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34章·商宴

“程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萧遥逸摇着折扇,朝程宗扬脸上左瞧右瞧,“眼白发青,眼底发暗,额骨发赤……不会是撞见鬼了吧?”

萧遥逸只是开个玩笑,程宗扬却苦笑起来。

“真的撞见鬼了?”萧遥逸顿时来了精神,“男鬼还是女鬼?”

“一脸的大胡子,你说呢?”

“一脸的大胡子?”萧遥逸煞有介事地说:“那是大胡子女鬼。”

程宗扬被他逗得笑了起来,这小子看出自己心情不畅,才故意来逗自己。

闹鬼的事,牵涉到宫禁隐秘,云家和影月宗的人为临川王私下调查,没有向外界透出丝毫风声。但程宗扬很想听听萧遥逸的主意。

他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有件事,希望萧兄不要外传。”

萧遥逸合起折扇,正容道:“这是程兄信得过我。”

程宗扬把事情原委详细讲述了一遍,但略过云氏、影月宗和临川王的关系。

萧遥逸一边倾听,一边拿着折扇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最后听到假山下出现的两个人影,他手中折扇“唰”地一收,眼睛闪闪发光,“程兄,有没有兴趣夜探宫禁?”

“少来!”程宗扬一口回绝,“台城我也看了,里面的禁军起码有几千,而且戒备森严,明哨暗哨都有,我瞧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那当然。”萧遥逸得意道:“宫里的禁军都是我老头一手练出来的,里面的戒备布置花了他半辈子的心血,能不周全吗?我敢担保,整个建康城除了我萧遥逸,谁都别想轻易混到宫里去。”

“那我更不敢了。真要冒名混进去,谁都知道是你小侯爷干的好事,一抓一个准。”

“冒什么名啊。我若拉你换身禁军的衣服混进宫里,那才是往火坑里跳呢。有我这知根知底的大行家在,保证咱们两个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再轻轻松松溜出来,连根草都不碰着。”

“那你自己去不行吗?”

萧遥逸涎着脸道:“我不是怕黑吗?不瞒程兄说,要没人陪着,我连半夜撒个尿都不敢出门。”

程宗扬没想到又给自己找了桩差事,无奈地说道:“你看什么时候吧。”

“这又不是娶妻纳妾,还找什么黄道吉日。”萧遥逸一脸兴奋地说道:“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今晚就挺合适!”

程宗扬伸了个懒腰,“昨晚我只睡了两个时辰。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养足精神才能干。趁现在我先睡会儿,夜里你再来叫我吧。”

※ ※ ※ ※ ※

脚步声直到贴近耳边,卓云君才听到。她勉强抬起眼,看到那妇人一张涂满白粉的脸像面具一样惨白。

那妇人把油灯忘在案上,见灯油燃尽不禁心痛,念叨半晌才添了油,点上灯。为着省油,她把灯草又去了一根,本来就微弱的灯光越发黯淡。

那妇人举着油灯,朝卓云君的脸上照了照,然后啐了一口,“下流的淫贱材儿,竟然还知道哭!”

卓云君手脚都被缚着,脸上的泪痕也无法擦拭。被这个粗鄙的乡野村妇看到自己流泪,不禁羞愤难当。

卓云君吸了口气,“你究竟想做什么?”

“做什么?老娘花了四个银铢买你来,当然是要你挣钱的!”妇人叉着腰骂道:“左右不过是肚子下面三寸贱肉,有什么金贵的!你若想明白了,前面就是木榻,只要往榻上一躺,撇开腿,让那些汉子趴在你肚子上,在你贱肉里拱上几拱便是了。嫖一次十个铜铢便拿到手里,去哪儿找这么轻省的挣钱手段?”

卓云君心头冰凉。自己在太乙真宗锦衣玉食,单是一只袜子就超过这价钱百倍。十个铜铢一次,只有最下等的那些土娼窠里的丐妇才会这样廉价。

卓云君又羞又怒,声音也颤抖起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宁肯饿死,也不会为你挣一文钱!”

“你这个下流胚子!做过道姑就金贵了?还不是千人骑万人压的烂婊子!”

