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4章·行云

萧遥逸走后,程宗扬失去了回到泳池的兴趣。他坐在空旷的客厅里,看着夕阳渐渐西沉。身边的一切都沉浸在浅金色的光线中,宛如梦幻泡影,在光线中摇曳浮荡,捉摸不定。

一时间,程宗扬弄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真实还是虚幻,过去还是未来。感觉中,似乎自己一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热闹非凡的马路和城市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

程宗扬握紧拳头,倾听自己心跳的声音。真实与虚幻之间,仿佛只有一层薄薄的界限,只要自己伸出手就能捅穿。

一个剽悍的身影走进客厅,打断了程宗扬的玄想。

吴三桂大步进来,沉声道:“云三爷派人递来请柬,邀公子今晚酉时到云宅赴宴。”

“唔,也该云老哥了。”

程宗扬一手拿起茶杯,一手接过请柬翻了翻,忽然道:“长伯,你原来就叫三桂这个名字,还是遇见殇侯之后,那死老头给你改的?”

吴三桂一头雾水,茫然道:“我打小就叫这名啊。”

程宗扬“嘿嘿”笑了两声,“陈圆圆你认识吗?”

“陈圆圆?”吴三桂拧起眉头,“哪门派的?”

不愧是吴战威的同宗本家,反应如出一辙。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道:“我给你一句话:见到一个叫李自成的人,别犹豫,立刻砍了他。”

吴三桂挺起胸膛,凛然道:“是!”

程宗扬好奇地说道:“你不问问为什么?”

“那还用问?”吴三桂横眉瞪眼地叫道:“那姓李的敢找公子麻烦!我老吴杀他两遍都是少的!”

程宗扬呛了一口,无奈地说道:“你这么想也成。”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云老哥说的是酉时?唔,还有两三个时辰呢!你去忙吧,到时候再来接我!”

※ ※ ※ ※ ※

“往后你就住在这里。”程宗扬道:“这地方僻静得很,小狐狸再一走,除了我身边几个人,就没有人知道这里还有处别墅了。”

卓云君看着周围的家具,又抬头看着厅顶巨大的水晶吊灯,半晌道:“这里的陈设好古怪。”

程宗扬拍了拍沙发,“这是沙发,比坐榻舒服多了。”他拉起卓云君微凉的手掌,“来,我们去参观一下!”

“一楼有六个房间,这里是客厅,这边是书房。”

程宗扬推开橡木制成的房门。房间有三丈宽窄,一侧放着书桌和木椅,四壁陈列着整排到顶的书架,旁边还有一架带有滑轮的短梯,可以沿着书架下方的轨道推动。只是架上的书籍已经搬运一空,空荡荡一无所有,自己买的那点书即使全拿来,顶多只能占据十分之一的空间。

卓云君摸了摸厚实的架身,说道:“这样整齐的书架倒少见。”

六朝书籍多为线装,摆放时大都是按套平放,比较珍贵的书籍还会在外面加上一个木匣。书架根据每套书厚薄不同,多数制作成百宝格的形式,很少有这种竖立排放的栏架。

“来这边看看。”

书房旁是一间会客室,一面巨大的落地式窗户占据了一整道墙壁,拉开窗帘,门前的草坪便可尽收眼底。会客室的沙发比客厅略小,茶几上放着一只铜制的碟子,跟烟灰缸一模一样。但自己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见过烟草。考虑到烟草是明代引进的美洲作物,可能这只烟灰缸只是别墅以前的居住者在尽力模仿曾经的环境。

房内的陈设大部分都被移走,卓云君却对墙角一件物体产生好奇,“这是什么?”

那是一个带有架子的木制球形,表面经过处理,显得很光滑,但仆人在打扫时疏漏了这件物品,上面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球体在架子上倾斜出一个角度,看起来很眼熟。程宗扬心里一动,伸手拂开灰尘。只见灰尘下绘制着各种颜色的曲线,蓝色是河流,黄色是山脉,红色的文字标记着地名。

“地球仪!”程宗扬叫道。

“地球?”

