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36章·闭月

与诸人又喝了几杯,程宗扬离席出来透透风。秦桧寸步不离跟在他身后,吴三桂正在门外,这时上前道:“已经和石家的护卫说了,让他们先不要动手。在下按照公子的吩咐,留了张名刺。”

程宗扬点了点头。用杀人来敬酒,这些人也真做得出来。无论是石家还是王处仲都一副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样子。谢万石等人空自把德性说得嘴响,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公道话。程宗扬实在看不过眼,才出面解围。

王处仲的事程宗扬听着耳熟,但想不起是谁。不过既然是领过兵的,对武器兵刃总是留心得多,一试之下果然投其所好。他刚才让秦桧在席间献锥,已经先一步让吴三桂去阻拦石超的护卫。这会儿自己帮了石超一个大忙,让他饶了那两个敬酒的侍女,这点面子总会给的。

程宗扬左右张望,秦桧在旁立即道:“那边围着锦幛的就是溷厕。”

程宗扬笑道:“会之,你比我肚子里的蛔虫还明白。”

秦桧垂手道:“这点察颜观色的本事,我们做手下的总要有几分。”

海蜃楼外靠近院墙的位置,一片紫色的锦幛重重叠叠围着,便是供宾客使用的厕所。云家人细心,把入口设在远离海蜃楼的另一侧,免得冲撞客人。

程宗扬绕过锦幛,正在找厕所入口,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谢家、桓家、袁家,还有张侯爷和小侯爷。”

接着一个带着金玉般清音的女声冷冷道:“一群酒囊饭袋!”

刚才说话的婢妇道:“大小姐,五爷说,你只要去打个照面就成。再过一会儿,那些人喝醉就不好来了。”

程宗扬一肚子的酒都变成冷汗流了出来。自己一路小心翼翼带着秦、吴二人,偏偏上个厕所就撞上了这位云家大小姐。虽然自己也是客人,但这位大小姐似乎对这边的客人没什么好感。说不定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时狭路相逢,顺手给自己来个手起刀落,那就冤枉了。

逃进厕所也许是个好主意,可这云家的厕所也太华丽了,只看到锦幛重重,硬是找不到入口。程宗扬急中生智,那锦幛是软的,不好借力,干脆攀住院墙,一个虎跃跳了过去。

“谁!”

不等程宗扬暗自庆幸自己反应够快,云丹琉的声音便从身后响起。程宗扬低着头,使出踏雪无痕的轻功,贴着院墙一溜疾跑,钻进一个月洞门里,再腾身跃出丈许,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同时挥袖拂去足印。

这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如果让殇侯看到肯定赞他修为大有精进。但程宗扬还嫌离得不够远,瞧着旁边一个院子大门紧锁,立即纵身越过院墙,一溜烟钻到院中一幢小楼里,藏好身形。

程宗扬抹了把冷汗,心里怦怦直跳。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吓成这样,小紫知道还不得笑死。

等了片刻没有听到外面动静,程宗扬才松了口气。这里离海蜃楼已经隔了两个院子,危险程度大大降低。云丹琉这会儿是去楼中会客,程宗扬打定主意就在这里躲半个时辰,等她走了再回去。

刚才被吓了一跳,此时心神一松,尿意更显急迫。程宗扬进来时留心看过,这个院子虽然干净,但大门紧锁,像是没人住。楼前种着一池花草,几竿修竹,幽静雅致。程宗扬不敢离开小楼,索性就在楼门口拉开裤子,对着楼前的花池痛痛快快地方便起来。

大概是那些酒都吓了出来,这泡尿分外长,程宗扬一边尿一边左右打量着这座小楼。

院中像是时常有人打扫,青砖铺成的地上片尘不染。门内两侧各摆着一只一人多高的大花瓶,白瓷的瓶身上绘着踏雪寻梅。画中一个少女穿着大红的氅衣,纤手攀着一支红梅正在轻嗅。在她旁边,一张雪白的面孔掩在毛茸茸的狐裘中,春水般的美眸怯生生地看着自己。

程宗扬一手提着裤子,正“哗哗”地尿得痛快。忽然间浑身打了个寒颤,猛地回过头。

※ ※ ※ ※ ※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卓云君打了个冷颤,咳嗽着醒来。

那妇人站在她面前,虽然脸上涂着厚粉,仍能看出她脸色不善,阴沉得仿佛要下起暴雨。

这几日卓云君在她手下吃了无数苦头,看到她的神情心下先自怯了,禁不住身子微微发抖。

那妇人沙哑着喉咙道:“想死?”

