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4章·围猎

月矛银白的光芒在闪电间一闪而过,龙神嚎叫着垂下头颅,两眼正中的鳞甲破碎,溅出一团鲜血。

程宗扬嘶声道:“小心龙息!”

龙神受伤的鼻孔张开,龙须潮水一样在颌下浮动着,呼出一股强大的气流。

凝羽真元几乎耗尽,被这股气流一卷,身体落叶般从空中飘落。

“凝羽!”程宗扬大叫道。

凝羽苍白的面孔迅速远去,程宗扬一颗心紧绷得似乎随时都会爆裂。他盯着凝羽,看她勉力维持身体的平衡,却在龙息中身不由己地旋转。

“凝羽姐姐!”乐明珠伸出手想拉她,两人却隔着数丈的距离。

“何苦呢?”朱老头一边哀声叹气,一边连连摇头。

“闭嘴!”程宗扬踹了他一脚,一边叫道:“苏荔!”

苏荔射出最后一支长箭,接着飞身跃起,银白透明的蝎尾斜掠而出,卷住凝羽的腰身。

不等程宗扬紧悬的心放下,龙神尾部一只巨爪破开乌云,扑向那两具身影。它低下头颅,染血的龙首愈发凶狞恐怖。

苏荔发丝被龙爪带起的狂飙吹散,她张开弯弓将自己的钗子当成箭矢,射进龙神的鼻孔。龙神嘴侧长长的软须伸出,似乎想把她们两个一并揽入口中。

凝羽拼尽最后的余力凝出一面月光盾,扬手朝龙神掷去。龙神软须轻摆,最后一只利爪破空袭来,轻易把月光盾击得粉碎,毫不停顿地朝两女扑去。

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武二郎沉腰旋身,一肘击在龙爪上砸碎一片龙鳞,将龙爪阻缓一步,借势向前扑出,旋风般搂住两女。

龙爪略一停顿,再度挺出。武二郎避无可避,暴喝着弓起背脊,用虎躯承受住龙神一击。

“砰”的一声巨响,武二郎庞大的身影像一枚松果般抛出,身在半空就喷出一口鲜血,如同漫天血雨淋得苏荔满身都是,那具猛虎般的身躯失去力气,流星般堕向地面。

程宗扬盯着跌落的武二郎,心脏也似乎跟着他的身影飞速下坠。

“第一组!”

随着一声号令,弩矢再次飞来。龙神威猛的头颅摆动着,龙躯昂起,喷出的气流将弩矢吹得七零八落,只剩两支大黄弩也被它龙爪抓住。

武二郎重重跌进鬼王峒嶙峋的山岩间,苏荔和凝羽几乎同时落在他强壮的虎躯上。凝羽唇角滚出一串鲜血,面颊苍白如雪。苏荔一把抱住武二郎的头颅,叫道:“武二!”

武二郎面如金纸,胸前淋淋漓漓都是鲜血。

龙神一边应付袭来的弩矢,一边甩动龙尾。巨大的龙躯如同一道蜿蜒翻滚的山脉,将峒上的一切碾为斋粉。几名生着豹纹的南荒汉子被龙尾荡开,坠入峒下凝固的岩浆间,跌得粉身碎骨。

“为鬼巫王大人报仇!”

一头白象从一座倾塌的洞窟中奔出,象背上的汉子满面鲜血,他双手各握一根长矛,狂吼着将一支长矛掷向龙神。

“黑魔海的骗子!去死吧!”

“是他!那个……那个阁罗!”乐明珠讶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发现自己被骗了,又逃了出来。”

阁罗被鬼巫王有意支走,可能没走到洞底就听到鬼巫王临死前的惨叫,发现自己上当了。可他竟然还回来与龙神搏斗,这份勇气也足够对得起鬼巫王了。

龙神双目被鲜血染得通红,它坚硬的鳞片将阁罗的长矛弹开,接着带鳍的长尾扫出,十几名正在射击的南荒奴隶一瞬间被龙尾抹平。

阁罗驱动白象,挺矛朝龙神撞去。铁矛穿透一片绽开裂缝的鳞甲,刺进龙神身体。紧接着龙尾挥来,白象低下头,弯刀般的象牙刺进龙体。

那头白象虽然体型庞大,但比起龙神还差得太远。庞大的躯体微微一晃,像一座倾斜的山丘般向后坐去,发出一声巨大的哀鸣。

阁罗手中的铁矛像根鱼刺般弯曲过来,然后弹开,重重打在胸口,将他胸膛打得凹陷下去,接着白象沉重的躯体倾斜过来,将他压在下面。

龙尾这一击本来足以将阁罗连同他的坐骑碾平,却因为眼角突然袭来的剧痛偏了少许。

程宗扬从它颅顶跃下,一刀刺进巨龙眼角,大叫道:“鬼巫王!你最后一名族人被你杀了!鬼王峒所有人都死光了!你还要斗吗!”

