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25章·返程

南荒气候湿热,夜间行路虽然凉快,但过于危险,因此众人来时大都是白天冒着酷暑赶路。秦、吴二人久在南荒,对道路熟稔之极,除了几条险峻的山路不好夜行,大都是太阳落山时动身,拂晓入宿,速度比来时快了许多。

第四天夜半时分,众人便赶到熊耳铺。在店铺中一打听,云苍峰等人白天刚刚离开,算来只落后了半天路程。几个人一商量,决定不在熊耳铺过夜,连夜赶路,算来到明天晚间就能与众人会合。

寄存在货栈的货物已经被云苍峰带走,祁远倒省了心。这一路到白龙江口就离开南荒,他带着白湖商馆的货物沿江北上回五原,程宗扬等人则往东行赶往建康。下次再见面就不好说是什么时候了。

天际一弯细眉般的新月,照着脚下若有若无的小径。秦、吴等人依照南荒的风俗,走夜路时不点火把,全凭眼力分辨路径,前进速度竟然比白天还快。

程宗扬骑在马上,跟随着前面的马匹,在浓浓的夜色中行进,有种梦游般的感觉。

乐明珠离开熊耳铺时就趴在他怀里睡着了,她发上那圈白绒绒的朱狐冠在自己颈旁一晃一晃,带来柔软的触感。程宗扬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小丫头只哼了一声,又往他怀里钻了钻,睡得更熟了。

到了建康要先想办法找到星月湖的人,把谢艺的骨灰交给他们。然后是小紫……和光明观堂。

程宗扬越来越不想和小香瓜分开。既然小香瓜很有可能是光明观堂给岳帅准备的礼物,由星月湖出面要人也能说得过去。然后自己再从星月湖手里把她要过来,就能长相厮守了。

程宗扬悄悄解开小香瓜的衣襟,轻轻抚摸着她香软的乳肉。只要光明观堂肯放人,自己就算拿几万金铢出来也乐意。

“公子。”秦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程宗扬掩住小香瓜的衣襟,“怎么了?”

“前面还有七里便是天藤,由于断了一截,马匹不好放下去。此刻已经是丑末时分,大伙儿走了一夜,是否在此休息几个时辰?请公子示下。”

如果是祁远,肯定是商量的口吻:大伙儿走了一夜,这会儿天快亮了,不如休息几个时辰。但秦桧一向都是请示的口吻,请自己来决断。

“那就休息吧。”程宗扬从善如流地说:“你看哪儿合适?”

秦桧神情恭敬,“二百步外有条溪水,属下曾经去过,林子虽然密了些,但没有瘴气、毒虫。”

“好,就是那里。老四!”程宗扬提起声音,“歇两个时辰吧。”

祁远在前面应了一声,牵着马回来。

众人赶了一晚的路,趁着天还没亮,躺下来休息,不一会儿就鼾声大作。程宗扬抱着乐明珠找了片干净的叶子坐下来,然后捏了捏她的屁股,“小香瓜,还不醒?”

“嗯……”乐明珠哼咛一声,扭了扭身子,口齿不清地说:“你又要搞人家屁股……”

程宗扬心头一热,在她耳边道:“对啊。”

“轻一点啊……”小香瓜半梦半醒中说:“人家要睡觉……”

程宗扬欲念大动,抱起她往森林深处走去。虽然这一路大伙儿都知道自己和乐丫头之间不清不楚,但都睁只眼闭只眼,没人当面说破。自己也没有武二郎那么大胆,不管在哪儿都敢开搞,还是避开些好。

涉过林边的小溪,乐明珠终于醒了,迷迷糊糊道:“你去哪儿啊?”

程宗扬低笑道:“找个地方爱你的小屁股。”

“讨厌……”乐明珠轻轻踢了他一脚,嗔道:“大坏蛋,每天都要爱人家屁屁……”

“可不是嘛。来,让我的大肉棒先插到你的小屁股里,我们一边走,一边让它们爱爱。”

“不要!”乐明珠连忙推开他,忽然道:“咦,那是什么?”

