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6章·佯成

碧奴悠然醒转,看到谢艺不由一怔,然后吃吃笑道:“又是你啊。”

谢艺温和地说道:“上次我问你的事,你想起来了吗?”

“那么久的事,谁还记得呢……”碧奴依在谢艺肩膀上,挂着轻纱的乳峰在他臂上摩擦,一边媚态十足地抚摸着他的胸膛,“客人身体好壮呢……人家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压在身上好结实……”

谢艺轻轻拨开她的手掌,彬彬有礼地说:“夫人,我是岳帅以前的部属。岳帅过世后,留下一些遗产……”

碧奴想了半晌,恍然道:“那个男人啊。他已经死了吗?”

“谢某此行准备迎回夫人和小姐,将岳帅遗留的产业交还给两位。”

碧奴道:“奴家在这里过得挺好啊。那个大院子,整天都没有几个男人,闷也闷死了。”说着她飞了个媚眼,“如果你肯陪我几日……”

谢艺仍维持着表面的礼貌,眼神却黯淡下来。

碧奴丝毫没留意谢艺的眼神,美目顾盼间,看到旁边的小紫,先是白了她一眼,然后露出笑脸,对程宗扬说:“公子给这个小贱人开苞了吗?嘻嘻,这个小白痴才一点点大,就会撅着屁股勾引男人呢。”

程宗扬笑道:“我还是喜欢成熟一点的。”

碧奴娇笑着柔媚地贴在他身上,手掌朝他腹下摸去。

谢艺低叹一声,抬手封住碧奴的穴道。

程宗扬揶揄道:“你们那位岳帅,好像很博爱啊。”

“这个……娶妻以德,娶妾以色……岳帅对身边的姬妾……”

谢艺徒劳地解释了几句,最后也苦笑起来。那个人看上碧奴,只是因为她的媚艳,其他的既不关心,也不在乎。

谢艺扶起碧奴,送回原处。

小紫唇角挑起一丝冷笑,“觉得她丢脸吗?其实你们还不是和她一样。你们这些男人,除了她的肉体,还在乎过别的吗?”

“这完全是心态问题。”程宗扬笑眯眯道:“你看我,我就从来不在乎女人是不是只爱我的肉体——对吧?”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好无耻哦。”

“哪里哪里。”程宗扬谦虚地说着,一边蹲下来,“你娘的事,咱们就先不谈了。还是先谈谈你吧。我刚才放了你一条生路,可惜你运气不够好,又落到我手里——这会儿你该想通了吧?”

小紫把脸扭到一旁,“不用白费工夫了。你们斗不过鬼巫王的。”

“斗不斗得过,那是能力问题。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对付鬼巫王,可是立场问题。”程宗扬饱含威胁地说道:“我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对付鬼巫王?”

“如果我不愿意呢?”

程宗扬露出大灰狼一样的笑容,伸手拂起小紫的发丝,“听说你还是处女……你不是说过,在南荒,你这样被俘的小处女,都要被主人……嘿嘿……”

小紫笑吟吟看着他,忽然提起声音,“乐姐姐,程头儿要肏我呢——”

程宗扬连忙捂住小紫的嘴巴。

乐明珠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好吵……又怎么了?”

“没事没事。”程宗扬小声哄着。

小紫绷着脸,压低声音道:“想给我开苞,你来啊!等我抓到跟你相好的几个女人,就把她们手脚都砍了!”

乐明珠蠕动了一下,想换个姿势接着睡,忽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程宗扬连忙道:“她发烧了,在说胡话。”

小紫白了程宗扬一眼,“想对付鬼巫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到明天这个时候,你们就会死在他手里。”

“啊!”乐明珠惊呼道:“小紫,你真的站在鬼巫王那边?”

面对乐明珠惊讶的目光,小紫垂下头,语气也软了下来,“也不是啦。不过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对付鬼巫王。”

“为什么?”乐明珠瞪大眼睛,“他是个大坏蛋啊。”

“你们打不过他的。”小紫看着乐明珠的眼睛,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直说吧。我不帮你们,你们最多把我杀了。我若帮你们,明天被鬼巫王抓住,会惨一千倍。再傻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为什么是明天?”程宗扬皱起眉头,接着猛然倒抽一口凉气,“他要和龙神合体!”