说着她抬脚踩住卓云君的手指,又问了一遍,“是不是想死?”

那妇人穿着一双木屐,屐齿踩在卓云君修长的玉指上,用力一拧。

十指连心,卓云君身体一颤,脸色一瞬间变得灰白,接着发出一声凄叫。叫声透过门窗被外面厚厚的被褥吸收,在外面听来就和小猫的哀鸣差不多。手指的骨骼仿佛寸寸碎裂,与血肉碎成一团,痛得卓云君浑身都渗出冷汗。

凄叫声中,妇人骂道:“不要脸的臭娼妇!这么便宜就想死?”

卓云君只觉得手指在她屐齿下咯咯作响,正一根根在她脚下断裂。她本身是用剑的高手,对手指分外关心,剧痛和恐惧潮水般涌上心头,卓云君不由失声道:“求你不要踩了!不要踩了!”

“哟,道姑奶奶在讨饶呢。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那妇人嘲讽着,脚下没有丝毫放松,反而用力一拧。卓云君手指仿佛尽数碎裂,破碎的指骨刺进血肉。卓云君呼吸一窒,瞳孔放大,正痛得要昏迷过去,那妇人木屐忽然一松,接着又再次用力。

卓云君爆发出从未有过的尖叫,身子像触电一样剧烈地颤抖起来。

那妇人似乎摸准了她的感受,每次她接近昏厥的时候都略微放松,等她喘过气,再加倍用力,使她始终处于能忍受的剧痛之中。

卓云君散乱的发丝被汗水打湿,一缕缕贴在苍白的脸上。她用了不知多久时间才终于挣开腕上的麻绳。卓云君本来想趁机逃走,可她脚上的麻绳打了两个死结,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解开。

心灰意冷下,卓云君把麻绳系在桌子下面,打了个结,采取自缢的方式来脱离这种绝望的境地。可她伏在地上,身体并没有悬空,自缢的过程分外漫长,刚昏迷过去就被人救起。

从死亡边缘回来的卓云君心防已破,剧痛下更是风度尽失。她双手被木屐踩住,痛得凄声惨叫,一边哀求讨饶。

“浪蹄子!你不是想死吗?”那妇人恶狠狠说着,拿起麻绳绕在卓云君昂起的颈上,用力一绞。

卓云君正尖声惨叫,被麻绳一勒,顿时呼吸断绝,惨叫声噎在喉中。粗糙的麻绳在颈中摩擦着绞紧,仿佛将生命一点一点挤出体外。

卓云君双手仍被木屐踩住,玉颈昂起,强烈的窒息感使她眼睛充血,被勒得凸起,肺部像要爆炸一样剧痛,身体每一丝肌肉都在痉挛。她神智变得恍惚,瞳孔因为死亡的逼近,一点点扩大。

卓云君曾经尝试过自尽,但当死亡真来临的一刻,她却发现自己竟是如此恐惧。她拼命伸长颈子,竭尽全力呼吸着,此刻只要能吸进一丝空气,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只要能够活下去,摆脱死亡的痛楚。

忽然,麻绳一松,空气涌入火辣辣的肺中。卓云君颤抖着,已经模糊的视野渐渐变得清晰。

“死娼妇!还想不想死!”

那妇人一声厉喝,使卓云君打了个哆嗦。她无力地摇了摇头,脸上曾经的高傲和英气荡然无存,就像一个陷入绝境的平常女人一样崩溃了。

那妇人骂道:“老娘好心好意养着你,竟然想死?”她一手挽着麻绳,一手抓住卓云君的头发,把她面孔按在沾满饭粒的地上,沙哑着声音威胁道:“舔干净!”

