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55章·驰猎

天色微亮,一行人便从少陵府后门驰出。萧遥逸一马当先,他穿了一身银白色的锦袍,头戴金冠,胯下那匹白水驹紫辔雕鞍,雪白的长鬃在风中猎猎飞舞,神骏无比。一人一马占尽风流,惹得路上行人人人回首。

程宗扬比萧遥逸落后半个马身。自己的黑珍珠不及白水驹神骏,脚力却差不了多少。在他身后跟着吴三桂、吴战威和小魏。吴三桂听说程宗扬要到山中打猎,无论如何也要跟来。程宗扬怕苏妲己找不到自己,把怒气撒到吴战威和小魏身上,索性把他们两个也带了来。

萧遥逸的排场就大多了,马后足足跟了三十名随从,其中六人各牵了一头大犬,两人架鹰,六人各多带了一匹马,其余人挟弓背矢,操刀弄棒,萧五也在其中,马鞍下挂了两柄快刀。

程宗扬知道这行人远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算上萧五,这些随从中有七名出自星月湖,马上驮的看似干粮,其实都是箭矢。晋人把每匣二十支箭称为一房,七人每人都带了二十匣,合计两千八百支。晋国所有箭支都是手工制作,价格不菲,单是这些箭支的价值就超过五十贯铜铢,比普通一头老虎还值钱。

众人约好在城东燕雀湖会合,萧遥逸赶到时,已经有谢家、庾家、袁家、柳家几位世家子弟在湖边等候,当先的便是桓家老三桓歆。众人多的带了几十名随从,少的也有七八名,加起来浩浩荡荡一百余人,声势赫赫,过往的行人见到这帮横行城中的恶少,都小心翼翼地绕开。

萧遥逸和众人倚马说笑,谈起谁家的名犬、某楼的美妓,一个个眉飞色舞。

也有不少人听说过盘江程少主的名头,好奇地向他打听南荒风土人情。

正说着,一队人马疾驰过来。最前面一个锦服玉带,背着一张雕弓,正是舞都侯张少煌。

“萧哥儿、桓老三!你们都来了。哈,程兄!你也来了!”

张少煌策马过来,拉住程宗扬道:“今天可要见识见识程兄的箭法!”

程宗扬笑道:“怎么能跟张侯爷相比。”说着他像没见过一样惊讶地挑起眉头,赞道:“张侯这弓真不错。”

“那当然!”张少煌朝程宗扬挤了挤眼,故意道:“小侯爷,要不要跟哥哥比试一下?”

桓歆已经吃过亏,这会儿在旁撺掇道:“比就比!小侯爷还怕了你不成?”

萧遥逸满不在乎地说道:“就是这话。张侯爷,你说怎么比吧。”

张少煌拍了拍背上的龙雕弓,“先说啊,这是我刚用重金买来的宝弓,输了可别说我欺负你。”

萧遥逸嗤然道:“省省吧。就侯爷那力气,射只兔子还差不多,力气不够,再好的弓落你手里也白瞎了。”

张少煌露出被激的怒色,“萧哥儿,要不要赌一把?你要赢了,我立刻把这弓劈了当柴烧,再送你十匹上好的骏马!”

萧遥逸一口答应,“行啊。”

“别急,你要输了,就当着兄弟们的面大叫三声‘我服了’!然后恭恭敬敬把你的风虎送给我,怎么样?”

萧遥逸叫道:“十匹马就想换我的风虎?再添两个美婢还差不多!”

程宗扬在旁笑眯眯看着,周围那些世家子弟起哄道:“别总让张侯爷添彩头啊,小侯爷也把你的美婢拿出来赌一把。”

“张侯那两个美婢小弟见过,绝色啊。小侯爷这回占了大便宜了。”

“就是,反正小侯爷赢定了,还怕什么?”

萧遥逸爽快地说:“加就加!”

张少煌抬起手掌,“一言为定!”

萧遥逸“啪”地一击,“谁不认账咱们就硬抢!”

众人见萧遥逸上套,都轰然叫好,气氛热闹。萧遥逸根本没把张少煌的赌约放在心上,问道:“石胖子呢?”

