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4章·解淫

苏荔俯下身,温言道:“姐姐来看看好吗?妹妹放心,我们都是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你觉得害羞,姐姐也脱光好了。”

程宗扬吓了一跳,她是存心来考教自己的吧?他急忙道:“苏荔族长!”

苏荔瞟了他一眼,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你又不是没见过。”

程宗扬哑口无言。自己不但看过,还看得挺清楚,可是……这女人也太豪放了吧?

程宗扬尴尬地移开视线,苏荔不再理他,径自脱去衣物,赤裸着白生生的胴体,扶起乐明珠,柔声道:“让姐姐看看好吗?”

乐明珠可怜兮兮地说:“不要……”

苏荔不由分说地分开她双膝。那条金链正把乐明珠束缚成适于交媾的姿势,她手脚压在身下,雪白的身子向上弓起,双膝朝两边一分,下体便无可遮掩地暴露出来。

少女柔润的玉阜微微隆起,软软的又白又嫩,那条金色的细链嵌进软肉,正压在花蒂上。蚌口微微张开,吐露出红腻如脂的蜜肉,里面早已春潮涌动,水汪汪淌满清亮的蜜汁。

苏荔掠起发丝,俯在乐明珠耳边道:“这催情药物确实很厉害,只怕真的会血脉爆裂。”她声音更加细微,“我瞧他人也不坏,不如你就把处女之身给他好了。”

“我不要……”乐明珠小脸哭丧着说:“师傅说,凤凰宝典没有到第七层,一破体就会死的。我才十六岁,我不要死。呜呜……”

程宗扬抱怨道:“你们练的什么鬼功夫?”

乐明珠脸上挂着泪花,怒视程宗扬,“不许你说我们的坏话。”

程宗扬只好闭嘴。

“有一个法子,可以不用破体。”

程宗扬仿佛捡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什么方法?”

小紫笑吟吟没有开口,等程宗扬板起脸,才道:“一命换一命,这个交易公平吗?”

跟小紫耍心眼,多半是自取其辱。程宗扬很光棍地点了点头,“公平。只要她没事,我就放你走。”

小紫爽快地说道:“有一种药膏,能让乐姐姐保持处女的同时还能泄身。”

程宗扬眯起眼睛。

“乐姐姐身上的草汁要在交合中泄身才能解除。这种药膏呢,可以涂抹在身体其他部位,让那里变得敏感……”

“什么药膏?在哪里?”

小紫细声细气道:“在你背包里啊。”

程宗扬打开背包,按照小紫的指点,从她那堆物品中,找出一只红珊瑚制成的臂钏。那只臂钏是中空的,里面藏着一种淡红色的药膏,散发出古怪的气味。

“把它涂在身上,涂药的部位被阳物一触,就会感到酥痒。程头儿,你用别的位置,也能让乐姐姐泄身。”

乐明珠努力张大眼睛,想看清那药膏的样子。程宗扬挑起一团,指尖传来细针轻刺般的凉意。

程宗扬看了片刻,然后盯着小紫,伸出手指,“你先试试。”

上过几次当,程宗扬也学聪明了,鬼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自己要这么蠢地相信小紫,恐怕将来哭都没地方哭。

但小紫应付自如,笑吟吟道:“好啊。只不过药膏就这一点,只够一个人用呢。你要给小紫,乐姐姐就不够用了。”

程宗扬又吃了个瘪,他脸上露出凶恶的表情恶狠狠道:“不要以为我不打女人,你敢骗我,小心我把你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来!”

小紫笑嘻嘻道:“她本来就不怎么认得我。”

程宗扬一阵气馁,在这丫头面前,自己总占不了上风。他俯在乐明珠耳边,小声道:“试试吧。”

乐明珠瞪了他半晌,就差在脸上写两个字:不信!但身体的灼热感越来越强烈,心跳也越来越剧烈,最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程宗扬商量道:“抹在哪儿?”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脚趾头!”

