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95章·比试

程宗扬黑着脸看着面前的少女,云丹琉左右看着房间的陈设,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轻蔑的表情,“程公子在这里也有产业?不知道是从哪里骗来的?”

云丹琉穿着一袭天蓝色的外衣,里面破碎的银龙鳞甲已经恢复原状,在衣领间泛出银亮的光泽,一双修长的美腿笔直挺立,身姿矫健。

“大小姐,说话客气点!”程宗扬靠在沙发上,说道:“这里没有别人,咱们就直说吧。那天晚上我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江湖人,谁也不可能伸着脖子让人砍吧?大小姐不听我分辩,我为了保命,用点小手段无可厚非吧?”

云丹琉寒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既然技不如人,便被我砍了也活该!使出这种无耻的妖术,将来不知多少女子要被你坑害!我杀了你也是替天行道!”

“等等!”程宗扬叫道。这丫头的逻辑也太强大了,合着自己被她杀了不仅不冤,而且还死得其所,“我什么都没干!你怎么把根本没有的罪名安在我头上?我也太冤了吧!”

云丹琉理直气壮地说道:“你这等卑鄙小人,现在不做,迟早也会做!”

程宗扬叫道:“这算什么道理?我干!每个男人都有鸡巴,是不是都是强奸犯啊?你身上带着刀,是不是就是杀人犯?你现在虽然没杀,但带着刀,迟早都会杀人……”

“无耻!”云丹琉玉掌握住刀柄,厉声道:“念在你帮过我们云家的份上,我今日饶你一命,只要斩下你的舌头,砍掉你一只手便罢!”

程宗扬瞪着云丹琉看了半晌,然后一拍桌子,叫道:“大小姐勇武过人,敢不敢跟我比一场!”

云丹琉讥笑道:“比什么?武功还是酒量?你哪样比得过我?如果你想拿比绣花和我为难,趁早收起主意!”云丹琉杏眼一瞪,“我看到绣花的男人就直接砍了!”

若被你吓住,我程字以后就倒着写得了!程宗扬道:“你放心,肯定是你拿手的——大小姐水上功夫称雄,敢不敢比试一下水性?”

云丹琉一听险些笑出声来,她轻松地抱住手臂,“怎么比?你想比速度还是比耐力?”

程宗扬看了她半晌,忽然一笑,“既然是打赌,不如先说说赌注吧。”

“好说!”云丹琉道:“你输了就自己伸长脖子,让我把你脑袋砍下来!”

程宗扬叫道:“你也太暴力了吧?刚才不还是舌头吗?”

云丹琉冷笑道:“鼠辈!你不想死就自己净了身,到宫里当太监去!”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大小姐,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话不是你该说的吧?”

云丹琉一拉衣摆,抬起长腿,“砰”的一脚踩在桌子上,指着程宗扬的鼻尖叱道:“少废话!你敢不敢赌!”

程宗扬怒气升腾。好你个云丹琉,也太嚣张了吧!本来想赢你一道,让你以后不再找我麻烦就算了。既然你这么不给我面子,我也不跟你客气!

程宗扬怪笑两声,引得云丹琉美目怒火勃发,才道:“大小姐下这么大的赌注,不知道你输了押什么?”

云丹琉夷然道:“我怎么会输!”

“总有个万一吧?”程宗扬把脚翘到桌上,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她小腿的曲线,看得云丹琉又要发怒,才道:“万一大小姐输了,我也不要你脑袋。大小姐虽然是个美人儿,一个脑袋也没什么好看的。不如……大小姐把内衣留下来。我赌脑袋,你赌内衣,值吧?”

不等云丹琉发飙,程宗扬大笑两声,“大小姐如果不敢赌,那就算了!”

“赌就赌!”云丹琉怒火高炽,恨不得立刻砍了这个奸贼的脑袋。

程宗扬跳起来,“小紫!”

一个绾着鬟髻的少女袅袅走下楼梯,脚步轻盈得犹如微风,那张精致如宝石的面孔,让云丹琉都有片刻失神。

少女温婉地垂下头,轻声细语地说道:“奴婢见过公子。”

程宗扬一指小紫,说道:“这是我身边的婢女,大小姐远来是客,不如比点简单的,就和她比比谁在水底待的时间长吧。”

云丹琉长眉一挑,不屑地说道:“果然是个败类!连下水的勇气都没有!居然让婢女替你比试!”

