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71章·计斗

夜色如墨,宫墙间曲折幽深的小径积满落叶,两侧成排的古槐树影幢幢,一盏淡黄的灯笼摇曳着,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投下朦胧的光辉。古槐枝叶交迭,树冠宛如乌云。夜风袭来,树冠在风中微微晃动,细小的槐叶簌簌而下。

时近九月,夜风拂在身上略带凉意,让程宗扬浑身的燥热略微清爽了些。

“飞鸟大爷,这边请。”前面提着灯笼的小太监一脸谄媚地说道。

计好在旁边小声纠正道:“是上忍啦,叫太君也行。”

相龙嘀咕道:“叫大爷他也没生气嘛。我看古供奉叫他太君,飞鸟大爷还有点不高兴呢。”

程宗扬心头微凛。这死孩子眼睛够贼的,自己脸上戴着面具,还能被他瞧出心情,看来要赶紧找个机会拍死他。

程宗扬杀机一起,两个小太监似乎感觉到什么,连忙闭上嘴。

两个小太监并没有对这位“东瀛上忍”的身份起疑,只是对他们来说,察颜观色是必备的生存技能。别说他戴着面具,就算把墨镜也戴上,脸都包住,照样能以鼻子嗅出他的喜怒好恶。

太初与昭明两宫由一道高墙隔开,远远看去,昭明宫赤乌殿高挑的飞檐犹如鸟喙,比起神龙殿的巍峨雄浑多了几分纤巧秀美。

萧遥逸一直没有露面,不知是否察觉到行踪已露,抢先躲了起来。那小狐狸狡诈得很,程宗扬并不担心他,要紧的是自己。如何干掉这两个死孩子,在古冥隐发觉之前救下云丹琉,逃出宫去,才是自己最该头痛的。

程宗扬估算了一下,老太监在宫里的势力并不强,他所倚仗的只有那些小太监——至少自己没有看到还存在其他同党。论修为,小狐狸应当稳胜他一筹,只不过他手里握着晋帝这枚棋子,让人投鼠忌器。

两名小太监领着程宗扬绕过昭明宫的重重宫禁,朝角落里一处荒僻的宫殿走去。

计好对倭语彻底糊涂了,这位飞鸟上忍说的正宗倭语自己半懂不懂,可自己说的夹生倭语,他居然都能听懂,这样神奇的效果,让计好又是奇怪又是得意,大概自己真有点语言天份吧。

计好一边比划,一边说道:“上忍太君,这是东面的冷宫,平常没有人来。古供奉怕那花姑娘起疑,才选了这里。”

“嗖嘎!”程宗扬握着禁军的佩刀,寻思如何出奇不意地突施杀手,给这两个死太监来个一刀两段。

那宫院不知多久没有人来过,庭中荒草丛生,殿宇上精心描绘的图案漆料早已脱落,色彩斑驳不堪,充斥着凄冷的气氛。

相龙从怀中摸出炭条,在门边画了个符记,低笑道:“这是云家死士约定的标记。我已经给那美妞传讯,约定三更之后在宫里见面,云侍卫长看见标记就会进来。”

计好道:“上忍太君大爷,那个瓶子,”他比划道:“瓶子……”

程宗扬想起古冥隐交给自己的玉瓶,伸手从腰间摸了出来。那只被称为“都卢难旦铃”的玉瓶是用一整块墨玉雕成,瓶身血迹斑斑,用来作瓶塞的深紫色水晶在夜色下微微闪亮。

“哟西!”程宗扬煞有介事地点头,拿着瓶子晃了晃,然后作势欲摔。

两名小太监急忙拦住,“上忍太君!不是这么用的!”

计好对相龙小声道:“你来。”

“上忍大爷。”相龙朝程宗扬谄媚地笑着,小心地接过瓶子,恭恭敬敬将它放在壁角隐蔽处,合掌默念几句,然后取下瓶口的紫水晶。

灯笼昏黄的光线下,一缕轻烟般的影子从瓶口溢出,袅袅升起,幻化成一个曼妙的身影。那影子只有三寸来长,她微微低着头,双目紧闭,纤细的双眉精巧如画,竟是个出色的美女。她空灵的身体像水晶一样透明,纤美的手臂上披着长长的舞带,仿佛一个空幻的精灵盈盈立在瓶口。

相龙合掌念诵道:“天地成,日月俱……”

随着他尖细的声音,瓶口透明的倩影眼睛慢慢张开,透出迷茫的眼神。

“出九幽,入冥冥……”

在咒语召唤下,倩影抬起脸,小巧的嘴巴张开,似乎在呼应冥冥中传来的召唤。

相龙双掌一分,戟指尖声喝道:“视我者,盲!”

