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6章·兰姑

程宗扬硬着头皮回到楼上,心里已经抱定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主意。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得了。但入目的情景顿时使他心花怒放。

众人虽然都带着八分酒意,但神情露出几分肃然,连云苍峰也抬起头,看着席间一个身影。

席间多了一位不速之客。那女子长身玉立,穿着一袭黑底红边的捕快衣物,长裤洁白如雪,腰侧挂着一只铜制的腰牌,英姿飒然。因为在室内,她取下头上的竹笠,但脸上仍戴着面纱,弯眉星眸,正是长安六扇门的泉玉姬泉捕头。

捕快找上门来,肯定有事发生。程宗扬双手合什,大大庆幸了一把。不管好事坏事,这场酒自己终于是逃掉了。

云丹琉一边思索,一边说道:“我八月十二日返回建康,十四日奉诏入宫,中间没有离开过建康。”

泉玉姬用生硬的语调问道:“八月十五日那夜,你在哪里?”

“宫中。”云丹琉毫不犹豫地说道:“当晚宫中闹鬼,至少一千名禁军可以为我作证。”

程宗扬低声道:“怎么了?”

“泉捕头来查一桩命案。”秦桧悄声道:“据说是六扇门一个卧底的捕快被杀,而且陈尸挑衅,引得六扇门总部大怒。泉捕头追到建康,又遇到八月十五一起命案,凶手手法类似,怀疑与卧底捕快之死有关。”

“那她来找云大小姐干嘛?”

“建康死的是一位名妓,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身边只有几颗被捏碎的珍珠。泉捕头细查之后,发现是云家刚从海外贩来的南海珠,刚售卖不到两日,才来询问大小姐。”

“这位捕头也太不晓事了吧?半夜三更来敲门。”程宗扬打量了一下,云苍峰等人脸色都很慎重,没有丝毫不耐烦,显然对长安六扇门来人很重视。

程宗扬暗暗踢了秦桧一下,“别傻坐着,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走?”

秦桧长身而起,施礼道:“云三爷、五爷,既然府上有事,我们改日再来打扰。”说着向云丹琉笑道:“大小姐豪迈过人,在下钦服不已。可惜今日不巧,与敝主斗酒不分胜负,他日请大小姐纡尊降贵,到敝宅宴饮,好让敝主人一尽主人之谊。”

程宗扬带着一丝遗憾道:“良辰易逝,佳友难逢啊。改天有机会大家再来痛饮一番吧。云老哥,小弟告辞了。”

云苍峰苦笑着摆手。云丹琉狠狠瞪了他一眼,眼中“懦夫”两个字就差射出来,程宗扬只当没看见。

林清浦起身道:“我代主人送程公子吧。”

泉玉姬美目望着云丹琉,似乎在注视她的一举一动,但程宗扬感觉到她眼角的余光扫来,一眼就把自己看得通透。

程宗扬不敢多留,叫上秦桧和吴三桂,连忙溜之大吉。

林清浦一直送到云宅门外,然后道:“承蒙公子青眼有加。只是敝宗受云氏大恩,清浦唯有效命而已。”

程宗扬无言地拍了拍林清浦的肩,对秦桧和吴三桂道:“看到了吗?忠心耿耿,义气过人,这才是一等一的好汉呢。”

这两个死汉奸没有一点愧色,反而佩服地看着林清浦,目光颇为友善,让程宗扬觉得自己这一记敲山震虎完全打到空处。他打了个哈哈,说道:“林兄不必客气,咱们彼此合作,无论林兄在云氏还是在我这儿,大家交情都一样!”

林清浦一揖到地,“多谢公子。”

车轮辘辘转动,在青石板街上不停颠簸。程宗扬靠在垫子上,只觉酒意一阵阵上涌,脑子像封在一只厚厚的玻璃瓶中,随着马车的颠簸一下一下在脑壳中震荡,撞得耳膜崩崩作响。他呼了口酒气,有气无力地对秦桧说道:“受不了了,给我找找,有一种橡胶树,什么地方有……”

“橡胶树?”秦桧纳闷地问道:“公子要做家具吗?”

