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52章·因果

看起来孤高冷傲的卓云君竟然说出这种妓女的言词,程宗扬不由一怔,旋即笑道:“卓大美人儿好乖,主子很满意。”

卓云君咬了咬唇,“多谢主子给奴婢开苞。”

程宗扬心里倒有些嘀咕,他摸了摸卓云君的额头,“你不会被干傻了吧?”

卓云君唇角抽动片刻,“奴婢想明白了,这都是奴婢应得的报应。”

“报应?”程宗扬道:“你们道家怎么讲起佛门的话来了?”

卓云君低声道:“太上有言: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卓云君念诵的是道家《太上感应篇》的首句,她垂下眼睛,“我对你恩将仇报,落到这番田地不过是咎由自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今日失身于你,冥冥中报应不爽。如果当初我一剑杀死你,说不定此时已经落到蔺贼手中,求死不能。”

程宗扬有些明白过来,“所以你就认命了?”

“命数如此,”卓云君静静说道:“一百银铢的欠债,我少不得要一一偿还给你。”

宗教果然是鸦片,幸好他不信。不过既然她都想明白了,他还客气什么?程宗扬放开按在卓云君小腹上的手掌,说道:“那好,卓美人儿,笑一个给主子看看!风骚一点哦。”

卓云君咬了咬唇,然后柔媚地一笑,接着露出痛意。那只手掌离开,她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怕自己剧痛昏厥,一直在给自己镇痛。她忍痛露出一个柔媚而艳丽的笑容,一边像个听话的娼妓一样分开双腿,露出自己被蹂躏过的美穴。

美妓圆润隆起的玉户绽开一道缝隙,里面红腻的蜜肉丹红淋漓,软腻的穴口圆圆张开,一股浊白的浓精混着处子鲜血缓缓淌落出来。

如果是一个二八少女倒也罢了,可卓云君已经是个成熟妇人,这时才被人开苞,那种熟艳而娇羞的风情分外动人。

程宗扬一边把玩她的肉体,一边纳闷地问道:“既然你还是处女,为什么当初要告诉小紫你失过身呢?”

卓云君脸色微微一变。

程宗扬低下头看着她的神情,“喂,你都被我干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不会是这个年纪还是童女,觉得不好意思吧?”

卓云君低下头,目光不停闪烁。

程宗扬咳了一声,“我听说你有一位师兄?”

良久,卓云君轻启朱唇,“其实……是我一位师叔。”

程宗扬怔了一下,笑道:“不伦恋啊?你们太乙真宗可真够……”

“不,不是的。”卓云君道:“他虽然是我师叔,年纪只比我大了两岁,自小一起练剑。十六岁那年,我和他在龙池后山私下约定终身……”

卓云君眼神黯淡下来,“当天他就奉命离山,去对付一个人。”

程宗扬笑道:“这也太不巧了。”

“那次我们去了六位同门,”卓云君语调凄楚地说道:“但岳鹏举岂是好对付的……”

又是他!这家伙在六朝是不是横着走的,见人就踩?以前自己觉得他死得可惜,现在看他仇家这么多,死一次感觉都嫌少。

程宗扬道:“他被岳帅杀了?”

“那时候岳鹏举还是个刚出江湖的年轻人,我太乙真宗原本无意与他结怨,可三言两语便动起手来,结果去的六人一死五伤。”

良久,卓云君道:“死的就是小师叔。我太乙真宗因此与姓岳的结怨,直到王师兄担任掌教,仍与他不相往来。”

卓云君咬住唇,几乎将红唇咬出血来。半晌才一字字说道:“直到前些日子,我才知道,杀他的不是岳鹏举……”

程宗扬心头微惊,只听卓云君恨声道:“而是我一位师兄。”

程宗扬脑中一亮,“蔺采泉!”

卓云君红唇留下深深齿痕,“蔺贼是我们这一代最年长的,小师叔比蔺贼年轻二十岁,却是师叔的辈份,有他在,掌教的位子迟早会落在他身上。蔺贼那时就觊觎掌教之位,寻机对小师叔下了毒手。因为是大战之余,众人竟都没有发觉。”

“等等,王真人呢?他不是你们的大师兄吗?”

“王师兄入门最早,但论年纪比蔺贼还小一些。他在教中时常都不说话,直到练成九阳神功,才为人所知。”

“这么说,你刺杀蔺采泉是真的?”

