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3章·破峒

朱老头死狗一样趴在龙鳞上,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哎哟哎哟”地叫唤着。

程宗扬堆起笑脸,“朱老头,哪阵风把你吹来了?气色很好嘛。”

“我是招谁惹谁了?”朱老头哭丧着脸道:“好不容易找到个桥缝躲着,桥却塌了。幸好俺手快抓了根龙毛,要不老头就见不着你了……小程子,老头可想死你了啊。”

“可不是嘛,我也想死你了。”程宗扬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这龙怎么突然醒过来了?鬼巫王呢?他搞出的什么狗屁法术?”

“鬼巫王?被这家伙给吞了!”

“什么!”程宗扬失声道:“它把鬼巫王吞了?”

“可不是嘛。”朱老头痛心疾首地说道:“你是没看见呐……惨!真惨呐!打鸟的让鸟给啄了,你说这算啥事呢?”

朱老头哀声叹气地说:“鬼巫王那憨货,作梦都想跟龙神合体。这下倒好,弄到龙肚子里跟龙神一块儿过日子去了。我就知道,黑魔海那帮孙子没一个好鸟!打一开始就揣着贼心!欺负鬼巫王那憨货不懂事,说是帮他,把他骗得死死的。”

乐明珠道:“鬼巫王真的被它吃了?”

“渣都没啦!你是没见到,鬼巫王搞的那个什么苍龙星阵!那玩意儿!七宿齐出!吓得俺腿都软了。结果没收掉龙神,反倒把自己搭了进去。合体是合体了,可把自己合给龙神了。抢鸡不成,连米缸都赔出去了。惨啊……”

程宗扬小心地拍了拍龙角。鬼巫王那家伙竟然变成这样子,恐怕他自己也没想到吧。

“你说这都是黑魔海搞的鬼?”

“可不是嘛!”朱老头吹着胡子说。

“为什么他们要扶植鬼巫王呢?黑魔海这么厉害,自己来不是更方便吗?”

“南荒这鬼地方,邪气太重!”朱老头抹了抹嘴角的唾沫星子,“几百个部族看外人都跟看贼一样!谁愿意听外人的?黑魔海自己做,这活儿不好干啊,他们先弄出个鬼巫王,把南荒的部族吞并得差不多了,再教鬼巫王那憨货玩什么苍龙星阵,把鬼王峒底下的龙神给召出来。这下可好,鬼巫王没了,龙神也被那帮孙子收了,要不是撞到你们这几个外人,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南荒弄到手。高!真高啊。”

朱老头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身下的巨龙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吼声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程宗扬急忙攀住龙角,“它不会是听懂了吧?朱老头,这家伙这会儿是鬼巫王呢?还是龙神?”

朱老头面如土,“这我哪儿知道?如果是鬼巫王,它可不会放过你啊,小程子。”

龙神用狠毒的目光盯着鬼王峒蜂拥而出的奴隶,它的头颅已经昂到山腰,尾部还留在地层深处,庞大的躯体覆盖着苍黑色的鳞片,背部生着暗紫色的龙鳍,如同从地底钻出的洪荒巨兽。

从鬼王峒逃出的幸存者被这一幕震骇,本能的敬畏使这些来自南荒不同部族的人纷纷跪下,朝龙神顶礼膜拜,祈求它的饶恕。

程宗扬暗叫不妙,鬼巫王变成这副鬼样子,肯定对自己这帮人恨之入骨,南荒人却把它当成神明,不用打就先败了。

程宗扬聚起功力,放声喝道:“南荒的子民们!鬼巫王已经被这条妖龙吞掉了!它还要毁掉南荒!我命令你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杀死它!”

短暂的惊愕之后,几名幸存的部族首领首先反应过来。他们敬畏地看着龙首上的主人,然后大声下令。剩下的南荒人如梦初醒,纷纷拿起兵刃,疯狂地朝龙神冲去。

地下发出令人心悸的碎裂声,接着地面裂开,一只龙爪从地层中伸出,在虚空中一按,龙神昂起头,沿着鬼王峒刀锋般的山体盘旋而上。它巨大的躯体连绵不绝地从地底伸出,岩石在它鳞片上纷然破碎,整座鬼王峒都为之震动。

