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62章·灭门

秦桧出来笑道:“公子,小侯爷有请。”

程宗扬已在外面等候良久,眼看苏妲己带着几个女子离开,不禁心花怒放,仰天大笑几声,这才下了车,施施然登堂入室。

萧遥逸坐在椅上,色眯眯看着堂中十二名美貌的歌舞姬,一边笑道:“程兄好手段,刚才兰姑说,这些都是没接过客的清倌人。那妖妇本来想一举打响醉月楼的名头,没想到都便宜了程兄。”

“兰姑?”程宗扬扭头看去。

那中年美妇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连忙跪下,“原来是程爷,奴婢见过主子!主子吉祥!”

自己在五原城曾去过一趟醉月楼,见过这个妇人,讶道:“你不是在五原城的醉月楼吗?怎么到了这里?”

兰姑赔笑道:“夫人要在建康新开醉月楼,让奴婢挑选粉头,前来打理。”

程宗扬笑道:“楼里两个姑娘,叫清儿、梅儿的,还好吗?”

“劳烦主子挂念,都好。”

“西门大官人呢?”

兰姑笑道:“大官人前些日子出门做生意了。离开之前来过楼里,因为没有子息,还好一番长吁短叹。”

西门庆比自己大不少,在这个时代没有儿子可是件大事,难怪他要叹气。不过话说回来,整天逛窑子,还有多少种子往家里播,实在很可疑。

萧遥逸笑道:“圣人兄,这些美姬可都是你的了,今晚……”

小紫抢道:“都给你好了。程头儿才不喜欢呢。”

程宗扬心里叫道:喜欢!怎么不喜欢!

没等他开口,萧遥逸已经接口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死丫头!小狐狸!你们太过分了!我宁死也不能便宜你这只小狐狸!

程宗扬咳了一声,正容道:“这些姑娘都是好人家的女儿,因为家里穷,或是受人所骗,才到了此地。但凡有点良心,怎么能忍心看着她们身陷火坑!这种卑劣之事,我程宗扬做不出来,也不允许旁人去做!”

程宗扬得意地看了萧遥逸一眼,说道:“这样吧,你们家里还有人、愿意回去的,每人给二十贯,我派人送你们回去。”

小紫笑逐颜开,萧遥逸呆若木鸡,良久才伸出大拇指,“圣人兄,你狠!”

程宗扬道:“织坊和这院子归我,金铢给你一万,怎么样?”

“金铢就免了吧。”萧遥逸贴在他耳边道:“就算我给紫姑娘的嫁妆。”

程宗扬脸上笑容不改,小声道:“你赶紧找个人让她嫁了才是正经。”

兰姑有些局促地看着自己。程宗扬道:“你若家里没人,想留在这里,尽管留下来吧。”

兰姑松了口气,俯身道:“多谢主子。”

那些歌舞姬喜极而泣,愿意回去的拿了铢钱,由秦桧联系车马行送她们返乡。还剩两个因为无家可归,也和兰姑一道留下。

等程宗扬安排完,萧遥逸道:“我回去看看萧五。你放心,我派人盯着那妖妇,等她离开建康再说。”

萧遥逸离开后,秦桧捧着一盘银铢过来。程宗扬道:“这是做什么?”

秦桧笑道:“这是那位琴师还有差吏们的赏钱。辛苦他们一趟,多少要表示些心意。”

程宗扬想起来,“那位褚从事来了吗?”

“褚从事半路被人叫走,传话向小侯爷告罪。”

程宗扬道:“我去织坊看看。”

秦桧笑道:“小侯爷怕那妖妇取走财物,已经先让人封了织坊。”

“好小子,算计这么周到。”

秦桧道:“长伯还没有回来,我和公子一起去。”

“不用了。”苏妲己一走,程宗扬心头少了块大石,顿时一阵轻松,“你把这边打理一下。喂,死丫头,你还在这儿待着干嘛?”

程宗扬与小紫一同上了马车,想起苏妲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带着香蔻儿和那几名女侍卫空手离开,不禁心头狂笑,忍不住抱着小紫狠狠亲了一口,“死丫头,真有你的!”

小紫脸上微微一红,嗔道:“讨厌!不要碰人家!”

程宗扬怪叫道:“殇侯可是说过让你给我暖床的。只亲一口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吵。”小紫摘下耳垂上的坠子。

程宗扬看了看她精致的脸颊,不由一惊,“你受伤了?”

“没有啦。”小紫举起坠子,“是她的血。”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坠子上有一根细若蚊须的短针。苏妲己打小紫耳光时,手掌边缘被细针刺中,淌出血来,但感觉像被蚊子叮了一口,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异状。

“喂,你把她的血弄来做什么?”

小紫笑嘻嘻道:“可以做很多事啊。比如我把它封在施过术的琥珀里,她在周围一里出现,就能感应到。”

“看你和那头小狐狸笑得一模一样,不止吧?”

“我才不要和他一样。”小紫道:“还可以放在娃娃身上……”

程宗扬点了点头,“够毒!”

