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0章·定盘

“全力划桨!”

船上的指挥官在暴雨中高声呼喊。桨手奋力扳动桨棹,试图逃离船下越来越大的漩涡。

天空像奔腾的天马驰过般,响起连绵的雷声。每一声惊雷都伴随着一道致命的闪电。

一艘艨艟被闪电击中,拦腰断成两截,旋转着沉入湖底。接着一条海船被巨手一样的浪头掀起,轻易被抛入漩涡深处。甚至连仅存的一条飞凫也难逃厄运,狭长的船身腾起白色的火焰,直至沉入水下还在熊熊燃烧,像一支浸在水中的火柱,直到化为灰烬。

越来越多的舰船碰撞在一起,装有龙牙的云氏海船成为碰撞的胜利者,但随着船只越来越多地被卷到漩涡底部,这些幸存者迟早会在碰撞中同归于尽。

漩涡轻易吞下一整艘城池般的楼船,折断的船体、漂浮的桨棹、水中死去或是活着的军士……都被漩涡无情地吞没。

末日般的景象中只有一条走舸逆流而行,沿着漩涡漏斗状的边缘,一点一点向上爬升。

“滚开!”云丹琉踢开那名指挥官,一把抢过尾舵,厉声道:“听我的!左桨手正划!右桨手逆划!一!”

指挥官叫道:“船会失衡倾覆!”

“在我手里就不会!”云丹琉厉声道:“二!秦桧!吴三桂!谁不划立刻把他扔下去!我的船不带废物!”

秦桧和吴三桂齐声应道:“是!”

“三!”云丹琉扳动尾舵,整条斗舰猛地一震。船身旋转着,船头抬起,攀到上一层的涡流中!

程宗扬和萧遥逸对视一眼,小狐狸做了个鬼脸,然后张了张嘴巴用嘴型说道:“男人婆!”

云丹琉喝道:“反过来!左桨逆划!右桨正划!一!二!姓萧的!不想被扔到水里就去擂鼓!”

“哎!”萧遥逸收起嘴脸,跑过去擂鼓。程宗扬赶紧抢过一支桨拼命划着,免得被这位脾气不好的船长赶到水里。

一道闪电击下,将后面一条海船化成火球,几个剽悍的水手浑身是火地跳进水中,接着又被漩涡吞没。

暴雨打得人眼睛都睁不开,黑沉沉的漩涡像怪兽张开的巨口迅速扩大,追逐着颠簸的走舸。闪电像飞舞的银蛇,在乌云和湍急的湖水间纵横交错,映出一张又一张惊惶的面孔。

云丹琉高挑的身影立在船尾,鬈曲的长发被暴雨打湿,她胸部高高耸起,贴身的银鳞蛟甲勾勒出胴体美好的曲线。一道闪电划过,在云丹琉微蓝的瞳孔和精致的银鳞细甲上映出耀眼的光芒。

在她身后,船只燃烧的烈焰在漆黑的天幕上不住腾起,头顶是交织如网的闪电。船只焚烧折断的巨响,军士在漩涡中挣扎的惨叫声,与暴雨连成一片。

云丹琉不理不顾,美目紧盯着船头的波浪,一脚踩着船尾,碧蓝的长裙湿淋淋贴在浑圆的大腿上,另一条雪白的长腿笔直伸出,蹬住装舵的尾杆,双手用力扳动船舵。

“全部正划!一!二!三!”

娇叱声中,走舰挣扎着一点一点从漩涡中划出。

天际的闪电似乎注意到这个幸存者,几乎所有的电光同时击来,只要一半能够击中,巨大的能量足以把整条走舸和船上所有的人都变成白灰。

云丹琉双手扳紧尾舵,敢在任何逆境中操舟的她也无法应对根本没有规律可循的闪电。此时周围已经没有别的船只,雷电再打下来,这艘船定然无幸,船上众人清楚意识到这一点,心笔直往下沉去。

危急中,程宗扬突然跃起,扑进舱内。

“干!”