小紫撇撇嘴,“你还不是很傻嘛。”

“什么合体?哎呀!”乐明珠撑起身体,发现自己身上还是赤裸的,连忙抱住双乳,一边把程宗扬踢开,“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程宗扬无奈地站起来,“这里恐怕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程宗扬嘴里开着玩笑,心里却沉甸甸的,仿佛笼罩着一个巨大的阴影。

洞底那个庞大莫名的生物,难道就是他们所说的龙神?鬼巫王说他将与龙神合体的时候,自己还不知道那个恐怖生物的存在。如果鬼巫王真的与它合体,一个眼睛就比自己整个人还大的怪兽,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程宗扬离开卧室,扬声道:“谢兄!”

乐明珠披着鲛绡从榻上跳下来,弯腰在箱子里翻拣衣服。

小紫目光从乐明珠窈窕的胴体掠过,忽然间表情一呆,看着乐明珠背后涌现出的黑影。

“是你……”

※ ※ ※ ※ ※

“我没有遇到鬼巫王。”谢艺道:“我赶到的时候,洞窟里是空的。但我看到打斗的痕迹,而且你受了伤。”

“连我受伤你都能看出来?”

“你的血不太一样。”谢艺简短地说了一句,然后道:“在外面我遇到朱老头,他说商队已经被打散了。”

“打散了!”程宗扬差点跳了起来。

朱老头都能逃出来,也许还有人能够活下来。想到凝羽,程宗扬心里一紧,半晌没有说话。

谢艺道:“你说鬼巫王将与龙神合体?”

“那家伙亲口说的。”

谢艺沉默片刻,“合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在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

“那些奴隶。岩浆快要冷却了,一旦那些奴隶收工,也加入追捕,我们连今晚也未必能躲过去。”

程宗扬想起骑着白骨猛虎的丹宸,如果鬼王峒上万名奴隶都和她一样,不用拿武器,只用牙齿就足够把他们活活咬死。

程宗扬忽然跳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们这时再回去刺杀鬼巫王呢?”

这会儿说退已经不可能。不如与鬼巫王死拼到底。

谢艺也颇为心动,“你知道鬼巫王的踪迹?”

程宗扬叹了口气,小紫多半知道,但她肯定不会说。忽然他眼睛一亮,“那口井!鬼巫王要与龙神合体,肯定要到那个井口去!”

有这条暗道在,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突然变得简单起来。他们只要原路返回,埋伏在井口附近,就能在合体之前,劫杀鬼巫王。

苏荔道:“我同意。”

谢艺眼睛也亮了起来。程宗扬遗憾地想到,如果凝羽和武二郎能有一个在这里,他们会更有把握。

“我去看看小紫。”程宗扬头痛地说。

谢艺忽然一笑,温和地说道:“别吓她。”

程宗扬一阵尴尬,小紫那声喊,他们大概都听到了。自己威胁未成年少女的无耻形象,算是有目共睹了。

这丫头实在太狡猾了,跟她说话,处处都要留神。一不小心就被她骗了,还没地方喊冤。

※ ※ ※ ※ ※

乐明珠在帷幕后翻拣衣衫。

朱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进来,馋痨一样咂着嘴,两眼四处乱转,“有啥吃的没?”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青苔你吃不吃?”

朱老头眼巴巴道:“你背包里不是有吃的吗?”

程宗扬刚要赶他出去,忽然露出恶作剧的笑容,“糖豆吃不吃?”

朱老头两眼顿时放出光来,“哪儿呢?哪儿呢?”

程宗扬大方地拿出两颗“糖豆”,一红一绿,递给朱老头。

“这个香!”朱老头“吧唧吧唧”嚼着,“嘿,这个是苹果味儿的!”

朱老头一口一个吃了个干净,涎着脸道:“还有没?”

“没了。”程宗扬笑眯眯道:“多好的东西,我都不舍得吃呢。”

“味儿怪好,就是太少了点。”朱老头意犹未尽地咂着嘴,见程宗扬实在是不欢迎自己,才转悠着出去。

小紫低头坐在一旁,两手抱着膝盖,似乎在想什么。

程宗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你放心,就算你不与我们合作,我也不会伤害你。但是,你也不能给我捣乱。”

小紫扬起脸,忽然很认真地说:“小紫想过了。可以跟你们合作,和你们一起打败鬼巫王。”

程宗扬盯着她的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紫挑起眉梢,“你不相信?”

程宗扬吸了口气,不确定地说道:“我是不是学聪明了?我这还是头一次听出来你在撒谎。”

小紫撇了撇嘴,“傻瓜!”

“我相信你啊。”乐明珠跑过来拉住小紫的手,兴高采烈地说:“我就知道小紫最好了!肯定会和我们一起打倒那个大坏蛋!”

小紫甜甜笑着,“乐姐姐,谢谢你啊。”

程宗扬板着脸说:“你还不去找衣服?”

