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5章·杀神

“死丫头!”程宗扬吼道:“还想害人!要死大家一起死!”

小紫笑吟吟道:“小紫又不是你的女人,才不要和你同生共死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死光了,你就能活下去?”程宗扬狞声道:“鬼巫王和龙神都疯了!等它把这里毁掉,大伙谁都活不了!”

小紫撇了撇嘴,“我早就告诉过你,那个星阵在龙神脑子里。你这个大笨瓜一点都不知道防备。”

乐明珠满面痛楚,扯住程宗扬的手臂。程宗扬为之气结。小紫那时离得极远,只能用手势告诉他们龙脑的位置,至于有没说龙脑里面藏有东西,那只有天知道了。

一支大黄弩飞来射中龙神颈部。巨大的冲击力使龙神头颅微微一震。程宗扬扶住乐明珠,一边紧张地转着念头。

不知道龙神是否因为谢艺掷入胸口的一刀伤及心脉,它发疯般用头颅撞断鬼王峒的山峰,然后就不再动作,像垂死一样微微喘息,但不时睁开的眼睛中仍充满旺盛的精力,看样子不等龙血流干就能恢复行动。

龙神一旦恢复过来就意味着他们的末日。脚下这条怪物几乎是人力无法抗拒的。武二郎、凝羽先后铩羽而归,谢艺更是生死不知。小紫指点的龙脑也许不是鬼话,但即便珊瑚匕首也无法削开龙神的颅骨——程宗扬这会儿简直是束手无策。

小紫笑靥如花,似乎想说什么,忽然目光一闪,扭头盯着脚下一片崩落的碎石,微一错愕,脸上随即流露出兴奋和希冀交织的神情。

程宗扬顺着小紫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头巨大的白象山一样倒在岩石间,象背的竹亭落在地上,阁罗整个人都被白象庞大的躯体压住,只露出一片衣角。

想起那个一脸鬼气的家伙,程宗扬不禁黯然。阁罗也许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恶徒,但至少他曾经把自己当成朋友,和自己一起吃过肉、嫖过妓。有这份交情,程宗扬几次未对他痛下杀手,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死在自己的主人鬼巫王爪下。

一只纤美的手掌攀住黑色的山岩,接着,一张媚艳的面孔从破碎的洞窟内露出,带着惊惶不安的神情小心张望。她肩头披着一条狐皮披肩,身上穿着一件嵌满珍珠的华丽舞衣,怀中还抱满衣物,打扮得花枝招展。

“娘!”小紫欣喜地叫了一声。她的笑容毫无做作,似乎对碧姬能够逃生充满喜悦。

程宗扬哼了一声,这个冷血的死丫头竟然还有这份孝心,真是不可思议。

碧姬抬起眼,看到眼前龙神凶狞的头颅,不禁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她慌张地向后退去想躲回洞窟,脚下却被碎石绊住,合身跌倒,怀中那些华丽而妖艳的衣物撒了一地。

小紫叫道:“娘!不要回去!”

龙神淌血的咽喉伏在山体,头颈微微挺出,眼睛睁开一线,盯着那个妖艳的女人。它呼吸着,龙息狂风般扫过,然后愤怒地伸出龙爪。

碧姬花容失色,散落的衣物像蝶翅一样飞起,身上的珍珠舞衣散开,珍珠滚了一地,露出一具白光光的肉体。她只在乳头挂了一幅薄如蝉翼的轻纱,大半乳房都暴露出来。狂风卷过,轻纱飞起,两团丰挺的美乳摇晃着,显露出白润的肌肤和肢体柔艳的曲线。

碧姬惊慌失措,连声惊叫,她没有理会自己几近全裸的身体,而是紧紧抓住肩头的狐皮披肩,只怕这最后一件值钱的衣物也离开自己。

龙爪贴着碧姬的身体挥过,抓入山岩,鬼王峒坚固的山体像椰壳一样裂开,洞窟的巨石崩塌滚落。碧姬尖叫着爬到一边,倒伏在地上的白象尸体被震得翻转过来,露出下面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

那人胸口凹陷,双腿被白象庞大的身躯压断,乌黑的血迹被暴雨冲刷着,形成一道血流。他眼神已经涣散,无意识地伸出手臂,艰难地说道:“救我……”说着口中涌出一串血沫。

“阁罗!”程宗扬一脸惊愕,阁罗的生命力还真顽强,这时竟然还没死!

