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7章·深怨

漫天的乌云已经散开,阳光照耀在自己脸上,也照耀着劫后的鬼王峒,那些黑色的岩石以肉眼可及的速度风化,砂砾一样流淌下来。

森林边缘,那支陌生的军队已经收拾好武器和同伴的尸骨,向密林退去。如果不是他们突然出现,用强弩攻击龙神,自己这些人可能早已被龙神绞杀殆尽。

程宗扬两手拢在嘴边,放声叫道:“你——们——是——谁?”

那名穿着黑衣的指挥官似乎听到他的声音,停下来,右臂抬起,向程宗扬施了一礼,然后微微一笑。

双方相隔极远,程宗扬只能依稀看到他的面容,却愕然发现他的面目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军士退入密林,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老四?”

祁远摇了摇头,“这个咱看不出来,没听说南荒还有这号人物。”

程宗扬目光移向易彪。那个出身军伍的铁汉也摸不着头脑,“六朝军中没有这样的弩手。”

吴战威道:“管他是谁呢。嘿,这回老吴又捡了条命。过瘾!”

苏荔欲言又止,程宗扬看出异样,用询问的口气道:“苏荔族长?”

苏荔犹豫片刻,“有一支军队和他们很像。”

“什么军队?”

“很早以前,鬼巫王身边有一支黑衣卫队,人数只有几百人,但非常厉害,曾经轻易击败南荒最强大的部族联盟,才有了后来的鬼王峒。但很多年以前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有人说他们已经战死了,还有人说他们是被鬼巫王裁撤掉。从那之后,鬼巫王才开始使用鬼武士。”

程宗扬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鬼巫王的人为什么来帮咱们?没道理啊。”

“我知道!”一个声音响起。

朱老头负着手缓步踱过来,一脸严肃地沉声道:“龙神吞了鬼巫王,他们是来帮你干掉龙神,替鬼巫王报仇的!”

他神情沧桑地昂起头,喟然叹道:“这些可都是忠义之士啊!”

众人神情古怪,这样神奇的理由也只有朱老头才能说出来。

“忠你个头啊!”程宗扬吼了一声,然后纳闷地问:“你怎么没摔死呢?”

朱老头堆起笑脸,点头哈腰地说道:“托福托福,全靠峒里的好汉帮忙,才救了老头一命。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谁这么不开眼?把救你的人找来!我砍死他!”

朱老头连连退后,“我说小程子,好端端的,你咋又发脾气呢?凝羽姑娘,你替老头说句话吧,小程子可就听你的。”

凝羽微微一笑,“我听他的。”

众人一阵大笑。

乌云不知何时散开,多日未见的阳光暖暖照在身上,生机和希望重新降临,鬼王峒黑暗的洞窟恍如隔世。

“云老哥,”程宗扬道:“这趟南荒咱们也走得差不多了。可惜没发着什么财,这会儿两手空空,真对不住大伙。”

“怎么没东西?”祁远笑道:“咱们的几匹走骡、马匹都跑出来了,货物虽然丢了些,夫人要的霓龙丝还在。况且,还捞了一票大的。”

“那条龙周身是宝。”云苍峰露出商人本色,屈指算道:“龙角、龙牙、龙鳞、龙筋、龙骨……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只要能运回六朝,就是几万金铢的收益。”

“几万金铢?”吴战威道:“云老爷子,你别笑我土,老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那得值多少?”

“建康城里,一座三庭两院的大宅值一千六百贯,折八百金铢上下。这条龙够给大伙每人置几处大宅的。”

程宗扬精神一振,打怪捡宝这种好事也让自己赶上了,“那咱们也不用干什么了,把龙身上的东西运回去一卖,大伙每人分一份,自自在在过日子得了。”

众人相视而笑,祁远笑道:“程头儿,这龙是你杀的,连咱们的命也都是你救的,怎么能再分一份?”

