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49章·宫险

远处宫墙的灯火汇成一片,迅速朝内宫逼来。接着传来一声娇叱:“我是昭明宫侍卫长!立刻开门!”

程宗扬一听到这声音,本能地就想拔脚开溜。云丹琉!这丫头片子竟然这么快就入宫了!

但云丹琉动作更快。只见一朵红云从墙头升起,云丹琉足尖在墙头一点,丹鹤般越过宫墙闯入太初宫,朝神龙殿飞来。

萧遥逸与那老宦官斗得正紧,程宗扬只好硬着头皮挺身挡住云丹琉的去路,举刀怪叫道:“死八婆!吃云某一刀!”

云丹琉果然微微一愕,不知哪里又钻出个姓云的本家。程宗扬趁机出手,双刀犹如咆哮的虎牙,扑向云丹琉。

云丹琉知道自己中计,脸上微显怒色,手掌一翻,背后的长刀锵然跃出,格住程宗扬左手的钢刀。

“铛”的一声,程宗扬钢刀几乎折断。那丫头手中单刀长及四尺,刀身又宽又厚,刀柄中空,刀身镂刻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龙口怒张,追逐着刀口一弯偃月,装上柄就是一杆所向披靡的大刀。

程宗扬手臂微微发麻,暗骂道:这丫头竟然把大刀摘下来当单刀用,也不怕累死。不过这丫头身材好得不得了,比自己还高一些,两条长腿犹如鹤立,一只雪白的手掌提着这样一柄威风凛凛的大刀,那气势不是盖的。刀光一展就把自己笼罩在凌厉的刀风下。

武二郎的刀法以凶猛为主,但遇到更猛的,程宗扬只好改走轻灵路线,双刀盘旋进击,左刀被挡,右刀立刻攻出,劈向云丹琉的脖颈。只要能把她逼退一步,等萧遥逸腾出手,就让他头痛好了。

谁知云丹琉毫不退让,龙刀斜摆,压住程宗扬左手的钢刀,左手一张,用雪白的柔荑迎向程宗扬的刀锋。程宗扬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莽撞,竟然敢空手夺刀,急忙收力。但云丹琉来势极快,空手抓住钢刀,接着一扭,一股刚猛强硬的力道涌来,精钢打制的刀锋像在锻炉上一样被拧得变形。

程宗扬心头大震,这丫头练的竟然也是外家硬功,不知道这一手是金钟罩还是铁布衫,反正比刚才那小太监高出一大截。眼见她血红斗篷飞开,银甲包裹的双峰像山一样朝自己压来,程宗扬只好丢开拧弯的右手刀,左刀从云丹琉的龙刀下撤出,双手握住刀柄,用力一封。

“砰!”云丹琉粉拳砸在刀上,刀身发出沉重的声音。

程宗扬心下骇然。这丫头修为比自己至少要高出两个级数,再打下去,自己也讨不了半点好。

“又一个没卵子的家伙!拿命来!”萧遥逸怪叫一声,飞掠过来。

程宗扬松了口气,急忙后退,擦肩而过时低声道:“别伤她!”

萧遥逸道:“走!”

那老宦官抓住左肘,鲜血顺着衣袖直淌下来,显然在萧遥逸手里吃了大亏。冲过来的三个小太监都受了伤,禁军还在门外,一时无法进入,这会儿不走,等会儿就不用走了。程宗扬不再停留,飞身朝太初宫后掠去。

云丹琉被萧遥逸缠住,无法脱身追杀,那老宦官立在一旁,却对程宗扬不理不睬,幽灵般的双眼只紧紧盯着萧遥逸。

离宫墙还有十余丈便看到墙外两道摇曳的火光从两侧合拢。程宗扬毫不迟疑地转身就走,绕着宫墙寻找空隙。墙外火光越来越多,虽然还没有人像云丹琉一样硬闯进来,但整个太初宫已经被禁军围得水泄不通。自己逾墙而出,立刻就会陷入禁军围攻之中。

突然间,程宗扬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一条出路。他将双刀收到腋下,紧贴双肘,伏身朝殿后奔去。

殿后用太湖石堆着一座假山,高仅两丈,还不及神龙殿的高度,但山间峰峦迭嶂、怪石嶙峋,不过十余丈范围却有着空山幽谷的山林景象。假山上建着一座凉亭,摇曳的火光从墙外射来,在凉亭上映出奔走的人影,能看到禁军手持的长戟和已经上好弦,随时都可以击发的弩机。

程宗扬俯下身,凭着灵飞镜中见过的印象,朝记忆中的方位摸去,不多时手指碰到一块光溜溜的岩石。山脚的假山石大多覆满青苔,这一块却像时常被人攀扶。程宗扬心里一动,试着晃了几下。

