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29章·姝丽

轩窗外,月色渐明,画舫仿佛贴在水面上滑行,伴随着低哑的桨声,破开水中的月影。宽阔的河面上,画舫往来如蚁,不时有高达五层的楼船掠过,船上张灯彩结,传来阵阵管弦笑语。

远远一艘舟楫跟在后面,程宗扬笑道:“萧兄,你的随从追来了。”

萧遥逸也不在乎,“不用理他们。反正城中人都知道我荒唐,我真做出些什么事来,他们也不相信。”

酒到半酣,一艘不起眼的乌篷小舟驶近画舫。片刻后,芝娘挽着一个女子上来。

芝娘说是更衣,其实是重新梳洗打扮,黛眉丹唇,更显美艳。她披着一袭薄薄的纱衣,里面是一条鲜红的抹胸,雪白的手臂和大腿在纱中若隐若现。旁边的女子却披着斗篷,粉颈低垂,看不清面容。

“这是丽娘。”芝娘把那女子拉到席间,笑道:“这是萧公子、程公子。丽娘,来给两位公子敬杯酒。”

萧遥逸一把将芝娘扯到怀中,笑道:“姗姗来迟,还不受罚?”说着在她臀上拍了一记,打得她雪臀一阵乱颤。

小婢拉上帷幕,轻手轻脚地退到一边。那个叫丽娘的女子扬起皓腕,掀开斗篷,程宗扬眼前顿时一亮。

那女子乌亮的发髻微微坠在一旁,用一根普普通通的荆钗簪着,眉枝纤美如画,竟是个绝色佳人。

萧遥逸眼睛也亮了起来,赞道:“好个美貌尤物!”

丽娘姿容端庄华艳,展颜一笑却媚态横生。她美目含春,笑盈盈解开斗篷,露出玲珑的身段。

萧遥逸“哈”地大笑一声,“这是什么亵衣?”

程宗扬张开嘴巴,感觉像活见鬼一样。

那女子斗篷内也有一件纱衣,纱衣内却只有两件小小的翠绿内衣,一条呈杯状托在她乳下,将她丰满的双乳挤得向上耸起,下身只是一条小小的丝巾,三角状掩在腹下,两端用丝带系在腰间。翠绿的丝巾又窄又细,连白嫩的阴阜也无法遮住。

半杯状乳罩和丝织内裤……如果自己没认错,这该是自己带来那两套情趣内衣略加变化的结果。可它们应该在苏妲己手中,怎么会在建康出现?

程宗扬压住心头的震惊,问道:“这内衣是从哪里来的?”

芝娘卧在萧遥逸膝间,回首笑道:“程公子真是有趣,这样的美人儿不看,只顾着看衣服。”

程宗扬笑着掩饰道:“这样的内衣我还从来没见过,让芝娘见笑了。”

萧遥逸道:“别说你了,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少的布料,倒像是用不起布似的。”

芝娘娇笑道:“这是最新的款式,据说是从竞州醉月楼传来的,在当地很是盛行。没想到丽娘也买了一件。”

听说是竞州醉月楼,程宗扬松了口气。苏妲己真够精明的,按着那两套内衣的款式又花样翻新,先用了起来。

丽娘脱去斗篷,除了脚上一双丝履,曼妙的玉体几乎完全裸露。贴在阴阜上的丝物微微鼓起,腹侧与大腿相连的部位暴露出来,薄纱下,秘处的轮廓隐约可见,影影绰绰间流露出无边春意。

程宗扬笑道:“这内衣布料虽然少,但该遮的位置一点都没露出来。不信萧兄来看。”

程宗扬让丽娘伏在自己膝上,拉起轻纱,按住她雪滑的臀肉,朝两边分开。

果然,那条手指宽的丝巾从臀沟绕过,与腰间的丝带连在一起。丝巾两侧滚着细边,将臀间的羞处遮掩起来。

芝娘穿着传统样式的抹胸,只遮住身体前侧,此时伏在萧遥逸怀中,白花花的雪臀浑圆翘起,抹胸压在身上,只在股间露出一角鲜红。

萧遥逸左看右看,笑道:“做这内衣的人也算挖心思。本来是遮羞的,却做得半遮半掩,让人更动绮思。”

这美妓身上的内衣虽然是情趣内衣的款式,但布料的弹性远远不够,单是内裤的裤腰就无法仿制。苏妲己别出心裁,用一条细丝带当作裤腰,将底裤缝在丝带上,在腰侧各打了一个蝴蝶结用来系紧,看上去反而更显精致。

