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65章·掌誓

劫后余生,程宗扬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好运。苏妲己紧跟着跃入湖中,与自己只相差一线。眼看她的丝带就要划断自己的喉咙,身后突然多了一双温软的小手,拉着自己以惊人的高速脱离苏妲己的攻击范围。然后藏在水下的萧遥逸出手截击,将那妖妇逼退。

“死丫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人家才不想呢。都是那个萧傻瓜,说留我一个人在家里不安全,非要拉我来。”

程宗扬笑了一声,“那家伙是怕黑,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不好意思告诉你就是了。”

小紫撇了撇嘴,“真没用。”

“可不是嘛……”

程宗扬动了动身体。丝带没有穿透腹腔,只是在腹侧留下一个寸许深浅的伤口,另外几处也都是皮外伤。经过殇侯的指点,自己把死气尽力转化为真元,以前那种真阳外溢的情形已经很少出现。但生死根把死气转化为生机的机能仍在,虽然没有以前夸张,但伤势愈合速度也比常人快了许多。

这几个月下来,受伤已经成为家常便饭,让程宗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根据经验判断,这些伤势都不要紧,最重的一处,仍是在鹰愁峪被长槊刺中的一处。毕竟槊锋刺入近两寸,这种贯入伤比起体表半尺长的伤口更难愈合。

程宗扬闭上眼睛,感受着伤口隐隐跳动着传来的灼痛感。小紫细软的手指在伤处抚过,带来酥软的触感,让痛楚减轻许多。

“死丫头。”

“嗯?”

程宗扬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后悔了……”

小紫出奇地没有作声。

隔了一会儿,程宗扬讶道:“死丫头,你转性了?怎么不嘲笑我?讽刺我?挖苦我?污辱我呢?”

小紫撇了撇嘴,“你让我怎么嘲笑你?”

“你可以说——我早说过杀死她,可你这个大笨瓜偏偏不肯,这下好了,被人家反过来咬了一口吧?活该!”

“真讨厌!”小紫把程宗扬的脑袋浸到水里,“不要学我说话!”

“程宗扬钻出来,抹了把水道:“谁学你说话了?我只是把嗓子捏细了一点。”

笑闹几句,程宗扬心头郁结的闷气消淡一些。他揉了揉面孔,低声叹道:“我真的是后悔了。在建康城,咱们完全有机会干掉她,就是杀不死也能留下她半条命。结果我一时心软,害死两名兄弟。”

“大笨瓜,谁让你放过她的。”

程宗扬叹了口气,“说到底,我跟她并没什么深仇大恨,虽然被她烙了个奴隶印记,但现在也看不大出来了。我设计对付她顶多是想出口气。”

“傻瓜!”小紫给了他一个简短的评语。

程宗扬没想到苏妲己的报复会如此凌厉,这次死了两名兄弟,下次再遇上她,也许损失会更大。

刚才萧遥逸的一击,自己没看清他用的是什么手法,但能看出苏妲己在那只小狐狸手下伤得不轻。小狐狸和秦大奸贼两个人一起追杀,无论能不能得手,总归安全无虞,不用自己担心。倒是小紫,刚才从苏妲己手下拉了自己一把,似乎受到劲力的冲击,这会儿游水的速度也比平常慢了许多。

“死丫头。”

“嗯?”

“你刚才游那么快,是不是变身了?”

“我才不告诉你。”

程宗扬忌妒地说:“不许让别人看你变成鱼尾的样子。”

“才不会让别人看到呢。”

程宗扬突发奇想,“你变成鱼尾,裤子怎么办?”

“讨厌!”

“哈哈……哎哟!”

“活该。让你笑,肚子痛了吧。别动!”