龙神一直升到山峰顶上,然后一爪扣住倾斜的山体,庞大的躯体在岩石上摩擦着,留下深深的凹痕。它威严的头颅在刀尖般的山峰顶部昂起,对着黑色的天幕发出一声怒吼。

大地裂开,沸腾的岩浆四处奔涌,橘红的火光占据了整个视野。程宗扬从龙首往下看去,鬼王峒庞大的山峰如同火海中的孤岛,又仿佛一柄在熔炉中冶炼的弯刀,浸没在翻滚的岩浆中。

岩浆不断上升,吞噬着残存的山体。鬼王峒仿佛燃烧的地狱,空气中充满硫磺的气息。南荒的奴隶们挽起弓箭和他们能找到的所有武器朝龙神攻击。

巨龙庞大的躯体盘在山峰上,一半躯体仍留在岩石中。岩浆顺着它的鳞片涌出,地面向下沉降,整座山峰渐渐向一侧倾斜。再过不了多久,整座鬼王峒都将坠入奔涌的岩浆里。

龙神扭过龙首,苍黑的瞳孔带着无比的厌憎和恨意盯着身下崩溃的世界,然后昂身而起,朝鬼王峒没有光明的天空飞去。

大地深处传来震雷般的轰鸣,龙神巨大的躯体脱出岩层,长长的尾部夭然舞动,燃烧的岩石从它躯体上滚落,坠入岩浆,溅起一片片火光。它毫不停顿地扑上鬼王峒的天空,用龙角和龙爪撕开头顶的大地。

岩石和泥土伴随着强烈的气流雨点般洒落,程宗扬紧紧搂着乐明珠,用肩背承受着纷飞的土石。朱老头趴在龙角下,嘴里不停叫着“菩萨啊,亲娘哎……”

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巨龙角上的泥土中射出。

阳光亿万年来第一次射入鬼王峒,明亮得令人眩晕。巨龙咆哮着撕开大地,龙躯苍黑的鳞甲带着坠落的火光,掀开厚厚的泥土,从地底蜿蜒飞出。

程宗扬眼酸得几乎流泪,片刻后才适应了眼前的光线。

阳光下,天地万物都鲜明耀眼。头顶是碧蓝的天空,大地上繁茂的森林在阳光下一片青绿,白色的鸟群从林中飞起,盘旋着飞向远处连绵的山峦。大片大片的鲜花在草丛间盛开,空气中也不再充斥着死亡和腐败的气息,到处浮动着醉人的花香和阳光的味道,美得令人眩晕。

看惯了鬼王峒单调而沉重的黑色,眼前一瞬间被鲜艳的色彩占据,程宗扬重重吐了口浊气,让清新的空气充塞胸臆。

乐明珠纤柔的发丝在颈中飞舞,带来酥痒的触感。小丫头几乎忘掉了龙神的威胁,圆圆的面庞满是兴奋的神情。她攀着龙角低头朝下看去,就像第一次坐云霄飞车的小女孩一样,发出半是惊恐半是兴奋的叫声。

说实话,坐在龙首上可比云霄飞车刺激多了。龙神头颅一摆,就摆动出上百米的幅度,刺激的程度足以让人心脏都跳出来。但小丫头一点都不怕,反而兴高采烈。

巨龙强劲有力的尾部从地下甩出,将地面撕出一个方圆数里的巨大裂口。深埋在地底的鬼王峒亿万年来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下,奔涌的岩浆仿佛燃烧的湖泊,吞噬着倾颓的山峰。

失去目标的幸存者拼命向高处攀去,但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山峰却在向下沉陷,无论他们逃到哪里,也无法避免被岩浆吞噬的结局。

在地底沉睡万年的巨龙冲出岩层,在天空中越飞越高。乐明珠紧张地攀着龙角,不时发出兴奋的惊叫。朱老头缩成一团,恨不得整个人都钻到龙鳞下面。

龙神一直飞到天际,直到鬼王峒的裂口看来只剩下碗口大小才停下来。四周的云气仿佛被龙神的力量吸引,潮水般涌来,围聚在它苍黑的躯体旁。云气越聚越多,晴朗的天空在云层遮蔽下迅速变得阴暗。

龙神嘴侧两条软须上下浮动,眼中寒光四射。它呼出的气体融入云雾,云层越发浓密,白色的云团迅速凝聚成浓重的乌云。龙神利爪拨开云层,巨大的鳞片在云中时隐时现,然后咆哮起来。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暴雨倾盆而下。