算算时间,这时候祁老四也该把霓龙丝送到五原城了。苏妲己手边材料不足,只能做些简单的,有那些霓龙丝在手,说不定连丝袜也能做出来。

那姿容端庄的美妓被人扒开屁股观赏亵裤,却没有半分羞赧。她勾过头,水汪汪的美目停在程宗扬身上,丹唇轻启,娇声笑道:“公子对奴婢的亵衣好生熟悉呢。”

她声音如出谷黄鹳,清脆悦耳。程宗扬听在耳中不由心中一荡。这美妓二十五六岁年纪,在这个时代已经不算年轻,但皮肤柔嫩之极,香肌胜雪,浓香馥郁,不但比萧遥逸怀中的芝娘高出一筹,就是比起苏荔那样的大美人儿也毫不逊色。

程宗扬放开丽娘,心里暗赞:秦淮粉黛,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一个普通的画舫舟妓,就有如此风情。

丽娘从程宗扬膝上起身,纤手挽起银壶满斟一盏,然后翘起玉指,抹去盏口的酒渍,双手捧起,柔声道:“奴婢敬公子一杯,公子万福。”

程宗扬接盏一饮而尽。眼前这女子不但姿容绝美,而且举止优雅,不知芝娘费了多少心思才调教出来。

丽娘朝程宗扬一笑,又给萧遥逸敬了一杯。萧遥逸一手搂着芝娘,却只饮了半盏,将剩下的半盏递给丽娘,“你也饮半盏,我也祝你万福。”

“多谢公子。”

丽娘将剩下的酒液饮尽,还伸出香舌吸尽盏中的余沥,然后妖媚地一笑,放下瓷盏。

萧遥逸懊恼地说道:“芝娘,这样的美人儿你却连半点风声都不漏,难道怕我配不上她吗?”

芝娘笑而不答,只是扭动身子娇声道:“好久没服侍公子了呢。”

萧遥逸摸了摸她的粉颈,然后笑了起来,对旁边的小婢道:“秦淮画舫,风月无边,让我手下那些人滚远一点,莫打扰了本公子的兴致。”

萧遥逸手掌伸进芝娘抹胸内,抚弄着她高耸的双乳,一边笑道:“程兄莫非要喝醉才能尽兴?”

程宗扬本来是想探萧遥逸的底细,现在他星月湖的身份已经无可置疑,眼前这美妓又姣艳婀娜,干脆放开心事,和萧遥逸一同荒唐一次——上天为证,和小紫一起这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程宗扬大笑一声,推开案几,抱住丽娘香滑的玉体。丽娘毫不避讳地委身坐在客人怀中。月光下,她肌肤犹如象牙般洁白,那股暖暖的体香扑鼻而来,程宗扬不禁脱口道:“好香!”

丽娘扬起皓腕,拔下髻上荆钗,乌亮的发丝瀑布般滑下,竟然有七尺有余,光可鉴人。美妓偎依在程宗扬怀中,曼声歌吟道:“开窗秋月光,灭烛解罗裳。含笑帷幌里,遍体兰蕙香……”

歌声袅袅散入江风,虽然是浅吟低唱,但歌声婉转,足以令丝竹失色。

一个舟妓就有这样的歌喉,程宗扬不禁赞叹。他托起丽娘的粉腮,只见她面如芙蓉,端庄中带着诱人的媚意,一颦一笑都似乎在引诱他的欲念。

丽娘嫣然一笑,解开乳罩,将两团丰腻的雪乳裸露出来,轻轻一扭,两团雪肉颤巍巍跳动,让程宗扬心头随着她的乳波起伏不已。

丽娘裸着上身伏在程宗扬怀中,笑靥如花地说道:“公子身体好结实呢。”

说着丽娘从程宗扬膝上滑下,并膝跪在他身前,纤手轻分解开他的衣带,然后双手扶着阳具,弯下玉颈,将肉棒送入樱唇细致地舔舐起来。

丽娘唇舌灵巧之极,唇瓣含住龟头,一边吸吮,一边送入咽喉。柔艳的唇瓣紧紧裹住肉棒,将阳具包裹得密不透风,只有滑软的香舌不住卷动。

有些妓女品箫时敷衍了事,随便舔硬就算完了,丽娘却极认真细致。她生得貌美如花,妍姿艳质,眉眼盈盈,白玉般的耳垂上,一边一个小小的耳孔,柔润可爱。

程宗扬摸了摸她的耳垂,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没戴耳坠呢?”

