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41章·潜能

深夜的玄武湖万籁俱寂,湖面薄雾渐起,远处气势森然的宫城墙堞仿佛掩藏在轻纱后,一片朦胧。

那名杀手始终没有现身,不知道是因为萧遥逸判断失误,还是那杀手耐性奇佳,看着四名同伴被杀仍然能沉得住气。

程宗扬道:“那家伙是不是逃了?”

萧遥逸一手攀着船舷,半身浸在水中,“我跟你赌一把!那人还没走,这会儿就藏在附近。”

只看他懒散的表情,谁也想不到这个风流纨绔的小侯爷,会突然变成煞星,顷刻间接连击杀三名刺客,表情却比杀三只鸡还轻松。

换作别人,一连目睹四起凶杀事件,自己还亲手干掉一个,很难保持冷静。但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后,自己见过的死人大概可以填满两个万人坑,四个人并不算多。

“那个人在哪儿?”

“这我就说不准了。”萧遥逸叹道:“我是第一次被暗杀,没有经验啊。”说着一副很惋惜的神情。

“那你怎么知道还有一个人?”

“我是猜的。”萧遥逸伏在船舷上低声道:“刚才那家伙没有全力逃走,而是故意把我往芦苇荡里面引。我猜芦苇荡里肯定还伏着个人,而且水性不怎么高明。”

“你刚才已经到了芦苇荡边上,怎么不进去看看呢?”

“我不是怕黑嘛……”

程宗扬哼了一声,这小子会怕黑?

萧遥逸用央求的口气道:“程兄?”

程宗扬道:“不行,芦苇荡太危险了,我没那个胆量进去。”

“你就帮兄弟一把吧。”

萧遥逸死拉硬扯,程宗扬只好道:“咱们说好,我只陪你进去,动手的事你自己办。”

萧遥逸笑逐颜开,“那些粗事怎敢劳程兄大驾?娘的,敢来杀我!最好那刺客是个女的,让我给她来个先奸后杀!”

“这事你都干?”

“我就是说说,过个嘴瘾还不行啊?”

两人用竹篙撑起小舟,朝芦苇荡划去。那些芦苇将近一人高,苇叶仿佛水墨绘成,长长伸入月色,在月光中留下浓重的剪影。

忽然舟侧一片芦花猛地飞起,芦苇无声地断裂开来,一把斧轮在月光下旋转着飞来,斧刃在月下闪动寒光。

萧遥逸握住龙牙锥,朝斧轮挑去。这时一个身影从芦苇中飞起,一掌拍向萧遥逸胸口。

萧遥逸右肩微沉,将斧轮挑开,接着低喝一声,左掌递出,与那名刺客对了一掌。

那刺客掌力极猛,颇有些武二的声势,程宗扬自问接不下他这一掌。萧遥逸刚才显露的水准比自己高明不少,接下刺客这一掌并不算难。不过那小子奸诈得很,自己在旁边看得清楚,萧遥逸刚才从衣物中摸了只戒指戴上,这时故意翻转戒面,比拼掌力的同时将戒面拍在那人掌上。

果然,那大汉右掌一震,掌力刚吐出一半,就如受雷殛,无名指生生折断,断指溅出鲜血。

萧遥逸狠狠一笑,掌力疾吐,将那刺客震得跪倒在地,接着龙牙锥从肘后翻出,从那人腕骨中间穿过,向右侧一拧,废了他一条手臂。

萧遥逸森然道:“说!你们是什么人?”

那大汉额头涌出黄豆大的汗珠,然后猛地张开口。

萧遥逸出手如电,一把摘下那人下颔,防止他咬断舌头,接着抬指封住他的气海穴,阻止他运功自绝心脉。

程宗扬松了口气,转头朝舟中看去,只见那两个美妓正惊恐地睁大美目。她们两个只是穴道被封,刚才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

身后一声听不出语调的低吼传来,却是萧遥逸用龙牙锥刺进刺客肩膀,将他骨骼划得咯咯作响。

程宗扬知道这小子要审讯刺客。谢艺的审讯手段自己见过一次,感想就是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第二次。萧遥逸和他是一个地方出来的,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让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看见,可太作孽了。

程宗扬向萧遥逸略一示意,指了指两女,然后撑舟避开。

萧遥逸急忙道:“大哥,别走远啊!”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我就在这片芦苇后边,保证你放个屁都能听到。”

两个美妇玉体横陈,雪滑的身子上还沾着刺客血迹。程宗扬用湖水帮芸娘和丽娘洗去血迹,一边微笑道:“刚才的事你们都看到了,来了几个坏人,幸好被我们打跑了。”

两女身不能动,只能眨眼示意,脸上的惊惶却挥之不去。

程宗扬心里也在嘀咕。萧遥逸说看过他出手的人都不能留,摆明是要掩藏身份。但芸娘和丽娘也都瞧见了,总不能把这两个无辜的女子杀了吧?