“当日蔺贼以九阳神功相诱,邀我过去说话。”卓云君美目透出无尽恨意,“我进门时,他正坐在窗前吹一支骨笛。那狗贼告诉我,这是小师叔的胫骨,他取来做成骨笛,数十年来,时时带在身旁……”

程宗扬心头发寒。蔺采泉也太狠了,难怪卓云君会忍不住出手。

卓云君忽然仰起脸,“只要你杀掉蔺贼,我卓云君起誓,今生今世都做你的妓女!永不背叛!”

程宗扬怦然心动。有这么个丰神韵致的大美人儿当自己的专属妓女,肯定很过瘾。不过蔺采泉如果容易死,早就该死了。

“还是从长计议吧。”程宗扬笑道:“还是先算那一百银铢好了。”

卓云君凄婉地笑了笑。小师叔死后,自己便心如死灰,数十年来守身如玉,一心修行。结果得知小师叔竟是枉死在蔺贼手中,数十年的养气功夫没有起半点作用,一时心神大乱。

蔺采泉邀她前往,早有预谋设下圈套,自己愤然出手,立刻中计,只得孤身逃脱。如今自己武功尽失,如果没有人帮助,今生今世也无力报仇雪恨。

卓云君不再乞求,她从臀下抽出沾满落红的白绫,像不愿松开般紧紧握着,柔肠百转千回,最后凄然道:“没想到,我的元红竟是给了你。”

外面雨势正大,雨水随风鼓荡,仿佛将整座建康城都笼罩在无边雨幕中。

程宗扬在卓云君身上痛痛快快爽了一把,好不容易出了口恶气,得意万分。可惜小紫那死丫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找不到人吹嘘,不免有点意犹未尽。

瞧了瞧雨势,程宗扬随手摘下一条褥子,披在头上飞身朝卧房掠去。

整个大宅前后五进,众人都住在前三进,后面两进十几间房屋,只有自己和小紫两个人。在建康住了半月有余,自己在家里睡觉的次数屈指可数,后宅整天都像没人一样冷冷清清。

穿过月洞门,远远看到窗口透出一点灯光,程宗扬心头不禁一暖:死丫头原来在自己房里。

奔到檐下,程宗扬抖开褥子,一边推开门,“死丫头,躲我房里干嘛?”

话音未落,程宗扬仿佛被兜头泼了一盆雪水,身体凉了半截,打心底往外冒着凉气。

灯下坐着一个艳丽女子,她双臂挽着一幅红绡,身上一袭红底银花的绸衣紧贴身子,勾勒出胴体柔润的曲线,腰间围着一条毛茸茸的狐皮。灯下肌肤白滑如雪,柳叶眉,桃花眼,一点樱唇,水蛇细腰,一张狐媚的瓜子脸千娇百媚。

她捧着那只朱红花瓶,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一边抬起眼。那双水汪汪的美目落在自己身上,眼神似笑非笑,让自己一阵阵地打冷颤。

“怎么?不认得了吗?”

她口齿滑软,声音柔媚入骨。但落在耳中,自己连汗毛都竖了起来。怎么可能不认得?白湖商馆掌柜,玉面妖姬苏妲己。这妖妇怎么一反常态,不在五原城待着,竟然到了建康?

程宗扬心里怦怦直跳。云氏商会去五原城打听消息的人还没有回来,祁远音讯全无,却被这妖妇寻到此处,看来有麻烦了。

“哈哈……”程宗扬干笑两声,“原来是夫人。小的不知夫人大驾光临,恕罪恕罪……”

“公子好生多礼,妾身如何敢当?”苏妲己将花瓶放在榻上,一双妙目笑盈盈地上下打量着程宗扬,语带讥诮地说道:“看不出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打扮起来,也有几分公子哥儿的模样,难怪能骗到那么多人。”

吴三桂去盯那个紫脸汉子,还剩秦桧一个好手。程宗扬有心叫人,不过秦桧隔着两重院子,妖妇却近在咫尺,只怕自己一张口就被她干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程宗扬横下心来,笑嘻嘻道:“这都是托夫人的福。对了,那些霓龙丝,老四已经带回去了吧?不知道合不合夫人的心意?”