“救我……”阁罗一边咳血,一边伸手似乎想抓住什么。

发狂的巨龙忽然停住动作,充血的龙睛盯住那个濒死的人影,微微收缩。

“他好可怜……”乐明珠小声说。

程宗扬叹了口气,然后提声叫道:“阁罗!把这颗药吃下去!”

“哎哟……”朱老头一脸心痛地看着程宗扬将一颗活命丹抛到阁罗手里。

阁罗手指僵硬,那颗丹药在他指上一滑,掉入血泊。

一只白玉般的纤足踩住丹药,小紫白嫩的脚掌在雨中愈发莹润,一脸不屑地说道:“傻瓜!鬼王峒的人都死光光了,你还要给他们留下一个!”

程宗扬唾出一口发咸的血沫,“反正大家都要死,让他晚死一会儿,也算对得住他。”

小紫撇了撇嘴,用口形说了句“傻瓜”,然后松开脚掌,目光在碧姬身上一触,又收了回来。

程宗扬吸了口气,大声道:“碧奴!把丹药喂给他!”

碧姬浑身发软,想逃也没有力气。她一手抓紧狐皮,半跪半爬地挪到阁罗身边,把那颗丹药塞到他口里。

南荒的奴隶仍在暴雨中攻击龙神,弩矢从空中不停飞来,力道却不可避免地弱了下来,越来越多的弩矢已无法刺穿龙神的坚鳞。但那几架大黄弩依然声威骇人,每一支射出,必然让巨龙鳞甲飞扬,血光乍现。

小紫突然叫道:“程头儿!”

程宗扬回头看去,只见龙神颅骨透出红光的伤口不断收拢,只剩下一条细细的缝隙。不等小紫提醒,他便提起匕首,奋力刺在龙神颅骨的缝隙中。

坚硬的骨骼在匕首下咯咯作响,那股森然诡异的气息再度袭来。程宗扬面目狰狞,一遍又一遍催动腹中的气轮,与那股气息相抗,刀锋却无力寸进。

片刻后,体内一阵悸动,已经微弱不堪的真气再也无法凝聚,丹田仿佛变得空虚,再没有可以凭借的力量。

程宗扬第一次感受到真元耗尽的滋味,整个人都仿佛消耗一空,没有一丝力气,疲累的双腿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缓缓跪倒。乐明珠也不比他好多少,她受伤比程宗扬更重,只能扶着龙角勉强站立。

龙神伏在折断的山峰上,颈下的龙血渐渐凝固。程宗扬心头升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眼前的龙神已经遍体鳞伤,却依然无法战胜,它甚至不需要动作就能击败任何人类。

程宗扬露出一丝苦笑。此时已经无计可施,自己几乎能看到绝望的影子。

“鬼巫王,”程宗扬道:“你变成这副样子,就算活一万年又如何呢?”