程宗扬心头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比任何人都深知地图的重要性。只有从地图上他才能判断出自己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自从抵达建康,程宗扬就让秦桧去书肆购买地图。但这个时代的地图作为军事机密,全部由官府绘制收藏,严禁外泄,书肆根本买不到。

谁知这里竟然会有一个地球仪。这个世界的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会是什么样子?自己所在的建康,是不是就是曾经的金陵,后世的南京?

程宗扬一边抹去地球仪上的积尘,一边兴奋地叫道:“咱们居住的大地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球体!哈哈,你不知道吧!”

卓云君沉吟了一下,“这是地圆说。有些天文志上记载天地混沌如鸡子,大地如蛋黄。敝宗也有人从月食推断出大地圆如球状,只是没有其他证据。难道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程宗扬暗道:自己不会穿越到一个碟形世界上了吧?他拂开灰尘,心里的失望顿时溢于言表。这个地球仪的作者刚开始似乎野心勃勃,细致勾划出临安周围的地形。但越往越外越粗略,连临安一地都没画完就扔到一边。整个地球仪上绘制的部分不到半个手掌大,其他除了几条大江大河,都是大片的空白。

程宗扬忍不住埋怨道:“姓岳的,你也太懒了吧?就画了家门口一点啊。”

卓云君身子一颤,“难道这是武穆王的故居?你和武穆王……”

程宗扬笑着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你那个便宜妈妈就是岳帅的亲生女儿,算起来你还该叫他一声外公呢。”

卓云君脸上时红时白,最后无言地垂下头。

“这边还有一间……”程宗扬推开门,愣了一会儿,然后道:“干!”

房间里只放了一张古怪的大桌子,表面覆盖着绿色丝绒,周围有六个带网的圆洞,桌上放着几颗大理石磨制的圆球,上面用朱砂标着一、二、三、四……竟然是一张标准的台球桌。

“这家伙还真会玩啊。”程宗扬说着抬起脸,摸着下巴思索道:“别墅后面那片光长草的山坡不会是高尔夫球场吧?”

卓云君却道:“捶丸吗?我听过有人叫高尔夫的。”

“你说的不会是岳帅吧?”

卓云君摇了摇头,“不是,是敝宗一位前辈。”

程宗扬来了兴趣,“他是不是跟岳帅认识?”

卓云君犹豫了一下,“似乎是认识的。”

程宗扬笑道:“那就没错了。来吧,我们到楼上看看。”

别墅分为三层,第二层是六间套房,虽然结构各异,但都有会客室、卧室和阳台。由于空置多年,里面没有多少物品。但看残留的痕迹,应该都是女子的居所。走廊左右两端各有一道楼梯,上去便是第三层的主卧。

这里的房间几乎仍保持着十余年前的状况。主卧外面的会客室呈圆形,外墙一侧向外突出,形成一个弧形的阳台。站在阳台上能看到远处玄武湖澄澈的秋水。程宗扬留意了一下,外墙的岩石虽然打磨得光滑整齐,但接缝间抹的仍是灰浆。看来这位神通广大的岳帅也不知道怎么制作水泥。

会客室里摆着圆形沙发,中间的茶几显得非常低,面积却极大,真不知道那家伙喝杯茶为什么要用一丈多宽的圆茶几。会客室对面有两间较小的卧室,正中五丈宽的主卧让程宗扬狠狠开了一把眼界。

为了支撑卧室宽阔的空间,室内不得不竖起四根石柱。石柱中间摆着一张心形的大床,那张床怎么看都有点太大了,就是并肩睡七八个人也不嫌挤。床顶悬着一顶纱帐,床上的床罩、被褥、枕头一应俱全,每一件都是崭新的,似乎离开的主人随时都会回来。

程宗扬按了按,然后道:“这是弹簧床。”

程宗扬顽皮心起,一把抱起卓云君,往床上一丢。卓云君身体弹了一下,接着痛叫一声趴在床上,一手掩住臀缝,吃痛地皱起眉头。

程宗扬想了起来,讪笑道:“屁股还在痛啊?”

卓云君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羞痛地点了点头。

“哼哼,痛就对了。谁让你想砍我呢?”程宗扬坐在床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美人儿,趴过来让我看看。”

卓云君还在犹豫,程宗扬已经不由分说把她拉了起来,让她趴在自己膝上,“怕什么?死丫头和她们两个在一块儿,这会儿岛上一个外人都没有。快点儿把衣服脱下来!免得我把你衣服扯碎,往后你在别墅里只能穿比基尼了!”

