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23章·双美

凝羽外冷内热,她决定的事情从不顾及别人的眼色,程宗扬索性也放开怀抱,笑道:“羽儿,我们亲热一个!让小香瓜看看!”

乐明珠羞得连耳垂都红透了,“我才不要看!”

程宗扬捏捏她的屁股,笑道:“你是我的女人,凝羽也是我的女人,大家都做一样的事,何必你躲着我,我躲着你,一起做不是挺好吗?”

小香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抗议道:“谁是你的女人……”

程宗扬板起脸,“怎么不是?不是我的女人,为什么让我干你的屁……”

“哎呀!”乐明珠连忙按住他的嘴巴,“别说!”

程宗扬挣开她的手,“看你凝羽姐姐多乖,好老婆,再吸深一点!”

凝羽嫣然一笑,伸长颈子,将整根阳具都吞入口中,用喉咙的软肉包裹着龟头,柔柔吞吐。乐明珠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为男人口交,又是惊讶,又是脸红,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凝羽的动作。

凝羽毫不顾及乐明珠的目光,仿佛天地间只有自己和身前的男子,细致而温柔地舔舐着他的阳具。

良久,凝羽吐出阳具,双手抱着程宗扬的膝弯,把脸贴在他大腿上,像叹息般轻声道:“公子,莫忘了凝羽……”

程宗扬拨开她脸上的发丝,“怎么会忘呢?就是这个世界都毁灭了,我也忘不了。”说着他笑道:“你看小香瓜,都快羞死了。”

乐明珠鼓足勇气道:“我才不害羞呢。”

程宗扬笑道:“那好,让我摸摸你的小妹妹。”

乐明珠“哎呀”一声,连忙推开他的手腕。

凝羽一笑,反身双手按住池沿,身子像玉环一样向后弓去,接着下身挺起,那双修长的玉腿像玉扇一样笔直分开,露出股间湿淋淋的蜜穴,轻轻放在程宗扬掌中。

乐明珠没想到凝羽会这样把女孩最羞耻的部位展现出来,主动放到那个大坏蛋手里,一时间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凝羽的配合让程宗扬在小香瓜面前大有面子,而乐明珠最后一点少女的矜持也在她的举动下逐渐散去。原来在这个男人面前,彼此的隐私和羞涩都没有必要。

白美的玉股间,那只敞露的蜜穴仿佛一朵鲜美的玫瑰,在程宗扬掌中娇艳欲滴。程宗扬轻轻摩掌着凝羽下体柔腻的花瓣,在乐明珠耳边道:“来,用你的小手,把我的大肉棒放到你凝羽姐姐的小肉洞里。”

乐明珠咬着唇,满脸通红,坚决地摇了摇头。

程宗扬指尖滑入小香瓜臀间,挤进她柔嫩的肛蕾,在里面戳弄几下。

乐明珠紧绷的身体立刻软化下来,乖乖扶起程宗扬的大肉棒。

“凝羽姐姐,你不要怪我啊,”乐明珠小声道:“都是这个坏家伙让我这样做的……”

凝羽蜜穴一滑,穴口顶住龟头。她昂起头,看着一脸得意的程宗扬,轻声笑道:“一会儿公子干你后庭,我可要帮他呢。”

小丫头有些难堪地咬咬嘴唇,“那你不许笑话我啊。”

凝羽蜜穴略显紧狭,乐明珠握住程宗扬粗大的肉棒,把龟头送入她鲜嫩的美穴中,忍不住赞叹道:“凝羽姐姐,你的腿真长,好漂亮。”

凝羽双腿挺直,像玉弓一样张开,白嫩的阴阜向前鼓起,盛开的蜜穴轻轻颤动着,将肉棒一点一点纳入体内。

乐明珠扶着程宗扬的阳具,手指不小心碰到凝羽下体柔软的蜜肉,连忙缩了回来。程宗扬像大灰狼一样狞笑一声,抓住乐明珠的手腕,把她的手掌放在凝羽股间。

凝羽娇美地一笑,敞开身躯用蜜穴套弄着程宗扬的阳具。乐明珠从来没有见过男女交媾的一幕,虽然晕生玉颊,眼睛却不禁好奇得发亮。

多日没有接触过凝羽的身体,那玉户仍和以前一样鲜美娇嫩。程宗扬挺身深深干进凝羽美屄内,龟头顶住她的花心。

“啊……”