妇人也不和她废话,抄起门闩又是一通劈头盖脸的痛打。卓云君痛饿交加,那妇人又专打她小腿正面最痛的地方,门闩落下,小腿的骨骼仿佛折成两段,骨髓都迸溅出来。卓云君禁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那妇人听到惨叫,下手越发厉害。卓云君毫无抵抗能力,被打得满地乱滚。她本来一直死死承受,这时叫开声便再也忍不住,在妇人粗鲁的殴打下痛叫连连,最后又一次昏死过去。

院中,昏黄的阳光照在墙头,正是薄暮时分。一道挂着厚毡的房门推开,那妇人拿着油灯从房内出来,抬手扑灭。

程宗扬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摸着下巴,“这就是你的手段?我还以为多高明呢,原来就是往死里打,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打就打吧,还用门闩,你换条鞭子也多少有点品味不是?”

那妇人吐了吐舌头,露出与她粗鄙装束绝不相称的娇俏笑容。她放下油灯,摘下嘴旁的黑痣,然后洗去脸上厚厚的脂粉。

“你才不懂呢。”小紫一边洗去脂粉,露出一张宝石般精致的面孔,一边说道:“像她这种女人,武功高,身份又显赫,一向颐指气使,心高气傲惯了,你把她当成个了不得的人物,认真严刑拷打,她真当自己是个宝,越打越傲。用门闩打,她才知道自己是窑子里的妓女,不是什么高贵的人物。”

程宗扬瞧瞧那根门闩,“也不是铁的,她怎么连这个都受不了?叫得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不会是真下毒手了吧?”

小紫把指上的水迹弹到程宗扬脸上,笑吟吟道:“程头儿心痛了呢。”

“我是怕你真把她打死。给她点教训就行了,你把她打个半残,我对王真人没办法交代。”

小紫撇了撇嘴,“人家根本就没用力。你放心,她身上好端端的,连伤痕都没有。”

“那她怎么叫这么惨?”

小紫眨了眨眼,“是她太没用啦。”

程宗扬哼了一声,“你若不眨眼,说不定我就信了。说吧,你这死丫头又使什么花招了?”

小紫笑道:“我不过是趁她昏迷的时候给她扎了几针,让她对痛楚感觉更清楚些。这个女人好厉害呢,痛晕两次,捱到今天才叫出来。”

真不知道小紫在鬼王峒跟殇侯都学了些什么东西,花招层出不穷。前天抓住卓云君,她用两根细针拧成弯钩形状,钉在卓云君颈脊部位,制住她的功力。以卓云君的修为,真元也无法动用分毫,以为自己武功尽失。接着又刺激她的痛觉神经,使她痛觉倍增。

落在小紫手里,只能说卓云君上辈子欠她太多了。

程宗扬道:“你把我的被褥都用了,让我怎么睡?”

小紫摸了摸程宗扬的脸颊,细嫩的手指像软玉一样光滑,娇声道:“主人可以和小紫睡一张床嘛……”

程宗扬被她摸得心头一荡,好在灵台还留有一点清明,立即道:“免了!”

小紫满眼失望地收回手,“人家等主人好久了呢。”

程宗扬戒备地说:“你是等我死吧?”

小紫吐了吐舌头,“主人要死了,小紫给主人陪葬好不好?”

“你是整我有瘾吧?死了都不肯放过我?”

“程头儿,你好无聊哦,一点情趣都没有……”

房舍位于宅院东北,紧邻着花园,旁边便是院角的小楼。由于没有人住,房舍只在搬来时清扫了一遍,没有重新粉刷。这时房舍门窗都用被褥遮盖着,无论外面风和日丽还是月上柳梢,室内都一片黑暗。

卓云君以为时间已经过去数日,其实她被囚禁在这里仅仅两天半。小紫算好时间,每六个时辰去一趟,让她误以为已经过去一天。卓云君真元被制,视力、听觉以及忍耐力、自制力都大幅减退,抵抗力连常人都有所不如。小紫用厚粉敷面,又故意把灯光调得极暗,再改变声音,卓云君面对面竟然没认出她是那个与自己交过手的少女。

“别忘了,七天时间,你现在只剩下四天半了。”

小紫笑吟吟道:“她现在已经捱不住叫起痛来,再饿她一天,到第四天她就会乖乖吃饭。到第六天,我能让她对我叫妈妈。”

程宗扬关切地说:“生这么大个女儿,可辛苦你了。”

小紫啐了一口,然后侧过耳朵,“那个姓萧的来了。”

程宗扬道:“你也出去见见他吧。他这几天没见着你,我看他牵肠挂肚的,一趟一趟往这儿跑,别落下什么病了。”

小紫翻了个白眼,“我才不见他。哼,他和谢艺一样,一点都不安好心。”

“得了吧,这世上坏心眼儿最多的就是你!还有脸说别人。”

※ ※ ※ ※ ※

萧遥逸一见面,还没开口就是一愣,“程兄你……”

程宗扬看了看自己身上,“怎么了?”