那块岩石向右侧无声地滑开,露出一个黑沉沉的洞穴。程宗扬俯耳听了一下,然后学着萧遥逸的样子,先脚后头地钻了进去。

假山石滑回原位,外面的声息被隔在身后。程宗扬并不担心萧遥逸,凭那只小狐狸的手段,无论云丹琉还是那个老宦官都留不住他。真正有麻烦的还是自己,天知道这洞穴里藏着什么妖怪。

等眼睛适应了洞穴黑暗,程宗扬小心朝洞内走去。洞穴入口处颇为狭窄,要侧着身子才能进,里面渐渐变得空旷,可供两人并行,只不过洞穴弯弯曲曲,不时要绕过拦路的巨石。只走出十几步,自己就失去了方位。

程宗扬索性也不理会,暗暗数着步子,走到二百步时,眼前出现两条岔道,其中一条隐约透出一丝光线。

程宗扬毫不犹豫地选择另外一条。这会儿脱身要紧,真有什么诡异之处,以后回来再看不迟。

又走了差不多四百步,脚下忽然一湿,踩到一片水洼。程宗扬停下来,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然后从水靠内摸出防水的火褶。

眼前波光微闪,竟是一条藏在地下的水道,水上还泊着一条乌篷船。这样的乌篷船在建康城随处可见,但在皇宫的暗道里出现,不免奇怪。

既然有船就有出口,程宗扬收起火褶,俯身潜入水中,朝水道尽头游去。

※ ※ ※ ※ ※

“噗!”

程宗扬钻出水面,吃力地吐了口水。

周围蒹葭苍苍,自己置身芦苇荡中,宫城森严的城墙已经被抛在身后。

这趟晋宫之行,预料中的鬼怪一无所见,怪事却碰上一箩筐。神龙殿昏睡的帝王,不起眼的老宦官,悍不畏死的小太监,直通禁宫的水下暗道……萧遥逸呢?

程宗扬抬头四望,城墙上火光不住摇动,宫内的搜捕还在继续,萧遥逸那小子却不见踪影。

程宗扬一拍脑袋,冒着被禁军发觉的风险,返身朝水门摸去。

“咕咕……”程宗扬学了两声鸟叫。

水面微微一响,冒出一个人影。萧遥逸朝他摆了摆手,然后吐了口气,“吓死我了……”说着埋怨道:“程兄,你怎么才来?”

“我左等右等都不见你出来,才想到你是不是怕黑,不敢走夜路。”程宗扬笑道:“原来还真是啊。”

“可不是嘛。”萧遥逸委屈地说道:“我在这儿都躲了快一个时辰,你再不来,我只好硬挺到天亮了。”

萧遥逸从水里爬出来,有些奇怪地左右看了看,“程兄是怎么出来的?”

“你猜。”

萧遥逸吸了吸鼻子,“青苔?程兄是从洞里钻出来的?”

“干!你鼻子比狗还灵!”

程宗扬说了自己从暗道出来的经过,萧遥逸大惊失色,“内廷竟然有暗道?是新修的吗?”

程宗扬想了想,“我瞧大概建这座太初宫的时候就有了。”

萧遥逸脸色阴晴不定,“看来是晋帝秘用的暗道,竟然连我都不知晓。”说着他挑起眉毛,用手肘顶了顶程宗扬,“喂,那丫头是谁啊?下手真够狠辣的,要不是小弟我躲得快,差点儿就被她卸掉一条膀子。”

程宗扬撇了撇嘴,“云家大小姐。”

“云丹琉?”萧遥逸顿时来了精神,手掌轻轻一击,眉飞色舞地说道:“好一朵高挑热辣的火玫瑰,我喜欢!”

“少废话。”程宗扬低声道:“看出异样了吗?”

“有,宫里好几处都设了咒符,专门克制从外面窥视的法术。”萧遥逸与他并肩潜行,“我猜,那个老东西九成是幽冥宗的传人。”

“怎么又跳出个幽冥宗?”

“六朝大小宗派几十支,大的像太乙真宗、瑶池宗都有上万弟子。幽冥宗只是小宗,专门做些驱尸驭鬼的勾当。”

“这个幽冥宗是不是和你们星月湖有仇啊?”

萧遥逸疑惑地说道:“不会吧?”他琢磨了一会儿,“不过也难说,当年岳帅踩了不少人,说他仇家遍地一点都不冤枉。要不四哥生意哪这么好?”

