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30章·同门

屏开两妓,萧遥逸拿起酒盏饮了一口,“我只追随了岳帅三年,功夫大半都是几位哥哥教的,艺哥于我亦师亦兄。”

程宗扬道:“没想到岳帅还是逆犯的身份。”

萧遥逸道:“所以我们星月湖现在还见不得光。我和四哥他们的分歧也在这里。四哥认定岳帅已死,认为我们早就应该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把精力都放在为岳帅复仇上,至于岳帅逆犯的身份,正好反他娘的。我和二哥认为岳帅没死,寻机为岳帅正名,等他回来时能领着我们再去纵横天下。”

萧遥逸放下酒盏,忽然道:“程兄可知,左武卫大将军王哲的左武第一军,在草原全军覆没?”

“山雨欲来风满楼。”萧遥逸一改平常的嘻笑,神情变得冷峻,“左武第一军团的天武、天策、天霁三营骁勇善战,在王大将军麾下从无败绩。没想到四个月前会一战而没!这样的强敌,本该天下震动,可是天子至今没有旨意。”萧遥逸举起手,像要发泄心中的怒气般一挥,“你看这秦淮河上,何等太平!”

程宗扬仿佛又回到草原上两军浴血恶战的一幕。王哲全军覆没,也全歼了罗马六个军团,斩断了罗马伸向六朝的利爪,但此间几乎没有人知道此战的意义。

萧遥逸忿然道:“朝中放任左武军孤军深入,追剿蛮族,却拖欠了一年的粮饷,分文未给,全靠王大将军一人苦苦支撑。对外征伐由天子下令不假,可晋国这些手握重权的世家大族只知清谈玄学,却不屑转一下眼珠,看一眼那些浴血的士卒!建康城中商贾如云,斗富时一个个财雄势厚,却吝啬往左武军投一个铢钱!只有刀砍在身上,这些蠹鱼才知道痛!”

萧遥逸“砰”的一声,将酒盏拍得粉碎,瓷盏化为粉末却没有丝毫溅出,而是整齐地聚成一堆,显示出精湛的修为。

程宗扬道:“晋国这位陛下就没有反应吗?”

萧遥逸哼了一声,“武帝一代雄杰,司马氏这些子孙却一大半都是废物。如今晋国这位主上,早年还是中人之资,如今越来越是不堪。上个月我随父见驾,他连面都未露,只在帘内说了几句就打发我们离开。”

“不过比起先帝,这位主上还要强上几分。”萧遥逸冷笑道:“上一位晋帝活了三十五岁,不辨寒暑,不知饥饱,让吃就吃,让喝就喝,活脱脱就是一截会出气的木头。”

程宗扬骇然笑道:“竟然还有这种人!”

“司马氏白痴尽多,所以多出权臣。若不是有洛阳城的天子镇服,早不知会是何等情形。”萧遥逸沉声道:“你瞧着吧,一旦风雨飘摇,晋国这座大厦,顷刻之间便会倾颓无余!可惜了王大将军,他本来该在龙阙山中做个闲云野鹤,却不得不卷进天下是非,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萧遥逸眼圈微红,“如果艺哥在这里,肯定会骂我们又无耻又没用,白白跟了岳帅这么久,却让岳帅当年的对手去完成岳帅的遗愿。”

萧遥逸抹了抹眼睛,囔着鼻子道:“孟大哥还有五六天就能赶到建康,本来我们约好一起到草原察看,谁知三哥却不在了……”

提起王哲,程宗扬不禁想起那三个承诺,看来自己和祁远还真有点像,欠过的人情想忘都忘不掉。三桩事情里,太泉古阵要等九阳神功到第六阳才能去,离现在还远,先不管它。照顾岳帅后人,自己勉强做到三分之一。还有一桩,就是背包里那张白纸……等萧遥逸情绪略定,程宗扬道:“萧兄,清远在什么地方?”