凝羽低叫着足尖绷紧,她腰肢弯曲,浑圆的双乳倒垂下来,身体重心都放在下体。随着程宗扬的挺弄,蜜穴像湿透的玫瑰般一颤一颤,围绕着粗大的阳具微微收放开合,妙态横生。

乐明珠最初的羞赧此时都被惊讶和好奇所代替,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羡慕,“凝羽姐姐的身子好美呢……”

程宗扬引诱道:“这才是男女间最快乐最有趣的事,比爱屁屁还舒服……”

他一边说,一边手指沿着小香瓜滑腻的臀沟伸到她娇嫩的美穴间,在她柔腻如脂的蜜肉中轻轻拨弄。

乐明珠连忙去拦,却被他拉住手掌,把她指尖一并伸进细软的嫩缝儿间。乐明珠面红耳赤,一手被迫抚在自己下体,一手放在凝羽股间两人交合的部位,感受着她正被那根大肉棒干得不住颤动的嫩穴。

凝羽蜜穴很软,那两片娇艳的花瓣被粗大的肉棒撑得翻开,中间一片红嫩的蜜肉又软又腻,像熟透的果肉一样,包裹着那根坚硬而火热的阳具。

程宗扬指尖塞进穴口,让乐明珠触摸她被侵入的蜜穴,在她耳边轻声唤道:“小香瓜……”

乐明珠穴口已经湿了一片,她体温比凝羽高了许多,股间一片湿滑,脂玉般的肌肤又软又热,香暖动人。幸好她灵台还保持着最后一点清明,可怜兮兮地央求道:“不要……会死的……”

程宗扬只好放弃进一步的打算,“我摸摸总可以吧?”

小丫头把脸扭到一边,双腿却乖乖分开,露出自己处女的美穴。程宗扬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口,笑道:“羽儿!我们来换个姿势!”

程宗扬坐在泉池边沿,把乐明珠横抱在怀中。凝羽双腿张成一字,对着他怒胀的阳具坐了下来。凝羽蜜穴已经湿透,穴内滑腻之极,雪臀一沉便将肉棒纳入体内。她将花心送到程宗扬龟头上,轻轻研磨。

程宗扬经脉间气流一动,习惯性送出真气,在她体内轻轻一触却折了回来。

凝羽摇了摇头,然后微笑道:“今晚让我来好好服侍你。”

程宗扬虽然纳闷,也没有十分在意。凝羽长发披在身后,凹凸有致的玉体跨在自己腰间,妩媚地起落着,那只娇美的蜜穴洒下淋淋漓漓的淫水,在肉棒上发出迷人的轻响,美妙动人。

程宗扬温香软玉在抱,毫不客气地拉开乐明珠湿透的衣衫,一手抚玩着她丰硕的乳球,一手在她股间拨弄。乐明珠像只小羊羔一样,软绵绵躺在他怀中,那对又白又大的豪乳仿佛一团香软的暖玉,在他掌中不断变形。

程宗扬含住她红嫩的乳头,用齿尖轻轻吸咬,手指伸进她阴部的裂缝中,将她密闭的阴唇分开,以指尖轻轻戳弄。

乐明珠闭着眼睛,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红唇抿紧,拼命忍受着体内越来越强烈的冲动。

凝羽子宫中阴寒的气息不断溢出,程宗扬火热的阳具插在穴内,带来浓浓暖意。她动作渐渐加快,忽然身子一颤,蜜穴夹住阳具,有节奏地抽动起来。

程宗扬揽住泄体的凝羽,在她唇上轻吻一口,然后笑着捏了捏乐明珠圆翘的乳球,“小香瓜,该你了。”

“唔……”乐明珠懵懂地睁开眼。

凝羽起身,“啵”的一声将阳具从体内拔出,然后掠了掠发丝,把乐明珠从程宗扬手中接过来,浅笑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乐明珠小声道:“凝羽姐姐……”

凝羽一手托着她的腰身,一手分开她雪嫩的臀肉,低笑道:“妹妹的后庭花真可爱。圆圆的,又红又嫩,看起来好软呢。”

乐明珠嘟囔道:“都是那个坏家伙,用他的大肉棒插来插去,把人家的屁眼儿都干软了……”

凝羽掩口娇笑,她依在池旁的石上将乐明珠抱在怀中,笑道:“乐妹妹身材真好,难怪他抱着你时肉棒比往常都硬呢。”

程宗扬叫道:“不要胡说啊,我一直都是很硬的!”