程宗扬厚着脸皮道:“那又怎么样?”

小紫羞怯地垂着头,轻声道:“大小姐莫非是不敢比吗?”

一句话说出来,云丹琉顿时变了脸色,含怒朝外走去。

程宗扬暗暗竖起拇指。死丫头算是把住云丹琉的脉了,知道她最受不得激。

这会儿见到云丹琉上当,程宗扬几乎狂笑起来。云丫头,只要你上钩,准叫你输得服服贴贴!就算你水性过人,怎么比得了小紫那妖精!

程宗扬快步跟过去,笑嘻嘻道:“大小姐这边请!敝宅有处游泳池,水虽然不怎么深,倒比外面干净些……”

看到那几个披着浴袍的妖艳女子,云丹琉眼中的鄙夷更深了。她不知道芸娘和丽娘的身份,也不愿多理会,在一排柳树后除去外衣,穿着银龙鳞甲和贴身长裤,然后快步走到池边,脚下微微一纵,游鱼般潜入游泳池中,划过十几步距离才浮出水面,接着朝程宗扬挑衅地竖起中指。

程宗扬心里大摇其头。这丫头在海上真没学什么好!

小紫也在树后换了衣物,披着浴巾下到池中,略显幼稚地游到云丹琉身旁,然后仰起脸羡慕地说:“姐姐个子好高呢。”

看着她楚楚动人的小脸,云丹琉再满腔怒火也生出一分怜意,低声道:“你比不过我的,不要逞强。”

小紫眨了眨眼,“真的吗?”

“我身上有四分之一的……”云丹琉停下来,然后道:“你胜不了的。”

小紫嫣然一笑,腰身一折,没入水中。

云丹琉把怒气都转移到程宗扬身上,“废物!”然后长吸一口气,沉到水面下。

隔着清澈的池水,能看到两女晃动的影子。云丹琉功底扎实,一入水便落在池底,身子不动不摇。小紫则睁着眼东瞧西望,一副无辜的神情。

芝娘小声道:“她们在做什么?”

“比水性。看谁闭气的时间够长。”程宗扬懒洋洋地倒在躺椅上,“不用急,她们两个有的比呢。”

想到让小紫帮忙的代价,程宗扬就有些肉痛。一听到云丹琉的声音,自己就知道这回麻烦大了。为了请死丫头出手,这回可是下了血本。

当初在南荒干掉龙神,众人商定分成,说好殇侯一成,云苍峰、易彪合拿一成,祁远、吴战威、小魏三人合拿一成,凝羽和小香瓜合拿一成,武二郎把自己的一份转给苏荔,苏荔拿到一成,自己独占五成。本来账分得四平八稳,大家都挺满意,可偏偏漏了一个人——那时候自己没想到还有个小紫。

小紫也真能耐住性子,直到云丹琉登岛,自己预见到大事不妙,那死丫头才提出来,龙神一战她也出了力,为什么没有分到好处?张口便要一半股份。程宗扬正焦头烂额,好说歹说才把价码压下去,忍痛从自己的五成中抽出一成算是死丫头的,小紫这才悻悻答应帮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云丹琉禁不住暗暗称奇。六朝计时一般以香为记,一炷香燃烧一刻钟,称为刻香,约合十五分钟。寻常人闭气五分之一炷香已属不易,能闭气到四分之一炷香时间,已经可以在云氏船队里拿到一份丰厚的薪水,有一些常年潜水采珠的珠民,可以闭气到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但能在水底闭气半炷香以上时间而行动自如的,除了自己以外还没有人能做到。

自己身上四分之一的鲛人血统是云氏商会内部众所周知的秘密,这个秘密带给自己很多不愉快的经历。但在海上,它除了带给自己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还有超乎常人的水下生存能力。

两炷香——两刻钟的长度,足以使云丹琉在水底击败任何对手。

面前这个小女孩竟然也支撑到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着实出乎自己的意料,不过这也该是她的极限。云丹琉屏除杂念,收敛心神,让气息愈发绵长。

