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0章·决战

谢艺把裹着心脏的布包放在一旁,淡淡道:“生死,命耳。技不如人,虽死无怨,大人将生人炼为尸鬼奴役,未免太过。”

鬼巫王冷冷道:“生死在我一念之中,这些蝼蚁生既无用,死后受我驱使,也是她们的用处。”

“天地自有其道,大人纵有通天巫术,如此逆天地之道而行之,终究也不过石中之火,徒劳无功。”

“无知之徒。”鬼巫王怒道:“一旦我获得神力,便与天地同寿。即便你摘去尸心,我也能让她起死回生!”

苏荔终于鼓足勇气,一声娇叱,蝎尾破空挥出,闪电般贯穿了丹宸的腹部,尾钩击在她的椎骨上,发出“咯”的一声脆响。丹宸椎骨几乎折断,脸上却没有一丝痛楚的表情。她若无其事地伸出手,一把握住苏荔的蝎尾,被贯穿的小腹没有丝毫血迹流出。苏荔凤目生寒,蝎尾一卷一挥,将变成尸鬼的好友用力甩出。丹宸腰身重重磕在石柱上,身体几乎弯折过来。

鬼巫王手微微一抬,丹宸慢慢起身,裸露着腹部的创口走到鬼巫王身边。

“这是世间最忠诚的奴隶,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主人。”

鬼巫王抬起腿,女尸鬼顺从地俯下身,让主人把脚放在自己背脊上。虎煞拖着白骨森然的庞大躯体,咯咯作响地走到主人身旁,昂首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白森森的齿骨沾满鲜血。炎煞攀在鬼巫王身后的石柱上,像一团燃烧的液体,不住滴下带火的岩浆。看不到形体的阴煞在空气中盘旋移动,散发出阴寒的气息。

阁罗咬着牙,面颊的肌肉微微抽动。在他旁边,体格壮硕的鬼武士岩石般矗立着,只要他一个动作,就会毫不犹豫地扑来。

武二郎、凝羽已经无力再战,完好无伤的只剩下自己、苏荔和谢艺。丢失朱狐冠的乐明珠虽然修为比自己想象的要高,但程宗扬对她的希望只是不拖大家后腿。至于小紫,她不在自己背后插一刀,自己就该谢天谢地了。

谢艺按着刀柄,刀削般的身影如同一块锋利的礁石面对着鬼巫王,令众人平添无数信心。

如果不是有谢艺,自己根本不会与鬼巫王正面硬撼。程宗扬心里暗自嘀咕:谢艺一个人就这么猛,当日岳帅身边的星月湖卫士该有多强?

空气仿佛绷紧的弓弦,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走进洞窟。

他脚步虚浮,一看就不是身有武功的样子,却毫不迟疑地走进这片杀戮场。他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手掌被铁凿磨出厚厚的粗茧,头发草草挽了个结,里面夹杂着岩石细碎的屑粉——木然的表情,就和程宗扬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

石匠目不斜视地走到祭坛前,对满地的鲜血和尸体视若无睹,然后扬起脸,“我要走了。”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语调刻板生硬,就像说别人的事一样平淡。鬼巫王却眼角一跳,随即露出勃然怒意。即使所有的奴隶都背叛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失去冷静。

鬼巫王脸色变得铁青,他压抑着怒意,沉声道:“你为我雕刻的石像还没有做完。你不是喜欢雕刻吗?我会让人给你找来最好的石头!不要忘记你主人的承诺!他允诺派来最好的石匠,使我的功绩永世流传!作为回报,每征服一个部族我都给他送去相应的报酬!”

石匠不带感情的声音道:“主人感谢你的慷慨。”

“可是你竟然背弃了承诺!”

“我已经遵照承诺,雕刻下你所有的功绩。”

“我将与龙神合体!”鬼巫王咆哮道:“这样的神迹应该刻在南荒每一块石头上!”

鬼巫王的吼声在洞窟间滚滚传开。石匠不为所动,仍然用他刻板的声音说:“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

“后面没有了。”

鬼巫王暴怒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下来。片刻后,他疯狂地大笑道:“可笑啊!连你的主人也背叛我了吗?”

鬼巫王面孔因为愤怒而扭曲,怒吼道:“可憎的黑魔海!我早该知道你们不可信任!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错了!没有谁能够阻止我!即使没有你们,我仍然会与龙神合体!成为南荒永远的主人!”

“主人说他不能再与鬼巫王大人合作非常遗憾,同时祝愿鬼巫王大人能顺利与龙神合体。”

言辞虽然客气,石匠的语气却殊无敬意,他像宣告一项无关紧要的工程进度一样,说完,便转身离开,甚至没有向鬼巫王道别。

被他无礼的举止激怒,阁罗尖啸着挥出自己的长鞭。

“让他走。”鬼巫王喝道:“鬼王峒从不乞求朋友!”

