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5章·劝降

“啊呀!”乐明珠痛叫失声,“大坏蛋,你去死……呜呜……”

“别哭,别哭,”程宗扬用呵哄的口气道:“再忍忍就不痛了。”

程宗扬也想轻一点,可小丫头的屁眼儿实在太紧。他两手张开,手指撑住乐明珠光洁的小腿,拇指扒开她雪滑的臀肉。

小巧的屁眼儿早已被挤得不见踪影,只能感觉到绵软的臀肉间,一个紧揪揪的肉环箍在阳具上,那团粉嫩的白臀被挤得似乎膨胀起来。

“痛死了……呜呜……我……屁股让你插烂了……哎呀!”

龟头在紧窄的肠道内穿行,带来异样的快感。小丫头拼命抗拒,但她手脚都被缚着,根本无法阻止阳具在她身内越进越深。屁股传来撕裂般的痛楚,那根大肉棒仿佛被火烧红一样炙热,一直顶到屁股深处,然后开始抽动。

“呀……呀……”

乐明珠抽噎着不时发出吃痛的尖叫。她做梦也想不到,那根看起来挺帅的肉棒会变得如此凶狠。从未被人进入过的部位突然塞进来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子,除了痛楚,还有强烈的不适感。乐明珠哭着发誓,等程宗扬放开她,非狠狠咬这个大坏蛋一口。

“哎呀!你顶到我肠子里面了……好痛……大坏蛋……”

乐明珠哭着想躲避他的阳具,但屁股被那个大坏蛋分开,柔嫩的肛洞暴露出来,被那根大肉棒狠狠戳弄。整只屁股仿佛裂成两半。

小香瓜的叫声被小紫和苏荔听得清清楚楚,程宗扬尴尬之余,又有种刺激的感觉,阳具一下一下在小香瓜雪臀内进出。

不知被插了多久,乐明珠哭泣声慢慢停止。身子被一具强壮的躯体压住,顶住屁股不停摩擦。渐渐的,肉体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屁眼儿虽然还是很痛,却没有刚插入时那样生涩。乐明珠渐渐止住哭声,心神被不住在自己体内挺入抽出的肉棒吸引。

小丫头的屁眼儿依然很紧,但涂在上面的药膏软化了她的紧张,阳具进出渐渐顺畅起来。

程宗扬松了口气,这时才开始感受到小香瓜后庭的美妙。来到这个世界,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虽然不少,但干过屁眼儿的却没几个。

肯与男人肛交的女子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倾心相爱,愿意把自己所有的隐私都奉献出来;另一种很简单,就是被当成妓女那样玩弄。可惜这两种自己遇到的都不多。

白夷的樨夫人算是后面一种,那只妖淫的母兔子屁眼儿玩起来确实过瘾,但仅仅是肉体的快感而已。

小香瓜伏在榻侧,涂过药膏的嫩肛又软又腻,紧紧夹住肉棒,随着阳具的进出,在臀间时鼓时陷,柔韧中充满诱人的弹性。

那只小屁股圆润之极,肌肤晶莹而又粉嫩。虽然自己动作强烈时,小丫头还会发出痛叫,但哭泣声已经停止,脸上泛起令人心动的红晕。

程宗扬双手托住少女的雪臀,阳具拔出半截,只留下龟头还留在她臀内。小香瓜肛洞周围细密的菊纹消失了,柔嫩的屁眼儿被撑得圆圆的,仿佛一条红红的细线套在肉棒上。龟头轻轻一退,小屁眼儿被带得翻开,露出一圈红嫩的肛肉,在肉棒上微微抽动,娇艳欲滴。

程宗扬握住乐明珠白玉般的秀美脚掌,阳具往前一挤,那小屁眼儿立刻收紧,被带得陷入臀内。娇嫩的菊肛紧夹着棒身,从龟头下方一直摩擦到阳具根部,整根阳具都被柔腻的肠壁包裹着,紧密异常。程宗扬动作渐渐加快,身下的少女也渐渐适应了肛门被异物插入的感觉,颦紧的眉头一点一点松开。

时间缓缓流逝,伏在榻侧的少女低声娇吟着,长发披散在颈后,曲线玲珑的玉体渗出一层香汗,火光下像无瑕的美玉一样白里透红。

她身上的链子略微松开,双脚张开的幅度更大,白美的雪臀向后翘起。雪滑的臀肉上,柔嫩的屁眼儿变得湿濡,散发出亮晶晶的光泽。

“小香瓜。”

“嗯……”

程宗扬抱住她的腰肢,把她上身托起。乐明珠雪臀一滑,顺着他的阳具坐到他怀中,被大肉棒捅得低叫一声。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握住她两团白光光的美乳,低头在她颈侧亲吻。

