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94章·争娇

醒来已经日上三竿,程宗扬摸了摸脑袋,想不起自己昨晚怎么睡着的。他伸了个懒腰,手上忽然碰到一具温热的身子。

程宗扬一扭头,只见芝娘屈膝伏在榻上,螓首依在枕介,睡得正沉。他猛地想起昨晚自己扯着芝娘求欢,被她拒绝,后来她为自己按摩头部,结果自己一场好睡,她不知道揉了多久才睡着。

程宗扬看着芝娘熟睡的面孔,心里一暖,想起翠烟说的——自己该要个房里人了。

门上轻轻啄了两下,程宗扬悄悄起身,轻手轻脚地打开门。雁儿捧着一盏银耳汤轻声说道:“这是奴婢刚做的,给公子醒酒……”

说着她抬起眼,看到榻旁伏的芝娘,先是微微一愕,然后慢慢涨红了脸,接着眼圈也红了,最后扭头便走。

程宗扬连忙追出去,“哎,你别生气啊。”

雁儿哽咽道:“别人说公子喜欢年纪大的,我还不信……原来……原来是真的……”

程宗扬像被雷劈了一样叫道:“我干!谁造的谣啊!生个孩子没屁眼!”

雁儿珠泪盈然地泣道:“那公子为什么宁肯让一个做过娼妓的伺候,也不叫雁儿呢?”

“别胡说啊,我们真没干什么!”程宗扬抓着头发道:“谁说我只喜欢年纪大的?实在是……你说你一个处女,跟我不清不白的,往后怎么嫁人呢?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现在年纪还小,不到十六吧?再大点儿……”

雁儿哭道:“你还是嫌人家年纪小!”

程宗扬一头撞在柱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是说,你现在想法还有点天真,等你年龄再大些就懂事了。”

雁儿委屈地说道:“我懂的。”

“你懂什么?”

“她会做的,我都会做!”

冷静,冷静。程宗扬告诉自己,这小丫头根本不知道重点在哪儿。你以为我是说那些事啊?

程宗扬温言道:“好啦,好啦!我把银耳汤喝掉。你先回去好吧?赶紧洗洗脸,都快成小花猫了。”

雁儿被他哄得破涕为笑,咬唇低头离开。

程宗扬唉声叹气地回到卧房,芝娘已经醒了,在榻旁慢慢梳着头,显然刚才的对话她都听了清楚。

程宗扬讪讪道:“你别介意啊。那丫头口没遮拦……”

芝娘朝他微微一笑,“主子该要个房里人了。”

“你们怎么都这么说啊?”

芝娘柔声道:“她说的没错。奴家本来就是船上的娼妓出身,不好常在主子身边。”

“芝娘……”

“我和兰姐谈得来,不如和她住一处好了。”

芝娘和那位拉芝修黎一同住在第三进,和自己一个院子。如果和兰姑住在一起,就是在前面的第二进了。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我带你去个地方吧。”他抛开刚才的话题,坏笑道:“昨晚你可是说过的,等我酒醒了,随我怎么做呢。”

※ ※ ※ ※ ※

风和日丽,一叶轻船划破玄武湖宁静的水面,朝湖心深处驶去。程宗扬枕在芝娘膝上,享受着湖面的微风。

“那处别墅大是够大了,总共也没几个人。不过风景很好的……”

芝娘轻轻揉着他的额角,低声道:“这处伤痕好深呢。还痛不痛?”

“我一向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痛,早没什么感觉了。”

芝娘道:“好险呢。再深一些,只怕就……”

程宗扬笑道:“我告诉你,这伤疤可有桩妙处呢。”

“是吗?”

程宗扬压低声音,“有了这处伤疤,我干女人的时候分外有力,一天干个十次八次也不在话下。”

芝娘笑着啐了一口。

程宗扬怪叫道:“你不信?今天我就让你试试!等到了别墅,你乖乖洗净屁股在床上等着,看我不把你前后两个浪穴都干翻!”

芝娘脸一红,推了他一把。

程宗扬笑道:“哈,脸怎么红了?说说嘛。”

芝娘被逼不过,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被你这样一说,人家奶头都硬了。”

程宗扬伸手一摸,“哈,真的啊!”

