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2章·唤龙

鬼巫王血珠依次飞向箕宿的星位,第一星孔雀、第二星东海、第三星宗人,第四星星位却被那枚小小的细针占据,飞溅而出的血珠与细针一触,便星星点点溅开,在空中化为无形。

鬼巫王切在腕中的鬼羽剑震颤了一下,骇人的目光射向小紫。

如果小紫直接弹出细针,他只需轻轻一拂便能把细针击飞。但小紫狡黠地利用谢艺为掩护,细针飞到中途才突然从谢艺背后射出,使鬼巫王的苍龙星阵仅差最后一颗星,功败垂成。

小紫笑道:“鬼巫王大人,你流了好多血呢。”

鬼巫王面容微微抽动。此时谢艺已经甩开朱诺的缠击,杀到面前。

凌厉的刀风扑面而来,鬼巫王昂起头,被程宗扬削断的发丝猎猎飞起。

二十九滴血珠组成的阵法在他身前尺许的空中悬浮滚动,每一滴都散发出暗红的光泽,仿佛夜空中滴血的星辰隐隐闪亮,却因为最后一颗星位的细针而无法闪露光芒。

谢艺刀光乍然亮起,像闪电一样照亮了鬼巫王的面孔,几乎映出他皮肤下苍白的颅骨。

“星月湖谢艺,送鬼巫王大人上路。”谢艺沉声喝道:“此去黄泉,已无多时!”

鬼巫王面冷如冰,腕间的鬼羽剑陡然爆出一团带血的光芒,如同黑暗中夺目的电光,绚烂无匹,迎向谢艺的刀锋。

刀剑相交,谢艺抓住鬼羽剑转瞬即逝的细微破绽,刀尖一旋,破入剑光,斩在鬼巫王握剑的掌上。

鬼羽剑“锵啷”落地,鬼巫王手背由指到肘多了一条细细的血线,接着迅速变得殷红。

谢艺一刀斩落鬼巫王的长剑,随即回刀朝他颈胸挑去。

鬼巫王手臂仍保持着握剑的姿势,斜斜伸出。他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越来越大,最后疯狂地大笑起来。

谢艺瞳孔陡然一缩,只见鬼巫王右手溢血的中指按住那枚细针,指尖正点在箕宿第四星的位置,一滴鲜血从他受伤的手指流入星位。

鲜血组成的苍龙七宿刹那间活了过来,龙角飞扬、龙亢高昂、龙爪威探、龙胸怒张、龙心收拢、龙尾舞荡,带着箕状的血色风云,昂身盘绕在鬼巫王闪亮的锁甲上。

谢艺劈往鬼巫王颈侧的一刀被星阵阻挡,刀锋发出细碎刺耳的响声。

鬼巫王抬起滴血的手指,厉声道:“我苍龙星阵已成!即使九天诸神,也只能俯首退避!”

伴随着鬼巫王的呼叫,那些妖魔般的魇魅放开围攻的商队众人,仿佛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向后急速飞来。它们发出鬼叫般扭曲的嚎泣声,被鬼巫王身畔飞舞的星宿吞噬,一只只化为乌有。

接着隐藏在地下的尸鬼接连破土而出,它们被苍龙星阵强大的力量吸引,胸腔裂开,已经干枯的心脏脱体飞入星阵。朱诺像处在狂风中一样身体向前弓起,僵硬的双乳被扯得变形,乳头的铁环和铃铛笔直伸出,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绽开,还未成形的心脏被拉出体外。伏在地上的丹宸肢体扭曲,雪白的臀部像裂开一样被吸得抬起。

旋转的星阵透出血一样暗红的光芒,虎煞松散的骨爪踏入血影,白森森的骨骼变得透明,一点一点消失在血腥的星光中。炎煞火红的岩浆像水一样从石柱上流淌下来,汇入流动的群星中。阴煞嚎叫着想要躲开,却被龙尾卷住,那个透明的影子像气泡一样鼓胀起来,“噗”的一声轻响被苍龙七宿吞没。仅剩的几名鬼武士颓然倒地,头顶的鬼角失去光泽,变得黯淡下来。

