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66章·借将

“哎哟!”程宗扬惨叫着睁开眼睛,“死丫头!要杀人啊!”

小紫一脸愧疚地收回手,“对不起,人家以为你的伤已经好了呢。”

“你傻啊!哪儿有这么快的!我干!你再用力点就又流血了。”程宗扬气恨地捂住小腹,“没看到我伤这么重吗!”

小紫哂道:“那你还有力气搞人家卓婊子?”

程宗扬一时语塞,阴着脸道:“我不搞她难道搞你?”

小紫哼了一声,抱起旁边的狮子狗雪雪。

程宗扬终究有些不好意思,过了片刻讪讪道:“你手段不错啊,卓美人儿现在乖得很,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小紫露出一丝小狐狸般的笑容,柔声道:“程头儿,人家才不吃这一套呢。夸人家两句就想人家给你浇蜡烛,只有傻瓜才干呢。”

原来都被这死丫头听到了。程宗扬厚着脸皮干笑两声,“你用的那个什么天女酥很厉害啊。卓美人儿奶子本来就不小,干到后来比开始还大,我一只手根本抓不住。”

小紫若无其事地说道:“卓婊子的奶子每个围长一尺三寸,重一斤四两,动情时胀大到一尺六寸有奇,重一斤九两——只有你这个傻瓜才不知道。”

程宗扬奇道:“还有这种事?”

“她还没奶过孩子,当然会了。”小紫抬起雪雪两只前爪,笑吟吟道:“程头儿,想不想看雪雪跟你的大美人儿搞?”

程宗扬冷笑道:“少来唬我!我已经看过了!这是条母狗!”

“这是条阉狗啦。”小紫眨了眨眼睛,“知道它什么时候被阉的吗?”

程宗扬脸色有点发僵,“不会是你干的吧?”

小紫偷笑道:“你猜它的小弟弟去哪儿了?”

程宗扬克制住心底的怯意,干笑道:“哈哈,不会是你把它煲汤了吧?”

“才不是呢。人家把它炮制成干物,装在雁儿的娃娃身上……”

程宗扬暗中抹了把汗,只要不是拿来对付自己就好。难怪这死丫头整天抱着雪雪,原来把那个小畜牲要命的东西给抢走了。

“……然后人家往上面滴了一滴血。”

程宗扬冷汗顿时淌了下来,用变调的声音道:“谁的血?”

小紫同情地说道:“好可怜,程头儿,你都快吓死了。”

“妈的!”程宗扬叫道:“你再给我玩什么巫术,我跟你没完!”

“是苏妲己的血啦。”

程宗扬长出了一口气,“怎么不早说!把话说清楚,别再跟我耍花样!干!迟早要被你弄出心脏病来!”

“我如果告诉你,血祭的结果是那个女人还是处女,你信不信?”

程宗扬下弯的唇角慢慢抬起,最后变成夸张大笑,他笑得直打跌,用力拍了几下桌子,指着小紫笑道:“什么狗屁法术!哈哈哈哈!”

小紫撇了撇嘴,“信不信由你啦。”

“信!我当然信!那妖妇干过的男人能从我坐的地方排到云老哥家门口,还得是两人一排!处女?哈哈哈哈!”

小紫嘟起嘴,“你真和她有一腿?”

程宗扬止住笑声,疑惑地说:“有关系吗?”

“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处女?”

“你傻啊!是不是处女非要干过才知道?你见过那么风骚的处女?”

小紫忽然拿出一只木偶,木偶雕工很粗糙,外形像一个女人,又像一只踞伏的动物,在木偶额头的位置有一滴细小血迹。

“哼哼!我就知道你骗我!本来就是条母狗,还说阉了的。”程宗扬拿起木偶,“这是什么?”

小紫拿出一根细针刺在木偶额头的血迹上,然后抱起雪雪。那条小狮子狗打呵欠一样张大嘴巴,浑身雪白的绒毛膨胀起来,像一个可爱的雪球。忽然,刹那间雪雪雪白的绒毛转为漆黑的颜色,原本可爱的模样也变得阴森恐怖。

小紫抬起狗爪按在针尾,让变成黑色的雪雪淌出一滴血,与木偶上的血迹融合。

程宗扬张大嘴巴,看着那条妖狗又恢复原状,变成雪绒绒的模样,闭着眼在小紫怀里打呼。

“这……这是怎么回事?”

