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37章·调教

程宗扬回到住处,把马鞭丢给秦桧,风风火火闯进后院。

这会儿正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小紫没有在房间待着。程宗扬找了半天,才在假山后面找到她。

那丫头正在午睡,她倒会找地方,假山后的树荫下有一块青石,她便躺在上面,一双木屐也放在石旁。

小紫身上盖着一片芭蕉叶,一条雪嫩的手臂伸出来,指上戴着紫色的水晶戒指。翠绿的蕉叶和白玉般的肌肤交相辉映,让人怦然心动。

对谁心动都好说,对小紫心动那是找死。程宗扬粗着嗓子叫道:“死丫头!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

小紫闭着眼睛,口齿间带着浓浓的睡意,软腻地说道:“程头儿,你好烦哦……”

小紫翻了个身,一条雪白的小腿从蕉叶下露出,微微蜷起。程宗扬抓住她的光洁小腿,用力摸了两把——先占点便宜再说。

“死丫头,快起来,我带你去见个人!”

“人家要睡觉……”

“睡个屁啊。我还不知道你是属夜猫子的,一天睡一个时辰就够了。你知道我去见……”

“不就是孟非卿吗?我才不愿意见他呢。”

“咦,你还真明白。他可是你老爸最铁杆的手下,一会儿见面,说不定会封个大大的红包给你。你难道不想要?”

小紫像是没有听见,她细声呻吟道:“程头儿,你摸得人家好舒服……人家屁股也想让你摸摸呢……”

程宗扬收回手,冷笑道:“以为我傻啊!上次你让我摸,结果扎了我一手的刺,这会儿又来玩这一手!”

“胆小鬼!”

小紫掀开蕉叶,露出雪嫩的圆臀朝他摇了摇,然后飞快地跳到一旁披好衣服。

程宗扬一阵眼晕,还没看清,那死丫头已经穿戴整齐,让他只剩扼腕的份儿。

小紫吐了吐舌头,笑道:“程头儿,我去玩那个道姑,你要不要看?”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闲吗?”程宗扬板着脸道:“最后问你一遍,孟非卿你见不见!”

“不见!”

※ ※ ※ ※ ※

木屐声“咯咯”传来,每一声都仿佛踩在心头,带来火烙般的恐惧。

灯光一闪,映出地上那条未曾动过的麻绳。那妇人冷笑道:“怎么不死了?这娼窠里出个烈女那该多光彩!”

卓云君努力想维持自己的尊严,但触到那妇人的目光,身体顿时一阵战栗。

那妇人把油灯放在一旁,拿起麻绳,“贱娼!你不死,老娘帮你死。”

面对这样一个粗俗到恶俗的妇人,卓云君典雅的风姿和出尘的气质根本不值一文钱,仅剩的傲骨都化为惧意,连忙摇了摇头。

那妇人拎起麻绳,放在卓云君面前,冷笑道:“你可想清楚了。老娘这里不养闲人,你要不愿意做活,还是早些死了干净!”

卓云君苍白的嘴唇紧紧抿着,良久才颤声道:“我可以卖艺。四个银铢,我能唱曲子来挣……”

不等她说完,那妇人就把麻绳勒到她颈中。这次那妇人下手极狠,麻绳绞住脖颈竭力收紧,分明是想生生勒死她。

卓云君伏在地上,脖颈被勒得伸长,双手紧紧抓住麻绳拼命挣扎。那妇人力气不过寻常,可自己却怎么也挣不开。

卓云君张开嘴,舌头吐出,却怎么也吸不进一丝空气。她虽然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任何物体,眼前一片片冒出金星,耳中嗡嗡作响,嘴唇发紫。

挣扎中,卓云君破碎的道袍松开,一团肥白的乳房裸露出来。她虽然吸不进一丝空气,胸口却拼命起伏,那丰挺的雪乳在胸前一抖一抖,颤个不停。

忽然,卓云君身体一松,一股液体从身下涌出,淌得满腿都是。

那妇人松开麻绳,嘲笑道:“死娼妇!还硬挺吗?”

