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50章·绽浓

横塘遭受火灾的人家不止百余户,沿河一条里许长的街巷被大火烧得干干净净,两侧还有几百户人家也被波及。沿着秦淮河南岸,一连串房舍被烧成一片废墟。

数千名无家可归的幸存者聚在堤上,抱着从火中抢出的物品嚎啕痛哭。还有人在青烟袅袅的废墟间游荡,寻找自己死去的亲人和残存的财物。

大火惊动了尚书省左民曹的官员,街巷的里正在旁边一脸烟垢地禀告灾情,“昨晚三更时分,更夫刚打过更,火势突然蹿起来。小的无能,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哪家先着的火,小的听到锣响,出了门就看到巷子前后都大火冲天……”

这些人家都是河边的百姓,原本守着秦淮河,救火并不难,但昨晚火势来得凶猛,根本来不及救援。众人家中的积蓄大都被大火吞噬,此时一无所有,有的更失去家人亲属,一时间堤上哭声震天,让程宗扬也不忍多看。

“每户八十贯,合每亩二百六十余贯,”云苍峰道:“这个价钱着实不贵。若不是这些人家遭了灾,价格起码要翻上四倍。”

程宗扬叹道:“我怎么觉得有点趁人之危似的?”

小紫白了他一眼,“又不是你放的火。”

程宗扬板起脸道:“少啰嗦!让你出来就不错了!以后爷儿们说话,娘儿们少插嘴!”

小紫踢了他一脚,幸好那死丫头没穿木屐,自己还能忍住。

“云老哥,我想把这些地都买了。”

“受灾的人家至少有四百余户,算下来要三万余贯,合一万五千金铢。”

程宗扬颓然靠在座背上。商号还没有开张,珍宝虽然有些,但除了白送的几件,其他还在库房里放着。若不是云苍峰帮忙,自己连房子都买不起。一万五千金铢说起来似乎不多,但折合三千万铜铢,岂是容易拿出来的?

马车走着,人群间传来一阵喧哗。程宗扬掀开车帘,“怎么了?”

秦桧过去问了几句,回来道:“有人在拿现钱买地。”

程宗扬与云苍峰对视一眼。竟然有人比自己动作还快,刚着了火就拿钱来买地?

“他们出多少?”

“每户三十贯。”秦桧道:“只要中间的地,两旁遭了灾的即便想卖,人家也不肯买。”

看来这人跟自己一样都看中了中间三十亩成片的土地,对沿河的零碎土地不感兴趣。

程宗扬跳下车,只见人群间摆着一张漆案,上面白灿灿放满三百枚一串的银铢。几个披着斗篷的女子立在周围,中间一个戴着面纱的小姑娘面前放着拟好的文书,只要有人指明位置、按上手印,立刻就能拿到银铢。

建康城物价不低,三百枚银铢只是平常人家一年的用度,不少灾民都在这里住了几代,但此时遭受回禄之灾,两手空空,家宅已经烧成白地,为了生计不得不贱售土地。有几户已经在文契上按了手印,捧着换来的铢钱痛哭流涕,惨状令人不忍目睹。

忽然一个声音高叫道:“这不是欺负人嘛!每户一百贯!有一个算一个,我全都买了!”

人群“轰”的一声朝这边看来,程宗扬立在无数目光下,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四百多户、四万多贯,合两万多金铢——自己的商号即使开张,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挣到这个数的十分之一。

云苍峰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从腰间解下一枚崭新的玉佩,递给跟车来的吴战威,“去云氏商会交待一声,让他们立刻送四千贯铜铢、二十万银铢和八千金铢过来。”

一辆辆黑漆马车不断驶过朱雀桥。铜铢价值最小,份量却最重,四千贯整整装满了四十口大箱,用了五辆马车运送。二十万银铢用了两辆马车,最后一辆装的是金铢。马车上虽然没有旗号,但厢板上都印着云氏的徽记,分明是刚从云氏钱庄驶来。

尚书省左民曹的官员如释重负。这些人家遭了火灾,如果没有生活来源,迟早会变成流民,成为官府的大患。刚才那户商家以三十贯收地,虽然于法无禁,但三十贯远不足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正焦头烂额间,突然有人愿意拿出一百贯来买地,犹如久旱甘霖。一般人家拿五十贯维生,另外五十贯做个小本生意也能支撑度日,虽然清苦,总好过流离失所。

那位官员整了整衣物,过来道:“不知云氏哪位管家在此?”