闪电击下的刹那,程宗扬大叫一声。

一道白光从舱内飞出。萧遥逸的龙牙锥穿透甲板,旋转着飞上天际。

无数电光交织在一起,在头顶的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镂空光球。光球正中,那只龙牙锥吸引了全部闪电,莹白的龙牙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整个天空的闪电都集中在头顶,众人都扬起头,看着电光纵横交织的一幕,眼中充满敬畏,更充满恐惧。谁也不知道这支龙牙锥能支撑多久,更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

交织的闪电跳动着,仿佛被这只龙神的牙齿全部吸入。龙牙锥身光芒越来越亮,在浓黑的乌云和激荡的湖水间镀上一层肃杀的寒霜。

萧侯踏前一步,张手带着一股狂猛的罡风朝王处仲颈中抓去。

满头白发的王处仲皮肤迅速干枯,紫黑色的血管在皮肤下蚯蚓般胀起。他不屑地一甩头,如雪的长发甩起,化去萧侯凌厉的罡诀,一边击鼓长歌道:“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这是《击鼓》一篇的末章,叹息离别太久,生时再难相见,叹息相隔太远,曾经的誓约终成空话。

萧侯略微一退,接着化掌为指,击开王处仲周身涌动的气劲,一指点在王处仲颈后。

“噗”的一声,画舫上那面染血的皮鼓被龙牙锥锥尾击破,暴风骤雨般的鼓声哑了下来。

王处仲脖颈被萧侯指锋刺穿,涌出一团黑气。他身形诡异变化一下,颈后仿佛突然间伸出一只苍黑的狼头,狠狠咬在萧侯指上。

萧侯退开几步,白衣渗出一丝血迹。

王处仲一锥击在鼓上,已经破裂的皮鼓发出暗哑的鼓声,回荡的长歌无限苍凉。

王处仲丢开龙牙锥,挽住旁边的美妓,盘膝坐在鼓前,虽然席地而坐,却傲如王侯。他白发萧然,虬屈的血管在皮肤上迅速扩张,眼中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他所有的生命力都注入击鼓的龙牙锥中,然而此时,那支吞噬了他生命的莹白锥身正一点一点解体。

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在王处仲背后的空气中,空间随之扭曲变形。一旦他兵解成功,不仅这条画舫,只怕整个玄武湖都无人能够再活下来。但唯一能阻止他的萧侯被他的妖狼一顾噬伤,舫上名士虽多,再无一人能阻止他。

王处仲没有理会众人一眼,低头朝身边的美妓笑了笑,衰老的面孔流露出几分年轻时的照人神采,然后低声道:“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

美妓嫣然而笑,垂首依在他怀中。

蓦地,一道寒光流星般闪过,王处仲苍白的颈中绽出一道血痕。他眼中妖异的光芒闪动了一下,随即失去光采。

那个黑色漩涡还没有完全成形,随着寒光划过,扩张的漩涡停滞下来,然后向内塌陷,迅速收拢成针尖大小一点,最后消失无痕。

就在异变发生的同时,远处湖面上,吸引了无数闪电的龙牙锥突然间迸碎开来,锥身化成无数耀目的星光,带着长长的尾焰朝天际四散飞溅,将湖水烧得沸腾一般。

走舸上所有人都张大嘴巴,望着这辉煌而残酷的一幕,几乎无人察觉,一个幻影般的身影在此时飘入精阁。

来人手中握着一支奇异的翼钩,一钩挑断王处仲的脖颈,接着一手抖开皮囊,脚尖一挑,将王处仲的头颅挑起,落进囊中,手指顺势一拧打好丝结,翻手将皮囊背到背上,丝毫不停地穿过精阁。杀人、夺首、远飏,都在一瞬间发生,快得让人看不清他的影子。

“幻驹!”席间一声厉喝,却是一直从容自若的谢太傅。

那身影在精阁的轩窗停了一下,无奈地落下来,回身向太傅施了一礼,“世伯。”

那人三十多岁年纪,脸色阴沉,面容一见就让人颇为熟悉,但转眼就想不起来。

谢太傅沉着脸道:“艺儿呢?”

那人避开他的目光,半晌才道:“三哥过世了。”

谢太傅静默地拿起茶盏,缓缓饮了一口,却连茶盏是空的都没意识到。

湖面恢复平静,仅存的走舸向画舫驶来。萧遥逸扯住程宗扬,一叠声问道:“我的龙牙锥呢?我的龙牙锥呢?”