众人纷纷称是,云苍峰也道:“程小哥除掉龙神,南荒这条商路往后高枕无忧,论理还要给小哥一份酬劳。”

程宗扬道:“大伙都不要,我再推就没意思了。这样吧,大伙的一份我来代管,老四、老吴、小魏、老易、云老哥,还有咱们武二爷,加上苏荔族长、凝羽和乐姑娘,正好是十个人,每人一成,就当是入股。赚了人人有份,赔了你们也别怨我。”

“这是程小哥的义气,折算入股也无不妥。”云苍峰摩挲着膝盖,提醒道:“但人数不止十人。”

程宗扬看了看周围,“还有谁?”

云苍峰咳了一声,“程小哥既然要分,除了咱们十人,给大伙带路的朱老头也该有一份。”

“朱老头?”程宗扬叫道:“凭什么啊!”

朱老头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云爷说的对!云爷说的对!云爷厚道啊!”

“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是我花钱雇的!还想入股?”

“天地良心啊,俺这一把年纪出生入死的,连钱的影儿都没见着啊。”

云苍峰按住程宗扬,对朱老头道:“这一路多亏足下照顾。能除去龙神,吾等不敢居功,此番收益的一成,请代为献于殇侯座下。”

程宗扬忍着气,瞪了朱老头一眼。朱老头扬着指头算得正欢,听了这话,笑得见牙不见眼,“好说!好说!”

祁远道:“我和老吴、小魏加起来拿一成就够了。老吴,我的那份你可别喝酒给我喝完了。”

吴战威嘿嘿一乐,“你那葫芦还有酒吗?馋虫上来了,给一口过过瘾。”

祁远把葫芦倒过来甩了甩,“早没啦。”

“我和易彪合拿一成。”云苍峰道:“程小哥出力最多,拿五成,剩下两成几位平分如何?”

“我那份给花苗。”武二郎道:“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

程宗扬在他耳边道:“人还没去呢,彩礼就先到了?二爷是不是打算就在南荒住下来,生他一窝娃娃过日子?”

武二郎最听不得这个,立刻眉花眼笑,美得能拧出汁来。

“也有我的吗?”乐明珠高兴地说:“我要开一家慈幼院,把世上的小孩子都养起来!我最喜欢小孩子了,我要每天给他们发衣服,发点心!”

程宗扬忍不住泼冷水,“你那份恐怕不够吧?”

“不是很多吗?”

“再多也不够你把天下的孩子都养起来。”

乐明珠一脸失望。凝羽道:“我那份给你好了。”

乐明珠连忙问程宗扬,“这样够了吗?”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咱们的份全加起来都不够。”

乐明珠气恼地推了他一把,“你真穷!”

程宗扬拍了拍脑袋,“可不是嘛。你要不说,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么穷呢。”

苏荔道:“既然大家都答应,我也不客气了。我那份请云执事帮忙,换成铁器和种子。如果有防治瘴毒的药物,也请买一些。”

云苍峰点头道:“老夫会命人分批送来。”

祁远“嘶嘶”吸了口气,“还有桩大事呢!这么大一条龙,咱们怎么运回去?单是龙筋就够咱们抽上一个月的。”

“这个好办。”程宗扬道:“别忘了,没在鬼王峒的不算,我现在可是南荒三十来个部族的正牌主人。”

程宗扬跳上最高的一块岩石发出一声唿哨,散落在废墟间疗伤的奴隶都站直身,恭敬地看着主人。

在鬼王峒服役的部族首领有一半战死,奴隶的死亡率更是惊人,幸存者不过十之一二,此时都聚拢过来。听说主人已经杀死龙神,人群发出一片欢呼,对主人的崇拜无以复加。

程宗扬见识过鬼王峒巫术的威力,此时只要自己一声吩咐,这些人就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献出生命。他曾经想过解除掉巫术,让他们恢复正常。但那些巫术已经随着鬼王峒的覆没埋入地底。无论他是否愿意,这些人连同他们的部族都已成为自己最忠诚的奴隶。

不过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南荒,也许永远不会回来。利用他们的忠诚,自己也许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比如让他们彼此间和睦相处,不再有从前那些不必要的纷争,同时也为自己做点不那么危险的工作:把巨龙的尸骸分解掉。

※ ※ ※ ※ ※

沿着洒下的龙血很容易找到巨龙的位置,幸存的奴隶陆续离开。暮色低垂,冷清下来的鬼王峒犹如荒寂的坟场,在残阳下一点点化为废墟。

小紫抱膝坐在一块岩石上,美目迷离地望着远方,精致的面孔像一尊精美绝伦的雕像,足以令世间任何生灵都自惭形秽。

纵然知道这丫头生性冷血、狡诈过人,程宗扬也不得不承认这丫头长得是真美。现在年纪还小就美色惊人,再大几岁,那该是怎样的绝色?

