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24章·授艺

“明白了吗?”

叶媪抬手在他腰侧一撞,程宗扬才透出一口气,经脉中纷乱的气息逐渐收拢。

叶媪扬起下巴,冷冰冰道:“像你俩这样手拉手往死路上走的傻瓜,着实少有。去见殇侯吧。”

程宗扬喘了几口气,先把祁远拉起来,然后连忙跟在叶媪后面。阳光不断从走廊两侧透入,在叶媪衣衫上洒下斑驳的光影。叶媪双手平握胸前,步伐从容优雅,虽然此时年纪已经不轻,仍能看得出她年轻时绝美的风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程宗扬先奉上一顶高帽,“叶姨走路时的姿态真是有气质,就像宫里的贵人。”

叶媪头也不回地说道:“不叫‘喂、喂’了吗?”

程宗扬干笑两声,“叶姨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跟我们小辈一般见识的。哈哈,我看殇侯也有点怕你呢。那次不知道你给他下了什么药,那老家伙差点拉死在路上。”

叶媪昂起头,一言不发。

程宗扬旁敲侧击道:“殇侯在南荒这么多年也挺不容易的,是吧?听说他在六朝也是大大有名的人物。殇振羽……这名字不大像真名啊?”

叶媪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让程宗扬讨了个没趣。不过程宗扬心态倒很坦然,笑嘻嘻道:“凝羽说这里的温泉对她伤势有好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们就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等她伤好了再走。到时候就得多麻烦叶姨你了。”

叶媪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程宗扬皱眉道:“凝羽没有和你说吗?”

程宗扬愕然道:“说什么?”

叶媪神情冷峻,“她经脉阴气过盛,早已积重难返,又累次受创,已经命悬一线。至少要在这里住上半年,细加调理,才有可能复原。”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叫道:“怎么可能!她昨晚还好端端的,怎么让你一说就命悬一线了!”

“蠢材。”叶媪冷冰冰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别人给她下了个圈套,她就跳进去,居然能支撑到现在也是一桩奇事。如果不是饮了殇侯的碧阳茶,你此时已经是死人了。”

程宗扬想起凝羽昨晚的举动,心里越来越惊慌。昨晚自己和两女一直闹到四更,小香瓜的屁眼儿被自己搞了两次,还当着她的面干了凝羽的后庭。到后来凝羽已经体力不支还不肯拂了自己的心意,由着自己胡来。如果叶媪说的是真的,凝羽已经打定主意要留在这里,才不顾伤势和自己交欢。

“不行,我要找她去!”

“你去有什么用?也要在此地留半年?”叶媪寒声道:“有你在,凝羽还怎么疗伤?”

程宗扬叫道:“她是我的女人,难道我不在这里陪着?”

叶媪瞥了他一眼,“你能半年内不去找她吗?”

程宗扬哑口无言。

堂内传来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何人在堂外喧哗?”

程宗扬瞪了叶媪半晌,然后一掀帘子踏进堂内,没好气地叫道:“你们都商量好了,合伙来蒙我是吧?”说着拿起案上的茶盏,一口气喝干,龇牙咧嘴地说道:“喝这么烫的茶,小心以后得食道癌!”

殇侯看看叶媪已经离开,这才把板起的脸放下,嗔怪道:“小程子,你心里有火也不能对本侯撒吧?凝羽那姑娘,本侯瞧着挺好,留在这里养伤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况且……”殇侯话风一转,傲然道:“她的伤势除了我这里以外,天下无人能治!”

程宗扬把茶盏一丢,不客气地说道:“你找天命之人,不会是找着好玩吧?还把凝羽留在这里当人质,以为我是傻子啊?”

殇侯怫然道:“我要留下你,就是一伸手指的事,还需要抓个女子当人质?小程子,你这也太小看本侯了。”

程宗扬叹了口气,“我这不是着急吗?好了老头儿,我知道你对我不错。不管我是不是天命之人,只要你觉得是,那就是好了。要我帮你做什么,说句话出来,能做到我就做,做不到我也没办法。”

殇侯饮了口茶,慢悠悠道:“本侯想开一家商号,让你帮我打理。”

程宗扬讪笑道:“就这么简单?小心我疑神疑鬼。”

殇侯点了点头,“我希望你这家商号能把宫廷的生意接过来。”

“六朝呢,你说的是哪家宫廷?”