“不是!”程宗扬用力摆手,“我要用橡胶树的树汁做车轮……”

秦桧和吴三桂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公子,喝醉了吧?”

程宗扬点了点他们两个,“文盲!”然后一头栽倒,睡了过去。

※ ※ ※ ※ ※

朦胧中,程宗扬只觉有人把自己扶上床榻,然后摊开薄被,替自己盖上。

云丹琉那个杀千刀的可真能喝啊。自己都快撑死了,她还若无其事——八斤酒呢,她都灌哪儿了?

程宗扬不由自主地嘟囔出来,旁边一个悦耳的女声微笑道:“酒有别肠,无关长短。”

声音听起来颇为耳熟,不知道是自己这两天上过的哪个美人儿。不过既然在自己床边,肯定不是外人。程宗扬不客气地把她搂进怀里,一手朝她怀中探去。

那具肉体香喷喷的,腰肢丰秾合度。只不过她竟然推了自己一把!虽然力气不大,但实在是从未有过的怪事。无论卓美人、芸娘、丽娘,还是这些天在宫里上手的美女,哪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被自己一搂就乖乖放软身段?

程宗扬一阵火大,手臂用力搂得更紧,气哼哼睁开眼睛。

接着他松开手像弹簧一样跳起来,退得远远的,干笑道:“原……原来是嫂夫人。哈哈,小弟喝醉了。见笑!见笑!”

柳翠烟一手拢着秀发,一手拉着松开的衣襟,将被他扯开的衣纽一一扣上,神情从容不迫。在她旁边还有个少女抿嘴直笑。

柳翠烟扣好衣纽,抬起头不介意地微笑道:“公子酒沉了,且用些茶水吧。”

旁边的少女奉上茶水。程宗扬认出她是莺儿,与小魏相好那个。这会儿酒也醒了几分,赶紧接过杯子讪笑道:“多谢、多谢!哎呀,过几天我也该叫你嫂子了。”

莺儿不好意思地扭过头,退到一边。

茶水里调了蜂蜜,微微发烫,喝下去整个肠胃都舒服多了。程宗扬这才意识到秦吴二人把自己送到玉鸡巷的宅子里。那两个家伙论起上阵群殴单挑,还是下场施诡计祸害人都算好手,贴身仆役这种活却不在行。想必是回到内宅,请柳翠烟和莺儿过来照顾自己这个醉鬼,却差点让自己吃了豆腐。

程宗扬晃晃发沉的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吴大刀和小魏呢?”

柳翠烟道:“他们和易叔叔一道出去了。”

程宗扬尴尬地说道:“嫂子莫怪,我刚才没听出来是你。”

“无妨的。”柳翠烟微笑道:“公子该找个房里人了。”

“不好找啊。”程宗扬叹道:“我现在忙得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柳翠烟和莺儿都笑了起来。她们都来自金谷石家,以前就相识,与程宗扬相处这些日子以来,都知道他不同于一般的家主,这会儿也没有太多忌讳。当下莺儿笑道:“雁儿妹妹不合公子的意吗?”

程宗扬连忙摆手,“雁儿是个好姑娘,人长得美貌,性子又和顺,我可不想耽误人家。对了,还有个鹂儿,找到合适的没有?”

柳翠烟笑道:“那丫头好像对易叔叔有点意思呢。”

程宗扬笑道:“还真巧!我帮了石胖子一把,倒给兄弟们每人找了个媳妇。你们先是姐妹,往后又是妯娌了。鹂儿的事,明天我问问彪子去,那家伙这几天跟霜打过一样,蔫得不像样,我看得给他找点事干了。”

柳翠烟见他酒醒了些,便重新沏了茶,用羹匙取了蜂蜜在茶水中慢慢调着,随口道:“前些天新搬过来几个姐妹,说是公子留下的。”

程宗扬一拍额头。前几天那死丫头设的连环计不光榨空了苏妲己手里的钱财,还得了十二名上等舞姬。这些姑娘大部分都被自己出钱送回家,还有两个无家可归的和兰姑一同留下。自己一连几日不在家,早把这事忘到脑后。

“她们在这儿还好吧?”