卓云君已经彻底崩溃,她伏在地上拼命摇着头,散乱的长发下,毫无血色的面孔一片灰白,身体抖得仿佛风中的树叶。

这死丫头扮得可真像,那模样作派,活脱脱就是个心狠手辣的老鸨。

程宗扬在帘后看着,心里嘀咕:这才三天时间,卓云君就像换了个人,不知情的会以为是娼窠里挨过打的妓女,哪里还有半分英姿勃发、绝世高人的风采?不过,那奶子真够诱人的……卓云君此时风度全无,刚才被那妇人勒得失禁,甚至也顾不上羞愧,就像一个脆弱的女子一样伏在地上不住啼哭。

她一团美乳滑落出来,雪团般在地上微微颤抖。那妇人伸出脚,用屐齿踩住她殷红的乳尖。卓云君如受电殛,失声惨叫。

那妇人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得抬起头,然后拿起一只水瓢对着她华美的面孔倾倒下去。

冰冷的井水溅在卓云君脸上,顺着她修长的玉颈流淌,溅得满身都是。那妇人嘲讽道:“瞧你这身破烂衣服,身上又是土又是尿的,还不快洗洗!”

那妇人木屐松开,卓云君吃痛地抚住乳尖,接着臀上挨了一脚,只好撑起身体,朝桌旁的水桶爬去。

那妇人傲慢地用门闩敲了敲木制的水桶。每次反抗都伴随的痛殴使卓云君意志尽失,她跪在桶旁,颤抖着解开破烂不堪的道服,露出光洁的玉体。

小紫的手段自己在鬼王峒就曾经见过,只用了一根细针就把苏荔制得服服贴贴,这时在卓云君身上故伎重施,将这位太乙真宗的教御摆布得如同婴儿。

卓云君自己并不知道,但小紫动手时,程宗扬在旁边看得清楚。她这次用了两根细针,加起来还没有当初钉在苏荔身上的一半长,分别刺在卓云君的颈后和脊中,连针尾也一并按进肌肤,从外面看不到丝毫痕迹。

卓云君年纪已经不轻,但修道者最重养生,看上去如同三十许人。她肩宽腿长,腰身细圆,肌肤白腻丰腴,光滑胜雪,别有一番熟艳的风情。

那妇人上下打量着她,笑道:“道姑,这身子腰是腰,腿是腿,就跟画儿似的。”说着她用门闩顶了顶卓云君的乳房,“奶过孩子没有?”

被门闩一触,卓云君就禁不住身子发颤。她忍气吞声地说道:“没有。”

小紫还要戏弄,程宗扬在外面低咳一声。她哼了一声,放下门闩,哑着嗓子骂道:“臭娼妇!还不快把身子洗净!”

卓云君垂下头,撩起清水,在桶旁一点一点洗去身上的污渍。

小紫笑道:“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白白吃了那么多苦头。道姑,你既然不想死,便好生做个娼妇。”

卓云君脸色苍白地抬起头,颤声道:“不,我不……”

那妇人沉下脸,拿起门闩重重打在卓云君腰间。卓云君惨叫一声,合身扑倒在地。黑暗中,那具白腻的肉体痛楚地抽动着。

那妇人一连打了十几下,卓云君吃痛不住,连声哀叫道:“不要打!不要打了!好痛……”

※ ※ ※ ※ ※

“死丫头,你还真有点手段。”程宗扬一脸兴奋地说道:“还不赶快把她叫出来,大爷干完好去办事!”

“程头儿,你好急色哦。”小紫带上房门,把卓云君的哭泣声关在房内。

“她不是已经答应了吗?”程宗扬道:“算你赢了。嘿嘿,这贱货上了床,一看是我不知道会不会羞死。”

小紫皱了皱鼻子,“她这会儿都吓破胆了,就是上了床也和死鱼一样,有什么好玩的?我原来以为她能撑到第五天呢,谁知道她这么不顶用。”

今天程宗扬过得很郁闷。那个瑶小姐说着说着突然昏迷过去,让自己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确定她没有生命危险,把她放在卧室的榻上,自己溜回去赴宴,连和自己新得的那小侍女调情的心思都没有,匆匆散了席就和萧遥逸一道离开。

说起来之所以瑶小姐会昏迷是因为自己跟她说话的时间太久;之所以说话的时间太久,是因为自己毁了人家的曲水流觞;之所以毁了人家的流水曲觞,是因为自己憋了泡尿;之所以憋了泡尿,是因为在躲避云丹琉;之所以躲避云丹琉,是因为自己在江口被云丹琉劈过一刀,都跳到水里还没能躲开;之所以没能躲开,是因为自己受过伤;之所以受伤,是因为卓云君拍了自己一掌,差点连命都让她拍没了;之所以被她拍了一掌,是因为她觊觎自己的九阳神功口诀——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一个丫头片子逼得狼狈不堪,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这贱人!