“来了,来了!”有随从指着说道。

石超像座肉山一样骑在马上,旁边两名小厮左右扶着才在鞍上坐稳。他阵仗最大,五十名随从,六十匹马,四辆马车,还有七八个美婢,一群人张伞举盖,浩浩荡荡而来。

萧遥逸笑骂道:“石胖子,你不如骑骆驼算了。还带着马车?你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吧?”

石超一头大汗,“这不是放猎物的吗?万一逮着活物,装在车上方便。张侯爷、桓兄,哎哟,程兄!”

石超脸上肥肉笑得一颤一颤。这些世家子弟不大看得起他们金谷石家,程宗扬不是世家出身,为人又够仗义,两人无形中亲近了许多。

程宗扬笑道:“我们南荒有人乘象出行,那象有一丈多高,坐在上面威风得很,改日送石兄一头玩玩。”

如果是别人,这话只是揶揄石超太胖,但从程宗扬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他说送一头象,就真能送一头来。晋国不产大象,只在宫中有两头贡象。石超大喜过望,没口子地向程宗扬道谢。

萧遥逸在他脑后拍了一掌,“行了,石胖子,就你最慢,赶紧走吧。”

※ ※ ※ ※ ※

东山离建康六十余里,快马半个时辰就能驰到。但众人车马杂陈,不时哪个美婢钗脱簪落,又要回去寻找,一路行行停停,用了两个时辰才到。二百来人的队伍拉出来五里多地,最前面的萧遥逸已经进山,后面的石超还在林外。

几人驰入一片空地,张少煌道:“石胖子还得半个时辰,不如咱们几个先射一场!”

桓歆道:“我和兄弟们做个见证,张侯和小侯爷就在这儿比一场!”

萧遥逸懒洋洋地摘下弓,“只看我自己射有什么意思?大伙都射吧,想作弊就送张侯一只,免得张侯空手而归,脸上不好看。”

张少煌笑骂道:“黄口竖子,就你饶舌。是龙是虎,咱们箭上见分晓!”

“老规矩!”萧遥逸叫道:“我东你西,谁射的猎物多,这一局算谁赢!”

张少煌和萧遥逸手下各出了六名随从,披上带角的鹿皮潜进林中。两人相距十余步,各自策马而立。萧遥逸神态从容,张少煌也不着急。随从递上湿巾,张少煌擦了擦手脸,然后拿起弓。

程宗扬一直纳闷这些平常涂脂敷粉的纨绔怎么射猎,这会儿才开了眼界。

张少煌马旁围着六个随从,两个在前面持盾张网,两个在旁边递箭,后面两个捧着手巾香炉,张伞举盖,给主人遮挡光线,免得看不清猎物。

不多时林中传来几声鹿鸣,接着枝叶晃动,被惊动的猎物纷纷从林中涌出。

萧遥逸举起弓,从萧五手中接过一支利箭,搭在弦上,然后瞄着最前面一只梅花鹿一箭射出。

箭如流星,却偏了少许,紧贴着鹿角飞入山林,这二十枚铜铢就打了水漂。

忽然旁边响起一片喝彩声:“好箭法!”

萧遥逸回过头,只见张少煌已经得手,箭支射中一只黄獐。

“萧五!”萧遥逸叫道:“你给我盯着点,看是谁帮的张侯爷!”

张少煌叫道:“小子傻了吧,让你见识哥哥的无敌神箭术!”

张少煌举起弓,右手拇指套着玉制的扳指扣住弓弦,中指和食指挟住箭尾。只见弓弦一动,大楠竹削成的弓臂弯曲过来,轻易张成满月。

箭支的长度一般是两尺五寸,以拉满后箭头露出弓臂半寸为准。平常的箭头都是锻造,易于大量生产,箭头呈扁平四棱的形状。张少煌用的箭头却是铸造的,箭头呈三翼六棱,翼尖后钩。这种箭头比平常箭头造价贵出一倍,也更加惨毒,杀伤力比平常的四棱箭高出两倍。