倩影像听到世间最可怕的声音一样,空洞的眼中涌下血泪。

“听我者,聋!”

倩影双手掩在耳侧,在瓶口上方痛苦地挣扎着。

“逆我者,受其殃!”

倩影乞求般抬起手臂,发出无声的哭号。

小太监缓缓合起双掌,阴恻恻地尖声道:“幽幽冥狱,唯吾是从……”

最后一声咒语落下,倩影浑身一震,仿佛被利针刺中的蝴蝶一样升起,在瓶口寸许的高度盘旋而起。

相龙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朝程宗扬讨好地笑道:“这是古供奉秘炼的幽冥阴魂,魂魄一旦被圣铃拘入其中,如同置身炼狱,永世不得翻身。”

说着他用指尖戳了戳那个影子,正在曼舞的倩影哀鸣一声,然后像上了发条的玩具,在瓶上摇乳摆臀,舞姿妖冶而淫荡。

相龙道:“上忍大爷,只要把圣铃放在这儿,等那个长腿的花姑娘进来,上忍大爷念个‘附’字,阴魂就会附在她身上。待制住她,再念个‘退’字,就能收回阴魂。”

程宗扬听着小太监不着四六的翻译,装成煞有介事的样子,眼睛紧盯那只难旦妖铃频频点头,一面用眼角余光观察相龙,一面悄悄按紧刀柄。等相龙口沫横飞地说完,突然侧身一挥,刀光匹练般飞出。

相龙怪叫一声,扑地闪开,叫道:“大爷!上忍!飞鸟太君!”

程宗扬心里大骂。自己满心切了这死太监,可忽略了这柄禁军佩刀比自己常用的窄了一半,出刀时差了少许,被他躲开。

程宗扬挺起肚子,粗声喝道:“你滴,武功滴,大大滴不行!喔塞罗!”

这名东瀛忍者突然发难,计好也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道:“上忍说你武功不行,让你赶紧滚。”

相龙脸上回过颜色,点头哈腰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小的这就滚!”

相龙连滚带爬出了宫门,小声道:“我的娘啊,这倭贼真不是人啊……”

程宗扬摸了摸计好的脑袋,“你滴,大大滴好!”

计好险些尿了裤子,赔着笑脸眼巴巴看着这名东瀛上忍,巴不得也和相龙一块儿滚出去。

那位上忍却突然虎起脸,“你滴,钻进去!忍术滴,看到死啦死啦滴!”

宫殿是三间相连,眼见东瀛上忍指着侧殿壁角的一座破橱,计好赔笑道:“上忍大爷,小的不敢看,连耳朵都塞起来滴。”一边说一边钻到橱内,拿出一条帕子撕成两半,紧紧塞住耳朵。

真乖。程宗扬心里暗道。他本来想关上橱门,一刀把小太监连人带橱劈成四截,这会儿倒不必急着下手。

程宗扬拿起灯笼挂在门侧,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张破败的坐榻上,心里盘算着怎么解决云丹琉这桩麻烦。

老太监设计骗云丹琉入宫,又请来东瀛忍者化装成死士下手,本来安排得挺好,却被自己赶上。程宗扬准备等她进来就主动揭穿身份,告诉她云家和临川王的事已经被老太监知道,让她立刻想办法离开禁宫去通知云苍峰。至于后面的事,就看云老哥和会之他们准备得如何了。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如果云丫头不信呢?

大不了一拍两散,自己拍拍屁股走人,管他小侯爷还是大小姐,大伙儿都自求多福吧。说起来如此长夜,其实抱着卓美人儿睡一觉才是正事,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作多了也很乏味呢……※ ※ ※ ※ ※

子时在不知不觉中消逝,程宗扬已经等得不耐烦,云丹琉却始终没有出现。他站起身,活动活动四肢,听外面还没有动静便晃到偏殿,突然一把拉开橱门。里面的小太监吓了一跳,脑袋“砰”地撞在橱板上,手指还紧紧塞着耳朵。

程宗扬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脑袋,“哟西!”