“既然云氏总号在建康,就从晋国的建康宫开始。”殇侯淡淡道:“最后是洛阳城的未央宫。”

“未央宫不是在长安吗?”程宗扬一拍脑袋,“哦,现在长安城里是唐室的大明宫。你的目标就是汉室吧?侯爷大概不缺钱,那你想赚什么呢?”

“当然是天子之位!”殇侯停顿了一下,“还有吕氏一族的性命。”

“当皇帝?”程宗扬讶道:“你年纪不小了吧?还有这么远大的志向?”

“谁来做天子,本侯并不在意。但不能由窃国者来做。”殇侯沉声道:“你若想做天子,本侯可以帮你。”

“免了。”程宗扬一口回绝,“你让我接管天子的后宫吧,这事儿还可以考虑考虑。当天子还要治国呢,我才没这份闲心。侯爷,你可要想好了,这种事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到时候做不成,可别怪我拿你的钱打水漂。”

殇侯一直神色冷峻,这时忽然露出一个熟悉的笑脸,亲切地称呼道:“小程子啊,你一开始就没打算用心去做吧?”

程宗扬嘿嘿一笑,“让你猜着了。我胆小,这种谋逆造反的事真的吓住我了。”

“小程子,我给你解了冰蛊,还救了你一命,你连个谢字都没有。这会儿还拿了我的钱不办事——欠本侯的人情就不用还了?”

程宗扬笑嘻嘻道:“大恩不言谢嘛。侯爷运筹帷幄,英明神武,想来也不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殇侯毫不介意地说道:“无妨无妨,你随意去做就行。”

程宗扬却怀疑起来,“侯爷,你有这么大方?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殇侯捋了捋胡须,“此诚天机,不可泄露。”

程宗扬摆出一个呕吐的表情,但也不再追问,转头道:“咱们该说太一经的事了吧?”

“天地浑沌未明,阴阳合而未分,是为太一。”殇侯道:“黑魔海自浑沌初开,鸿蒙未明,便以太一经为群经之首。此功法融合阴阳,探寻万物本源,寻找天地间最初的力量,化为己用。”

程宗扬皱起眉头,“这段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凝羽!是凝羽的功法!”说着拍案道:“她说自己不知道名字,原来叫太一经!”

殇侯点了点头,“太一经涉及阴阳,历代修习者多用双修之法,这中间的差别,你可知道了?”

程宗扬想着另外一件要紧事,一时没有听清,“哦?”

殇侯露出“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情,“蠢材!凝羽所习的功法,不过是作为鼎炉的末技!”

“什么鼎炉?喂,你别瞪我,这玩意儿我真不懂。”

殇侯重重哼了一声,“男子以双修法修习太一经,必用一女子为侣。此女就如同一口炼丹的器具,供其养炼真阳、宣泄杂气,故称为鼎炉。”

程宗扬想起凝羽体内的寒气,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混蛋竟然把凝羽当成练功的鼎炉,干完之后,还随意把有害的杂气留在她身体里面。

“西门庆!”程宗扬咬牙道:“他是黑魔海的人!我当初怎么没一刀干掉这家伙!”

“黑魔海的弟子?”殇侯饶有兴味地说道:“有机会,本侯倒要会会这位后辈了。”

“你去五原城找最大的生药铺就行……生药铺!”程宗扬突然大叫一声。

“便是药材铺,因售卖药材不作焙制,故称生药铺。有何不妥?”

“谢艺会来南荒就是从一间生药铺得到的消息。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妈的!”程宗扬爆了句粗口,“黑魔海这帮家伙真毒!”

黑魔海的人有意把谢艺引到南荒,不用说,是准备对星月湖下手。而小紫是岳帅的后裔,黑魔海的人如果还在南荒,肯定不会放过她。现在鬼王峒没了,碧鲮族她也回不去,那死丫头一个人在南荒,周围都是敌人,可有她好受的。

程宗扬定了定神,“你说的差别是什么意思?”