长鞭重重落在一根石柱上,纷飞的石屑溅在石匠脸上,那个年轻的石匠面无表情,浑然无所觉地往前走去,随即消失在黑暗中。

鬼巫王像深思一样微微低下头,片刻后唤道:“阁罗!”

鬼巫王放缓语调,“从这个洞口出去,在第七根石柱旁边,你会找到一个入口。在它的尽头有我们祖先留下的铠甲——我命令你,以你最快的速度赶去,把它取来。”

阁罗在脸上抹了一把,毫不犹豫地掠向洞口,去为自己的主人效劳。

阁罗带出的风声迅速远去,守在平台前方的几个人心都悬了起来。鬼巫王现在的实力就足够压他们一头,再加上那件鬼知道有什么巫术的铠甲,大伙都可以考虑逃命的事了。

小紫忽然一笑,“他不会回来了。”她眨了眨眼,天真地说道:“那条地道没有尽头,鬼巫王知道自己要死了,才把他骗走。”

鬼巫王宽大的斗篷飘落下来,露出身上黑色的铠甲。

“碧奴的白痴女儿,”鬼巫王的声音像雾一样弥漫开来,“你忘了告诉他们,魇魅会扑杀一切有生命的物体……”

鬼巫王手指抬起,用鲜血在空中绘出一个殷红的鬼脸图案。

鬼脸缓缓旋转,圆形中间的三角向上翘起,仿佛一个大笑的嘴巴,当它掉转过来,弯垂的嘴角又如同一个大哭的表情。

“在黑暗的最深处哭泣的魇魅,我在召唤你们……”鬼巫王用低沉的声音吟诵道。

一具妖艳的女体从血泊中升起,鲜血顺着她的发丝,流过她那张模糊不清的面孔,忽然她一甩长发,血滴四散飞开。

她雪白的脸庞从滴血的发间露出,程宗扬心脏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自己竟然看到凝羽的面孔。她神情冰冷,长长的眉毛像羽翼一样飞起,眉宇间隐藏着一丝化不开的凄婉。

程宗扬连忙朝旁边看去,凝羽也同样露出震惊的表情。乐明珠吃惊地叫了起来,“哎呀!大笨瓜!它怎么长得和你一样!”

程宗扬惊醒过来,急忙叫道:“不要看它的脸!”

武二郎望着魇魅,不知看到了谁的面孔,表情古怪之极。片刻后他扭头看向苏荔,两人四目交投,苏荔唇角扬起,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武二郎精神大振,伸出那条完好的手臂,抄起一块岩石,暴喝着朝魇魅的影子砸去。

石块带着凌厉的风声飞到半途,忽然“砰”的一声碎裂。一只血淋淋的拳头从虚空中伸出,硬生生将岩石击得粉碎。那是另一具魇魅,他五官一片朦胧,只有一张巨口像野兽一样张开,吞下飞溅碎石,在齿间咬得咯咯作响。

鬼巫王身前的鬼武士同时迈步,如同一片黑色的森林,朝众人逼近。

“都退回来!”程宗扬叫道:“守住洞口!他的手下已经不多了,那些奴隶很快就能攻进来!”

祁远和小魏把易彪、吴战威扶到铁门后面,程宗扬和苏荔左右守住入口,只有谢艺仍站在最前方。

他握住刀柄,身体犹如离弦的利箭般射出。魇魅张口喷出一片咬成砂砾的碎石,谢艺拔刀在手,刀锋在砂砾间溅出一道眩目的火花,劈入魇魅的额头。

魇魅头颅像影子一样凹陷下去,在谢艺墨镜中映出一个诡异的图像。谢艺撤刀,左掌拍向魇魅还未复原的头颅。魇魅身形一瞬间变得坚如铁石,伸出尖长的指爪,朝谢艺腰间插来。

“我来帮你!”乐明珠终于处理完最后一个伤口,不顾程宗扬的阻拦,朝那些鬼武士掠去。

程宗扬看着这个冒失鬼直接陷入鬼武士的包围中,鬼巫王身边的骨虎和炎煞左右扑去,不由瞠目结舌。

小紫同情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游目四顾。易彪和吴战威靠在门后的死角处,还能动的祁远、小魏在旁守着。武二郎与苏荔立在一起,凝羽靠在程宗扬身侧,连云苍峰都拿起刀。只有一个人不见了——朱老头。他嗅觉比耗子还敏锐,鬼巫王刚出现,他就嗅出危险,溜得不见踪影。

一只只魇魅被鬼巫王召唤出来,这些介于鬼魂与尸体之间的鬼物比鬼武士更强悍,比尸鬼更灵活。谢艺刀法锐利,往往出其不意地找出对手的弱点,一击必杀。这些魇魅却仿佛全无弱点,即使被谢艺砍中,也能迅速复原,仿佛一群不死的妖魔。

乐明珠大声道:“看我的——凤——凰——宝——典!”

