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76章·大局

一叶扁舟离开楼船,舟上一个白袍男子负着双手,后面跟着两名亲随,泛水而来。他四五十岁年纪,鬓角华发初生,颔下一丛长须墨染一样乌黑,双目犹如紫石,神情不怒自威。舰队上林立的军士望着他孤舟驶过,都鸦雀无声。

“这是令尊?”程宗扬看看舟上的男子,又看看萧遥逸,嘴里啧啧两声。

萧遥逸嘟囔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长得像我娘不行啊?”

程宗扬同意地点点头,“你娘肯定是个出色的大美女。”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深居简出的少陵侯。看到那些士卒的眼神,他才明白萧遥逸哪里来的信心。那些士卒如同最忠诚的士兵望着自己的统帅,眼中充满崇慕和热情。仿佛只要他一个手势,就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他去死。原来萧侯在晋国军中的威望,才是小狐狸最大的本钱。

萧遥逸哼了一声,望着扁舟的眼睛露出一丝关切,显然萧侯亲自出面在他意料之外。

扁舟靠近画舫,舫上的仆从连忙放下舷梯。梯尾还未触到舟上,萧侯一脚踏出,仿佛踩到虚空中的台阶般悬空升起,接着从容踏在梯上。

舫上诸人被王茂弘一喝,与桓大司马一道主张废帝的大臣都面露尴尬,讪讪不敢作声。这时见到白袍男子上来,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连忙上前施礼,“萧侯爷!”

阁中诸人纷纷迎上去,只有王茂弘、谢太傅、侍中王文度坐着不动,连桓大司马和周仆射也起身向那男子揖了一礼。

少陵侯萧道凌踏入精阁,淡淡向众人还礼,然后拱手道:“谢太傅,丞相大人。”

“坐吧。”王茂弘揉了揉眼睛,慢吞吞道:“萧侯好雅兴,天高云淡,来湖上踏秋。”

“踏秋不敢。”萧侯道:“不过整日睡思昏沉,今日突然兴起,欲寻人对弈一局。”

谢太傅拿起一柄羽扇慢慢摇着,“不知萧侯欲与谁人对弈?”

“当然是执棋之人。”

萧侯旁若无人地走到精阁一角。这边一名门客正与王处仲对弈,盘上黑白混杂,门客一条大龙被黑棋围杀,局面岌岌可危。见萧侯过来,那门客连忙起身施礼,垂手退到一边,王处仲却抱着一名美妓,注视着棋盘,似乎不知道对面已经换人。

萧侯袍袖一拂,盘上百余枚棋子“呼喇”一声被一举清空,却留下星位黑白相对的四枚座子,宛如刚摆上一样整齐。本来黑白混杂的棋子被他一拂,在盘下分成两处,黑者纯黑,白者纯白,丝毫不乱。

王处仲头也不抬地说道:“萧侯既然持白,便请先行。”

“枯弈无趣,不若赌上些彩头。”

王处仲怀中白光一闪,那支莹白的龙牙锥从怀中跳出,“叮”地立在案上。

萧侯淡淡道:“这点彩头未免太寡,不若将你身边的粉头一并押上。”

王处仲慢慢抬起头,冷冷道:“江山输你又何妨?讨这粉头,却是休想。”

座中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职位最高的王丞相、谢太傅、桓大司马、徐司空、王侍中、周仆射都不作声,众人也都知趣地闭上嘴巴。

王茂弘长叹一声,“四哥,何当如此?”

王处仲赋闲多年,这时在座的依稀有人想起,王处仲是王茂弘的族兄,年纪还在王茂弘之上。王茂弘已经是六十许人,可王处仲的外貌却比他年轻二十岁不止。

王处仲举觞,扬首饮干,然后抄起龙牙锥,在唾壶上击节高歌道:“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铜制的唾壶被龙牙锥击成碎片,苍凉而豪迈的歌声在湖上远远传开。王处仲一手握着龙牙锥,一手拥着美妓,长声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王处仲长歌不绝,意态豪放,怀中浓妆的美妓扬起脸,露出崇拜而爱慕的眼神。

身着白衣的萧侯盘膝坐下,淡淡道:“座中善弈者颇众。驸马此局败北,不知下场的是太傅,还是丞相大人?”