“仇家再多也多不到这个地步吧?”程宗扬埋怨道:“我这一路就没见着你们岳帅的朋友,净撞上他的仇家了!说起来,连云氏都被他踩过。”

“那当然。”萧遥逸满不在乎地说道:“岳帅以布衣之身执掌宋国权柄,威震天下——有人风光就有人倒霉,对吧?岳帅也一样,这一路过来,脚下不知道踩了多少倒霉的垫脚石。区区一个幽冥宗,踩了也就踩了。”

程宗扬哂道:“我刚跟吴战威学了句话,那是怎么说的——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我问你,你们那位陛下是怎么了?”

“撞邪了吧。”萧遥逸轻松地说:“谁知道呢。”

“小狐狸,你是恨不得晋帝倒霉吧?”

萧遥逸悠然道:“外有奸臣谋逆,内有妖宦作祟,晋国大乱就在眼前,有趣有趣!萧某不才,没有力挽狂澜、匡扶正义的手段,不过煽风点火的本事还是有的,哈哈……”

“少得意吧。”程宗扬道:“我看建康人生活得挺太平,你就这么想让天下大乱?”

“又来了。圣人兄,你放心吧。”萧遥逸收起嘻笑,傲然道:“如果把建康闹得大乱,那是萧某无能!晋国权贵大洗牌,街市上风平浪静、太平依旧,才见我萧遥逸的本事!”

萧遥逸转过身,面朝上轻松地游着水,笑道:“那条老阉狗八成是徐度埋在宫里的钉子。我们这位徐大司空、大将军处心积虑把内宫握在手里,外面又有州府兵呼应,一旦他掌管禁军,只要假借晋帝的名义,一道诏书就能让临川王自杀,到时军权在握,说不定就能皇袍加身了。”

“这样篡位也太容易了吧?那些大臣贵族会答应?王、谢两家会袖手旁观?”

萧遥逸摸了摸下巴,“这倒是个问题,我也奇怪徐度怎么有信心摆平那些士族豪门。别的不说,王家那位驸马爷,汉安侯王处仲才是正经经营过州府的,那些州府兵一大半都是他的手下。徐度那厮连我都想杀,总不可能放过他吧?”

“你是说王处仲会遇险?”

“有可能。”萧遥逸沉吟道:“看来我要想个办法,去见见这位徐度徐大人了。”

说着萧遥逸抬起头,微笑道:“三日后,我会和张侯爷、桓老三、石胖子去东山会猎,程兄可有兴趣?”

“我的商号还在选址,未必抽得出时间。况且……”程宗扬笑眯眯道:“你去勾引那五百个大和尚,关我屁事啊。”

萧遥逸游过来,亲热地说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程兄这话就太见外了。今日咱们闹这一场,内廷那些人如果心里没鬼,肯定要召禁军和谢万石过去问话。闹大了,丞相王茂弘也跑不了。到时候咱们坐山观虎斗,何乐而不为呢?”

程宗扬嗤之以鼻,“你那点嫁祸之计,他们会上当吗?”

“会不会上当和肯不肯上当是两回事。”萧遥逸笑道:“我给他们理由,让他们有机会去打压谢家,这个当他们不肯上才是笨蛋呢。”

这小狐狸算得还真精。程宗扬叹了口气,“你把圈套都布好了,看来这条贼船我非上不可。三日后就三日后吧。”

※ ※ ※ ※ ※

云氏铜器坊的几位工匠拿着那只背包传看半晌,尤其是锁扣部位看得尤为认真。几人交谈片刻,最后领头的一位白须老者捧起背包,恭恭敬敬放在程宗扬面前。

“公子爷这件器物要做出来并不难,难的是这份巧思。”白须老者道:“老朽做了一辈子的铜器,各种锁具也做过许多,像这样巧妙还使用方便的,也是头一回见。”

程宗扬并不在意那个拉链,他把背包放在一边,微笑着拿起茶盏,“诸位请喝茶。”

等众人都喝过茶,程宗扬道:“你们做过火药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程宗扬试着解释道:“就是一种烧起来特别厉害,会爆炸的东西。好像是用炭、硝石,还有什么混在一起。”

白须工匠沉思良久,“公子爷说的火药,老朽没有听说过。不过葛仙人药方里有一则雄黄法,以雄黄、玄胴肠、松脂、硝石合炼。葛仙人说炼出的仙药色白如冰,但老朽试炼过几次,得出的药物色泽发黑。老朽也不敢服用,只是公子说烧起来特别厉害,有些接近,用来引火倒还方便。”

难道是黑火药?这配方听起来怎么这么古怪呢?

“玄胴肠是什么?”