张少煌瞄准一头从林中蹿出的雄鹿,手指一松,箭头撕开空气,呼啸而出。

那头正在逃奔的雄鹿向上一跳,跃起三尺,然后重重跌在地上。鹿颈已经被三翼箭头刺穿,鲜血顺着六道血槽飞快地涌出。

众人轰然叫好,萧遥逸几乎看傻了。从箭支飞出的速度判断,弓上至少有三石的力道,可张少煌的力气连两石的弓也未必能拉开,别说能把三石弓拉满。

张少煌得意非凡。这张弓是程宗扬从龙雕弓中挑的最轻的一张,以他的力气正能拉满,虽然射程比起动辄上百步的强弓还差得远,但五十步之内力道堪比劲弩,足以让这些世家子瞪目结舌了。

“小子!服不服气!”

“侥幸而已!”

萧遥逸叫着甩开外袍,举弓杀了一只野鸡。他运气不好,除了起初一头梅花鹿,林中赶出来的只剩下一些野兔、野鸡之类的小兽。张少煌那边却接连射了三头大鹿,只这一项就赢定了。

萧遥逸叫道:“不公啊!张侯爷,咱们换换!”

张少煌正大出风头,叫道:“换就换!你那边逃过来的,只要越线,侯爷照杀不误!”

两人打马交换位置,还没立稳,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尖啸。这是前方的驱猎者在示警,警告众人有野兽出现。

张少煌马前两名随从正从网上捕获活物,听到示警声,急忙抛下兽网,拿起重盾。但盾上的铁叶与兽网勾在一起,一时无法挣开。惶急间,一个黑影从林中冲出,一棵小树被它生生撞断,树干倒在地上,溅起一片泥土。

“野猪,野猪!”

惊呼声中,机灵的随从们纷纷拉住主人的马匹后退,其中两个第一次来打猎的公子过于惊恐,还从马上跌下,被随从慌忙背起。

慌乱中,石超也坐着马车赶到,两边一进一退,人马乱成一团。

程宗扬生死场面见得多了,一边摘下鞍下的刀,一边小声笑道:“一只野猪就把人吓成这样?”

吴三桂道:“野猪皮厚肉沉,发起性子横冲直撞,连老虎也未必斗得过。这些废物多半吃过亏,没吓得尿裤子就算好的。”

吴战威一乐,“午间有野猪肉吃了。”

说着他盯紧那头野猪,朝掌心唾了一口,抄起厚背大刀。

他的刀被祁远当人情送掉,始终没找回来,这把刀还是到建康新打的,一直没沾过血。另一边小魏也取下弩机,利落地上好弩矢,持弩待发。

那头野猪已经带着枝叶从林中蹿出,它身高体长,看重量有四五百斤,乌黑的皮毛上鬃毛钢刺般尖耸,上面沾着泥土和剥落的树皮。那颗巨大的头颅几乎占了身体的一半,皮厚肉糙,左侧獠牙断了一半,牙根沾满浓绿的树汁,另一支弯长犹如尖刀。奔跑中,一只獐子被它撞到,顿时飞了出去,胸腹被獠牙划开一道巨大的伤口,内脏滚落一地。

张少煌首当其冲,虽然有随从舍命相护,脸色仍微微发白。不过他胆气比那些纨绔壮了许多,竟然还有力气张开弓,瞄向野猪的头颅。

萧遥逸和桓歆分别射了一箭,桓歆的箭虽然射中野猪的头颅,却被它的厚皮弹开;萧遥逸稍好一些,箭锋射入寸许,在野猪颊上划出一道血槽。萧遥逸懊恼地收起弓,却悄悄朝程宗扬挤了挤眼。

程宗扬知道他把这个人情的机会让给自己,当下也不客气,放下刀,从鞍旁摘下弓。

“公子,用我的。”

吴三桂递来自己的弓。程宗扬对冷兵器战争一向有兴趣,路上又跟秦桧和吴三桂学了不少,一看就知道吴三桂这张才是正经骑射用的角弓。弓臂用筋角混合制成,形制短小,看上去黑沉沉的不起眼,但入手的份量可不轻。

程宗扬的射术跟吴三桂学了些时日,已经有模似样。秦、吴二人的射箭手法如出一辙,都是左手握弓,食指平伸,抵住弓腹,扣弦的右手不动,以左手推动弓臂,将弓弦拉满。这样推射的力量更强,只不过放箭后弓臂容易脱手,所以在角弓一端还系了条腕绳,拴在腕上。