谢太傅从容道:“此局谢某只是旁观,萧侯尽可随意。”

“侍中大人呢?”

王文度背上露出汗水的痕迹,良久道:“我太原王氏诗书传家,不善弈道。萧侯与驸马孰胜孰负,文度观局而已。”

萧侯紫石般的目光停在王茂弘身上。

王茂弘似乎苍老了许多,满头白发萧然,低叹道:“四哥,何当如此?”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王处仲冷冷道:“大丈夫既不能流芳百世,亦复当遗臭万年!”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好!好!好!”

远处响起零零落落的掌声,鼓掌的却是桓大司马,“萧侯!此局不若我与驸马对弈!”

“桓兄好意,萧某心领了。”萧侯沉声道:“丞相大人?”

王茂弘不再言语,拿起切肉的炙刀割下衣袍一角,推到王处仲面前。

王处仲不动声色,向萧侯道:“请!”

萧侯用食、中二指拈起一枚白子,“砰”地拍在棋盘上,落在正中的天元位上。

萧遥逸脸色难看之极,骂道:“妈的!此王爷非彼王爷!原来是琅琊王家的四爷!”

程宗扬也大感意外,“是王处仲?真的是他?他有什么实力?”

“州府兵是他组建的!他手下的荆州兵,实力不弱于禁军!”萧遥逸沉着脸道:“我说那些人怎么都是荆州口音。王处仲领兵时就擅长水战。我早该想到,老阉狗敢在宫里对付大小姐,肯定是准备好要动手!只不过让我抢先了一步。”

萧遥逸紧盯着画舫。后面秦桧向易彪使了个眼色,悄悄把晋帝移到另一条船上。萧遥逸明知道他们在背后捣鬼,也无暇理会。

看着天元的白子,王处仲冷冷道:“不过一座空宫,难得萧侯如此热心。孰不知老子五千言,讲的不过治国以正,用兵以奇!”

王处仲屈指一弹,一枚黑子在空中划了个圆弧,点在白角三三位的禁手。

随着王处仲黑子落下,旁边一个紫脸汉子拿出号角,举起用力吹响。芦苇荡中随即驶出十余条长舟。

那些长舟高度只有斗舰的三分之一,用来划船的棹孔几乎紧贴着船沿,上面的船舱高度不过两尺,两端翘起犹如飞鸟,船体的宽度只能供两人并坐,船身通体用桐油浸成黑色,外面包着厚厚的水牛皮。这些长舟高度、宽度都不能与水师的战舰相比,长度却毫不逊色。细长的船身伸出无数黑沉沉的桨棹,就像一条在湖面划行的蜈松。

“好舟!”萧侯瞥了一眼,“此舟载士不过二百,却有桨棹一百六十支,操戈而战者不过二成,如此奇舟,亘古未见,不知何名?”

王处仲道:“迅疾如飞,漂水如凫。是名飞凫。”

萧侯拈子老老实实将星位的白角长出,看似笨拙地应了一手,“驸马误矣。兵事即国事,当用兵以正,破敌以奇。”

萧侯身后的亲随挥舞旗号,停在湖心的水师舰队重新响起鼓声,六艘艨艟、十二艘斗舰、三十余条走舸从两翼分别驶出,迎向飞凫。

水师摆出堂堂之阵,艨艟在前,斗舰在中,走舸在后,但在接敌时却生出变化。右翼一艘艨艟首先临敌,放出第一箭的却是紧随其侧的走舸。

那些小船不断加速,像鸥鸟一样驶过艨艟、斗舰。最前面一艘走舸上,一名士卒弯弓朝飞凫射去。飞凫船体狭窄,在起浮不定的水上更不易射中,但那士卒一箭射出正中船首彩绘的雀眼。水师士气大振,鼓声越发雄壮有力。