“霓龙丝倒也罢了,”苏妲己冷冷道:“只不过我派出去的奴才,竟然带了我的手下自立门户。你这贱奴好大的胆子!”

我干!这词自己刚用在卓云君身上,这会儿又被用了回来,真是冥冥之中,报应不爽。

程宗扬干笑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老吴和小魏都是夫人雇佣的护卫,并非商馆的奴隶,改投别家也没什么大不了吧?算起来你还少给了他们几个月的工钱呢。”

苏妲己冷笑道:“你可是我商馆里签过书契的奴隶。即便告上官府,也得判你个逃奴欺主!程公子,摸摸你颈后的烙印还在不在?”

程宗扬恼道:“苏夫人,不能欺人太甚吧?我给你找到霓龙丝,还给商馆在南荒新开了一条商路,够对得起你了。”

那妖妇美目生寒,厉声道:“今日你抢我横塘土地又如何说!”

程宗扬张大嘴巴。在横塘收购土地的那户商家竟然是苏妲己的人?

是了,那个戴着面纱的小姑娘是她的贴身婢女香蔻儿。几个月不见,那丫头长高了,自己竟然没认出来。不过这时机也太巧了吧,难道是……程宗扬心里一阵发毛,“昨天的大火,不会是夫人干的吧?”

苏妲己冷哼一声,“那些愚夫愚妇,守着土地不肯卖。我费尽心思才清出来的空地,却被你一手拿走。莫非以为攀上云氏,就不用把我放在眼中了吗!”

这妖妇心肠有够歹毒,为了那片土地,竟然放火烧了几百户人家!程宗扬忍住怒气,“在下不知道横塘之事竟是夫人的手笔。不过每户三十贯的价格,未免太少了吧?”

苏妲己柳眉挑起,寒声道:“主子做事,哪里有你这奴才插口的份!”

程宗扬偷偷看了看,自己双刀还挂在壁上,要绕过苏妲己才能拿到。这会儿转身逃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不过这妖妇谨慎得很,暗处多半有她的女护卫守着。

犹豫间,苏妲己冷冰冰道:“你既然是我的奴隶,身家性命都属我所有。哼哼,两万金铢,好阔的手面。你入我商馆为奴时,身无分文,这些钱财是哪里来的?”

程宗扬连忙道:“别误会啊,这是我借来的。”

“借来两万金铢?程公子好大的面子。”

硬拼不是她的对手,还是想办法赶紧把这个妖妇送走,再来寻找对策。程宗扬装出一脸颓然的样子,“既然落在夫人手里,夫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好了。只不过那片土地是云家出的钱,只是用了小的名头,地契都在云氏的钱庄。夫人要想把土地拿回来,两万金铢是少不了的。”

“该死的奴才!”苏妲己余怒未消,一掌击在几上,将乌亮的漆几拍出一个寸许深的掌印。

程宗扬两手一摊,“那钱已经分到灾民手里了,要也要不回来,实在是没办法了。”

“你不是舌灿莲花,将云氏骗得服服帖帖吗?云氏连我下的冰蛊都敢解开,这点小事有何为难?”

“别开玩笑了,”程宗扬苦笑道:“两万金铢呢。你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不过建康土地甚多,夫人何必非要那一块呢?”

苏妲己哼了一声,“建康最大的销金窟莫过于金钱豹,他在横塘尾,我的醉月楼自然要开在横塘头。”

“恭喜夫人,”程宗扬大拍马屁,“生意越做越大,竟然开到了建康!”

苏妲己发了半天脾气,这时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媚态横生地瞥了他一眼,笑吟吟道:“你那两件内衣为醉月楼拉了不少生意。商馆刚买下一座织坊,连日用南荒带回的霓龙丝赶制衣物。待建康的醉月楼开张,所有的粉头都要换上新制的霓龙丝衣来招揽客人。”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程宗扬满口好话地说道:“夫人好眼光!秦淮风月,天下闻名。一旦醉月楼建康分号开张,要不了几日,霓龙丝衣的名声就流传天下了。”

苏妲己道:“祁远说,你们杀了条龙才得到这些霓龙丝?敢进龙窟,你们胆子不小呢。”

