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42章·巧装

“死丫头!快给我想个办法!”程宗扬劈头说道:“给我装扮一下,让大家看着还是我,生人看着不是我!”

小紫眨了眨眼睛,“程头儿,你是不是脑壳里进水了?”

程宗扬咬牙道:“云丹琉来了!她若认出我就是在江上吹口哨的那人,以后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不会啊。”小紫一脸天真地说道:“程头儿,你脸皮那么厚,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干!”程宗扬叫道:“死丫头!你要不给我想个办法,我立即把你扔给萧遥逸!那小子鬼灵精怪的,活活是头小狐狸!正好跟你这死丫头配一对!”

小紫眼眶立刻充满泪水,凄声道:“主人,不要赶小紫走……”

“哼哼,怕了吧!”

只见小紫一脸悲哀地扑过来,“砰”的一拳打在他的眼窝上。

程宗扬眼冒金星,身体晃了几下才站住,咆哮道:“死丫头,想造反啊!”

小紫眨了眨眼睛,充满眼眶的泪水奇迹般消失不见,笑盈盈道:“你不是要让大家看着还是你,生人认不出来你吗?你瞧,眼窝都青了呢。”

程宗扬揉了揉肿痛的眼睛,拿过镜子一照,左眼果然青了一大块。有这个青眼窝掩护,熟悉的人自然还认识,但云丹琉只是在江上匆匆见过一面,未必能认出来。这易容术倒简单,只不过太痛了点。

“程头儿,”小紫柔声道:“要不要人家再给你右眼补一拳?”

程宗扬心里升起一股寒意。再让这死丫头打一拳,说不定连自己眼珠都被打出来。

“不用了,这就挺好!”

小紫做了个鬼脸,轻笑道:“程头儿,我新收了个女儿,你要不要看?”

程宗扬失笑道:“你?”

这死丫头好像刚过十五岁的生日,才断奶几天,就收了个女儿?突然间,程宗扬想起了一件事,精神顿时振奋起来,“那个八婆?我干!死丫头,你真有一套!”

小紫得意地翘起下巴,“那当然。”

程宗扬一脸兴奋地搓着手,“那个死八婆想要我的命,这么快就投降了?嘿嘿,我要在床上一边干她,一边让她给我赔礼道歉!”

小紫白了他一眼,“大色狼。”

“什么大色狼?你见过我这么倒霉的色狼吗?你瞧我喉咙被她刺的这一下,差点儿就没命了。”

卓云君逼问九阳神功下落时,险些把自己喉管切断,程宗扬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加怒火中烧,“那个贱人!我救她一命,却被她反咬一口,差点把命赔进去,一加一减,她等于欠我两条命。只干她几次太便宜她了!”

小紫用诱惑的口气地挑逗道:“程头儿,想不想看卓美人儿的光屁股?”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看完有奖励吗?”

“主人想要什么奖励?”

“看完让她给我爽一下!”

“程头儿,你好着急哦。”小紫娇声道:“果子要长熟了才好吃。她现在只有七分熟,要再长几天,等熟透了才好玩。”

看着卓云君那个骄傲的大美人儿被小紫调教,其实挺有趣。不过只能看不能摸就很让人无语了。现在宅中里里外外也有几个女人,但卓云君不让碰,小紫不能碰,那三个侍女自己又不愿意以大欺小地把她们幸了。到时真要看得上火,连个泄火的对象都没有,只能干挺着,还不如不看。

程宗扬板着脸道:“等你调教好再说。还剩三天时间,到时候你再给我推三阻四,哼哼哼哼……”

※ ※ ※ ※ ※

今日是家宴,用不上一人一席那么讲究。按照程宗扬的意思,大伙儿直接在院中的大槐树下摆了一张大桌。除了在前面看守走不开的几个,吴战威、小魏、秦桧、吴三桂,还有从南荒跟来的殇侯手下都围着桌子坐下。十几个人聚在一起,显得热闹非凡。