苏荔嗤然一笑,“傻妹妹,那里不成的。”

“那你说哪里?”

苏荔瞟了程宗扬一眼,程宗扬只好干咳一声,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

乐明珠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怒道:“你去死!大笨蛋!大笨蛋!”

程宗扬又说了两个字。

“我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你在我身上乱蹭!”

程宗扬只好又换了两个字。

乐明珠脸色一变,像听到恶心之极的事物一样,忍不住一阵干呕。苏荔轻拍着她的背脊,一边瞪了程宗扬一眼。

程宗扬无奈地摊开手,“我什么都没说。”

“你还没说!”乐明珠小嘴一瘪,眼泪汪汪地说:“你要敢把你尿尿的脏东西放到我嘴里,我……我就咬死你!”

苏荔忍住笑意,抹去乐明珠的泪花,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

乐明珠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真的吗?”

苏荔点了点头,脸上突然一红。

程宗扬道:“你自己选吧。不过要快一点。再等一阵,可能就不用选了。”

乐明珠思来想去,最后带着哭腔道:“第一个好了……苏荔姐姐,你不要骗我……”

程宗扬松了口气,要说服这丫头,简直比打仗还累。他咳了一声,“苏荔族长,你们是不是……回避一下?”

“不要!”开口的竟然是乐明珠,“苏荔姐姐你别走,他要欺负我,你就替我打他。”

苏荔一脸好笑地看着程宗扬。

程宗扬忍不住拉住乐明珠耳朵,咬牙道:“笨死你了,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看呢!”

乐明珠不服气地把脸扭到一边,嘟着嘴说:“我害怕……”

“有我在,你怕什么?”

“你慢慢哄她吧。”苏荔一笑,拉起小紫。

小紫道:“我闭上眼睛好了。”

程宗扬哼了一声,用鲛绡把她眼睛蒙上,“你在这儿老实待着。”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好找这丫头算账。

苏荔拉起昏迷的碧奴,转身离开。那具艳丽的肉体终于离开视线,程宗扬大大松了口气。

虽然那道水晶帘什么都遮不住,但总比她在一旁瞧着自己跟小香瓜肌肤相亲好些。

室内安静下来,除了小紫,相干、不相干的人都离开了。程宗扬与乐明珠四目相对,只见那丫头一脸紧张,像一只小老虎,充满戒备地盯着他。那张小脸红红的,柔嫩的唇瓣像涂了胭脂一样娇艳欲滴。

程宗扬忽然一笑,张臂抱住乐明珠,狠狠吻住她的红唇。

小丫头的唇舌柔滑之极,充满了醉人的香气。程宗扬毫不客气地挑开她的牙齿,含住她软腻的香舌。

乐明珠开始没反应过来,意识到他的举动,气恼地想咬他一口,但齿尖触到他的舌头又犹豫了。就犹豫那么一下,便再也咬不下去。

程宗扬舌头越进越深,在她温润的小嘴中恣意亲吻。乐明珠只能乖乖张开嘴,任他吮吸自己的唇瓣,挑动自己的香舌。口鼻中满是浓郁的男子气息,火热的唇舌彼此纠缠,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使他们仿佛在彼此怀中融化。

良久,程宗扬松开乐明珠的小嘴,只见她双颊火红,柔嫩的唇瓣像花瓣一样娇艳,禁不住又吻了一口,低声道:“小香瓜。”

乐明珠星眸半闭,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程宗扬心头升起一丝怜惜,他捧住小香瓜那对丰腻的乳球,在掌中轻揉捏着。乐明珠舒服地闭上眼,鼻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声。

虽然不是第一次爱抚这对乳球,但小香瓜圆硕的美乳每一次都令自己爱不释手。她这时身体弓起,胸部更加突出,两团丰腻的乳球又圆又大,在程宗扬掌中柔柔滑动。程宗扬力道愈发轻柔,涂过香脂的肌肤香滑异常,两团充满弹性的乳肉柔美地改变着形状,每一寸肌肤都晶莹雪嫩,完美无瑕。程宗扬呵了口气,红嫩的乳头立刻翘起。那两粒乳头小小的,衬着雪球般的美乳,像玛瑙一样嫣红。

“喂,”乐明珠脸红红地睁开眼睛,鼓足勇气道:“让我看看你的那个。”

程宗扬笑道:“什么?”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就是你那个东西。”

“你不是说它恶心吗?”