萧遥逸指了指脸颊,程宗扬一摸,脸上竟然多了一个大黑痣。

程宗扬哭笑不得,那死丫头真够狡猾的,一不留神就着了她的道。她刚才摸自己脸,多半就是故意把黑痣贴到自己脸上。

程宗扬揭下那颗假痣,笑道:“怎么样?够醒目吧。既然是入宫,当然要化妆。”

“程兄心思细密。”萧遥逸歉然道:“不过今晚是不行了,我特来向程兄道歉,孟大哥已经到了江乘,我要去接他。”

程宗扬道:“孟老大来建康,不会是专门来见我的吧?”

“当然不是。”萧遥逸道:“孟老大这趟半年前就定好的,本来说明天到,因为艺哥的事才赶在今晚。”

程宗扬见萧遥逸神情又黯淡下去,便岔开话题,“孟老大来建康有什么事,竟然半年前就定好了?”

萧遥逸抹了抹鼻子,勉强笑道:“云家的舰队回来了。明天云府大邀宾朋,孟老大是座上宾,当然要来。”

“云家和你们星月湖还有关系?”

程宗扬觉得奇怪。云苍峰与谢艺素不相识,甚至连萧遥逸的身份也不清楚,可云家请客却邀来孟非卿,难道他们早有关联?

萧遥逸一怔,“怎么会?”接着他明白过来,笑道:“孟大哥是鹏翼商号的大东家,手里的车马行和船行生意一直做到长安,云家请客,当然要给孟老板这个面子。”

程宗扬这才明白,岳帅死后,星月湖的人隐身市井,都换了其他身份。难为他们保密这么好,连手眼通天的云苍峰也不知底细。

萧遥逸忽然笑道:“程兄可听说一桩趣事?前日云氏商会的舰队返回建康,不知道哪个家伙吃了熊心豹胆,竟然在江上调戏云家大小姐。”

程宗扬讶道:“竟然还有这种事?可惜我那天还在清远,错过这场热闹,可惜可惜。”

萧遥逸笑道:“云大小姐十五岁就跟着船队出海,这一趟还是她亲自带队,建康城里响当当的女中豪杰。那人也不知什么来历,竟敢调戏她,结果被云大小姐痛打一顿,丢到了江里。”

程宗扬干笑道:“那人可真是不长眼啊,哈哈。”

两人笑谈几句,萧遥逸道:“程兄和云家三爷关系不错,明天的帖子少不了你一份。等散了宴,我带程兄去见孟大哥。”

程宗扬一听头就大了,云家的帖子自己早就收到,却不知道是因为云家船队返航请客。这会儿一听,明天筵席上肯定少不了那位云大小姐,自己堂而皇之地登门赴筵,如果在席中被云大小姐认出来,那脸可是在六朝都丢遍了。

这会儿当着萧遥逸的面,程宗扬连借口都找不到,只好硬着头皮堆起笑容,“好说好说。”

※ ※ ※ ※ ※

云家在建康城南,临近秦淮河的延属巷,略显古旧的宅院占据了整条巷子,宅后便是码头。那些泛海巨舰无法进入秦淮河,都泊在江口,早有舟楫从舰上卸下贵重的货物,直接运进云家。

云苍峰亲自在大门前招呼客人。他穿了一身靛青色的长袍,腰侧又悬了一块翠绿的玉佩。至于是不是龙睛玉,程宗扬就看不出来了。

程宗扬刚入巷子,云苍峰便远远迎了过来,“程小哥,姗姗来迟啊。”

云宅门前宾客如云,巷内车马排出两里多路,见云苍峰对这个年轻人如此亲切,那些客人都暗自奇怪,不知道这是哪位巨商的亲属。

程宗扬跳下马,笑道:“云老哥,恭喜发财。”

云苍峰挽住程宗扬的手,连声道:“托福托福,程小哥快请!”