关上橱门,程宗扬直起腰,心头忽然一凛,飞快地转过身体,一手握紧袖中的珊瑚匕首。

身后立着一个高挑的身影,她穿着斗篷,一顶软布兜帽遮住她大半面孔,两只明亮的眼睛在帽沿的阴影下熠熠生辉。

程宗扬呼了口气,干笑道:“原来是大小姐,吓我一跳……”

云丹琉目光在他身上略一停留便移到一旁,在殿内边走边看。那丫头身高腿长,走起路来步子迈得极大,很少有女人能像她一样,迈着大步还走得好看。

她黑色的斗篷长及脚踝,遮住身上那件尽人皆知的银鳞细甲。这会儿嫌热似的翻下兜帽,乌亮的秀发黑瀑般流淌下来,露出肩侧弯曲的刀柄。

第一次见到云丹琉,还是在江口的船上。那次见面离得太远,后来再见面,程宗扬躲都来不及。这会儿离近看,才发现她长发用一只玳瑁壳束在脑后,发梢像波浪一样鬈曲。雪白的面孔上,一双杏眼显示出地道的建康血统,瞳孔却在深黑中隐隐透出一抹蓝色,与乌黑浓密的鬈发一起,流露出浓郁的海洋气息。

云丹琉盯了一眼橱柜,然后收回目光,昂然走入荒芜的正殿。程宗扬回过神来,连忙跟过去,感觉自己就像这位大小姐屁股后面的跟班,人家连眼角都不带瞄自己的,心里嘀咕:这位大小姐看起来很难伺候啊。

云丹琉回头望向穿着禁军服色的程宗扬,脸上毫无表情地淡淡说道:“找我有什么事?”

程宗扬咳了一声道:“其实是出了一桩大事……”

云丹琉冷冰冰截断他,“你的声音怎么了?”

这丫头还真精细,自己一开口就让她听出异样。程宗扬哈哈一笑,伸手摘下面具,“大小姐机敏过人,在下实在是很佩服,哈哈……”

“是你?”

云丹琉森冷的口气,让程宗扬笑到一半就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别误会啊!”

程宗扬叫声未落,一片耀目青光便从云丹琉斗篷间挥出。他想也不想便朝后闪去,手中刚摘下的面具被凌厉的刀风卷起,还未落地就被绞得粉碎。

云丹琉擎出那柄气势逼人的偃月长刀,盯着程宗扬,美目中透出滔天怒意,“竟然是你这小人!”

程宗扬忙叫道:“弄错了!我是来救你的!”

云丹琉森然道:“这面具是哪里来的?”

程宗扬提防着她手中的长刀,小心道:“我说是捡的,你信不信?”

云丹琉冷冷盯着他,一言不发。这丫头个子比自己还高,此时斗篷分开,露出里面的银鳞细甲,丰挺的双乳高高耸起,带给自己强烈的压力,非常强烈。

趁口水还没有流出来,程宗扬连忙举起手,一口气说道:“好吧!其实是云老哥让我混到宫里来给你报信的!”

“撒谎!”云丹琉从齿缝中挤出两个字。

程宗扬病急乱投医,“外面的符记你看到了吧?如果是外人,怎么会知道你们云家的秘密符记?”

“若非我云家的死士自知必死,怎会用上九死绝命符!”云丹琉踏前一步,深邃而微蓝的眸子透出怒火,“干你娘!该死的小人!拿命来!”

程宗扬吃惊地张大嘴巴。云家那个死士临死还摆了老太监一道,没想到自己歹命给撞上了。更意外的是,这丫头竟然对着自己大爆粗口!小紫那么流氓的死丫头都比她含蓄。这位大小姐在海上待久了,好像没学什么好东西……程宗扬叫道:“大小姐,你听我解释!”

云丹琉却懒得听他解释——这厮在深宫以自家死士的面容出现,把自己引来此地,难道还有好事不成?

“狗贼!我今日要把你心肝摘下来,看看是什么颜色!”

面前的偃月刀散发出漫天杀气,潮水般狂涌而来。那柄禁军佩刀再不顺手,程宗扬这会儿也顾不得了,急忙横刀一挡。

“叮”的一声,佩刀应刃而断,折断的刀刃险些砍在自己腿上。程宗扬竭力掷出半截刀柄,趁云丹琉侧身闪避,急忙转身拼命朝大门闯去。

这丫头已经丧失理智,完全不可理喻了,啥也别说了,赶紧逃命要紧。自己难得冒充忍者,好不容易撑到现在,连黑魔海妖人那一关都过了,如果被她砍死,实在太冤了。

“想走!拿命来!”

云丹琉低叱一声,偃月刀如影随行,紧贴程宗扬的背脊,狂猛的刀气只差一线便透体而过。

眼前的局面自己做梦都没想过,只能说这丫头太狂暴了。同样是云家的人,云如瑶斯文柔弱,这丫头平常只是凶了点,这会儿露出真面目,却是野气十足,活脱脱就是个女匪首。程宗扬心里禁不住怀疑,云家的舰队在海上都干的什么勾当?黑魔海那个倒霉的屈供奉,不会是被这丫头黑吃黑了吧?