林中一条长藤蜿蜓绕过,藤身开着一种奇异的花朵,有丈许长,三尺高低,色泽绛红,筒状的花朵顶端还翘起一片花瓣,就像一间小房子。

“这是猪笼草啊。竟然长这么大。”

南荒这样奇特的巨型植物遍地都是,程宗扬已经见怪不怪了。

“哇,真像一间小房子,我要睡在里面!”

“这种花可是吃肉的,你要钻进去,它就把你当小香猪吃了。”

“我才不信呢。”乐明珠推开他,高兴地跑过去。

“别急。”程宗扬拉住她,攀着花朵边缘,伸头看了看。

那朵猪笼草平放在地上,花房质地坚硬中略显柔韧,踩在上面有种橡胶的质感。花房内的空间足以容纳下两个人,由于是花朵内部,花房内显得很干净。接近花萼的位置有尺许宽一汪浅浅的水迹,是花朵用来吞噬生物的消化液。

虽然消化液的面积很窄,程宗扬还有些不放心。他拿出匕首,在花房底部刺了个孔,让那些液体流干。乐明珠在后面惊喜地叫道:“它合上了呢。”

花朵内有异物闯入,花朵上方翘起的舌状花瓣随即一点点垂下,将花房密闭起来。花朵弧形的外壁透出淡淡的红色光泽,这朵猪笼草气息并不难闻,而是有种淡淡的水果清香。

“真好玩!”乐明珠高兴地花房内打了个滚。

程宗扬一脸坏笑地脱去衣服,然后扑过去一把搂住乐明珠。

“哎呀!大笨瓜,你不要把这间花房子弄坏了!”

“这东西结实着呢。就算野猪钻进来也跑不出去。嘿嘿,你这只小香猪再也逃不出去了,要被我吃得干干净净!”

乐明珠躺在他身下,咯咯笑道:“我才不怕呢。”

程宗扬拽住她,“小香瓜,乖乖把小屁股翘起来。”

“不要。”乐明珠搂住他的脖颈,光洁的玉颊偎依在他脸颊上,香喷喷的气息暖融融地在他耳边吹拂,“我要你……像爱凝羽姐姐那样爱我……”

淡绯色的光线下,小香瓜娇艳的面孔丽若朝霞。两人在一起时,小丫头一直是趴在下面,翘起屁股让自己来插。直到看见凝羽和自己交欢的一幕,她才知道还有那么多有趣的姿势。

程宗扬逗道:“要不要你在上面?”

“我不要……”乐明珠脸红红地说:“我喜欢你在上面,又威风,又用力地插人家……”

程宗扬心头欲火大盛,笑道:“你不是想学凝羽姐姐吗?她可是一边亲老公的肉棒,一边脱衣服给老公看的。”

乐明珠咬着唇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才不亲。嘴巴里会有你的味道……人家不是不喜欢你的味道啦,是怕被人发现,会好丢脸……”

程宗扬哄劝半晌,乐明珠才答应一半,“我只亲你大肉棒的小头头……你不许把它都插进来。人家嘴巴太小,装不下的。还有,不许射到人家嘴巴里。”

程宗扬得寸进尺,“那你要用舌头舔。”

“好啦。”

乐明珠学着凝羽的样子在程宗扬面前跪下,扬起脸警告说:“你若把它都插进来,我就……我就咬你!”

程宗扬像大灰狼一样狞笑一声,托起乐明珠的下巴,把阳具放到她唇边。乐明珠挣扎一下,然后乖乖张开小嘴。

小丫头还是第一次口交,根本谈不上什么技巧。但看到她扬起娇美的面孔,用嫣红小嘴含住自己的龟头,那种羞媚可爱的姿态就值回票价了。

小香瓜的唇很软,她努力吞下自己的龟头,用温润的口腔含住那根散发着雄性气息的肉棒。程宗扬两手撑着花房,低头看着小丫头给自己口交的娇态。小香瓜扬起脸,小嘴被塞得满满的,有些难为情地瞪了他一眼,一边解开腰间柔软的龙须,拉开衣襟,露出白光光的双乳。

不多时,小香瓜就脱得身无寸缕,像一只光溜溜的小白兔跪在自己面前。晨曦透过花房,映出柔和的光芒。小丫头两手握住他的阳具,红嫩的唇瓣含住棒身,用柔软的舌尖在他龟头上舔舐,两团丰满的雪乳一颤一颤。

“嘴巴含紧一些……舌头用力……”

良久,乐明珠吐出阳具,唾出一口黏液,然后手掌捧住脸颊埋怨道:“人家嘴巴都酸了。”

程宗扬忍不住抱住她,把她香软的身子压在身下。

乐明珠摸着他强健的腹肌,一边撒娇道:“小香瓜乖不乖?”