在程宗扬凶巴巴的呵斥下,卓云君只好拉起浴袍提到腰上,将肥圆的雪臀裸露在他面前。

卓云君丰满的大屁股又白又翘,那条细小的比基尼内裤陷进臀缝,白滑的雪臀仿佛一丝不挂。程宗扬用手指勾着丁字裤边缘拉了拉,裤底像条朱红色的丝线般拉长,深深勒入臀缝。卓云君痛楚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拉着浴袍的手指微微颤抖。

“织得挺好嘛。”程宗扬笑着松开丁字裤,“脱掉吧。”

卓云君忍着羞耻,当着他的面挽住丁字裤的边缘,将那条称不上衣服的小内裤褪到臀下,然后掰开臀肉,将自己最私密的部位绽露出来。

圆翘的美臀在眼前一览无余。白腻的臀肉间,小巧的菊孔肿起一圈,充血的肛肉圆鼓鼓地隆起,在程宗扬不怀好意的注视下微微收缩。

刚才被死丫头暗算,自己还没爽到就射精,心里那份憋屈,着实不用说了。这会儿离赴宴时间还长,程宗扬满心奢想抱着几个美人儿好好爽一把,然后去云宅赴宴。可小紫那死丫头却摆起臭脸不肯,自己好说歹说才把卓美人儿借来,勇斗三美的大计就此泡汤。

程宗扬手指伸入美妇臀间,指尖插进红肿的菊孔。

“啊……”

卓云君痛得低叫一声。

程宗扬试了试她屁眼儿没有外伤,气哼哼道:“你那便宜妈妈真够坏的,张嘴就要我三十枚铜铢!”

卓云君吃痛地说道:“妈妈说,女儿是第一次被主人嫖后庭,应该是开苞的价钱……”

“那也只该二十铜铢吧?凭什么乱涨价!”

“妈妈说主人嫖过女儿后庭,还要在前面嫖一次才过瘾……”

程宗扬哑口无言,半晌道:“死丫头!算得真精啊……”他捏了捏卓云君的屁股,坏笑道:“卓美人儿,我们先来嫖你的小屁眼儿好不好?”

卓云君只好点头,吃力地爬到床上,挺起雪臀。

“真乖啊。”程宗扬一手支着头,侧身躺在床上,一手抚摸着卓云君光滑白嫩的大屁股,笑道:“换到两个月前,卓教御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卓云君按在床上的双手握紧,羞愧地垂着头,一声不响。

“喂,你那位紫妈妈还打你不打了?”

卓云君沉默片刻,低声道:“每天都打的。”

“她还真打啊?”

“紫妈妈说,这是规矩,要让女儿记住自己是婊子。”卓云君颤声道:“我已经被你嫖过九次,再加这一次就是十次,每一次我都记得。”

“那你就好好记住吧!”程宗扬翻身抱住她的腰肢,叫道:“卓美人儿!看我的大炮怎么搞你的小屁眼儿!”

阳具从红肿的肉孔透穴而入,一直干到她肠道深处。卓云君痛叫声中,程宗扬笑道:“真是个无底洞啊。卓美人儿,你的后庭花可比你前面的小嫩穴要深多了。”

卓云君痛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下意识地直起腰,免得被他插得太深。

程宗扬看似嚣张,其实心里有数。卓云君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比如芸娘和丽娘都是一副娇花弱柳的样子,但身为成熟女子,对交合时的粗暴动作忍耐度其实极高。用力点也干不坏。尤其是芸娘,每次都要被自己干翻才能爽透。何况卓云君常年修行,无论肉体的承受力还是恢复能力都不在话下。

程宗扬挺起腰,阳具用力干进卓云君又圆又翘的大白屁股里,在她丰满白腻的臀肉间用力挺动。

卓云君屁眼儿像爆开一样,阳具每一次插送都带来火辣辣的痛意。她咬住唇瓣,用柔嫩的后庭承受着他粗鲁的进出,手指死死抓住床罩。随着臀后的重压,膝下充满弹性的床垫不停起伏,自己就像伏在水面上,被身后男子强壮的身体和膝下翻滚的波涛所包围。