程宗扬实话实说,“没了。”

萧遥逸叫道:“好端端的怎么会没了!”

程宗扬也说不出来。他用龙牙锥引开闪电,完全是出于偶然。突如其来的天地巨变、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这一幕太眼熟了,让他险些以为是谁把南荒的龙神给召唤来了。

程宗扬并没有看到王处仲用自己赠送的龙牙锥击鼓,只是那会儿捞根稻草都指望它能救命。要应付雷击,避雷针倒是件好东西,但是眼看着雷都要劈下来,再准备也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想起舱里那支龙牙锥。既然龙神有驭使雷电的本领,龙牙说不定也有点什么用处。

结果雷终于没劈下来,龙牙锥也丢了。虽然程宗扬表示这根龙牙锥救了一船人的命,用处很大,相当值得,但萧遥逸照样心痛得要死,非让程宗扬再赔他一支。

程宗扬被他纠缠不过,忽然手一指,“那是谁?”

萧遥逸叫道:“不就是秦桧吗!你把我的东西弄丢了!赔我!”

“我说那个!船上那个!”

萧遥逸回头一看,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四哥?”

美妓抱着王处仲无头的尸身,坐在鼓架前。鼓上献祭的鲜血已经干涸,随着破碎的鼓面微微摇晃。

这个棘手的大麻烦让王侍中、周仆射都感觉满手都是刺。

一向自诩名士、不务正业的王子猷却一点不在乎地凑过去,认真道:“知道吗?你唱的礼乐错了一个音。”

庾氏没有理他。

王子猷自顾自哼道:“天命有晋兮,穆穆明明——这样唱才对。”

“晋室有何穆穆?有何明明?”

王子猷哑口无言,过了会儿道:“你挺胆大啊,抱着这个东西也不怕。刚才谢二醒过来,朝这儿看一眼,又昏过去了。啧啧,这个老家伙有什么好的?”

“王子猷,我知道你。”庾氏望着怀中的尸身,美目波光微转,口气平淡地说道:“我出身高门,十四岁嫁给东海王为正妃。”

东海王是晋帝继位前的封号,她这样说无异于坦承自己的身份。王子猷脸上无所谓地嘻笑着,背后却出了一层冷汗。其他人都在考虑这句话最好装作没听到。

“那些年我只见过这一个男人,以为天下的男子都无能无趣。”庾氏搂紧王处仲的尸身,柔声道:“直到遇到他,我才知道世间的伟丈夫。”

王子猷感觉芒刺在背,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要插这手。

她闭上眼,轻声道:“那天他闯进我住的地方,把我按在榻上……被他进入的一刻,我突然想起前生……他赶走我身边的宫人,因为我的一举一动,她们都要监视……后来我一句话,他就遣散了所有姬妾……”

庾氏低叹道:“这些我都想了起来。可世上那么多人都不让我们在一起。你呢?”

一向自负率性而为的王子猷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庾氏站起身,抱起因为衰老而变瘦的尸体,低声唱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画舫上,两个相拥的身影落花般坠入湖中。

没有一个人试图去救。对于一个已经死过的人来说,死亡是最好的归宿。不少人都暗自庆幸避免了一桩大麻烦。更多人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似乎那个女子从来没有出现过。

※ ※ ※ ※ ※

走舸靠近画舫,众人登舟上船,唯一一名幸存的斗舰指挥官挺直身体,双足一并,“唰”地向那个背着翼钩的汉子敬了个礼,开口道:“斯中校!”

那名汉子微微点头,接着萧遥逸钻过来,和他勾肩搭背溜到一边,鬼鬼祟祟不知说些什么。

“滚开!”云丹琉毫不客气地赶走仆役,命令自己手下几名光头大汉先占了舵位,把航行权控制在自己手里。

秦桧先一步折返,低声向程宗扬说了舫上的经过。王处仲与萧侯对奕不胜,击鼓而歌,一曲白头,最后兵解不成,被人一钩斩首。

“王处仲虽然死了,我看这事儿还没完。”秦桧耳语道:“那些世家人脉深厚,未必会向萧侯低头。”

“手里没兵他们还能干什么?除非他们有胆量把萧侯暗算了。”程宗扬哼了一声,“我看那位丞相难有这个胆量。”

“还有徐度。”

“哦?”

