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9章·借苗

夜风带来一丝清凉,程宗扬解开衣服,心思慢慢宁静下来。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个多月,好像就在南荒打转。六朝……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这个世界的六朝已经有了建康,还有金陵城吗?

一只蚂蚁掉到颈中,痒痒地爬来爬去。

程宗扬闭着眼道:“乐丫头。”

乐明珠从蕨叶后面钻出来,扔掉手里的草茎,嘟着嘴说:“一点都不好玩。小紫在这里就好了。”

“你就别替她担心了,那丫头死不了。”说着程宗扬露出暧昧的笑容,“过来,让我抱抱。”

“讨厌!又要摸人家屁股。”

程宗扬小声笑道:“你猜,武二郎跟你的苏荔姐姐这会儿在干嘛?”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脸慢慢红了,“他们才不会呢!”

程宗扬循循善诱道:“会什么?”

“我才不跟你说呢!”

凝羽轻盈地从枝上飘下,抿嘴笑道:“苏荔族长和武二吵起来了。”

“哈,”程宗扬在乐明珠鼻尖刮了一下,“猜错了吧!”

乐明珠举手要打,程宗扬抓住她的手腕,朝凝羽笑道:“武二那孙子还有这胆量?不简单啊。我们去看看!”

※ ※ ※ ※ ※

月光下,那个猛虎般的汉子一手撑着树干,像要吃人一样满脸凶狞。苏荔靠在那株婆娑树下,美艳的面孔一片平静。

武二郎低吼道:“你再说一遍!”

苏荔凤目波光微闪,静静凝视着武二郎。她没有开口,片刻后张臂抱住武二郎,丰润的身体投入他怀中,脸颊贴在他宽厚坚实的胸口。

武二郎抱紧她的身体,像要揉碎一样用力。

良久,苏荔挣开他的手臂,拢了拢发丝,朝他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我走了。”

“啊!”乐明珠瞪大眼睛。

武二郎仿佛被人在胸口踢了一脚,身体一晃,险些跌倒。

程宗扬立刻道:“你们看好武二!别让他出事!”说着朝苏荔离开的方向追去。

苏荔修长的玉腿在绿叶间时隐时现,她扬着脸,面上仍留着离别时的淡淡笑容,红唇却紧紧抿着。

一个身影拦在前方。程宗扬道:“苏荔族长,你这样可有点不厚道吧。武二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就这么一走了之?总得给个理由吧?”

“你想要什么理由?”苏荔停下脚步,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道:“我可以给你。”

“大姐,不用这么凶吧。”程宗扬举起双手,讨饶道:“我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你们两个郎情妾意,性生活也够和谐的,怎么好端端的就一拍两散了呢?武二那王八可是铁了心要吃你这颗绿豆,彩礼都送过去了,心里正美呢,怎么一眨眼就把人丢了?”

苏荔沉默片刻,淡淡道:“因为他想娶我。”

“没错,大家都知道,武二打光棍有年头了,能找到个知心的不容易……等等!你是说他想娶你,你才甩他的?”

苏荔微微昂起头,“嫁给他,成为他的女人?这种事情,我阿依苏荔是不会做的。”

程宗扬咽了口唾沫,“你不打算嫁人?为什么?”

“花苗女人只有在婚前才是自由的。”苏荔道:“只要我不结婚,找再多的男人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程宗扬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听着大姐你的意思,是怕结了婚,再红杏出墙有些不好意思?”

苏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不想试试吗?我对你很有兴趣呢。”

程宗扬苦笑道:“大姐,你又逗我呢。我和武二是兄弟,和你是朋友,你们两个闹成这样,我们很为难的。咱们这一趟也算是出生入死的交情,有什么话不能挑明了说呢?大姐,你有什么苦衷,跟小弟商量商量总可以吧?”

