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68章·易容

残月初升,宫城外,黑沉沉的湖面上忽然冒出一个黑点。

“噗!”程宗扬吐了口水,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小狐狸,用得着潜这么远吗?”

“没办法啊。”萧遥逸借着芦苇丛藏好身形,只露出一颗脑袋,“自从上次宫里闹鬼,禁军就加派了人手,昼夜盯着湖面。若和上次那样划船来,不等咱们靠近就被射成刺猬了。”

“闹鬼?”

“可不是嘛。”萧遥逸幽怨地说道:“你说我这相貌堂堂的,怎么就被当成了鬼呢?有我这么风流潇洒、英俊无比的鬼吗?”

程宗扬没理会他的自吹自擂,“他们还真会编理由啊。”

“要不怎么好掩人耳目呢?”萧遥逸左顾右盼,“喂,你说的暗道出口在哪儿?”

程宗扬抬起头,小心地看了看,“我记得离城墙挺远,在一处湖礁中间。”

萧遥逸眯起眼睛,“我知道了!”他潜身钻入水中,片刻后露出头来,朝程宗扬招了招手。

“宫城西北有一片大礁,方圆差不多有两里,上面寸草不生、怪石嶙峋,旁边还有个大水涡,不少船只在那里出过事,不是迷路就是被水涡吸入。周围的渔民都相戒不敢靠近。”萧遥逸低笑道:“他们倒会挑地方。”

不多时两人潜近礁石的位置,程宗扬凭着印象在礁群中寻找多时,终于找到那个隐秘的洞穴。

洞内曲折之极,两人不敢举火照明,只能运足目力沿着洞窟潜游。花费半个多时辰才看到那条停泊的小船。

“就是这里了。”程宗扬攀到岸上,抖去水靠上的水珠。

萧遥逸啧啧称奇,“这是司马家哪个废物干的?有一手啊,连我老爹都能瞒过。”

程宗扬正要开口,额角的伤疤突然轻轻一跳。

萧遥逸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真有趣。”

他轻声说着,手腕微抬,袖中的龙牙锥悄然滑出半尺,在黑暗中散发出莹白的光芒。

龙牙锥锋芒所指的虚空中,浮动着一团浓黑的气息,里面几点血迹般暗红的光点时隐时现。

“这是什么鬼东西?”

萧遥逸微笑道:“幽冥宗的禁咒。一旦有人侵入,施咒者立生感应。怎么?程兄上次来没有遇到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也许是上次两人惊动宫禁,才在此新设了禁咒。

“怎么破?”

萧遥逸盯了禁咒半晌,“破不得。如果破开禁咒,等于告诉那老人妖,咱们兄弟又大驾光临了。”

“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想辙!”

萧遥逸苦笑道:“我这不正在想吗?”

他抬头看了看洞顶,忽然拔出龙牙锥,划出一个六角星芒,然后抬掌一推。莹白的六角星芒猛然扩大,旋转着框住黑色的气团,将禁咒禁锢起来。

萧遥逸一把拉住程宗扬,“最多只能撑两个呼吸时间,快走!”

两人刚掠过禁咒的区域,那六角星芒就断裂开来,随即化为无形。

到了洞口附近,两人停下脚步。程宗扬指点道:“出去就是太初宫,入口在神龙殿后面的假山下。”

“不对!”

“又怎么了?”

萧遥逸神情微动,“有血腥气。”

程宗扬疑惑地抽了抽鼻子,“我怎么没闻到?”

“外面。”

萧遥逸伏在洞口,闭目倾听片刻,接着身形一晃,掠过数丈距离,悄然没入一丛繁茂的花树中,他身体宛如游蛇,一闪钻入树丛,没有沾到半点枝叶。

程宗扬没有他这份本领,只能老老实实从洞里钻出来,借着假山石的阴影隐蔽身形。

那小狐狸鼻子够灵,就在他落足的位置扔着一具尸体。那人穿着禁军的服色,脸颊生满浓密的络腮胡,面容颇为威武,身体却被绳索捆得像大虾一样,喉咙被利刀切开,看样子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他神情颇为奇怪,分明是割喉致死,脸上却没有惊恐、恨怒的神色,而是一片呆滞,像在睡梦中睁着眼被人杀掉。

程宗扬钻进树丛,看到萧遥逸用指肚擦了擦尸体的面孔,抬起手,眯起眼睛。他指上多了一层油性的物质,微微闪光。程宗扬低声问:“什么东西?”