乐明珠悻悻道:“我都答应让你用它插我的屁股了,总要看看它长什么样子吧?”说着她嘟起嘴,不高兴地说:“我都被你看光光了,连那里都被你看过。我也要看你的!”

程宗扬大度地解开衣服。这段日子的跋涉,使他身上最后一丝赘肉也消失无踪,肌肉变得结实,手臂和背部的伤口已经收拢,不再血肉模糊,反而显示出男人剽悍的一面。

乐明珠眼睛一亮,“你有腹肌呢。”

程宗扬一收腹,肌肉绷紧,显示出腹肌清晰的轮廓。

乐明珠喜滋滋看着,正要开口,眼睛忽然瞪得浑圆。

程宗扬一脸坏笑地解开裤子,掏出一根怒胀的阳具。那根肉棒硬邦邦挺在腹下,龟头向上昂起,棒身略呈上翘的弧线,色泽发亮的龟头又硬又大,充满了威胁。

乐明珠口鼻像被人堵住一样屏住呼吸,直勾勾看着他的阳具,良久才呼出一口气,“好大啊……哇,你每天带着它,不觉得累吗?”

程宗扬啼笑皆非,用力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看着小丫头目不转睛的样子,程宗扬故意说道:“是不是很丑?”

乐明珠想也不想地说道:“哪里丑了?很帅啊。”

程宗扬笑道:“不觉得它讨厌了?”

乐明珠脸忽然一红,“讨厌!恶心!恶心!”

程宗扬一边逗着小香瓜,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小紫。她唇角微微上翘,保持着恬静的笑容,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哎呀!”乐明珠忽然想了起来,迭声说:“不行!不行!”

“怎么了?”

乐明珠凑到他耳边道:“你的东西那么大,怎么可能放进去?”

嗅着少女身上的香气,程宗扬心神微荡,“这不是你自己选的吗?”

乐明珠嘟起嘴,“苏荔姐姐说……咦?武二郎的东西很小吗?”

幸好没有被武二听到,要不二爷非一头碰死不可。程宗扬忍笑宽慰道:“放心吧。他的东西恐怕比你手臂还粗,他都能插到你苏荔姐姐屁股里面,我这个肯定能放进去。”

乐明珠琢磨了一会儿,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你快一点,我身体好热……”

程宗扬抱起身无寸缕的乐明珠。金色的细链从少女柔美的四肢绕过,在身后连在一起,链上看不到任何连接的痕迹。

小丫头双臂伸直,小腿弯翘起来,被捆得动弹不得。程宗扬发现那条细链缠绕得很有技巧。被它缚住的新娘如果顺从地与鬼巫王交合,贴在肌肤上的细链并不碍事。如果新娘挣扎,链子就会收紧,把她手脚拉到一处,就像小香瓜现在这样身体反弓,下体被迫挺起。鬼巫王只需要分开新娘的双膝,就能从容与新娘交媾,而新娘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不过这对程宗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既要保留乐明珠的处女之身,还要她在交合中达到高潮,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小紫提供的粉红色药膏可以通过其他途径的交合方式,让乐明珠高潮。乐明珠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对口交、乳交和肛交更是抵触之极,幸好有苏荔现身说法,才说服她答应接受肛交。

第一次与乐明珠真正肌肤相亲,又是她主动答应肛交,程宗扬心里早已乐开了花。问题是想和手脚反绑的小丫头肛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把乐明珠俯身放在榻上,然后分开她的小腿。乐明珠小腿折叠过来,压在臀上,分开的缝隙只能插进一只手掌,而且姿势别扭之极。

“哎呀,难受死了!”