“小香瓜最乖了……让我来亲亲小香瓜的香瓜奶。”

乐明珠耸起雪乳,让他在自己乳尖一边亲了一口。

程宗扬吮吸片刻,然后轻轻吐出她的乳头,一脸坏笑地小声道:“还有下面的小嫩穴……”

“不要!”乐明珠连忙合起双腿。

“你亲我,我也亲你,这样才公平。”

“才不要。”乐明珠红着脸说:“好羞人……要不,我让你摸摸它好了。”

小香瓜分开双腿,把鲜嫩的美穴绽露出来。程宗扬一手伸到她白玉般的美股间抚弄她娇柔的嫩穴,一手捏弄着她丰腻的乳球。乐明珠脸色越来越红,雪嫩的屁股随着他的抚摸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忽然她“哎呀”一声,腰肢向上弓起。

程宗扬一手滑入她臀间,指尖捅进她柔软的小屁眼儿里,在里面轻轻搅弄。

乐明珠身子软化下来,她朱狐冠歪到一边,一蓬秀发散落出来,身子软绵绵躺在花房内壁上,双腿张开,雪白的屁股夹着程宗扬的手指,微微颤抖。

程宗扬揉弄着她的嫩肛,小声笑道:“叫老公。”

“我不要……”乐明珠娇喘着道:“人家以后还要嫁人呢。”

“你全身都被我玩过了,还嫁个屁啊。听话,叫老公。”

“我就叫你大笨瓜!哎呀……”

程宗扬手指在她敏感的屁眼儿里揉动着,威胁道:“叫不叫?”

“坏家伙!”乐明珠生气地咬了他一口,然后放软语调,美目流露出喜滋滋的神情,小声道:“老公……”

程宗扬终于明白什么叫心花怒放,小香瓜这一声叫出来,软软地飘进耳朵,自己心里仿佛真有朵花盛开了一样,满满的都是喜悦。他得意地笑道:“小香瓜,你以后只有嫁给我了。”

“我是想嫁给你啊。”乐明珠嘟起小嘴,“可是师傅会不高兴的。”

“你嫁给我,关她屁事啊。”程宗扬蛮横地说道:“她如果不答应,我就把她的屁眼儿干爆!”

“咦?”乐明珠忽然咬住小手指,眼睛一转一转,很费力地琢磨着什么。

程宗扬拍了拍她的脸颊,“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的主意很好啊。”小丫头欣喜地说:“如果师傅的屁眼儿也被老公干过,知道有多好玩,说不定就答应让我嫁给你了。”

和这个小丫头在一起总是不乏惊喜。程宗扬大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边把她抱在怀里。

小香瓜翘起双腿,放在程宗扬肩头,身下的花朵略呈弧度,她玉体依在花瓣上,雪臀微微抬起,正对着程宗扬怒胀的阳具。

乐明珠一双纤足小小的,又白又嫩,像白玉雕成一样光洁。程宗扬爱恋地亲了一口,把她脚踝拉开,身体往前一挺,龟头挤进臀肉。

小香瓜低叫一声,雪臀被他顶得抬起。从自己的角度看去,小丫头白美的双腿朝两边分开,下体娇嫩的蜜穴绽露出来,随着龟头的进入,蜜穴柔软的花瓣蠕动着微微绽开。

龟头挤进一个充满弹性的肉孔中,将她小巧的屁眼儿撑得满满的。乐明珠双手抱住屁股,忽然小声叫道:“老公!”

程宗扬停下来,“痛了吗?”