丽娘吐出阳具,娇声道:“奴婢来得勿忙,忘了戴上。”说着她扶着阳具,香舌从肉棒根部一直舔舐到龟头,然后又把肉棒纳入口中。

程宗扬一肘倚在案上,一手伸到丽娘乳间,揉捏着她光滑的双乳。那边萧遥逸早已扔掉玉冠,长发在头顶挽了个英雄髻,衣衫敞开。芝娘脱得一丝不挂,裸着白光光的肉体伏在他胯间摇唇鼓舌。

两人案几本来紧邻着,这时都推到一边。丽娘伏在程宗扬腿间,掩在薄纱下的玉体横在两人之间,雪臀高耸翘在萧遥逸手边,月光下白腻如脂。

萧遥逸抬手在丽娘臀上拍了一掌,丽娘嘤咛一声,口中含着阳具,一边将屁股翘得更高,风骚地扭动着。

萧遥逸笑道:“芝娘,你手下这个粉头好生知情识趣。”

芝娘抬头笑道:“你别看丽娘雅致,她可是天生的风流种子。在榻上让人欲仙欲死,前些日子有个过路客人与丽娘宿了一晚,第二天就拿出银钱要替她赎身呢。”

一男两女,程宗扬应付自如,两男两女,还多少有些心障。萧遥逸却荒唐惯了,显得毫不在乎。他拉起芝娘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一边把玩她的身体。

这边丽娘品过箫,玉脸含春地侧身伏在程宗扬膝上,双峰胜雪,颤巍巍耸在胸前任他揉玩抚弄。她红唇舔得湿润,烛光下娇艳欲滴,身上只剩下那条窄窄的亵裤和一双丝履,通体莹润,宛如玉人。

那条亵裤绕在股间,翠绿的丝物贴着雪滑的阴阜,微微隆起,缝隙间隐约能看到秘处柔滑的边缘。丽娘双目水汪汪望着程宗扬,似乎在引诱他侵入她的身体,征服她女性的禁地。

程宗扬手指伸入亵裤缝隙,怀中的玉人玉腿微分,将蜜穴迎向他的手指。

指尖一片炽热的滑腻,这美妓竟然已经春潮涌动,情动十分。程宗扬笑道:“竟然湿成这样。”

丽娘双颊像喝了醉一样酣红,媚眼如丝地说道:“奴家一闻到阳物的气息就禁不住发骚。公子身上的男儿气好浓,奴家含在口里,下面便湿了呢……”

说着美妓挽住腰间的丝带轻轻一扯,然后将亵裤褪到腹下。程宗扬摸的时候就有些疑心,这时亵裤滑落,丽娘腹下果然纤毛皆无,阴阜又白又嫩,光滑得如同剥开的鸡蛋。

凝羽体内寒气未散,导致下体毛发稀疏;乐明珠是刚发育不久,下体的毛发也不多。没想到这位丽娘竟然是个一根毛都没有的白虎妹。

程宗扬笑道:“好俊俏的白虎。”

对面的芝娘掩着口,“咯咯”笑了几声。丽娘羞赧地说道:“公子莫要嫌弃,奴家下边本来有毛,不是天生的白虎。为着客人插着爽利才拔去的。”

“自己拔的?”程宗扬道:“真敬业啊。”

丽娘怕他忌讳白虎,这时才放了心,笑道:“有的姐妹为了客人高兴,还在私处刺了青,绘着百花谱和秘戏图。喔……”

丽娘下体一颤,被手指侵入体内。她雪白的美腿绞在一处,用玉股夹住程宗扬的手掌,将玉户整个交在他手中。那条翠绿的亵裤悬在白滑的腿缝儿间,随着程宗扬手指的动作,微微抖动。

丽娘玉脸飞红,娇艳得仿佛滴下汁来,用发软的声音说道:“公子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丽娘从来没闻过这么好的味道……”

受到殇侯指点,这段日子程宗扬把太一经的阴寒之气收入丹田,又重新拾起九阳神功将寒气逐一化去。他身上生机本就浓郁,经过这一番修炼更是神完气足,虽然和萧遥逸的风流倜傥没办法比,但肌肉坚实,充满阳刚之气。那美妓偎在他怀中,身子软得仿佛化成一摊水。

河水吹开帷幕带来一阵清凉,程宗扬才发现自己满身燥热。丽娘像蛇一样盘在他腰间,妩媚地说道:“公子想从前面行事,还是从后面干奴家的屁股?”