“蜜蜡。”

程宗扬纳闷地问道:“一个死人,脸上涂一层蜡做什么?”

萧遥逸道:“我也奇怪呢。”

程宗扬望了望四周,“这个禁军怎么跑到内宫来了?”

“他不是禁军。”萧遥逸盯着尸体的面孔,缓缓道:“这厮的面孔我从来没有见过。”

小狐狸说他认识禁军一半的人,虽然有点夸大,但连他都不认识,这个禁军的身份就很可疑了。程宗扬心头微紧,“他是外面闯进来的?”

“难说。”萧遥逸望着不远处的神龙殿,喃喃道:“感觉很不妙啊。”

程宗扬深有同感。也许是上次不愉快的经历,眼前巍峨华丽的宫殿在黑暗中透出阴森诡异的气息,令人心生寒意。

“不会又碰到什么邪门的事吧?”程宗扬道:“上次进来碰到骷髅,这次一来就碰到死尸,再进去只怕要见鬼了。”

“喂……”

“怎么了?”

程宗扬回头,见到萧遥逸脸色不对,甚至说得上有些发白,微微一怔,跟着才想起这位小侯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于是提议道:“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两人来时已经商量好,先到神龙殿查看,再遍查周围的宫室,无论如何要把那个老太监的狐狸尾巴找出来。但这会儿神龙殿灯火全无,去了也是白去。两人游目四顾,最后目光不约而同地一亮。

宫殿一侧有一排宫室,西侧尽头一间隐约透出灯光。两人对视一眼,萧遥逸在前,程宗扬在后,相隔丈许朝宫室掠去。

两人都穿着黑色的皮制水靠,不用担心衣袂带出的风声。上次是八月十五,月色极亮,这次只有一弯弦月半掩云中,黑沉沉的夜色给两人带来许多额外方便。

内宫连禁军也不许入内,让两人格外轻松,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潜近宫室。

两人心里都是同样的念头:这时候还亮着灯,里面住的多半是当日交过手的小太监。那几个死孩子修为平平,根本不用程宗扬出手,萧遥逸一只手打他们还有得剩,唯一的担心就是他们喊叫,惊动他人。

房门虚掩,灯光远远从内室透出。两人悄然靠近,在墙外听了片刻,然后闪身入内。萧遥逸脚尖一点,幻影般闪过两丈距离,落在内室的门侧,身体紧贴着墙壁。

程宗扬没有跟过去,而是闪身躲在房门后。自己已经打了不少架,这点经验还是有的,守在后面既免得有人突然闯入,万一里面情形不妙,也好有条退路。

萧遥逸赞赏地朝他挑了挑拇指,回过头握紧袖中的龙牙锥,一手悄悄挑开内室的门帘。

入目的情形使两人同时大吃一惊。

一名军士立在房中,正好抬脸与萧遥逸打了个照面。他一手提着腰带,一手拿着禁军的甲衣,似乎正在更换衣物。

看清那人的面孔,萧遥逸顿时浑身打了个寒颤。程宗扬清楚看到那小狐狸肌肉一瞬间绷紧,颈后毛发都耸立起来,显然处于极大的惊骇之中。

眼前那人面容威严,连鬓的胡须又密又浓,赫然是刚才那个死去的禁军军士!

望着这个复活的死人,两人一时间方寸大乱。程宗扬不料自己刚才的话一语成谶,居然当真见了鬼,萧遥逸更是脸如土色。那军士微一错愕,沉声喝道:“贵样?何者!”