强大的气流像飓风一样卷过全场,鬼巫王毫不留情地吞噬着自己的奴仆,将它们化为自己的血肉和力量。他身上黑色的铠甲一点一点鼓起,苍白的皮肤浮现出龙鳞般细密的纹路,在血腥的星光下泛起诡异的血光。

两名赤裸的女尸鬼俯在鬼巫王脚下,惨白的躯体仿佛涂上血光。鬼巫王张开滴血的手掌,一把抓住朱诺和丹宸的头发,狂吼道:“大地之下的龙神!我,南荒的主人!命令你从沉睡中醒来!”

“吞下你的祭品!将你的神力赋予你的主人!”

随着鬼巫王的厉吼,大地深处传来一阵震动。

※ ※ ※ ※ ※

“这是什么东西?”程宗扬和乐明珠瞪大眼睛。

巨龙眼前的星芒一点一点亮起,组成星宿的图案,在它黑曜石般巨大的瞳孔里投下影子,先是两点,然后是四点、四点、四点、三点、九点、三点……最后一点隔了片刻才出现,但它一出现,整个星图都仿佛活了过来。

星群耀目的光芒映出巨龙厚重的眼睑、苍黑色的鳞片、雪亮的獠牙和它深潭般的瞳孔。

从沉睡中醒来的巨龙眼睑慢慢抬起,等那三十颗星光组成的星宿亮度攀到最高峰,它脖颈一动,半陷在岩石间的头颅微微抬起。成吨重的玄武岩在它巨大的头颅前轻易破碎,山体扭曲破裂,发出恐怖的碎裂声。

“抓紧龙角!”程宗扬把乐明珠压到胸前,叫道:“它醒过来了!”说着弓起腰背,准备承受将要袭来的冲击。

巨龙头颅缓缓抬起,洞窟顶部生满青苔的岩石滚落下来。程宗扬和乐明珠紧紧挤在龙角下方的空隙中,心头完全被震惊和恐惧充满。

一声高亢的龙吟响起,不知在地下沉睡了多少岁月的巨龙摆动头颅,撕开井口的岩石,昂身朝洞口飞去。无数石块如同雨点般落下,头顶巨大的深井被龙角撕成两半,光滑的岩壁轻易被龙体的巨鳞挤碎。

“四哥!”小魏扑过来,把祁远推进洞口。那道凸起的平台随即断裂,像一条石梁翻滚着落入井底。吴战威靠在易彪身上,一手紧拉着站立不稳的云苍峰。

洞口的铁门朝两边倾斜过去,然后脱落下来,重重拍在岩石上,发出一声巨响。

龙吟声响起,小紫脸色就变得雪白,凝羽轻轻一拉,她才退开,紧靠着背后的岩石。连一向牛气冲天的武二郎这会儿也傻了眼,本能地把苏荔抱在臂间,和众人一样盯着身后那口深井。

伴随着悠长的龙吟,一对虬曲的龙角从井中升起,成块的岩石从裂开的井壁上脱落,然后露出龙神像山丘一样巨大的眼睛。

每个目睹这一幕的人都把心提到喉咙里,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完全被这超越自然的一幕震骇。

“走!”

谢艺掠过来,先扯起小紫往洞窟深处一抛。小紫身不由己地飞出十几丈,眼看就要跌在石上,忽然身下一软,身体像落在一团棉花上般轻轻坐倒。接着吴战威、易彪、小魏、祁远……都被一一掷来,即使伤势最重的易彪也没有牵动伤口。

谢艺这手功夫令众人又惊又佩,武二郎也醒过神来。他“啪”地合上那张没有遮拦的大嘴巴,用力抹了把口水,一把抱起苏荔大步奔过去。

凝羽拉开小紫,自己却没有动。她发丝零乱,美目紧盯着龙角,叫道:“见到他们了吗?”