“雪雪是条黑狮犬呀,传说是妖精的一种呢。”小紫把雪团般的小狗抱到脸侧,“可惜它太小了。”

程宗扬瞠目结舌,半晌才狂叫道:“你们在搞什么鬼?怎么把妖精都弄进来了!”

小紫做了个鄙视的表情,对他的惊诧表示不屑,“程头儿,你真是土狗。妖精有什么大不了的?雪雪最聪明了,知道混在一般的狗狗里让人认不出来。”

“怪不得你整天抱着它,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呢!”程宗扬叫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妈的,这狗崽子要不是妖怪,你早把它掐死了吧!”

小紫白了他一眼,抬起下巴,“瞧!”

黑狮犬的血液顺着针尾淌下,与木偶上的血滴一触,随即被逼开。程宗扬看着那滴黑狗血在木偶表面荡起涟漪般的细纹,一圈圈散开,最后消失不见。半晌他莫名其妙地抬起脸,“什么意思?”

“她身上有克制其他巫术的法宝,”小紫道:“或者是禁咒。”

程宗扬心里忽然一动,想起与苏妲己交手的紧要关头,是她身上一丝奇异的力量帮助自己突破到入微的境界。当时自己无暇理会,这会儿回忆起来,那股力量的气息熟悉异常,倒有些像是……九阳神功!

程宗扬紧张地思索着:苏妲己隐身五原城与王哲脱不了关系,可能是被王哲击伤,或者被设下某种禁制才不得不收敛。程宗扬想起苏妲己身边众男环绕的一幕,当时只觉得她荒唐淫浪,现在想起来,那么多男人却只是摸摸她的手脚而已,再想到自己与她交欢时的情形,那妖妇分明是欲求不满,似乎很多年没有和人欢好过。否则以她的淫荡,身边男人无数,怎么会一见到那根情趣按摩棒就禁不住试用?

程宗扬越想越有道理,他把自己的怀疑告诉小紫,最后道:“她身上的禁咒肯定来自太乙真宗。哼哼,看来我要去龙池一趟,找个太乙真宗的人仔细打听一番了。”

小紫惊讶地看着他,“程头儿,你是不是糊涂了?”

程宗扬不高兴地说:“找太乙真宗的人怎么了?我以前见过的蔺老头就很上道。”他盘算道:“小狐狸说那妖妇受了伤,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找个机会我要去龙池拜访一下太乙真宗的总坛……喂,死丫头,你翻什么白眼啊?”

小紫翻了翻眼睛,“我还以为你在装傻,原来是真傻。”她踮起脚尖,扯住程宗扬的耳朵,“大笨瓜!刚搞过人家就忘了!”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一拍脑袋,“卓美人儿!我这就去问她!”

“没时间啦。”小紫道:“云老爷子已经等了你半个时辰。”

“干!怎么不早说!”

※ ※ ※ ※ ※

云苍峰没在书房等候,而是坐在院内的树荫下。旁边易彪和吴战威一人蹲在一块石头上,正聊得口沫横飞。

“多亏程头儿给的药,老易这回算是捡了条命!”易彪道:“我回营的时候,营里的医官还说我这条手臂算是废了,没想到半个月时间就长得结结实实。医官看到,下巴险些掉下来,整天围着我问用的是什么药。后来我被问烦了,正好听说程爷的名头,就说这是盘江程家的药,一斤黄金才换一丸,哈哈!”

吴战威“嘿嘿”笑了两声,“这回哥哥可抢先了一步……”

“什么事啊?”易彪看着他的表情,忽然一拍大腿,“那个小寡妇?”

吴战威讪讪道:“不是那个……一会儿别提啊。”说着他扯开喉咙,“阿翠!阿翠!过来见见我的生死兄弟!”

翠烟掀帘出来,屈膝朝众人福了几福。她仍是昨日来时的打扮,遍体珠翠,容貌艳丽,举止优雅,不仅易彪眼都看直了,连云苍峰也为之动容。

“这是易兄弟!跟我比亲兄弟还亲!这是云老爷子,云家三爷,我一直当老哥哥来敬。”吴战威大咧咧道:“往后叫叔叔、伯伯就成!”