幸好老天有眼,让她落在自己……和小紫手上。如果不狠狠干她一回,把自己吃的苦头加倍补偿回来,不但对不起自己,也太对不起老天了。

可那死丫头明明已经把卓贱人收拾得服服贴贴,还不肯让自己上,说还没有调教好,玩起来不尽兴。

尽兴?只要能干到这个贱人,自己已经够尽兴了,难道还能干出感情来?

程宗扬恼道:“不让我干,你废什么话啊!难道就让我旁边干看着?”

小紫笑吟吟道:“好不好看?”

程宗扬明白过来,“死丫头,又来耍我!”他咬牙道:“小心我看得火起,把你的小屁股干成两半!”

小紫羞答答道:“程头儿,你好粗鲁……”

说着她依过来,娇声道:“人家最喜欢这样粗鲁的男人了。来啊,谁不干谁是雪雪。”

雪雪是萧遥逸送来的狮子狗,这几天小紫有了卓云君这样一个好玩具,没顾上逗雪雪玩。

程宗扬板着脸呵斥道:“知不知道我很忙啊?谁和你一样,天天白吃饭!连个臭女人都摆布不好!”

小紫呵气如兰地说:“一说到跟人家上床,你就跑,一点都不男人。”

我都男人一百多次了,结果连你这死丫头的屁股都没摸到。这事儿不能提,一提就让人肝肠寸断。程宗扬重重哼了一声,端着架子转身离开。

临走时又想起来,程宗扬回头板着脸道:“家里新来了几个侍女,这会儿会之正给她们安排住处。你没事可别去欺负她们。”

※ ※ ※ ※ ※

一辆马车停在宅前,赶车的是个陌生汉子,没有看到萧府的人。

程宗扬上了车,萧遥逸埋怨道:“大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不会是趁这会儿工夫,把那个新收的侍女给用了吧?”

真上了那就好了,自己这一肚子火气也不至于没地方泄。石胖子人虽然不怎么样,出手却大方,除了雁儿,把那两个奉酒的侍女也一并送了来。左右是要杀的,不如做个人情。这些姑娘落到他手里算是糟蹋,程宗扬也没客气,一并留了下来。

程宗扬叹了口气,“哪儿有闲工夫啊,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呢。”

萧遥逸肃容道:“如此也好,等程兄回来就可以一箭三雕了。”说着挤挤眼,“金谷园的侍女都是精心调教过的,保你明天腿都是软的。”

“少来。”程宗扬道:“我正头痛呢。我让会之把那几个侍女都安排到中庭附近,外面是跟我在一起的几名兄弟,大家进去出来相熟了,说不定还能凑成几对。可惜……”

程宗扬长叹一声,“狼多肉少啊。”

萧遥逸纳罕地摇着扇子,“程兄这念头够诡异的。平常人家对这种事都只怕防得不严密,内宅和外院绝不来往,你倒好,还特意让他们毗邻而居,生怕他们不勾搭成奸?”

程宗扬也觉得纳闷,“你这想法才奇怪,按你的意思,我应该把这那些侍女都收了,自己左拥右抱,外面却放着十几个精壮的光棍?不怕他们啐你啊?”

萧遥逸看了他半晌,然后拿扇子指着他叹道:“我这会儿才明白,原来你把那些下人都当成了兄弟。若非我萧遥逸在星月湖混过,才知道程兄这份心意,换成张饭桶、石饭桶他们,还不把后槽牙笑掉。”

这些贵族世家主仆之间泾渭分明,不过站在程宗扬的角度,别说吴战威和小魏这些出生入死的弟兄,就是秦桧和吴三桂,自己也没把他们当成仆人看待。

萧遥逸啧啧叹道:“程兄果然够义气。不过你既然存了这份心,还有什么头痛的?把这几个侍女一分不就完了。”

“开玩笑。”程宗扬道:“你也得问问女方愿不愿意吧?”

萧遥逸愣了半晌,最后颓然道:“你赢了,你说我萧遥逸怎么就瞎了我这双狗眼,没看出来程兄你是圣人呢?”

程宗扬苦笑起来。晋国世家大族奴仆成群,谁会去理会一个婢女的心思。但对自己来说,男女平等、自由恋爱,这些不是那么容易就扔掉的。

萧遥逸揶揄道:“程圣人,往后小弟可不敢再叫你去喝花酒了,免得坏了你的道行。”

“少啰嗦,这个还堵不住你的嘴?”

