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48章·夜探

“整个北城墙有六处水门。”萧遥逸道:“按规定,城墙以外五十丈内所有的芦苇都要刈除干净,以防备奸人藏身。不过那位陛下年初说喜欢芦苇丛生的景致,不许人刈除湖中的芦苇,咱们才有机会潜到这里。这六处水门有一道是供宫中出行用的,可以通行船泊,有四班禁军轮流看守,另外五处都放置了三重铁栅。”

程宗扬望着眼前黝黑的铁栅栏,怀疑地说道:“你不会是从你老爹手里骗来钥匙了吧?我怎么没见钥匙孔呢?”

“钥匙有个屁用。你不知道我老爹有多狠,那些铁栅栏是和砖一起烧出来,直接砌在墙里的。”萧遥逸弹了弹铁栅栏,“你瞧,这些铁栏每根都有手臂粗,埋在砖里的部分长逾一尺,够结实吧?”

程宗扬道:“你既然进不去,带我到这儿干嘛?”

“我只是想让你看看咱们面对的困难……程兄息怒!”萧遥逸连忙道:“其实有路可行。”

“在哪儿?”

“水下。”

萧遥逸蹲下身拨开芦苇,低声道:“我看过营造式样的图纸,栅栏没在水下的部位都装有尺许长的倒钩,因此栅栏的宽距比水面以上的略大,只要拗断倒钩就有一个尺半宽窄的入口,可以钻进去。”

程宗扬二话不说潜到水底,片刻后又钻出来,“小子,你不会来过了吧?”

萧遥逸打了个哈哈,“我年轻时来过一次……好吧好吧,是我十三岁那年——你知道,岳帅就是那时候出的事,我回到建康,心情一直不痛快。后来有次宫里摆筵,席间的蜜饯特好吃。我忍不住夜里溜过来,揣了一包。”

萧遥逸道:“我怕黑的毛病也是那时候得的,咳,我揣了蜜饯不敢回去吃,就躲在一座桥底下。正吃得开心,突然钻出来一个红发红眼的妖怪……”

萧遥逸懊恼地说:“那妖怪飘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爪子比冰还凉,当时把我吓得尿了裤子。等那妖怪走掉,我看到地上扔着一颗带血的牙齿。后来我才想到,那家伙八成是个装神弄鬼的盗贼,半夜戴着面具出来吓人,正好让我撞上了。不过想归这么想,从那以后,我夜里怎么说也不敢一个人出门。”

“你小时候的日子过得很丰富啊。”程宗扬笑道:“走吧,识途的老驴,前面领路。”

栅栏上两支拇指粗的倒钩被拧到一边,露出一个窄窄的空隙。萧遥逸脚前头后,游鱼般钻过空隙。栅栏水面以下的部分有两米多深,即便知道有空隙,要找到也得费一番工夫。萧遥逸熟门熟路,毫不费力地找到第二道栅栏的缺口,一样是脚前头后,倒着钻了过去。

在最后一道栅栏前,两人露出水面换气,程宗扬低声道:“小子行啊,还会倒着飞呢。”

“这是我五哥教的。五哥是盗贼出身,家传的功夫。他们老卢家的规矩,别说钻洞,就是爬墙也是头下脚上地倒着爬,名号叫‘蝎子倒爬墙’。”

“你五哥家里不会都是倒着长的吧?”

“这是有讲究的,盗贼的勾当最怕被人偷袭,倒着过去一旦情形不对,脚上挨上一刀一镖,总比头上挨一下要好吧。”

“当个贼还有这么多讲究。”

“可不是嘛,里面学问大了。如今四哥、五哥联手,响当当的……咳咳……”萧遥逸狼狈地咳嗽起来。

程宗扬笑眯眯道:“看你说得挺得意,我正听得过瘾呢。”

萧遥逸讪笑道:“这事儿程兄听了没什么好处。我们这些兄弟在外面都各有各的身份,程兄知道太多反而不好,有机会我再给程兄引见吧。”

“不就是杀手嘛。”程宗扬一哂,“谢艺早就说过,你们星月湖有车马行、船行、鞠社,还有六朝最好的杀手,要不要把我灭口?”

萧遥逸嘻笑道:“老大没有发话。他要发了话,说不定我真就把程兄给灭口了。”

说着他往水里一潜,接着从栅栏内钻出来,回身朝程宗扬招了招手。

宫城内是一座园林,一座湖泊弯弯曲曲绕过山岗,从水门与玄武湖相连。进了宫城,两人都收起嘻笑。萧遥逸从水靠内拿出面罩,给程宗扬丢了一张,自己套在脸上,然后轻烟般升起,落在一根松枝上。

“那边是太初宫,那边是昭明宫。”萧遥逸低声道:“程兄看咱们去哪边碰碰运气?”