卓云君颤抖片刻,然后张开嘴,用苍白的唇舌含住那些已经泼出来一整天的饭粒。

如果可能,她宁肯自绝心脉,也不愿在这地狱般的黑暗中多活一刻,但自己甚至连死亡的自由也没有。绞颈的痛楚摧毁了她的意志,既然连死亡都是无法企及的奢望,骄傲如卓云君也不得不低下头颅。

卓云君屈辱地含住饭粒,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那妇人木屐一紧,卓云君惨叫声中,脖颈又被麻绳勒住。刚才可怕的经历使卓云君刻骨难忘,不等麻绳勒紧,她就拼命摇头,然后俯身一口一口把饭粒舔干净。

“贱货!老娘好言好语你当成耳边风,非要挨打才听话!”

那妇人抄起门闩朝卓云君一通痛打,最后把麻绳往她脸上一丢,“你想死就接着死!吊死了就拖出去喂狗!”

卓云君脸色灰白,双手一阵一阵痉挛,身体不住哆嗦。她散乱的目光掠过地上的麻绳,就像看到一条毒蛇一样,露出无比的惧意。

※ ※ ※ ※ ※

程宗扬张大嘴巴,看着花瓶旁一个裹着狐裘的小美人儿。现在正值八月,天气刚刚开始转凉,她却穿着厚厚的狐裘,一张精致的小脸白得仿佛透明,眉毛弯弯的,纤秀如画。难怪自己刚才把她当成瓶上画的美女。

程宗扬脱口道:“你是谁?”

那少女粉颊微红,细声道:“你……是谁?”

程宗扬原以为这里没人,又怕撞上云丹琉,才大模大样地站在楼门口方便。谁知道会被这个精致如画的小美人儿碰个正着。这会儿自己刚尿了一半,想收也收不住,索性厚起脸皮,“哗哗”尿完再说。

少女晕生双颊,鼓足勇气道:“那是我的兰花……”

程宗扬厚着脸皮移了移位置,避开那些兰花。

那少女像是快哭了一样小声道:“那是我的竹子……”

“……施了肥才长得更旺啊。”

程宗扬开始有点佩服自己了,脸皮竟然这么厚,在别人家门口随地小便,被女主人撞上还能脸不红心不跳。

“咦?谁挖的小沟?还放着几个小泥人?”

“……那是竹林诸贤和曲水流觞。”

竹林诸贤是魏晋风流的开山人物,曲水流觞刚才程宗扬在席间听了不少。晋国文人聚会时,常在溪旁席地而坐,将盛了酒的羽觞放在水中顺流而下。羽觞在谁面前打转或者停下,谁就举觞畅饮、即兴赋诗,是一等一的风流雅事。

那几竿翠竹间被人细心地挖出一条小溪,溪旁坐着竹林诸贤的小泥人,溪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带耳羽觞。这会儿羽觞也浮了起来,但怎么浮起来的,就不必再说了。

程宗扬狠狠打了个尿颤,一身畅快地提上裤子,这才转过身,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在下姓萧,萧遥逸。萧某去也。”

程宗扬回身就跑,便听到云丹琉的声音:“门怎么锁了?还不打开!”

程宗扬立刻窜了回来,他也不敢开口,双手合什朝那少女拜了几拜,就一头钻进楼里。

“大小姐,瑶小姐这些日子正发寒。老爷吩咐过不让人来打扰,连汤饭都是递进去的。”

“我两年才回来一趟,就不能见见姑姑吗?”

仆妇道:“只需过了这几日,瑶小姐每日就能见半个时辰的客。院门的钥匙在老爷手里,大小姐就是要进,我们也打不开。再说,瑶小姐的身子大小姐也知道,每月发寒的几日,我们这些下人都提着心,只怕吹口气就化了的。”

程宗扬躲进楼内,才发现这座小楼窗户都是封死的,云丹琉不进来便罢,一旦闯进来就是瓮中捉鳖,一逮一个准。

穿着狐裘的瑶小姐站在门口,静静听着外面的交谈。不知为何,程宗扬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泛起一丝凄清的落寞感。

云丹琉终于还是没有硬闯,她在外面说道:“姑姑,丹琉给你带了些东西,让她们给你递进去。过几日姑姑身体大好,丹琉再来看你。”