随着一声清唳,那些没有颜色的魇魅被映上一层火红的光泽。乐明珠雪白的胴体在空中扬起,发带飘落,乌亮的发丝瀑布一样滑下。她双手握拳,一足提起,一足虚点,像只骄傲的凤凰般昂起头,白玉般的肌肤透出眩目的红光。然后她回过头……“给我一把剑!”

刀还有几把,毕竟武二郎带着。走南荒,剑可以不带,刀是绝对少不了的。能劈能砍还能当菜刀用,用途比剑多几十倍。事实上整个商队除了乐明珠那柄平时看不到的短剑,没有人用剑。问题是这丫头都冲上去了,才想到没拿武器,这疏忽也太过分了吧。

“快点啊!”小丫头着急地说。

谢艺刀如闪电,霍霍跳动着将两只魇魅劈开,然后旋身斩下一名鬼武士的鬼角,对旁边的乐明珠理也不理。

骨虎挺起足有乐明珠半个身体大的头颅,张口朝她咬来。小丫头“哇哇”大叫,一边握紧拳头,带着流淌的红光打在虎煞弯刀般的獠牙上。虎煞白森森的齿骨裂开一道细小的缝隙,然后“咔”的一声咬紧。

乐明珠飞鸟般从虎煞齿缝间掠出,头上的穹顶一团暗红的岩浆陡然鼓起,伸出一只火焰巨掌,抓向她的脖颈。

乐明珠散开的发丝被火焰烧炙得弯曲,忽然一把沾血的钢刀飞来,钉在炎煞掌中。沾上血迹的岩浆立即凝固得如同岩石,使乐明珠逃开一劫。乐明珠娇呼着双拳齐出,火热的劲风发出一串爆响,将受创的炎煞击成四溅的岩浆。

“咦?”乐明珠惊讶地叫了一声。

乐明珠这一拳之威不但自己惊讶万分,连谢艺也为之动容。他眼光远超程宗扬等人,乐明珠的修为深浅,他一眼就能看得八九不离十。这丫头虽然出自光明观堂,修为却平常得紧,不过三级上下,与易彪相仿。可她摘掉防身的朱狐冠,修为立刻升了一个等级,只比苏荔略逊一筹。而此时,她的修为更有突破,已经有四级上的水准,隐隐超过了凝羽。难道是因为……谢艺回头看了程宗扬一眼,那小子一把掷出钢刀,扯开嗓子叫道:“回来——”

“我才不要和你一样躲在后面!”乐明珠大声说:“我们光明观堂弟子从来都不怕危险!”

小紫朝程宗扬做了个鬼脸,一边伸出手指,在脸上羞羞地刮着。

程宗扬很想把她拽过来按到自己膝上,狠狠打她一顿屁股,至少要把她的小屁股打肿。

“你不是不怕危险吗!”程宗扬叫道:“和它们打有个屁用!来和我一起杀龙神!”

乐明珠顿时来了兴趣,“在哪儿?”

众人里,只有苏荔到过这里,闻声顿时惊道:“你疯了!”

凝羽身体一颤,抬起眼睛。程宗扬笑道:“放心,我这人最怕死。自杀的蠢事无论如何也不会干。在这儿乖乖等我。”说着放开手,返身朝平台掠去。

乐明珠一脚踹在一名鬼武士胸口,趁势飞起。半空中,一个无形的屏障突然张开,在她涌动的红光下映出一个淡淡的人形。

乐明珠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阴煞,她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个人影就破开红光,森冷的气息水一样涌来。

谢艺身随刀走,一刀劈开阴煞,然后咬指出血,一指点在阴煞眉心。阴煞从乐明珠身旁退开,消失在空气中,额上那滴鲜血却再也无法抹去。

谢艺对光明观堂芥蒂极深,这时出手相救,让乐明珠也有点发呆,愣了一会儿才说:“谢谢你啊。”

谢艺转身掠出,径直朝鬼巫王扑去。

程宗扬立在平台尽头,深深吸了口气。他说要杀龙神并不是心血来潮,与鬼巫王正面硬拼,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胜过鬼巫王。

鬼武士、凶煞、魇魅……程宗扬相信,他的尸鬼绝不止丹宸一个,还有更多没有召唤出来。

相比之下,井底那个蛰伏的生物也许是个更好的目标。如果小紫没有说谎,龙神一直在祭品的作用下沉睡,他们就有机会在鬼巫王煮成这锅熟饭之前,先干掉龙神,砸了他的锅。

“哇!”乐明珠低头看去,失声道:“这么高!”

程宗扬把她挡在身体前面,然后伸手解开她的鲛绡。乐明珠小脸一红,“你干嘛!”

“嘘!”

程宗扬拉开鲛绡,把两端缠在腕上,“抱住我。”

乐明珠虽然不愿意,但身体已经被他看光光了,只好抱住他的腰,两团丰挺的硕乳顶在他身上。

气流从井底涌起的一刻,程宗扬抖开鲛绡,挺身朝黑暗的深渊跃下。

【第十一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