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69章·反间

殿内满是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这些宫中精挑细选的歌舞乐伎一个个明眸皓齿,娇美可人,此刻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堂上吹箫鼓瑟,轻歌曼舞。

程宗扬不用装就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望着殿中飘舞的倩影,眼睛都直了,进殿时险些被门槛绊到。

古冥隐挽着他,对殿内的如云美女看也不看,满脸堆欢道:“上忍一路风尘仆仆,辛苦辛苦。”

计好结结巴巴地翻译了几句,到底说的是不是倭语只有天知道了。

程宗扬连连点头,把自己仅知的几句往外乱扔,“喔嗨呦,哟西!哟西!”

计好乖巧地说道:“他在向供奉问好。说供奉是教内了不起的人物,祝供奉心想事成,多立功勋!”

古冥隐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多谢多谢!上忍,这边请!”

上次在殿内惊鸿一瞥,没看到多少东西,这时程宗扬才见识到神龙殿的富丽堂皇。整座大殿高及三丈,殿内三十六根两人合抱的巨柱撑起殿宇。柱上包着金箔,描绘着精致的龙凤图案,猛然看去如出一辙,仔细看时每根柱上的图案又各不相同。大殿两侧摆放着十余支丈许高的银制灯台,上面繁灯点点,犹如火树银花。殿顶的藻井镶嵌着无数明珠玛瑙,在灯火照耀下宝光四射。

数十名身着盛装的乐伎坐在殿下,各自拿着钟、磬、琴、瑟、击琴、琵琶、箜篌、筑、筝、笙、笛、箫、篪、埙诸般乐器演奏,殿内十余名身材窈窕的舞姬彩衣飘飞,歌舞翩跹,令人目不暇给。

殿上风光又是不同,十余名垂鬟少女簇拥着数名锦衣绣服的贵妇,灯光下一个个娇靥如花。那些贵妇盘着云髻,头戴凤钗,容貌姣丽,衣饰华美,显露出尊贵而显赫的身份。

群芳环绕间,陈列着两张飞龙描凤的坐榻,每一张都有六尺宽窄,足以当床榻睡卧,上面铺的卧席非丝非竹,洁白如玉,仔细看时,竟然是用象牙削成细篾编织而成。

两张坐榻后面是晋帝的御座。晋帝脸色青暗,僵尸般靠在御座上,凹陷的眼眶内,两眼微微睁开一线,眸子全无神采,只不过头上的冕旒被人扶正,看上去略微有些样子。

古冥隐仿佛没有看到晋帝,拉着程宗扬坐在榻上,笑道:“闻说上忍光临,宫内的妃子也盼着能一睹上忍风采,今晚本座把她们一并召来,在席间为上忍接风洗尘。”

那几名小太监都机灵过人,不等吩咐,相龙就和朱灵宝走过去屏开宫女,扶起一名贵妇,笑嘻嘻扶到两人座前。

老太监像主人一样靠在榻上,声音又尖又细地说道:“这是田贵妃。”

那妃子在太监搀扶下俯身盈盈拜倒,娇声道:“奴婢田氏,拜见上忍。”

刚才还在血腥的斗室拼命,突然间置身于灯火辉煌的宫殿,身边群芳环侍,歌舞升平,程宗扬如坠梦中,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才没有失态。

眼前的情形,宫外谁也想象不到。这个叫古冥隐的老家伙看起来在晋宫的职份并不高,瞧他的服色,在太监里也就是个洒扫庭院的下等仆役,此时却像是这禁宫深夜的君主。

程宗扬注意到,上殿时他对御座上的晋帝视若无睹,那个在晋国至高无上的帝王,在这个老太监眼中连傀儡也算不上。内宫荣宠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在他面前更是跪称奴婢,真不知谁是主,谁是奴。

面前这位田贵妃正值青春,不过双十年华,她容貌娇艳,眉眼满含春色,施过礼,抬脸嫣然一笑,艳态横生,让程宗扬一阵眼晕。那美妇胸前两团硕乳在华丽的宫装下高高耸起,随着身体起伏,在身前颤巍巍抖动。程宗扬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禁不住狠狠咽了口口水。