乌云低垂,在龙神高昂的角上盘旋翻滚,暴雨越来越急。忽然,一股怪异的力量涌入体内,已经枯竭的丹田猛然一震,气轮膨胀着疾转起来。

强大的力量仿佛潮水般源源不绝涌入身体,几乎使丹田胀裂。

程宗扬暴喝一声,匕首刺进龙神坚逾钢铁的颅骨。

龙血喷涌而出,将程宗扬浇得如同血人。得到助力的程宗扬精神大振,他双手握紧匕首,沿着龙神凸起的颅骨狠狠划去。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一直盘踞在山峰上的龙神昂起头,巨大的闪电在龙角上空亮起,它低吼一声,浴血的身躯腾空而起。

“娘咧——”朱老头手一滑,怪叫着从龙首上滚落下去。

龙神突如其来地一跃,使乐明珠也随之跌倒,身体沿着龙神鳞甲朝它颈后滑去。程宗扬扑过来拉住她的手臂,手中的匕首用力一撬,已经裂开的颅骨掀开一线,露出龙神颅内旋转的星光。

无数惊雷同时响起,闪电交织,如同燃烧的荆棘布满天宇。龙神低吼着朝西南方向飞去,一路洒下漫天鲜血。笼罩在天空的乌云被龙躯碾碎,金色的阳光一缕缕从云层中透入,又被闪电击碎。

“抱紧!”程宗扬把乐明珠推到龙角旁,然后双臂运力,将龙神颅骨狠狠掀开。

数十点血珠汇聚在龙神颅骨中,犹如一幅星图覆盖着龙神的脑髓。龙脑微微鼓动,被星阵透出的森然青光染成青碧的颜色。

森林和山野在脚下飞速掠过,龙神一路滴血,咆哮着飞越鬼王峒。程宗扬一不做二不休,匕首奋力刺在星阵中央。

那股强大的力量奔涌而出,鬼巫王用鲜血凝成的苍龙星阵轰然破碎,血珠四散飞开。裸露的龙脑仿佛被泼入滚油,立刻沸腾起来。龙神哀鸣一声,翻滚着从空中飞速跌落。

“轰!”

一声巨响,龙神巨大的躯体跌落下来,龙躯扭动几下不再动作。龙睛淌出鲜血,两角间凸起的颅骨像盖子一样翻开,碧绿的脑浆混着鲜血流溢出来。

一缕微风般的龙息从龙神口鼻中吁出。恍惚中,程宗扬隐约听到鬼巫王的叹息。

随着龙神的死亡,那股强大的力量像来时一样突然消失,手脚传来脱力般的虚弱感,深入骨髓的倦意一阵阵袭来。程宗扬勉强提起气轮,发现真元已经所剩无几,索性躺在溢血的龙鳞上不停喘息。

龙神坠落在一处山谷中,龙首挨着一口碧潭,黑色的龙须浸入潭水中微微浮动,绵延数里的龙躯蜿蜒伏在山峦上,苍黑色的鳞片布满箭刺刀砍的痕迹。

远处的乌云迅速散开,阳光普照的南荒大地如同一幅华美的画卷,在身下摊开。天色已近黄昏,四野一片寂静,温煦的轻风穿过山林,带来阳光的味道。碧潭旁,一条长藤攀在高大的松树上,青色的藤身开着金黄的花朵,芳香四溢。几只玉白色的蝴蝶张开团扇般的翅膀,在花间追逐嬉戏。

与龙神浴血奋战的一幕戛然而止,让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个柔美的身影在他身旁跪倒,乐明珠惊喜地说道:“你杀了龙神!”

程宗扬抹了把脸上的龙血,看着雀跃的少女。片刻后,他绽开一个笑容,张臂抱住乐明珠,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乐明珠推开他,“你脸上好脏,都是血。”

程宗扬大笑两声,放声叫道:“能活着真好!”

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掠过碧水深潭,古木花林。

龙神庞大的躯体伏在山林间,却不再有当初那种恐怖的威胁感,就像一件雕塑,被苍翠的森林簇拥着。

程宗扬入神地看着这一切,良久叹息道:“难怪鬼巫王想统治南荒,在鬼王峒那地方待久了,活人也变成了鬼。”

“懒猪!还不起来!”乐明珠用力拉起他,高兴地说:“起来啦,屠龙的大英雄!我帮你洗脸!”