芦苇荡中驶出的飞凫只有十二条,每三条为一组,静默地在湖上行驶。距离最前面的走舸只有四五丈时,领先的飞凫突然转向,将船身横过来对着疾驶的走舸。

“嘣”的一声闷响,飞凫船舱的圆孔中飞出一支长弩。弩首状如巨斧,弩杆却极短,就像一柄大斧重重劈上走舸。被击中的走舸摇晃一下,船体裂开一道缝隙。

走舸的士卒都是从军五年以上,至少经历过一次战斗的老兵。见状立刻擂鼓加速,赶在沉船之前登上敌舟。舵手用力扳动尾舵,将直行的走舸也横过来,调整成易于士卒登舟的角度。

走舸与飞凫迅速接近,在船体相邻丈许时,两船已经平行。走舸的士卒拉出钩梯,准备钩住敌舰,登舟肉搏。

忽然飞凫邻近走舸一侧的桨棹放弃划水,桨手齐喝一声,一半用棹桨撑住靠近的走舸船身,另一半同时击出,拍打走舸的桨棹。这时才看出飞凫的桨棹呈现出黑沉沉的色泽,是因为在容易折断的部位都包着精炼的镔铁。

飞凫一侧桨棹就有八十支,走舸一侧只有十五支桨,两船相遇高下立判。几乎是第一轮攻击,走舸一侧的桨棹便尽数折断,船体更被飞凫伸出的桨棹推得倾斜。舸上的士卒纷纷攀紧船栏,稳住身体,这时飞凫船舱的矛穴、射孔中弩矢齐飞,在不到一丈的距离内朝舸上的士卒射去。

走舸上射出第一箭的弓手用脚蹬住船沿,两手张弓瞄向敌舟。但飞凫船体完全封闭,军士和桨手都躲在舱内,只有箭孔中疾射出的弩矢。走舸属于轻舟,船体重量不及飞凫三分之一,近距离的对射中不住有士卒中箭落水,更加剧了船体的偏移。脚下的船体被桨棹顶起,慢慢向一侧倒去,那名弓手拼命拉弓朝箭孔射去,接着船体倾覆过来。弓手在落水的刹那竭力一蹬,躲开船体的重压,忽然背后一阵剧痛,被一支弩箭射穿肩胛,无力地朝水底沉去。直到这时,他仍未看见任何一名敌人的面孔。

后面一艘斗舰直逼过来,利用自己方正坚实的船头,朝飞凫拦腰撞去。

飞凫一侧桨棹收起,灵巧地一转,避开斗舰的撞击,与斗舰并肩而行。斗舰虽然是二百人的大舰,桨数却远远不及飞凫。很快,斗舰内侧的桨棹同样被飞凫的铁桨击断。舰船失去一侧动力,再举桨划水只能在湖上打转,不得不停止划动。斗舰的戈手纷纷挺出长戈,试图钩住飞凫。但飞凫表面蒙着结实的水牛皮,急切间难以撕开。

两条走舸冲过来拦在飞凫前方,配合斗舰的攻击。飞凫一侧桨棹抬起,另一侧的桨棹奋力击水,转向闪避。趁飞凫航速略慢,斗舰的戈手用长戈刺进飞凫舱身的穴孔,更有十几名勇悍的士卒咬住短刀,跳上飞凫船身。

飞凫狭窄的矛穴中伸出数支长矛,朝无法防御的斗舰戈手攒刺。不多时,钩住穴孔的戈手便被刺杀殆尽,剩下的也扔下长戈朝后躲避。飞凫甩开只能打转的斗舰,迅速脱离,但船体也被十余名士卒攀上。