翠烟嫣然一笑,“易叔叔,云伯伯。”

易彪和云苍峰连忙回礼。

吴战威笑得眼都眯成一条缝,吹嘘道:“这也是在建康,换作我们家那边,小叔见嫂子可是要磕头的。算了老易,今天就饶你一次。”

云苍峰笑道:“易兄弟的规矩免了,我这大伯的规矩不能免。”他从袖中取出一小串黄澄澄的铢钱和一只白玉指环递过去,“来得仓促,没有什么东西,这算是见面礼吧。”

吴战威叫道:“云老爷子,你这是唱的哪出啊?怎么好让你破费?”

那些铢钱不过一小串,但都是金铢,折成平常的铢钱足有几十贯,已经算得上重礼,再加上那枚指环通体莹白,没有丝毫杂色,更是价值不菲。

两口子逊让一番,云苍峰却坚持要给,最后翠烟不得不接过来,说道:“多谢云伯伯。”

吴战威道:“你去忙吧。晌午好生做几样好菜,我要请兄弟们喝酒!”

“知道。”翠烟含笑离开。

吴战威攀住易彪的肩,挤眉弄眼地说道:“怎么样?屁股够大吧?我告诉你啊,屁股大了好生养!生七八个都不在话下。老易,别当你的大头兵了,和哥哥一块儿跟着程头儿混吧!”

易彪道:“成!这次的事办完,我就辞了军职!”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易彪!可不许反悔啊!”

“程头儿!”

程宗扬走过来,“这是你说的,事情办完,过来给我干活!”

易彪哈哈一笑,“只要程头儿不嫌弃就行!”

程宗扬坐下来,“那地方还能住吧?”

云苍峰道:“我世居建康,竟然不知道还有那样一处所在。”

这次轮到程宗扬惊讶了,“是吗?”

云苍峰道:“玄武湖的滩岛大多是水师练兵的营地,外人极少在湖中置业。他们在那里万无一失。”

“原来如此。”程宗扬看了看左右,“长伯呢?”

“在前面跟秦兄说话。”易彪赧然道:“在下本来不该过来打扰,只是记挂吴大哥,才央云老爷子一同过来。”

云苍峰关切地问道:“听说程小哥昨晚遇袭?”

程宗扬苦笑道:“是白湖商馆的正主找上门来,还杀了我两名兄弟。”

云苍峰眼中寒光一闪。

程宗扬道:“那妖妇也受了伤,有些日子不会出来了。”

云苍峰见他无恙,也放下心来,点头道:“昨日祁远过来见我,已经接了石灰坊加紧烧制,又按你的吩咐雇人挖掘黏土,不知道小哥又有什么手笔?”

作为在那个世界最后的记忆,程宗扬对段强那句话印象极深,相信自己不会记错。但仅仅一句话是否能造出水泥,自己心里也没有太多把握。程宗扬只好道:“云老哥不用急,有一二十天就知道分晓了。”说着问道:“云老哥今天找我不会是谈生意的吧?”

“怎么不是?而且是一桩大生意。”

易彪与吴战威知道他们有话要说,起身到前面去研讨刀法。

云苍峰拂去衣上的落叶,良久道:“影月宗的人已经到了,三日内临川王会遣使入宫问安,如果再不能面见陛下,便会联络朝中大臣到宫城要求面驾。”

自己亲眼见过,晋帝虽然还剩一口气,但人已经死了大半。临川王只要不是白痴,这一着逼宫之后,紧接着便是举事了。但程宗扬对临川王的成功实在不看好——有萧遥逸那个握着禁军的小狐狸在暗处虎视眈眈,临川王有十成把握也未必能得偿夙愿。何况他还没有十成把握。

“目前尚书省五兵曹上奏,称建康近郊湖泽多有流民,疑相聚为寇,请调禁军剿灭。”

云苍峰虽然没有明言,程宗扬也猜出这是云栖峰的主意,借机把禁军调离建康,方便他们行事。程宗扬见云苍峰神情古怪,笑道:“怎么?朝廷没有答应吗?”

“书上丞相府,因为王丞相带子弟跪辞镇东将军,耽搁了几日,昨日原件退回。五兵曹早知王丞相不欲生事,准备了满篇道理诚请丞相调遣禁军。”云苍峰苦笑道:“谁知王丞相答复说——若不容置此辈,何以为京都?五兵曹准备的满篇道理竟然一字都用不上。”

程宗扬笑道:“这位王丞相还真宽容。”

云苍峰拈须长叹道:“我们都小看了这位王丞相。王茂弘早年誉满天下,岂是庸才。”

程宗扬忍不住道:“既然这样,王爷何必心急呢?再等些日子有何不可?”