程宗扬怀疑这张床的弹簧是特意加长的,弹性特别强,只稍一用力,摆动幅度就接近半尺。身下的美人儿仿佛一匹光溜溜的大白马,被自己骑着屁股在床间上下颠动。到后来程宗扬摸到诀窍,每次抱着卓美人儿的屁股猛干几下,然后松开手摆好角度,卓美人儿的大屁股就会自动弹起来,用屁眼儿套住自己的阳具一上一下,仿佛主动送上后庭,给自己肛交。

程宗扬一口气干了半个时辰,自己感觉很爽,卓云君却痛得几乎昏厥,红肿的嫩肛像一张红嘟嘟的小嘴,紧紧含住阳具,随着肉棒的进出在臀间不停翻进翻出。她臀肉滑腻之极,光润的臀沟被干得张开,在程宗扬小腹火热的摩擦下被顶得发红。

“卓美人儿,爽不爽?”程宗扬一边干一边挤眼,坏笑道:“刚才在你妈妈面前,丽娘是怎么说的?你再说一遍。”

卓云君痛楚地颤声道:“妈妈问女儿……被人干后庭是什么感觉……丽娘姐姐替奴婢说……就像一截好粗的秽物……刚拉出去,又被人塞进来……搞得屁眼儿又胀又痛……”

“呃……”卓云君喉头哽了一下,含着泪花吃力地说道:“奴婢……肠子都被塞满了……”

程宗扬大笑着把阳具顶到卓云君屁眼儿深处,在她直肠内痛痛快快地射精。

卓云君无力地倒在床上,雪滑的臀肉间黏糊糊沾满液体,红肿的屁眼儿圆张着,能看到充血的肠壁和肠道内黏稠而浊白的浓精。

与痛楚相伴的还有强烈的便意。肛洞里似乎还塞着那根热辣辣的大肉棒,屁眼儿和肠道都胀得发痛。

卓云君一手掩住小腹,强忍臀部的便意。程宗扬却仿佛看出了她的窘迫,懒洋洋地笑道:“卓美人儿,是不是想拉大便啊?如果我猜的没错,旁边那间应该就是厕所。”

卓云君中午只吃了一颗水果,喝了些水,肚子里没有多少东西,但这会儿很想上厕所,只好被他扶着过去。

程宗扬拉开房门才知道自己猜错了。那个房间何止是厕所,整个房间全部用白色大理石砌成,面积不比卧室小多少。里面的大池子与其说是浴池,倒不如说是室内游泳池。墙边有几张嵌着玻璃镜的梳妆台,似乎是给曾在这里住过的女人用的。

厕所在浴室一角,离房间倒很近。里面不出所料,用的是抽水马桶。出乎意料的是马桶竟然是玻璃的。虽然色泽有些发绿,与窗户用的白玻璃相异,但透明度极高。而且马桶的位置很高,要上两层台阶。坐在上面想不被看到都不可能。至少卓云君看着那个马桶,脸色不是一般的尴尬。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好你个姓岳的!真会玩啊!卓美人儿,坐上去吧!保证比你以前用过的马桶舒服!”

卓云君无言地坐在马桶上,她赤裸的下体浸在淡绿的玻璃中,从外面看来分外白皙。马桶弧形的表面宛如一个放大镜,更将她下体部位放大出来。程宗扬站在下面,能清楚看到她红肿的屁眼儿收缩着,排出一股白糊糊的浓精。

除了精液,卓云君没有拉出更多东西,但她还是坐了很长时间,直到肠道的便意被释放。

程宗扬留意看着房间的设置。厕所的水管是陶制的,埋在墙内,顶端的竹管刚更换过,还是新的。很明显姓岳的没有造出水龙头。无论浴池还是洗手池都是淙淙流动的活水,但他怎么把水引到楼上的,自己就看不出来了。

卓云君从马桶上下来,在池边撩水洗去臀间污物,将雪滑的屁股洗得又白又亮。

接着程宗扬把她推倒在大理石池沿上,从正面又一次占有了她,直到她的蜜穴灌满自己的精液。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