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5章·酒宴

延属巷,云宅书房内。

“这是大江,这是云水。”云苍峰在地图上指点道:“大江东流南折,由合浦郡入南海。云水南流东折,由晴州入东海。天下富庶之地,大江流经十之三,云水流经十之七,因此晴州一港富甲天下。”

除了那个不完整的地球仪,这是程宗扬第一次看到六朝地图。整幅图卷由四块羊皮拼接起来,云水与大江用蓝色线条勾勒,仿佛一大一小两张弯弓,分别由西北流向东南。

云水北方依次为唐、秦、汉。唐都长安依渭水,秦都咸阳傍泾水,汉京师洛阳滨洛水。南方依次为晋、昭南、宋。晋都建康与宋都临安自己都不陌生,可昭南的都城却是自己从未听说的麟趾城。麒麟之趾,踏而为城,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国度?

云苍峰手指在地图上移动,从西南侧的大江划到云水,“广阳渠南连大江,北通云水,其间二百一十二里。一旦能够通航,我们云家的船队便可经广阳渠直入云水,北达秦、唐,东及晴州。”

他没有留意程宗扬的疑惑,手掌按在地图上,带着一丝欣慰叹息道:“我平生最大的愿望,便是亲历海外十洲五岛。昔日先父与大兄曾从晴州出发,乘坐帛氏船队的船只游历数洲。若广阳渠开通,老夫便可乘坐自家的船只直入东海。”

程宗扬还在盯着地图。自己终于敢肯定这里不是地球,至少不是自己熟知的地球。六朝版图与自己所了解的有异有同,图上不时有熟悉的地名跃入眼帘,位置却似是而非。秦咸阳、汉长安、唐长安,在地图上分为三处。函谷、虎牢雄关仍在,位置却在易州。昭南境内的帝丘、昆吾之间,夹杂着夭鸿、火渎这样闻所未闻的地名。而且六朝版图相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

程宗扬发呆一样盯着地图。别墅的地球仪连半成品也算不上,云家这幅地图是他第一次目睹自己立足的世界,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

云苍峰终于觉察到他的异样,“小哥,怎么了?”

“我没想到天下这么大……”

程宗扬指尖在羊皮的线条上移动,从建康向东南划过临安,沿着曲折的海岸线边缘寻找自己熟悉的岛屿。但那里已经是地图边缘,只有一片窄窄的空白。

“外面呢?”程宗扬带着一丝急切道:“地图外面是什么?”

云苍峰有些尴尬地说道:“我们云氏的船队只到过南海一带,这边的东海海域是帛氏和瑶氏船队的天下,外人难知其详。东海之外的十洲五岛,传到建康已经真假参半,方位更是难以确定。”

程宗扬心里涌起一股冲动,脱口道:“我要去东海!”

云苍峰一愕,“小哥宝号尚未开张,为何要去东海?”他像一只嗅到烧鸡味道的老狐狸,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小哥为何对东海如此有兴趣?”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听老哥说起海外十洲五岛,让小弟大为好奇,生出寻幽探胜的心思。”

云苍峰笑道:“原来程小哥也留意山水。你知道老哥最钦慕的人物吗?”

程宗扬玩笑道:“不会是赵鹿侯吧?”

云苍峰大笑两声,说道:“老哥最钦慕的人物是一位古人,徐弘祖。”

程宗扬摇了摇头,“不熟。”

“小哥可知这地图是如何绘制的?”云苍峰抚图叹道:“这幅地图东西南北各一万余里,即便是商贾,一生也未必能走遍其中两成。老哥年过五旬,一生大半时间都在路上,所经之地也不过三四成。云氏能绘成此图,大半要归功于徐弘祖徐前辈的笔记。徐前辈一生浪游山川,足迹遍布天下,又勤于著述,所留笔记近三百万言,分为十卷,除六朝以外,尚有北原、西陲、南荒、海外四卷。可惜大多散轶无存。我们云氏之所以能独占南荒商路,正是因为得到徐前辈南荒之行的残卷。遥想前辈当年风采,云某每每向往不已。”