凝羽笑道:“乐妹妹,用你的小屁眼儿让他得意一下。”

乐明珠皱起鼻子,不情愿地说:“每次干我屁眼儿,他都得意死了。”

“谁让妹妹长得美呢?”凝羽托起乐明珠的下巴,由衷道:“乐妹妹长得真美……”

小丫头肌肤像新鲜的牛乳一样洁白,光溜溜的丰乳圆臀,诱人之极。程宗扬扶着她圆翘的粉臀,身体往前一送。

“呀!”乐明珠脸上露出一丝痛楚。

凝羽道:“你轻一些。”

程宗扬顶住乐明珠的屁股,“小香瓜,屁股翘起来一点。”

乐明珠只好翘起屁股。凝羽伸出双手抱住乐明珠的臀肉,将她雪臀分开,露出柔嫩的肛洞。

乐明珠拧紧眉头,圆润的雪臀被肉棒顶得凹陷下去。

“哎呀……好痛……”

她臀沟内淌满淫液,又湿又滑,这时一扭,程宗扬阳具顿时滑到一边。他又好气又好笑,“又不是没干过,还痛什么。”

乐明珠委屈地说:“本来就很痛嘛。”

凝羽伸出手扶住程宗扬的阳具,将那只又硬又大的龟头放在少女娇柔的嫩肛上,然后用指尖按住她的肛蕾,轻轻揉弄着剥开。

乐明珠羞不可抑,在凝羽的揉弄下,屁眼儿热热地生出异样的感觉,像蜜糖一样软化下来,一点一点被阳具侵入。

屁股中柔软的肉孔被手指轻轻剥开,让身后那个可恶的家伙用他的大肉棒一点一点塞满。忽然充满弹性的屁眼儿一紧,硬邦邦的龟头捅入体内,屁眼儿被龟头胀紧,仿佛要裂开一样。

和男人一样,大多数女人都不喜欢与同性接触,但乐明珠从小在光明观堂和几个小师妹亲密无间,睡觉都要挤在一起,几个小丫头叽叽喳喳,半夜都睡不着,玩闹惯了。凝羽性子冷淡,却很喜欢乐明珠的活泼可爱,尤其今晚与平常不同,更是由着程宗扬胡来,让他尽情享受了双美相拥的快意。

两具赤裸的胴体纠缠在一起,温暖的泉水像丝绸一样轻柔。水面雾气蒸腾,小香瓜白美的雪臀被雾气浸得又湿又滑,细腻如脂的臀肉散发出水果一样的甜香。

程宗扬挺起阳具在小香瓜臀间越干越深,直到整根肉棒都捅进她柔嫩的肛洞内。乐明珠颦紧的眉头松开,白生生的屁股被大肉棒干得翘起。她伏在凝羽身上,圆滚滚的双乳与凝羽乳房贴在一起。她乳房尺寸比凝羽大了许多,乳头却比她小巧,乳晕色泽更浅,呈现出稚嫩的淡红色,此时硬得像石子一样。

程宗扬腰身不住挺动,动作由慢到快,在小香瓜臀间尽情抽送。比起凝羽的美穴,小香瓜屁眼儿更加紧窄,肛洞周围一圈嫩肉紧紧箍在阳具上,充满弹性。她咬着唇,乖乖被他插着屁眼儿。每次阳具挺入,那小屁眼儿都情不自禁地收紧,仿佛要将他的阳具拉进肠道深处。

在小香瓜臀内挺动了一盏茶的时间,程宗扬托起凝羽修长的玉腿,把她双足放在肩上。凝羽与乐明珠搂抱在一起,她双腿一张,乐明珠双膝也被迫分开,腹下毛发细软白嫩的美穴敞露出来。

程宗扬在心里骂了凤凰宝典一百多万遍,然后从小香瓜臀间拔出阳具,肉棒向下一沉,干进凝羽穴内。

乐明珠被他一轮猛攻,干得几乎喘不过气,这时才有了片刻喘息。凝羽身体微微昂起,她蜜穴湿滑无比,肉穴尽头那枚软软的花心与龟头一触,被挤得凹陷下去,像一张小嘴浅浅含住龟头。

两枚肉孔各有各的妙处,程宗扬一连干了几十下,干得凝羽娇躯轻颤,又换到小香瓜的屁眼儿中。他阳具沾满淫水,干起来比刚才更加湿滑顺畅。小屁眼儿紧紧夹住肉棒,抽动间发出“叽咛叽咛”的腻响。