古冥隐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见状抚掌尖声笑道:“上忍好眼力!田氏产子未久,乳汁充盈,与其他妇人大是不同。”

他这番话几近狎戏,丝毫没有给这位妃子留体面,田贵妃却毫无愠色,反而面露欢容,好像被这个老太监称赞一句就喜不自胜。那两个小太监也对她没有半点尊重,两人互相挤了挤眼,嘻嘻哈哈扯开田贵妃的宫装,一边剥,一边笑道:“请娘娘宽衣。”

美妇华服松开,露出颈下一抹雪白的肌肤。朱灵宝嘻笑道:“上忍是远道来的贵客,田娘娘可要小心伺候。”

相龙小声道:“别说我没提醒娘娘,田娘娘这对奶子要是引得客人高兴,可是娘娘的福气。”

田贵妃露出喜悦的眼神,娇声道:“奴婢知道了。”

两名小太监一边哄弄,一边手脚不停,当着程宗扬的面将田贵妃的宫装从肩头一直剥到腰间。美妇笑吟吟由着他们戏弄,这时她屈膝跪在榻前,整个上身被剥得一丝不挂,白生生裸露出来。

她两团雪乳丰美异常,饱满的乳球又圆又大,宛如两颗圆滚滚的雪球耸在胸前。乳肉白腻细嫩,像充满汁液般鼓胀起来;乳头色泽微深,乳晕圆圆鼓起。灯光下,白腻的乳肉香滑如脂,微微一抖便摇晃出动人的肉光。

两名小太监扶着田贵妃的手臂,让她挺起胸,双乳高高耸翘,然后扳住她肩头左右推动。那两团雪乳沉甸甸地随之摇晃,显露出诱人的份量。

计好在旁边叽哩咕噜说着倭语,一边指点着美妇那对肉感十足的美乳。

那小太监的日文水准和自己只有比烂,双方纯粹是鸡同鸭讲。程宗扬煞有介事地点着头,眼珠随着乳球的摇摆左右晃动,装出一副心醉神迷的样子,就算他说了什么要紧的事,也好糊弄过去。

相龙点头哈腰地说道:“上忍大爷,田娘娘说大爷第一次来,愿意在殿上给大爷和古供奉献乳。”

旁边的小太监拿来两只银碗,相龙和朱灵宝一人一个抓住美妇鼓胀的双乳,笑嘻嘻从乳根开始挤弄。

妃子那双泌乳的奶子乳晕鼓胀,丰满的乳肉被捏得凹陷下去,红嫩的乳头随之翘起,接着一股白花花的乳汁从乳头喷出,淌在碗内。

两个小太监习过武,年纪虽然不大,手上的力道却不小。那妃子不时痛得拧起眉头,脸上露出痛楚表情,却强忍着笑容不改。两个小太监更是没有半点怜惜,嘻笑着挤弄她雪团般的双乳。在两人大力挤弄下,田贵妃那对丰腻的雪乳被捏得不住变形,乳汁汩汩淌出。

程宗扬冷眼旁观。田氏身为贵妃,后面还坐着晋帝,但这殿内身份最高的却是那个老太监。老太监以下是五六个十几岁的小太监。太监本来是身有残疾的下人,但满殿妃嫔宫女却对这几个奴才俯首贴耳。

那两个小太监一边挤弄田贵妃的乳汁,一边肆意调笑。田贵妃裸着雪嫩的身子被他们调笑取乐,脸上却毫无怒态。那种温驯的样子让程宗扬百思不解。

如果这老太监用的是胁迫手段,这么多人总有一两个露出不同的神情,可无论殿上的妃嫔还是殿下的歌舞伎,没有一个露出丝毫愕然羞怒的表情,都在含笑观望,仿佛一个身份高贵的妃子,在殿上裸着双乳被几个小太监挤弄奶汁是理所当然的事。

田贵妃乳汁果然充盈,不多时便挤出两碗。小太监巴结地双手捧来,古冥隐亲手递给程宗扬一碗,然后碗沿一碰,说道:“飞鸟上忍,请!”