龙神眼角淌下一串暗红的鲜血,它凶恶的瞳孔收缩尺许,转向内侧,狠狠盯着程宗扬,然后移向地上的白象。

时间仿佛停止,天空密布的乌云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在龙神峥嵘的角上缓缓转动。龙神巨大的眼睛盯着白象,在它尾部的鳞片内,嵌着两根折断的象牙,龙血顺着象牙如泉水一样淌落。弩矢不断飞来,巨龙却视若无睹,深黑色的龙睛仿佛被雨水淋湿。

片刻后,龙神发出一声巨吼,天地为之震撼。

“干!”程宗扬用匕首借力,飞身跃上龙首,一把抱住乐明珠,一边把挡路的朱老头踢开,朝龙角后扑去。

龙神巨大的头颅撞向山体,鳞片像黑色的雪花一样飞舞起来。鬼王峒弯刀般的山峰从三分之一处折断,轰鸣着倒入深渊。

大地一阵晃动,无数电光从空中落下,交织成一片炫目的电网,裂缝边缘的巨松一棵接一棵燃烧起来,接着又被暴雨浇灭,变成焦黑的颜色。

龙角深深切入山体,然后晃动着拔出。龙神昂起头,再次撞向山体,似乎要用整个鬼王峒给阁罗陪葬。

乐明珠雪白的胴体漾起红光,飞溅的碎石像雨点一样弹开,尖叫道:“让它停下来!”

“它疯了!”程宗扬吼道。

“阿耨多罗亲娘哎……三藐三菩提……佛祖保佑亲娘哎……波罗揭谛……”朱老头躲在龙角下,涕泪满脸也顾不上擦,哆哆嗦嗦一边喊娘一边念经。

龙角击碎山体,程宗扬眼前出现一片地狱般的场景:大地倾圮,血流四野。磷火像萤火虫一样从洞窟深处飞出,弥漫在峒内的死亡气息蜂拥而至,额角的生死根跳动着,不停传来灼热感。

这些死亡气息一脱离鬼王峒的范围就变得和从前一样散乱无章,自己所熟悉的恶心和反胃的感觉再次涌来。

天空被乌云遮蔽,大地漆黑如墨。交织的电光中,一道身影箭矢般飞起。

谢艺双手握刀,趁龙神昂首的时刻,刀锋劈开龙神颈下柔软的鳞甲,一路朝下劈去。

龙神胸腹的鳞甲与背部截然不同,背后的鳞片交错排列如同鱼鳞,胸腹则是龟腹般横生的软甲,色泽发白。刚才的搏杀中,龙神一直用背爪抵挡箭矢,小心掩藏着柔软的胸腹。

谢艺不动声色,目光却坚毅。他手中的钢刀直没至柄,血花飞溅中,在龙神咽喉下方切开一道长长的伤口。龙神发出一声吃痛的厉吼,庞大的躯体弓起,然后用力甩动。

谢艺身体仿佛黏在龙神喉下,锐利的刀锋越拖越长,一路朝龙神心腹剖去,力道绵绵无尽。

两支大黄弩呼啸着射向龙神双目,一支被龙神的软须挥开,另一支则射中龙神鼻梁侧方,鳞甲飞散中,大黄弩笔直钉入数尺,重创龙神。

龙神尾部盘住鬼王峒断裂的山体,溅血的龙躯昂起,咆哮着伸出龙爪朝悬在喉下的谢艺抓去。谢艺身体一翻,矫健地从巨龙爪影中飞出,那柄从不离身的单刀脱手而出,射进龙神的伤口。

龙神胸腹裂开一道丈许长、两尺深的伤口,鲜血狂涌,龙爪仿佛失去力量般垂下。

幸存的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谢艺的身影在雨幕中画出一道弧线,以比龙爪更快的速度,轻捷无伦地朝山后飞去,最后在空中轻轻一纵脱离龙神的爪影。

人群发出一片欢呼,连那支陌生的军队也停止射击,朝谢艺投去充满敬佩的一瞥。

凝羽用指尖抹去唇角的鲜血,微微一笑,又吐出一口鲜血。武二郎枕在苏荔雪白的大腿上,脸色惨淡,胸口微微起伏,看来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祁远、小魏、吴战威击掌相庆,连云苍峰也露出笑容。

程宗扬重重喘了口气,挽住雀跃的乐明珠,“抱紧!它要落下去了!”