程宗扬倒抽着凉气道:“死丫头,你小心点……”

小紫一手按住他小腹的伤口。程宗扬躺在小紫臂间,身体随着莫愁湖水起起伏伏,被她带着朝湖岸游去。

一轮残月穿过云层,洒下淡淡光辉,水天宛如一色。程宗扬禁不住想就这样睡去,直到长夜过尽,阳光来临。

※ ※ ※ ※ ※

萧遥逸抹干身上的水迹,把巾帕丢在舱中,然后一撩新换的袍服,坐在程宗扬对面的藤席上。

“我派去的人刚跟出建康,就被那妖妇甩掉了。”萧遥逸道:“接到消息我便赶到玉鸡巷,幸好紫姑娘无恙。”

程宗扬也换了干衣,腹侧伤口被重新包扎过,半倚着藤席,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算得倒准,正好赶到。”

“侥幸而已。”萧遥逸道:“萧某对建康比秦兄熟悉得多,从湖上赶来,终究快了一步。那妖妇被我和秦兄联手击伤,至少有一两个月难以复原。吃过这次亏,她即便养好伤也未必敢再来找程兄的麻烦。”

程宗扬心里暗叫不然。那妖妇发现自己身怀九阳神功,必然把自己当成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秦桧道:“今日之事多谢小侯爷援手。在下一向自负武功,见到小侯爷的身手,方信人外有人。”

“秦兄过谦了。”萧遥逸开心地大笑道:“要论起武功,萧某怎么敢和秦兄源自黑魔海的绝技相提并论呢?”

秦桧泄了底子,露出真功夫,听到萧遥逸口气中流露出的浓浓敌意,眉峰顿时一扬。

程宗扬苦笑一声,“小狐狸,你早看出来了吧?”

“谈不上早。”萧遥逸收起笑容,冷冰冰道:“贵属吴长伯当日在鹰愁峪使出大力金刚臂,萧某才知道程兄这池水不是一般的深啊。”

秦桧刚要开口,却被程宗扬拦住,“行了,小狐狸,别板着你的臭脸。大家既然是朋友,也不用藏着掖着。没错,会之和长伯都与黑魔海大有渊源,简单地说,他们是黑魔海毒宗一支,和现在黑魔海的当家人不是一回事——这样说行了吧?”

萧遥逸露出古怪的表情,“黑魔海毒宗?鸩羽殇侯?干!你既然从南荒来,我早就该想到的!”

程宗扬小心问道:“你们那位岳帅跟殇侯没什么仇吧?”

萧遥逸脖子一梗,“怎么没有!”

“我就知道!”程宗扬指着萧遥逸叫道:“你们那位岳帅满世界都是仇人!妈的!把他的仇人都叫来,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了!”

萧遥逸讪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岳帅还是有几个朋友的——嗯,红颜知己、红颜知己。你别急啊,其实岳帅和殇侯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深仇,说起来,我们岳帅还吃了点亏。”

“岳鹏举还有吃瘪的时候?这个我喜欢,说来听听!”

萧遥逸摸了摸鼻子,又看向秦桧,为难地说道:“其实就是岳帅遇到一个女人,没想到和殇侯有关系,结果……”萧遥逸吞吞吐吐道:“岳帅虽然占了点便宜,但足足有两个月近不了女人……”

程宗扬嘿嘿笑道:“那女人不会姓叶吧?”

“原来程兄知道?”

“我知道个屁啊。岳帅占了人家的便宜,但岳帅的女人也被殇侯上过——会之,你别揪胡子,我就不信放着碧姬那样的荡妇,殇侯会不去试试,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装的?”程宗扬笑道:“这件事大家就算扯平好了。至于岳帅当年清剿黑魔海,和殇侯没有再结仇吧?”

萧遥逸道:“岳帅倒是想报仇,但没找到人。岳帅在风波亭出事后,我们才听说殇侯在南荒隐居。”

“过去的事就算了。”程宗扬道:“黑魔海巫毒二宗早就分道扬镳,我敢打赌,如果有机会往对方背后插一刀,两边都不会手软。既然这样,大家为什么不能合作呢?”

萧遥逸一把拉起袖子,露出肌肉结实的手臂,拍着桌案道:“合作?殇侯名声很好吗?再怎么说,他们也是黑魔海的妖人!”

程宗扬抹了把脸,苦笑道:“小侯爷,你也太直接了吧?当着面就骂上了,话说这么狠,咱们后面还怎么谈?”

萧遥逸叫道:“这种事有什么好谈的?又不是做生意!”

程宗扬提醒道:“别忘了,我可是生意人。世上有什么事不能谈的?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们和殇侯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一听是黑魔海就摆出打打杀杀的架式来呢?”