程宗扬在心里暗暗给祁远竖起大拇指,这谎话不仅编得天衣无缝,还预先留下后手,高明!老四把杆都竖好了,自己不爬未免不够义气。

“可不是嘛!”程宗扬慨然道:“小的这一路出生入死,老虎也打过,龙也屠过,几次生死关头都是想起夫人的恩德未报,再想起夫人如花似玉的容貌,顿时一股热流直蹿丹田,平添无数力气,精神大振,气力大涨,这才一路支撑下来。能够为夫人办事,独闯龙窟也算不了什么。”

“那好。”苏妲己站起身,笑盈盈吩咐道:“明天你找香蔻儿把财物交割清楚,再想几套出色的衣物出来,然后去南荒接着屠龙吧。”

程宗扬张大嘴巴。她以为龙是他养的,想杀就捞出来一条杀?自己牛皮是不是吹得有点大了?

那妖妇若无其事地说道:“祁远还在我手里,你想逃尽管去逃。明日我便斩了他的首级,悬在朱雀门上。告诉云氏那个什么盘江程少主,不过我手下一个逃奴——明白了吗?”

程宗扬叉手道:“小的明白!”

“这才像个样子。”苏妲己从容走到门口,吩咐道:“那只花瓶不错,明日一并送来。”

阴影中,一名女护卫悄然现身,张开一柄纸伞,为苏妲己遮住风雨。那妖妇臂上红绡飘扬卷起,足不沾水地穿过庭院,不多时消失在雨幕间。

呆了五分钟,程宗扬才大叫一声:“我干!秦桧!你这个猪头,看的什么门!给我滚过来!还有你!死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一边看热闹,都给我滚过来!”

※ ※ ※ ※ ※

“怎么办!”程宗扬一脸严肃地敲着案几。

秦桧惭愧地说道:“属下无能,请公子责罚。”

“免了!那妖妇都爬到我床上来了,说这个有屁用,赶紧给我想辙!”程宗扬一边说一边瞪着小紫。那死丫头抱着狮子狗,只顾逗雪雪玩,但自己除了干瞪眼,也拿她没办法。

秦桧想了片刻,皱眉道:“苏妲己……听公子说的模样,莫非是当日的九尾妖狐?”

程宗扬精神一振,“这骚狐狸你认识?”

“属下只是听闻。”秦桧谨慎地说道:“据说九尾妖狐有姐妹三人,擅长诸般鬼魅伎俩,后来九尾妖狐和琵琶花精分别败在王真人和武穆王手下,多年来销声匿迹,没想到九尾狐却是躲在五原城,嫁为人妇。”

当初在五原城,苏妲己听说王哲兵败身死,喜动于色,自己就猜测她和王哲关系不简单。看来自己猜的不错,现在王哲已死,这妖妇立即离开五原城兴风作浪。

程宗扬想起苏妲己腰间那条从不离体的狐皮,狐皮下多半藏着什么秘密,连自己干她屁眼儿时都未除下。嗯,妖妇圆滚滚又肥又嫩的大白屁股,摇起来可真够骚的……程宗扬口水险些淌出来,连忙收起嘴脸,正容道:“九尾妖狐、玉石琵琶精……哦,琵琶花精,还有一个是九头雉鸡精吧?她在什么地方?”

秦桧摇了摇头,“九面魔姬在下没有消息,不知是被仇家杀死,还是慑于王真人和武穆王的威名,一直没有现身。”

看来三姐妹现在只有妲己一个。程宗扬想了一会儿,问道:“会之,如果你对上她,有几分把握?”

“公子呢?”

“一分吧。主要是她没打算杀我,如果她想杀我,这一分也没有。”

自己没有见过那妖妇出手,不过武二都在她手里吃瘪,自己也讨不了好去。说起来,不知道武二躲到哪个洞里练九阳神功,现在进境又是如何?

秦桧沉吟半晌,“若在下与长伯联手,胜负在五五之数。”

小紫逗着雪雪,头也不抬地说道:“傻瓜,先找到祁大傻子再说吧。”

“不错!”一语点醒梦中人,程宗扬一拍几案,“咱们这会儿是投鼠忌器。如果硬拼,有会之和长伯,再从云氏请几名好手,未必会输给那妖妇。”说着他眼一瞪,“你个死丫头,看谁都是傻子是不是?”