程宗扬捧着碗,看着碗里白花花的乳汁,头皮一阵发麻。如果这是小香瓜的乳汁,自己早凑过去喝了个够。但想到这是从一个陌生女人身体里挤出来的,免不了有些心结。况且这个妃子可能是被药物迷了本性,谁知道她乳汁内有没有药物残留。

程宗扬硬起头皮没喝下去,干脆把乳汁递到田贵妃面前,说道:“你滴!米西米西!”

计好眨了眨眼,然后翻译道:“上忍让你喝。”

田贵妃明白过来,乖乖捧起自己的乳汁,亲口喝了下去。

计好小声对古冥隐解释道:“他们忍者饮食清淡得很,平常连肉都不吃。说是免得身上有味道。”

古冥隐恍然道:“既然如此,就不勉强了。”

程宗扬暗道这死孩子知道的倒不少。他暗自庆幸,自己戴着面具,又言语不通,说不定真能瞒天过海。

殿上歌舞渐入佳境,金石丝竹之声不绝于耳。程宗扬留心查看,除了古冥隐和几个小太监,殿内就是妃嫔宫女,连其他太监也一个不见。

这会儿殿门都已经关闭,不知道小狐狸在外面是什么情形,但程宗扬可以肯定,打死那小狐狸他都想不到,自己会被人奉若上宾,在殿内享受着连帝王也未必能及的待遇。

挤过乳的田贵妃被宫女搀扶着退到一旁,她仍旧裸着上身,乳尖奶汁流淌,接着就被另一个小太监接过去,一边摩弄她的双乳,一边解去她下身的衣裙。

相龙和朱灵宝接连引着殿上的贵妇过来拜见,眼前华贵的美妇鱼贯而入,桃腮粉面,雪貌花貌,看得程宗扬眼花缭乱。

第一次见到晋帝,自己还以为他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听萧遥逸说他年纪不过二十来岁,大大吃了一惊。这时看到殿上的妃嫔,程宗扬才知道萧遥逸说的不假。那些妃嫔最大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个人比花娇,又各具美态,有的端庄,有的妖娆,有的甜美,有的艳丽,其中最美的一个是孟贵妃。

那些小太监都机灵得很,只要程宗扬略有注目,立刻让拜见的妃子解衣露体,让他尽情观赏。而那些妃子也毫无羞意,当着众人的面便在殿上宽衣解带,让他饱览春色。

那个孟贵妃腰身微粗,程宗扬多留意了两眼,两个小太监便嘻笑着解开她的宫装,把她剥得赤条条的。果然,美貌的妃子小腹隆起,已经有了数月身孕。

相龙抚着孟贵妃的肚子笑道:“孟娘娘生得美,神仙也喜欢。刚生过一胎便又怀上了。”

孟贵妃掩口笑道:“奴婢的姿色怎么能和张贵妃相比。”

程宗扬心里一动,想起张少煌的亲姐是晋帝最宠爱的妃子,据说国色天香、艳冠六宫,为何还没有引见?

计好咽了口唾沫,没有把这句话翻译过来。相龙也没有提及张贵妃,笑嘻嘻摸着妃子雪白的腹球道:“里面都是谁的种呢?”

孟贵妃袒腹笑道:“上一胎是相龙公公的神种,这一胎奴婢也不知道了。”

朱灵宝道:“是我的吧?”

另一个小太监抢着道:“是我的!”

程宗扬暗道:他妈的你们这些死太监,还能生崽不成?他朝殿下望去,这会儿还剩下最后一个身份贵重的美妇没有过来拜见,她发髻上的金凤尤其华丽,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张贵妃。

忽然背上一寒,感应到老太监阴沉的目光。程宗扬连忙收回目光,若不是有面具遮掩,自己脸上微妙的表情早就被他识破了。

老太监低声道:“计好,让他取了面具,大家好说话。”

计好看了程宗扬一眼,为难地小声道:“回供奉,他们忍者有规矩,从来都不露出真面目。”

古冥隐哼了一声,“这位上忍倒沉得住气。去,试探他几句,我怎么觉得他和传说中不太一样啊?东瀛人说话该是这样的吗?”