右侧的主位还空着,云苍峰坐了上首主宾的位子,旁边是一个红衫少女。程宗扬快步走过去,先向云苍峰打声招呼,然后笑道:“这位就是大小姐了吧?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程宗扬换了件刚洗过的外衣,腰间左右各挂把刀,显得神采飞扬,只不过左眼一个大大的青眼窝,平添了几分狼狈。

云苍峰指着程宗扬的青眼窝道:“程小哥,你这是?”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不小心碰了一下,见笑见笑。”

程宗扬留神看着云丹琉的举动,他挂了两把刀不是摆酷,完全是为了保命。

他已经计算好了,一旦她有拔刀的动作,自己立刻双刀出鞘,先用一招“虎战八方”护住周身要害,等秦桧和吴三桂出手拦截,接着再一招“虎视鹰扬”迅速脱离险境,然后撒腿就跑,能逃多远逃多远,回头再找小紫算账。

云丹琉微微露出一丝讶色,似乎看出些什么又不好确定。犹豫片刻,她起身抱拳道:“听伯父说,公子在南荒大展神威,力斩巨龙。丹琉最仰慕英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丫头片子身材果然高,自己身高已经不算低了,她比自己还要高出少许,两条美腿又直又长,流露出勃勃英姿。今天云丹琉穿着一袭火红的衫子,眉峰挑起,一双明亮的眸子英气逼人,衣内隐约能看到那件精致的银甲,胸部高高耸起,胸甲间嵌着一块火红的宝石,里面仿佛有火焰隐隐流动。

发现云丹琉没有认出自己,程宗扬暗自庆幸躲过一劫,随口寒暄几句,侍女已经送上酒菜。

程宗扬身边这些人打打杀杀算是顶尖,要论做菜的手艺,全加起来也就是童子军野炊的水准,果腹还行,待客就太寒碜了。还是云苍峰考虑周全,这次的厨师、菜蔬,包括使用的炊具、木炭,都是他从云氏商会带来的,做出的菜肴一看就是大家手笔。

吴战威早已喜上眉梢,盯着云苍峰带来的美酒口水直流。等两边寒暄完,他立刻拿起碗,先干了个见底,舒服得眯上眼,仿佛浑身八万四千个毛孔都一同张开,同时喊出一个“爽”字。

从殇侯那里带来的几名护卫都不是外人,这些天下来大家已经混熟,也不讲那么多礼数,程宗扬举碗说了声“干!”云苍峰领头,众人都举碗饮尽。

小魏拿起吴战威的空碗,低声笑道:“走的时候祁四哥说过,让我盯着你,一天最多半斤酒。吴哥,这一碗我给你满上,再有一碗可就够数了。”

小魏去拿酒瓮,旁边却伸来一双纤纤玉手,捧着银制酒壶替他斟满。小魏愣了一下,只见那侍女晕生双颊,轻声道:“公子慢用。”然后退到一边。

石胖子送来的三个侍女分别叫雁儿、莺儿和鹂儿,这些金谷园的侍女不但容貌出众,席间传酒布菜更是训练有素。吴战威这样刀头舔血的粗汉,平常三块石头支个锅就是一顿好饭,什么时候见过吐根鱼刺就有人收的细致手艺?被莺儿姑娘在后面伺候,顿时没了脾气,拎着条鸡腿,使绣花的功夫慢慢啃着。

程宗扬叫道:“再拿三张椅子来,你们几个也过来坐。吴大刀!一点眼力都没有!往旁边挪点,让莺儿姑娘坐下!”

几名护卫同时搬起椅子往旁边挪去,“轰”的一声,二十四条椅子腿在地上只发出一声响,动作像刀切一样整齐划一,一下空出半张桌子来。

云丹琉目光闪闪看着程宗扬。晋国男女除了至亲极少同席宴饮,像这样与下人同坐一席更是闻所未闻。

看着云丹琉眼中的讶色,程宗扬干笑道:“这些都是粗人,粗人!”说着他虎着脸呵斥道:“挪个椅子还砸那么响?一点礼貌都不懂。”

几个人低着头闷声不响,只有秦桧悄悄朝程宗扬使了个眼色。程宗扬没有在意,一边招呼旁边侍女,“你们三个,就挨着云大小姐坐吧。”

三名侍女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奴婢不敢。”

“这又不是金谷园,有什么敢不敢的?”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秦桧一个劲儿地朝自己使眼色,他琢磨了一下,然后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地对云苍峰说道:“云老哥,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啊?”