由于飞凫船舱完全封闭,攀到舱上的水师士卒只能用力砍开牛皮、舱篷,同时飞凫中的军士也无法出舱。至于矛穴射孔都开在船体一侧,更难以攻击船顶的敌人。

后面一艘飞凫加速驶来,与前船擦肩而过。已经绞紧弦的弩弓从飞凫射孔伸出,攀在舱上的士卒惨叫着被背后袭来的劲弩刺穿身体,一一坠入水中,鲜血顿时染红了清澈的湖面。

萧侯的白角被黑棋侵入,双方杀得难解难分。黑棋着法诡异而凶狠,由三三位禁手打入,在白角辗转腾挪,大有掏空白角之势,将以奇用兵的诡诈之道发挥得淋漓尽致。

居于劣势的走舸不再强攻飞凫,转而寻找敌舰的空隙,利用速度打乱那些飞凫的阵形。另两艘斗舰同时逼来,左右夹住最前面一条飞凫。

王处仲冷笑道:“萧侯故伎重施,不怕重蹈覆辙吗?”

萧侯淡淡道:“只怕驸马技穷。”

说着萧侯白子一个小尖,顶在黑棋隙处。

藏在芦苇荡中的飞凫都是王处仲的精锐私军。晋国水道纵横,水军才是决胜最重要的砝码。这支飞凫军是王处仲一手打造,针对晋国水师的舰船训练多年。斗舰一接近立刻矢石齐飞,攻击舰上的士卒,同时桨棹齐举,利用特制的铁桨全力打击对方的桨棹。

内湖水军争战,风力对船只的影响有限,而船帆更易被敌军火箭攻击,因此大多数舰船都没有张帆,全靠桨棹操控行驶。一旦桨棹折断就等于丧失战斗力。飞凫的桨手与军士的比例是四比一,这样畸形的比例却将桨棹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两艘斗舰的桨手奋力操桨,从两面夹攻飞凫。飞凫放开一侧的对手,全力攻击另一侧的斗舰。那艘斗舰小心地保持距离,避免桨棹被飞凫铁桨击断,但拉开距离的同时,舰上戈手全无用武之地。飞凫舱体封闭,外覆牛皮,只用狭小的矛穴射孔向外攻击,斗舰上的弓手对飞凫的伤害微乎其微。

在湖上追逐里许之后,两艘斗舰渐渐慢了下来。毕竟斗舰只有六十名桨手,而飞凫的桨手足有一百六十人之多。飞凫收回一半桨棹,减慢速度,让桨手保持体力,同时利用船上的弓弩射杀斗舰上暴露的士卒。

右侧的斗舰猛地一顿,桨手反向击水,由前驶转为逆行。飞凫在惯性下向前冲出半个船身。就在这时,飞凫上的军士们看到令人恐惧的一幕。斗舰背后,一条船首尖挑的艨艟以极快的速度破浪而来,犀角般的船首正对着飞凫的舰体。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飞凫在湖上确实占尽优势,一对一,甚至一对二,水师的斗舰、走舸都只有挨打的份,换成结构相差不大的艨艟也强不了多少。但水师也不是傻瓜,他们立刻改变战术,利用一条斗舰做掩护遮挡飞凫的视线,在飞凫进入位置后突然减速,露出后面直冲过来的艨艟。

封闭在飞凫舱内的桨手听到指挥官惶急的大吼:“右列停桨!左列全速!舵手右转!”

上层的攻击舱内,几名什长嘶叫着:“举矛!举矛!”

棹孔透入的阳光被一片阴影迅速遮住,一名奋力操桨的棹手抬起头,惊恐地看着一支犀牛角般的铁角从棹孔上方飞过,接着飞凫坚固的船体发出一声碎裂的震响,被桐油浸过的舱板猛然凹陷过来,湖水带着折断的长矛涌进船舱,紧挨着他的一名同伴来不及呼叫,就被包着铁皮的船首碾碎。

艨艟船速极快,飞凫竭力调整航向,但狭长的船体来不及转弯就被艨艟巨犀般的冲角狠狠撞上。再结实的船只被艨艟的冲角撞上也免不了破损,何况飞凫为了机动性能,收拢了船体的宽度。

木屑纷飞间,整条飞凫被撞成两段,装着斧矢的巨弩、混乱的桨手、军士从断口飞出,又被艨艟坚固的舰身碾进水底。

艨艟驰过飞凫断裂的船体,扬长而去。船尾的巨弩转动着,瞄向后方一条飞凫。伴随着隆隆的战鼓声,一名军士调整好方位,迅速做了个手势。后面那个膀大腰圆的军士挥起重锤,砸下牵弦的木楔。