程宗扬想起自己用灵飞镜时看到西侧宫殿的灯火,“太初宫吧。”

“好主意。”萧遥逸指着宫殿重重叠叠的屋檐道:“最高那座就是太初宫神龙殿。趁着有风,咱们先潜过去。”

萧遥逸对宫中的防卫了如指掌,领着程宗扬忽走忽停,越过重重宫禁。有他帮忙,最难的一关如履平地,一路没有撞上半个人影。

太初宫属于内宫,没有禁军防卫,一旦越过宫墙只剩下宫女太监,两人行动更加轻松。

穿着黑色水靠的萧遥逸靠在殿后听了片刻,然后斜身飞起,左脚在廊柱上一点弹到另一侧,接着右脚伸出在殿后略微一借力,又升起数尺,之字形在廊柱和殿墙上来回两次纵跃,瞬时便掠上三丈高的屋檐,身体一蜷躲在斗拱后面。

程宗扬知道这小子身手不俗,没想到会这么好。自己近在咫尺都没听到丝毫风声,如果有哪个太监出来撒尿正好看到,多半眼睛一花就找不到人影了。

程宗扬瞧瞧涂过朱漆的廊柱,这么光滑的柱身,自己要像萧遥逸那么轻松只怕还要多练两年。不过程宗扬也有办法,他从衣内拿出一根丈许长的绳索,往柱后一绕,两手握住绳端,然后向上挥起斜着一拉。

绳索上沾了水,比平常更易拉紧。程宗扬双臂用力,两脚蹬住柱身,借势向上跨了两步。等身体与绳索平行,抖手向上一挥攀住柱身高处,再次借力。虽然没有萧遥逸那么挥洒自如,也轻松上到檐下。

“程兄这一手不错啊。”

“在南荒摘椰子时候学的。”程宗扬贴在殿角听了片刻,然后又朝殿内瞄了一眼。

“没人?”

“有灯光,只不过被帷幕遮住,暗了些。”萧遥逸悄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檐角该有个风口。”

萧遥逸身体紧贴在檐下,像壁虎一样游到檐角,仔细查看片刻,然后朝程宗扬打了个手势。

“有人,而且很多。”萧遥逸轻声说道,口气中透出一丝紧张。

殿内张挂着绯红的纱帷,程宗扬运足目力才勉强看到殿上的蟠龙椅中隐约坐着一个人影,应该就是晋帝了。

萧遥逸悄悄一指,程宗扬眯起眼睛,只见帷幕下方透出许多错落的阴影,似乎是一群人席地而坐。程宗扬心头升起一丝寒意,两人在檐下伏了将近一刻钟,满殿的人不仅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就那样静悄悄坐着,仿佛一堆人形木偶。

两人又等了片刻,殿内始终一片死寂。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来吧!”

萧遥逸活动一下手脚,然后身形一闪,柳絮般悄无声音地落在地上,接着抬手推开殿门。

殿内绯红的帷幕一直垂到地面,里面透出微弱的光芒。两人对视一眼,萧遥逸伸手慢慢拉开帷幕。

一片耀眼的光辉从内射出,大殿内铺着猩红色的长绒地毯,四周点着十余根手臂粗的羊脂蜡烛。帷幕内坐着一群女子,她们盘着云髻,穿着华丽的舞衣,怀里抱着琵琶、箜篌、排箫、琴、筝诸般乐器,似乎是宫里的乐工。只不过她们这时都闭着眼睛,身子歪到一边,有些手指还按在弦上,似乎刚演奏到一半就睡着了。

殿内睡卧着十余名舞姬,她们彩袖长裾,曼妙的身姿或俯或仰,都保持舞蹈的姿态,姿容娇美。而在这些舞姬之间,一条长长的七彩丝带飘飞成一个完美的圆形,彩带中间一袭鲜艳的羽衣飘然若飞,羽衣内覆盖的却是一具白森森的枯骨。

那具枯骨呈现出仰卧的姿势,双臂张开,裙裾翻到腰间,露出已经化成白骨的腰腿。颅骨两侧各垂着一颗宝石坠子,白骨上的长发已经委颓,仍保持着繁复的云髻形状。那女子的骨殖似乎很久没有人动过,白骨上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尘,只是她的发丝仍然漆黑乌亮,看得出生前精心保养的痕迹。