小丫头这会儿浑身骨酥体软,软绵绵趴在凝羽身上,在程宗扬的抽送下发出“呀呀”的低叫。

漫天星辰高悬在幽深的夜空中,泉水从山崖上蜿蜓泄下,最高处的泉池热气蒸腾,每下一级,温度就降下几分,到此时已经温暖适中。

程宗扬在两具女体中轮流进出,干得两女淫液泉涌。乐明珠跪在凝羽腰间,柔嫩的肛洞被阳具干得软腻无比。程宗扬拔出阳具挺进凝羽体内,凝羽顺从地挺起下体,让他在自己蜜穴内抽送,一边用纤指拨弄乐明珠圆张的嫩肛。

乐明珠玉颊红晕迭生,她昂起头,胸前一团丰腻的乳房被程宗扬抓在手中恣意爱抚,另一团雪乳白光光悬在身下,不住摇晃,红嫩的乳头不时与凝羽翘起的乳尖碰在一起,艳态横生。

“呼……”程宗扬长吐一口气,在凝羽体内尽情喷射起来。

凝羽已经被他干得高潮迭起,勉强翘起圆臀,用花心顶住龟头,让他射在自己体内最深处。

乐明珠屁股被程宗扬腹部压住,感觉到他射精时的律动,不由咬住手指,半晌才小声道:“你射得好多……呃,我屁眼儿都让你干麻了……”

程宗扬拔出阳具,刚射过精的肉棒一挺,疲态尽去,又显得狰狞起来。

“小香瓜,现在该你了……”

“哎呀,不要……你已经干过了……啊……”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按住乐明珠,抱住她的雪臀,把刚射过精的阳具干进她屁眼儿中,在她肠道内大力抽送,把小香瓜干得呀呀直叫。

※ ※ ※ ※ ※

空山新雨后,空气分外清新。

程宗扬掀帘出来,只觉浑身精气十足,就是来两只老虎也能打死,还不耽误吃早餐。

“老四,这么早?”

祁远叼着一根柳木细枝,正在漱口。这里没有牙膏牙刷,人们用来洁齿的工具什么都有。富贵人家用苦参洁齿,平常还要含鸡舌香,谈吐时浓香馥郁。平常人用青盐擦牙,还有人用一种马尾制成的小刷,配合以茯苓等药材煮成的牙膏。穷人一般用剥了皮的柳枝,或者嚼甘草洁齿。程宗扬试过几次,发现效果并不差。

程宗扬也折了根柳枝,叼在嘴里低声道:“你鼻子最灵,瞧出这儿的不一样了吗?嘿嘿,那个朱老头……”

程宗扬还没说完,就看祁远朝自己一个劲儿地挤眉弄眼。他回过头,只见那个叶媪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程宗扬一点都不脸红,直起腰道:“喂,昨天你话说了半截,让我一夜都没睡好——你说我过几天就不用来了,是什么意思?”

叶媪神态从容地说道:“你把真气运行到手太阴、手少阴、手厥阴三经,阴维、阴跷二脉。”

人体十二正经有六条阳经和六条阴经,分别为手三阳、手三阴和足三阳、足三阴。阴维和阴跷属奇经八脉中的两脉,王哲传授给自己的九阳神功侧重于六条阳经和阳维、阳跳二脉,很少运至阴经。而凝羽的功法则侧重于阴经,程宗扬对此并不陌生,当即催动丹田中的气轮,在这五条经脉中运行了一遍。

“这有什么啊。哈哈……”

程宗扬笑声未落,叶媪衣袖飞起,一掌玉蝶般拍在程宗扬胸口。

程宗扬左手一张,抓向她的手腕,右手已经抓住匕首。叶媪击来的力道并不强劲,程宗扬有十成把握能拧住她的手腕,给她一个好看。谁知她掌风袭来,自己真气只运行一半,胸口就如受雷殛,几条阴经同时一震,潜伏在其中的阴寒气息汹涌而出。一招都没递出,胸口就结结实实被叶媪拍了一掌。

劈开龙神头颅时它力量反噬的一幕再次出现,程宗扬丹田剧震,蛰伏在经脉中多时的阴寒气流像毒蛇一样蹿出,四处涌动,仿佛要将经脉撕得粉碎。

祁远没想到两人说动手就动手,愣了一下才跳起来去抢自己的刀。没等他出手,叶媪随手一拂,他就像滚地葫芦一样滚到一边。

程宗扬狼狈地弓着腰,嘴巴大张着,却一口气也吸不进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