程宗扬也很伤脑筋,他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把乐明珠扶起来,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一手托住她的小腹,系在一起的手脚下移,把她反弓的身体弯折过来。

乐明珠双膝顶着软榻,小腿翘起,与手腕连在一起,变成跪伏的姿势,臀部向后挺起,只要分开小腿,就桃源在望。可程宗扬刚放手,乐明珠又叫了起来,“不行!不行!”

乐明珠双手被绑在身后,无法支撑身体,反弓的躯体又使她胸部前挺,结果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那对圆硕的乳球上,比刚才的姿势还要难受。

“笨死你了!把我抱下来。”

按照乐明珠的指点,程宗扬把她抱到榻侧。那软榻齐膝高矮,小丫头双膝跪地,上身正好伏在榻上,感觉顿时轻松许多。她得意地说:“怎么样?还是我聪明吧!”

程宗扬笑道:“最聪明的就是小香瓜了。腿放松一点……”

程宗扬握住乐明珠的脚踝,慢慢朝两边推开,小丫头身体柔若无骨,虽然细链系得极紧,两只白嫩的脚丫仍顺利滑到臀侧,露出雪嫩的小屁股。

程宗扬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这丫头一点都不知道她的姿势有多么诱人。

她身子跪伏在榻侧,白美的大腿跪在地上,小腿弯折过来,贴在臀侧,与双手绑在一起。金色的细链伸入腹下,贴着大腿根部绕过,一直缠到脚尖。她纤美的腰身盈盈一握,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由于肢体拉紧,雪滑的臀肉朝两边分开,从后面看去,光润的臀沟一览无余。那姿势就像她主动趴在榻侧,抱住光溜溜的小屁股,把下体的秘境展示给自己观赏。

程宗扬喉咙发干,那丫头身子光洁如玉,晶莹的肌肤下透出一层玫瑰红,细嫩得仿佛吹弹可破。她臀部像精心雕琢的玉球一样光滑圆润,臀沟间柔嫩的屁眼儿暴露在空气中,宛如一朵小巧的雏菊,嵌在白腻的臀肉间,可爱之极。

程宗扬心头一阵悸动,第一次和小香瓜做爱,竟然是用她的后门,不知道等她长大,回想起今天这一幕,会不会觉得吃亏。

乐明珠用力挣了一下细链,气恼地说道:“快一点!该死的链子,我都……我都快爆炸了!”

程宗扬拿起红珊瑚臂钏,挑出一团药膏。

臀后忽然一凉,一团软滑的物体涂在柔嫩的肛洞上,带来丝丝凉意。乐明珠刚要叫喊,忽然闭上嘴巴。

这片清凉中,一根火热的手指在肛洞上轻轻揉弄,抚过肛洞周围每一丝细小的纹路。乐明珠脸都红透了,渐渐的,那股凉意变成微烫的感觉,屁眼儿仿佛浸在温热的水中,越来越敏感。指尖每一个动作都仿佛撩拨在她最在意的地方,带来令人战栗的触觉。

散发着刺鼻气息的药膏涂在嫩肛上,粉红色的药膏迅速被肉体吸收,转眼就消失无踪。柔嫩的菊肛仿佛涂了一层胭脂,在雪臀间泛起娇艳的光泽。

涂完最后一点药膏,程宗扬俯下身,对乐明珠说:“小香瓜,我现在要进去了。”

“嗯……”乐明珠小声应了一声。

忽然间,她咬住嘴唇,连耳朵都红透了。

程宗扬哑然失笑,这丫头有够迟钝的,这会儿才开始害羞。他轻轻爱抚着小丫头滑嫩的臀肉,低声道:“小香瓜,别担心,你不会后悔的。”

程宗扬龟头在香软的臀肉上一滑,顶住柔嫩的肉孔。乐明珠绯红的脸颊贴在榻上,弯弯的眉峰渐渐颦紧,忽然她扬起头,发出一声低叫。

那只又粗又硬的龟头硬邦邦顶住肛洞,乐明珠心跳蓦然加速。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中间,那个小小的肉孔正在发热,突然被一只火热的龟头顶住,顿时被烫得抽动起来。

粗硬的龟头向下一沉,那朵柔嫩的雏菊在重压下软软散开。

“哎呀……”乐明珠皱着眉头道:“好了吗?”