苏荔盯了他半晌,笑容慢慢收敛,神情变得高傲而冷峻。

“你让那些部族用谈判代替争斗,做得很好。我代他们谢谢你。”苏荔道:“但南荒的部族不仅仅是那些。”

“花苗在南荒是一个小部族。我的三位兄长都死在战场上,阿爸只剩下我一个女儿了。临死前,他告诉我,要我找一个好男人嫁了,让花苗强大起来。”

“阿爸错了。一个男人不可能让花苗强大。”苏荔冷冰冰道:“男人可以娶很多女人,女人为什么不能?我不是阿爸的儿子,没办法娶很多女人,生下很多孩子来壮大花苗。但我是花苗的女人,只要我不结婚,可以找很多男人,很多强大的男人。”

程宗扬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已经猜到苏荔的目的,从一开始她接近武二郎的目的就很明确,利用自己身为女性的天然优势:借种。

“武二郎有白武族的血脉,可以让我生一个勇武的儿子。所以一见面,我就引诱他,让他把种子播在我体内。但一个强者并不够,我还要更多。”

“你根本就不想对付鬼巫王!”程宗扬道:“你看中那个小傻瓜够笨,骗她去当鬼巫王的新娘,又带了那么多女人……其实你只想接近鬼巫王,去借他的种。如果没有我们,你早就把小香瓜牺牲掉,然后带着鬼巫王的种回家了。”

“你很聪明呢。”苏荔一手伸到裙间抚摸着自己女性的禁地,用妩媚的声音说道:“拥有让阴煞也畏惧的血脉啊……程商人,来用你的精液灌满阿依苏荔的子宫,我可以为你生下一个强健而聪明的儿子。”

程宗扬头皮发麻,恍惚中,他仿佛看到鬼巫王的影子。

“你们都疯了,”程宗扬慢慢向后退去,“部族不是你们一个人的责任,更不需要你们付出这样的代价……”

※ ※ ※ ※ ※

“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苏荔姐姐呢?”乐明珠迎上来。

“别管她了。”程宗扬沉着脸道:“武二呢?”

乐明珠朝树后指了指,做了个鬼脸,“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垂头丧气的。”

程宗扬揉了揉面孔,把刚才的惊骇掩饰下去。林中燃着一堆篝火,几个人或坐或卧,围着篝火说话。

吴战威压低声音道:“武二爷这是怎么了?”

朱老头一脸神秘地说道:“你们不知道?两个人吵起来了。”

“谁啊?”

“那还能有谁?花苗的族长呗。”朱老头一拍大腿,“吵得厉害呢。先是吵,然后就动手了。武二以前多威风啊,现在不行了,刚还一句嘴,就被苏荔揪着往死里打,那打得叫一个惨!”

朱老头咂咂嘴,一脸不忍地摇了摇头。

易彪半信半疑,“不会吧?武二爷跟……”

“咋不会!”朱老头瞪着眼道:“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你们是没见着啊。苏荔那几巴掌就跟不要钱似的,啪啪地往武二脸上甩啊。要不武二能蔫成这样?你们也甭去问,二爷是要面子的人,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肯定不会说实话。哟,小程子,你来啦,快坐、快坐。”

“不了,你们聊。”程宗扬笑眯眯道:“我去瞧瞧武二。”

武二郎躺在一棵大树后面,死狗一样蜷着身体。整个人就像霜打过的茄子,蔫得不成样子。

“二爷,在这儿纳凉呢。”

武二郎看了他一眼,把脸扭到一边。

“有必要这样吗?”程宗扬蹲下来,“不就是人家苏荔不肯嫁你吗?一眨眼工夫,可就瘦脱形了。这还是咱们虎威凛凛的武二爷吗?”

武二郎瓮声瓮气地说道:“想看二爷笑话?给我滚!”

程宗扬笑道:“我要滚了,二爷不怕后悔一辈子?”他咳了一声,“我见着苏荔了。”

武二郎“呼”地坐了起来,“她让你来的?她说什么了?”

程宗扬看了看天色,“天也晚了,我就不打扰二爷休息了。我先滚,明天二爷心情好点了,咱们再聊。”

武二郎僵硬的脸挤出笑容,“兄弟,兄弟!别急啊。”

程宗扬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武二郎上套就好办。他顺势坐下来,“二爷知道苏荔为什么要走吗?”