程宗扬松了口气,云丹琉明明要到前面见客,不知道怎么又绕到这里。被那个丫头片子吓了两次,腿都有点不好使。程宗扬索性坐在扶手上滑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绕开那位瑶小姐,赔笑道:“打扰了,萧某……”

瑶小姐慢慢抬起脸,“我才没有那么弱……刚才我就没有昏倒……”

她秀美的面孔半掩在雪白的狐毛间,眉眼间寂寞的神情让程宗扬心头一空,升起一丝怜意。

瑶小姐低声道:“你帮我拿来,好不好?”

“唔?”

程宗扬扭过头,才发现院门一角有个活动的门板,一只细心打理过的包裹放在门边。

“这是什么?”

程宗扬一泡尿毁了人家的竹林诸贤和曲水流觞,让萧遥逸背黑锅事小,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实在说不过去。索性好人做到底,把包裹取过来,帮那个瑶小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取了出来。

看不出云丹琉还颇为细心,每件东西都用小木盒装着,淡黄的木盒是用上好的檀香木制成,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里面装的都是小孩子喜欢的贝壳、海星、小珊瑚之类的物品。

“这是鹦鹉螺,”程宗扬道:“装上杯耳能做成漂亮的小酒杯。”

“这个呢?是琥珀吗?”

程宗扬拿起那个透明的物体,有点不确定地说:“是海底的琥珀吧。”

“我看书上说,琥珀是虎睛沉到地下变成的。海里也有老虎吗?”

程宗扬笑道:“琥珀是滴下来的树脂变成的,有些里面还有小虫子。用力摩擦,能闻到松脂的香气。”

那少女悠悠叹了口气,“那些小虫子好可怜……”

一个人孤零零待在院里,也像极了囚在琥珀中的虫子。程宗扬打开一只狭长的木盒,里面是一根白色的物体,看起来和他的龙牙锥有点像,不过更长一些,质地轻而柔软。

“这是什么?”

程宗扬试着弯了弯,那根长条极富弹性,弯成圆形也能轻易弹直,手感有点塑料的感觉。自然界里像这样天然的弹性物体并不多见,程宗扬想了一会儿,忽然道:“鲸须!嘿,这条鲸须快有三尺了吧,他们居然猎了这么大一条鲸!”

“是海里大鱼的胡子吗?”

程宗扬费了半天工夫,给她讲了鲸的样子和习性。那少女听得悠然神往,轻叹道:“不知我何时才能见到那样大的鲸。”

程宗扬越来越感受到她的寂寞,自己那会儿的举止不只是唐突,把人家精心布置的曲水流觞毁了,简直粗鲁到令人发指。这个瑶小姐却没有生气,也许很久都没有外人来过与她说话了,此时对着一个陌生人都听得津津有味。

程宗扬说完鲸须,又打开另外一只木盒。那木盒四四方方,里面装着一块琥珀色的不规则块状物,体积约拳头大小,像一块脏兮兮的泥土,貌不惊人。

程宗扬把它拿起来掂了掂,大概有一斤多重,瞧不出是什么东西。看着瑶小姐殷切的眼神,程宗扬遗憾地想:祁远这会儿要在,肯定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他放下那块东西,随手摸了摸鼻子,忽然闻到手指上一股异香。程宗扬心里一动,从衣下的背包中拿出火摺用力摇亮。

那东西燃点极低,火苗刚递过去,便腾起一层细微的蓝色火焰,一股浓郁的异香随即飘散开来,将整座小楼都染得香气扑鼻。

“龙涎香!”程宗扬终于敢断定,这就是来自海洋深处的龙涎香。

云丹琉对这个瑶小姐还真好,这么大一块龙涎香,大概要价值几倍重量的黄金才能换到。

“真的好香……”

瑶小姐轻轻说了一句,然后软绵绵倒了下去。

程宗扬连忙扔下龙涎香,一把扶住她。瑶小姐脸色雪白,口鼻间只有一缕游丝般微弱的气息。

程宗扬试了试她的额头,手掌仿佛摸在雪上一样,一片冰凉。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