程宗扬在她臀上拍了一掌,“把屁股抬起来。”

丽娘红唇逸出一丝笑意,柔媚地伏下身,将那只白生生的美臀高高翘起。她臀肉洁白滑腻,不知涂过什么香料,香馥动人。美妓褪去亵裤,双手抱住臀肉朝两边分开,将臀间妖艳的性器和柔嫩的菊肛毫无遮掩地里暴露在程宗扬面前。

丽娘性器已经湿透,光洁的阴唇像桃叶一样张开,里面红腻的蜜肉浸满透亮的汁液,烛光下艳丽无比。

“啊……”

丽娘抱着屁股,娇软的身子被干得向前倾去。那对美乳被压在茵席上,像雪球一样来回滑动。

程宗扬把积蓄多时的欲望统统释放出来,抱着丽娘的腰身奋力挺动阳具。火热的肉棒在滑腻的蜜穴中大力进出,带出片片水迹。

程宗扬一口气干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丽娘玉体柔若无骨,她弓着腰,充满弹性的雪臀被干得不住变形。臀间湿滑的艳穴被阳具不停捣弄,发出“叽叽咛咛”的腻响。

“公子……阳物好硬……”丽娘颤声道:“捣得丽娘腿……都软了……啊……公子阳物好长……干到奴的花心了……”

丽娘尽力挺起雪臀,让阳具进入得更深。花心是宫颈入口,也是阴道尽头,一般女子被干到花心都会本能地闪避,丽娘虽然被干得蜜穴酸麻、雪臀乱颤,却乖乖翘着屁股,两手竭力扒开臀肉,把花心暴露在龟头下,让客人任意捣弄。

这样柔顺的美妓,程宗扬越干越是心动。这丽娘正值花龄,不仅姿貌端庄华艳,交欢时更是风情万种。看着她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的艳态,程宗扬不禁大为惋惜。如此尤物,就是被大富之家收为姬妾也委屈了她,却不知什么缘故在画舫上做了个舟妓。

随着阳具的进出,丽娘柔艳的嫩肛也被带得不住变形,妙态横生。程宗扬心里一动,想起屁眼儿绝妙的小香瓜。那丫头跟潘姐儿回去,不知道会不会受到责罚。这样的夜里,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念自己的大肉棒……程宗扬吸了口气,正想开口询问萧遥逸,忽然看到丽娘艳肛开合间,隐约现出里面一点白色的粉末。

程宗扬好奇地沾了一点,“这是什么?”

丽娘玉颊一红,小声道:“那是客人戏弄奴家,把花棒塞到里面。”

程宗扬暗自纳罕。他知道六朝女子喜欢用一种沾满脂粉的花棒来化妆,和都市白领用的粉饼差不多。有客人拿花棒插到丽娘肛中戏玩也不出奇,但丽娘肛中的脂粉质地极佳,粉末极细,手指一捻便了无痕迹。这些粉末若留到现在,除非她在登舟之前,屁眼儿里还插着花棒。难道她刚接过客,又赶到这边?

程宗扬摇了摇头。身下这美妓与自己交欢时一举一动都媚态入骨,显得春情盎然,如果刚与别人交合过,肯定不会这么敏感。

程宗扬把那点疑虑抛到脑后,抓住丽娘的腰肢,把她身子翻转过来。两手托着她的玉腿,从正面肏弄她的美穴。

丽娘纤眉颦紧,动情地挺动下体,迎合阳具的进出。她玉颊发红,洁白的玉齿咬住唇瓣,乳头胀大,像殷红的玛瑙一样翘在白滑的乳峰上,光洁无毛的玉户被干得翻开,淫液泉涌。

丽娘玉腿弯起,脚上穿着一双墨绿的珠履,履上用金丝绣着精致的花纹,嵌着珍珠,显得华美无比。程宗扬一时性起,脱掉她的绣履,扯下雪白的纱绫袜,一只弯翘的玉足顿时裸露出来。

丽娘的玉足纤美异常,玉趾紧并,像玉钩一样弯弯翘起,肌肤滑腻,犹如羊脂美玉。

程宗扬讶道:“丽娘竟然缠过足?”