萧遥逸立刻闭嘴,双手接过程宗扬递来的龙牙锥。

“奶奶的,真家伙啊!”萧遥逸叫道:“我还以为你蒙人呢!”

那支龙牙锥比王处仲的长了少许,萧遥逸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兴奋得恨不得往自己身上捅一下试试才过瘾。

“孟老大呢?”

萧遥逸恋恋不舍地收起龙牙锥,在车板上敲了敲。车夫扬起手腕,鞭子在空中一抖,“啪”的一声脆响,两匹马立刻同时起步。

“鹏翼商号的车马行在建康有两家分号,”萧遥逸道:“但孟大哥来建康,一直住在玄武湖。”

玄武湖在城北,湖水与宫城相邻,面积远比后世广阔,因在燕雀湖以北,又称北湖。湖水来自钟山北麓,由于玄武湖是晋国训练水兵的地方,专门开凿青溪与秦淮河相连,即使战船也可以从江上直接驶入湖中。

那车夫一言不发,娴熟地驾着马车赶到湖边,然后两人丝毫没有停留,随即换乘小舟,朝湖中一处浅洲划去。

玄武湖有十几处泥沙淤积的沙洲,此时芦苇生得正盛,小舟悄无声息地划入湖中,随即被茂密的芦苇遮蔽。

操舟的汉子与车夫相仿,一头寸许长的短发,筋骨结实如铁。六朝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男女都蓄发。这舟子却把头发剪得短短的,仿佛受过髡刑的犯人。

萧遥逸看似荒唐,心思却七巧玲珑,他一眼瞧出程宗扬疑惑,说道:“岳帅军中都是短发,以长不盈指为准。这些兄弟都习惯了,蓄发反而觉得麻烦。”

程宗扬顿起知音之感,他对蓄发也是一肚子的不乐意,但连祁远、吴战威这些粗汉都蓄发,怕自己显得太过另类,才不得不留起来。在南荒热的那几天,程宗扬不时后悔,恨不得自己是天生的秃头才好。

“你们那位岳帅也是短发?”

“怎么会?”萧遥逸笑道:“岳帅平时的享乐之一就是躺在榻上,让姬妾们给他洗头,剪短了怎么过瘾。”

“啧啧,你们岳帅还真会享受。”

日色偏西,正照在眼睛上,程宗扬随手从背包中拿出那副烟茶水晶的墨镜,戴在脸上。

萧遥逸看着他,嘻笑的目光变得深邃。良久他说道:“岳帅临行前,把这副墨镜留给了艺哥。”

程宗扬摘下墨镜递过去,“你要吗?”

萧遥逸摇了摇头,“你戴上挺合适。”

“那就好。”程宗扬道:“我只是客气一下。这么好的墨镜,我才不舍得送人呢。”

萧遥逸愤然道:“刚说你够义气,你这不是打我脸吗?”

“反正你脸皮够厚。”程宗扬摇着墨镜,压低声音,“我可警告你,以后少在小紫面前说我坏话。小心我翻脸。”

萧遥逸叫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紫姑娘那么娇怯稚嫩的女孩子,我就怕她吃了你的亏还不敢说。”

程宗扬抬起头,鼻孔抬得高高的,恨不得从后脑勺哼出一声,来表示自己的轻蔑。娇怯稚嫩,你这傻瓜说谁呢?

萧遥逸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行了,程圣人,真以为我信不过你?我就是想和紫姑娘多说几句话。我这当哥哥的,总不能对她说:‘那家伙是个好人,你就从了他吧’。当然要骂几句,才能显出我的关心不是?”

“彼此彼此,”程宗扬低笑道:“我没事也在她面前骂你。对了,云家有位小姐,你知不知道?”

“云丹琉嘛。怎么不知道。那丫头是庶出的,早些年在家里不太受宠,才远远打发出海。没想到那丫头在海上却干得有声有色。昨天她来席间的时候,你正好不在。”

程宗扬叹道:“这可太遗憾了。”

萧遥逸笑道:“错过一次有什么要紧的,反正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什么!”程宗扬脱口而出,又怕萧遥逸起疑,连忙换了种口气,十二分真诚地说道:“是吗?”