萧遥逸毛发倒竖,握着龙牙锥的手掌筋腱微颤,冷汗一滴滴淌落下来。

想来也是。萧遥逸自曝小时被鬼吓过,连夜路都不敢走。突然看到刚才摸过的尸体复活,再听到他鬼叫般的口音,没当场吓得尿裤子已经够勇敢了。

但程宗扬知道对面的家伙不仅是人,而且还是个倭人!

“假扮的!”程宗扬低喝道:“动手!”

萧遥逸一震,回过神来。他刚握紧龙牙锥,对面的军士立即抛下甲衣,手臂还未抬起就甩出一道乌光。

那道乌光划过一条弧线,回旋飞来。萧遥逸展臂一拿,却是一枚三菱形的飞镖。

他惊魂甫定,顾不得细看,立即挥手打出。没想到那枚飞镖却是回飞式的,从空中划了一道曲线又飞了回来。

闪避间,对面的军士已经拿出武器,却是一根两尺来长的竹杖,两端包着半圆的铜头。

萧遥逸怕他再使出什么古怪暗器,立即欺身向前,在斗室中贴身近战。那军士招术怪异,十招有九招都看不出来历,往往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攻出,招法狠辣而且阴毒。

萧遥逸使出近身缠斗的功夫,两手忽掌忽指,臂、肘、膝、腿变化万千,他修为稳胜对手一筹,只不过惊悸之下,几次错过良机。而那军士的身手也真不俗,攻守进退俱有独到之处,若不是倒霉碰到萧遥逸,程宗扬穿越后所见的大多数人都远不及他。

那军士在萧遥逸连绵不绝的攻势下渐渐慌乱,一步步向后退去,最后背脊一顿,靠在墙壁上。他目露怯意,竭力避开萧遥逸一记腿法,竹杖再次攻来。萧遥逸侧臂挡住,竹杖顶端的铜头突然一跳,中空的竹杖内弹出一条铁链,怪蟒般缠在萧遥逸臂上。

萧遥逸痛哼一声,手臂血痕突现,被链端的尖钩划破。那军士奋力一拉,萧遥逸仿佛被他扯得飞起般,身体横飞空中,接着屈肘一退,龙牙锥破袖而出,直刺那军士胸前。

那军士避无可避,怪叫声中腾起一团黑雾,身形倏忽消失。

龙牙锥闪电般破入黑雾却击了个空。黑雾散开,那军士的甲衣兀自扔在地上,身体却踪影全无,蒸发般在他眼前凭空消失。

萧遥逸冷汗直淌下来。这斗室不过丈许见方,根本没有藏身之处。难道刚才和自己交手的真的是鬼?

程宗扬掠过来,左右看了一眼,忽然手起一刀,砍在墙角一根不起眼的木桩上,惨叫声戛然而止,鲜血飞溅中,那军士露出身形。

“梭那八格那!”

那军士脖颈被刀锋砍中,“嘶嘶”吐着血沫,似是难以置信有这等蠢事。他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程宗扬,挣扎几下便即气绝。

程宗扬啐了一口,“变身还不用心,宫里有这么破的烂木桩吗?”

萧遥逸脸色由青转白。他抹了把汗,惊魂未定地说道:“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东瀛来的忍者。”

程宗扬多少有点讶异,之前听段强说书说得多了,知道穿越小说大多有个东瀛,总会碰上日本人,想不到此地也无法例外,还是他乡遇故知,碰到了日本忍者。

“幸好以前看片子,多多少少学了两句东瀛文……”

程宗扬暗自庆幸,蹲下来在军士脸上摸了摸,然后剥下一层薄薄的面具。面具上须眉俱全,里面有还残留的蜜蜡,果然是仿照被杀禁军军士面容制成的。

萧遥逸衷心道:“程兄见闻广博,连这些海外异术也精透得紧。”

“有个幽冥宗的老太监,又来了个东瀛忍者……晋宫还真热闹啊。喂,你干什么?”

萧遥逸撕开忍者的衣物,“当然是找线索了。”

那家伙身上的东西不少,短刀、绳索、飞爪、吹管、毒针……还有几个一寸多长的小卷轴和一堆药瓶。忽然两人眼睛同时一亮,抢出一个竹筒。那竹筒一端的封泥已经打开,隐约能看出上面一个“魔”字,另一端则印着“黑”。

两人异口同声道:“果然是黑魔海!”