“那位公子因为钱上的事,跟他们起了些纠纷,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程宗扬吩咐道:“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些最好都忘掉,一个字也不要向外说。”

丽娘和芸娘急忙眨着眼睛,一副惶恐娇怯的美态。程宗扬也不客气,索性把两具玉体都搂在怀里,一边一个摩挲着笑道:“刚才是丽娘唱的曲子。下次我把你们两个都包了,让芸娘唱一段来听听。”

程宗扬一边摩玩两女滑腻的胴体,一边调笑着淡化两女的惊惧,把她们安抚下来。

芦苇另一侧,不知萧遥逸用了什么手段,出人意料地并没有传来多少惨叫。过了小半个时辰,萧遥逸从芦苇丛伸出头来,瞧见程宗扬先松了口气,然后朝他招了招手。

程宗扬跳下船朝萧遥逸走去。那些芦苇多半生在浅滩中,下面全是稀软的淤泥。如果不是踩着苇草,程宗扬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

刺客已经不见踪影,多半是被沉到湖底毁尸灭迹。那小子还光着屁股,不过这家伙有够没羞没躁的,看起来比穿着衣服还自在。奇怪的是他神情既不凝重也不轻松,而是带着做梦一样的表情,似乎对他问出来的东西很不可思议。

“程兄知道他们是谁吗?”

“谁?”

“这些人有个名号,叫什么江东五虎,平常在江上讨生意。没想到凭空落下一桩好事,掉到他们头上……”萧遥逸揉了揉鼻子,“我还以为他们是追着孟老大来的,谁知道是有人出钱让这帮小杂鱼来杀我。”

“小杂鱼怎么会到你头上动土?不要告诉我他们是正好路过,见财起意,准备给你来个劫财劫色。”

萧遥逸叹道:“我纳闷的就是这个——他们真是来杀我的。这几个杂鱼已经在青溪守了几天,今天运气好,在湖中碰到我。”

程宗扬顿时松了口气,“幸好他们杀的是小侯爷,不是星月湖的玄骐。”

目标虽然是同一个,这里面的区别却大了。如果他们知道行刺的目标是星月湖的人,派出的杀手肯定要高出两个等级,不会一个照面就被萧遥逸干掉。只有行刺目标是小侯爷这种纨绔子弟,才会找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出手。

程宗扬猜测道:“是不是你诱奸了谁的姬妾,让他恼羞成怒,找人杀你泄愤吧?”

“这事儿我虽然干过一点点,但和她们都没关系。”萧遥逸道:“你怎么也猜不出,出钱让他们杀人的,竟然是个官。”

“谁?”

“白下城的内史刘长之。”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没听说过啊。”

“我也没听说过。”萧遥逸抓了抓脑袋,“不记得我干过哪个姓刘的老婆女儿小妾媳妇什么的。”

“既然有了名字,对着查就行了。”

萧遥逸摇了摇头,“这名字有八九分是假冒的。刚才那家伙说,那人找到他们,给了一百银铢的定金,约定事成之后,再给四百。嘿嘿,五百个银铢就想要我的命,还真便宜。那家伙说,姓刘的紫脸膛,留着大胡子,眼皮上还有个疤——一个搞文书的内史怎么长这模样?”

程宗扬连忙道:“你自己的事自己擦屁股,别找我。”

“程兄,你也太绝情了吧。”萧遥逸委屈地说:“咱们俩可是有同舟共嫖之谊,说到天边也是一等一的交情啊。”

“天知道你干过多少荒唐事,有多少仇家想要你的命。建康城能拿出五百银铢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我要跟着你一个一个查,那得查到什么时候?要让我说,出五百银铢要你命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你不理他也就完了。”

“话是这么说,可被人盯着总不是好事。”萧遥逸唉声叹气地说道:“往后我想偷个香、窃个玉,还得防着后面有没有尾巴,那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程宗扬笑道:“这我帮不了你。走吧,丽娘和芸娘还在舟上呢。”

萧遥逸一把扯住程宗扬,神情微动。

程宗扬压低声音,“你不会真想把她们两个灭口吧?”