建康缠足之风还未盛行,缠足的女子绝少,对面的芝娘也是一双天足,没想到这个舟妓竟然缠得一双纤纤玉足。

丽娘有些羞涩地蜷起纤足,柔声道:“公子好生强健,奴家淫穴被公子干得又酸又麻,连腿也举不起来呢。”

萧遥逸一手搂着芝娘,击掌笑道:“程兄果然是天下健儿,那样的尤物也被你干得服服贴贴。”

芝娘赤体偎在萧遥逸怀中,双颊浮现出醉人的红晕,低眉羞道:“萧公子也好生强健呢。芝娘刚被公子干了几下,就一败涂地。”

萧遥逸笑道:“那程兄岂不更厉害了,你看丽娘,遇见程兄不到一个时辰便体软如绵,只怕此时已经芳心暗许。若让程兄赎身,肯定千愿万愿。”

两妓上来已经大半个时辰,萧遥逸已然云收雨散,程宗扬也到了尾声,他狠干几下,然后挺身将精液射在丽娘体内。

丽娘一手掩着下体,雪乳起伏,娇滴滴看着程宗扬,然后笑道:“程公子射了好多……”

都是拜小紫所赐,自己积了一个多月才射了这么一次,不多才奇怪呢。

丽娘依过来,媚声道:“公子玩得爽快吗?”

程宗扬十二分满意地抚摸着丽娘的玉体。丽娘一笑,弯下玉颈含住程宗扬的肉棒,用唇舌将他的阳具清理干净。半晌,她抬起脸,香舌在唇瓣上舔舐着,笑靥如花地说:“公子阳精的味道真好吃。”

调笑间,一艘楼船破浪而至。秦淮河水面极宽,那楼船却似霸道惯了,紧贴着画舫边缘驶过,惊得舟子慌忙转舵。

楼船上灯火通明,笑语喧哗,程宗扬耳力今非昔比,听到楼船上有人笑道:“天下英雄多是浪得虚名,就算那个岳帅也不过运气好,侥幸胜了两场,算不得什么英雄……”

萧遥逸正抱着芝娘说笑,听到这话顿时变了脸色,腾地跳起身,搂着芝娘一把掀开帷幕冲了出去。他上身衣衫敞开,衣冠不整地趴在船栏上,高声叫骂道:“干你娘!我是岳帅的弟子!”

对面船上的人也不客气,开口骂道:“哪个失心疯的混账在放屁!姓岳的是钦定逆犯,做他的弟子岂不是活腻了!小的们!把他揪过来!爷要仔细审审!”

芝娘被萧遥逸搂在怀中,玉体裸露,不禁又惊又羞。丽娘听到两边叫骂,突然间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地躲在程宗扬身后,骇得连头都不敢抬。

楼船上跳出几名大汉,一直跟在画舫后面的小舟也加速驶来。眼看着双方就要大打出手,那些大汉却停了脚步,望着画舫上的萧遥逸,一个个露出古怪的笑容,回道:“侯爷!是小侯爷。”

楼船中传来一声大笑,帘幕拉开,一个同样衣冠不整的年轻人露出上半身,“唰”的一声打开折扇,笑嘻嘻扇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侯爷。小侯爷,你干我娘不打紧,不过我娘可是主上的丈母娘,你说干就干,是不是不大合适啊?”

萧遥逸俊雅的面孔满是怒容,横眉竖目地拉起袖子,指着他道:“姓张的!你敢骂我师父,我连你姐也干了!”

姓张的男子合起扇子,指着萧遥逸笑道:“越说越不成话了。这让主上听见你要干他的宠妃,咱们大晋皇家的脸面该往哪儿搁啊?”

“少废话!”萧遥逸叫道:“你敢骂岳帅,不管你是舞都侯舞屁侯,我都跟你没完!”

张侯两手抱拳,讨饶道:“萧哥儿,萧哥儿,哥哥错了还不行?哥哥跟你道歉行吧?嘿,你怀里那个美人儿可不错。”

萧遥逸哼了一声,扯下帷幕把芝娘赤裸的身子遮住。

这时两船已经错开,张侯喊道:“萧哥儿!我刚买了一条好犬,什么时候把你的风虎牵来,咱们斗一场!还有你的海东青,哥哥都求你八回了,就让我用一次吧……”

萧遥逸叫道:“萧五!明天把海东青送到张侯府上,告诉他,少一根毛,我跟他没完!”

张侯没口子地道谢,“多谢!多谢!多谢……改日哥哥请你喝酒!”

程宗扬问道:“这是谁?”

萧遥逸收起嘻笑,“张之煌,他姐姐张丽华是陛下的宠妃,据说艳冠后宫,他也弟以姐贵,受封为舞都侯。”

程宗扬道:“看来这位侯爷也是个风流人物。”

“声色犬马而已。”

“萧兄真是岳帅的弟子?”

萧遥逸在芝娘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刚才让你受惊了,河上风大,你这身子怕要着凉,先下去歇息吧。”

芝娘捡起纱衣,拖起两腿发软的丽娘,一起向两人施礼,然后退了下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