程宗扬心头怦怦直跳,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自己说出去都没人相信。那个化为枯骨的女子周围,年轻貌美的舞姬犹如海棠春睡,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自己怎么也无法想象,她们如何围着这具枯骨跳舞,跳累了就直接睡在殿中。

萧遥逸眼中寒光闪动,他只朝地上看了一眼,目光就落在殿上穿着皇袍的男子身上。

晋帝仰身靠在蟠龙椅上,头上的七宝冕旒歪到一边,旒珠垂在他消瘦异常的面孔上。烛影摇红,他脸色却灰白得如同死人。深陷的眼眶内,眼皮微微睁开一线,微露的眼珠灰蒙蒙神采全无,看不出是睡是醒。

他胡须许久没有梳理过,乱糟糟堆在颔下。唇角似是无法合拢地分开,一股唾液从他唇角淌出,一直垂到胸口,在胸前明黄色的锦缎上聚成一摊。枯瘦的手掌垂在一边,指甲生得极长,对两个陌生人的突然闯入没有丝毫反应。

萧遥逸从席地而卧的乐工中间穿过,走过殿中睡倒的舞姬,一直走到晋帝面前,看了看他的面孔,然后拔起他面前一根已经烧残的蜡烛。

程宗扬绕过那具枯骨,看着那舞姬翻起的裙裾下两条白森森的腿骨,心底禁不住一阵恶寒。

“我干……”程宗扬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一次点烛应该在一个时辰之前。”萧遥逸隔着面罩嗅了嗅,“薰炉烧的是上好的沉香,没有混入其他东西。”

萧遥逸说着放下蜡烛,并指朝晋帝腕上按去。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阴沉冷厉的声音:“何方贼子,敢来惊扰帝驾!”

接着烛光一暗,一股凌厉的威压从天而降,狂飙卷起。

萧遥逸双掌一翻,迎向头顶袭来的手掌。程宗扬精神绷得紧紧的,闻声立即闪电般跃出一步,双手按住刀柄,展臂拔出双刀,接着旋过身,左刀斜提护住胸腹,右刀雷霆般劈出。

萧遥逸故伎重施,又亮出指上的戒指,那人眼光却比江东五虎高明得多,手掌一错避开锋锐的戒面,拍在萧遥逸掌心,接着屈指抵住刀锋,待程宗扬刀势出尽才一指弹出。

程宗扬掌心一热,钢刀几乎脱手。他退开一步,双刀交错挡在身前。

一个干瘦的人影从空中飘下,他穿着一身蓝黑衣袍,戴着一顶小帽,腰间扎着一条长带,脸上布满皱纹,下巴却又光又滑,没有半根胡须,腰背微微佝偻,却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内廷宦官。

“好贼子,竟然能接老身一掌,”那太监腰背一挺,尖声道:“尔等何人,竟敢擅闯宫禁,不怕灭族之祸吗?”

他一指弹开自己的钢刀,虽然是取巧,这份修为也不可小觑。不过萧遥逸随手接了他一掌,没有半分吃力,看来这小子的真实修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出一截。

程宗扬怪笑一声,“死人妖!你干了这些好事,难道就不怕灭族吗?就算你身体残疾,没有老婆孩子,爹妈总该有吧?你犯下弑君之罪,小心王法无情,灭你九族!”

那宦官阴声道:“陛下只是倦极而眠……”

萧遥逸抢道:“我等是赤诚忠臣!今日来乃是勤王义举!”他粗着喉咙道:“老奸贼!我谢万石今日必取你狗命!”

那老宦官袍袖一卷,旁边一杆长及丈许的烛台长枪般横刺过来,一边撮唇发出一声厉啸。

两人原以为是这老宦官捣的鬼,谅他也不敢出声惊动禁军,有心联手擒下他审问清楚,谁知这老东西还有同伙。

萧遥逸与程宗扬对视一眼,彼此会意,接着同时攻出。程宗扬用的双刀,萧遥逸却是一双空掌,相同的是两人刀掌都凶猛之极,一招攻出犹如孤注一掷,丝毫不留后手。

那宦官与萧遥逸对了一掌,也不敢托大,双脚微微分开,然后张开枯瘦的双掌分挡二人。谁知那两名刺客招术施到一半同时撤招,以比出招时更坚决的速度朝殿门掠去。

两人肩头一碰,萧遥逸低声道:“原路走!别管我!”

程宗扬道:“你不是怕黑吗?”