龙神庞大的躯体跌落下来,龙首砸进山体,溅起漫天的碎石。它威猛的头颅钉着数百支弩矢,鳞片下迸出无数细小的血迹,颈下鲜血狂涌,只一瞬间就染红了山岩。

龙神瞳孔收缩着变成血红,盯紧飞落的谢艺。忽然一道电光从云层中劈下,宛如飞舞的银蛇射入谢艺背脊,带着粉末状的血迹从他胸前穿出。

谢艺的身体一震,然后仿佛失去重量般从空中笔直堕下。

程宗扬大吼一声,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两手微微发抖。

耀目的电光间,谢艺的身影仿佛凋零的落叶般飘下,落在一只秀美的玉足旁。

小紫不带感情的眼光落在谢艺身上,轻轻笑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抬起眼睛,望着龙神头颅上的程宗扬。

程宗扬狂吼道:“死丫头!看什么看!见死不救!我干死你!”

小紫不屑地撇撇嘴,正要移开眼睛,忽然像看到什么一样顿住了。片刻后,小紫抬起双手对程宗扬比了个繁复的手势。

程宗扬怒火中烧,厉声道:“快救人!他还没死!”

乐明珠拉住他,“小紫在对你说话呢!”

几缕轻烟从谢艺胸前的伤口边缘冒出,接着被暴雨浇熄。程宗扬吼道:“说个屁啊!没良心的死丫头!再不救人小心我砍死你!”

小紫翻了翻眼睛,用口形说了句“大笨瓜!”然后又比了一遍手势。

“她在说龙角!”乐明珠在程宗扬耳边大叫道。

程宗扬从惊怒中醒悟过来,扭头朝小紫示意的部位望去。

龙神两根山峰般的龙角中间有一块凸起的颅骨,直径尺许,上面覆盖着细密的鳞片,鳞下微微有光芒闪动。

“大笨瓜!”乐明珠贴在程宗扬耳边叫道:“小紫说龙脑在那里!”

小紫的手势似乎还有别的意思,但程宗扬顾不上细想,他“呸”了一声,然后抛下钢刀,从腕下取出珊瑚匕首,力贯双臂,狠狠朝龙角间突起的颅骨刺去。

龙鳞发出金属破碎般的声音,匕首雪亮的锋刃穿透鳞片,重重刺在龙颅内的骨骼上。

龙神伏在山腰间,咽喉下方被谢艺刺伤的部位鲜血狂涌,暗红的龙血沿着鬼王峒黑色的岩石潮水般淌下。它低吼着甩动龙尾,格开头顶飞射的弩矢,然后扬起,发疯般从森林边缘扫过。

巨松轰鸣着成片倒下,一组弩手被龙尾扫中,连同阵中的大黄弩一同被卷入空中,像飘飞的羽毛一样四散飞开。

程宗扬双手握紧匕首弯曲的刀柄,咬牙侧身一刺,龙神颅骨上钢铁般的鳞片裂开,刀锋划破龙神坚韧的皮肤,露出里面白色的骨骼。

朱老头吓得面如土色,哆哆嗦嗦地说道:“别……别胡来……龙可是神灵,不是那么容易杀的……”

“再废话我先捅死你!”

龙骨坚硬之极,削铁如泥的珊瑚铁匕首刺在上面,只刺入寸许,程宗扬便已经力竭。他长长吸了口气,舌尖顶住上颚,丹田气轮疾转,一股炽热的气流迅速汇集,全身的经脉都以同样的速率震动,真元交汇,在丹田内凝炼成一个光球,不停旋转。

程宗扬收敛心神,真气一个呼吸间游走一周天,丹田余力再生,凝炼出第二个光球。两团光球沿着一条无形的弧线对称转动,循环不息。

程宗扬明显感觉到丹田内压力大增,起码增强一倍,经脉像被充满般不停鼓胀,经脉内流动的真气也受到这种无形的压力而涌动得更加强劲。

自从跟凝羽双修,修习她那种不知名的功法,程宗扬就把王哲传授的九阳神功放到一边。九阳神功修习起来就是从丹田到十二经脉一遍一遍运转真气,扩张经脉,聚炼真元,过程十分枯燥,远不及凝羽的功法进境迅速,更重要的是缺乏乐趣——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双修呢!