云苍峰的崇拜对象居然是个大旅行家,在这个时代也真够罕见的了。程宗扬看了看地图,果然南荒一带标注的十分详细,南海因为有云氏的船队出行,也标注过一些地点,除此之外的海面就是一片空白了。

白龙江口、熊耳铺、蛇彝、花苗、白夷、盘江、碧鲮……这位徐弘祖居然连鬼王峒也去过。程宗扬指着一个地点,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琉璃谷。”云苍峰眼中露出回忆的表情,“这是南荒景色最瑰丽的一处。整座山谷尽为琉璃所化,阳光下七彩纷呈,美不胜收。可惜小哥上次南荒之行错过了。”

程宗扬看着地图,奇道:“南荒竟然也这么大?”

“小哥上次行经之地不过是南荒一隅。”云苍峰点着地图上一个地方,感叹道:“这处神木我已经念了三十年,至今无缘一睹。”

程宗扬笑道:“我听朱老头吹牛时说过。真有比山还大的树?”

“南荒流云溪以南有神木,如万仞之峰。根节磊磊,竞如群山。余沿枝干行五日有余,方至其半。云霞经身而过,触手可及,而树巅尤不可望……”云苍峰背诵着笔记中的段落,叹道:“神木真假,老夫不敢妄言。但我云氏商旅多年,经行之处与徐前辈笔记所载考较,迄今未有一误。”

程宗扬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地图东海的空白位置上,心头涌起强烈的冲动。虽然自己敢肯定即便能找到那座记忆中的岛屿,上面也没有自己熟悉的101大楼和7-11便利店,甚至连地形也可能面目全非,心里的渴望却难以抑制。

我要去东海,亲眼看到才会死心。

程宗扬用力推开地图,笑道:“恭喜云老哥得到盐业生意。”

云苍峰无奈地说道:“以我之意,盐业只是小事,原不必染指。但栖峰极力鼓动,才不得不在丞相和太傅面前力争。”

“盐业那么丰厚的利润,云老哥竟然不在乎?”

云苍峰正色道:“正是因为盐业太易获利,我才心有忌惮。我云氏以商贾传家,历代先辈胼手胝足,锱铢累积,方有今日。依我之见,最要紧的莫过于广阳一渠。此渠一旦凿通,我云氏便可北上与晴州的帛氏和瑶氏诸商会争雄。盐业获利太易、利润太厚,反而易令人心生懈怠。谢太傅此招分明是诱饵,我们云氏却不得不吞下,实在是利字太过诱人。”

云苍峰一个商人,竟然也有这么强的忧患意识,程宗扬刮目相看之余,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跟他们相比,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享乐主义了?但说到享乐……程宗扬哈哈一笑,“会之和长伯也一道来了,不如我们去见见面吧。”

云苍峰笑道:“这两位可是两次襄助我们云家的大功臣,今晚大伙可要好好喝上一场!不醉无归!”

※ ※ ※ ※ ※

程宗扬满心打着算盘,到了外面让秦桧和吴三桂跟云老哥他们周旋,自己找机会开溜,好去和云如瑶见面。那丫头聪明剔透,又是未出阁的妙龄闺秀,娇嫩柔弱的姿态比起身边那些女人,别有一番韵致。虽然连手都不能摸,但能说说话就是好的。

可惜从书房出来,迎面便撞上一个佳人。

云丹琉笔直走到程宗扬面前,也不开口,就那么抬手抱在胸前,以一种睨视的姿态看着他。

这丫头比自己还高点,身高腿长,背挺腰直,远处看挺有美感,但这会儿鼻尖对着自己额头,再加上野性十足的挑衅眼神,就相当有威慑力了。

程宗扬干笑两声,“原来是云大小姐。哈哈……”

云丹琉冷冷道:“程少主好悠闲啊。”

程宗扬赔笑道:“托福!托福!”