“清江边上的清远吗?离建康倒是不远,从堑潮渠乘舟北行,如果顺风,白天走,次日傍晚便可赶到。返程时顺流而下,只需一日便能回到建康。不过清江上游不通舟楫,下了船还要走十几里路,程兄最好带着马去,能省些力气。”

程宗扬笑道:“难得萧兄讲这么清楚。”

萧遥逸精神一振,“不如我陪你去吧。”

王哲托付时十分慎重,多少有些避人耳目的意思。程宗扬歉然道:“一点私事,就不劳烦萧兄了。”

萧遥逸也不勉强,“程兄既然要去,最好能在六日内赶回。孟大哥到建康肯定要登门拜访。”

“我知道了。”

萧遥逸举起酒盏,“良辰易逝,美景难留,今晚我与程兄一醉方休!”

※ ※ ※ ※ ※

“主人……”

一个柔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程宗扬从未喝过这么多酒。昨晚芝娘梳洗过后又重新上来弹唱侍酒。自己和萧遥逸两个人足足喝了一坛半的花雕。虽然花雕算不上烈酒,但两个人十几斤下肚,舌头都大了。程宗扬只记得后来萧遥逸披头散发,光着脚非要在甲板上跳兰陵王破阵舞,再往后记忆就一片空白。

小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主人,醒醒啊……”

接着一条柔软的舌头伸来,在脸上轻轻舔动。朦胧中,程宗扬心头一荡:死丫头,这可是你自找的……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张开嘴,含住那条柔软的舌头。这死丫头舌头还真软,嘴唇嫩嫩的,嘴唇旁边的胡子还挺硬,怪扎人的……“啊!”

程宗扬狂叫一声,从榻上跳起来。

小紫一脸无辜地站在一旁,怀里抱着一条雪白的狮子狗。那小狗无聊地打了个呵欠,伸出粉红的小舌头,在嘴边舔着。

“我干!”程宗扬瞪着眼叫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主人要的吗?”小紫眨了眨眼睛,“萧公子说,昨晚主人喝醉了,非向他要一条叫小香瓜的小狗,萧公子找不到,只好先找了一条狮子狗,一大早就让人送来的。”小紫把狮子狗抱在脸旁,“你瞧,雪雪多可爱。比你的小香瓜还漂亮呢。”

程宗扬道:“我昨晚真的说小香瓜了?”

小紫认真点了点头,“萧公子还说,昨晚主人光着屁股站在船头,给来往的船只表演跳水,大家都叫好呢。”

“我干!他光着屁股跳兰陵王破阵舞,他怎么不说呢!”

“萧公子说了啊。萧公子说,他以为自己就够荒唐了,没想到主人比他还荒唐,告诉小紫要当心一些,不要被主人欺负了。”

“你就编吧!”程宗扬咬牙道:“死丫头!等我哪天开了你的苞,收了你的一魂一魄,看你还玩什么花样!还傻站着干嘛!把水拿来,给主人漱口!”

外面早已日上三竿。吴战威大腿的枪伤还没有痊愈,但让他躺着养伤,比杀了他还难受,这会儿精赤着上身坐在院子里,一手提着个石锁,一边打熬力气,一边吹牛。

小魏手上的筋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拿着一张新弩,校正望山的高低。吴三桂和吴战威脾气相投,又是同宗,在路上早已称兄道弟,此时拿着一杆长枪比划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高兴。

“原来在上面发弩的是你啊!”吴战威一拍大腿,“那弩可真厉害!我跟易兄弟还纳闷,是哪儿来的天兵天将?”

“不瞒大哥说,我在长安的皇图天策也待过几天。要不是南荒那地方施展不开,兄弟给你摆个骑兵大阵看看!”吴三桂豪兴大发,长枪一抖,划了个圆弧。

“长伯,”程宗扬过来道:“帮我雇条船,不用太大,能载马就行,来回大概三四天时间。”

吴三桂放下长枪,起身抱拳,肃然道:“遵令!”

“得了,”程宗扬笑道:“又没跟着殇君侯,哪儿那么多礼数呢。”

“程头儿,”吴战威在旁边跃跃欲试,“咱们要出门?”

“别咱们!就我一个人!”程宗扬道:“你给我安心养伤,昨天云老哥还传话过来,易彪肋骨刚接上,没有十天半月下不了床。你们两个能保住命就算不错,这会儿就想出去?”

