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3章·理想

日影微微西斜。绿柳荫下,小紫穿着浅紫色比基尼,一身清凉打扮,裸露着雪嫩的肌肤。她小巧的鼻梁上架着那副墨镜,一手拿着一杯红茶,嘴里咬着麦秆,舒适地躺在帆布椅上。

躺椅扶手上系着三条皮绳,每条皮绳带着一个翻毛的皮制颈圈,套在一个女子赤裸的粉颈中。

小紫面前并肩排列着三具白滑的肉体。中间是芸娘,左边是丽娘,右边是卓云君。三个美人儿都脱得光溜溜一丝不挂,除了颈中的皮项圈,身上没有一丝衣物。那些颈圈不知是小紫从岛上哪个角落找到的,皮毛已经脱落,又宽又硬的皮革上包着已经褪色的金属钉,三女像母狗一样肩并肩趴在雪白的沙滩上,高高翘起雪臀。

小紫可爱地偏着头,一边含着麦秆吸着红茶,一边伸出雪白的玉足,用趾尖在芸娘臀间拨弄。

芸娘两手撑地,双膝用力分开,敞露出鲜红美穴。白玉般的脚趾在她穴中灵巧地挑动着,将她蜜穴翻开,宛如一朵淫艳的肉花,在阳光下颤巍巍地蠕动。

程宗扬咬牙道:“死丫头!项圈在哪儿找的!”

小紫仿佛没有看到程宗扬阴沉的脸色,她若无其事地吐出麦秆吸管,浅浅笑道:“捡的。好像是拴狗的链子吧,给她们用还挺合适呢。”

程宗扬叫道:“你怎么这么爱欺负人呢?”

小紫笑嘻嘻道:“你那些书里有个好玩的故事,说有个太后生性淫荡,后来国家灭亡了,她就带上儿媳,一个太后,一个皇后,两个人一起在妓院挂牌接客。你猜是不是她们两个?”

“那些胡扯你也信!”程宗扬底气不足地说道:“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人家也不知道啊。”小紫放下玻璃杯无辜地眨眨眼睛,“她们说自己是你叫来的粉头。你知道人家最喜欢又乖又听话的粉头了,就给她们讲故事。她们听了好高兴,答应扮母狗让人家开心。”

小紫扬起右手的柳条,朝身前美妇臀上打了一记,笑吟吟道:“骚婆婆,用力点啊。”

芸娘羞愧地侧过脸,当着程宗扬的面挺起雪臀,用柔腻的美穴套弄女主人的脚趾。

程宗扬生气地抓住柳条,一把夺了过来,丽娘却在旁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程少主……奴家和婆婆是自己愿意的。”

程宗扬看看丽娘,又看看小紫,“死丫头,你又干什么了!”

丽娘连忙道:“真的。”

小紫嘟嘴道:“你自己听见的。”

程宗扬蹲下来在丽娘耳边道:“她讲了什么故事?”

丽娘摇了摇头,她抬起头,神情间没有多少受虐的屈辱,而是一种略显无奈的苦笑,轻声细语地说道:“这位姑娘好聪明,几句话便套出我们的底细,连我和婆婆在画舫接客的事都知道了。我和婆婆只好承认下来,她说自己会编鼓儿词,若是编一个,明天全建康人都会传唱……”

程宗扬忍不住道:“你傻啊!”

小紫是哪种妖精?没有把柄还要制造把柄,她们竟然乖乖把底细都露出来,还不被死丫头抓个结实?

丽娘无奈地说道:“紫姑娘只是玩游戏,奴家和婆婆便陪她开心就是了。”

程宗扬脸色不善地说道:“她要玩,你们就让她玩啊?”

丽娘看出他的不悦,轻笑道:“卓美人儿告诉我,紫姑娘是这里的女主人。奴家和婆婆已经服侍过少主,再服侍女主人也是应该的。”

恐怕卓云君也不明白自己和小紫的关系,丽娘更是错以为自己和小紫是一对夫妻,拿出服侍自己的姿态殷勤服侍。程宗扬气都不打一处来:我有死丫头那么变态吗?

程宗扬刚要开口,远处有人叫道:“公子爷!小侯爷前来拜访!”