殇侯道:“凝羽所学的功法不过是用来配合对方修炼太一经,真气所行经脉,与寻常不同。”

程宗扬点了点头,凝羽的功法确实很古怪,只不过眼下除了自己不大明白的九阳神功,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比较的。

“所以,正如凤凰宝典只能传于女子,真正的太一经也只能由男子修习。”

程宗扬这时才想通,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你是说我跟着她练的太一经,全都练错了?”

“何止是练错了!幸好你修习时间不过月余,若再练数日必会被体内积蓄的阴气反噬,非残即死。”殇侯傲然道:“若非遇到本侯,你就是变成鬼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程宗扬却挂念着那个沉默的女子,“凝羽呢?她会怎么样?”

“她修习时日已久,积重难返,若想复原,除非废去武功。不过本侯传她疏导之法,可保她性命无忧。至于修为……终身无望练至六级以上。”

程宗扬紧张地思索着,听殇侯的口气,凝羽还有复原的可能。凝羽很少吐露自己的身世,但她一个羽族孤女,十几岁就被族人送给苏妲己当奴仆,又被苏妲己转手送给西门庆当鼎炉。现在她是自己的女人,再让她受一点委屈,自己的程字就可以倒着写了。

“你意思是说,就让她按着鼎炉那样练下去?这可不行!”

殇侯耐心地说道:“鼎炉之术虽是太一经末技,自有其不凡之处。以凝羽的资质,有生之年能否练至第六级,还在两可之间。她修习太一经末技,有望晋身高手之阶,又可以与你双修,让你晋身更高的境界,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程宗扬摸了摸下巴,“你让我把太一经练下去?”

“正是!”

“你别忘了,我还练过王哲传我的九阳神功,这两门功夫一正一邪,你就不怕我练出什么毛病?”

“旁人自然不可。”殇侯抬指轻轻一点,“但你身上有生死根的异术。只需本侯传你太一经真正的修行之法,往后能修炼到何等境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日色偏西,程宗扬长长吐了口气,从冥想中脱离。

自己现在才了解到殇侯说的名师有多重要。凝羽和武二郎虽然没有对自己藏私,但他们两个对内功修行都不怎么高明,许多地方他们自己也解释不清。

殇侯不愧是宗师级的人物,这方面的造诣比他的星象学高明百倍。在他的指点下,自己身上每一条经络都变得清晰无比。此时灵台一片清明,丹田中的气轮也愈发鲜明,那些组成气轮的细小星芒,每一颗都是旋转的细小光点,里面蕴藏的力量远比自己能够体会的更强大。经脉中运行的气息更加圆转如意,自己心念一动,真气便沿着经络瞬息而至,迅捷得令人难以相信。

一缕微风从窗棂透入,银壶升起的蒸气随之飘摇。程宗扬目光落在变幻的气流上,忽然一掌拍出。

白色的气流飞出一片刀锋般的微痕,掠向殇侯胡须下的那颗珍珠。殇侯低垂的目光微微抬起,那缕白气随即分成三缕细丝,在空中螺旋状绞成一股,闪电般反射回来,精妙之极。

程宗扬一掌劈出,那缕白气来势顿时一挫,然后弹起,仿佛一条灵敏的小蛇缠向他腕间。

程宗扬双掌齐出,将银壶的蒸气全推了过去,试图把它模糊掉,却见那团白气在空中一翻,完全脱离自己的掌控,幻化成一只展翅高飞的白鹤。白鹤盘旋而起,一直升到屋顶,然后从头部开始一点一点消失在空气中。接着一根雪白的长羽从它舒展的翅翼间飘下,摇曳着落在案上,羽根纤软的细绒清晰可见,片刻后才轻烟般散开。

程宗扬看得瞠目结舌,良久才抬起眼佩服地说:“老头,你有这手功夫,就是要饭也饿不死啊。”

殇侯得意地捋捋胡须,“可不是嘛。本侯当年在街头玩的杂耍,现在还有不少人津津乐道呢。”

程宗扬啧啧道:“你和尚当过,饭要过,杂耍也卖过,做过王侯,还想做皇帝,这辈子可真没白活。”

殇侯笑道:“怎比得了你两世为人?”

说着殇侯手掌一翻,亮出掌中一红一绿两枚药片。

“你居然没吃?”程宗扬认出这两片药,叫道:“装得真够像的,还能尝出味儿来!”