比长矛还要夸张的弩矢呼啸而出,从飞凫舱顶射入,射杀了一名军士和两名桨手之后,在吃水线以下的船体透出尺许。

飞凫没有作声,沉默地从同伴断裂的船体间穿过,狼一样尾随横冲直撞的艨艟。

艨艟船尾的巨弩不断发射,飞凫两侧一百六十支桨棹像蜈蚣一样划着水在湖上疾驶,迅速拉近距离,使艨艟架在船尾高处的巨弩失去射击角度。

在接近艨艟的一刹那,飞凫的矛穴刺出数支锋利的铁铲,像狼牙一样咬在艨艟舰体上。飞凫船体极矮,艨艟居高临下,本来易于攻击,但两船接近之后,艨艟的攻击孔比飞凫的船体高出数尺,只能向下攻击飞凫坚固的船篷,而飞凫的攻击孔几乎和艨艟的棹孔平行。

飞凫伸出的铁铲撕开艨艟舰体的生牛皮,然后朝裸露的木料泼上火油。飞凫十余个箭孔同时闪起火光,接着火箭流星般飞出,艨艟舰体立刻燃起一排火焰。

飞凫不再理会着火的艨艟,减速、摆舵、转向,一气呵成,同时将旁边一艘走舸撞得倾斜过去。

程宗扬与萧遥逸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惊愕。

忽然旁边响起一声怒喝:“艨艟上的指挥官是谁?如此无能之徒,立刻斩了他的脑袋!”

吴三桂是骑战的行家,对水战是彻底外行,这话只能听着。秦桧道:“艨艟亦属尽力,奈何敌舰来去如风,防不胜防。”

云丹琉道:“艨艟船坚弩强,正该与敌舟正面交锋。破敌一舟,便即远扬,以往并无不妥。但此时敌舰船速是它两倍以上,仍墨守成规,将船尾让给敌人。指挥者全无应变之道,死有余辜!”

程宗扬心道:有种你去打啊。瞧瞧云丹琉的刀,没敢说出来,但脸上表情却被云丹琉看得一清二楚,那丫头美目顿时寒光大盛。

程宗扬打了个寒噤,厉声道:“小侯爷!看着我方将士浴血奋战,程某恨不能手刃敌寇!在此旁观,于心何忍?不若我等立刻回船,居中调度!”

“不错!”萧遥逸一把拽住程宗扬,“且看我们兄弟并肩破敌!”

如果云丹琉眼中的怒火变成实质,自己早已血溅七尺。程宗扬顾不上和易彪道别,和萧遥逸跳到来时的走舸上。

这位大小姐脾气太火爆了,动不动拎着大刀砍人。程宗扬心里嘀咕:那丫头脾气是坏了点,但身高腿长,肩宽腰细,胸脯够高,屁股够圆,扭起来还是很过瘾的……“喂!小狐狸,你干嘛?”

程宗扬擦了把口水,突然发现走舸并没有返回舰队,而是正对着疾战的飞凫冲过去了。

“居中指挥不是白瞎了咱们兄弟的手段吗?要打就在最前面,亲临矢石,一决生死才过瘾!”

“你疯了吧!要打咱们也换条船吧?这走舸不够它撞一下的!我看飞云、盖天那两条还凑合,咱们随便选一条好不好?”

