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51章·花红

晋都,建康。玉鸡巷。

一声沉闷的雷鸣响过,大雨倾盆而下。雨水顺着屋檐,垂下成行的细流,园中的花树在暴雨冲刷下不住摇曳,无数红黄粉白的花瓣零落坠入沟渠。

一根铜簪伸出,细细的簪尾在油灯中拨了几下,灯光跳动着变得明亮起来。

闪烁的灯光下,一个女子赤条条躺在发黄的竹榻上,她化着浓妆的面孔姿容秾艳,但厚厚的脂粉仍遮不住她苍白的脸色。

乌亮的长发被冷汗打湿,一缕缕披散开来,细致的眉峰因为痛楚而蹙在一起,艳红的唇角微微抖动着,神情凄痛。

“回……回妈妈……女儿……女儿落红了……”

那女子臀部依在榻旁,双腿低垂,白腻的肉体毫不设防地敞露着。一个涂着厚粉的妇人立在她敞开的腿间,腰下伸出一根白檀木制成的圆棒,像交媾一样直挺挺插在那女子两腿之间,白色的棒身被鲜血染红。

那女子紧紧咬住红唇,双手抓住竹榻边缘,下体柔艳的蜜穴被淫具侵入,软腻的阴唇夹住棒身微微抽动着,穴中溢出一缕殷红的血痕。

“乖女儿,”那妇人讥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榻上熟艳的女子美目迸出泪花,强忍着痛楚道:“回妈妈……女儿……女儿落红……”

“失过身的贱货,还充什么黄花闺女?”妇人拿起油灯,冷笑道:“把身子张开,让娘看看是不是真的。”

那女子羞痛地按住小腹,接着双腿被那妇人拉开,受创的蜜穴绽露出来。

妇人刚把油灯递来,一只手突然攀上她肩头,毫不客气地把她拽到一边。

那根白檀木制成的淫具“叽”的一声从蜜穴脱出,带出几滴鲜红的血迹。

程宗扬不知何时闯了进来,张大嘴巴盯着榻上落红的女子。那妇人气恼地抬起头,声音变得清脆动听,“大笨瓜!你做什么!”

程宗扬怪叫道:“死丫头,玩得太过了吧?没看到她是处女啊!”

“处女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会儿她就不是了。”

“少啰嗦,她的处女是我的。”

“才不要!说好是我先做!”

卓云君看着争吵的男女,眼神一片茫然,片刻后,忽然发出一声尖叫:“是你!是你!”

“废话!”程宗扬没好气地说:“当然是我!死丫头,别胡闹。卓教御这么漂亮的身子,年纪都够当你娘了,竟然还是处女,你这么给人家破处,太残忍了吧?”

小紫皱起鼻子,“你用肉棒就不残忍了?虚伪!”

卓云君挣扎着抱住身体,一边发出羞惧交加的尖叫。

煮熟的鸭子还怕飞了不成?程宗扬没有理她,和小紫商量道:“大不了我给你十个铜铢。”

小紫考虑了一下,“二十个。处女翻倍!”

“最多十五个!”程宗扬叫道:“她处女都被你干了一半了,起码打个五折吧?”

小紫翘起鼻尖哼了一声,“便宜你了。”

卓云君看着那个年轻人一五一十数了十五枚铜铢,递给化过装的少女。她再傻,这时也知道受到戏弄,不禁羞愧欲死。

拿到钱,小紫立刻放手。程宗扬扭头笑道:“卓教御,我钱都掏了,你还不乖乖摆好姿势让我来嫖?”

卓云君尖叫道:“你们这对恶棍!”

“鬼叫个屁啊!”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呵斥一声,说道:“你自己答应当婊子的,我记得你连祖师爷都拜过了吧?这会儿想反悔已经晚了!管事的,还不管管你手下的婊子!”

那个粗鄙妇人露出少女般娇俏的笑容,一手拿起门闩。

卓云君已经吃过无数苦头,脸色一下变得雪白。

程宗扬抓住她白光光的双腿,两臂一张,朝两边拉开。美妇发出一声痛楚的尖叫,被鲜血染红的玉户像红梅一般,在雪白的股间绽开。

小紫微微抬起门闩,卓云君身子触电般一抖,失声道:“不要打!”

小紫摇着门闩呵哄道:“那你可要乖乖听话哦。”

“好了,只要听话就不打你。”程宗扬摆弄着她的身体,像垂涎欲滴的大色狼一样淫笑道:“大美人儿,快点!我已经很兴奋了!”