“你本来就很傻嘛。”小紫把那只雪白的狮子狗举过头顶,那条小贱狗也够烂,居然张开四条小短腿,摆出一副“我要飞翔”的架式。

“好啊!你不是够聪明吗?”程宗扬抛出个难题,“限你明天把祁远给我找出来!”

“还用找吗?”小紫毫不在意地说:“就在横塘旁边的盛银织坊。”

“你怎么知道?”

“你今天过朱雀桥,沿横塘由南往西,一路上路过林家酒肆、祥云纱行、合记布庄、赵家彩锦铺、流香百花行、徽州纸坊、丰记谷市、南塘缎行……”小紫依次说了几十商号,然后道:“最西边那家就是盛银织坊。”

程宗扬与秦桧对视一眼。这死丫头只走了一趟,就对两旁几十间商号如数家珍,也太拽了吧?

程宗扬哼声道:“没错,是有一间,怎么了?”

小紫扮了个鬼脸。

程宗扬恼道:“死丫头!又给我装神弄鬼?”

秦桧咳了一声,“属下似乎也有些印象。那处织坊临近秦淮河,昨晚大火将它前面几户人家烧得干干净净……是了!”他一拍手,“那家织坊紧邻火场,却没有烧到丝毫,连绣坊门前的布幌都好端端的。”

程宗扬一点印象都没有。除了这两个变态,谁会在意远离火场的一间织坊?不过他嘴巴一点都不软,耻笑道:“因为它没着火,你就知道祁老四在里面?这逻辑也太强大了吧?哈哈哈哈!”

小紫在雪雪身上挠了几下,那条小贼狗张开嘴,身体一抖一抖着,好像笑声是它发出来的。

“过了半个时辰,有个小女孩进了盛银织坊。她虽然没戴面纱,也没有跟那几个女人一起,不过走路的样子和买地的小丫头很像呢。”

程宗扬笑声戛然而止。

秦桧眼睛一亮,“你看得清楚?”

“有眼睛就能看得到。大笨瓜。”

程宗扬对小紫的嘲讽毫不理会,拍案道:“好妖妇!原来她买的织坊就是那家!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竟然把家门口都烧个干净!有够歹毒!如果不是我明察秋毫,看破端倪,就让那妖妇瞒过去了!”说着呵斥一声,“死丫头,你少给我翻白眼。”

秦桧道:“既然盛银织坊是被那妖妇买下的,祁兄很可能就在里面。”

“好!这件重任交给你了。那妖妇起居都讲排场,肯定不会住在织坊。会之,你带两个兄弟,天亮前把老四接出来,找个地方躲几天。”

秦桧抱拳应诺,立即出去安排人手。

程宗扬盯着小紫,这死丫头眼也太毒了。几件不相干的事连在一起,竟然让她蒙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冷笑道:“死丫头,你不是很屌吗?想个办法,怎么对付那个妖妇。”

“你想让那个骚狐狸死呢?还是想让她离开建康?”

“废话!当然是干掉她!”

“这个好办啊。有一种血蚕蛊,只要沾到皮肤上,她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程宗扬精神大振,“这么歹毒的蛊怎么能乱用?我警告你,就这一次,以后绝对不允许!喂,怎么用?”

小紫笑吟吟道:“你救出祁远,她肯定还要来找你麻烦。只要把蛊下到你身上,让她接触到就好了。”

“这么简单?”程宗扬松了口气,笑道:“不会有事吧?”

“不会啊。到时候只要把你的尸体烧掉,就不会有事了。”

程宗扬脸顿时黑了下来。

小紫失望地说:“你若不想死就没办法了。”

“好端端的跟她同归于尽?我有病啊!”程宗扬气恼地说:“好了,让她滚出建康就行。有没有办法?”

“有啊,”小紫道:“她来建康,身边肯定带了不少钱。只要把她的钱都拿过来,她就只能离开建康了。”

“这个办法好!我正缺钱呢!”程宗扬说着脸色一板,正容道:“不过我是做正当生意的,你若乱来坏了我的名头,那可不行。”

小紫眼珠一转,笑道:“我有个办法,让她明知道受骗,还得乖乖把钱拿出来。程头儿,你要不要听?”

看着小紫玫瑰般娇美的笑脸,程宗扬有种预感,苏妲己要倒霉了。

听了小紫的主意,他用力一拍几案,“你行啊!死丫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