山体破碎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谢艺扯住凝羽,不由分说地掠向洞窟深处。

巨大的龙首升起,隔着洞口与鬼巫王遥遥相对。

那个可供几个人并肩通行的洞口甚至无法容纳龙神的嘴巴,只能看到它巨大的牙齿在唇中时隐时现,和下颔的龙须飞扬。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祁远脸色发青,那条能说出花来的舌头,这会儿一个劲儿地打结。

“龙。”谢艺简短地答道。

“祖宗……”祁远瞪着龙首,发出一声惊叹。

谢艺道:“鬼巫王要与它合体?”

小紫最初的惊惧很快消失,有些不情愿地说道:“这下好了,他的法阵已经结成了,过一会儿他吸取了龙神的力量,我们就等着死光光吧。”

武二郎虎着脸道:“杀了鬼巫王!”

“杀不了啦。”小紫道:“你没看到那些鬼物都消失了吗?他身边的星阵比铠甲还厉害。”

苏荔忽然道:“那他还在等什么?”

鬼巫王双目泛起异样的光彩,一向隐没不见的鬼角此时也显露出来。他克制住狂喜的冲动,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龙神!是我唤醒了你!这是你的祭品!拿去吧!”

鬼巫王抓住朱诺和丹宸的头发,把她们推向前去。

“他在等龙神上钩。”小紫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事物一样,绽开一丝笑容,“她们身体里面有毒。”

苏荔冷冷道:“你还笑得出来?”

“反正要死了,为什么不笑呢?”小紫嘻笑道:“苏荔姐姐,你不如自杀好了,就算被鬼巫王炼成尸鬼也比活着强呢。”

苏荔寒声道:“你为什么不去死?”

“因为小紫还小啊。”小紫踮起脚尖,贴在她耳边轻声道:“你以为你装得很乖,他就会放过你吗?别作梦了,鬼巫王就喜欢玩你这样的女人。朱诺活着的时候就被他玩了好久,肚子还被玩大了呢……”

苏荔羞怒地挑起眉峰,抬掌朝她精致的面孔挥去,却被谢艺拦住。

忽然整座洞窟像要翻倒般一震,龙神巨大的嘴巴挤进洞口。

程宗扬肩膀被滚落的岩石擦伤,血淋淋一片,幸好乐明珠用拳头打了一记,才避免整块岩石砸到他身上。两人藏在弯曲的龙角下面,乐明珠一叠声地问:“痛不痛?痛不痛?”

程宗扬咬牙动了动肩膀,都是皮外伤,并不严重。乐明珠正要为他裹伤,却惊叫一声。

巨龙头颅昂起,伸进洞口,弯曲的龙角顶进岩层。岩石纷然碎裂,被龙角划出两道深痕,巨大的山体朝两人直压下来。两人急忙躲在龙角后面,背脊贴紧龙角,看着粉碎的岩石从身边划过。

鬼巫王周身旋转的星阵流溢出血泊一样的红光,东宫苍龙七宿龙角、龙亢、龙爪、胸房、心脏、龙尾、箕云,首尾相连,犹如一条赤红的血龙盘在他身上,在他黑色的铠甲上翻滚游动。

鬼巫王盯着靠近的龙神,神情越发亢奋,苍白的面孔露出病态的红色。忽然他昂首发出一声狂吼:“你看到了吗!我比你希望的更加强大!连上古的龙神也拜服在我的脚下!殇侯!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崭新的南荒!比你梦想的更华丽!”

咆哮声中,鬼巫王把两具美艳的女尸鬼推向龙神,“拿去吧!”

鬼巫王张开双臂,握住身旁盘旋的星辰,迎向即将与自己融为一体的巨龙,胸腔深处发出低沉的轰鸣,“把你的力量交给我!”