“建康城的人只知道我是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今晚的事要是传扬出去,落到有心人耳朵里,麻烦就大了。”

“她们只是两个妓女,又只知道你是什么公子,不知道你的小侯爷身份。”程宗扬低声道:“你要是不放心,干脆查查她们底细,派个人去她们家里吩咐一声,她们还敢乱说乱动?真要不行,你索性把她们买来当姬妾养着,也比杀了她们强吧?”

萧遥逸琢磨半晌,最后叹了口气,“圣人兄既然吩咐,小弟怎敢不从?就依你好了。”

※ ※ ※ ※ ※

天色黎明,程宗扬才返回玉鸡巷的住处。秦桧一直在门房守着,见他回来露出一丝宽慰,“公子回来了。”

程宗扬顺手拿起一串葡萄,一个个吃着,一边道:“昨晚有什么事吗?”

“有两个商号的小厮来门前打听消息。”秦桧轻飘飘道:“在下已经把他们打发了。”

昨天自己往云家赴宴,晚上就有人来打听消息,建康商家的反应有够快的,不过有秦桧在,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只能说那两个小厮运气不好。

“别的呢?”

“小紫姑娘吩咐在下送了一对蛤蚧尾、一些药酒和一段白檀香木过去。”

程宗扬道:“她要那些东西干嘛?”

秦桧微笑道:“紫姑娘行事,非在下所能知。”

那死丫头又在搞什么鬼?程宗扬打了个呵欠,嘟囔道:“我要去睡一会儿,天塌下来也别叫我。”

秦桧跟在后面低声道:“那三位侍女姑娘还在等着公子。”

程宗扬一拍脑袋,想起自己从石超手里得了三个侍女,只不过……“她们等我做什么?”

秦桧肃容道:“属下也去劝过,但三位姑娘说,她们来时原主人吩咐过,要等公子验过,满意了才留下。所以不敢睡,在等公子回来,好给公子侍寝。”

程宗扬和丽娘一直缠绵到天色微亮,那两个美妓见过他们的手段,侍奉得更是殷勤。后来芸娘也偎依过来,摇着屁股给他品箫卖弄风情,玩得不亦乐乎,这会儿哪还有半分精神。

程宗扬叹了口气,“连你都开我玩笑。告诉她们,如果愿意,就在这里安安心心过日子,我也不拿她们当下人看待,什么时候想嫁人就找个人嫁了。侍寝这事儿,以后别再提了。”

秦桧看了程宗扬半晌,然后笑着躬身应道:“是!”

自己榻上的被褥都让小紫拿去遮掩门窗,程宗扬只好睡在光板床上,闭上眼休养精神。

今天吸收的五道死气,气息并不算很强。程宗扬现在对吸收这些死气已经轻车熟路,早早将其中的杂气过滤了一遍,趁着与丽娘交合的时候发泄出来。剩下不多的气息被他收入丹田,慢慢转化成自身的真阳。

程宗扬不是段强那样的穿越迷,虽然穿越之前对经脉、真气、法术、咒语、修真……这些词汇也耳熟能详,但在自己看来,这些内容有趣是有趣,神秘也很神秘,就是不怎么靠谱。人终究是人,不可能摆脱生物属性的局限,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正如那一晚王哲传授他九阳神功时告诉他的一样:人体血肉之躯,蕴藏无数潜能。

自己所在的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充斥着科技与信息的时代。正如一个生活在十八世纪的人,无法想象人类会从岩层中开采煤炭和石油,将它们转变为能量,用来照明、驱动机械、即时传输图像……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不足两百年的时间内,一个多世纪的技术积累就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状态。

换个角度思考:这些发明仅仅是物质条件的改变。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似乎并不比五千年前的人类更高明。比如经络的存在与否,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类而言仍然是个无法证实的难题。

这个充斥着真气和法术的世界也许和自己所在的世界有相似的历程。正如自己所在的世界一切都来源于技术的发展,是人类对物质的运用。程宗扬可以想象,在这个世界的变化,源于人类对自身认识的突破。

这个世界的人们因为物质技术的局限,把可以载人的飞行器视为神话。相似的,自己所在的世界囿于对人体自身的无知,将真气、法术视为神话。就像同一颗种子,进化出两株截然不同的植物。

正如电能一直存在人类生存的世界里,但仅仅在一百年前人类才知道如何使用电能。同样,虽然每个人都蕴藏着无穷潜能,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发这些潜能。

程宗扬可以想象,这一切的不同都与王哲在自己丹田内筑下的气轮息息相关。正如蒸汽机的发明和电能的发现,使一切改变人类生活的现代科技成为现实。气轮的出现和相关人类潜能的发展,使得凝炼真气、施展法术成为现实。