“都好。”柳翠烟抿嘴笑道:“倒是那位兰姑姐姐好像看上祁四叔了。”

程宗扬哈哈大笑,“她要失望了。祁老四在南荒已经有个相好的。”他寻思了一下,嘀咕道:“不过她和老四在五原城就认识,说不定有一腿呢。”

柳翠烟与莺儿相视而笑。

程宗扬道:“喂,有什么事瞒着我呢?”

莺儿扭捏片刻,不好意思地说道:“祁四爷整天在作坊辛苦,兰姑姐姐每天给他煲鸡汤送去。今晚说是留在那边,不回来睡了。”

程宗扬哑然失笑,“不是吧?老四好艳福啊。那家伙不是说要去接人家碧津姑娘来建康成亲吗?”

柳翠烟笑道:“祁四叔如果答应,让兰姑姐姐做小也可以啊。”

“一妻一妾?”程宗扬嘟囔道:“老四那身子骨,还不成渣了?”

柳翠烟道:“战威私下问过,祁四叔不肯,说公子还没有纳妾,他怎好先纳。不过兰姑姐姐这时还没回来,想必已经……”

莺儿在旁边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宗扬坐在床榻上,喝着热烫的茶水舒服地吐了口气,“我就是爱听这种八卦,比那些争夺天下的大事舒心多了。”

柳翠烟道:“家长里短的,怎好打扰公子。”

“嫂夫人,这话可不对了,琐琐碎碎才是过日子嘛。”程宗扬盘腿笑嘻嘻道:“有件事本来准备明天说的。前几天我让人看了日子,再有三天,九月初六,正好是良辰吉日。我让人给石胖子递了信,人是金谷石家出来的,他怎么也算半个娘家人,少不得按规矩送两位嫂嫂出门,辰时三刻接到我们家,就在这里拜堂。”

他笑嘻嘻道:“两位嫂嫂看怎么样?”

柳翠烟和莺儿羞喜交加,片刻后都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扭头就走。

程宗扬在后面叫道:“哎!时辰是秦桧算的!要是不对,你们记得去找他的麻烦,跟我没关系啊!”

※ ※ ※ ※ ※

一觉醒来,程宗扬只觉神清气爽。云家的酒真不错,一点头痛的后遗症都没有。只不过一想起昨晚斗酒时噩梦般的经历,自己还有点想吐。

八斤啊,程宗扬充满恶意地想道:姓云的丫头片子会不会喝成水牛肚呢。

一连荒唐了好几天,也该收收心干点正事。程宗扬用苦参擦过牙,叫来秦桧,“备马!我去作坊看看!”

秦桧笑道:“马匹已经备好了,不知道公子是先去织坊、铜器坊,还是石灰坊?”

“老四在哪个坊?”

“在石灰坊。”秦桧道:“铜器坊和织坊都在城内,吴战威负责河边土地的清理,兼管旁边的盛银织坊。铜器坊进货出货都由云家打理,事情不多,平常由小魏看着。小魏每天还回来一趟,祁远平时都在石灰坊,住也在那里,这些天累得脸色越发青了。”

程宗扬笑道:“是不是看到我干正事很欣慰啊,说这么多。走吧!”

云氏的石灰坊在大江对面一处僻静的山谷中,一方面免得煅烧石灰时的浓烟影响周围居民,另一方面也便于伐木烧炭和开采石灰石。

程宗扬赶到时,作坊正在烧炼。圆锥形的石灰窑上,烟囱都封着,只露出一个小孔冒出浓烟。几名石灰匠认得秦桧,程宗扬却是第一次来,都在窑旁远远看着他们。

程宗扬来时,秦桧已经给他备好一百枚一小串的铜铢。这会儿跳下马,一人一串递过去,呵呵笑道:“诸位辛苦!辛苦!”