龙神岩石般的眼睑翻开,巨大的眼珠停在鬼巫王身上,然后嘴侧软须轻摆,不屑地将朱诺和丹宸弹开,接着张开巨口,宽阔的龙舌朝鬼巫王卷去。

沉浸在狂喜中的鬼巫王神情大变,大理石般苍白的面孔一瞬间露出惊恐欲绝的表情。他大叫着去拔鬼羽剑,想阻挡巨龙的长舌,但身旁旋转的星阵陡然收紧,苍龙七宿如同一道血珠组成的血色枷锁,将他身体牢牢捆住。

龙首将一连串钟乳石撞得粉碎,巨大的嘴巴张开,露出弯刀般的龙牙和深不见底的咽喉。

鬼巫王表情扭曲,他的四肢被自己施展的星阵紧缚着,手指握紧鬼羽剑,却怎么也拔不出来。

龙神巨大的嘴巴一口吞下鬼巫王,然后像山一样合上。

“咯”的一声,巨龙的嘴巴像咬到硬物一样停住。

鬼巫王额上金色的鬼角伸出,卡在龙神的齿缝中。他咬紧牙关,苍白的面孔透出暗紫的血色,被斩断的头发披散下来,黑色的铠甲一块块鼓起,又被星阵缚得凹陷下去。

巨龙牙关慢慢合上,鬼巫王握紧剑柄,浑身的骨骼咯咯作响。忽然“咔”的一声,鬼巫王头顶的鬼角折断。

“黑——黑魔海!该死的骗子!我做鬼也——”

鬼巫王疯狂的叫声蓦然断绝,龙神嘴巴合拢,像品尝美味一样,眼睛微微闭上,齿间发出“咯咯”的碎响。

“叮”的一声,鬼羽剑从龙神齿间滑落,掉在石上,剑锋殷红的血迹仿佛被抽干鲜红,变得乌黑。

“吁……”

冥冥中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仿佛在为鬼巫王送行。

“这……这……”祁远舌头打结得更厉害了。

突如其来的异变,不仅每个人都呆若木鸡,连小紫也一脸发怔,完全被这意外的一幕惊呆了。

鬼巫王为了这一天已经筹备了多年——吸取龙神的力量,成为南荒无可匹敌的王者。谁知道鬼巫王召唤出的龙神却把他本人一口吞食。鬼巫王的血肉、灵魂和力量,都成为龙神的祭品。

巨大的碎石从洞窟顶部掉落,在巨龙苍黑色的鳞甲上碎裂开来,一块块滚入破裂的深井。龙神昂起头,喉咙微微一动,将口中的食物吞咽下去,然后沉重的眼睑低垂下来。

正当众人以为龙神又陷入沉睡时,龙神眼睛忽然张开,巨大的眼球透出一缕异样的光彩,原本冷漠的眼神变得凶狠而恶毒。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小紫第一个反应过来,她转身朝洞口的台阶奔去,娇叱道:“是鬼巫王!他与龙神合体了!”

巨龙发出一声巨吼,众人被强大的气流抛起。祁远一声怪叫,中箭的肩膀狠狠撞在岩壁上,若不是乐明珠已经取出箭头,他这条膀子便废了。

武二郎怪叫道:“不是鬼巫王和龙神合体吗?怎么反过来了?”

没有人能回答他,已经裂开的深井向下倒塌,龙神庞大的躯体从地层深处脱出,带着纷飞的岩石冲出地窟,巨大的力量使整个鬼王峒都为之倾颓。

程宗扬和乐明珠紧紧攀着龙角,看着那口深井在脚下飞速远离。巨龙破开岩层在山体中穿行。他们看到山体整片整片地崩裂碎落,深陷地下的鬼王宫被龙神庞大的身躯带得倾斜,那些精心雕刻的石像像细小的棋子一样碰撞在一起。

忽然眼前露出暗红的火光,龙首冲开最后一层山岩,从鬼王峒的山峰一侧伸出。

无数碎石从巨龙庞大的躯体上滚落,鬼王峒巨大的山体破开一个大洞,峒后的深渊像被刀锋切开,布满交错的裂缝,橘红色的岩浆潮水一样沿着裂缝奔涌而出,碰撞着迸出巨大的火球。

龙神巨大的龙爪抓住山体,眼中透出恶毒的光芒。在它身下,整座鬼王峒火光四起,目光所及到处是奔涌的岩浆,不多时就变成一片火海。幸存者像蝼蚁一样从洞窟中涌出,发出恐惧的叫喊,不辨方向地相互碰撞着乱成一团。大地震裂的轰鸣声与人们的惨叫交织在一起,如同末日降临。