卓云君急促地吸了几口气,鼓起最后一丝勇气,颤声道:“不要……不要辱我……”

卓云君两腿被他抓在手中,仿佛被铁箍焊死,用尽力气也无法挣动。

望着他野兽般充满肉欲的眼神,卓云君最后一丝勇气也消失无踪。她两手掩在腹下,眼角滚出泪珠,摇头泣道:“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吧……”

程宗扬大吃一惊,“死丫头,我是不是听错了?卓教御在求我?妈的,我还以为卓教御会一脸冷笑地让我干完,然后啐我一脸,说句‘老娘就当疯狗咬了一口’之类的狠话呢。”

小紫探过身,抚摸着美妇满是泪珠的玉颊,嘻笑道:“人家的乖女儿才不会呢。是不是?”

卓云君哽咽着摇了摇头。

“就在几天前,这位卓教御还拿把剑放在我脖子上,恶狠狠地要把我的喉咙切开。那模样又威风又杀气,我现在想起来还吓得尿裤子……天地良心,我那会儿刚救过她啊!”程宗扬抬起脖子,冷冰冰笑道:“卓教御,这件事你还有印象吧?”

卓云君哭泣道:“我错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程宗扬放开手,卓云君一双玉腿猛地合拢,牵动到下体的伤痛,不禁痛叫一声。

程宗扬收起冷笑,一脸温和地说道:“别傻了。我放了你,你敢出去吗?你们太乙真宗可比我狠多了。”

卓云君抱住身体,浑身战栗了一下。

程宗扬道:“卓教御,其实你远没有看起来那么有勇气。这么一个小丫头就让你服服贴贴,如果落到你那些同门手里……这会儿让你吃屎你都肯。你信不信?”

小紫认真道:“吃屎一点都不好玩。我要是你师兄,就把你扒光衣服关到笼子里,让你的弟子都来看。”

卓云君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

太乙真宗六位教御,蔺采泉、商乐轩与自己向来不合,如今双方索性连最后一层面纱也撕破,彼此视为仇雠,再没有转圜的余地。齐放鹤已死,他的门人也视自己为仇敌。林之澜门下良莠不齐,未必能帮得到自己。夙未央又远走塞外。

自己门下弟子稀少,无力与他们对抗。如果落到他们手中,以自己的姿色和双方仇怨,必定是生不如死。

程宗扬看着她恐惧的表情,露出同情的眼神,温言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好不好?只要你能赚够一百金铢,不,一百枚银铢!我就放你离开,到时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怎么样……哎哟!死丫头,干嘛踢我!”

“傻瓜!”小紫又踢了他一脚,“滥好人的大傻瓜!整天说要报仇,这会儿又装起好人来了。”

程宗扬气道:“你说怎么办?让我也像太乙真宗那个家伙,把她来个先奸后杀,大卸八块?”

“笨死你了!她武功已经被废,只要挑断她的脚筋、穿了她的琵琶骨,她就变成一个废人,你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玩腻了就割掉她的舌头,把她卖到娼窠里去。嘻嘻,小紫认识一个老鸨,像她这样的老女人,也能卖五个银铢呢。”

程宗扬张大嘴巴,过了会儿道:“丫头,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紫白了他一眼,“大笨瓜,你救过她一次,她还要杀你,等于欠了你两条命呢。只让她拿身体抵债,太便宜她了,只有你这种大笨瓜才会干!你要不想挑她的筋、穿她的骨,我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小紫嘻笑道:“有一种情人蛊,给这个贱人下到身上,她就每天乖乖被你干,不然浑身都被蛊虫咬噬,痛不欲生。好玩吧?”

卓云君惊惧交加,望着恶毒的小女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宗扬俯过身,在小紫耳边小声道:“很好!继续。”

说完他头一扬,凛然道:“休要多说!我程宗扬岂是那种灭绝人性的恶徒!卓教御,一百枚银铢答不答应,你一言可决!”

小紫眨了眨眼,朝他扮个鬼脸。

卓云君垂头沉默半晌,低声道:“我不接客。”

小紫挑起眉梢,凶巴巴道:“死娼妇!不接客你去哪里挣一百银铢!”

程宗扬过来打圆场,“这样吧,卓教御也是有身份的人,整天被人肏来肏去也不好看。咱们给卓教御留个面子,就接我这一个客人好了。嫖一次给你十个铜铢,如果逗得我高兴,还会翻倍打赏。运气好的话,一年多你就可以自由了。这个条件够优厚了吧?”