“天天闷在这四方院子里,都闷出病来了。”吴战威嘿嘿笑道:“程头儿,我跟三桂老弟一起出去走走,不走远,成不?就算坐监也有放风的时候不是?”

让吴战威安心养伤也真难为他了。程宗扬无奈地摆摆手,“小魏,你也去吧。看紧点儿,别让老吴喝酒。”

吴战威那张大脸放出光来,一把将褂子搭在肩上,一瘸一拐地撵出去,“三桂!三桂!等等老哥。”

※ ※ ※ ※ ※

清远位于清江之畔。从建康城北的堑潮渠乘船,向北进入大江,然后沿江西行,进入支流的清江,再溯流而上,行驶半日,就到了清江中游。

清江中游是一片三十余里的浅石滩,江面从数十丈一下扩展到两里多宽,江中乱石密布,过往的船只都只能在滩前停下,通过陆路绕开这片浅石滩,再换乘船只南下北上,也因此有了清远这座小城。

第二天中午时分,小船在江边一处渡口停下。程宗扬拿出五枚银铢,递给船家,约好两日内再搭乘他的船只返回建康,然后把黑珍珠牵到岸上,与小紫一同赶往十余里外的清远。

看在云苍峰的面子上,程宗扬答应帮那位临川王观察宫中真相。因为林清浦还要做一些准备,双方把时间定在四日后,正好趁这段时间到清远走一趟。

带着小紫同行,实在是没有选择的下策。把她一个人留在建康,程宗扬既怕她突然溜走,见着星月湖的人无法交待,更怕自己回去时,看到新置的程宅变成一片白地。至于清远这段行程,她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只有天知道了。

幸运的是,这一路小紫表现得都很安分,除了在船头吹吹风,以眼神勾引几个没见过世面的纯情少男,大致上没给自己添什么乱子。

上了岸,程宗扬翻身上马,小紫乖乖伸出小手,扶着他坐在鞍前,乖巧得让程宗扬毛骨悚然。

程宗扬戒备地拉住缰绳。这死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呢?

小紫侧着身子,坐在马鞍前程宗扬特意准备的软垫上,半依半偎地靠在他怀中,眉眼低垂,唇角带着怯生生的微笑,一副害羞的小姑娘模样。

程宗扬压低声音道:“死丫头,你是故意的吧?”

小紫天真地睁大眼睛。

“少给我装幼稚!”程宗扬沉着脸道:“把衣服扣好!”

小紫穿着一件紫色的衫子,肩膀和袖口印着几条暗金色的鲤鱼纹,耳朵一边挂了一只珍珠耳环,打扮得像个精致的小家碧玉,一露面就吸引了整个渡口的目光。不过一上了马,她就嫌热似的松开襟口的衣纽。

这死丫头竟然没穿内衣,一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两只小白兔一颤一颤,似乎要从衣内跳出来。小紫热不热程宗扬不知道,自己可是看得眼热心跳,再被她靠在怀中故意撩拨,身体很快有了生理反应。

小紫委屈地低下头,默默拉住衣襟,然后抬起脸认真道:“你要看就看好了,反正我爹娘都被你杀死了……”

程宗扬正在纳闷,便看到几个路过的汉子停下脚步,脸色不善地瞪着自己,显然听到了小紫这句话。

程宗扬吼道:“你发烧了吧!说什么胡话呢?”

小紫的回答很简单,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效果立竿见影,旁边立刻有人打抱不平,跳出来指着程宗扬道:“兀那汉子!光天化日之下,要行凶吗!”

程宗扬连忙跳下马,赔笑道:“误会误会!这是我的小妾……”

“什么小妾!把话说清楚,究竟是拐来的还是抢来的!”

程宗扬不想惹事,急忙解释,眼看愤怒的人群越聚越多,只听得身后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小紫拍了拍马颈,黑珍珠箭矢般蹿了出去,将他扔在原地。

“小紫先走啦。到玄真观再见……”

“这会儿大伙信了吧?”程宗扬无力地说道:“她真是我新买的小妾……大哥,玄真观往哪儿走啊?”