云苍峰一直含笑不语,这时才大笑道:“合适!怎么不合适?三位姑娘,一起坐吧。”

三女是奴婢的身份,让她们和客人同席是大大的失礼,换了别人早已拂袖而去。云丹琉微一错愕,等她意识到程宗扬并无恶意,不禁对这个多少有些狼狈的年轻人多了一分讶异。

秦桧微笑道:“云大小姐请别见怪,我们程少主一向率性而为,不为礼法所拘。若有失礼的地方,请大小姐多海涵。”

云丹琉爽朗地说道:“这有什么?我在海上的时候,也是大家一同吃饭。有时困在海上,几个人分一碗水喝也是有的。三位妹妹都过来坐吧。”

三名侍女迟疑半晌,这才小心地坐下。

云苍峰捋了捋胡须,笑道:“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当日在南荒与龙神一战,这些兄弟都有份。大伙生死交情不用多说,难得程小哥更是重义之人。”

提到南荒的往事,在座的除了四名女子,众人都亲历过屠龙一役,话题一下热络起来。

说起吴三桂指挥护卫们参战,秦桧亲手施放大黄弩,击中龙神的眼眶。云丹琉惊讶地问道:“大黄弩是汉军的绝密利器,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

“在下曾观摩过羽林天军在甘泉宫的车弩演练,依样仿制了几具。”秦桧谦虚地说道:“较之原器,威力是远远不及了。”

程宗扬心下暗赞,这家伙真不愧是奸臣胚子,撒起谎来,表情全无破绽。

秦桧这么说无非是掩饰这些大黄弩的真实来历。但大黄弩将纯粹的机械力量发挥到极限,制作技术是汉军绝密,看几眼就能仿制出来?以为汉军的工匠都是白痴啊。

云丹琉更是惊疑,“竟然是你们仿制的?我们本来想在舱船上安装几具以增强远程攻击,但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来。你们既然能够仿制,可否给我们制作几具?”

好嘛,有客户上门订货,这下牛皮吹破了。程宗扬笑眯眯看着秦桧,看他怎么收场。

秦桧不动声色,轻轻一脚把皮球踢给程宗扬,“大小姐若是有意,可以与鄙少主商议。”

程宗扬也不含糊,接口道:“不过是几架大黄弩嘛,这点小事就交给会之去办,保证大小姐满意。”

云丹琉唇角弯起,高兴地说道:“那就多谢了。”

秦桧捧了个烫手的热山芋,脸上却没露出半分为难,不动声色地转开话题,从容笑道:“听说云三爷的几支龙牙,都给了大小姐?”

“不错!”云丹琉高兴地说:“这几支龙牙帮了我们大忙。”

秦桧道:“难道是海上不太平吗?”

云丹琉看了云苍峰一眼,见他微微点头才说道:“这一趟出海,我们损失了三条船,对外面说是遇到风暴,其实是被海盗劫走。”

“海盗?”秦桧更觉惊讶,“哪里的海盗敢来拦截贵商会的船队?”

云丹琉道:“我们的海船虽然坚固,但船体太大,船速和灵活性都不及海盗的轻帆,一旦落单,很难从海贼手中逃脱。”

程宗扬见过云氏商会的泛海巨舰,十几条巨舰一字排开,一般小贼早就躲得远远的,这些海盗竟然能从他们手里夺走三条船,称得上实力不凡。

旁边人也有相同的疑问,吴三桂问:“大小姐是在哪里遇上海盗?”

“海棠花环附近。”

秦桧倒抽一口凉气,“赤鲨?”