“只是让她每天晚上做恶梦啦。”

小紫拿出一块澄黄的琥珀,把坠子上些微的血迹点在上面。那滴细小的血迹随即渗入琥珀,像一颗血红的星辰般,被封在琥珀内部。

程宗扬拿过来,只觉琥珀微微发热,想来是苏妲己还没有走远的缘故。程宗扬啧啧两声,“死丫头,你在殇侯那儿都学了些什么鬼东西?”

小紫腻声道:“人家还学了好多床上功夫,程头儿,想试试吗?”

程宗扬气哼哼道:“死丫头,你等着!”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将琥珀揣进口袋,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

这时马车已经行至秦淮河边,程宗扬拉起车帘,隔着淡绿的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宅院前围着一群闲汉,几名差吏在院内进进出出,里面一个似乎是建康主管刑案的从事褚衡。

穿着皂衣的差吏驱赶开周围的闲人,一面将院门刷上白灰。程宗扬知道这是建康的习俗,出了凶杀案的宅院都要刷白灰破煞——难道这里又出了什么命案?

程宗扬跳下马车,“褚从事。”

褚衡回头见是程宗扬,客气地拱拱手,“程少主。”

程宗扬笑着握住褚衡的手腕,顺势把一串银铢塞到他袖中,拉着他的手摇了摇,“今日之事有劳褚从事了。”

褚衡是从六品,每年俸禄五百石,折算下来月俸合三四十个银铢。这时袖中一沉,便估出数量不低于自己的月俸,虽然他不见得在意这些钱,但程宗扬出手大方,不禁心生好感,说道:“程少主太客气了。在下无功受禄,惭愧。”

程宗扬朝院中看了看,“出了什么案子吗?”

褚衡苦笑道:“一桩大案,全家十几口被人杀得干干净净。若破不了案,小的只怕职位不保。”

“灭门?这是谁家?”

褚衡压低声音道:“徐司空的公子。”

程宗扬心头“咯噔”一声,“徐敖?他没有和司空大人一起住?”

“徐公子到建康就搬了出来,”褚衡摇了摇头,“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程宗扬心里怦怦直跳,说道:“我和徐公子有一面之交,能进去看看吗?”

晋国差吏办案不怎么严谨,至少褚衡没放在心上。他答应一声,便领着程宗扬进了院子。

一进门便看到几条恶狗死在院中,狗颈插着弩箭,看来是被人近距离用弩射杀。

褚衡道:“下手的不止一人,单是脚印就看到十几个。时间大概是昨晚子时前后,宅里七名仆人死在房内,都是睡梦中被人一箭毙命。”

“徐敖呢?”

“没有见到徐公子的遗骸,清点尸首时还发现少了几名护卫。”褚衡道:“派去司空府报信的人还没有回来,不知那些护卫是随徐公子出门在外,还是恶仆勾结外贼,里应外合。”

程宗扬心知肚明,失踪的几个护卫多半是徐敖的心腹,随主人一同去了鹰愁峪,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可能再回来。

褚衡领着程宗扬到了内院,一手掩着鼻子,指了指正中的卧房,低声说道:“死人最多的就是这里了。”

房屋已经被差吏检查过,门前洒着白灰,卷起的竹帘被放了下来,房内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

“这是徐府少夫人的卧房。”褚衡低声道:“徐公子的一妻两妾,还有几名婢女都死在房内。”

褚衡面露不忍,“不知那些贼人与徐少爷有何深仇大恨,三具尸体没有一具完整的,尤其是徐家的少夫人……”说着他摇了摇头。

程宗扬心头狂震,已经隐约猜到是谁动的手。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反应这么迅速,又这么暴烈,竟然把徐敖一家灭了门。

褚衡叹道:“这周围住户不多,竟没人听到动静,直到中午时分才有人发现,往官府报案。”他掀起竹帘,“程少主要不要进来看看?”

程宗扬心头突突直跳,空气中的血腥气虽浓,死亡的气息却淡不可辨,显然屋内的人已经气绝多时。他回绝道:“不进去了。”

褚衡放下竹帘,点了点头,“死者已殁,程少主不要多伤感了。说不定贵友徐少主吉人天相,能逃过此劫。”

忽然,竹帘一动,一个苗条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那女子穿着一身乌黑的捕快服色,但与建康普通差吏的服色不同,她衣角镶着朱红色边沿,腰带系着一块铜牌。为了便于行动,衣服下摆很短,敞开的衣摆间,露出两条穿着白绸长裤的修长美腿。她戴着一顶精巧的斗笠,耳下一幅淡青色的面纱遮住面孔,笠下美眸冷冰冰没有丝毫表情。

程宗扬还没见过穿着官差服色的女子,看到她面纱一角绣的黑色小剑,不禁一愕。褚衡却神态恭敬,抱拳道:“泉捕头。”

“仵作呢?”

那女子语调略显生硬,吐字时舌尖卷起,有种奇特的韵味。

“仵作已经看过了。”褚衡不敢怠慢,回复道:“房内共有尸七具,俱为女子。现已经查明,四具为婢女,其中三婢喉中有伤深一寸七分,系割喉至死;另一小婢衣衫零乱,喉间有青黑色指痕,下体有精流出,系被人奸淫时扼喉至死。另外三具为徐府少夫人及两妾,皆身无寸缕。两妾卧于榻上,四肢、颈、腹、阴门俱有伤。少夫人被缚在梁间,身体悬空,遍体鳞伤,系被人轮番奸淫后吊起虐杀,辰时前后方才气绝。”

“子时到辰时近五个时辰,为何周围无人察觉?”