小紫哼了一声,“你还怕我把她们打死啊?”

程宗扬心里哀叹,面上却不服软,伸手飞快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口气再酸点都能炒菜了。别乱来啊!我见过小狐狸就回来!”

※ ※ ※ ※ ※

萧遥逸摇着扇子,意态闲适,从外表怎么也看不出他身受六创,到现在还有几处伤口在溢血。

看到程宗扬的花衬衫、大短裤,萧遥逸先是愕然,然后愤然,最后把扇子一收,倒在沙发上叫道:“什么世道啊!我们在外面拼死拼活,当牛做马,程兄却在这里享清福!”

程宗扬剥了颗橘子给他递过去。小狐狸和古冥隐交手时右腕受了伤,别人看不出来,他是知道的。

“好说!我把这岛给你,你把江州、宁州给我,我替你当牛做马去。”

萧遥逸张开嘴让他把橘子扔进来,“吧唧吧唧”吃完,一脸苦恼地说道:“你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我们星月湖两千多名兄弟你替我养啊?”

程宗扬坐下来,“你的兄弟都到建康了?”

萧遥逸道:“本来想给你引见的。谁知道程兄神出鬼没,小弟只好直接请小紫姑娘过去一叙。”

程宗扬也很想见见这几位追随过岳鹏举的星月湖八骏,“反正都在建康,大伙儿再找个时间见面好了。”

萧遥逸摇了摇头,“这次没机会了,他们已经走了。”

“这么着急?”

“六哥受了伤,孟老大、二哥、七哥要找地方帮他疗伤。”

程宗扬讶道:“受了什么伤?建康不能疗伤吗?”

“六哥在京口撞上黑魔海一位幽长老,被他砍伤右手。不过那个幽长老也被六哥和七哥联手砍了脑袋。”萧遥逸拍案道:“这一仗黑魔海多少吃了点亏,也算替哥哥吐了口恶气。”

幽长老这个名字好像挺熟悉……对了,那个倒霉的飞鸟熊藏就是幽长老从东瀛招揽来的。

程宗扬道:“他们见着小紫没说什么吧?”

萧遥逸顿时挑起拇指,眉飞色舞地赞道:“来的时候几个兄长还在担心,怕紫姑娘从小失教,万一成了个野丫头,让我们兄弟愧对岳帅。没想到紫姑娘一出来就把他们都震住了!那模样!那作派!天生的名门淑女啊!”

程宗扬险些噎死。死狐狸,真瞎了你的狗眼,知道你们那位淑女千金这会儿在后面干嘛呢?

萧遥逸喋喋不休地说道:“紫姑娘不但姿容无双,有倾城之色,而且举止斯文,谈吐又温柔又优雅,那风范,连公主都比不上。六哥、七哥也是出身豪门,见到紫姑娘也看傻了。哈哈,五哥那种怪人都忘了装瞎子,连说话都不敢高声,只怕那口气吹得大点,把紫姑娘吹走了。”

程宗扬捂着小腹,像痛经一样咧嘴,无力地点点头。

萧遥逸叹道:“我们兄弟本来商量把手里的产业分成三份,一份是月霜姑娘的,一份给小紫姑娘,还有一份我们兄弟暂时代管,等找到岳帅最后一个女儿再交出来。可小紫姑娘这么温婉的女儿家,水晶一样的美人儿,兄弟们都生出不忍之心,觉得生意这种浊物只怕脏了紫姑娘的手。”

程宗扬倒抽一口凉气,捂着腮帮嘟囔道:“狗日的,这是什么世道!”

萧遥逸关心地问:“程兄,你怎么了?”

程宗扬虚弱地笑了笑,“没事儿,我牙痛……你说那些生意,其实我可以帮忙管啊。”

萧遥逸带着憧憬的微笑道:“这是小紫姑娘的嫁妆,我们兄弟辛苦一些没什么,怎么能让不相干的人来管呢?”

死丫头的嫁妆?白送我也不要!

程宗扬挺起身体,“小狐狸,拿了两个州,心里挺得意吧?”