半炷香时间过去,云丹琉几乎怀疑那个少女是不是已经溺水。少女似乎猜到她的心思,有些吃力地捂住胸口。

我看你能支撑到几时!云丹琉牢牢盯着她,防止她暗地做什么手脚。

一炷香时间……

一炷半香时间……

两炷香时间……

云丹琉惊愕地发现,那少女痛苦地颦起眉峰,似乎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但仍然待在水底。

剩下的时间变成云丹琉在苦苦支撑,充满肺部的空气已经耗费殆尽,云丹琉只靠着顽强的毅力在坚持。她死死紧咬牙关,只要自己再坚持两次心跳的时间,那个少女可能就会在自己之前失败。

云丹琉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那个卑鄙的小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云丹琉感到自己已经濒临绝境,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视线也因为缺氧渐渐模糊,就在这时她看到令自己崩溃的一幕。

那少女竟然笑了,她睁开眼睛,就像水底的一朵兰花,露出甜美的绝世笑容。

然后云丹琉听到一个娇美的声音:“姐姐,你输了呢。”

云丹琉惊愕地张大嘴巴,怎么可能?她竟然能在水底开口说话,而且还没有吐出一丝气泡……忽然腿上一痛,充满口腔的池水猛地呛入肺部,已经灯枯油尽的云丹琉无力地抓了一把,接着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紫露出水面,比出胜利的手势,笑嘻嘻道:“三炷香时间!好厉害呢!”

程宗扬扔掉吸管,得意地仰天大笑,“跟我斗!哈哈哈哈!”

几个女子面面相觑,再看向小紫时,目光都充满敬畏。三炷香时间,将近半个时辰,没有人能够在水下这么久不呼吸,这已经是非人的纪录!

但更让她们敬畏的则是小紫不仅故意踩了云丹琉,让她在吃痛中溺水,而且一点也没有救人的意思,好像那个少女即使淹死也不关她的事。

程宗扬见她自己游了上来,不禁叫道:“喂,救人啊!”

小紫伏在池边,两手托住下巴,“一成股份哦。”

“我干!”

程宗扬跳进水里,把云丹琉托了出来。

云丹琉躺在沙滩上,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她密封良好的银甲紧贴着胸部,显露出傲人的曲线。白色的绫纱裤滑到膝间,包裹着浑圆白晳的大腿,腹部高高隆起,显然被小紫害得喝了不少水。

程宗扬试了试她的呼吸,嘀咕道:“不会是淹死了吧?”

“没有啦。”小紫游过来,伸手便去解她的衣物。

“你干嘛?”

“脱了衣物才好救啊。而且……”小紫笑吟吟道:“你不是一直朝她胸口看吗?程头儿,隔着银甲看不清哦。”

程宗扬视线从云丹琉胸部一直移到双腿。这丫头昏迷时看着还是挺顺眼的,至少没那么嚣张。这样的丰胸长腿,剥光了也挺好看的。

程宗扬毅然推开小紫,“不要那么禽兽好不好?救人要紧!”

说着他抱起云丹琉,让她趴在自己膝盖上,一面按着她的腰肢,把她胃里的水挤压出来。当然程宗扬也没客气,趁机在她圆润的屁股上狠狠摸了几把。

谁造谣说我只喜欢熟女?云丫头屁股这么弹手,我也很喜欢啊。

程宗扬悄悄拉开云丹琉的白绫纱裤……是不是本命年?这丫头里面竟然穿着一条红色内裤。虽然不是三角式的,但那种光滑的质地也有够诱人的。

程宗扬索性把手伸到她内裤里面,朝她白嫩的臀沟摸去。

小紫贴在他耳边轻声道:“程头儿,大小姐醒啦。”

程宗扬闪电般收回手掌,一脚将她放在沙滩上的长刀远远踢开,然后一退丈许。程宗扬惊魂甫定地喘了口气,看着昏迷不醒的云丹琉,叫道:“死丫头!你乱叫什么!”

小紫扮了个鬼脸,“胆小鬼。”

程宗扬哼了一声,虽然有点不甘心也不敢再动手动脚。他使了个眼色,让芝娘过去,帮云丹琉控出腹内的积水。

半炷香时间后,云丹琉呕出一摊清水,咳嗽着醒来。

程宗扬早就闪到一边,无比欣慰地说道:“大小姐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哈哈!”