萧遥逸哼了几声,然后道:“这事我要知会孟大哥。”

“孟老大那边我去说。老实告诉你,小紫那丫头在南荒一直都是殇侯照顾的。有这份交情在,你们星月湖好意思和殇侯喊打喊杀吗?”

“是吗?”

“你以为她怎么活下来的?”

萧遥逸终于被程宗扬说动,“合不合作不是萧某能决定的。但在建康……”萧遥逸抬起手掌,“不与殇侯为敌,萧某还能做到。”

秦桧出掌与他轻轻一击,双方算是立下互不侵犯的契约。

萧遥逸恢复从容,笑道:“你下午不在城里,不知道宫里发了诏书,把王丞相痛骂一顿。”

“哦,王处仲得了镇东将军的职位?”

“没有。连自家人都不支持,王处仲只好上表推辞了。”说着萧遥逸大笑两声,似乎松了口气。

程宗扬奇道:“王处仲到底是个什么人?让你这么忌惮?”

萧遥逸推开舷窗,船只已经从莫愁湖进入大江,再往前便是秦淮河。

“琅琊王家在晋国根深蒂固,王丞相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门徒故吏满朝都是。不过王茂弘生性疏淡,不喜生事,倒也罢了。王家其他人我也不放在眼里,唯有王处仲……”萧遥逸道:“那家伙生性坚忍,野心勃勃,他若执掌兵权必成大患。”

秦桧欲言又止,程宗扬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吧。看在殇侯的面子上,小侯爷也不会和你计较。”

秦桧道:“既然王丞相力辞,小侯爷何不自己来做这个镇东将军呢?”

萧遥逸眼睛精芒一闪,旋即摇头道:“不可。我们兰陵萧家已经有了禁军的兵权,六镇的州府兵绝不可能再落入我手中。”

“那么谢家呢?”

萧遥逸用折扇轻拍掌心,良久道:“谢幼度已经离开长安了。”

程宗扬道:“谢幼度?谁啊?”

“谢无奕的嫡子,谢万石的侄儿。”萧遥逸道:“那小子比我还年轻几岁,十年前去了长安的皇图天策府。坦白地说,琅琊王家我忌惮王处仲,谢家我最忌惮的就是谢幼度。北府兵是谢家一手组建,谢幼度生下来就带着军职,那小子若直接去军中赴任,连诏书也不必下。”

程宗扬心里一紧,“你是说北府兵会听谢家的?”

萧遥逸没有回答,反而道:“身在乱世,哪里有比兵权更要紧的?谢家、王家、庾家、桓家都各有兵权在手,真正没有兵权的,反而是司马家。”

程宗扬暗想:难怪晋国朝局是臣强主弱,莫说晋国帝王大多庸碌无能,即便有一两个英主,面对这种局面也只能束手无策。历史上,东汉之后,魏、晋、宋、齐、梁、陈四百年间接连权臣篡政,直到唐代推行府兵制,才结束权臣拥兵自重的历史,随即又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再到宋代推行文官制,才从制度上解决了兵权问题,付出的代价却是军事力量的虚弱。

萧遥逸有些心神不宁地坐了片刻,然后道:“紫姑娘呢?”

“累了,睡觉呢。”

萧遥逸抛开心事,用折扇敲着掌心,啧啧赞叹道:“紫姑娘的水性真好,一听说那妖妇找你麻烦就急着赶来。为了赶到那妖妇前面,我们从湖上过来,紫姑娘入水就像游鱼一样,我差点就赶不上她。”

程宗扬装傻道:“海边的野丫头,在水里游惯了。”

萧遥逸叹道:“这些年紫姑娘吃了不少苦,我们兄弟想起来就心里有愧。”

“你慢慢惭愧去吧。”程宗扬伸了个懒腰,“我可要睡了。”

※ ※ ※ ※ ※

“呼……”

程宗扬压在那只白滑的雪臀上,长长吐了口气。

那具丰腻的胴体赤条条伏在榻上,妆扮艳丽的卓大美人儿像娼妓一样顺从地举着雪臀,用蜜穴抚慰着主人的阳具。

小腹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今天吸收了不少死亡气息,程宗扬急需将冗杂的余气发泄出来,因此不顾夜色已深,一回到玉鸡巷便找上卓云君。