“好啊!你在瞪我!”乐明珠生气地说:“我屁股被你插得还在痛呢,你就瞪我!”

程宗扬堆起笑脸,“你不是找衣服吗?这件就挺好。”

乐明珠气鼓鼓接过衣服,狠狠白了他一眼。

“你不是想知道鬼巫王的力量吗?我可以告诉你,传说鬼王宫里没有活人是真的,鬼巫王最信任的只有行尸和魇魅,其次才是他的族人和受他们驱使的鬼武士。你的同伴今天杀死了很多鬼武士,但如果你们以为这样能削弱他的力量那就错了。整个鬼王宫就是一座庞大的法阵,所有死亡的生灵都会成为法阵的一部分,所以鬼巫王才没有召唤他最强大的凶煞和魇魅。”

反常,太反常了。这死丫头又在搞什么阴谋?

程宗扬试探道:“鬼巫王的来历好像不简单啊,他一个南荒的土著,怎么会建造这样的法阵?还有,那家伙和龙神合体是怎么回事?”

“鬼王峒本来就要灭绝了,鬼巫王那时候还很年轻,一个人爬出地面,看到南荒的阳光和山林。他离开鬼王峒,在南荒游历,后来跟随一个很强大的人,学了很多东西。”

程宗扬生出一丝警觉,“你是说鬼巫王有一个师父?”

小紫没有否认,“听说那个人和黑魔海关系很深,因此鬼巫王得到了黑魔海的帮助——你知道黑魔海吧?”

她在探自己的底?程宗扬露出笑容,“知道一些。但我不介意再听听。”

“黑魔海的人告诉鬼巫王龙神的存在,并且派人来帮他改建鬼王宫,教他奉献祭品,让龙神沉睡,逐步吸收龙神的力量……”

这个世界真的有龙?不会是恐龙吧?

“黑魔海的人也在这里吗?”

“现在只剩下一个,就是那个石匠。他在为鬼巫王雕刻,人们都说他有神一样的技巧。但除了雕刻石头,他什么都不会,常常连饭都忘了吃。”

小紫忽然停下来。程宗扬看着她,“你的表情很奇怪啊。”

“你不觉得奇怪吗?明天龙神将吞下最后一个涂抹香料的新娘,然后鬼巫王会在祭台上施展黑魔海传授给他的法术,以所有被龙神吞食新娘的灵魂献祭,把龙神的精魄附着在自己身上。如果能够成功,鬼巫王就会拥有龙神的力量……”

这件事情太诡异了。程宗扬不知道小紫是不是有着与自己相同的疑惑。

“你在怀疑什么?”

“黑魔海这样做,白白创造了一个强者,自己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小紫白了他一眼,“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连小紫都怀疑黑魔海的用心,黑魔海混到这一步也真够失败的。不过程宗扬倒不怎么在乎,“这个该头痛的应该是鬼巫王吧。告诉我,怎么才能打败鬼巫王那家伙?”

“跟我来。”小紫起身朝水晶帘外的洞口走去。

程宗扬盯着她的背影,似乎想看穿她的真实目的,然后叫道:“谢兄!”

※ ※ ※ ※ ※

深渊中的火光一点一点消失,奔涌的岩浆凝固下来,渐渐冷却。奴隶们沿着崎岖的小路,从近乎垂直的崖壁攀缘而上,他们背着沉重的货物,络绎走过崖顶的篝火。

数以千计的奴隶井然有序,周围几乎看不到监工。

鬼巫王没有说谎,奴隶们打造的货物大多都是农具,只有少量兵器。一天的劳动之后,那些奴隶已经疲惫不堪,但路过洞口象征鬼巫王的石雕,都会流露出崇敬的目光。

小紫立在高处,俯视着脚下蚁群般的奴隶,程宗扬和谢艺隐藏在她身后的阴影中。

蜂窝般的山体给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小紫对这里的路径了如指掌,带着他们东绕西拐,路上没有遇到一名守卫的鬼武士。

谢艺注目良久,低叹道:“近万人聚而不乱,鬼巫王若以此法治军,再有一二擅长兵法者辅佐,定然是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强军。”

“我见过他们搞的仪式,”程宗扬道:“他们用香炉烧一种烟,然后巫师在旁边念经,搞的和催眠术差不多。”

“催眠术?”