萧遥逸点了点头,“听说她这次回来,可能要入宫。”

“就她?”程宗扬叫了起来,“云家疯了?把她送到宫里当妃子?是不是觉得晋帝好欺负啊?”

“谁说是当妃子?”萧遥逸道:“那丫头在海上搞得风生水起,不知道宫里怎么听说了她的名头,指名要她入宫,掌管宫里的御前殿直。你没看到昨天云老五乐得,眼都快睁不开了。云家再有钱也是寒门,别说把女儿嫁到宫里,就是二三等的士族也未必愿意和他们结亲。”

程宗扬在建康待了几天,已经对晋国的门阀深有感触。所谓高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像王谢这样长期把持朝政的世家是一等一的大族,再往后是庾氏和桓氏,其余还有袁氏、柳氏、羊氏……这些贵族世家出身的子弟多半一生下来就带着官职爵位,像谢万石,一介文士,却是朝中正经的镇东将军,而且还不是虚衔,实打实的正三品高级将领,手下管着几万劲卒。至于谢大将军能不能开弓,会不会骑马,知不知道军营的大门朝哪边开,那就是末事了。而寒门出身的文士武将,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升到五品以上的职位。

公平吗?

不公平,但这也许是晋国最好的选择。

究其原因,晋国的教育远不及唐、宋两国普及,贵族世家不但垄断权力,占据大量财富和土地,同时也垄断了数量不多的教育资源。除了这些大大小小的贵族,受过教育的平民数量微乎其微。晋国只有尽可能从贵族中选拔人才,来治理国家。

事实上这种模式在晋国相当成功。晋国推行权臣政治,丞相权力极大,即便这些贵族世家出一百个废物,有一两个英才执政,也能保证权力的正常运行,以至于世家大族名望之盛,连皇族司马氏也瞠乎其后。

也正是因此,云家才不遗余力地支持临川王,同时对云家的女儿能够入宫极为重视,不惜暂时放下利润高昂的远洋生意,召回云丹琉。

但程宗扬想的是另外一个人,“我说的是云家另外一位小姐,嗯,名字好像叫瑶的。”

萧遥逸想了一会儿,“没听说过云家还有一位叫瑶的小姐啊。”

程宗扬也在奇怪,云丹琉叫她姑姑,难道是云苍峰的妹妹?可瑶小姐看起来比云丹琉还小,和云苍峰差了四十岁都不止。如果真是云三爷的妹妹,云家这位老娘可太能生了。

轻舟在洒满夕阳余晖的湖面上穿行,水上浮光耀金,光影流动,优美得仿佛一首诗。半个时辰后,小舟驶入一片芦苇荡。

“到了。”萧遥逸提醒道。

小舟微微一顿,停在芦苇深处一个不起眼的青石码头前。

玄武湖有不少沙洲,由于春夏多雨,湖面水势往往暴涨,略小的沙洲都会被水淹没,无法住人,大多都荒弃掉了,洲上荒草丛生,与芦苇连成一片。不过这处沙洲却有人移来树木,在芦苇中显得一片葱笼。

树丛中有一处奇怪的建筑。说它奇怪,是因为这座建筑与程宗扬在六朝见到的楼堂庭院都不相同。所有的房间都连在一起,形成一整幢结构紧密的建筑,屋顶也没有飞檐斗拱,而是辟出一半,做成一个精致的花园。

这也是程宗扬第一次在六朝看到石材建筑。六朝人认为用岩石为材料的房屋不利于人生存,因此房屋大多是木构建筑,石材只用来铺地。也因此发展出一整套木构建筑的规范,例如六朝建筑用来承重的都是梁柱而非墙壁。像罗马和希腊那样完全用岩石砌成的建筑,在六朝只有佛窟和坟墓才可以见到。

眼前这座建筑是用整齐的花岗岩建造而成,上下分为三层,门前有圆形的台阶。如果自己没有眼花,这应该是一座现代别墅的仿作,毕竟那位岳鹏举不是建筑师,最多只能画个图,让工匠照着样子去建造。

自从来到沙洲,自己还没有看到一个人,甚至也没有感觉到窥视的目光,但程宗扬知道,肯定有人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请。”萧遥逸潇洒地抬起手。

程宗扬也不客气,当先踏上石阶。厚木制成的大门将近三米高,天色刚刚暗下来,室内已经灯火通明。

程宗扬抬起头,看着屋顶悬下的巨大吊灯,不禁张大嘴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