程宗扬凭两条腿走到玄真观已经是傍晚时分。暮色下,几只乌鸦从破败的屋檐上飞起,“嘎嘎”叫着飞入观旁的荒林。

王哲怎么会想起这个地方?程宗扬看着周围。

玄真观位于江畔,墙外便是江岩磊磊的浅石滩。已经倾颓的大门两侧刻着:世上烟云任变幻,此中甲子自春秋。

整个道观早已颓败不堪,台阶上的青石板缝中长满荒草,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至于小紫,理所当然的踪影全无。程宗扬对这丫头彻底没辙,只能听天由命了。他把背包拉到身前,心里提防着踏进道观。

门内一口石香炉,里面盛了半炉雨水,上面生着浮萍。主殿倒还完整,一尊道君像坐在殿中,金漆已经剥落大半,但神态安然。

“小紫!”

程宗扬叫了一声,明知道那死丫头即使在也不会回答。他拉开背包,从锦囊中掏出那张白纸,还未展开,便听到远处一声唿哨。

两个身影并肩驰来,袍服一黑一黄,却是两名道人。程宗扬隔着窗棂张望一眼,只见两人手提长剑,手心不由先捏了把汗。

那道人的袍服在自己穿越来的第一天就见过,是太乙真宗门下。太乙真宗的掌教王哲对自己有大恩,为人又可亲可敬,但不知为何,他门下这些人却让自己总想敬而远之。

两名道人掠入正殿,左右察看一周,然后在道君像前停下。黑袍道人恭敬地说道:“齐教御,今日由你老人家出手,那逆贼定然难逃此劫。”

姓齐的黄袍道人面无表情地说道:“吴行德,你师父伤势如何?”

吴行德惨然道:“蔺师被那逆贼一剑刺伤肺脏,目下性命垂危。”他咬牙说道:“待拿下那逆贼,弟子定要挖出她的心肺,献于恩师座下!”

齐教御怫然道:“修道之人,怎可有此妄念!”

吴行德惭愧地说道:“师叔教训的是。”

齐教御低叹一声,“掌教真人归天,留下的遗命却迟迟未出,我太乙真宗群龙无首,这几个月来,蔺、商、卓、林四位教御纷吵不休,夙师弟远走西塞找寻掌教遗骨,谁知会酿出如此大祸……”

程宗扬伏在内堂梁上,大气也不敢出。支撑内堂房顶的木柱已经朽坏,瓦片颓塌下来,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程宗扬躲在里面,听着两人的对话,慢慢勾勒出事情经过。

王哲死讯传来,蔺采泉、商乐轩、夙未央、卓云君四位教御还在返回龙池的路上,当即就爆发争吵。商乐轩性烈如火,本身又修为精深,他也不提自己必定要拿到掌教之位,但先放出话来,无论谁当这个掌教,都要问他手中的无定剑答不答应。

卓云君当场大怒,若不是蔺采泉居中相劝,双方便要兵刃相向。蔺采泉提出掌教突然归天,事出突然,不如请出教中元老共同推举掌教人选。

好不容易安抚了商乐轩和卓云君两人,没想到回到龙池总观,教中已经接到王哲死前传来的讯息,称掌教已经留有遗命,时机成熟自然会出现。

教中元老耆宿陆续赶回龙池,等待太乙真宗的新任掌教。谁知一晃四个月的时间过去,掌教留下的遗命始终没有踪影。

掌教殡天,本来应该立即迎回掌教遗体,可诸人只怕离开龙池会被人趁虚而入,抢走掌教之位,竟然无人理会。太乙真宗掌教以下有六位教御。蔺采泉资历最深,但为人谦和,无意争夺掌教之位;商乐轩虽然修为精深,但一向盛气凌人,他若做掌教,卓云君第一个不服;卓云君自知资历、修为均不出众,掌教之位无望,力推师弟林之澜;林之斓年纪轻轻,但这些年广收弟子,门人极盛,又有卓云君支持,对掌教之位志在必得。

齐教御齐放鹤一直在后山闭关,甫一出关也被卷入其中,他倒是无可无不可,但对林之澜门徒杂芜颇为微辞。几位教御吵得天翻地覆,另一位教御夙未央却一言不发,独自带着门人奔赴草原,迎接掌教遗骸。