“还差一点。”

程宗扬缓缓用力,能清楚感觉到小巧的屁眼儿在龟头下一点一点张开。雪滑的臀肉在龟头的挤压下凹陷下去,夹住火热的肉棒。

“好了吗?”乐明珠再次问道。

“还差一点。”

涂过药膏的肛洞变得柔软而滑腻,乐明珠只觉得自己屁股中间那个细小的入口,在他又硬又热的龟头下像朵菊花一样圆圆张开,越来越大。

“好胀……哎呀!”

程宗扬龟头挤进一半,小丫头的肛洞已经张开到极限。乐明珠忍住臀间挤胀的痛意,蹙眉道:“好了吧?”

“还差一点……”

“你骗我!”乐明珠努力伸出手指,往臀后一摸,顿时惊叫起来,“怎么会这样?不要!你太大了!”

“别怕,”程宗扬安慰道:“你只要放松一点,就进去了。”

乐明珠用绑在一起的双手推搡着他的身体,“我不信!你骗我!苏荔姐姐——哎呀!”

迟早要进去,长痛不如短痛。程宗扬悄悄吸了口气,握住乐明珠的脚踝,用力挺入。小丫头尖叫声中,柔软的肛洞在龟头的挤压下向内陷去,雪白的臀肉紧紧夹住棒身。

软腻的屁眼儿始终卡在龟头上,一直被顶到臀沟深处。正当程宗扬以为这一次要无功而返的时候,那小巧的嫩肛猛地弹起,龟头忽然一暖,陷入软嫩的肛洞中。

乐明珠喉头“呃”的一声,身体猛然绷紧,雪滑的圆臀以一个僵硬的姿势挺着,一动也不敢动。

肛洞被火热的阳具硬生生捅入,又胀又痛,屁眼儿被撑到极限,像要裂开一样,传来火辣辣的痛意,肠道内仿佛塞进一颗松果,撑得满满的。

“呜……”乐明珠痛得哭泣起来,“我好痛……屁股裂开了……”

程宗扬小心翼翼地分开身下的臀肉,小香瓜红嫩的肛洞已经被挤入体内,肉棒被雪白的臀肉依偎着,仿佛直接插在她雪球般的粉臀内。

小香瓜呜咽道:“快……快拔出来……我不跟你玩了……”

“好吧,好吧。”程宗扬也觉得心痛,慢慢退出阳具,想等她的痛楚平复下来。

小紫的轻笑声传来,“乐姐姐,你哭得真好听。”

乐明珠抽噎了一下,接着哭得更大声了。

程宗扬气恼地叫道:“死丫头!你给我闭嘴!”

蒙着眼睛的小紫乖乖坐在墙角,唇角却娇俏地弯起,笑吟吟道:“时间要来不及啰。”

程宗扬一惊,自己伏在小香瓜身上,感觉到她的心跳比平常快了至少一倍,血行加速,浑身炽热。离开鬼王宫已经大半个时辰,再拖延下去,只怕真让那死丫头说中了。

乐明珠身体一耸一耸着,那种梨花带雨的娇态让人心生怜意,程宗扬在她耳垂上亲了亲,“小香瓜,忍着点。”

阳具退出少许,身前雪嫩的圆臀被扯得微微一动。程宗扬心一横,挺身用力顶入。

粗大的肉棒挤开狭紧的嫩肛,龟头撑紧肠壁,在富有褶曲的肠道内笔直挺入,干进小香瓜粉嫩的雪臀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