“此药效力之强,在本侯所知药物中可列前三。”殇侯说着皱起眉头,“奇怪的是此药非金非石,非烧非炼。服之令人异念丛生,又不至疯魔不醒。而且一服之后,便梦寐难忘,究竟是怎么炼出来的?”

程宗扬老实答道:“是我捡来的。”

“那你可知它是如何炼成?”

这老家伙想制毒?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好像是用麻黄吧。”

“麻黄?怎么可能!”

殇侯看了又看,最后无奈地把药片丢到一边,忽然他眉峰一挑,露出深思的表情。

片刻后,殇侯一拍几案,“有理!有理!”

程宗扬莫名其妙。我说什么了,就有理有理?

殇侯似乎解开了一个难题,心情大为舒畅,笑道:“麻黄草竟有如此效力,本侯以往真是小觑它了!哈哈。”

程宗扬暗吸了一口凉气。这老家伙出身自黑魔海的毒宗,是玩毒的大行家,不会真让他做出来毒品吧?

“侯爷,你可别乱来啊。这东西一旦造出来,可会害死不少人呢。”

殇侯满面春风,显然没有把程宗扬的警告放在心上,“本侯稍后便要开炉炼药,小程子啊,你一会儿离开,我就不送你了。不过你身边没人使唤可不成,本侯给你几个下人,你都带去吧。”

“谁啊?”

“说来你也认得,”殇侯笑眯眯道:“会之和三桂。”

程宗扬吓了一跳,“老头,你想害我吧!”

“小程子,你又多心了不是?你也说过,时势不同,这两人在你手下未必就会是奸贼。”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我看你是想把祸水往外引吧。先说好,他们两个如果有问题,我立刻赶人!”

殇侯一口应允,“这个自然。”

说着殇侯站起身来,“还有一件礼物,是本侯送你的绝品……”

程宗扬等了一会儿,殇侯却没了下文。

“卖什么关子啊?是吃的、用的,还是卖钱的?我跟你说,便宜货我可不要。”程宗扬突然想了起来,“你说的是龙睛玉?那个不能算!我拿东西换来的,可不是你送的。”

殇侯哼哼两声,“云苍峰的龙睛玉佩才指头大点,就当成无价之宝。那两块你用些盐巴就想换了去?小程子,你心也太黑了吧?”

程宗扬笑道:“做生意嘛,讲究的是诚实守信,难道侯爷这会儿想反悔?说吧,侯爷送我的是什么礼物?”

殇侯捋了捋胡须,笑眯眯道:“一件好东西,你到时便知。”

※ ※ ※ ※ ※

“凝羽姐姐为什么不走?”

程宗扬叹了口气,“她要留在这里治伤。”

临走时自己去找凝羽,她却闭门不见,说一见着自己就怕会丢下一切与他同行,她的伤势并不重要,只怕会影响自己的进境。程宗扬只好隔着门与凝羽告别,连面都未见着。

乐明珠一脸懊恼,嘟着嘴说:“小紫走了,苏荔姐姐也走了,凝羽姐姐又留下了。好难受……”

这是伤别离,程宗扬拉着她哄了半天,小丫头才露出笑容。

程宗扬还有个盼头,祁远就只剩下苦笑了。这一趟走南荒,商会的汉子死的死,走的走,如果不是留了几个人没有同行,回五原城白湖商馆去见夫人的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好在寻到了霓龙丝,还得了条商路,不然苏妲己一怒,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秦桧和吴三桂带了八名手下在道旁等候,身后是十几匹满载货物的健马。一见着程宗扬,众人便躬身道:“公子!”

程宗扬放开乐明珠,笑道:“侯爷要在建康城开一家商号,请各位去帮忙打理。秦兄、吴兄,两位如果有事不能去,尽管告诉在下,殇侯绝不见怪。”

身材不高,但神情剽悍的吴三桂首先开口,“侯爷交待过,从今往后我们这些人就由公子指使。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三桂绝不皱一下眉头。”

秦桧恭敬地说道:“侯爷对我等恩深义重,公子既然是侯爷失散的亲人,便是我们的主公。能协助主公行事,是我等的福分。”

那老家伙居然说自己是他失散的亲人?真能瞎编啊。这下想甩也甩不掉了,程宗扬只好堆起笑容,“两位不必客气,既然如此,咱们就一道上路吧。”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