程宗扬一箭射出,正中野猪鼻梁。野猪尖嚎一声,冲势被箭支射得一顿,然后发狂一样直冲张少煌而去。

马匹嘶鸣声中,一名随从被野猪撞开,张少煌的坐骑人立而起。野猪弯长的獠牙破入马腹,接着马匹溅血倒卧,与野猪压在一起。

张少煌从马上跌下,面无人色地呆了一会儿,然后坐在地上指着野猪狂笑起来。

随从搬开马尸,只见那头野猪右眼被一支利箭射穿,两尺多长的箭支射入大半,露出的白色箭羽被兽血染得通红。

张少煌一边大笑,一边抱着龙雕弓狠亲几口。危急关头他一箭射出,没想到龙雕弓如此强劲,直接射入野猪颅内,让这只四五百斤的野猪毙命当场。

众人惊魂甫定,良久才围过来,对张少煌的弓箭射术称赞不已。石超抖着脸上的肥肉惊叹道:“佛祖爷爷!张侯爷这箭法是箭神下凡啊……”

桓歆也满眼艳羡,“张侯爷,你这弓卖不卖?”

张少煌喘着气道:“开什么玩笑!拿命我都不换!”说着一把拉住程宗扬,“程兄!哥哥这命是你救的,往后就是生死兄弟一样!”

众人以为他是为程宗扬射的一箭道谢,桓歆叫道:“张侯,这可过了吧?要说帮忙,我也射了一箭呢。张侯,我也不说让你感恩戴德了,这弓让我射两箭过过瘾总行吧?”

张少煌抱着弓道:“一边去!桓老三,你那破弓连猪皮都射不开,哈哈!”说着他又想了起来,“萧哥儿!服了吗!”

萧遥逸哼了两声,“急什么?等打完猎再算!”

张少煌笑道:“我这儿已经射了三头大鹿,一头四五百斤的野猪!就是放着让你射,你也赢不了!”

“少来夸口!”萧遥逸扬鞭叫道:“我们到鹰愁峪再射一场!”

※ ※ ※ ※ ※

这场射猎有惊无险,众人虚惊之余,兴致益发高涨,车马滚滚赶到鹰愁峪。

路上说起徐司空的公子徐敖也来射猎,张少煌还不舍得放开龙雕弓,抱在怀里笑道:“好!让徐小子也见识见识本侯的神弓!”

程宗扬落在后面,与石超闲聊。石超的坐骑走到一半就累得满身大汗,他自己也颠得难受,厚着脸皮换了马车,周围几个美婢服侍着,给他打扇抹汗。

“程哥,那几个美婢怎么样?”石超眉花眼笑地说:“若不够用,我那里还有几个,回头给哥哥送去。”

程宗扬只记得那几个婢女叫雁儿、莺儿和鹂儿,连她们的手都没碰过,只能含糊应道:“还好还好。”

石超笑道:“这趟回去,哥哥一定要来我们金谷园作客。对了,前天我去金钱豹,章渝还问起哥哥。我对章渝说,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管什么事,只管找到我们金谷石家!”

程宗扬笑道:“那可多谢了。我是听云三爷说起金枝会馆,又正好张侯爷在旁边,才和他多说了几句。”

石超来了精神,“哥哥想去金枝会馆看看?这个好办!”

“金枝会馆是个什么地方?还搞会员制,听起来很高级啊。”

石超道:“那是八爪章鱼的产业,在雀燕湖边上,依山傍水,章渝花了大钱砸出来的。”

他色迷迷地说道:“每月开馆一次,都是外面见不到的新鲜货色,手段也新鲜。上次我和张侯爷去过,演了什么五天二记,几个少见的粉头打扮得娘娘似的,被一群军汉吊起来乱搞。这边演着,有个唐国的富商当场就拿两千金铢买了个粉头回去。”

程宗扬越来越佩服八爪章鱼的手段,竟然搞起了情景剧,思想够超前的。

吴三桂忽然挽住程宗扬坐骑的缰绳,勒住马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