云苍峰笑呵呵掀开车帘,“草民云苍峰,见过大人。”

那位官员立刻改容相向,拱手道:“原来是云执事!云执事雪中送炭,解了众人的燃眉之急。”

云苍峰笑道:“这样的大手笔可不是草民做的,我们云氏也佩服得紧。”

钱庄的汉子从马车上卸下钱铢,在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文士指点下一箱箱堆放整齐。接着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大汉扛着一杆旗过来,奋力往地上一扎。长方形的旗面垂下,朱底黑字绣着一个“程”字。

那位官员早听说过建康城的传闻,讶道:“居然是盘江的程少主?”

随车带来的五张书案一字排开,那位文士文不加点,顷刻写成告示,拿着墨迹淋漓的文书朗声道:“惊闻横塘罹遇回禄,盘江程氏不胜唏嘘。夫财为民脂,得之于民施之于民,程氏不才,愿以铢钱百贯购地,遇回禄者由街巷里正、耆老作保,每户以地契易铜铢十贯、银铢五百枚、金铢二十枚。愿售者三日内来此取款。”

说完,文士将那张素纸贴在一堵残壁上,用朱砂笔在上面写了个大大的“程”字。

灾民蜂拥而至,由里正作保验明身份,在文契上按下手印,然后拿取铢钱。

一百贯相当于十万铜铢,这些人家平常也极少一次拿到这样的巨款,一些刚刚拿到钱的灾民甚至喜极而泣,与刚才凄惨的一幕不啻于天壤之别。

以铜铢计,将近四千万的真金白银堆积如山,不仅周围观者如堵,连江上往来的船只也停下来争相顾盼。旁边收地那家顿时冷清下来,中间戴着面纱的小姑娘远远看着,当吴战威出来打出旗号,那姑娘娇躯突然一颤,和周围的女子低声说了几句,立刻收拾银铢乘车离开。

发放铢钱的都是云氏钱庄的老朝奉,虽然巨款在前、人群涌动,却安排得有条有理、秩序井然。那官员见一场大灾化为无形,不禁满面欢然,客客气气与程宗扬谈笑几句,说了些“程少主大名如雷贯耳”、“当日与小侯爷一跳,惊世骇俗”、“名士风流,自然不拘于礼,哈哈哈”之类的闲话,才告辞离开。

程宗扬收回目光,一脸苦笑地说:“云老哥,我又孟浪了。”

云苍峰道:“幸好你没有喊二百贯。不然我们云氏钱庄连仓库的砖缝都被你扫空了。”

程宗扬笑道:“这笔巨款搬出来,云老哥有得肉痛了。”

云苍峰嘿然笑道:“我有什么肉痛的?云氏钱庄质贷一向是三分利息。这两万金铢,程小哥每年要付我们云氏六千的利息,我看这生意还做得过去。”

“三分息?”程宗扬叫道:“你怎么不去抢啊!”

“抢钱哪有放债来得快?我们云氏一向公平,程小哥若有意,不妨到金钱豹借贷。那里利息也是三分,只不过是月息。”云苍峰神情自得地说道:“程少主若是对利息不满,老夫也不勉强,这会儿就让人收拾离开,如何?”

“奸商啊。”程宗扬懊恼地躺在座椅上。

“那个小姑娘在看你呢。”小紫说。

程宗扬弹起身,“谁?”

“那边发钱的啊。”小紫笑吟吟道:“她眼神好奇怪。”

“这么大一笔生意被我抢了,心里当然不爽。”程宗扬也不在意,“咦,给吴大刀递水是咱们家的吧?那个莺儿?哈,吴大刀行啊,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大笨瓜!是小魏让她递的水!”

程宗扬长叹一声,“原来是小魏,长得帅还是吃香啊。”

云苍峰下车去看朝奉们发钱。程宗扬依过来涎着脸道:“喂,你看我长得帅不帅?”

小紫笑眯眯说:“别傻了。”

程宗扬碰了一鼻子灰却毫不气馁,张开手臂道:“过来抱抱。”

小紫笑盈盈看着他,然后过来让他抱了一下。

“死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听话?”程宗扬大感意外,只后悔刚才没有抱紧一点。

“大笨瓜!”小紫嘲笑道:“好几天没有碰女人了吧?真可怜。”

程宗扬恼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整天吃饱了没事干?算算我都熬几个通宵了?晚上干完活,白天还得出来,吸血鬼都没我惨!”