卓云君还是第一次使用背入体位。当她解下小衣,把又圆又滑的大白屁股举到自己面前,程宗扬顿时勃起如铁。他抱住卓云君的腰肢,从后面干进她软腻的美穴,直到阳具尽数进入她体内,才俯在她光滑的躯体上,伸手把她双乳握在手中。

卓云君双乳肥滑圆耸,揉捏时,两团白生生的乳肉软腻如脂,充满诱人的触感。她用双膝承受程宗扬身体的重量,臀间敞露的蜜穴被主人火热的阳具毫不客气地占据,胀得微微作痛。

她双乳被小紫调制的天女酥浸过,乳肉敏感之极,此时被主人手掌抓住,浑身的肌肤都立刻轻颤着收紧。

主人结实的腹肌压在臀肉上,充满雄性的强壮气息,那根粗壮的肉棒撑开蜜穴,压迫在自己体内最柔腻的蜜肉上。自己只能顺从地举起臀,将最隐秘的羞处裎现出来,供他享用。那种屈辱而羞耻的感觉,使卓云君闭上了眼睛。

主人低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卓美人儿,你的屁股好美,白光光的又圆又大,干起来好舒服。”

卓云君玉颊顿时涨红。这样污辱性的话语她已经听过许多,但每次听到都引起她心底强烈的羞耻感。卓云君反复告诉自己要忍受,只需要一千次这样的羞辱,还清欠他的债,自己就可以解脱了。

声音再次传来,口气充满诚恳的意味,“我是说真的。你皮肤真好,又白又滑,一丝皱纹都没有,像精瓷一样白净,还香喷喷的。”似乎怕她不信,程宗扬又发誓般加了一句:“骗你是小狗!”

身下的美妇僵了片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卓云君垂着头,紧绷的身体软化下来。

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称赞,不是拿自己笑谑,卓云君潜意识中的抗拒终于瓦解。

火热的阳具仍留在体内,却不再感受到屈辱,而是一种微微胀痛的紧密感。卓云君柔顺地挺动雪臀,迎合阳具的进出。如果说以前她像一个含耻忍痛奉迎主人的女奴,现在的她更像一个刚刚知晓性爱滋味的熟艳妇人,羞涩中带着柔媚的喜悦。

没有什么能比肌肤交接这样亲密的接触更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意,程宗扬有些惊诧地看着身下的美妇褪去生涩,像一朵华美的牡丹般冉冉盛开,流露出蜜汁般甜美的风情。

每个人都会对真心赞美产生喜悦,即使沦落为娼妓也不例外。早知道赞美有这种效果,自己应该多说几句好听的。

最后的心结被打开,身下的美妇像换了个人,变得秾艳生姿。她伏在榻上,让程宗扬从后面抽送了几百下,然后又翻过身子,双腿张开,让他从正面进入。

火热的阳具在蜜穴中进出,卓云君下体春潮涌动,阳具每一次抽送都传来湿媚的腻响。她丰美的双乳耸翘着,乳头硬硬翘起,芙蓉般的脸庞升起醉人的红晕。

那两条雪白的美腿大张,娇艳的阴户被一双大手剥开,乌亮的阴毛间绽露出穴内红腻的蜜肉,柔嫩的穴口被一根结实的阳具撑满,随着阳具的进出来回滑动,不时溢出清亮的淫水。

程宗扬腰身用力一挺,身下的美妇低叫一声,然后咬住唇瓣。看着美妇羞媚的神情,程宗扬坏笑道:“是不是又顶到了?”

美妇蹙起眉,含羞道:“你又顶到人家花心了……”

程宗扬笑道:“这是第几次了?”

卓云君羞窘地避开他的视线,小声道:“我数不过来了……”

程宗扬撩起她的发丝,笑道:“你刚才怎么说的?”

卓云君红着脸道:“奴婢说……主子骑在奴婢屁股上,每次都干到奴婢的花心。主子的阳物好硬,奴婢的花心太嫩,承受不住……求主子换个姿势……”

程宗扬咧开嘴,坏笑道:“已经换过了,怎么办呢?”

那美妇眯起眼睛,目光湿湿地望着他,脸上露出讨饶的表情。忽然她眉毛动了一下,想起来道:“让奴婢在上面,好不好?”