眼下龙池分为两派,卓云君、林之澜与商乐轩相持不下,蔺采泉虽然没有明言,却颇为青睐商乐轩,他又与齐放鹤交好,只要蔺采泉一开口,商乐轩便胜算大增,但因为掌教留有遗命,一直未开口表态。

教中的元老、弟子也分为数派,各自支持一方。这一个月来,太乙真宗总观所在的龙池,已经发生过几次弟子间的冲突。眼看教中就要酿成内乱,蔺采泉立即以首席教御的身份下令:私相斗殴者一律废去武功,杀人者偿命!

这样严厉的惩处总算将岌岌可危的形势安定下来,谁知就在这时,却突然传出蔺采泉遇刺的消息!动手的竟然是卓云君!而卓云君之所以刺杀蔺采泉,是因为他手中有掌教亲传的九阳神功!

这一下顿时群情哗然。众所周知,太乙真宗的九阳神功从不轻传。当日王哲将九阳神功传授给爱徒韩庚,便是将他当作未来的掌教。但韩庚与王哲一同战死草原,九阳神功已成绝响。蔺采泉得到九阳神功的消息传出,已经有数位元老表态,有意支持这位资历最深的教御。

但更大的乱子还在后面,卓云君刺伤蔺采泉,夺走九阳神功,随即闯出龙池总观,临行前留下话要投奔黑魔海,扫平太乙真宗!

惊骇之余,太乙真宗立刻发动人手,追拿这个叛教的逆贼。午间蔺采泉的弟子吴行德得到消息,卓云君会在清远玄真观出现。他一面向教中传讯,一面与师叔齐放鹤一同来到玄真观。

天色渐暗,在殿中调息的齐放鹤忽然睁开眼睛,“来了。”

吴行德提起长剑,紧张地盯着殿门,一边低声道:“齐师叔?”

齐放鹤皱眉道:“何必躲藏!某正要问问卓师妹,为何要叛教出门!”

吴行德赔笑道:“师叔果然光明磊落。只是弟子武功低微……”

齐放鹤摆了摆手,不再理他,吴行德如蒙大赦,连忙钻到道君像后藏好身形。

片刻后,一个道姑打扮的女子掠入观中。

程宗扬屏住呼吸,用眼角的余光小心观察。那道姑容貌姣美,看上去不过三十余岁年纪,乌黑的长发挽着道士髻,露出颈后莹白的肌肤。她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道袍,腰间悬着一柄长剑,按在剑柄上的手掌犹如明玉。道袍雪白的衣襟上用墨笔淡淡写着两行小字: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她下巴微微挑起,红唇抿紧。容貌虽然极美,神情却冷淡无比,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正是太乙真宗六位教御之一的卓云君。

她停下脚步,“齐师兄?”

齐放鹤背负双手,缓缓向前踏了一步,“九阳神功呢?”

卓云君皱眉道:“什么九阳神功?”

“你从蔺师兄手里夺走的九阳神功——”齐放鹤双目一睁,目光犹如电闪,厉声道:“现在何处?”

程宗扬听着两人对话,心里暗自嘀咕:这位齐教御看着虽然冠冕堂皇,可一开口就是九阳神功,这心思未免也太火热了吧?

卓云君先是愕然,然后大怒,“哪里有什么九阳神功!”接着她醒悟过来,“蔺采泉这奸贼!竟然诬我抢夺九阳神功!这等一石二鸟的毒计,亏这老狗想得出来!”

齐放鹤森然道:“你为何要刺杀蔺师兄?”

卓云君按紧剑柄,厉声道:“你相信蔺老狗的胡言吗!”

“蔺师兄总是你刺伤的吧。”

“这是我与蔺老狗的私怨。不关你事!”

卓云君虽是女流,性子却不让须眉,话不投机立即拂袖而去。

齐放鹤叫道:“哪里走!”

听到齐放鹤的厉喝,卓云君长眉一挑,转身一抹剑光从腰间射出,宛如一片燃烧的凤羽直取齐放鹤胸口。

【第十三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