一个拥有正常智力的人接受指导后,用三到五年时间就可以在丹田内凝聚出气轮,作为聚炼真气的根基。所以大多修行者都把它视为平常。只有程宗扬知道,第一个凝聚出气轮并把它传下来的人有多了不起。这个意义,也许只有自己在这个世界无中生有地研制出核能才可比较。

王哲给自己打开一扇窗,而殇侯给自己打开一道门。那个老家伙去除了自己身体的隐患,并且根据推测,告诉自己应该如何对通过生死根吸收来的死气进行转化。

在此之前,程宗扬只是本能地吸收死气,转化为生机就随便挥霍出来。直到接受殇侯的指点,才开始将这些生机凝入丹田,转化为自身的真阳。

可惜的是殇侯和王哲一样,对生死根的了解都不多——毕竟这种体质只存在于传说中。殇侯的修为也许与王哲在伯仲之间,但对鬼王峒的认识,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殇侯更清楚。

修行者将人体内运行却没有形质的物体划分为三类:真阳、真气与真元,大致与九阳神功“养形炼精、积精化气、炼气合神”中的精、气、神相类,分别对应人体的活力、可以施展的力量和最根本的元命。

程宗扬在鬼王峒吸收的死气直接转为真气施展出来,给了殇侯极大的启发。殇侯虽然没有找到方法能够模拟鬼王峒的环境,让程宗扬把吸收的死气直接转化为可以运用的真气,但他退而求其次,先让死气转化的生机经过经脉的运行,转化为真阳。

殇侯的方法虽然不能直接把死气转化为真元,但这一步等于跳过养形炼精,直接把死气转为真阳,在体内稳固下来。自己吸收的死气不用再像以前那样随得随丢,然后在此基础上由精化气、由气化神,等于平白得到大量真阳,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程宗扬舌尖微微顶住上颚,呼吸变得悠长。通过生死根吸收的死气转为勃勃生机,再汇入丹田,随着气轮旋转带来暖融融的温热感,一点一点与本身的气血融为一体。

气息在经络中流动,按照与凝羽相反的顺序分行六大阴经,最后在丹田凝聚为一。真气在丹田气轮中旋转一圈,接着改变形态,分行六条阳经以及三处阳脉。程宗扬呼吸越发悠长,真气先太一、后九阳,缕缕往来不绝,就像呼吸一样自如。

※ ※ ※ ※ ※

“程小哥好睡。”

云苍峰在程宅熟不拘礼,径直入了内室,见程宗扬在光溜溜的榻上睡着,不由一声长笑。

程宗扬打着呵欠坐了起来,“云老哥,这么早。”

“都该吃午饭了,哪里还早?”云苍峰道:“听五弟说,你昨天在席间一支龙牙锥惊艳四座,后来喝酒时,张侯爷、石少主轮番相敬,连一向不怎么理人的王驸马也向你敬了一杯,这可着实难得。”

程宗扬用力揉了揉眼睛,神智略微清醒。他跳起来,一边洗脸,一边道:“云五爷不会是让老哥来兴师问罪吧?我昨天在席间喝得太多,不得不溜出去逃酒,后来才听说云府的大小姐也在席间露面了。”

云苍峰笑道:“可不是嘛。丹琉是我们云家长女,说来惭愧,我们六兄弟生的儿子不少,女儿就这一个,从小当成男孩来养,结果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

程宗扬取了青盐擦牙,口齿不清地嘟囔道:“可惜我运气不好,无缘一睹大小姐的风采。”

云苍峰笑道:“无妨,今日我特意带了丹琉前来拜访。”

程宗扬直接把口里的青盐吞了下去,用变了腔调的声音叫道:“什么!”

“我把那两支龙牙送给丹琉,她一见顿时大喜过望,又听说是程小哥亲手杀了那条巨龙,非要跟我来见见你。”云苍峰笑道:“程小哥,不怪我唐突吧?”

程宗扬喉中又咸又涩,狠狠吞了两口口水,硬着头皮道:“哈哈,这是哪里话呢!哈哈哈!”

云苍峰抚掌笑道:“今日我还带了商会的几名厨子,昨天程小哥在席间没有吃好,今日正好趁此机会再摆一桌宴席,把昨日没去的战威和魏小哥都叫来,咱们再聚一聚。”

好吧,脸丢在自己家里,总比丢得满世界都知道好些。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豁出去吧。

“又教云老哥破费了。”程宗扬把云苍峰送到门口,堆起笑脸道:“昨晚和小侯爷喝到半夜,一身都是酒味,既然是大小姐来了,总该换换衣服。云老哥,你先到前面坐,我一会儿就来。”

一边说,程宗扬一边对秦桧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叫小紫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