程宗扬迅速估量一下,云丹琉的修为比凝羽只高不低,说第四级都有点谦虚。如果自己有双刀在手,一套五虎断门刀耍下来,还能虎头蛇尾地抵挡几下,这会儿赤手空拳,活生生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她想怎么砍就怎么砍,想砍成什么样就砍成什么样。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是相龙躲在外边,先看到这名“东瀛上忍”突然飙出满口华言,接着云侍卫长大爆粗口,吓得肝胆俱裂,不顾一切地朝外狂奔。

程宗扬想死的心都有。这一下弄巧成拙,没设计到古冥隐,自己反而和云丹琉火拼起来。如果让那死太监知道,非笑掉他的大牙不可。

背后劲风袭来,程宗扬拼命往地上一扑,躲开偃月刀的凶猛一击,接着肩后被重重蹬了一脚,刚愈合的伤口仿佛被重锤击中,几乎重新绽裂。

这会儿自己离房门只有一步之遥,外面就是满庭荒草。但他有九成把握,自己顶多把一腔热血洒到上面。程宗扬狂吸一口气,在滚到门边的刹那,突然双脚一蹬,贴着地面反向朝殿内窜去。

程宗扬与云丹琉错身而过,云丹琉一脚踏在他肩后,毫不停顿地飞身跃起,直接掠上院门。程宗扬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被踢了两次,肩后剧痛,只能看着云丹琉飞身越过整个庭院。

云丹琉足尖在院门檐上一点,弹起丈许。她身材高挑,修长的美腿凌空舒展,像一只飞驰的神鹿,动作洒脱矫健,只迈了两步就跨过平常人十余步的距离,直追到相龙身后。

相龙听到身后的风声,不禁魂飞魄散。他怪叫一声,从靴中拔出一柄短刀,竭力朝云丹琉刺去,一边身体左斜,准备趁云丹琉拆招的时候,蹿进旁边的槐林躲藏。

云丹琉来势极快,风一样掠到相龙身后,偃月刀划过一道弧线,高高举起,身前空门大露,竟似没有看到相龙手中的短刀。

相龙抓住机会,短刀狠狠扎在云丹琉腹侧。相龙也是小心,见她上身的银甲不似凡物,才选择没有银甲保护的小腹。谁知刀尖刺的部位如中金石,连衣服都没有刺穿就被反震回来。

相龙右手齐腕而断,口中鲜血狂喷,紧接着脖颈一顿,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被偃月长刀斩下首级。

云丹琉一脚把小太监的尸首踢倒,然后提起长刀,鲜血随着刀锋淌到刀尖,迅速流到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

程宗扬离她有十几丈远,隔着一整座院子,却没有一点安全的感觉。那丫头犀利的目光,让自己想起一种生物——龙!而且是霸王龙!

云丹琉斗篷飞起,两个起落,踏在阶上,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蔑。

“登徒子!”

程宗扬一阵光火。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被两个人称作登徒子了,自己有那么好色加猥琐吗?

“大小姐明鉴!”程宗扬厉声道:“我与云老哥是生死弟兄,今次完全是误会!”

“三叔怎会看中你这种小人?”云丹琉踏进殿内,冷冷道:“当日在江口已经饶你一命,谁知你却与阉贼勾结,暗算我们云氏!这会儿想求饶?晚了!”

危险!危险!程宗扬心头警声狂响。刀风及体的刹那,他拼命往旁边一滚,躲开偃月刀的凶猛一击。

云丹琉身材比程宗扬还高了少许,加上五尺长的偃月刀,占尽优势。她洁白的手掌擎起长刀,毫不犹豫地朝程宗扬胸口劈去。

当初在苏妲己手下自己还有一拼之力,毕竟那妖妇起初不想要自己性命,没想到这丫头下手比那妖妇还狠,丝毫不给自己活命的机会。程宗扬来不及起身,半跪在地上拔出匕首,挡住云丹琉要命的一刀。

凌厉的刀风呼啸而至,重重劈在匕首上。程宗扬手腕剧痛,臂上的禁军皮甲被劲气劈开,脱落的甲片四散疾飞。

云丹琉美目乍现,偃月刀微微一退,接着以更快的速度袭来。

程宗扬交手一招,就知道大势非常不妙。云丫头刀法走的是刚猛一路,宁折不弯,一旦出手就像怒浪翻腾,攻势越来越猛烈。自己如果还想和斗苏妲己那样赌命,只有死得更快。

程宗扬一手伸到怀中,不管是什么东西,一把抓出来,却是几个寸许长的小卷轴。这就是传说中的忍者卷轴了,程宗扬几乎流下眼泪,传说中可都没说这些卷轴该怎么用,附个说明书有这么难吗?

程宗扬抓住一支卷轴,用力朝云丹琉扔去,口中大喝一声咒语:“我干!”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