云丹琉毕竟水性过人,一时呛溺并没有大碍。她狼狈地呕吐着,几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然后抬起头,恨恨盯着程宗扬。

程宗扬摆出一副大度的模样说道:“大小姐既然输了,刚才的赌注就免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赢了你一个小姑娘也胜之不武,胜之不武!哈哈哈!”

云丹琉喘了几口气,咬牙道:“你看不起我吗?”

程宗扬笑嘻嘻道:“不敢!不敢!只不过大小姐即使说话不算数也没什么。毕竟大小姐是女人嘛,身为男人当然要宽容一点。你说对不对?女人嘛,本来就是弱者……”

程宗扬喋喋不休地说着,云丹琉勉强撑起身,头也不回地朝树后走去。

等她身影消失,程宗扬立刻朝小紫竖起拇指,眉飞色舞地说道:“死丫头,有你的!”

小紫撇了撇小嘴,“是她太笨了。”

“大小姐这性子可不行啊,一点激都受不了。你说她把内衣给我,我接是还是不接呢?”程宗扬一边得了便宜卖乖,一边飞快地从躺椅下拿出一面小镜子,来回找着角度,“死丫头,你刚才放的镜子在哪儿?哈,看到了!”

云丹琉走到换衣服的柳树后,丝毫没注意对面柳丝高处藏着一面小小的镜子。她咳了几声,然后咬破中指,在胸甲上一划。那件没有任何缝隙的银龙鳞甲像水滴一样从肩头滑下,露出里面贴身的红色抹胸。

也许是为了配合银甲的尺寸,云丹琉的抹胸只有短短一截,随着银甲消失,两团丰挺的雪乳立刻耸翘,将那条抹胸撑得高高悬起。这丫头的肩膀果然够宽,相应的,乳房也更为圆硕,位置更为醒目,一边一个朝左右分开,在抹胸内微微震颤,感觉两只手都抱不住。

云丹琉解开颈后系带,摘下抹胸,两团雪乳立刻跳动着裸露出来。白光光的乳球又大又圆,配合她高挑的身材,像对大白瓜一样,丰挺之极,吸引了程宗扬全部的目光。

云丹琉咬牙把抹胸扔到一边,弯腰准备褪下纱裤时,挤压到胃部,禁不住又呕吐起来。她一手捂住小腹,痛苦地伸直喉咙,那对雪白的乳房低垂下来,沉甸甸垂在胸前,显得份量十足,乳晕小小的,乳头还是处女娇嫩的红色。

好不容易吐完,云丹琉用手背在嘴上擦了一把,用力挺直腰身。她一拳打在树干上,恨恨对自己说了几句,然后将自己的软弱小心掩藏起来,恢复镇定。

这边程宗扬可是大饱眼福。那丫头挺腰时,雪白的乳球猛地向上跳起,带着沉重而充满弹性的肉感,在胸前弹跳不已,让自己几乎看花了眼。

云丹琉将白绫纱裤褪到脚下,然后弯下腰脱去内裤。她的内裤是红纱做成的平底短裤式样,包裹着圆翘的雪臀。剥下时能看到她腹下一抹乌亮的毛发。

看着云丹琉一点一点脱光衣物,程宗扬险些吹出口哨。自己猜的真没错,这丫头脱光了果然是好看,细腰长腿,波大臀翘,皮肤白生生的,像匹大白马似的,让人有种想骑上去的冲动……小紫伸出手指,在脸上刮着羞他。

程宗扬翻了翻眼睛,“瞎比划什么呢?”

“程头儿,你流口水了。”

程宗扬狠狠抹把嘴,“云丫头身上这么有料,刚才真应该多摸几把!你看这奶子,难怪肺活量这么大……”

“好稀奇哦,奶子跟呼吸有关系吗?”

“我说有就有。你看她一吸气,那对奶子就挺起来……好美的波……”

话没说完,程宗扬飞快地收起镜子,装成没事的样子。

云丹琉白着脸从树后出来,她已经套上银龙鳞甲,穿上外衣,冷冰冰走到程宗扬面前,张手把一团衣物往他脸上一扔,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泳池。

程宗扬拿起还带着云丹琉体香的内衣吸了一口,等她走远才得意地用力吹了声口哨,保证云丫头就是在岛边也能听见。

程宗扬得意洋洋地收起内衣,一边道:“死丫头,刚才说的股份,咱们再商量商量……”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