“别动,”程宗扬搂住她,耍赖道:“让我抱一会儿。”

乐明珠也不生气,趴在他身上,喜滋滋看着他的眉眼。劫后余生,程宗扬心里有一股狂喜只想发泄出来,他抱紧乐明珠香软的身子,手掌不老实地伸进她裹体的鲛绡内,在她腰臀上游走。

乐明珠开心地摸着他的眉毛,“我发现你越来越好看了呢。”

程宗扬叫道:“难道我以前很丑吗?”

“你以前长得好无聊,一点都不引人注意。现在顺眼多了。”乐明珠宣布:“我最喜欢你的眉毛,长得好帅!”

程宗扬不记得自己的眉毛有什么特色,论起相貌,自己只能说平常,放到人群里不显眼那种。乐明珠觉得好看,只能说是一种偏见。嗯,令人满意的偏见。

程宗扬拍了拍她滑嫩的小屁股。乐明珠正撑着身体摸他的鼻子,“哎呀”一声叫了出来,浑身一软,趴到他怀中,接着玉颊一点一点红了起来。

“咦?”程宗扬托起她的下巴,“脸怎么红了?”

这小丫头并不是那种摸摸手就脸红的人,往常自己这样不老实,顶多给自己几个大白眼,这一次红得很蹊跷。

乐明珠红着脸忸怩着不肯说。她越不肯说,程宗扬越是好奇。他一手搂着乐明珠的腰,一手去捏她的臀肉,低笑道:“说不说?说不说?”

乐明珠被他捏得浑身发颤,最后忸怩半晌才说:“我告诉你,你可不许笑!”小丫头贴在他耳边小声说:“我的屁股好奇怪,被你一摸,就热热地发痒……”

程宗扬心头一动,坏笑道:“是你的小屁眼儿在痒吧?”

乐明珠不高兴地嘟起小嘴,“我又没骗你。真的又热又痒……哎呀,你别揉了,我腿都软了。”

乐明珠脸色越来越红,那种羞怩的娇态让程宗扬欲火大盛,“小香瓜,让我看看。”

“不要!”

程宗扬用呵哄的口气说:“乖,听话。”

“不要……”乐明珠口气软化下来。

程宗扬板起脸,“你后面的小肉洞我都插过了,看看都不行啊?”

乐明珠鼻尖不高兴地皱了皱,“我那会儿什么都不知道,让你占我的便宜……”

程宗扬叫道:“那会儿可是你自己摆好姿势让我插的,现在又不承认了?”

“好了好了,我承认好了。”乐明珠嘟着嘴说:“我那时身上好热,只想和你挨在一起。我以后才不那么傻呢。哎呀,别摸了……我腿真的软了……”

程宗扬低声笑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你们光明观堂弟子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乐明珠玉颊红晕横生,“答应过你什么?”

“好啊,你又想不承认?你答应过,我什么时候要插你屁股,你都乖乖让我插的。这会儿想反悔?”

“我才没有反悔呢。”乐明珠嘟囔道:“我只是想着你会忘了。”

这种承诺自己怎么会忘?下辈子都忘不了。程宗扬故意板起脸,“我这会儿就要插你的小屁股。”

“不行啦……”乐明珠连忙摆手,小声道:“万一被人看到,好丢脸的。”

“哈!”程宗扬失笑道:“现在知道难为情了?你那时还想让苏荔在旁边看呢!”

乐明珠不好意思地说:“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你会那样……”

“现在你知道了,”程宗扬一脸坏笑地引诱道:“很舒服吧?”

“才不舒服呢。”小丫头咬牙切齿地捶了他一拳,“屁股被你插得好痛!”

“真的吗?”