程宗扬一怔,“你没见过催眠术?被催眠的人就像梦游一样,听从催眠者的命令,让举手就举手,让抬腿就抬腿。”

谢艺摇了摇头,“操纵灵魂的巫术有很多,催眠术谢某还未见过。不过这些巫师本领再大,也不可能同时操控这么多人吧?”最后一句问的却是小紫。

“鬼王峒的巫师们用毒蝇伞的粉末调和鲜血,炼成一种黑色的泥膏,这是鬼巫王从黑魔海得到的秘密,在黑魔海,它的名字叫销魂别香。进入鬼王峒的部族首领都被要求接受鬼王峒仪式,由峒里的巫师在仪式上用它施展巫术。”

小紫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然后,这些虫子就会感受到从未见识过的神秘世界,听到神的声音,从此对鬼王峒奉若神明。”

程宗扬想起丹宸,鬼巫王在她眼中就是神的化身。他摸了摸下巴,“给几万人施巫术,这些巫师够不容易的。”

“哪用这么麻烦?南荒的部族都是单一血脉,巫师们只要对部族的首领采用巫术,就能通过他们影响鬼王峒范围内的奴隶。”

程宗扬怀疑地问道:“是吗?”

小紫挑起下巴,“你看红苗人不就知道了。而且这种巫术有个弱点,销魂别香与巫术的效果是分开的。简单地说,巫师们施展的巫术只让那些首领产生崇拜和服从,而他们效忠的对像是由销魂别香决定的。如果有一种药物效力超过毒蝇伞,他们服从的对象就会转移。”

程宗扬半信半疑地说道:“怎么会这样?不是太麻烦了吗?”

小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连这都不明白?”

“黑魔海一向如此。”谢艺淡淡道:“他们留下这样大一个漏洞,是为了防备鬼巫王。鬼巫王的药方既然是从他们那里得来,他们手里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想必不少,如果有一天鬼王峒的奴隶突然成为黑魔海的忠仆,我也丝毫不会奇怪。”

程宗扬想起樨夫人,怪不得在白夷族的时候,她那么容易就会听自己的。他怔了一会儿,忽然指着小紫,“原来你是想——你怎么会知道我身上带着——丹宸!我干!”

小紫撇撇小嘴,“傻瓜。要不那个红苗女人怎么会替你死?”

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小紫从丹宸的异常表现,猜出自己身上带有比销魂别香更强的药物。这也很正常,销魂别香是用梦幻蘑菇简单加工成的,和自己手中高纯度的麻古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小紫把自己领到这里,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已经昭然若揭。

“原来你是想利用黑魔海留下的漏洞,把那些归附鬼王峒的部族都变成我的奴隶?”程宗扬呼了口气,突然间变成一个拥有上万名奴隶的大奴隶主,这感觉还真不适应。

小紫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现在才明白过来。难怪乐姐姐总叫你大笨蛋。”

“废话!”程宗扬抓出一把铜铢,挑出几枚,“这是两枚铜株,这是三枚,加起来,再去掉一枚,还剩几枚?”

“四枚啊。”

“简单吧。连猪都知道。”程宗扬手一合,然后伸出一只拳头,“这会儿有几枚铜铢?”

小紫眨了眨眼睛。

“猜不出了吧。你怎么这么笨呢?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啊。”程宗扬得意地说道:“明白了吧,不是我笨,是你们总给我玩神秘。没有过程,直接让我猜结果,以为我是神啊。”

“七枚。”

“你就蒙吧。”程宗扬摊开手……然后一把收起来,板着脸说:“废什么话呢!时间就是生命,没人教过你吗!”

小紫用手指刮着脸颊,朝他做了个鬼脸,程宗扬只当没看见。

“哎呀!”小紫手指不小心被划破,流出血来。

小紫把手指含在口中,过了会儿伸出手掌,“程头儿,你身上药物有多少?不要告诉我你不够哦。”

程宗扬板着脸说:“你不是很会猜吗?猜猜够不够。”

小紫笑吟吟道:“有几个女族长得很漂亮哦。”

程宗扬拉开背包,抓起散落的药片,“需要多少?”

“那些部族是轮流来鬼王峒做工,每次大概有三十个。”

“三十一、三十二……”麻古和摇头丸每样都有五十片,凝羽用过一些,剩下的程宗扬全都拣出来,一把递给小紫。

小紫伸手欲接,手腕却被谢艺握住。谢艺从容而坚定地把她的手推到一边,“你去星月湖,用不了这么多奴隶。”

小紫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

程宗扬醒悟过来,这丫头真是狡猾,一路上都十分合作,在自己戒心降到最低点的时候悄悄耍了个花招。

程宗扬握住药片,笑眯眯道:“用血对不对?”

“小气鬼。”小紫哼了一声,悻悻收回手掌,“那就用你自己的血好了。”

程宗扬划破手掌,然后把染血的药片递给小紫,“够了吗?”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