秦桧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程宗扬想了一会儿,“这事你去办,他们几个都认识你,利落点!别耽误!”

秦桧应了一声,正要离开,又停下来,“我们支持哪一边?”

程宗扬苦恼地摸着下巴,“从利益来说,当然是云家,可临川王那孙子太靠不住,而且实力不济。小狐狸这边又实力太强,跟他们合作,我怕被他们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更要紧的是……”

程宗扬叹了口气,“咱们的意见连屁的份量都没有。”

秦桧一笑,“云家势弱,才更需要盟友。况且最要紧的两人还在他们手里,全胜虽然未必,小胜却有可期。”

秦桧离开办事,萧遥逸神采飞扬地出来,一手挽着那汉子朝程宗扬道:“这是我四哥!八骏之一,幻驹斯明信!”又对斯明信道:“这是程宗扬,跟我嫡亲兄弟一样!三哥的骨灰是他背回来的,小紫姑娘也是他千里迢迢带到建康的!四哥你就不用多礼了,我已经代咱们兄弟向他磕过头了!”

星月湖八骏自己已经见过一半,孟非卿沉稳凝重,谢艺从容温和,萧遥逸风流潇洒,这个斯明信却阴沉内敛,让人见了就心生寒意。

程宗扬寒暄几句,指着他背后的皮囊道:“那是什么?”

斯明信冷冷道:“王处仲的首级。”

那家伙声音冷到骨子里,程宗扬有心接口却打了个寒噤。

萧遥逸在旁笑道:“我已经听说了,四哥砍下王处仲的首级,然后一个穿云脚,挑进皮囊。看来鞠术大有长进啊。”

斯明信阴沉的面孔露出一丝笑意,“十月二十一山岳正赛,你来不来?”

“当然要去!在晴州还是临安?”

“晴州。”

看着他眼中异样的光采,程宗扬明白过来。这家伙和谢艺一样,也是个蹴鞠的狂热爱好者,简单说就是球迷。

程宗扬堆起笑容,“斯兄来得真及时。一举斩杀王处仲,立下大功。”

萧遥逸重重拍了他一掌,“少来了!一脸假笑!你以为四哥是等咱们打完才出来抢功劳的吗?四哥连夜赶了三百多里路,好不容易才赶到建康。嘿嘿,你不觉得今天王处仲有张王牌没打出来吗?”

“你说黑魔海?”

湖上鏖战时程宗扬已经有些怀疑,王处仲在湖中埋伏下自己的荆州私军,又借丞相王茂弘的手把满朝大臣邀集到玄武湖,显然是定在今日出手。结果萧氏父子抢先一步,先是夺宫,接着挥师入湖,双方一场恶战。

王处仲既然与黑魔海勾结,为什么这种要命关头,黑魔海却只有一个古冥隐在撑场面,还病急乱投医地把东瀛忍者当作援军?黑魔海能把手伸到南荒去,没道理在建康会来不及插手。如果不是黑魔海临阵放弃了王处仲和自己潜伏晋宫多年的古冥隐,就是他们想来却来不了。

“不错!这会儿大哥孟非卿、二哥侯玄、五哥卢景、六哥崔茂和七哥王韬正在百余里外的京口截杀黑魔海的妖人。”萧遥逸笑道:“王处仲已死,建康这一战又是我们星月湖赢了。”

程宗扬终于放下心事。晋国朝局究竟落在萧家还是云家手里,对自己来说只是左手和右手的区别。除非……徐老头真的孤注一掷,用他的五百精兵跟大家拼个同归于尽。他在心里暗道:有自焚倾向的人有王处仲一个就够了,徐老头千万不要失去理智啊。

一名仆役过来,垂手道:“谢太傅、桓大司马、徐司空、王侍中、周仆射、丞相大人有请。”

萧遥逸搭住程宗扬的肩,意气风生地说道:“走吧!谈判桌上,我要捞得比战场更多!”