云苍峰道:“箭在弦上,不容不发。只怕迟则生变。”

刚才说到“王爷”两个字,程宗扬心里一动,想起徐寄临死前的喊叫。

“在鹰愁峪伏袭我们的州府兵,似乎与一位王爷有关,云老哥觉得会是哪位王爷?”

云苍峰已经参详良久,始终不得要领,摇头道:“朝中王侯虽多,能使动州府兵的却少之又少。除了临川王,再想不起第二位来。”

程宗扬叹了口气。连云苍峰都猜不出来,自己也不用想了,除非徐寄活过来才有答案。这条线索看来就此中断了。

云苍峰忽然站起身,朝程宗扬郑重地施了一礼。

程宗扬连忙避开,“云老哥,这是做什么?”

“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小哥援手。”

程宗扬暗叫糟糕,硬着头皮道:“云老哥有什么事尽管直说,能帮上忙的,小弟绝不推辞。”

“老五纠集亡命徒逾千,可惜尽是乌合之众。程小哥在南荒已经崭露头角,鹰愁峪一役更是联合诸府家丁大败水师精锐,临阵不乱,指挥若定,擅长统筹乌合之众有目共睹。老哥知道你不愿趟此浑水,只是此事关系我云家乃至大晋兴衰荣辱,不得不赧颜向小哥求援。”

程宗扬品味半晌才明白过来,“你让我去指挥云五爷召集的亡命徒?干!你不如一刀砍死我算了!”

“若非小哥熟悉宫中路径,老哥也厚不下脸皮来求你。”

程宗扬叫道:“云老哥,你这不是厚脸皮,纯粹是硬起心肠让我去送死!让一个小商人带一帮不认识的人闯进宫里造反,这么天才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云苍峰摊开手,“但凡有半点主意,老哥绝不会来麻烦你。可惜老五手下悍匪不计其数,将才却难得一见。”

“将才还不好找?易彪算一个吧?要论打仗,我给他当徒孙都不够!”

云苍峰苦涩地说道:“易彪分身无术。若易虎还在……唉……若程小哥执意不肯援手,老哥只有……”说着云苍峰一撂长袍,作势欲跪。

程宗扬连忙扶住,赔笑道:“易彪分不开身,还有别人。秦桧你知道吧?还有吴三桂,这两个一文一武,都是一等一的!”

云苍峰摇头道:“这两人虽是英才,怎及小哥威望昭著?”

“我有什么威望啊。老哥放心,会之和长伯绝不比易彪差!身手更是比我高明百倍!让他们两个去,比我强多了!”

程宗扬舌灿莲花,几乎把秦桧和吴三桂吹嘘成天神下凡,才好不容易打动云苍峰。

云苍峰犹豫半晌,终于叹道:“也只好如此了。”

程宗扬刚松了口气,忽然张大嘴巴,一手指着云苍峰,半晌才叫道:“云老哥!你就这么算计我啊!”

云苍峰一改戚容,大笑道:“老哥怎么舍得让你孤身犯险?”

程宗扬终于回过味来。云苍峰起初打的就是秦桧和吴三桂的主意,却口口声声请自己帮忙,自己果然上当,不但把秦吴二人双手拱让,还觉得自己辜负了别人的心意。

程宗扬啼笑皆非,“奸商啊奸商,连我这么老实的人你都不放过。”

云苍峰抚掌笑道:“从南荒我就打你手下人的主意,没想到到了建康,还是要走这条老路。”

程宗扬冷静下来,问道:“听说云家主事的是六爷,自从小弟来建康一直无缘得见。难道这等紧要关头,还要靠云老哥自己奔走?”

云苍峰道:“我们云家这一代兄弟七人,老哥排行第三。几位兄长和兄弟陆续故去,现在还能做事的只有老哥我,老五和老六三人而已。不瞒小哥说,六弟一直在洛阳、长安、咸阳、临安等地奔走,晋国一旦政局生变,能否得到天子认可,至为重要。”

这确实是件大事。如果无法得到天子认可,即使临川王政变成功也难以坐上帝位。

云苍峰得了两个力助,心怀大慰,笑道:“鄙宅清云荷舫夜景颇有一观,小哥若有闲暇,不妨带上会之和长伯来园中消暑。”

程宗扬知道他是邀两人到宅中详谈,说到底自己对政治仍不怎么感兴趣,本来想拒绝,但随即想起一事,心头微动,当即一口应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