“秦桧告诉你的吧?”萧遥逸夸张地叹了口气,“得什么意啊,鸟都不拉屎的地界,也亏我这个呆头鹅肯要。”

“你要算呆头鹅,这世上还有聪明人吗?”程宗扬心想:小紫那种妖精不能算人。

萧遥逸冷笑一声,“怎么没有?你可能不知道,谢家的少公子谢幼度星夜兼程,只用六天时间便从长安赶到北府兵大营,当晚拿到北府兵兵权,接着把临川王请进军中,又连夜挥师南下。我们在玄武湖和王处仲打生打死的时候,北府兵的前锋距离京口只有一百余里。谢幼度,聪明人啊。”

“谢幼度?听起来挺耳熟啊。”

萧遥逸冷着脸道:“谢家原本对艺哥寄以厚望。因为艺哥追随岳帅,谢家才把当时才十三岁的谢幼度送往长安,进入皇图天策府学习。谢家这枚棋子放了十年,一出来就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程宗扬点了点头,“怪不得那天在画舫你和萧侯肯退让。”

“退让?”萧遥逸咧了咧嘴,“退是退了,让却未必。说实话,那天是王老头放了我们一马还差不多。”

看到程宗扬的疑惑,萧遥逸解释道:“那天的战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说是我们胜了,上万水师都给王处仲陪了葬。在画舫上,咱们还剩几个人?”

这个程宗扬知道,除了自己所乘的最后一艘走舸,上百艘水师战舰尽数葬身湖底。最后登上画舫的只有十几名军士和云家的水手。

萧遥逸道:“家父与王处仲交手被噬伤,到现在还没复原。我更惨,那会儿能站着就不错了。你不会真以为王谢两个老家伙在船上没有安排吧?嘿嘿,我这会儿老实告诉你,如果当时不是四哥出来,打死我也不会靠近画舫!就我们父子两个,不够他们一锅烩的!”

程宗扬登上画舫时根本没多想,这会儿才意识到,当时如果只有萧家父子,他们重伤之余,被王谢两家联手当场翻脸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很大。至于云家,只要手里握的两张牌不丢,未必会为萧氏父子的生死与王谢硬拼。倒是斯明信的出现,给了萧家父子一线生机。这样想,萧侯的退让并不奇怪,奇怪的倒是王谢家族为什么不趁机赶尽杀绝?

听了程宗扬的疑惑,萧遥逸叹道:“你若要说他们两个不是好杀之人,我还真信。不过真让他们投鼠忌器的,就是程兄你了。”

程宗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重要,不禁有些飘飘然,咧开嘴笑道:“是吗?”

“可不是嘛。为什么我和云老爷子非要死乞白赖拉上你?你身边的秦桧、吴三桂都是硬茬啊。你们在此战中没有全力出手,保留了实力,王谢敢硬吃我们萧家,恐怕你第一个不同意。你如果翻脸,云家是帮你还是帮他们?王老头嘴巴再大,那会儿也不见得能把咱们一口全吞了。说到底,程兄是生面孔,王谢两个老家伙算不准你的反应,才宁肯求稳放我们一马。”

程宗扬明白过来,叫道:“原来你拉我是拿我当挡箭牌啊?”

萧遥逸嘻笑道:“程兄面子真够大的,王老头也肯买账。不过程兄帮我最大的一个忙还不是这个。”

“还有什么?”

“徐老头的五百个大和尚。”萧遥逸道:“徐老头知道灭门的消息,九成是谢家透的风声。借徐老头的刀,把桓家、张家和我们萧家一网打尽,手上还干干净净,王谢两家设的好计啊。如果不是你让会之把人从张少煌手里要过来,天知道徐老头会干出什么事来。”

徐敖宅中的命案现场程宗扬去过,死者并没有徐敖的儿子。但无论徐度还是徐敖都认为那个婴儿已被张少煌和桓歆杀死。听到司空徐度索要徐家唯一的小孙子,程宗扬立刻让秦桧去找张少煌。如果真和张少煌有关,程宗扬有八分把握他不会下手。这位国舅虽然纨绔了些,但并不残忍。