“没有啊。”小丫头脸微微一红,“我就是想叫你一声……”

程宗扬放开她的雪踝,一手一个,抓住她两团乳球,下身用力一挺,将整根阳具干进她屁眼儿里。

“啊……”

小香瓜低叫一声,柔嫩的屁眼儿被阳具整个干进去,屁股重重撞在程宗扬结实的腹肌上。

小丫头屁眼儿又窄又紧,里面暖暖的,一片柔滑。程宗扬抓住她弹性十足的乳球,阳具一挺一挺在她嫩肛中抽送。

“老公……老公……哎呀……”

程宗扬按住她的膝弯,小丫头雪臀翘起,臀沟间那只柔嫩的屁眼儿仿佛一张小嘴被阳具撑满,随着肉棒的抽送,一圈嫩肉不住翻进翻出。

乐明珠大腿压在身上,纤美的足尖绷紧,两团圆耸的美乳像两颗沉甸甸的雪球,在胸前来回抛动,荡出一片白腻的光泽。

小香瓜本来就生得娇美可爱,这会儿蹙着眉头,一边被他的大肉棒干着屁眼儿,雪臀被干得啪啪作响,一边连声叫着老公,那种娇态让程宗扬欲念勃发,阳具勃起如铁。

“老公……太……太……快……人家都……喘……不……过……老、老公……啊!啊!”

程宗扬笑道:“快一点才好玩。要不是你老公我,别人还没有这么快呢。就算有老公这么快,也没有老公这么久……”

程宗扬跟小香瓜调笑着,忽然觉得身下一片湿腻。他拨开小香瓜的腿缝儿,只见她腹下的美穴已经露湿花心,娇嫩的穴间湿淋淋满是淫水,柔腻的蜜肉轻颤不已,娇艳欲滴。

程宗扬强忍着插进她美穴的冲动,一边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让她雪臀翘得更高。

乐明珠腰肢弓起,两团雪乳乳尖硬硬翘起,香软雪腻的乳肉摇曳着,在胸前一荡一荡划着圈子。

忽然,花朵上方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娇嫩的声音带着诱人的共鸣颤音细细娇喘道:“老公……人家的屁眼儿好痒啊……再用力一点……喔……”

乐明珠正沉浸在肉体的欢悦中,听到声音顿时吓得叫了一声。

声音刚一响起,程宗扬便抄起匕首,扬身在花朵顶部坚韧的内壁上一划,张手拧住那人的脚踝把她扯了进来。

一个纤美的身影跌进花房,撞在乐明珠身上。

“程头儿,你好粗鲁哦……”

小紫拂了拂发丝,撑起身体,她只穿了件贴身的小衣,那件紫色的外衣挽在手里,这时一跌都散落在花房内。

乐明珠屁股还被程宗扬插着,不由地涨红了脸,叫道:“小紫,你别看!”

小紫眨了眨眼睛,笑道:“乐姐姐,你的脸好红,好像一个漂亮的新娘子呢。程头儿最坏了,就会玩人家屁股。”

花房侧上方的裂缝透出朦胧的天光,已经是黎明时分。程宗扬冷笑道:“死丫头,你竟然没有被南荒人砍死?”

小紫娇俏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一点殷红的血迹,笑吟吟道:“那些南荒人好笨,小紫用了好几天才帮他们把鬼王峒的人杀光光。”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小紫扔下的外衣上沾满鲜血。鬼王峒有不少使者被派遣到不同部族,随着鬼王峒的覆没,他们也失去了立足的根基。看来小紫这些天一直在忙着杀人。

程宗扬冷哼道:“死丫头,你不是跑了吗?这会儿又想干什么?”

小紫没有回答他,反而伸出白玉的小手捻住乐明珠红嫩的乳尖,笑道:“程头儿,你好厉害哦,乐姐姐被你搞得快要泄身了呢。”

随着小紫的抚弄,乐明珠雪团般的乳球像触电一样颤动起来。

“小紫!不要……”

乐明珠惊叫声中,程宗扬用力挺动阳具,小丫头脸色潮红,湿腻的蜜穴敞露开来,脂红的蜜肉微微鼓起,蜜穴上方一粒小小的肉珠微微凸起,像玛瑙一样殷红。

小紫看着程宗扬狡黠地眨了眨眼,细白的纤指在她股间一滑,按住那粒娇滴滴的花蒂。

乐明珠再也无法忍耐,一边“啊……啊……”地颤声叫着,一边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她蜜穴一阵蠕动,然后猛地穴口张开,颤动着吐出一股浓白的阴精。