云丹琉挺起高耸的胸脯,压低声音,“你这种无耻小人,若在船上,早把你拴上石头,丢到海里!”

不用半夜跟小狐狸出去偷鸡摸狗,程宗扬又恢复了带背包的习惯。他摸了摸背包里那只妖铃,心里发出一声冷笑:妈的,我怎么就无耻了?早知道当时就不帮你提上裤衩,让你全脱下来才好呢。

云苍峰喝道:“丹琉!”

云丹琉被长辈一喝,不禁嘟起嘴,偏又没办法解释,只好扭头离开。

云苍峰解释道:“这丫头在外面野惯了,不知礼数,小哥别往心里去。”

“没事儿。”程宗扬耸了耸肩,“大小姐的脾气我都习惯了。”

云丫头这么横,我也不跟你客气,坑人谁怕谁啊。程宗扬堆起一脸假笑,关切地说:“大小姐年纪也不小了吧,我说云老哥,赶紧找个人嫁了,再过两三年就不好办了。”

云苍峰露出老狐狸般的笑容,“可不是嘛……”

程宗扬先是莫名其妙,接着冷不丁打了个寒噤。乖乖的,云老哥不会是看中我了吧?再想想云苍峰前几日的表现,程宗扬越想越不妙。这位老哥哥似乎有意无意在为他们两个创造相处的机会。

云苍峰不等程宗扬开口便拉住他的手腕,“走,喝酒!喝酒!”

云栖峰、林清浦、秦桧、吴三桂都在座,大家心情虽然喜忧参半,但终究得大于失,这会儿抛开心事尽情欢饮,场面很快热闹起来。

云栖峰固然酒量过人,吴三桂也不遑多让,两人推杯换盏,说起平生快意之事,彼此抚掌大笑,喝得不亦乐乎。这边云苍峰、秦桧与林清浦是雅饮,几个都是博闻广识之辈,虽然没有云栖峰、吴三桂那么豪迈,兴致却不比他们低。

今晚算是云氏的庆功宴,本来易彪也该与席,但他刚脱离北府兵,这几日心情郁郁。吴战威看不过去,和小魏一道拉着他到城外作坊找祁远散心。秦桧谈笑间替程宗扬挡了大半的酒。程宗扬喝了几杯,趁众人兴致高昂,借口尿遁。

一出门,程宗扬便越过围墙,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然后轻手轻脚地朝那座小楼掠去。

※ ※ ※ ※ ※

闺房内点着一盏纱灯,天气转凉,云如瑶身上狐裘愈发厚密,此时正握笔在灯下写着什么。

“咦,你竟然没睡?”

云如瑶放下笔,回首浅笑道:“我知道你今晚会来。”

“是吗?”程宗扬放下帘子,开玩笑道:“你不会是学了那些占卜妖书,已经得道了吧?”

云如瑶盈盈起身,笑吟吟道:“是丹琉午间来了。”

说着她斟了杯茶,双手捧起茶盏,笑道:“这杯是敬你的,大英雄。”

程宗扬有些糊涂了。云丹琉来见她的小姑姑很正常,但她会说自己好话?不可能啊!

他怔怔接过杯子,“我没有什么英雄的事吧?”

云如瑶微笑道:“丹琉嘴上从来不服人,虽然说的时候还有些气鼓鼓的,但看得出她对你很服气呢。”

云丹瑶对自己服气?就刚才她挑衅的架式,如果不服该是什么样呢?

程宗扬苦笑道:“大小姐好像没有什么服气的吧?”

“怎么没有?”云如瑶水灵灵的美目瞥了他一眼,含笑道:“萧公子纵横深宫,无往不利,湖上酣战,英武过人。丹琉说,没想到兰陵萧家的纨绔子弟还有这样的人物。比起他旁边那位姓程的公子,不啻于天壤之别。”

程宗扬笑容僵在脸上,一时间想死的心都有。

云丹琉啊云丹琉,你夸小狐狸用不着拿我当垫脚石吧?怎么他就是天上的云彩,我就是沟里的污泥了?看着云如瑶眼中的笑意,程宗扬觉得茶水几乎咽不下去。如果你知道我其实才是云丹琉嘴里的程公子,不知还能不能笑得出来。也怪自己,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小狐狸……程宗扬放下茶盏,不再提这个让自己难堪的问题,“上次给你带的书看完了吗?”