这一着完全是赌博,如果那婴儿真的死了,什么都不用说,大家准备好再跟徐度的私兵硬拼一场,五百精壮和尚虽然不是太多,但大战之余舟楫无存,大家连逃命都危险。幸好众人还有些运气,秦桧找到张少煌,果然是他那天见桓歆杀红眼,悄悄把孩子藏了起来。这时秦桧一张口,毫不费力就把孩子要了过来,将迫在眉睫的一场大难化为无形。

程宗扬越来越佩服王谢那两个老家伙,不动声色间操控了整盘棋局。自己被当成盘中棋子,被人搬来搬去竟然毫无知觉。他苦笑道:“你们这些死政客,十二生肖都是属狐狸的。我这老实人跟你们玩,只有吃亏的份儿。”

萧遥逸酸溜溜道:“我们几家打生打死,程兄在中间混得风生水起,竟然还说吃亏?萧家、云家跟你算是过命的交情,徐老头这回大大承你一次人情,再加上今天在丞相府能谈出结果,跟程兄也脱不了关系。往后王家和谢家对程兄高看一眼,那也不用说了。”

萧遥逸靠在沙发上,长叹道:“刚才你说的,如果真能跟你换换,我还真想呢。”

“真是这样吗?哈哈!”程宗扬大笑两声,“看来我的生意前途有望啊。”

萧遥逸没有作声。他满眼留恋地抚摸着沙发,过了一会儿道:“去光明观堂的事,只怕要往后推些时候了。”

“怎么了?”

萧遥逸道:“明天我会移交禁军指挥权,届时禁军和水师的精锐会跟我们去江州。”

程宗扬一怔,“你要走?”

萧遥逸苦着脸道:“你以为我想啊?奶奶的,谢幼度在京口摆下阵势,我不趁这机会风风光光离城,难道灰头土脸地让谢小子打出去?”

程宗扬皱起眉头,“你带那么多兵,他们愿意吗?”

“就算我不带,他们也要清理。我把精锐带走,大家都省事。剩下的老弱就地解散也酿不出什么祸事来。”萧遥逸半是苦笑地说道:“怎么样?这次晋国世家大战,建康人一个都没伤到,我答应你的做到了吧?”

程宗扬安静一会儿,抬起头,“你真打算要干了?”

萧遥逸沉默片刻,缓缓点头。

“你那点心思瞒得过王丞相和谢太傅?”

“瞒不过。”萧遥逸道:“也不用瞒。”

“是吗?”

萧遥逸淡淡道:“因为根本没人信。”

他站起来,望着别墅的陈设,慢慢道:“王丞相和谢太傅再聪明,也以为我们父子只想当权臣。借助星月湖的势力,不过是作为自己的私兵。他们两位都是博古通今的聪明人,要对付一个野心勃勃的权势家族,有的是办法。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就是我们父子据地称王,以他们两个的权谋,算不得什么大事。”

程宗扬不得不同意小狐狸的分析。造反这种事别人也许畏之如虎,但能让王谢两位应付不来的,只怕还没有。

“正因为他们是博古通今的聪明人,他们才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父子要的不是这些。”

程宗扬深深望着他,“你想要什么?”

萧遥逸笑了笑。

“我有一个梦想!”他一手放在胸前,带着一丝几乎看不出的忧伤说道:“我梦想,世间再没有垄断权力的世家豪族;我梦想,丞相的儿子和渔贩的儿子不会再有身份的区别,城楼上的士卒与王谢家族子弟一样能成为叱咤风云的将军,朝堂上的峨冠博带也不再是士族的专属;我梦想,决定每个人前途的不再是出身的郡望门第,而是每个人的智力和才干。”

萧遥逸说这番话时声音并不高,也不激昂慷慨,但以往的飞扬跳脱全都消失不见,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那是一种可以为理想献身的光芒。程宗扬从未想过会在这只小狐狸身上看到。

程宗扬忍不住道:“岳帅都教了你们些什么?”