秦桧在旁道:“这位是咱们家主,盘江程氏的少主,今日来问候诸位。”

几名工匠这才知道程宗扬的身份,接过赏钱,连声道谢。

说了几句闲话,程宗扬道:“祁远呢?”

工匠们道:“祁管家昨晚喝多了,这会儿只怕刚起身,小的过去叫他。”

“不用!”程宗扬促狭地朝秦桧挤挤眼,“秦老板,咱们一起去见见祁管家!”

祁远在作坊的住处极为简陋,一扇柴门,上面搭着帘子就算门了,帘子倒挺新,像是刚挂上的。

程宗扬先咳了一声,不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就踢开柴门,跳进房内,叫道:“好啊!祁老四!你干的好事!”

一个人影猛地坐了起来,祁远张大嘴巴,看着哈哈大笑的程宗扬。

那间土坯房里什么都没有,祁远的被衾倒是织锦的,衾下铺的却是草席,显然是别人带来的被褥,他平常就睡的草席。祁远光着上身,锦被滑开,露出旁边一个半裸的妇人,果然是兰姑。

程宗扬看着祁远发呆的样子,不禁捧腹大笑。祁远酒劲还没退,倒是旁边的兰姑推了他一把,这才连忙扯过衣物。

祁远晃了晃脑袋,期期艾艾道:“程头儿,你怎么来了?”

程宗扬笑眯眯道:“捉奸来了!老四行啊,这么快就跟兰姑好上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祁远讪讪地开不了口。兰姑久在风月场中,倒没有多少羞涩,她在被中披上衣物,起身拂了拂发丝,坦然道:“是奴婢勾引祁爷的,主子要责罚就责罚奴婢吧。”

程宗扬笑道:“别主子、主子地叫了,咱们不兴这个。老四,兰姑可比你强多了。你那舌头不是石头都能说出花儿吗?这会儿怎么哑了?”

祁远青黄的面孔透出朱砂色,“我是没想到,兰姑……”

“谁问你这个了。”程宗扬满意地看着他尴尬的样子,“我问你准备怎么对人家。老四,你摸着良心问问,对得起人家煲的鸡汤吗?”

兰姑似乎想说什么,又闭上嘴。

祁远为难地抬起眼,“程头儿……”

程宗扬道:“喂,兰姑,咱们也是熟人,我跟你说吧,老四在南荒被人救过命,说好要娶人家的。你要不觉得委屈,给老四做个小怎么样?老四,我看你就从了吧。”

“不。”

开口的却是兰姑。

程宗扬一怔。兰姑出身风月,如果当正室只怕她自己都尴尬。像她这样的出身,年纪又不轻,能做个妾室已经是不错的归宿。祁远是她老相识,身家又不菲,谁知她却不愿意。

兰姑放缓声音,“奴婢不是不识抬举。只是奴婢做不惯房里人。往日在五原奴婢便与祁四哥相识,这些天见他辛苦,过来给他解解乏,并没有别的念头。”

程宗扬半晌才回过神。兰姑这算什么?豪放女吗?

兰姑飞了个媚眼,笑道:“奴婢是欢场中人,一点红唇万人尝,这样的日子已经惯了。”

祁远叫道:“兰姑!”

兰姑拥住祁远的脖颈,当着程宗扬的面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笑道:“你不用说了,哪日烦闷了便来找我。小妹保你欲仙欲死。”

说着兰姑站起身,临走时还在秦桧身上摸了一把,这才放浪地笑着出门。

程宗扬与秦桧大眼瞪小眼,然后扭过头,“老四,这是怎么回事?”

祁远咧了咧嘴,“兰姑过惯了楼里的日子,本来就没打算成家。程头儿,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