云丹琉有些意外地说道:“秦先生见闻如此广博?正是赤鲨。”

程宗扬对海上没多少了解,听得莫名其妙。秦桧解释道:“海棠花环是船队通往南海的必经之路,由于礁石露出海面,酷似海棠花编织的花环,被人称为海棠花环。”

“赤鲨呢?”

“赤鲨是南海最大的一支海盗集团,用赤红的鲨鱼作为旗号。赤鲨用的船只通常不超过三丈,速度极快,听说里面一些海盗还有鲛人血统,寻常商船打不过也逃不掉,见到赤鲨旗,只能束手待毙。”

秦桧转头对云丹琉道:“我在南荒听说,有一支船队在海上与赤鲨交手,领头的女首领临阵斩杀赤鲨悍将屈无伏,想来就是大小姐了?”

云丹琉唇角好看地向上挑起,“侥幸而已。”

秦桧肃容道:“屈无伏在海上凶名赫赫,大小姐能斩杀此凶,真可谓女中豪杰。赤鲨海寇即便抢了三条船也得不偿失。那些龙牙,想来大小姐是要用在船上了?”

云丹琉道:“海战与陆战不同,以冲、射为主。远程以弓弩射击,近战则是船首冲撞。那些龙牙锋利无比,装在舰首便是近战时的无敌利器。”

秦桧抚掌道:“大妙!那些龙牙原本冗赘难用,云大小姐装在船上立时变废为宝!即便赤鲨群寇也难撼其锋。”

云丹琉说起海战立刻眉飞色舞,吴三桂长于骑射,对水战不在行,倒是秦桧,什么都懂一些,谈起海战也头头是道,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热闹非凡。另一边吴战威和那些护卫也聊得投机,却冷落了旁边几个少女。

雁儿几个头一次和一群男人同席吃饭,一个个都羞窘得抬不起头来。程宗扬却恍如未见,只一味劝酒。

虽然没有被云丹琉当场认出,但程宗扬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为此他连自己屠龙的壮举都没有多说。

云苍峰倾身低声道:“几位姑娘连筷子都没动,这顿饭吃得委屈。”

程宗扬微笑道:“我是故意的。一回生二回熟,刚开始不习惯,以后天天这样就好了。唉,我现在也越来越觉得让人伺候着挺舒服,再摆出主仆的架子,只怕往后真会变成石胖子那种废物。”

云苍峰点了点头,良久道:“你有这份心思,真是难得。”

程宗扬笑道:“我不是那种生下来就带着爵位的世家公子,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心里有数,总不好刚过两天安稳日子,就把自己当人上人了。对了,云老哥,那件事你们查得怎么样了?”

云苍峰摆了摆手。在座的虽然都是心腹,但此事牵涉宫中,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云丹琉喝起酒也颇为豪爽,酒到杯干,不多时双颊微显酡红。席间说起众人用南荒带回的龙筋制成弓弩,云丹琉美目顿时异彩连现,立刻拉着秦桧要去看看那些弓。

云丹琉一走,程宗扬如蒙大赦,交待二吴招呼众人,便与云苍峰一同到书房细谈。

“宫里禁军有八千多人,查起来颇费时日,眼下还没有线索。”云苍峰道:“倒是账目又清查出一些,其中有一笔兑换金铢的数额极大。”

云苍峰手指敲着书案,“更奇怪的是那笔金铢直接被人运走,没有再运回内府。如果鄙商会所查无误,现在内府已经没有多少钱财可以动用,帝室再有大额支出,只怕要借贷了。”

程宗扬失笑道:“皇帝还要借钱?晋国商税一年下来数额就不小,那些钱还不够花吗?”

云苍峰笑道:“程小哥有所不知。商税、农赋都是国家收支,由尚书省的度支曹管理,只能用于公事开支。皇帝自己花钱,是靠内府收入。”

程宗扬还真不知道这个,原来皇帝也要公私分明,不是想花钱就能花的。

“那笔钱不会是飞了吧?”