程宗扬心头微凛,知道这老家伙已经动了疑心,但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是哪里出了错,心中忐忑。计好叽哩咕噜说了一番,天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程宗扬干脆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好像是这小太监发音不准,惹得自己生气。

老太监不悦地瞪了计好一眼。计好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费力地比划道:“你滴,看到了吗?”

程宗扬左思右想,想不出端倪,索性豁了出去,露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翘起拇指道:“花姑娘!大大滴好!卡哇伊!哟西哟西!”

几句乱七八糟的日文出口,程宗扬自己都觉得别扭,哪知道老太监眼露兴奋之色,还频频点头,连声说着不错不错,便知道自己这条路没走错,心里连声大骂这票太监是什么素质!

打铁趁热,既然摸对路就要对症下药。程宗扬用拇指比向自己,“哇搭希哇,太君的斯。”伸指指向老太监,“支那!支那!东亚病夫的斯!”

这些话如果在本来的世界说,可能已经被人围起来打,还会被逼着吃整块匾额,但老太监听了,居然如释重负,对几个小太监点头,“没错,我之前听说东瀛人讲话,都是这个调调。”

程宗扬心中再次骂起敌人的素质,还有不良小说影视的毒害。真实世界哪有这样说话的日本人?偏偏在三流小说里还一抓一大把,这些太监也不知道受了谁的误导,难道……这个世界的本身就有问题吧?

想归想,程宗扬表面上完全顺应如流,一口一个“花姑娘”、“支那”、“太君”说得不亦乐乎,眼神更猛往另一边的裸女飘。

计好好不容易才和他沟通上,谄笑道:“幽长老说,东瀛人都好色得很。这个飞鸟大爷更是色中强人,一身的好忍术都用在了这上面。”说着学着程宗扬的样子翘起拇指,“手段大大滴有!”

古冥隐细声细气地说道:“今晚可要见识见识了。”说着摆了摆手,“让上忍……不,太君不必拘束,只管作乐。”

程宗扬满口太君,说得都快掉下泪来,索性撇着舌头,一边比划一边说道:“哪个滴,堵尤塞他?”

古冥隐回头看了一眼,朝计好问道:“堵什么?”

“上忍问,那个人是谁?”

古冥隐明白过来,尖声笑道:“那个是大晋的陛下。”

程宗扬黔驴技穷,胡乱说了几句。这下可难住了当翻译的小太监计好,他眨巴眼,硬着头皮道:“上忍问,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古冥隐目光一闪,冷笑着低声道:“也是幽长老问的吧?这句不必译了。告诉上忍,本座依据教主的吩咐,给晋帝服了秘制的傀儡汤。所用份量、服药时辰分毫不差。谁知晋帝服后便阳亢精奋,三昼夜间交欢不下百次,最后精流不止、奄奄气绝,本座倾尽全力才护住他一丝气息。”

计好劈哩啪啦说了一番,程宗扬早听得清楚,心里大是奇怪,干脆道:“傀——儡——汤?什么滴干活?”

古冥隐这句听明白了,不等计好翻译便苦笑道:“上忍该知道的。”他压低声音,“是教主亲手颁赐的药方。每一剂药物本座都仔细量过,绝无差错。”他叹了口气,“上忍既然知道我教情形,这样说,明白了吧?”

明白个屁啊。好不容易等那个死孩子嗑嗑巴巴啰嗦完,程宗扬撇着舌头道:“方子滴你滴有滴?那尼教主大人伊马哈……”然后是一大串乱凑的发音。

小太监都快哭出来了,战战兢兢道:“上忍说,供奉的方子,为什么不拿给教主大人?”

古冥隐脸色大变,脱口叫道:“万万不可!”

他声音又尖又厉,把计好吓得直哆嗦。老太监意识到自己失态,稳住神情,正容道:“上忍入教未久,不知道教主的性情。教主不仅武功卓越,法术超群,而且精通药理,身兼巫毒二宗之长,是我圣教不世出的天才!我等为圣教奔走各处,教主往往亲自赐药,每一剂皆神效无比!”他抚膝摇头晃脑地赞叹道:“神效无比!”

程宗扬不知道自己碰到老太监哪点痛处,让他反应这么激烈,再问又怕露出马脚,只好一边听,一边煞有介事地用力点头,嘴里连声道:“嗖嘎!嗖嘎!”