云如瑶点了点头,“我做了一些考订。关于宋国钱荒一篇。”

“就是你正在写的吗?”程宗扬看了一眼,书上细细写着蝇头小楷,字迹娟美秀丽。

云如瑶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上面都是假的,但书里关于宋国钱荒的论断似乎颇可商榷。”

“什么钱荒?”

“就是朝野无钱可用,以致百货不通,人情窘迫。可我看书中记载,宋国并不缺钱。比如每年铸钱数——”云如瑶翻到书页,指着上面一行数字道:“我算了一下,宋国有铸钱的铜监十七所,铁监七所,最盛时一年铸铜钱五百万贯,铁钱也有五百万贯。算下来,宋国历年铸钱合计超过两万万贯,加上铁钱和纸币,总合不下五万万贯。”

这是五千亿铜铢的巨额货币,而且是实物货币,无论如何不能算少。难道铜钱的用量有这么大?

云如瑶放下书卷,“我们云家有铜器坊,兼为朝中铸造铜铢。每年铸造的数量我略微知道一些,比如去年,一共铸铜铢三十万贯,用铜一百八十万斤。虽然用料比宋国更多,但数量远不及宋国所铸。”

程宗扬道:“你们还有银铢和金铢可以交易,我看数量也不少。”

云如瑶道:“晋国每年铸银铢五千贯,用银一百万两,近三万斤;金铢每三年一铸,每次铸九万枚,用金三万一千两。全部折算为铜铢,每年合计一共八十六万贯,不及宋国每年铸钱数量两成。而书中记载宋国人口只比晋国多两倍,为何宋国屡屡出现钱荒呢?”

程宗扬已经听晕了,抓了抓脑袋,“书上怎么说的?”

“书上说,因为钱贱铜贵,有人私熔钱币为铜器,还有就是富有人家大量屯集铜钱。”

“听起来很合理啊。”

“熔铜钱为铜器,富人屯集铜钱哪里都不罕见,书上把这些列为原因似乎并不合适。”云如瑶道:“我觉得是宋国的钱法不对,没有引入金银为货币。”

程宗扬笑道:“也许金银先被富人屯集完了。”

云如瑶合掌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那肯定是宋国金银数量太少,同时流通不足。”

这倒是个大问题。历史上如果不是欧洲从美洲抢夺银矿进行交易,白银早就不够用了。

程宗扬笑道:“我来又听你上了一课。”

云如瑶脸上一红,“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

她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苍白的面孔慢慢涨红,接着连眼圈也红了起来,忽然间转身进入内室。

程宗扬吓了一跳,“喂,你怎么了?”

云如瑶扣上房门,低声道:“你先走好不好?”

“如果我说错话,你可别生气啊。”

程宗扬不明白自己哪句话说错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只好带着满肚子疑问先溜回去赴宴。

席间觥筹交错,正喝得热闹,只不过比刚才又多了一个人。

云丹琉似乎也喝了酒,玉颊微微泛红。看见程宗扬进来,她眼睛顿时一亮,一手拎起一只酒坛,“啪”地放在案上,一脸挑衅地说道:“程少主,敢不敢与我对饮?”

云栖峰已经醉了八分,与吴三桂差不多搂在一起,这时醉醺醺喝道:“一个女儿家,成何体统!”刚说完险些栽倒。

云丹琉应声道:“不错!程少主难道连女人都喝不过吗?”