船身一震,在芦苇丛中的青石码头停下。程宗扬一手在芝娘胸前摸着,低笑道:“还不把衣服脱了?在别墅只要穿着我给你拿的衣服就好。”

芝娘骚媚地飞了他一眼,然后顺从地脱去外衣,露出里面的内衣。上面是莲瓣状的乳罩,下面是一条深“V”形的小内裤。两件都是霓龙丝制成,呈现出云一般的白色,薄得几乎透明。隔着薄丝,能看到她勃起的深红色奶头和下体隆起的肥美性器。

岛上一个外人没有,完全是自己的私有天地。程宗扬毫不客气地一手伸到芝娘内裤里,从臀后摸弄她的下体,拥着她朝岛上走去。芝娘的绣花鞋与内衣颇不协调,和衣物一起扔在芦苇丛内。她赤着脚,一手攀着程宗扬的肩膀,内裤滑到臀下,赤裸着白嫩雪臀,一扭一扭地走着,两团圆乳颤巍巍地在胸前抖动,乳头越发鼓胀。

程宗扬手指从后面伸到芝娘腿缝儿间,指尖挤进滑腻的穴口,一路摸得她下体汁液淋漓。

好不容易到了游泳池边,程宗扬笑着分开垂柳,顿时呆住。

卓云君一丝不挂地立在池边沙滩上,手掌抱住白生生的乳房,用力揉捏自己的乳尖,两腿张开,两个光屁股的美人儿一前一后跪在她腿间,一个亲吻她的阴户,一个扒开她白滑的臀肉,用舌尖挑弄她的后庭。

卓云君玉体战栗,用发颤的声音禀告道:“回……回妈妈……芸姐姐的舌头……伸……伸到女儿屁眼儿里了……在女儿屁眼儿里搅动……啊!”

她拧起眉头,“丽姐姐,饶了我吧……妹妹要……要泄出来了……”

丽娘玉齿咬住卓美人儿下体红肿的肉珠,用舌尖顶在齿间拨弄。芸娘将卓云君臀肉扒得更开,香舌伸到她紧凑的屁眼中,在里面卖力地来回搅动。

见到卓云君玉体剧颤,丽娘收回玉齿,用唇瓣含住花蒂,用力吸了几口才松开她的下体。然后两手剥开她的阴唇,将她柔嫩的玉户剥得大张,一边仰起玉脸,张开红艳的唇瓣。

卓云君玉体剧颤,两手握住雪乳,将乳头捏得扁扁的,下体朝前挺出,蜜穴敞露,花蒂被吮吸得又红又肿,充血般鼓胀起来。她脸色潮红,湿腻的蜜穴剧烈地收缩几下,然后尖声叫着,当着女主人的面从穴中淌出一股浓白的汁液,溅到丽娘口中。

小紫身上盖着一条浴巾,戴着太阳镜卧在躺椅上。她不屑地撇撇小嘴,“没用的东西!丽奴,把她下面的脏东西舔净。”

丽娘娇笑道:“女儿知道了。”说着攀住卓云君白光光的玉腿,伸出红嫩的舌尖将她下体流淌的汁液舔舐干净。

芝娘惊讶地问道:“丽娘,你也在这里?”

丽娘回过头,先是一愕,然后从容笑道:“芝娘姐姐,你也随了少主吗?”

芝娘玉脸微微一红,躲到程宗扬肩后。

程宗扬沉着脸走过去,低头看着小紫。芝娘跟在他旁边,抱着他的手臂亦步亦趋。

小紫斯斯文文地吸了口果汁,然后呼了口气,“好舒服呢。”

程宗扬痛心疾首地说:“死丫头,我这辈子最蠢的事就是把你从南荒带出来。我错了,我真错了!”

小紫皱了皱俏美的小鼻子,“哼!”

程宗扬放缓口气,“玩够了吧?我求你了,能不能先回去,让我跟她们谈谈心?”

“不行!”小紫一口拒绝,说着她把墨镜拨到鼻尖,眨着纯洁无比的美目打量着他身后的芝娘。

芝娘勉强一笑,朝她点点头。

程宗扬吸了口气,吼道:“我干女人,你还要在旁边看啊!”

小紫推上墨镜,“我也要干!”

程宗扬一口气险些憋死,半晌才叫道:“死丫头!你有那器官吗!”

小紫掀开浴巾,露出里面穿着比基尼的精致玉体,还有腹下一根直挺挺、硬邦邦,比自己也毫不逊色的假阳具,得意地说道:“你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你要干,我也要干!”