※ ※ ※ ※ ※

谈判在舫顶的精阁进行,济济一堂的贵族重臣大都回舱休息,阁内只剩下六位职位最高的大臣。

丞相王茂弘与谢太傅居中而坐,王侍中、周仆射分别坐在左右,然后是桓大司马和司空徐度。

左侧席位坐着少陵侯萧道凌,身后是萧遥逸。云苍峰在右,身后是云丹琉,六大臣对面,则是一脸旁观表情的程宗扬。

萧侯是此战的胜利者,虽然参战的水师全军覆没,但禁军和石头城大营主力犹存,牢牢把建康控制在手中。

云苍峰本来没有资格在此落座,但他今日不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现,而是担任临川王的使者,手里更握着晋帝和太后两个份量极大的砝码,当仁不让地占据一方。

相比之下,程宗扬纯粹是看热闹的。他之所以能坐在这里,是因为萧家和云家双方都要求他出席。

在程宗扬的理解里,这次谈判说得文明点,是战后新秩序制定协商会议。坦白点说,就是分赃大会,在谈判桌上划定各自的利益范围。

王处仲、萧家、云家三方打得一塌糊涂,败的固然是惨败,胜的也是惨胜。如何把带血的付出转化成看得见的利益,并不比战场轻松。

程宗扬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望着王茂弘。如果让他来判断,这场大战,丢分最多的就是这位以昏愦自居的丞相大人了。

王处仲是琅琊王家的人,按照谋逆灭族的律条,王茂弘已经可以算死人了。

至于其他几位,桓大司马偏向萧侯一边,已经是露骨得不能再露骨,就差没在脸上贴出字来。谢太傅自从得知谢艺的死讯就神情不豫,他和王侍中、周仆射几个应该是执中派。徐度冷眼旁观,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在座的都不是俗人,不需要绕什么圈子。萧侯首先开出价码:废帝、推立新君、列建康周边六州为军镇。

到了谈判桌上,云苍峰神情间再没有一丝犹豫,沉声道:“陛下失德,群臣自有公论。若是废去帝位,当由群臣推举新君,进呈太后定夺。”

萧遥逸叫道:“云三爷说的是!请太后立刻还宫,策立新君!”

双方一开口就短兵相接。大家一致同意废去晋帝,但云苍峰拿出定例:新君必须由太后决定。萧遥逸则要求太后尽快还宫。反正内外宫城都在禁军控制下,只要太后在手里,想立几个新君也只是多费几条黄绸诏书的事。

云苍峰避实就虚,没有在太后还宫的问题纠缠,接着抛出自己条件:效仿晴州港的例子,列京口为商镇!

这一下连王文度也坐不住了。晴州港是宋国最大的海港,虽然由宋国派遣知州,但实际上只是虚职。晴州的政务、商业甚至军事都由城中最大的几家商会操纵。历代宋主都竭力想收回晴州的控制权,但晴州不仅富甲天下,重金聘请的雇佣兵更是强猛善战。因此晴州虽然名义上是宋国一州,实际上却是国中之国。

双方都寸步不让,一番唇枪舌箭、争吵不休,萧遥逸和云丹琉还几乎动了刀子。

程宗扬看得有趣,他心里有数,云家其实已经退让,所谓让太后定夺只是讨价还价的筹码,真正的目的还是要京口的商镇,为此不惜摆出翻脸的架势。毕竟他们手里握着两张王牌,真要甩牌不玩了,大家都不好收场。

萧家要的则是六州军镇。萧侯的提议顾及了朝中重臣和几大世家的利益,只要求建康周边六州。他们已经控制建康最重要的两支军队,周围再无敌手,这样的价码只是在名义上确定自己的势力范围。

王侍中和周仆射都露出焦躁的表情,桓大司马傲然而坐,眼角不时瞟着司空徐度。谢太傅不动声色,中间的丞相王茂弘拿着羽扇,似乎昏昏欲睡。

等两边吵得差不多了,王茂弘放下羽扇,低低咳了一声。

众人立刻住了嘴,目光朝他的位子望去,连萧侯也不例外。

虽然不少人都说他年老昏愦,但对这位三十岁为相,一手拥立三位君主、辅政三十余年,门生故吏满天下的丞相大人,没有人敢轻视。

“陛下失德只是传言。”

王茂弘一开口,就给了众人当头一棒。无论是萧家还是云家,都把废帝放在最前面,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如果陛下没有失德,他们有什么理由跑来造反?