“大笨瓜,”小紫眨了眨眼,“我给你一个玩具要不要?”

程宗扬躺在座上嘟囔道:“把你给我得了,让我赶紧收了你的一魂一魄,免得整天枕个炸药桶,睡觉都提心吊胆。”

小紫扯住他的耳朵朝两边拉长,“什么是炸药桶?”

“少管那么多。”程宗扬一摇脑袋,跳起来道:“把纸墨给我拿来!”

“做什么?”

“给那个不要脸的死老头写信!”

“写信干嘛?”

“要做的多了。第一件事——要钱!告诉他建康物价比南荒高一百多倍,咱们早就揭不开锅了,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再过两天就该上街讨饭了。还有,我得问问凝羽怎么样了。自从离开南荒我就过上了和尚日子。他送我的什么狗屁婢女?一点都不听话!摸摸手还推三阻四的!退货!换凝羽来陪我!”

小紫白了他一眼。

“哼哼,死丫头,你少给我拿乔。就你这身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连凝羽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小紫皱了皱鼻子,忽然拉住衣襟一分、娇躯一挺,两团雪腻的圆乳跃然而出,显露出傲人的曲线。

没等自己看清,那死丫头已经掩上衣襟,朝自己扮了个鬼脸,跃到车外。

※ ※ ※ ※ ※

镜中映出一张艳丽的面孔。那女子弯眉画得极长,眉心点着一颗鲜艳的梅花痣,眼上还绘着桃红的眼影,耳上戴着一对玉石耳坠,柔软的唇瓣涂着浓艳的胭脂,色泽殷红。

她皮肤不再像少女一样青涩,身体每道曲线都丰腴而柔美,白滑的肌肤像上等的精美白瓷一样光润。她抚了抚面孔,纤美的指尖涂着鲜红的丹蔻。那些脂粉都是平常用物,白的极白,红的极红,涂在脸上有种尘世间俗艳的华丽。

即使最亲近的人,此时恐怕也认不出镜中这个女子了吧。

卓云君有些失神地望着镜中的艳妇,想找回自己从前的影子,但很快就放弃了。那个孤标傲世的女子,已经消失在厚厚的脂粉下。在这里,自己只是一个叫云云的下等妓女。

妓女这个词像火一样在心头烫了一下,但自己的感觉几乎已经麻木。

刚失去真气的那一刻,自己宁可去死,直到她看到死亡的阴影。绳索在颈中绞紧,带来的不是解脱,而是没有尽头的折磨。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惧怕死亡,比丧失尊严更惧怕。

那时她以为自己成了废人,以为自己连一天都熬不过去。可自己不但出乎意料地熬了过来,甚至还习惯了这种生活。她想起传说中那些被收去法力的仙子,如何沦为芸芸众生中一个卑微的凡人。

连仙子都能承受,何况自己呢?毕竟这世间大多数人都是卑微地活着。

自己做过最傻的一件事,莫过于还想要逃出去。她竟然忘了自己已经修为尽失。外面的世界不知有多少人在暗处虎视眈眈,等待把自己一口吞下。

她不知道那些人会怎样对付自己,但她知道会比身在这里更可怕百倍。

那个男子废去自己武功,以四百个铜铢的价格把自己卖到这里。也许他没有想到反而给了自己一个躲避的港湾。

无法再运用真气的身体脆弱不堪,甚至连一个小童都能轻易杀死自己。

处在这样的绝境中,自己反而不必睡梦中仍握着剑柄,不用再对力量汲汲以求,更不用为自己每一个决断负责,担心自己的选择会给同门和追随自己的弟子带来灾难。

自己要做的如此简单,只需要讨好主人,她就会给自己带来吃的、用的,为自己遮风挡雨。自己所要付出的仅仅是一点尊严——只要没有人知道自己过去的身份,这点尊严又算什么呢?毕竟世上有无数人在做着比自己还要羞耻百倍的事,而在隔壁就有许多自己的同类。

她们也在生存,甚至自己还听到过她们的笑声。她们不会知道那笑声给自己带来多少憧憬,她们的生活也许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怕。

身体轻轻一动,乳尖传来一阵酥麻。那是乳头摩擦在抹胸上的触感。卓云君情不自禁地并紧双腿,腹下一阵温热。她想起那只手在自己腹下抚摸的感觉,肉体仿佛一朵鲜花,在她指下颤抖着盛开,感觉如此陌生而奇异……她们是因为同样的感觉而欢笑吗?