“小紫!”乐明珠用力招手。

小紫美目微微一闪,那尊雕像仿佛突然间被赋予生命,活了过来,变成一个娇俏的少女。

“你怎么在这里?哇,你知不知道,我们把龙神杀死了!”

乐明珠拉着小紫的手兴高采烈地说着。她们两个年龄相仿,这一路又玩得相投,即使知道小紫的身份,乐明珠还是把她当成好朋友,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阁罗躺在白象的尸骸旁,他很幸运,跌在岩石间的凹处。白象倒下来时,虽然压断了他的四肢和几根肋骨,命却保住了。服过那颗补心丹,他涣散的目光略微清晰了一些,口鼻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程宗扬蹲下身,低声道:“阁罗。”

阁罗目光慢慢聚集,然后呼吸声猛地一粗,嘶声道:“骗子……你欺骗了阁罗……害死了鬼巫王大人……我要杀了你……为大人报……仇……”

程宗扬苦笑道:“你那位鬼巫王大人是被龙神吞掉的。要说报仇,我杀掉龙神,已经替你报了。”

“杀你……报仇……”

程宗扬干咳一声,“我确实有瞒你的地方,但现在救了你一次,大家算扯平吧?”

阁罗已经折断的手臂在地上颤抖着,似乎想拿起武器杀死这个害死鬼巫王的仇敌。

程宗扬叹了口气,“你要想报仇,我也没办法。但至少要等你养好伤,再找我报仇吧?来,喝点水。”

程宗扬把皮囊递到阁罗嘴边,“你那位鬼巫王,到最后终于明白自己是被黑魔海骗了。他费尽心思把你支开,还不是因为鬼王峒就剩下你一个人?现在鬼巫王没了,你再死了,鬼王峒可就真的绝种了。好不容易保住条命,能活还是好好活着吧。”

程宗扬喂阁罗喝了几口水,然后放下水囊,起身走到乐明珠身边,“你去瞧瞧阁罗的伤势,若能救还是救他一命。”

支开乐明珠,程宗扬却沉默下来。

小紫意兴阑珊地捡起一颗石子丢向远处。过了一会儿道:“我的东西可以还给我了吧。”

程宗扬把背包中的物品递给她。小紫穿上外衣,套上臂钏,戴上戒指,将紫鳞鞭系在腰间,然后拿出一把小梳子慢慢梳理着秀发。

程宗扬道:“谢艺死了。”

小紫翘起唇角,“胸口那么大的洞,他早就该死了。”

“他来南荒是为了找你。可以说他是为你而死,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

“我说在乎,你相信吗?”

程宗扬挑起眉毛。

“不,我不在乎。”小紫说:“一个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在我最不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然后死了,难道要我负责吗?我需要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谁又来为我负责?”

“没有人帮助我,我也不帮助别人。别人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别人,我和他只是陌生人。陌生人之间,不需要感情。”

“如果死的是乐丫头呢?”

小紫摸了摸白玉般的鼻尖,“鬼巫王已经死啦,我不用再杀她了。如果她死了,我会为她叹气的。毕竟像她那样笨的人,太少了。”

程宗扬冷笑道:“连眼泪都不舍得掉?”

“眼泪是什么?好奇怪哦。如果她死了,难道流眼泪她就能活过来吗?”小紫嘲笑道:“我从来都没流过那种没用的东西。”

程宗扬贴近她,压低声音道:“死丫头,你给她抹的是什么鬼东西!”

小紫眼珠一转,笑靥如花地说道:“嘻嘻,是不是很好玩?程头儿,你好幸福哦。哎呀,你抓痛我了……”

程宗扬扭住她的手臂,森然道:“你给我说清楚!”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焚情膏抹到……”

程宗扬打断她,“什么焚情膏!”