乐明珠胴体火热,已经在催情剂的作用下情动十分。她星眸朦胧地挺起光滑的玉体,雪臀在程宗扬腹下滑动。

最初的痛楚过后,痛疼欲裂的屁眼儿变得柔软而滑腻,对强行插在里面的肉棒也不再排斥,反而感到一种异样的充实感。

朦胧中,她有种错觉,自己的屁眼儿仿佛就是为那根阳具而生,在等待十六年之后,终于等到它的来临。

当那个坏蛋用动听的声音告诉自己,他有多喜欢自己的屁眼儿,自己竟然感到一丝甜蜜,甚至不顾屁眼儿还在火辣辣地作痛,主动把屁股挺得更高,让他插进来。

那只又大又硬的龟头带着自己身体的温度,热热地顶在屁眼儿上,然后挤进娇小的肉孔。自己从未被人碰触过的肛洞,在那只大龟头的欺负下被挤得变形,最后害羞地张开,乖乖吞下他散发着雄性气息的肉棒。

肛洞带着胀裂般的痛楚被阳具撑满,硬邦邦的龟头刮在肠壁上,每一丝细微的触感都令自己心颤。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粗大的肉棒插进柔嫩的肉孔中,在体内一突一突地跃动,让自己的身体仿佛融化。

乐明珠这时才明白他为什么要别人回避,两个人这样的亲密,怎么好被人看到。

乐明珠面红如火,软软靠在他肌肉分明的身体上,感觉着自己白嫩的乳球在他手中滑动,羞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嗯……啊……啊……”

朦胧中,她依稀听到女人低叫的声音,充满了满足与喜悦。怔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那柔媚的声音居然是自己发出的,不禁又是愕然又是害羞。

程宗扬拨开乐明珠的发丝,小香瓜还没有发现她身上的链子已经松了许多,她翘着双腿坐在自己怀中,温香软玉的裸背贴在自己胸前,亲密无间,没有一丝缝隙。

程宗扬托起她双乳,把她压在榻上,阳具奋力挺入。小香瓜肉体光滑无比,散发着少女迷人的香气,她臀间一片湿腻,被自己阳具贯穿的肛洞仿佛融化的油脂,在肉棒的抽送下发出“叽叽”的轻响。她下体更是淫液泉涌,阴囊触在上面,能感觉到她处子的蜜穴内一片火热。

程宗扬这一轮密集的挺弄,使乐明珠身子颤抖起来。她绝美的面孔布满娇羞的神态,屁眼儿夹紧肉棒,无意识地抽动着。在手中滑动的乳球皮肤绷紧,乳头硬硬翘起。

“屁股……屁股要裂开了……”

程宗扬俯在她耳边,“小香瓜,舒服吗?”

“你的大肉棒好热……屁股都要烫化了……啊——啊——”

肠壁上一圈圈的嫩肉在龟头上滑动,传来令人销魂的酥爽感觉。少女玉颊火红,她双手并在身后,本能地挺起屁股,粉嫩的雪臀被干得啪啪作响,蜜穴淫液四溢。

程宗扬轻舔着她的耳垂,用耳语般的声音说:“小香瓜,你现在是我的了。永远都是……”

乐明珠叫道:“我是你的……屁股要被大肉棒插裂了……我要……我要尿……尿出来了……啊……”

小香瓜叫声越来越急促,雪嫩的屁股在肉棒的插弄下,不住跳动。忽然她浑身一紧,屁眼儿紧紧夹住肉棒,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程宗扬已经坚忍许久,这时阳具陷在肠道内,肠壁一圈圈缠在棒身上,不停蠕动,他立刻放松精关,在她肠道深处尽情喷射。

这次精液分外量多,程宗扬一边喷射,一边拥住乐明珠的身体。他一手伸到她腹下,包住她柔腻的玉户。那只鲜嫩的美穴在手中剧烈地抽动着,半秒钟之后,一股湿热的液体猛然喷出,从他指缝间直溅出去。

小丫头生平第一次高潮强烈之极,她尖叫着昂起头,像要晕厥过去一样两眼翻白,屁股抽动着一抖一抖,不时夹紧,红嫩的乳头充血般高高挑起。

她火热的蜜穴敞露出来,仿佛用尽全身力气,在程宗扬手中一连喷射三次。淫水远远溅出,淋淋漓漓洒在她臀后的地毯上。

程宗扬从未见过这样强烈的高潮,如果小香瓜被鬼巫王破体,真可能在高潮中活活泄死。他小心翼翼地拔出阳具,小丫头雪臀微微战栗,白嫩的臀肉间露出一个圆圆的入口,被撑大的肉孔隐约能看到破肛时的血丝,肛洞那圈嫩肉被干得微微肿起,红艳无比。

在她臀沟下方,那只娇美的蜜穴仍在不停收缩,忽然穴口一鼓,吐出一股浓白的黏液,然后颤抖着收紧。

“哗”的一声碎响,那条金色的细链从少女光洁的玉体上滑落,仍是首尾相连的一条。

高潮过后,乐明珠像虚脱一样伏在榻上。程宗扬拥着她的身子,等她身体的悸动平复,才小声道:“舒服吗?”