密集的雨点涌入敞开的鬼王峒,落在火红的岩浆上,化为一股股白烟。龙神摆动着龙尾,云层滚滚翻动,雨势越来越大。

程宗扬浑身都被大雨淋透,肩膀的伤口一片痛楚。透过云层能看到鬼王峒奔涌的岩浆在雨水冲刷下渐渐停止流动,火红的色泽变成暗红,又冷却为岩石的黑色。那些岩石仍保持着奔涌的形状,仿佛一片凝固的波涛。

幸存的南荒人并没有幸运太久,暴降的雨水迅速泛滥成灾,刚经历过烈火焚烧的人群很快被洪水吞没。

暴雨中,龙神巨大的头颅低昂下来,盯着山峰上一群人影,然后探出锋利的前爪,朝人群抓去。

人群中传出一片惨叫,被龙爪扫中的人群肢体纷飞,大片大片的鲜血喷溅出来。龙爪挥击的前方,一个身影正在岩石间飞驰,离爪尖越来越近。

在龙爪触及腰背的刹那,谢艺忽然退身,拧腰双手握住刀柄,刀锋避开锋利的龙趾,从它爪根结合处破入鳞甲,硬生生劈入尺许。

巨龙怒吼着爪尖一挑,谢艺身体弹丸般飞出。

鬼巫王的意识融入龙神体内,同时也将他对商队众人的刻骨仇恨烙入龙神脑中。它的爪尖被谢艺刺伤,虽然这样的伤口对它庞大的躯体而言微不足道,但足以引起龙神的愤怒。

龙神再次伸出前爪,巨大的爪影遮住天空,仿佛一道山脉从天而降,将谢艺和他旁边的商队同伴笼罩在爪影下。众人面露惧意,连苏荔的眼神都变得绝望。

武二郎放开苏荔,暴喝声中,周身骨骼发出一串炸响,身形迅速膨胀。他额头凸起,口中抽出两对虎齿。被阴煞咬过的手臂肌肉重新鼓起,身上的衣物不堪重负地迸裂开来,露出肌肉虬结的强健躯体。

武二郎精赤着上身,发出一声虎啸,身上金黄的虎斑四处扩张,蜿蜒着覆满皮肤,如同一头斑斓猛虎咆哮着冲向巨龙。

龙神低下头,不屑地盯着化为虎形的武二郎。武二郎身形膨胀将近一倍,野虎般掠过山体,与扑下的龙爪撞在一起。

“咯”的一声,龙神魔隼般的爪尖裂开尺许长一条裂缝,武二郎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道震得倒飞出去。

龙爪略微一阻,笼罩在爪影下的众人趁机逃脱。龙神须鳞怒张,那些被它巫术操控、却效忠于程宗扬的南荒奴隶从四面八方展开攻击,龙神金属般的鳞片发出连绵不绝的响声。

武二郎像头猛虎般一挫,然后翻身跃起,他“嘿”的一声,抱起一块牛犊大小的岩石,将这块重逾千斤的巨石举过头顶,奋力朝巨龙眼睛砸去。

龙神头颅微摆,牛犊大的石块砸在它鼻侧的鳞片上,纷然碎裂,雨点般洒落下来,坚硬的龙鳞也被砸得凹陷。龙神眼中腾起怒火,龙爪扑上山体,带来地震般的撞击声。

碎石纷飞中,一条猛虎般的汉子蹿出,密集的劲气交击声连串响起,武二郎赤手空拳,狂喝着击向巨龙的利爪。

武二郎一连数拳都打在巨龙趾爪相接处的同一个部位,龙爪坚逾钢铁的鳞片裂开一道细缝,边缘卷起。受阻的巨龙愈发愤怒,它头颅低垂,身体浮在空中,长长的龙尾一直伸入云层,左爪攀住倾斜的山体,右爪扬起,要将这只该死的小虫子拍死。

“抓住我!”

程宗扬松开龙角,翻身朝龙首下方掠去,乐明珠连忙抓住他的脚踝。

朱老头吓得脸都白了,“小子,你不要命了!”

程宗扬身体倒悬,双手握住刀柄,力贯双臂,朝巨龙眼球挑去。巨龙头颅一摆,程宗扬身体荡开,刀锋刺在巨龙眉骨上,被它坚硬的鳞甲弹起。乐明珠惊叫一声险些脱手。程宗扬顾不上害怕,叫道:“用那根龙须绑住我!”

乐明珠叫道:“你要做什么?”