萧遥逸道:“他告诉我们很多。其中一个就是这个上古圣哲的梦想。他说,一个人的成就与地位不应该受出身的束缚。他说应该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在那里贤者得其位!”萧遥逸停顿了一下,“而愚者受其惠。”

程宗扬可以想象岳鹏举说这番话的神情,但自己丝毫没有他那样的信心。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对程兄另眼相看了吧?”萧遥逸微笑道:“当日在车中,程兄待手下如手足,大有岳帅所说的圣贤之风。嘿嘿,看程兄的神情,对岳帅这番话似乎不陌生啊。”

程宗扬苦笑道:“这个梦想我确实听过,但我没有听过成功的例子。一般来说,你老爸当过官,机会就比别人多好几倍。如果当过大官,那就更不得了了。”

萧遥逸微微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

“鸡和鹅哪个大?”

“鹅吧。”

“错了。”萧遥逸道:“鸡比鹅大。因为鸡有漂亮的冠,应该加分,有好看的鸡尾更应该加分。”

“干,这算什么!”

萧遥逸笑道:“好了,我再问你,天鹅和鸡哪个大?”

程宗扬反问道:“你说呢?”

“天鹅大。因为天鹅比鸡大得太多,鸡再加分也没天鹅大。你明白了吧?”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似乎有点。”

“世家门阀,就是姓王的鸡永远比天鹅大。”萧遥逸道:“我没想过一次革除所有弊端,但只要给寒门的天鹅一个机会就是好的。姓王的鸡可以比鹅大,但不能比天鹅还大。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何至于此!”

程宗扬有些明白了他的理念所在。第一个着手打破士族门阀垄断的,竟然出自正宗高门的兰陵萧家,真是莫大的讽刺。

程宗扬试探道:“其实你可以去宋国,那边好像没什么门阀。”

萧遥逸毫不犹豫地摇头,“我们去宋国只能作为客卿。况且这是我的家。我不希望它无可救药地烂下去。”

程宗扬不再劝说,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江、宁二州所有官吏尽数罢黜,一律由考试决定。”

“考试?”程宗扬怔了一会儿,“你是说科举吧?”

“不只是科举。”萧遥逸神情认真而严肃,“唐、宋两国科举只定官,不定吏。比如知州由科举出身的士人担任,知州下面的胥吏却有世袭的、推举的、派定的,不仅良莠不齐,而且弊端丛生。江、宁二州所有官吏职位都对平民开放,考试内容也不限四书五经、诗词歌赋。数算、技艺、辩才都在其中。”

萧遥逸冷冷道:“像谢二那种饭桶,未必能考过我们家萧五。”

小狐狸这一手如果使出来,得罪的人可真不少。谁能想象让王子猷、谢万石那样的名士去考试呢?如果不考试就没官做,就动摇了世家门阀的地位。

程宗扬打起精神,“说起宋国,你要想清除世袭的官僚,我倒有个办法。”

“哦?”

程宗扬笑道:“学晴州嘛,晴州人不愿意当官。听说那里的孩子读书都只读商家和法家的书。”

萧遥逸哂道:“晴州的官儿都是商会指派的,当然不值钱了。学晴州,那叫前门驱狼,后门进虎。商会都是吸血蝙蝠,吸起血来比我们世家还要狠。毕竟我们还要讲一点道义,他们的道义全是幌子,眼里只有利益。我告诉你,你要去晴州开商号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别让他们连皮带骨吃了。”

程宗扬点点头,“我会当心的。”

萧遥逸从袖中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递到他手中。

“这是什么?”程宗扬举起来看,那东西长如手指,竟然是一颗古怪的牙齿,齿尖有一个细细的小孔。

“记得我小时候被鬼吓过吧?这就是那鬼掉下来的牙齿,给你做个念想。”萧遥逸说着站起身,张开手臂。

程宗扬戒备地说道:“什么意思?”

萧遥逸用力给了他一个熊抱,低声道:“别光记着数钱,记得到江州找我!还有,别欺负小紫!你要敢欺负她,我跟你没完!”

程宗扬叫道:“那她要欺负我呢?”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程宗扬狠狠拍了拍他的背,痛得小狐狸龇牙咧嘴,警告道:“不要锋芒太露了。你要做的事,一百年都做不完。急不得。还有!别想拿颗鬼牙来打发我!在江州城给我留块地,我要最繁华的地段!妈的,王谢那两个老狐狸亏我的,你这小狐狸要给我补出来!”

萧遥逸放开他,意气风发地说道:“来吧!到时候你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江州和宁州!”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