老太监挤出一丝笑容,和颜悦色地对旁边的小太监说道:“田氏和孟氏一个新近产子,一个怀着身孕,上忍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中意的。去,传周氏过来。”

相龙和朱灵宝笑嘻嘻走进人群,周围的宫女纷纷散开,露出人群间一个华服女子。那女子戴着一顶凤冠,髻上凤钗两翼张开,凤口衔着一副光彩夺目的珠串,成串的明珠从额头一直垂到鼻尖,遍体珠光宝气,将她圆润的下巴映得又白又腻,鲜艳的红唇犹如丹涂。

两名小太监扶住她的手臂,笑道:“太后娘娘,该你上殿了。”

那美妇珠串轻摇,宛如娇柔的花枝般被人扶到殿上。她双臂张开,纤美的手指白滑如玉,在两人扶携下微微翘起。腕上戴着一对碧玉镯子,衣裙都是最昂贵的绫罗,一针一线都精致无比,仿佛从画中走出般艳丽。

她屈膝跪下,娇声道:“奴婢周氏,拜见上忍。”声音又软又绵,似乎在哪里听过。

“哟西!”程宗扬点了点头,尽力不露出惊艳的表情。

相龙讨好道:“上忍大爷,这是宫里的太后娘娘,年纪虽然大了些,身子还水嫩着呢。”

等计好翻译完,程宗扬装出无知的样子,问道:“太后什么滴干活?”

计好正要开口,古冥隐竖起手掌拦住他,阴恻恻说道:“这贱人是晋帝的生母,今年四十一岁,小字妙芸。”

程宗扬回头看了看半死不活的晋帝,再看看眼前风韵华美的太后,心里暗自摇头。生出这么个儿子来,也真够可怜的。

古冥隐阴声笑道:“上忍不信这贱人能生出这么大的废物儿子吗?”

不等他吩咐,相龙便抢着道:“太后娘娘,这位上忍是神使的贵客,他不信是你生了陛下,可怎么办呢?”

太后柔声道:“愿听公公吩咐。”

相龙一脸嘻笑地逗弄道:“太后把下面亮出来让上忍大爷当场验看,好不好?”

不等她回答,朱灵宝便道:“小的替太后娘娘宽衣。”

说着两名小太监把太后扶起来,一个托着她的手臂,一个蹲下来从后面抱住太后的腰肢,把她衣带解开。

几名小太监都围过来,有的抱腰有的抬腿,嘻嘻哈哈地给她脱履除袜。殿内歌舞不绝,妃嫔宫女们在一旁含笑睇视,有几个还露出羡慕的眼神。计好当着翻译,不好上去插手,只能在旁边咽着唾沫。只有古冥隐若无其事,对太后的情形视若无睹。

太后袜脱钗斜,她被那些小太监凌空抬起,珠履掉在地上,露出两只白嫩的纤足,接着被抽去衣带,解下长裙。几名小太监一起伸手嘻笑着扯下她贴身的小衣。衣饰华美的太后被众人剥得一丝不挂,裸露出白生生的肉体。

程宗扬已经见识过这些死太监的荒淫,但看到几名小太监抱起太后雪白的双腿,朝两边拉开,将她隐秘的下体绽露出来,仍然忍不住一阵悸动。

太后下体又白又腻,光溜溜没有一根毛发,绽放的美穴红白分明,在那些小太监的拨弄下,柔腻的蜜穴像在呼吸一样微微开合,红嫩的蜜肉在灯光下娇艳欲滴,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程宗扬忍住心头的悸动,视线从蜜穴移到股间,然后越过光润的阴阜,朝太后面上看去,入目的情形使他顿时脱口叫了一声。

“啊!——呀,哟西哟西哟西!”

老太监细声道:“这贱人还入上忍的法眼吧?”

程宗扬只觉面具下湿漉漉都是冷汗。眼前的太后凤钗溜到一旁,珠串歪斜,露出的玉靥端庄艳丽,弯眉樱口,看上去极为眼熟——如果没认错的话,这位太后自己不仅见过,还曾经上过!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