房舍门窗都用被褥遮住,雨声被隔在外面。忽然一声惊雷,震得屋瓦为之摇动。

美妇白滑的胴体哆嗦了一下,她低着头,按在股间的玉指下血迹宛然,神情又是痛悔又是羞惭。良久,她唇角抽动着,露出一个凄婉的笑容。

“好啊,她答应了。”小紫拍手笑道:“她既然在这里当妓女,以后就叫她云婊子好了。”

“我倒觉得美人儿更好听。”程宗扬大度地挥手,“无所谓啦,反正都是叫她没错。是不是,卓美人儿?”

卓云君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是,公子。”

小紫道:“你是奴隶,要叫主人。”

“叫主子吧。”程宗扬对卓云君说道:“你在这里混饭吃,一半是奴婢,一半是妓女,叫主子免得和别人混了。”

卓云君终于低下高傲的头颅,“是,主子。”

程宗扬往榻上一坐,拍了拍腿,“卓大美人儿,过来。”

美妓起身,赤条条坐在程宗扬怀中,让他搂住自己光洁的玉体。

看到这个孤傲的女子终于主动光着身子坐在自己怀里,说不得意那是假的。程宗扬仰天大笑三声,换来小紫一个大大的白眼,“大笨瓜!”

“喂,这种事你还要旁观?好奇心也太强了吧?”程宗扬板着脸道:“小心我一激动射错靶,就有你笑的了。”

“小气鬼!”小紫一甩帘子离开。

“死丫头,一点都不听话。”程宗扬搂住卓云君柔软的腰肢,“放松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

程宗扬一边说笑,一边抚摸美妓的肉体,“卓教御皮肤真好,又白又细……嘿嘿,在玄真观的时候,你只怕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主动光着屁股坐在我怀里吧?”

“呀……”

卓云君低叫一声,那双白滑的玉腿被程宗扬分开。

“卓美人儿,你下边也很美啊。”

程宗扬把美妓推到榻上,把她的双腿用力拉开。白光光的大腿间,性器丰满而又滑腻,像馒头一样圆圆隆起。中间一条细软的肉缝儿在刚才的淫戏中被干得微微张开,几缕殷红的血迹从蜜穴溢出,沾在白美的玉户间,凄艳夺目。

自己好心救人,却被这个风姿如画的贱人反咬一口,差点连命都丢了。这口恶气已经憋了许久,现在终于等到这一天,让这贱人敞开美屄任自己观赏,心里不禁得意非凡。

程宗扬戏谑地扯了扯她下体柔顺的耻毛,美妓羞人的玉户软软张开,里面羞媚的蜜肉绽露出来,沾满处子的元红。

程宗扬把一条白绫放在她手里,然后挑了挑眉毛。卓云君明白过来,忍羞拿起白绫,将秘处的血迹一点点抹拭干净。

“卓大美人儿,刚才你干娘是不是已经把你的处女苞给开了?”

“紫妈妈只干了一半,里面……哦……”

美妓低叫一声,咬住朱唇,眉头蹙起。

一个硬邦邦的物体顶在股间,那只又硬又大的龟头挤进软腻的肉缝儿中,传来火热的气息,受创的蜜穴像被烫到似的一阵悸动。

“卓美人儿,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如果你乖乖的,说不定我也是你最后一个男人呢。”

程宗扬站在榻旁,嘻笑着按住卓云君的膝弯,阳具挺起,顶住她柔腻的蜜穴慢慢用力。

美妓腰肢弓起,小腹白皙的肌肤紧绷,丰腴的胴体又白又滑,散发出白瓷般的光泽。忽然她身体一颤,发出一声痛叫。

程宗扬奋力一挺,阳具长驱直入,深深干进美妓体内。火热的阳具铁棒般挤进充满弹性的腻穴中,不留丝毫缝隙,将她已经受创的处女膜彻底撞碎。

卓云君对痛楚的感觉比正常人要强烈数倍,下体撕裂的剧痛使她几乎昏厥,瞳孔瞬间失去光彩。

“好痛……呃……”

忽然胸前传来触电般酥麻的感觉,丰挺的美乳被年轻的主人抓在手中,揉捏得不住变形。程宗扬十指拿开,一手一个拿住她浑圆的乳球,像滚皮球一样来回揉动。美妓弹性十足的乳肉被压得扁扁的,温度迅速升高。

卓云君只觉双乳像要胀破一样,皮肤传来热辣辣的感觉,只有被他拿住把玩时,鼓胀的乳肉才略显轻松,灵活而有力的手指带来一波波酥爽的快感。下体的痛意似乎也不再那么强烈。美妓咬住红唇,白玉般的鼻翼微微鼓张着,双颊渐渐泛起桃红。

美人开苞,最诱人的就是这种羞痛媚态,尤其这种表情出现在一个熟艳的美妓脸上,更让人心花怒放。

程宗扬为的是出一口鸟气,又不是开善堂,当然用不着跟她客气,阳具奋力前顶,整个干进美妓穴内,叫道:“好爽!”