程宗扬瞪眼看了半晌,叫道:“这算什么道理啊!”

小紫噘起小嘴,不乐意地说:“谁让你昨天乱骂人家?”

程宗扬顿时心虚。小紫眼波一转,“乖女儿,让妈妈来干你们,好不好啊?”

丽娘、芸娘、卓美人儿都被她调教得服服贴贴,齐声道:“多谢妈妈。”

“你够屌!”程宗扬发狠地扯下衣物,露出精壮的躯干。

小紫闲闲吸了口果汁,“芸奴,过来服侍妈妈。”

芸娘顺从地爬到小紫面前,先朝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然后低下头,小心含住假阳具舔舐片刻。等阳具上包的皮革被口水湿润,这才站起转身背对女主人,分开双腿,翘起肥白的屁股,一手扶住假阳具乖乖送进穴内,殷勤地套弄起来。

程宗扬扯起丽娘,又去扯卓美人儿,小紫却道:“大美人儿,过来服侍你芸姐姐。”

“是。”卓云君立刻把程宗扬放在一边,转身跪在小紫脚边,握住芸娘的雪乳揉捏起来。

天,如果死丫头是个男人,哪里还有自己的活路?是个女人都被她霸占了。程宗扬一手扯住丽娘,一手扯起绿茵席,走到游泳池另一边,远远离开那个该死的小丫头。

丽娘想笑又不敢笑。她偎依在茵席上,把秀发拨到耳后,朱红色的丹唇含住程宗扬的阳具舔舐片刻,等他怒火平息,重新勃起,才仰身躺下,张开双腿,让程宗扬从正面进入。

“别急。”程宗扬忽然拦住她,掏出一个小东西撕开包装,拿出一个奇怪的物体戴在阳具上。

丽娘惊奇地说道:“这是什么?”

程宗扬挑了挑阳具。那根大肉棒上多了一层透明薄膜,看起来愈发光亮挺直。

“别担心。”程宗扬道:“这是安全套,能保证你们不会不小心受孕。”

丽娘先惊后喜,把玩着程宗扬的阳物,长长松了一口气,“人家正担心呢……”

程宗扬俯下身,龟头顶住穴口一送,小腹重重顶在她腿间。丽娘低叫一声,蜜穴柔腻地裹住阳具,一面用湿媚的眼神柔柔看了他一眼,柔声道:“还是少主体贴,知道心疼人家婆媳。”

“你们在宫里,万一大了肚子,就算别人不说,脸上也不好看。”

丽娘动情地拥住他的腰身,“少主这么体贴的男子,真是世间难寻。”

“体贴什么啊?”程宗扬懊恼地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让那死丫头见到你们。”

丽娘安慰道:“没关系的。”说着她轻笑着耳语,“奴家婆婆已经迷上了紫姑娘的脚趾,紫姑娘只要勾勾脚趾,婆婆下面便湿了。”

程宗扬稀奇地说道:“还有这种事?”

“紫姑娘脚掌又白又嫩,小小的,像白玉一样好看。”丽娘笑道:“奴家婆婆最喜欢给紫姑娘舔脚趾,舔得紫姑娘高兴了,便张腿露出阴门,让紫姑娘用脚趾在穴里戳弄。有次一连泄了三四次身,最后腿软得连站也站不起来……”

芝娘悄悄往远处看了一眼,那小姑娘戴着墨镜,看不到她的眼睛,但芝娘能感觉到她的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挑衅地审视着,从发梢到脚趾,没有遗漏一处细节。芝娘当即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惹到这个精致如画的小姑娘。

程宗扬一口气干了近半个时辰,最后拥住丽娘香软的玉体,在她体内一泄如注。

他取下灌满精液的安全套,朝芝娘晃了晃,“第一次!让你看看我今天能干几次!”

说着肉棒重又勃起,程宗扬扯住芝娘,意气风发地说道:“该你了!今天我要每人干你们三次,用遍你们浑身上下的肉洞!哈哈!”

笑声未绝,一个中气十足的娇叱声从湖岸传来:“岛上的人呢!”

几个女子都娇躯一颤,程宗扬也顿时傻了。小紫摘下墨镜,咬着镜腿笑吟吟看着他,“程头儿,人家找到岛上来了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