萧遥逸取出筒里的信笺,上面的字迹已经显过形,在灯下清晰可辨。

萧遥逸一目十行地看完,“这厮原来叫飞鸟熊藏啊。”

书信以汉字书写,程宗扬毫无障碍地读完。那信是一封请柬,上面说久闻飞鸟熊藏兄弟是乱波上忍,因为两人在东瀛犯事,无法存身,黑魔海义字当头,诚请两人加盟,位列教中供奉。信中说,如果弟弟要修炼忍术,哥哥熊藏可以先赴建康,由供奉古冥隐接迎。

“古冥隐是那个老太监吧?”程宗扬不解地说道:“他为什么一来就扮作禁军呢?”

“这是个什么东西?”

萧遥逸从飞鸟熊藏尸体上翻出一个油布包,里面包着一截光秃秃的剑柄。剑柄看起来又古又旧,上面贴着一张火红的符印,透出一丝诡秘的气息。

程宗扬也看不出来,随便揣在身上,正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外面一个尖细的声音道:“飞鸟大爷,古供奉让小的来问问,大爷准备好了吗?”

一个小太监嘻笑道:“他不通华语,你说的他听不懂。计好,你不是会倭语吗?”

另一个小太监吭哧几声,然后弯着舌头叽哩咕噜说了几句。

程宗扬和萧遥逸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紧张。这斗室只有一桌一椅,两人更没有忍者的匿形术,两个大活人一具尸体,想藏都没有地方藏。

外面三名小太监等了片刻,其中一个高个儿小声嘀咕道:“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怎么没声音呢?”

“计好,是不是你说的他也听不懂啊?”

那个叫计好的小太监委屈地说道:“相龙大哥,倭语我只会几句,加上手势他才好明白……”

高个儿太监相龙在计好头上拍了一把,“你怎么这么笨呢?去催催他!”

计好推门欲进,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叽哩咕噜的话语,语速极快,声音又高又尖,似乎在不满地大声呵斥。

“那个鸟在说什么?”

计好为难地说道:“我也没听懂……”他皱着眉道:“味道好像和下午不太一样……喂!相龙哥!”

“锵”的一声低响,那个叫相龙的小太监拔出短刀,低声道:“供奉说过,让咱们留点心。上次两个逆贼闯进宫里,险些撞破供奉的好事,说不定还有人能闯进来。计好,咱们进去看一眼!朱灵宝,你回去禀告供奉!”

相龙轻轻一推门。房内忽然传来一声怒喝,“八格!混账野鹿伊玛丝!”

计好连忙拉住相龙,点头道:“没错!没错!就是这个调儿!下午这位爷就是这样说话的!”

萧遥逸紧贴在墙角,朝程宗扬竖了竖拇指。

程宗扬飞快地戴上面具,把地上的禁军衣物披在身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一古脑塞到怀中。

萧遥逸做了个小心的手势,程宗扬点了点头,掀帘出来。

房门拉开,伪装成禁军面孔的程宗扬挺胸踏出。只见外面站着三个十几岁的小太监,一个个头高点,一个圆滚滚的,还有一个矮小机灵,这会儿三个人都张大嘴巴,然后惊叫道:“真像!”

“这个鸟大爷好厉害啊!”

“太像了!古供奉也想不到呢。”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太监道:“你们懂什么?这叫忍者。幽长老好不容易从东瀛请来的!不能喊大爷,要叫上忍!”说着他一脸谄媚笑道:“飞鸟上忍,小的计好——不是!”小太监想起来他不通华语,连忙卷起舌头叽哩咕噜说了几句。

程宗扬故意板起脸,做出听不懂的样子。

小太监连忙指着自己,“计好!计好!”