程宗扬指着巨龙蜿蜒的鼻梁,“顺着那里能爬到它眼睛旁边!把我放到它的眼角,只要它睁开眼睛,我就让它变成一条瞎龙!”

乐明珠尖叫道:“小心!”

巨龙利爪扬起,朝额上的程宗扬抓来。就在这时,“叮叮叮”一串金铁交击的脆响密集响起,龙神脸上立刻多了一片弩矢。

劲弩从头顶雨点般飞来,那些弩矢锋利异常,虽然没能穿透龙神的鳞甲,但每一支都深深钉入鳞片。其中一支弩矢长及两丈,比寻常用的长矛还粗了几倍,准确地射在巨龙嘴侧没有鳞片覆盖的部位,绽出一片血花。

负痛的龙神弓起身体,发出一声龙吟。仿佛回应它的咆哮,密布的乌云中射下无数闪电,大地为之震动,裂缝边缘一棵千年巨松被闪电击中,像火炬一样燃烧起来。

“第二组!射!”

随着一声号令,又一片劲弩飞来,目标是龙神的眼睛和鼻梁。

朱老头怪叫着险些被一支流矢射中,连滚带爬地钻到另一侧龙角后面,蜷着身瑟瑟发抖。

程宗扬抬起头朝弩矢射来的方向望去。覆盖在鬼王峒上的地面原本是一片森林,此时地面被龙神撕开一条长达数里的裂隙,成片的树木与泥土一同陷入地层。

断裂的森林边缘立着一支陌生的军队。他们身穿黑色的布衣,每三十人一组分成六个方阵,在暴雨中仍站得丝毫不乱。每一组都有二十名弩手,剩下十人守着中间一架巨弩。

那架巨弩宽及丈许,长度更是超过两丈,放置在槽中的弩矢由整棵松木削成,表面涂成黄色,铁制的弩首两翼张开,宽及两尺,散发出令人战栗的寒光。

“大黄弩!”程宗扬失声叫道。

“好厉害的弩。”乐明珠小脸雪白,这一轮劲弩如果朝自己射来,最多只能避开其中的一半。

程宗扬紧盯着那架巨弩,惊愕之余又疑惑不已。他曾在资料上见过这种弩,虽然仅仅是文字记载,可第一眼看到这架巨弩,他就断定这是传说中的劲弩。

大黄弩——车弩中最凶猛的一种。这种弩是汉军最犀利的远程武器,曾有过用大黄弩一箭射塌城墙的纪录,堪称冷兵器时代的神作。

可是一支成建制的汉军,为何会在偏僻的南荒出现?而且还要帮自己攻击龙神?

难道是……程宗扬心头闪过“黑魔海”这三个字,立即朝那些陌生的军士望去。

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见过不少军队,每支军队都有它鲜明的特点。这支军队没有带甲,无法从铠甲的形式判断他们的身份,虽然使用汉军才有的大黄弩,但他们的佩刀刀形狭长,显得轻快灵便,而汉军最典型的配备是长达一米、刚猛强劲的环首刀。

汉军使用的大黄弩通常用牛马绞动弩弦,这支军队完全是依靠人力。两名军士负责搬运弩矢,一名军士负责瞄准,余下七人绞动弩弦,将放在矢槽中的大黄弩迅速拉紧。

黑魔海的人总不可能站在自己一边,攻击龙神吧?谢艺曾经说过,黑魔海的势力十几年前被岳帅连根拔起,不可能这么快就建立起一支军队。

一名指挥官站在这支陌生的军队前大声发号施令。两个准备好的方阵瞄准巨龙的眼睛和嘴巴,弩矢撕开雨幕,带着尖锐的响声飞向龙神的头颅,其中两支大黄弩分外醒目,即使以龙神之威也不能无视它的锋芒。

巨龙须齿怒张,咆哮着挥出利爪,一爪将那两支饱含威胁的大黄弩击开,一爪扑向鬼王峒,龙爪一按一抬,爪下便多了数十具碎裂的尸体。

残存的南荒部族从下仰攻,他们或是放箭,或是掷矛,更多的则像蚂蚁一样攀俯在巨龙身上,在它坚如金石的鳞片上刀砍斧劈。虽然他们武器不够犀利、力量不够强大,但胜在人数够多,数十人合力,时不时地从巨龙身上剥下一片鳞甲。

那支陌生的军队居高临下,六个方阵分为三组,持续对龙神造成威胁。他们的弩矢锐利异常,大黄弩更是不可小觑。虽然与龙神庞大的躯体相比,两丈长的大黄弩就像根牙签,但只要射中就能撕开龙神的坚甲,带出一片血花。

“鬼巫王!”程宗扬大声喊道:“你已经变成这副鬼样子,还能做什么?就算你能统治南荒,就算你在南荒无敌,你还能做什么!还有人会把你当人吗?你永远都是一条不人不鬼的怪物了!”