卓云君白滑的双腿张开,伸在程宗扬腰侧,雪白的双乳被他抓在手中捏得变形,丰隆的玉户被他压得扁扁的,与阳具肌肤相接。剧痛和羞耻使美妓迸出泪花,齿间发出吃痛的低叫。

阳具在狭紧的蜜腔中挺动,用力顶住她颤抖的花心。卓云君浑身一颤,被玉齿咬紧的红唇痛得收紧。

“你的处女穴很紧啊。”程宗扬在她体内用力挺动几下,一边笑道:“卓美人儿,被主子的肉棒开苞很爽吧?”

卓云君勉强点了点头,痛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能给卓教御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开苞,感觉真的很过瘾。”程宗扬把那幅染血的白绫扔在卓云君身上,“放在屁股下面,给你的处女血留个纪念。”

插在体内的阳具使卓云君无力反抗,只能含羞忍痛地抬起雪臀,把那条白绫放在臀下,对着溢血的秘处摊开。

“啊……啊啊……”

美妓躺在程宗扬身下,被他干得痛叫连声。怒胀的阳具毫不怜悯地在美妓的处女嫩穴中进出,每次拔出,都带出一串鲜红的血迹。

“卓婊子!想不到吧!我当时救你一命,你却反过来咬我,结果这会儿乖乖张开腿,让我给你的处女开苞。”

卓云君颤声叫道:“是我错了……求你轻一点……好痛……”

报复的感觉真的很爽!程宗扬意气风发地叫道:“贱奴!向我道歉!”

“啊!”卓云君痛叫一声,忍不住哭出声来,“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呜呜……”

“傻瓜!”程宗扬道:“你干下那样的坏事,应该求主子责罚!”

卓云君美目含泪,痛叫出声,“当日奴婢对主子恩将仇报……啊……请主子责罚……”

程宗扬抓住她双乳,一边用力戳弄她的蜜穴,一边叫道:“所以呢,我这会儿很爽,你这会儿很痛——这就对了!”

程宗扬不经意的一句却让卓云君浑身一震,她眼中透出异样的神情,说不出是后悔还是羞痛。

“哎,怎么了?”程宗扬停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不会真的很痛吧?”

卓云君嘴角牵动,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奴婢知道错了,请主子责罚。”说着她一手分开阴唇,“请用力……”

接下来,熟艳的美妓不再抗拒阳具的进入,她一边敞露秘处,让他肆意肏弄,一边顺从地向他道歉。温顺得让自己都觉得诧异。

阳具停在穴口,美妓柔声道:“请用力……”

程宗扬用力贯入,“叽咛”一声,肉棒捅进蜜穴深处,蜜腔内柔腻的嫩肉痛楚地收紧,一股鲜血从穴中溢出,将美妓娇美的艳穴染得殷红。

龟头重重撞上花心,卓云君白美的雪臀被干得抬起。她颦紧眉头,忍住下体的痛楚,吃力地说道:“请原谅……”

竹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程宗扬每一次抽送,身下的美妓都敞开元红流溢的下体,迎合他的进出,一边婉转道歉。那种柔顺屈辱的样子,让程宗扬欲火愈发高涨。

程宗扬一手按住卓云君的小腹,一手揉捏着她一只雪乳。卓云君玉体横陈,如雪的肌肤上散发出浓浓的脂粉香气,媚艳动人。那支阳具在蜜穴中不停进出,用力研磨着穴内的腻肉。火热的肉棒被肉穴紧箍着,随着她双乳的颤动,腻穴渐渐渗出蜜汁,变得湿滑柔润。

不知干了多久,程宗扬手一紧,抓住美妓的乳房道:“卓美人儿,主子要射了!”

卓云君长发散乱,那具白生生的肉体痛得遍体冷汗,她挺起蜜穴,忍痛咬住唇瓣,望着程宗扬,直到他把久蓄的精液尽数喷射在自己体内。

程宗扬笑道:“卓美人儿人美屄也美,这十五个铜铢很值啊。”说着他身体往后一退,阳具带着鲜艳的落红,从蜜穴中滑出。

卓云君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柔声道:“主子嫖得满意吗?”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