褚衡道:“可能是此地离河甚近,周围人家稀少。”

那女子摊开手,白红掌心放着一枚黑黝黝的钉子。

那些钉子看起来很原始,通体呈四棱的锥形,做工粗糙。程宗扬心里嘀咕:几枚钉子有什么大不了的?

褚衡却神情一震,“这是哪里来的?”

“榻侧落了一枚。”那女子冷冷道:“建康的刑案差吏怎么如此粗疏?”

褚衡汗颜道:“泉捕头教训的是。在下立刻让人清查周围的马蹄印迹和铁器坊。”

那女子问道:“被吊起的女尸是怎么死的?”

褚衡振作精神,“少夫人周身有伤四十余处,在下推测,也许是贼人拷掠寻求财物所致。致命伤应在两乳的刀伤。”

那女子一双妙目停在褚衡身上,良久道:“建康的差吏太令我失望了。那女子脐下微有血出,分明是生前被人用锐物从阴门刺入致死。那锐物长三尺四寸,略呈弧形。立刻去查找类似的器具。”

说罢那女子按下斗笠,闪身离开内院,从头至尾都没看程宗扬一眼。

程宗扬呼了口气,“这女的是谁?”

褚衡老脸发红,苦笑道:“泉玉姬。长安六扇门的两名女捕头之一。”

褚衡身为从六品从事,属于办理刑案的高官,此际被那女子一番抨击,却没敢还口半句。程宗扬不解地问道:“我还没见过女人当官,她们怎么也能当捕快?还有,长安不是在唐国吗?怎么能管到你们晋国来?”

“长安六扇门是六朝捕快的总部,泉捕头是长安六扇门刻意栽培的高手,年纪轻轻就破了几桩大案,当上捕头。”褚衡道:“她这还算客气的,换作别的几位捕头大爷,骂得狗血淋头我们也只有听着。说到底还是小的无能,丢了晋国差吏的脸面。”

“既然是总部,怎么不设在洛阳?”

褚衡知道他来自荒僻之地,也不以为意,笑道:“洛阳是天子治下,在尚书台设了二千石曹主管天下刑狱就够了。六朝只有唐国和宋国设有刑部,像办案这种不入流的细务,当然是我们这些小的来干了。”

褚衡叹道:“若不是泉捕头慧眼,差点漏过这条线索。那些贼人把徐府的妻妾从各房掳来,又钉死门窗,然后下手,明显是有备而来,目的绝不是勒索财物。”

“程少主,”褚衡歉然道:“小的要到房内看看,就不陪少主了。”

※ ※ ※ ※ ※

回到车上,程宗扬神情立刻冷峻下来。

灭门的凶手是桓歆那帮恶少无疑,连刺死徐府少夫人的凶器自己也能猜到八九分——萧遥逸手里的龙牙锥!

这些恶少报复起来有够狠毒,知道徐敖避祸在外,竟然把他一家杀绝,不留丝毫退路。

“大笨瓜,”小紫嘲笑道:“你又叹气了。”

“唉……”程宗扬长叹一声,“这帮人也太狠了。有仇报仇就是了,何必连无辜的人也杀。”

小紫撇了撇嘴,“如果姓徐的赢了,才不会跟你客气。雁儿、莺儿她们肯定要被斩首,说不定连我也要被他们杀头。”

“杀你?你在说梦话吧?姓萧的小狐狸都没你坏心眼儿多。这世上谁要能杀了你,我立刻给他磕头叫师父!”

小紫踢了他一脚。程宗扬揉腿琢磨片刻,然后道:“不行,我要找那只小狐狸。他用龙牙锥是什么意思?想害我也不用这么早下手吧?”

“安啦。”小紫道:“谁都知道你把龙牙锥送给了王处仲。他这么做,是看琅琊王家置身事外不顺眼,想把他们也扯进来。王处仲本来就因为镇东将军的位子和徐老头有芥蒂,现在又成了徐老头的杀子凶嫌,最好是他自己拒诏,辞了镇东将军,让小狐狸他们的人坐上。”

程宗扬听得频频点头,“死丫头,门儿清啊,你是不是跟小狐狸聊过?”

“没有啊。”小紫眨了眨眼,“人家只是看萧哥哥脖子上的刺青好好玩,也想刺一个。”

“太好了!你就差在脸上刺个字,明说‘我是奸的’,免得整天拿这张脸骗人。”

小紫依到程宗扬怀中,腻声道:“程头儿,人家的脸好不好看?”

程宗扬拧起眉,俯在小紫耳边,压低声音道:“别用这种腔调说话!一听见这声音我就阴囊发紧,也太腻了,骡子听见都得撒尿……”

“哎哟!你个死丫头!”

程宗扬一声惨叫,被小紫在肩上狠狠咬了一口。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