法。有夜叉告国王,尔欲得闻知,以妻子与我。王诺。夜叉便于高座取其妻子食之。遂化菩萨,为一偈云:一切行无常,生者皆有苦,五蕴空无相,无有我我所。”

脑海中似乎捕捉到一丝信息,这丝信息不是来自文字,而是来自于拉芝修黎的意识深处,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哀伤、痛楚与忍受。那位国王看着妻子被夜叉吞食,将之当成求法的考验。她与阿姬曼的分离,也是必须要承受的尘世之苦。

杂乱的意象不住涌入脑海,生之苦、老之苦、病之苦、死之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盛……诸般痛苦纷至沓来,充斥在自己的意识中。在这些意象背后,仿佛能听到她在用梵文吟诵: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程宗扬大叫一声,收回手指,背后已经布满冷汗。良久,他扯出一个笑容,“你好好在这里休养……放心,往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

程宗扬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房间。到了门外,他吐出那块血如意,叫道:“秦桧!”

秦桧身形一闪,落在阶前,躬身道:“公子!”

程宗扬稳住心神,“你知道的多!告诉我,萨和檀是怎么回事?”

秦桧皱起眉,屈指弹了弹额角,然后道:“莫非是萨和檀王?”

程宗扬不确定地说:“大概是吧?”

秦桧咳了一声,“萨和檀王是佛经中一位国王,别人有所要求,从不吝惜施舍。后来有个婆罗门少年,要国王和王后一起给自己当奴仆。这位国王当即答应下来,抛弃王位,与王后一起随少年离开。少年说当奴仆不能穿鞋子,要两人赤着脚走。王后本来是大国公主,出城不远就伤了脚。少年生起气来,把她牵到市上卖掉。王后被人买走当作婢女,后来生了个孩子。主人说婢女要什么孩子?让她把孩子埋掉。王后抱着孩子到了墓场,发现看坟人正是国王。然后就是两人一梦醒来,仍在宫里享受尊荣,那个婆罗门少年原来是菩萨来点化他们的。”

程宗扬听着,眉头越皱越紧。

秦桧道:“公子为何对这些有兴趣?”

程宗扬叹了口气,“这也太能忍了。喂,奸臣兄,换了你能不能受得了?”

秦桧眉峰一挑,朗声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求菩萨施恩,不过愚男愚女的痴心妄想而已。”

程宗扬哂道:“说得好听!换了你,肯定篡了这傻瓜的位,天天干他老婆,还让她乖乖接受,盼着哪天能感动神仙。”

秦桧笑了两声,说道:“大凡宗教,信之过深则妄。佛家本意,不过身为众苦之源,要人舍却肉身之欲,以求大道。若是为求大道,故意以磨难加之肉身,那便误了。”

程宗扬有些明白了拉芝修黎心里的痛苦与忍耐。一个人受到伤害太深,总要想办法来保护自己。刚才交流时,拉芝修黎心头不断闪过萨和檀这个名字,看来是受了这个故事的影响,那位王后能舍身为奴,丢弃自己的孩子,她为什么不能舍弃自身的一切,把自己的遭遇当作一种得道的磨难呢?

程宗扬喃喃道:“麻醉剂啊……”

秦桧没有听清,问道:“公子?”

程宗扬有些郁闷地说:“没事了。把马准备好,我要出去一趟。”

秦桧道:“是。我随公子一起去。”

程宗扬一口拒绝,“没你的事!”

秦桧叹道:“公子不许我们跟着,总得说一声去向吧?”

程宗扬干咳几声,“我要去云家。”

秦桧微微一怔,随即露出暧昧的神情,“在下明白。”然后低笑道:“云大小姐性子火爆,还请公子小心。”

程宗扬脱口想说,我疯了才去找那个野丫头!但转念一想,脸上堆起虚伪的笑容,拍着秦桧的肩道:“还是你精明啊!我跟云大小姐有一腿这么隐秘的事,你都能看出来!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瞒你,去给我准备几件精致的礼物!说不定我今晚就能上床跟大小姐乐乐。”

秦桧笑道:“恭喜公子。若与云氏联姻,诚为美事。”

程宗扬煞有介事地点着头,肚子里哈哈大笑。能败坏一下云丫头的名声,感觉也不错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