程宗扬露出释然的神色,“哟西,计好,哟西。”

旁边两个小太监也挤过来,指着自己道:“小的相龙。”

“小的朱灵宝。”

“哟西!哟西!”程宗扬欢然拍了拍他们的脑袋,一边寻思自己是不是该直接下重手,把这几个小崽子的脑壳拍碎得了。

计好比着手势,半是中文半是倭语结结巴巴地说道:“飞鸟上忍万安,古供奉请上忍到殿里见面。就是那个——那个大房子。古供奉听说上忍愿意出手,喜欢得很,要好好招待大爷。”

那个叫朱灵宝的小太监谄笑着,“飞鸟大爷,这边请。”

“哟——西。”程宗扬故意拉长声音,听着背后的动静,一边道:“哟西!开路伊玛丝!”

相龙道:“哟,他还会说华语呢?”

计好背着脸撇了撇嘴,小声道:“就几个词,路上现学的。咱们说什么他听不懂。”

三个小太监堆起笑脸,点头哈腰地向客人施礼,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程宗扬迈步跟在后面,装作四处打量的样子,一边竖起耳朵。

如果能选择,自己这会儿巴不得调头就走,剩下的烂摊子扔给萧遥逸收拾。不过想想外面的八千禁军,程宗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几个小太监中最大的相龙也不过十四五岁,看起来满脸童稚气,只是这些小太监似乎在宫里待久了,沾染上太监的阴微,目光闪烁,不时露出与他们年龄不符的暴戾阴毒神情。

这会儿三个人以为他听不懂,一边走一边毫无顾忌地交谈。朱灵宝道:“古供奉很看得起他啊。”

相龙道:“他是幽长老请来的,古供奉当然要给他面子了。”

计好挤了挤眼,小声道:“听说他好色得很,在东瀛犯奸无数才逃出来。这一路都躲在船舱里不敢露面。”

相龙嘻笑道:“难怪刚才火气那么旺呢。”

朱灵宝道:“相龙哥,听说那个奸细是你抓到的,真是云家的人?来跟那个长腿美妞见面的吗?”

相龙得意地说道:“可不是嘛。我盯了侍卫长十几天才盯到。还是死士呢,在古供奉手下什么都招了。要不是忌惮那长腿美妞的身手,古供奉早就把她叫到宫里来了。好在现在有了鸟大爷,啧啧,这易容术,连我都看不出来!”

计好羡慕地说:“相龙哥立下这样的大功,古供奉一高兴,说不定会把太初宫赏给你看管。”

“太初宫没意思。昭明宫还差不多。”相龙嘿嘿笑道:“最好能抓到活的,让古供奉把那个长腿美妞赏给我玩几天。”

几个小太监嘻笑着朝神龙殿走去,程宗扬听得惊心动魄。他们口里的长腿美妞九成可能是云丹琉,这几个死孩子在背后盯着云丹琉,撞到云家的死士扮成禁军潜到宫中与她见面,于是擒下那个死士。正好赶上飞鸟熊藏到建康,便让这个忍者扮成死士,设计对付云丹琉。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够好,云丹琉想不上当都难。

刚踏上台阶,眼前黑沉沉的神龙殿一瞬间灯光通明,高逾丈许的殿门一扇扇打开,殿内传来悠扬的乐曲声,灯光下一片花团锦簇。

一个青衣小帽的老太监立在殿前,尖着嗓子道:“飞鸟上忍,鄙人古冥隐,忝居黑魔海供奉。”

小太监计好连忙叽哩咕噜翻译,程宗扬点了点头,装作听懂的样子,怪腔怪调地说道:“古供奉?”

古冥隐满脸喜色,“正是鄙人!上忍这番易容术可谓是出神入化!佩服!佩服!”

程宗扬搜肠刮肚,好不容易挤出来一句:“哈吉玛系代有楼希库!”

计好眼睛一亮,忙道:“这个我知道,他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古冥隐大喜,亲自携起程宗扬的手,尖声笑道:“关照不敢当,上忍是幽长老亲自邀请,难得来建康。万余里舟车劳顿,今晚定要好生快活一番!快请!”

程宗扬被他拉住,不禁汗毛直竖。那死太监手掌又凉又滑,就和死鱼一样,令人毛骨悚然。但一入大殿,程宗扬立即眼花缭乱,把身边的死太监忘到脑后。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