“若是靠钱庄兑换,自然有迹可寻。那笔金铢足有五万枚,以两辆马车载运,除非找到载运的人,否则很难查出下落。五弟现在正动用他的关系,看内府当时是谁出面办理此事。过几日便会有线索。”

六朝通行的钱币有铜铢、银铢和金铢三种。三者规格体积相等,但重量和价值相差极大。程宗扬估算过,一枚铜铢的重量在五克左右,银铢是六克,而同样体积的金铢重量达到十一克。三者的兑换比值为一枚金铢兑二十银铢,兑两千铜铢。

由于金铢价格高昂,日常交易中大多数人都习惯使用铜铢,并把一千枚串为一贯。在建康这样的大城,银铢的使用量也相当可观,但使用金铢交易的仍是少数。毕竟像张少煌、王处仲那样动辄上千金铢,相当于数百万钱的大手笔并不多见。

因此金铢一般作为存储货币,比如建康与临安之间的大额交易,一笔生意可能要牵涉到上千万钱,若全以铜铢交割,仅货币的重量就达五十吨。以金铢计价,总数不过五千枚,重量不超过六十公斤,能起到定额支票的作用。

萧遥逸的身份一直是秘密,程宗扬也不好告诉云苍峰自己准备潜进宫里探查。正琢磨间,云苍峰微笑道:“丹琉从小就好强争胜,以前经常和她几个哥哥闹别扭,心性倒是不坏。这些年在海上漂泊,比从前也沉稳许多。”

心性好坏自己不知道,脾气可是够火爆的。程宗扬试探道:“大小姐是不是还有个姑姑?”

云苍峰神情一凛,“绝无此事!”

程宗扬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更觉纳闷。云苍峰一口否认,情况似乎不那么简单。但云苍峰对自己一向知无不言,连临川王的事都没有瞒自己,何必在这件事上撒谎呢?

程宗扬笑着转开话题,“昨天筵席上看了大小姐带回的珍宝,却没有见到特别出彩的,是不是老哥藏私了?”

云苍峰也露出笑容,“果然瞒不过你。你既然要开珍宝行,老哥总不好和你争。你们赴宴之前已经有一船货物先送往临川王府。”

程宗扬微笑道:“云老哥这一注下得有些大吧?”

云氏和临川王走这么近,显然在他身上投了重注。一旦出岔子,恐怕收手也没那么容易。

云苍峰低声道:“刚才我提到还查到一些内府购置的货物,程小哥可知道是什么?”

“什么东西?”

“药材。”云苍峰冷冷道:“一大半都是春药的材料。看来我们这位陛下,一年来在宫里是夜夜春风。”

程宗扬恍然大悟。晋帝精神不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云氏查出宫里暗中购置大量春药,推断出晋帝在宫内毫无节制地大肆纵欲,很可能命不久矣。此时抢先下注,将来的得利必然丰厚异常。

云苍峰毫不隐瞒地说道:“陛下至今没有子嗣,一旦龙归大海,按道理该兄终弟及,临川王大位有望。”

虽然殇侯让自己专做晋国宫廷的生意,好接近宫中权贵,但程宗扬对晋国政局既不了解,也无兴趣,笑道:“那就先祝云老哥心想事成了。”

云苍峰苦笑道:“此事岂是易与?若让我自己选择,宁愿与丹琉一同出海,游历天下,只是为了云氏家业,不得不如此。唉,丹琉也是……”他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我听说大小姐要到宫里任职?”

云苍峰点头道:“这是陛下亲下的诏令。不知他从哪里听说丹琉力斩海贼的事情,命她入宫担任侍卫。”

“大小姐一旦入宫,要打探消息就方便多了。”

云苍峰叹道:“眼下还不知道是否进入内宫。若是担任内宫侍卫,就不用我们整日在外面猜测了。不过若非此事由五弟极力主张,否则我绝不会同意。”

程宗扬心里明白,想必云苍峰看到宫里购置的药物,生出一丝警觉,看出此事不那么简单。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