乐明珠有气无力地说:“我以为……我都要死了。”

程宗扬摊开湿淋淋的手掌,小声笑道:“小香瓜,你尿了好多。”

乐明珠闹了一个大红脸,过了会儿才说:“你还尿到我屁股里了呢。”

程宗扬大笑道:“那叫射精!不是尿尿。”

乐明珠被他笑得越发不好意思,埋怨道:“你还笑,我屁股都被你插得流血了,里面还让你射了好多东西。”

程宗扬搂住她,低声道:“小香瓜,你身体里有我的精液,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为什么要是你的人?”

“就是说,从今往后,只有我一个人能把肉棒放到你身体里面。”

乐明珠不满地嘟起嘴,“我都答应过了。”

“还有,”程宗扬得寸进尺,“以后我什么时候要你的屁股,你都要乖乖让我插。”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最后红着脸点了点头。

小丫头娇羞的样子让程宗扬心中一荡,“我现在就要插。”

乐明珠连忙道:“不行!不行!我屁股还好痛,等我好了你再插。”

过了会儿,乐明珠忽然小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

乐明珠羞怩地不愿开口,程宗扬又哄又劝,小丫头才贴在他耳边,咬着耳朵说:“你刚才的样子好威风。”

程宗扬失笑道:“是吗?”

乐明珠点点头,“你那样骑在人家屁股上,用大肉棒插人家屁股,还那么用力。我都快吓死了,又觉得被你压着很安全,一点都不用怕。虽然屁股被你插得好痛,可心里其实还是高兴。喂,你不许笑!”

程宗扬抱住她香软的身子,在她耳边悄声说着,等她呼吸渐渐平顺,像只小猫一样睡着,才小心地放开手。

小紫坐在墙角,笑容更加灿烂。程宗扬扯下她蒙眼的鲛绡,盖在乐明珠身子上,一边拖起小紫,走到水晶帘外,迎面是苏荔似笑非笑的眼神。

就隔了这么一道什么都挡不住的帘子,自己和小香瓜那点事,不用说,肯定让她看了个清清楚楚。

程宗扬无奈地说道:“好了,我们看过你和武二,现在你该看、不该看的也都看了,大家算扯平了吧。”

苏荔啐了他一口,然后瞟向小紫,“她呢?”

“我有点事问她。”

苏荔挑起眉梢,“怎么?你真要放过她?”

“说好的一命换一命,总不好说话不算数吧。”

“你很守信吗?”

程宗扬叹了口气,“守信也是有条件的。如果换成鬼巫王,不用你说,我就把他大卸八块了。可这丫头……”

苏苏冷笑一声,抱住手臂。

小紫扬起脸,轻笑着柔声道:“程头儿,你好厉害,乐姐姐的阴精都被你榨出来了呢。”

程宗扬慢慢道:“你知道你娘是谁吗?”

小紫朝地上沉睡的碧奴瞟了一眼,“她啊。”

“你爹呢?”

小紫唇角的笑意消失了。

“你生父姓岳,叫岳鹏举。”程宗扬耐心地说道:“是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在六朝,别人都叫他武穆王。这个武穆王比鬼巫王可厉害多了。谢艺就是他以前的手下。”

小紫娇美的唇线抿紧,眼睛却泛起异样的光彩。

“你爹爹当年到南荒,把你娘收为姬妾。可惜你娘那个白痴什么都不懂。谢艺这次来,就是专程找你们母女,准备给你们一个好的归宿。”

小紫忽然迸出泪花,“他呢?”

小紫泫然欲滴的表情让程宗扬心头一软,“武穆王已经过世了。不过他留下一些遗产,现在由他的旧部管理。如果你跟我们回去,那些东西都由你来继承。对了,你父亲的旧部在星月湖,你会喜欢那里的。”

小紫低着头,泪水顺着光洁的面颊一滴滴淌落下来,“小紫从来都不知道有爹爹……星月湖离这里很远吗?”