“就是你用的东西啊。程头儿,你好坏哦,把焚情膏抹在乐姐姐那里……乐姐姐还是处女呢,就被你搞了屁眼。嘻嘻,乐姐姐是那么可爱的小处女,却有个淫荡的小屁眼,你的大肉棒一插进去,她就会兴奋得乱扭屁股……”

程宗扬低吼道:“你不是说它只是暂时的吗?”

“小紫说过吗?”小紫皱皱鼻子,“焚情膏很厉害的哦,乐姐姐的屁眼抹过焚情膏,往后就会变得特别敏感。嘻嘻,程头儿,乐姐姐那么可爱的屁眼,往后就是你的了。”

程宗扬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庆幸。按照小紫说的,往后小香瓜就有一个超级淫荡的小屁眼儿,自己只要摸摸她的屁股,她就会兴奋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啊。”乐明珠走过来。

看着程宗扬发火的眼神,小紫娇俏地一笑,“我在说,小紫帮程头儿杀了鬼巫王,还帮他杀了龙神,程头儿答应小紫的事可不要忘了。”

乐明珠道:“小紫,你怎么会知道龙神的脑子在那里?”

小紫笑语晏晏地说:“小紫喂过它,当然知道了。”

“小紫,你好聪明哦。咦,他答应你什么事?”

“我要杀一个人。”

乐明珠吃了一惊,“啊?”

“程头儿答应过我,除掉鬼巫王之后,让我杀一个人。”

“是谁?”乐明珠看了看周围,“他很坏吗?”

程宗扬看了小紫一眼,怒火慢慢退去,最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你想好了吗?干这种事,当心被雷劈啊。”

乐明珠护住小紫,“不许你乱说!小紫杀的肯定是坏人!”

小紫露出水晶一样纯真的笑容,“是啊,那是个很坏很坏的人。”说着她摊开手掌,“程头儿,你的匕首借我用一下。”

这会儿周围都是自己人,不怕她玩什么花样。程宗扬取出匕首甩给她。

乐明珠小心地问道:“你不会是要杀阁罗吧?他手脚都断了,就算接好,以后也会畸形的。”

“不是他啦。”

乐明珠好奇地四处张望,“鬼王峒的人都死光了,那个人还没死吗?”

“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啊。”小紫笑吟吟道:“那个人,程头儿也认识。”

程宗扬伸手拦住乐明珠,欲言又止,好像想要将她拦下,但迟疑片刻还是放弃了。

碧姬待在离白象尸骸不远的地方,她身上的珠裙被扯脱大半,只剩下那条银狐披肩斜披在肩上,裸着两条雪白的大腿,阳光下妖艳无比。她在鬼王峒多年,已经习惯了地下的黑暗,有些厌憎地用手遮住阳光,盼望着夜幕早些降临。

“娘!”小紫脆生生叫道。

碧姬露出厌恶的表情,“你来做什么?”

“鬼巫王死啦。”

“他死了你很高兴吗?”碧姬抱怨道:“我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好不容易拿了几件衣服,又被那条该死的龙吹走了。”

乐明珠惊讶地打量着碧姬,咬着程宗扬的耳朵道:“她就是小紫的娘亲吗?长得好美哎……哇,从侧面看,她们长得好像。不过小紫的娘亲好像聪明一点,是不是?”

程宗扬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差不多和你一样聪明。”

乐明珠瞪了他一会儿,然后踢了他一脚,“你每次露出这种表情,其实都在肚子里笑话我!”

“嘘,别闹……”程宗扬连忙安抚她。

“鬼巫王死了,娘以后怎么办呢?”

“小白痴。”碧姬讪笑一声,一边骄傲地托起乳房,妖媚地抚弄着,“我这么漂亮的身子,再找个男人还不容易?”

说着她眼睛一亮,看到小紫身后的程宗扬,“客人,是你啊……”她妩媚地瞥了程宗扬一眼,似乎有些害羞地掩上披肩,却故意扭动腰肢,展露出腰部美好的曲线。

“哇……”乐明珠小声惊叹道:“她好……”

她本来想说漂亮,但碧姬的媚态又不是漂亮那么简单,一时间找不到词语形容。

程宗扬接口道:“很骚,是吧?”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你说的真难听!”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