程宗扬知道这是云苍峰在众人面前给自己面子,能得到云三爷的认可,将来自己的商号在建康便有了立足之地。

云苍峰拉着程宗扬,一边招呼道:“秦兄、吴兄,请!”

程宗扬对秦桧和吴三桂多少有些戒心,平常很少带他们出门办事。但这一趟情况特殊,如果真被云丹琉认出来,在席间大打出手,自己身边多两个高手,逃起来也安全些。

“云老哥好生保密,如果不是小侯爷说起,我还不知道是老哥家里的船队回来了。”

云苍峰一边走一边向宾客们打招呼,一边低笑道:“这点小事,何必让你分心呢。”

“不小了吧,十二艘大海船,这次云老哥肯定能赚个盆满钵满。”

云苍峰笑着提高声音,“程小哥若是有意,不妨也凑了船只出海。就怕这几条海船,小哥不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果然就有人过来寒暄,“云三爷,恭喜恭喜。”

“王大掌柜客气。”

“云三爷发财,就是咱们建康人发财。我们这些小号都指着云家过活,云家生意越大,咱们赚得越多。这本账我老王可算得清楚。”

王掌柜说笑几句,然后道:“这位公子倒有些眼生……”

云苍峰拉起程宗扬的手,“这是程家的少主人。程家一向在南方做生意,虽然在建康名头不响,身家却是不凡。”

云苍峰有意借这个机会替程宗扬在建康扬名,他一片好意,但怎知程宗扬心里有鬼,这趟来只求越低调越好。眼看过来寒暄的宾客越来越多,程宗扬脸上堆笑,暗中却扯了云苍峰的袖子。

云苍峰心下会意,谈笑几句便领着程宗扬进了大门。

云苍峰走进侧院,低声道:“有什么不妥吗?”

程宗扬愁眉苦脸地说道:“我的病还没全好,这会儿只觉得头晕眼花,不如先回去吧。”

“这怎么成?”云苍峰道:“我专门给小哥安排了座席,在内宅的海蜃楼。席间有琅琊王家的驸马爷王处仲、陈郡谢家的谢万石、金谷石家的少主石超、舞都侯张侯爷,还有颍川庾家、陈郡袁家、河东柳家、谯国桓家的贵客。至于你认识的小侯爷当然也在座。这几家都是建康有数的世家,小哥若要做珠宝珍玩的生意,这可是个亲近的机会。”

程宗扬听到这串名字更是头大如斗,正在找借口推托,忽然听到一声长笑,“程兄!”

萧遥逸一身华服,头上戴着金冠,就和建康城那些纨绔子弟一样让两个侍女扶着,一脸赖皮地正朝自己招手。

程宗扬只好走过去,苦笑道:“小侯爷,你倒来得早。”

云苍峰客气地向萧遥逸拱了拱手,自去招呼客人。程宗扬身后,吴三桂一双鹰眼戒备地看着四周,秦桧则踏前一步含笑施礼,“小侯爷。”

“免了吧。”萧遥逸道:“怎么来云家赴宴还带着护卫?你也太小心了。”

我防的不是别人,就是云家大小姐。可惜这话不好明说,程宗扬笑道:“我带会之和长伯来见见世面。”

萧遥逸挤了挤眼,小声笑道:“你怎么不把那个俏婢带来呢?这些饭桶就喜欢炫财斗富。刚才我还听说,石超那胖子用十斛明珠换了个美婢,得意之极。你那个俏婢一来,把他们都给震了。”

程宗扬笑眯眯道:“你要觉得她出头露面合适,我是无所谓。”

萧遥逸颓然道:“当我没说好了。”

萧遥逸挥开侍女,与程宗扬并肩走到楼旁的花园中,看似从容地说道:“筵后我和程兄一道走。”

“孟老大已经到了?”

萧遥逸点了点头,“这楼里都是世家子弟,孟大哥在外面参加筵席。”

正说着,一个华服男子带着仆役走入院中,远远看了萧遥逸一眼,便昂首阔步踏入海蜃楼。接着又进来一个身材肥胖的公子哥儿,他身后带着数名护卫,旁边簇拥着十余名花枝招展的侍女,隔着十几丈,一股脂粉的浓香便扑面而来。

“刚才那个不就没带侍女?”

“废话。他是驸马,总不好带着侍女招摇过市吧。”萧遥逸道:“王处仲,琅琊王家的。是个人才。”

“你那个七哥王韬和他是一家的?”