卓云君想着,一边尝试露出想象中她们的笑容。

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乖女儿,在想什么呢?”

卓云君浑身一颤,玉颊顿时红了起来。那妇人不知何时走到身后,自己竟然没有听到丝毫声息。

她双手放在身前,俯下身柔声道:“女儿见过妈妈,妈妈万福。”

这种娇柔的声音是那妇人教的,气息从喉中吐出,经过舌尖发出声来,有种娇滴滴的柔媚韵味。

那妇人粗糙的手掌托起自己的下巴,嗤笑道:“面孔这么红,是不是想妈妈了?”

卓云君柔声道:“是。妈妈。”

放弃尊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困难,自己甚至能做得更好。

那妇人满意地笑道:“今晚是你的好日子。看妈妈给你带的礼物,喜不喜欢?”

那妇人把一只木匣放在榻上。

她扬脸朝妇人娇媚一笑,然后捧起木匣,小心地打开匣盖,一股檀香扑面而来。

匣内放着一根长长的物体,那根圆棒长近七寸,直径超过一寸,粗圆的棒身一手只能勉强握住。棒身是用上等白檀木制成,顶端鼓起,呈现出粗大的圆锥形状。

那妇人一边笑嘻嘻看着她的表情,一边摇着蒲扇道:“乖女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在那人的注视下,自己每一丝微小的表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尽力笑着,娇声道:“回妈妈,这是男人的阳物。”

那妇人越发高兴,“乖女儿,知道今晚的日子吗?”

当然知道,就像刻在心头一样清晰。她扬起脸,含笑说:“妈妈怕女儿不懂事,今晚特意扮作客人来嫖女儿。”

她听到自己用讨好和献媚的口气说:“多谢妈妈教诲,妈妈辛苦。”

那妇人果然高兴地笑了起来,“好乖的女儿,小嘴真是又乖又甜。”

她心里泛起一阵微微的喜悦,要讨好这个妇人并不难,只要自己乖一点,让她高兴就能很快得到相应的回报。

果然,那妇人没有再动那根门闩。她摇着蒲扇,和颜悦色地说道:“乖女儿,把衣裳除了吧。”

她顺从地解下抹胸,露出赤裸的玉体,然后挺身耸起雪嫩的双乳,娇声道:“请妈妈指点。”

那妇人笑眯眯伸出手,抓住自己柔腻的雪乳,在胸前揉捏。乳肉被她手指一碰,迅速变得火热。乳头在她手掌中硬硬翘起,来回摩擦,一波一波的酥麻感从乳尖一直传递到身体每个细小的部位,身子禁不住战栗起来。

“小娼妇,”那妇人笑骂道:“奶头鼓这么高,是不是又浪了?”

“妈妈教训的是,女儿奶子本来就淫浪。被妈妈一碰,禁不住发抖……”

那妇人忽然捏住她的乳房,往前一推。卓云君仰面倒在榻上,她立刻明白过来,连忙抬起雪臀,含笑将那条窄小的亵裤褪到臀下,然后提起脚尖,把褪下的亵裤放在一旁。

在绽露出自己最后的秘境前,她本能地迟疑了一下,但紧接着那点仅存的羞耻也消失无踪,她也随之放弃自己最后的尊严。

镜中那个美艳的妇人张开双腿,将自己鲜美的性器绽露在烛光下,娇媚地说道:“这是女儿的浪穴,请妈妈指点。”

这是值得庆幸的一刻,直到现在自己还没有激怒这个易变的妇人,引来她的痛打。

美妇熟艳的胴体又白又滑,映出迷人的肤光。在她白玉般的腿间显露出紧凑的阴户,阴阜上弯长的耻毛又黑又亮,柔顺地朝两边分开。

耻毛下的肌肤像凝脂一样白腻,饱满而滑嫩的阴唇合在一起,白美地微微鼓起,中间一条细细的肉缝儿在灯光下发出柔艳的红腻光泽,宛如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精美绝伦。

让她失望的是,那妇人虽然面带喜色却没有动容,对自己从未示人的美穴并没有流露出惊艳的表情,似乎自己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寻常女人,可现在的自己不正是一个寻常女人?