以程宗扬的修为,以前最多只能凝炼出一阳,这还是拜王哲给自己筑下的根基所赐,现在一连凝炼出二阳,不禁精神大振。程宗扬拼尽全力,又凝炼出第三个光球。

这个光球体积比前两个小了一半,丹田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传来略带痛楚的胀裂感。九阳神功每修炼一阳,威力都以倍数增加,看来自己离三阳的境界还差了一些。

程宗扬一不做二不休,将真气沿手少阳经络送入指尖。九阳真气透过匕首锋刃,“咯”的一声,匕首刺入龙骨,但还差了最后寸许,无法穿透龙神的颅骨。

“我来帮你!”

乐明珠身体腾起红光,一掌拍在匕首尾部。她的真气炽热无比,与程宗扬的九阳真气一触,两股真气像彼此吸引一样,螺旋状绞在一起,相辅相承,却又泾渭分明。两人合力一击,刀锋不堪重负般微微弯曲,然后猛地弹直,穿过坚硬的龙骨透颅而入。

龙神额角几处鳞片被山石磨碎,露出血红的痕迹。它踞伏在折断的山体上,一动不动。

刀锋深深嵌入颅骨,一股森然而妖异的气息顺着刀锋袭来。程宗扬双臂如受雷殛,还未送出的光球反弹回来,重重撞入丹田,眼前顿时一黑,腹中气轮剧震一下,几乎破碎。

乐明珠手掌握住刀柄,胸口像被一柄铁锤击中,丰硕的乳球向上弹起,惊叫着朝后倒去。一抹诡异的青色光芒从龙神颅骨的裂隙扇形飞出,乐明珠身体被震得飞起,重重撞在龙角上。

朱老头也被波及,葫芦一样滚到龙角下,一边惨叫,一边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掏着什么。

程宗扬溅血的衣袖破碎开来,肤如刀割。光球重重弹回丹田,传来一股剧痛,一股蛰伏多时的阴寒气息从身体一侧的经脉涌出,与爆裂的九阳真气绞在一处,像是要将经脉扯碎一样四处涌动。

程宗扬双膝跪地,两臂触电般颤抖,半晌才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鲜血吐出,胸口仍然剧痛如焚。程宗扬视力渐复,看到乐明珠软软倒在龙角下,朱老头趴在旁边,抓着一把丹药玩命地往嘴里塞。

程宗扬压住呕血的冲动,劈手抓住朱老头的手腕,狞声道:“死老头!干什么呢!”

朱老头噎得直翻白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抢过他手里绿色的丹药,随便抹了抹,看了一眼然后把一颗药丸丢进嘴里。

朱老头努力伸着脖子,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别……别……”

丹药入腹,迅速被气轮吸收,火热的九阳真气与那股阴寒气息以一种凶险的姿态归于平静。程宗扬瞪着朱老头,自己就知道这老家伙身边有救命的东西,要不他早就死二百多次了。

朱老头一脸肉痛,“这活命丹是我老人家好不容易得来的,就这么几颗,你给我留点儿……”

“滚!”

程宗扬蛮横地把他撞到一边,俯身扶起乐明珠,把一颗丹药塞到她嘴里,接着又塞了一颗。

朱老头心痛得腮帮子直抖,一边“哎哎”地叫着:“哎,一颗就行!哎,两颗就够了!哎,可不能再吃了……哎哟!你给我留点儿啊……”

绿色的丹药剩下寥寥几颗,程宗扬顺手塞进背包,瞪了朱老头一眼,“我把你救上来,拿这点东西不多吧?你知道我这人一向是很讲道理的,你如果觉得不公平,我只当没救过你,你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成不成?”

朱老头嘴巴张了张,苦着脸蹲下来。

“好痛……”

乐明珠抚住胸口,眉头皱起,娇美的面孔满是痛意。她拍在匕首柄部的一击力道极强,受到的反噬也比程宗扬更严重,如果不是那些绿色的丹药,早已昏死过去。程宗扬一边帮她推气活血,一边呵哄,一边用杀人的目光搜索着小紫。

几点血红的星芒在龙神颅骨上微微闪动,翻开的龙鳞渗出血迹。龙神的头颅沿着断裂的山体滑下去,颈下血如潮涌,它苍黑的躯体收紧,龙爪撕开山体,将鬼王峒的洞窟彻底捣毁。

谢艺静静躺在雨中,暴雨滂沱,他浑身都已湿透。旁边的小紫却不见踪影。

龙神微微喘息着,颔下的龙须盘绕在岩石间,仿佛蜿蜒的水草。

“程头儿,你好笨哦。”

程宗扬霍然转身,只见小紫依在一处倾颓的山岩下躲避暴雨,与自己相隔不过十余丈,声息相闻。她双手负在身后,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嫣红的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