“我觉得这走舸挺好,又快又稳。”萧遥逸一脸认真地说道:“楼船看起来威风,其实一点都不好玩。你想啊,好几千人待在一个大船壳子里面,又是马粪又是人尿的,单是汗臭就能熏死你……”

远处的艨艟已经火光冲天,数十条战舰同时展开搏杀。敌军的飞凫又被击沉一艘,但水师已经有一条艨艟、两条斗舰燃起烈火,在湖面熊熊燃烧。另外还有五条走舸倾覆,更有两条斗舰被飞凫击断桨棹,失去行动能力。

看着飞驶如风的飞凫,程宗扬一颗心仿佛直线掉到胃里,石头一样沉甸甸又冷又硬。天地良心,我对战争一向只有旁观的热情……棋盘上角落的争夺已经蔓延到全局,王处仲掏空半个白角,然后从白角沿低位跳出,在盘上四处挑起烽火,搜刮实地。萧侯不忙不乱,白棋一边应对黑棋的攻势,一边与天元的白子遥相呼应,构建起强大的外势。

湖上鏖战方殷,双方舰只在湖上往来搏杀。

飞凫收拢阵形,形成一个紧凑的三角形,撕开水师两翼舰队的包围。水师则以艨艟冲乱飞凫的阵形,利用数量的优势,以两条甚至三条斗舰围攻一条飞凫。走舸则以主舰为中心,往来穿梭分割敌阵,攻击敌舰,或者救援己方落水的士卒。

一条飞凫被走舸围住,舸上的士卒蚁附在飞凫上,用铁凿挖开船体。在其余飞凫赶来救援之前,飞凫船体已经进水,缓缓沉入湖中。后面两条飞凫甩开斗舰的纠缠,从两侧将来不及撤出的走舸围住。狭长的船体矢石如雨,三条走舸只支撑了半盏茶时间就尽数沉没。

接着两条艨艟并肩冲来,将一条飞凫撞成三截,另一条飞凫则抓住机会侧过船身,在两艨艟之间狭窄的缝隙间穿过,同时将一条艨艟船体破开一道丈许长的裂缝。

“十二条飞凫,与六条艨艟、十二条斗舰和三十六条走舸不分胜负。”萧遥逸道:“王处仲好手段……”

程宗扬数了数,这次水师一共出动了飞云、盖海两艘楼船,艨艟十八艘,斗舰三十六艘,走舸数量更是超过一百条,大小舰船一百六十余条,包括桨手和士卒在内,出动的军力将近一万三千人。这样的实力足以纵横五湖,但面对十二条飞凫,在击溃半数敌舰之后,自己也付出了四条艨艟、七条斗舰和二十余条走舸的代价,折兵损将近两成。

“看起来王处仲要退了。”

“十二条飞凫,不过两千四百人。”萧遥逸摇头道:“王处仲敢觊觎帝位,实力绝不只这么一点。五千人,这个数目还差不多。如果我没猜错,芦苇荡里至少还有十二条飞凫等着我们的中军。”

“说的是!”程宗扬精神一振,“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了,咱们也该等等吧?至少让后面的兄弟上来啊。”

“不用急,”萧遥逸安慰道:“咱们一旦被围,他们肯定拼了命地往上冲,你拦都拦不住。”

程宗扬抓住他的肩膀,叫道:“死狐狸,你仔细看看!他们还有六条船,一千多人!你这一条四面漏风的破船,上去送死吗?”

“安啦!顶多是船翻了,被他们围着打,程兄放心,我水性好得很。从这儿游到湖岸,我都不带喘气的。”

程宗扬捂住胸口,难受地说:“我有点晕船……先让我下去好不好?”

萧遥逸恍然大悟一样说道:“程兄,我突然发现你很胆小啊!”

“何止胆小!实话告诉你!我这会儿肝儿都在颤!你是亡命徒,我可是有家有业的正经商人!”

萧遥逸笑嘻嘻看着程宗扬发飙,然后道:“岳帅当年跟你差不多,不过一上阵就好了。那副墨镜呢?把墨镜戴上你就不怕了。”

程宗扬一拍额头,“我怎么把这事忘了?等我一会儿!我回家拿了墨镜马上就来!”

“没有墨镜也行啊。”萧遥逸搂住他的肩膀,“程兄不是想要光明观堂那个小粉头吗?打完这场,咱们就去把她绑来,让你好生快活快活。”

“你拉倒吧!”想起小香瓜,程宗扬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奶奶的,不管谁输谁赢,自己可千万不能死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