程宗扬看出来了,这丫头是成心要削自己面子。

旁边的秦桧面带尴尬。自家主公被一个女人挑衅,他如果出头,显然坐实了程宗扬还不如一个女人。云栖峰已经喝多了,唯一能管住云丹琉的云苍峰这会儿突然对面前一碟黄豆产生莫大兴趣,用箸尖挑着豆子,一颗颗吃得认真,似乎没听到自己亲侄女要跟客人斗酒。

程宗扬心一横,抓起酒坛。六朝很少有烈酒,云家席上用的也是果酒,口感只比啤酒烈一点。自己啤酒八瓶的量,这段时间可能酒量又长了些,难道还怕这丫头不成?

程宗扬揭开泥封,直接抱起来喝了一口,然后朝云丹琉狠狠一笑,意思是“死丫头,你尽管放马过来!”

云丹琉抬掌一拍,陶制的酒瓮齐齐飞起一圈,边缘像被刀切一样整齐,露出里面清澈的酒浆。

第一招自己就落了个灰头土脸。程宗扬发狠地抱起酒坛狂饮一通,准备在喝酒的气势上压倒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三斤装的小坛很快见了底,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家伙立刻送上两只五斤装的酒瓮。

程宗扬啤酒能喝八瓶,这酒度数比啤酒高一些,估计自己的量在五斤左右,强势发挥一下,六七斤也不是不可能。但两瓮下来八斤,可就要了命了。

第二瓮喝了三分之一,程宗扬停下来用力吐了口酒气。对面的死丫头从容不迫,用一只银制的酒觥在坛里一觥一觥舀着喝,看起来比自己斯文得多,不过那酒喝得一点都不慢。第二瓮已经喝了一半,那丫头仍旧行若无事,连气都不带喘的。

程宗扬看了旁边的秦桧一眼。秦桧头一低,小声道:“出海的船只通常要带淡水,但淡水不出数日就会变质,因此一般海船都是带淡酒当作淡水。”

程宗扬眼角霍霍跳了几下,“你是说她平常是拿酒当水喝的?”

“正是。”秦桧点了点头,“公子好自为之。”

“干!”程宗扬眼冒金星,“你怎么不早说!”

就是喝水,八斤也够撑的。那死丫头看着也不胖,不信她能全喝下去。程宗扬捧起酒坛,拼了老命把第二瓮喝到见底,只觉酒水从胃里一直胀到喉咙,只要自己一弯腰,就会从嘴巴里流出来。

“叮”的一声,云丹琉一手拿起酒坛,倒过来在觥口磕了一下,然后举觥饮尽,一边抬起眼,露出讥讽的笑容。

吴三桂和云栖峰勾肩搭背,再喝就滚到一起了;云苍峰那碟黄豆看来还能吃半个时辰;秦桧和林清浦都露出无奈的苦笑,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别云大小姐的苗头。至于云丹琉,脸还是最初的微微酡红,看起来再喝一坛也就那样。程宗扬打了个酒嗝,感觉自己像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身子独对那死丫头的偃月长刀,寒意透彻心肺。

云丹琉放下酒觥,“再来一坛!”

“等等!”程宗扬站起身,沉声道:“我去尿一泡!”

程宗扬一边“哗哗”放着水,一边紧张地思索对策。这会儿自己已经拼了老命,再喝肯定要完蛋,当场出丑是免不了了。但如果就这么认输,以后别想在云丹琉面前再抬起头来。

怎么办?怎么办?

程宗扬心里嘀咕着,一手伸进背包在里面掏摸,看有什么能应付目前局面的法宝。

一只冰凉玉瓶是幽冥宗的都卢难旦妖铃;烟茶水晶做的墨镜,自己这会儿戴上也没效果啊;带孔的牙齿,是小狐狸留给自己的礼物;琥珀,里面有苏妖妇的血;两本书,妈的,刚才只顾说话,忘记给云如瑶了;一串安全套……这是自己手边最后一点穿越前的物品,自己这会儿带上,也许真会突然酒量大增;一条丝袜……用来上吊倒是个好主意。

程宗扬哀叹一声。不能力敌,也不能智取,今晚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