因此当那妇人伸出手时,她讨好地把双腿张得更开,把秘处整个绽露出来。

那妇人手指伸入滑腻的肉缝儿,带来一阵熟悉的战栗感。她能感觉到自己下身早已变得湿润,那只粗糙的指尖带着微湿的水痕在肉缝儿间滑动,然后手指朝两边一张,将自己密闭的阴唇翻开。

羞耻中,她看到那妇人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自己娇艳的阴户第一次毫无遮掩地敞露出来,翻开的阴唇间,娇嫩的蜜肉红腻欲滴,在烛光下艳光四射。

从那妇人的目光中,卓云君第一次知道自己女性的肉体有多么诱人,就像一件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奇珍。

“啊……”

娇艳的美穴在妇人抚弄下很快被淫水湿透,在玉股间颤巍巍抖动着。

卓云君心神全部被滑动的指尖所占据,肉体像鲜花一样绽开,每一个细小的触感都让自己战栗不已。

那妇人拔出手指,将淫液戏谑地甩在她火热的面孔上,“乖女儿,起来吧。莫忘了妈妈教你的。”

镜中的艳女撑起身体在榻旁躺下,然后从木匣中取出那支木制淫具。白檀木棒底端还连着一块皮革,黑色的皮面又光又亮,朝两侧延伸开来,形成一条长长的腰带。

她圆润的雪臀依在竹榻旁,两条白美的玉腿朝两边张开,含笑拿起木棒,将木制的龟头放在湿淋淋的肉缝儿上,然后拉住皮革两端在腿间张开,娇声道:“请妈妈移步。”

小紫笑盈盈走上前去,看着美艳的妇人赤条条依在榻上,一边将木制淫具顶住腿心,一边将嵌着木棒的皮革放到自己腹下,两手绕到自己腰后,把皮革系带一一系紧。

她把假阳具夹在穴中再来绑系,动作不仅吃力,而且皮革的牵动不可避免地传递到棒身上,随着她手指的动作,白檀木棒在柔艳的蜜穴中一动一动,使得她的身子不住轻颤。

这边小紫还不时故意挺动小腹,在她湿腻的艳穴中戳弄。卓云君玉脸飞红,绑系也变得断断续续,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花了一盏茶时间才勉强绑好。

卓云君玉腿大张,蜜穴中塞着一根粗大的白色木棒,下体早已被逗弄得淫水淋漓。

那妇人晃了晃淫具,嘲笑道:“浪蹄子,忘了怎么说吗?”

她唇角的笑容略显僵硬,用微颤的声音道:“能让女儿来伺候妈妈,是女儿的福气。女儿是第一次接客,有不对的地方,请妈妈指点……”

“把屁股再抬起来些。”

她臀部刚一抬起,那妇人身体一挺,木棒又粗又硬的顶端挤进穴口,一阵撕裂般的痛意传来,顿时令她花容失色。

那妇人奚落道:“又不是未开封的黄花闺女,你这年纪连孩子都生得了,还装什么模样?”

说着小紫身体用力一挺,粗大的木棒捅进湿淋淋的蜜穴,将红腻的穴口挤得鼓起。

卓云君发红的面孔一瞬间血色全无,她短促地叫了一声,牙齿猛地咬紧,接着双腿触电般一抖向中间合拢,一手情不自禁地伸到腹下,试图抓住那支凶狠的淫具。

小紫按住她的膝盖,迫使她双腿张开,挺起淫具挤进卓云君体内。

白檀木的棒身挤进蜜穴中,在红腻的蜜肉中越进越深,艳若桃李的美穴被顶得凹陷,柔滑的蜜肉不住抽动。

片刻后,一股殷红的血迹忽然从蜜肉中溢出,沾染在粗大的木棒上。

小紫身体微退,拔出淫具。白檀木棒没在穴中的部分已被鲜血染红。她挑起眉梢,“这是什么?”

卓云君额头渗出冷汗,艳红的唇角抽动片刻,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只是颤声道:“回……妈妈……女儿……女儿落红了。”

话声方落,隔壁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人或是什么硬物重重碰磕到墙上。

【第十五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