“别担心,谢艺能走到这里,也能把你们带回去……”

程宗扬解开她腕上的绳索,温言道:“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鬼巫王。你跟了他这么久,总该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小紫,来帮我们打败他。”

程宗扬这几句话说得真心实意,诚恳之极。小紫深受感动,可她用力想了半晌,最后楚楚可怜地说:“小紫不知道啊。”

“那些鬼武士呢?还有鬼巫王召唤的行尸,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

小紫一边揉着被捆痛的手腕,一边眉头很努力的皱起,使劲想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程宗扬一阵灰心。

小紫细白的手指按在地面,忽然用力一撑,身体斜掠而起,燕子般穿过水晶帘,飞入卧室。

程宗扬心里大叫糟糕,立即抢上去,抓向小紫的背影。乐明珠还在卧室里睡着,如果被小紫挟持,就麻烦了。

小紫风一样掠向乐明珠,快触到她的肌肤时,忽然身体一旋,越过轻纱织成的帷幕,足尖在通向鬼王宫的暗道洞口轻轻一点,发出一声惊呼。

程宗扬扑了个空,立即转身,匕首寒光一闪,割开帷幕,冲向摇摇欲坠的小紫。

小紫像是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朝后倾斜过来。程宗扬抓住机会,张手抓向小紫的肩膀。

小紫甜甜一笑,小手扬起,兰花般张开,放出几点细小的光芒。饶是程宗扬躲得快,脸上也挨了一针,险些刺中眼睛。

小紫做了个鬼脸,“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大傻瓜!什么武穆王、星月湖,他们有那么厉害,我们还会回到南荒吗?”

苏荔抱着肩走来,横了他一眼,“几滴眼泪就把你骗了。”

程宗扬气得险些吐血。这死丫头眼泪说来就来,表情装那么像,其实心里一点都不信。他咬牙拔出脸上的细针,略微松了口气,幸好上面没毒。

小紫笑吟吟道:“苏荔姐姐,如果你现在投降,我可以把你收为我的奴隶。如果还反抗……嘻嘻,我们抓到朱诺,玩了她好久呢。苏荔姐姐,你身子好美,能穿好多环。我每天在你身上穿一只,等玩够了,就把你变成用来性交的行尸,让那些奴隶看看反抗者的下场。”

看着这个眉目如画的小美人儿,笑吟吟说出这样刻毒残忍的话语,程宗扬心底阵阵发寒。

苏荔蝎尾悄然挥出,小紫身子轻盈地一旋,退入暗道,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来啊。里面都是抓你们的人呢。”

黑暗中,一只手稳稳伸出。小紫清楚看到他食指抬起,却避无可避,被轻轻一指点在眉心。

小紫身子一震,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那根手指吸走,软绵绵落在地上。

谢艺平静地从暗道内踏出,伸手扶住跌倒的小紫。

“他说的都是真的。”谢艺说道:“谢某此行,就是要迎你们母女回去。”

小紫冷冰冰盯着他,一言不发。

“嘿嘿,几位好啊。”朱老头猥琐的嘴脸从谢艺身后伸出半截,嘴里成车的好话不要钱一样往外倒,“咱们可是又见面了。我说小程子,你这一脸的红光,一瞧就是有什么好事。瞧瞧,印堂发亮,红鸾星动,不是升官就是发财。年轻有为,春风得意啊……”

程宗扬讶道:“老头,你怎么没死在里面?”

“瞧你说的。”朱老头腰弯得像虾米一样,一脸谀笑,“多亏咱们谢爷,一路照顾咱老人家,运气运气。嘿,苏荔族长,你这满面红光,老头儿一瞧就是有什么好事儿啊,看看看看,印堂发亮,红鸾星动……”

程宗扬抓住小紫的手臂,笑眯眯道:“人算不如天算。小心话说得太满,谁没有倒霉的时候呢?”

小紫冷冷道:“你们找错人了。我就是个野种。那个武穆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乐明珠蜷着身子伏在榻上,睡得正熟,她身上只盖了幅鲛绡,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令人怦然心动。

谢艺扫了乐明珠一眼,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不屑,然后放开小紫,“你信不信都可以。但谢某立过誓,要找到岳帅的后裔,把她们带回星月湖。”

“现在想起来要照料,当初为什么把我们赶出来?”

“岳帅遣散姬妾的时候,不知道你母亲怀着身孕。”

小紫讥笑道:“连她怀孕都不知道,看来我那位爹爹一点都不在乎她。”

谢艺道:“如果岳帅知道有你这个女儿,一定不会让她走。”他轻轻按住腰侧的刀柄,“只要除掉鬼巫王,我就立刻带你们回去。”

小紫讶然道:“随便编个故事就想骗我去对付鬼巫王,以为我和你们一样傻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这丫头戒心太重了,打定主意不相信任何人。谢艺又没什么凭据,空口白话的,怎么可能说服她。

谢艺盯了小紫片刻,然后站起身,挽着碧奴进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