龙神蜿蜒的躯体一震,然后发出一声怒吼,龙尾脱离云层,在鬼王峒的山峰上盘旋翻滚。每一爪挥出都收割下一片生命,不多时已扑杀了数以百计的奴隶。

谢艺身影迅捷无伦地在龙爪的空隙间飞驰,却始终再没有出手,目光闪闪不知在找寻什么东西。

武二郎势如疯虎,狂呼恶战,独自牵制了一只龙爪。在他的重击下,龙爪的鳞片不时破碎飞开。

越来越多的奴隶攀附在巨龙身上,弓箭和飞矛雨点般朝龙神射去。

苏荔抢过一张弓,跃上巨石,纤手一张将弯弓张成满月,闪动寒光的箭矢瞄向龙神两角之间的程宗扬,然后挑起唇角,箭镞微沉,流星般射向龙神瞳孔。

龙神本来俯首下扑,张口咬向武二郎。箭镞一点寒光袭来,它眼睑微闭,箭矢射入眼睑,穿透了它眼部岩石般的皮肤,阻止了它下扑的威势。

南荒人士气大振,一名生着狼尾的南荒勇士攀上龙神尾部,用长矛撬开坚固的龙鳞,贴着龙鳞的缝隙朝内刺去。龙神吃痛地甩动尾部,将他远远甩得飞出。

与龙神庞大的躯体相比,那些曾经的鬼王峒奴隶就像蚂蚁一样细小,纵使是最勇猛的战士也只能用生命为代价,在龙神身上留下一道微不足道的伤口,但没有一个人退缩。

程宗扬这时才见识到噬魂巫术的厉害,自己一声令下,这些人都敢和坦克肉搏。他禁不住朝小紫看去,如果不是她,这些奴隶此时应该是和龙神一起来攻击自己,胜负根本不用怀疑。

幸存者大多已经离开洞窟,其余人不是被崩塌的山体砸死,就是被封在洞窟内经受岩浆和暴雨的双重侵袭。小紫远远站在一旁,目光却在洞窟间游移,似乎在找一个还没有出现的人。

“你看!”乐明珠扯住程宗扬,用力指着远处一个身影,“凝羽姐姐!”

凝羽立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面对着愤怒的龙神,她扬起脸,洁白的面孔在暴雨中愈发莹润。她朝程宗扬微微一笑,飘飞的白衣仿佛被遮掩的月光一样渐渐散去,身形凭空消失。

“哇!”乐明珠惊叫着瞪大眼睛,“这就是凝羽姐姐的匿踪术?好厉害!”

朱老头喉结滚动着咳出一口浓痰,“呸”的一口吐远,吧叽着嘴嘟囔道:“怪好的女娃娃,就是心眼死了点儿。”

程宗扬心悬起来,顾不上理会朱老头,叫道:“凝羽!别过来!”

凝羽搏杀的时间远长于自己,这会儿冒险拼上最后一点余力,万一失手,连自保的余地都没有。

龙神伏下头颅,咆哮着喷出一片烈焰。光秃秃的岩石燃烧成一片火海,几名南荒战士来不及闪避,顿时被烈焰焚成枯骨。

龙神头颅抬起,避开又一轮弩矢。苏荔射来的长箭落在尖利的龙齿上,撞得粉碎。武二郎钢鞭般的虎尾卷住龙神的利爪,盘身扑上巨龙爪背,虎掌连击,撕开巨龙爪背的鳞片。

龙神庞大的躯体不停翻滚,鬼王峒黑色的岩石在它鳞甲下被磨得粉碎。在它龙角上方有一片厚密的乌云旋转着,云下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浓黑的云层边缘被阳光镀上一道金色的光环,远处阳光普照的森林清晰可见。这种亦雨亦晴的诡异天象,令人过目难忘。

龙神脖颈弓起,龙目歹毒地转动着。

忽然,一个飘飞的纤影在它头颅正前方出现。凝羽张开手,月光流动着凝成一支光矛,然后奋力朝龙神双目正中的部位射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