萧遥逸知道他对这些贵族世家谱系不甚清楚,解释道:“王谢虽然并称,但王氏其实是两家。七哥是太原王家,门第比起琅琊王家差不了多少。”

说着萧遥逸指了指那个肥胖的年轻人,低笑道:“那个门第就差远了,金谷石家虽然富可敌国,但没出过什么高官。他家的金谷园号称建康第一华园。碰上王家这位驸马爷,有好戏看了。”

一个男子从楼上倾出半个身子,叫道:“萧哥儿!怎么跑到那边去了?我正要跟你说,过两日我们去西山射猎怎么样?一起去试试你的海东青!”

程宗扬认出那是舞都侯张少煌,萧遥逸还没有开口,金谷石家的石超便鼓掌笑道:“这可巧了,我新打了一支弹弓,正愁没地方用呢。”

张少煌和他也熟不拘礼,“什么弹弓?”

那胖子一挥手,后面一名护卫急跑两步,打开随身的皮囊,取出一支金灿灿的弹弓,挟上弹丸递给少主人。

那弹弓用金丝拧成,通体金光耀目,用的弹丸更是一颗龙眼大的明珠,贵重无比。石超摆好架势,使力拉开弹弓,眯着眼朝着一个捧酒的小丫鬟打去。

萧遥逸不动声色,程宗扬眉头却挑了挑。石超力气并不大,打到头上顶多肿一块,可他瞄的却是那小丫鬟的眼睛,这一弹要是打中,未免要留下残疾。

弹丸飞出,眼看那小丫鬟吓得花容失色,忽然人影一闪,吴三桂一把捞住用作弹丸的明珠,屈指朝石超弹去。他这一指力道与那公子哥儿不啻云泥之别,明珠带出的风声又劲又急,一旦击中,程宗扬敢保证能在石超额头上打个十足十的透明窟窿。

石超身后的护卫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只看着那颗明珠带着锐响破空而至。程宗扬心叫:好嘛,这家伙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毛病真是生到骨子里了。这一弹把石家的少主人打死,大伙就可以收拾收拾离开建康继续逃命了。

电光石火间,秦桧长身而起,反手接住明珠,手掌略微一紧,化去珠上的力道,动作如行云流水,不带半点烟火气。他从容抬手,把明珠递到石超面前,微笑道:“石公子好弹技。这颗明珠价值不菲,还请公子收好。”

石超浑然不知自己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反怒道:“多事!”

萧遥逸怫然道:“石胖子,你打狗还得看主人吧!我在这儿站着,你就当着我的面骂人?”

吴三桂脸颊抽动了一下,程宗扬连忙道:“那家伙不是这个意思。长伯,别往心里去。”

萧遥逸是建康城有名的风流侯爷,正人君子视之荒唐,这帮纨绔子弟却一个个与他臭味相投。无论斗犬走马还是吃喝嫖赌,萧遥逸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虽然年纪不大,在这帮人中威信却不小。这时横眉竖眼地一番教训,石超连嘴都不敢还,脸上的肥肉抖了抖,委屈地说:“我又没骂人……”

萧遥逸用折扇在石超头上拍了一记,“就你这破弹弓还有脸拿出来现眼!金子是软的,拧成弹弓能用吗?还拿珠子当弹丸,你怎么不用鱼眼呢?”

石超对着萧遥逸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赔笑道:“萧哥别生气,这珠子就给他,当我赔礼,成不成?”

“不敢。”秦桧脸上笑容不改,“这样的珠子鄙主人车载斗量,不需石少主破费。”说着手一翻,将那颗明珠丢进护卫的弹囊中,垂手恭敬地退到一旁。

石超没把这些下人放在眼里,只缠着萧遥逸道:“萧哥、小侯爷!你们打猎带我一块儿去吧,吃的喝的我全包了,打到的猎物我一只都不要!我再出一千银铢当彩头,行不行?”

萧遥逸用折扇顶住下巴,俊目微转,“程兄,你看呢?”

宫里闹鬼,商号开门,星月湖的人要见面,家里还放着个卓美人儿,哪儿有时间去打猎?

程宗扬敷衍道:“也好。”

石超大喜过望,“多谢多谢!这位是程兄?咱们初次见面,往后可要多亲近亲近!”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