程宗扬讶道:“倒浇蜡烛你也会?”

卓云君不好意思地说:“紫——妈妈教过奴婢,说主子累的时候,让奴婢在上面伺候……”

干了这么久,腹侧正隐隐作痛,听到她这么说,程宗扬不客气地坐到榻上,一把抱起卓美人儿放在自己膝上。

卓云君两腿发软,湿腻的玉股与他身体一触,顿时雪臀一颤,险些从他膝上滑下。

那美妇钗子溜到一旁,长发散开,裸着白滑的身子骑在程宗扬身上,张开手扶在榻上,微微娇喘,那对丰满的雪乳不住起伏。卓云君勉强撑起身体,一手摘下钗子,目光落在程宗扬腹侧染血的绷带上,不由一闪。

她丹田内虽然没有半丝真气,多年苦修的见识仍在。只一眼就看出程宗扬腹侧伤口的位置正在要害。如果用钗尖刺进他的伤口,只要刺进寸许就足以使他重伤。这时夜色已深,周围寂无人声,自己完全有机会在他恢复行动之前逃出这处暗室……卓云君目光闪烁,握着钗子的手指捏得发白。良久,她朝程宗扬一笑,把钗子丢开,然后一手扶着他的阳具,抬起雪臀,对着他的阳具缓缓坐下。

程宗扬浑然不知自己刚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他靠在竹枕上,目光停在卓云君下腹,一边拿起旁边的灯盏。

卓美人儿出奇的乖巧,她一手扶着自己的阳具,一手分开下体,将蜜穴与阳具结合的部位暴露在灯光下,毫不避讳自己好色的目光,甚至主动挺起下体,让自己观赏她用性器套弄阳具的淫姿艳态。

“卓美人儿,你下边生得真美。”程宗扬赞叹道:“两片小嘴红红嫩嫩,又漂亮又干净。”

卓云君轻柔地耸动雪臀,小心避开他腹侧的伤口。丰腻的雪臀在腹下和大腿上摩擦着,传来诱人的触感。

“你的东西好硬……”卓云君脸上飞起红霞,媚眼如丝地呢哝道。

程宗扬见过最牛的汉子要数武二郎,主要是那家伙臭不要脸,逮着机会就跟苏荔胡搞,让自己看了几次活春宫。

和武二爷航母级的家伙比起来,自己的尺寸只能说正常。不过男人不是只讲尺寸,形状、硬度和温度也很重要。据画舫的芝娘说,自己的阳具属于鹅蛋型,顶部粗圆、根部略细,是最易让女子高潮的一种。此时阳具进入这美妇体内,与她的性器结合得紧密异常,硬度更是足以自傲。

看着这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儿赤条条骑在自己身上套弄,胸前两团浑圆的乳球沉甸甸来回摇摆,程宗扬禁不住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抓了个结实。

卓云君双颊更显娇红,她敏感的双乳被程宗扬拿在手中把玩,挺翘的乳头愈发鼓胀。

程宗扬笑道:“卓美人儿,你的奶子好像胀大了呢。”

卓云君肌肤传来一阵轻微的战栗,她双乳被捏得变形,体表温度迅速升高,雪滑的乳肉更加丰满滑腻,充满迷人的弹性。

程宗扬好奇心起,张开手掌围住她的乳房量了一下。卓云君的乳房比自己两手张开还要略大,从乳根到乳尖的高度超过一掌,介于D罩杯和E罩杯之间,呈现出完美的半球形,份量更是沉甸甸地压手。

卓云君乳房下方尤其敏感,当程宗扬一手托住她的乳根揉捏时,身体顿时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程宗扬一整天没有刮脸,下巴露出青色的胡根,他捧起卓云君的雪乳用下巴胡根摩擦,逗得那美妇娇呼连连,套在阳具上的美穴不住收紧,穴中淫液四溢。

忽然美妇乳侧雪腻的皮肤上升起一片梅花般的红晕,接着又是一片。程宗扬记得有些女子在交合时因为兴奋导致乳房充血而出现情斑,没想到会在卓云君身上见到。

他大为兴奋,翻身把动情战栗的美妇压在身下,用力挺弄起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