萧遥逸一咧嘴,“所以我才要这老家伙陪着。”说着他身形微凝,头也不回地挺肘击出,喝道:“老阉狗!来与谢爷大战三千回合!”

萧遥逸功夫比自己高明,对宫中路径又熟,他来断后是最好的选择。程宗扬不再废话,闪身出了殿门。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黑沉沉的宫禁已经亮起灯火,几条身影飞速掠来。

那几人身上套着青色袍服,衣摆似乎过于宽大,显得松松垮垮。他们身材短矮,脸小小的,在月光下颇为白净,却是几个十来岁的小太监。

程宗扬握紧双刀,挺身朝最前面一个小太监劈去。那小太监似乎有些慌乱,竟然举腕朝刀锋迎去。

那小太监不过十三四岁,看起来连毛都没有长齐。若在以前跟这种小孩子动手,自己脸早就丢到太平洋里。不过现在程宗扬收起这点妇人之仁,对敌人纵容就是对自己残忍。他眼中透出寒芒,力道陡然加了一倍。

“铛”的一声震响,钢刀反弹回来。程宗扬一怔之下,才意识到那死太监袖内还戴了铁护腕。

只差这一线,程宗扬已经来不及撤招,只见那太监尖瘦的手爪趁势抓向自己胸口。

忽然身侧风声一紧,萧遥逸抢身上来,一拳轰向那太监面门。

那小太监修为比老宦官差了一大截,拳掌相交,护体真气顿时被萧遥逸刀锋般的劲气攻破,经脉重创,踉跄退了几步,一跤坐倒,“哇”地吐了一口鲜血。

另一名太监欺身上来,他年纪看起来比刚才的小太监还小,拳头还不及程宗扬一半大。殿中一幕使程宗扬心神早绷得紧紧的,这时毫不留情,对着这小孩直接下了狠手,“唰唰”两刀劈在他肩上。

那太监袍袖尽碎,手臂却只露出两道青痕,连皮都没破。

程宗扬面容扭曲,以为自己见鬼了。

“铁布衫?”萧遥逸怪声道:“没卵的小崽子,修为不错啊!”

原来是铁布衫这样的外家功夫,不是刀枪不入的鬼怪。程宗扬心头微松,接着长吸一口气,双刀再次攻出。他按照谢艺所传授的,将刀势集中在一处,重重劈在那太监掌背上。

那太监毕竟年纪幼小,铁布衫的修为虽然不俗,也挡不住程宗扬这凶猛一刀,指骨顿时断裂,惨叫着向后跌去。

面前还剩下最后一名拦路的小太监,忽然身后一声惨啸传来,接着眼前陡然一暗,周围的灯火仿佛被黑雾遮没,连天际的明月也黯淡下来。

程宗扬心神微震,只觉一团阴森的黑雾从脚下升起,雾中有无数毒蛇扭动着张开毒牙。

“铮”的一声清响,只见萧遥逸身体横卧,浮在空中,双手一屈一伸,仿佛抱着一具凤首箜篌,手指在无形的琴弦上一拨,黑雾潮水般退去,黯淡的视野瞬时恢复原状。

那老宦官从黑雾中现出身形,他面沉似水,双掌平举身前,然后向前推出。

程宗扬只觉空气中浮现出一道无形的气墙,强大的威压使自己呼吸都为之断绝。

悬在半空的萧遥逸屈身一弹,手指在空中绘出一个奇异的文字,然后一掌拍出,喝道:“疾!”

那个奇异的符文迎上气墙,凌厉的劲气像烈日下的积雪一样迅速化去。

老宦官怪叫一声,枯瘦的手指在虚空中一抓,闪亮的符文仿佛被一只巨掌捏住,发出细碎的破裂声,片刻间就被捏得粉碎。

萧遥逸闪身向前,从袖中拔出一根黑黝黝的弯椎,凶狞地笑了一下,然后朝那老宦官掌心挑去。程宗扬暗赞这小子狡猾,竟然把龙牙锥涂上黑漆,此刻一亮出来,那老宦官猝不及防,向前一抓,掌心顿时被龙牙锥刺出一个对穿的血洞。

“竖子敢尔!”老宦官尖叫声中,飞溅的鲜血同时转为乌黑,散发出浓重的腥气。

萧遥逸沉腰坐马,右臂微屈,将龙牙锥收到肘后,左手中指伸出,在空中疾划数下,飞舞的血雨立刻凝成冰珠坠到地上。

程宗扬双刀宛如狂龙出水,将最后一名拦路的小太监逼开,接着刀光一展,从他腋下刺进内脏,捅穿他的肺叶。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