小紫并没有松手,而是剥出小香瓜的花蒂在指间轻轻揉捏。她手技纯熟,眼睛闪闪发亮,眉宇间露出一丝兴奋。

乐明珠的高潮持续了足有两分钟,程宗扬一口气挺动二百余次,然后在她屁眼儿里一泄如注。

小紫松开乐明珠的花蒂,低笑道:“乐姐姐,你在床上的样子好美呢。”说着她眼珠不经意一转,掩口笑道:“程头儿,小心扎到乐姐姐。”

程宗扬一直戒备着这丫头,即便在小香瓜体内射精也没有松开匕首。他从乐明珠屁股里拔出阳具,狞笑一声,“死丫头,该你了!说吧,让我干你前面的,还是后面的?”

小紫楚楚可怜地说:“小紫还是处女,程头儿的大肉棒干进来,小紫会流好多血的。”

这死丫头打的什么鬼主意?程宗扬琢磨不透,索性摆出恶狠狠的样子,毫不客气地说道:“那好,让大爷先在你屁眼儿里爽一把,明天再给你开苞。”

小紫央求道:“乐姐姐,你老公要干小紫的屁股呢。”

乐明珠浑身酸软,她勉强拉起鲛绡掩住白白的身子,红着脸道:“小紫,你坏死了,在人家身上乱摸……”

小紫笑嘻嘻道:“乐姐姐,你不是好舒服吗?刚才泄了好多呢,应该感谢小紫才对呢。”

乐明珠说不过她,气鼓鼓道:“坏丫头,让我老公来惩罚你!”说着她拉住程宗扬的手臂,推搡道:“老公,你去干她!”

小紫软语央道:“乐姐姐,你别生气。你想让程头儿干小紫屁股,小紫就让他干好了。”说着她垂下眼睛,小声道:“谁让小紫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只能让人欺负呢。”

看着乐明珠心软的样子,程宗扬一阵气恼,“死丫头,装什么可怜啊。”

小紫灿然一笑,拍手道:“我就知道乐姐姐是好人。”

“坏丫头!”乐明珠举手欲打。

小紫闪到一边,反手伸到乐明珠腋下去挠她的痒。乐明珠双手像鲜花一样翻开,扣向小紫的脉门,小紫斜掌一切,击向乐明珠的肘弯。

两女虽然是笑闹,这几下却兔起鹊落,招式分明。奇怪的是小香瓜戴上朱狐冠,明显比在龙神颅上时逊色一筹,可她自己却似乎没有感觉。而小紫的招术也精妙之极,程宗扬心里打了个问号:鬼巫王那种人能教出她这种弟子来?

小紫旋身避开,笑道:“好姐姐,我们不打了。再打就被他看光光了。”

小紫穿着小衣,乐明珠却还裸着身子,她脸一红,强辩道:“反正都被他看光光了。”说着也不好意思起来,连忙穿上衣物。

“哎呀!”小丫头一摸臀间,屁股里都是程宗扬刚射进去的精液,不由更加羞窘。

小紫退在一边,脸上虽然笑容烂漫,程宗扬却感觉气氛有微妙的改变。这丫头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自己这边有殇侯的人跟着,她还能玩出花样来?

“今天是小紫的生日……”

小紫忽然挺起腰,抽出腰间的紫鳞鞭扔在脚下,然后低下头,一边解开小衣的丝绦,一边柔声道:“从小他们就喂小紫吃一种草药,他们说,那种药能将小紫的一魂一魄分离出来。等小紫满十五岁被人开苞,小紫的一魂一魄就会寄附在那个男人身上,从此再也不会背叛他。”

小紫扬起脸,娇声道:“乐姐姐,你给小紫作个见证好吗?今天小紫就在这里让程头儿开苞,把处女的元红献给主人,从今往后,做他最听话的小奴隶。”

小紫洁白的双腿裸露出来,程宗扬发现自己竟然很无耻地勃起了。他干笑两声,“你编的故事真好听。哈哈……”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