几名工匠都笑了起来,“便是猪大肠。”

程宗扬大失所望。没听说过火药用猪大肠的。这些工匠都是铜器师傅,搞火药不是人家专业,可能找几个炼丹的道士还靠谱点。

“那就按这个做吧。记得把做链牙的和做锁扣的分开。”

几名工匠同时道:“公子爷放心,小的们会想出办法,不让别人学了去。”

程宗扬一怔,然后连忙摆手,“跟这个没关系。拉链这东西就是一张纸,捅破了谁都会做。我说分开,是为了提高效率——哦,就是做快一点。既然不能技术垄断,就从效率上压过对手吧。”

几名工匠相顾愕然,最后为首的白须老者先明白过来,他起身向程宗扬施了一礼,“惭愧老朽痴长了几十岁,还不及公子爷这分见识。”

程宗扬笑道:“老丈太客气了,诸位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都多,这点见识算什么?几位多辛苦,等这些拉链做好,我还有几件小东西要请大家帮忙。”

几名工匠离开,秦桧进来道:“公子,那块地有着落了。”

“在什么地方?有多大?”

“在朱雀桥以西,秦淮河南岸,位于横塘。大小有三十亩。”

程宗扬讶道:“秦淮河畔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空地?”

秦桧道:“秦淮两岸原本都住满人家。谁知昨晚一场大火,前后烧了百余户。那些住户家当都被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一片白地,如今正贱价出售。在下去看过,一条巷子烧得干干净净,少说也有三十亩。”

这么巧?自己想买地就碰上火灾?程宗扬摸了摸下巴,“要多少钱?”

“每户人家索价八十贯。算下来有八千贯,合四千金铢就够了。”

四千金铢换三十亩地,这价钱确实不贵。沉吟间,秦桧道:“公子,三十亩地是不是大了些?”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三十亩正好,不能再小了。”

秦桧劝道:“公子,我们是珠宝生意,商号有一亩地就够了。”

程宗扬喝了口茶,“会之的想法,咱们就是开一家店铺、摆上货物,等客人上门是吧?这主意也不差,不过珠宝生意和别的不同。珠宝这东西不是它值多少钱,而是买的人觉得它应该值多少钱。”程宗扬站起身,“我开的珠宝商号不仅仅是卖珠宝,更要紧的是卖服务。”

秦桧听得一头雾水,程宗扬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肩,“会之,经商你不擅长,换了祁老四肯定一点就透。还是建好商号,等老四来打理吧。”

秦桧道:“另一件事,长伯依公子的吩咐派了人在佛窟寺盯梢。昨晚四更时分,看到那个紫脸汉子离开寺庙,往东府城去了。”

东府城原来是王府,后来改为丞相的府署,也和宫城一样修建城墙,称为东府城。那个紫脸汉子没有去司空府,而是去了丞相府,倒令自己意外。丞相王茂弘出身琅琊王氏,说起来还是王处仲的弟弟,难道真让萧遥逸说中,那些人准备对王处仲下手?

“继续派人盯着他。”

萧遥逸既然定下三天后东山射猎,这几天不会给他们行刺的机会。能趁这个机会找出徐度的马脚最好不过。

“公子准备去哪里?”

“叫上云老爷子,一起看看那块地。咦?死丫头,你在干嘛?”

小紫一手抱着那只雪白的狮子狗,一手拿着程宗扬常用的翠玉茶盏。盏里盛满鲜红的液体,雪雪伸着小舌头正舔得起劲。

程宗扬猛地回过头,“会之,这是不是……”

秦桧沉着地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属下依照公子吩咐,花重金购来的葡萄酒。”

程宗扬气急败坏地叫道:“死丫头!葡萄酒我还没喝呢,你就拿来喂狗?这是什么狗啊?葡萄酒还喝得这么起劲!”

“小气鬼!”小紫把茶盏一丢,“呶,还剩一点,给你好了。来,雪雪,我们出去玩。”

小紫把雪雪放在地上,那条小狮子狗浑身兴奋,像颗鱼雷一样直闯出去,“砰”的一声撞在桌腿上。

程宗扬连忙伸手把那只价值三千银铢的花瓶抱在怀里,就看到那条狮子狗四条小短腿一同打转,像喝醉了一样晃了两圈,然后四腿一张,软趴在门槛处,像个小枕头一样“呼呼”地睡着了。

程宗扬和秦桧面面相觑,最后秦桧道:“这狗喝多了,那个……睡一会儿就好。公子,咱们走吧。”

小紫道:“我也要去!”

“去个屁!在家好好待着。”程宗扬走到门边又回过头,“再警告你一次,少去欺负那几个姑娘!”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