王茂弘似乎没有看到双方难看的表情,一手抚着膝盖,慢吞吞道:“昨晚妖人扰乱宫禁,以致陛下、太后受惊,幸好少陵侯率军士斩除妖人,拱卫台城。云氏虽是布衣,但常怀忠义,闻说宫中有变,亲领家仆赴难,救陛下于二宫之间……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

程宗扬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这些事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呢?

萧遥逸锋芒毕露地问道:“敢问丞相大人,作乱的妖人是谁?”

“太初宫内宦,古冥隐。”王茂弘慢慢道:“驸马都尉、汉安侯王处仲。”

萧遥逸还要再说,却被萧侯拦住。如果王茂弘只说古冥隐,萧侯当场就要翻脸。他同意公开王处仲,等于将整个琅琊王家这个晋国第一世家都置于叛逆的阴影中,已经做了极大的让步。

“谢太傅,诏书该如何写?”

谢太傅道:“如今两寇已经伏诛,既然太后、陛下无恙,可罪止其身。”

程宗扬听出来了,他们的意思是把罪责都推到死太监和王处仲身上,萧家和云家都护驾有功。问题两家要的可不是这么点功劳。虽然谈判就是杀价,但王茂弘这价也杀得太狠了。一人一根棒棒糖就把两家给打发了。

萧侯冷冷道:“听说临川王准备赴京面圣请安。”

谢太傅淡淡道:“多半是传言有误。临川王奉诏犒赏边军,已于昨日傍晚亲赴北府兵营中。”

此言一出,萧侯瞳孔顿时缩紧。对面的云苍峰面无表情,显然早已知晓。

谢太傅说得虽然含蓄,其实是告诉众人,临川王已经被北府兵囚禁起来。同时暗示,北府兵的军权已经易主。

萧侯反而平静下来,淡淡道:“既然有诏书命临川王犒赏边军,想必禁军的赏赐是由王丞相和谢太傅亲自发放了。”

程宗扬暗暗叫绝,萧侯这是图穷匕现,准备把王谢一网打尽了。

王茂弘忽然双眼一睁,昏昏欲睡的眼眸瞬间神光逼人。萧侯夷然回视,雪白的长袍缓缓涨起。

对峙中,谢太傅低叹一声,“桓大司马?”

桓大司马本来与萧侯联盟,但听到北府兵囚禁临川王,不禁犹豫起来。半晌他下定决心,哈哈一笑道:“不若由桓某代二位犒赏吧!”

盟友倒戈,萧侯冷哼一声,鼓胀的白袍慢慢恢复原状,起身道:“苦恨年年压金线,尽为他人作嫁衣!”说罢拂袖而去。

云苍峰起身一笑,“丞相风采,草民钦佩得很。”

王茂弘慢吞吞道:“国有三宝,大农、大工、大商。云氏商贾传家,也是济世养民之一端。朝中已经商定,将开凿广阳渠,到时还要云氏多多报效。”

云苍峰衣袖微微一抖,良久施礼道:“多谢丞相。他日有缘,再来聆听大人教诲。”

广阳渠是沟通大江与云水的主渠,云氏长久以来就希望能将大江与云水连接起来,让云家的船队能够直接从建康驶入东海的富庶之地。但这样的工程太过浩大,朝中商议多次都未能确定,没想到王茂弘却在这时提了出来。

萧家和云家都退出谈判,桓大司马有些无趣地左右看了看,正撞上徐度的视线。两人目光相触,在空中迸出一道火花。

程宗扬起身笑道:“徐老爷子,你说巧不巧!我有个朋友前两天捡到一个小孩,听说竟然是司空大人的小孙子,如今骨肉可重逢,真是一大喜事,哈哈哈哈!”

徐度手中酒觥一抖,酒水泼洒出来。

程宗扬看着对面的王茂弘和谢太傅,心悦诚服地说道:“王谢世家,人物风流,在下今日才领教了。果然名不虚传。告辞!”

说着他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拿出一个皮夹,掏出几张削好的竹片,满脸堆笑地一人递了一张,“喂,各位有钱的大人!小号这几日就要开张,到时请各位多多赏光啊!只要拿我的名片,全部八折优惠!”

【第十八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