武二郎脸色顿时一黑。

“人家可都是为你好。”程宗扬推心置腹地说道:“你听苏荔说过吧,她们花苗那地方不太平稳,周围好几个部族整天打过来打过去。她三个哥哥都是被打死的——你明白了吧?”

武二郎愣了一会儿,“我明白什么啊?”

“这脑袋!怎么就这么笨呢?”程宗扬道:“你想啊,你娶了她,你就是花苗族长的男人,碰到打打杀杀的,还不第一个上?我知道二爷你能打,可那是从前不是?现在……”

武二郎脸色灰了下去,半晌才道:“二爷武功是废了,可人没废!不就是打架吗?二爷怕过谁啊!”

“啪!啪!”程宗扬鼓起掌来,神采飞扬地说道:“要的就是二爷这句话!武功废了还可以重新练!二爷怕过谁啊!”

程宗扬见火候已到,这才抛出诱饵,“有篇功法的口诀,不知道二爷听过没有——”程宗扬低声道:“九阳之道,为神、为气、为精。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武二郎皱眉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你别急啊,后面还有呢——是故虚化神,神化气,气化精,精化形,形乃成人。万物含三,三归二,二归一,知此道者怡神守形,养形炼精,积精化气,炼气合神,炼神还虚,神通乃成。”

程宗扬轻轻道:“这九阳神功,二爷听说过吧。”

武二郎虎躯一震,“太乙真宗的九阳神功?你怎么会……”

“嘘!”程宗扬看了看周围,“这篇九阳神功的口诀,是王哲亲自传授给我的。他说过,这篇东西不能留文字。我现在念给你听,你默记下来。”

武二郎稳了稳神,“这是太乙真宗的镇教神功,外人想听都听不来,你就这样传给我?”

“口诀是口诀,能练到什么火候还得看个人。”程宗扬道:“二爷的刀法没有藏私,我拿这篇口诀换得过吧?”

武二郎却不占这个便宜,“我的刀法是谢你救命的。这篇口诀,二爷无功不受禄。”

程宗扬看了他一会儿,“龙神那一爪,别人躲不开,二爷怎么会躲不开?这篇口诀是我替凝羽谢你的。”

武二郎还要再说,程宗扬道:“苏荔族长说了,只要你武功恢复到八成,尽管去花苗找她。”

武二郎立刻精神焕发,一张虎脸都放出光来。

挑起武二的兴头,程宗扬又泼了盆冷水,“重修武功不是那么容易的,二爷估计自己得耗几年?五年呢?八年呢?十年够不够?我知道二爷不着急,可有人急啊。你去得晚了,说不定人家孩子都一堆了。”程宗扬道:“这九阳神功再怎么也比你以前练的强点吧。”

武二郎“啪”地在他脑后拍了一巴掌,“废什么话呢!‘神通乃成’后面那句呢?”

九阳神功的口诀并不长,程宗扬念诵几遍,让武二郎一字字记在心中。

武二郎知道这篇口诀非同小可,一反平常大大咧咧的样子,神情极为慎重。他反复念诵,直到一字不差,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过去。

程宗扬抹了抹被露水打湿的脸,笑道:“武二,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也该上路了。有云老爷子照顾,你就在建康好好养伤。等你武功恢复,我带八抬大轿到花苗去给你把人接回来。”

武二郎摇了摇头,“我不去建康。离开南荒后,我会找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到时我会去找你。”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你要走,我也不拦你。不过,工钱还没给你结呢。”

武二郎鼻孔里哼哼两声。

“咱们说好的,一个月两枚银铢。”程宗扬从背包里取出一只钱袋推到武二郎面前,“带上吧。”

钱袋里鼓囊囊盛满银铢,武二郎不客气地拿过来揣到怀里。

良久,他拍了拍程宗扬的肩,“多谢了,兄弟。”

“自家兄弟还说这些。你不想去建康就不去吧。好了,一会儿上路,过了那片林子咱们就分手。对了,我可警告你——”程宗扬叮嘱道:“没练成之前,你少去骚扰人家苏荔。”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