程宗扬指尖在她臀内挑了挑,乐明珠屁股猛地哆嗦一下,小脸立刻像苹果一样红透了。

鬼巫王和龙神被同时除掉,自从进入南荒就压在心头的威胁终于消失,程宗扬只觉浑身轻松。这会儿温香软玉在抱,欲火更是压抑不住地升腾起来。他哄劝道:“别担心,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们找过来还要一会儿呢。来,让我插插你的小屁股……小香瓜最乖了,听话啊。”

乐明珠难得害起羞来,执意不肯,被他纠缠不过,就说:“你身上脏兮兮的都是血,好腥。”

软的不行,程宗扬改变策略,生气地哼了一声。

“大英雄好不容易杀掉了龙神,想在你的小屁股里高兴一下,你都不肯!”

“你别生气啊……”乐明珠小心说:“我替你按摩好不好?”

程宗扬越来越觉得奇怪,这小丫头并不是那种很害羞的人,平常跟自己搂搂抱抱也挺大方的,今天是怎么了?

在他连声追问下,乐明珠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地说:“上次让你插我屁股,我都被你插得失禁了。你还笑……我才不要你看我笑话。”

程宗扬明白过来,失笑道:“那不是失禁,那是性爱的高潮。”

“什么是性爱?”

“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你碰我,我碰你,男人高兴的时候会射精,女人最兴奋的时候就会高潮。你们是叫……对了!泄身!”程宗扬终于想起来这个名词,“女孩高潮的时候会有液体从身体里面泄出来,只有你这种小笨瓜才会把它当成尿尿。”

乐明珠似懂非懂地听着,然后推了他一把,“我才不笨呢!喂,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程宗扬循循善诱地说:“女人享受到完美的性爱,才会有高潮。那可是身为女人最大的幸福……”

乐明珠被他说得心动,咬着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

“哈!”程宗扬眉飞色舞,一把抱住她,翻身把她压到身下。

乐明珠羞答答说:“你要怎么做?”

程宗扬在她鼻尖刮了一下,“你只需要翘起屁股就可以了。”

“你身上好多血。”

程宗扬看看自己,遍身都是湿漉漉的龙血,“我们去洗澡。”

“不用啊。”乐明珠拥住他的身体,忽然变得眉开眼笑,“你这样子才像个屠龙的大英雄呢。”

程宗扬哭笑不得,这丫头从小被人灌输将来要嫁给一个大英雄,这种英雄情结还真重。

程宗扬摆出狰狞的表情,抓住她高耸的乳球,“巨龙要吃掉你了!”

“呀!”乐明珠低叫一声,两团丰满的乳球被他抓得凹陷下去,她脸颊兴奋地发红,“我不怕!大英雄会来救我的!”

程宗扬一脸凶恶地伸出舌头在她娇美的粉颊上舔了一口,粗哑着嗓子道:“那个笨瓜大英雄为什么要救你?”

乐明珠“咯咯”笑了起来,程宗扬抱着她的乳房,“为什么?为什么?”

乐明珠忍着笑说:“因为笨瓜大英雄要插我的屁股。”

程宗扬狞声道:“大英雄为什么要插你的屁股?”

这一下把乐明珠问住了,她的小脑袋还不太理解性爱对于男人女人的意味。程宗扬为什么要插自己的屁股,她只是似懂非懂,张了张嘴巴,没答上来。

望着少女丽如朝霞的娇靥,程宗扬嘻笑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他凝视着乐明珠的眼睛,低声替她答道:“因为大英雄最喜欢亲亲的小香瓜。”

少女娇靥一瞬间焕发出迷人的光彩,鲜红的唇角弯弯翘起,流露出掩藏不住的喜悦。她扬起颈子在程宗扬唇上亲了一口,欣喜地看了他一会儿,“我也喜欢你。嗯,比喜欢还喜欢。”

程宗扬顶住她的鼻尖,两人四目交投,心里像被软软的絮绵塞满,有种醺然的醉意。

乐明珠望着他的眼睛,带着一丝羞涩小声说:“帅帅的大英雄,用你的大肉棒来插小香瓜的屁股……”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