枝状的龙角向后弯曲,在龙角下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程宗扬和乐明珠拥抱着躲在里面。龙神一路破岩而出,纷落的岩石都被龙角击碎,两人幸运地没有受伤。

地底奔涌出的岩浆越来越多,火红的光芒奔涌着,像燃烧的血池将鬼王峒的山峰包围起来。无数细小的人影从破碎的山体中四散逃出,靠近山脚的人群来不及逃避,随即被奔涌的岩浆吞没,爆出一个小小的火球,像蚂蚁一样挣扎几下就没入火海。

鬼王峒山体大半被龙神破坏,露出蜂窝状的内部。几匹健马嘶鸣着从洞窟内奔出,程宗扬认出是商队的马匹,领头一匹毛色乌亮,正是自己的黑珍珠。几块巨石滚落下来,黑珍珠灵巧地一跃,跨过巨石,后面一匹却被击中,滚入山下的岩浆中。

终于,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谢艺从碎石间掠出,流星般在倾颓的岩石上飞驰。这时程宗扬才看出谢艺真正的底子,这样山崩地裂的巨变,他仍能从容飞翔,似乎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束缚他的自由。

武二郎更猛,他一手挟着易彪,一手挟着吴战威,肩膀上扛着云苍峰,手里还抓着苏荔的手腕,带着四个人如风一样闯出来。

“凝羽!”程宗扬大声叫道。

“小紫!”乐明珠也在旁边喊。

谢艺倏忽停下脚步,朝他们比了个手势。祁远和小魏陆续逃出来,接着小紫跃上地面,一边掠向高处,一边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乐明珠大叫着朝她挥手,小紫扬起脸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最后一个上来的是凝羽,她衣衫几处着火,连鬓发也被燎去一截,白玉般的脸颊上泼着几滴鲜血。

程宗扬两手放在口边,叫道:“凝羽!我在这里!”

凝羽抬起脸,露出惊喜的表情。她大声说了几句,程宗扬一个字都没听见,只好伸伸胳膊和腿脚,表示自己安然无恙。

山体倾颓,大地沉降,震天的轰鸣中却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亲娘哎……”那声音撕心裂肺地叫道:“救命啊……”

那声音带着哭腔,听在耳中,让程宗扬油然生出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我是不是耳鸣了?”程宗扬疑惑地说道。

乐明珠道:“我好像也听到了呢,像是朱老头的声音。”

程宗扬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怎么可能!那老家伙不是死在洞里面了吗?”

乐明珠望着纷乱的人群,“好像很近呢。”

“救……救命啊……”

程宗扬心里忽地一动,他一手攀着龙角,低头望去。朱老头像只跳蚤一样吊在龙神颈旁,两手紧紧攥着龙须,翘着山羊胡拼命呼救。

程宗扬收回脑袋,乐明珠道:“怎么了?”

“哈哈,我眼花了。没事,没事。”

“救命啊!”

“咦?”乐明珠伸长颈子,眨了眨眼睛,“好像在那边呢。”

程宗扬拉住她,“那边没人。”

“小程子……救命啊……”

“我听到了!真的是朱老头!他在叫你呢!”

“不可能,你肯定是听错了。”程宗扬皱起眉头,一脸凝重地说道:“我看这条龙很麻烦……”

“小程子……救命啊……我在这儿呢……”

程宗扬充耳不闻地说道:“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保住性命,从这儿逃出去。”

“小程子……我……我看见你了,哎哟!别踩,是我!朱八八啊……”

“八你个头啊!”程宗扬一脸不爽地踢了踢龙须。

乐明珠探过身子,“他真的在这儿呢!”

“我是朱老头!朱老头啊!救命啊……”

程宗扬假意低头看了一眼,“哎呀,原来是你啊,怎么在这儿呢?”

朱老头带着哭腔喊道:“小程子……瞧在咱们这一路同行的面子上,拉老头一把啊……”

程宗扬为难地说道:“不是我不想拉你,这上面……实在是没位置了。”

“我来!”乐明珠挤过来,“抓紧啊!”一边说,一边两手交替拉动龙须,把朱老头拉了上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