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3章·艳毒

“死丫头!”

程宗扬知道是小紫弄的鬼,却不知道自己刚才又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小紫用程宗扬的鲜血施展噬魂的巫术,如果成功,程宗扬就会和阿夕一样,沦为小紫的俘虏。结果小紫的巫术被程宗扬挣脱,自己却受到巫术反噬。

若程宗扬是擅长灵魂巫术的行家,这时用自己的鲜血为媒介,就能轻易抽走小紫的灵魂,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难得的良机。

苏荔独力挡住女尸的攻势,一边还要防备鬼巫王,早已左支右绌,几次险些被女尸击中。程宗扬猱身向前,离鬼巫王还有丈许时腾身跃起,双手握住匕首,朝他颅顶刺去。

鬼巫王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不闪不避,等匕首离头顶还有数寸,他头顶披散的长发忽然分开,一只金色的鬼角笔直伸出,标枪般刺中匕首。

程宗扬双臂剧震,身体笔直弹起,翻到鬼巫王身后。巨大的冲击力使他站立不稳,踉跄着冲出几步,撞到小紫身旁。他一把抓起小紫,匕首抵在她颈侧,厉声道:“住手!”

小紫被法术反噬,浑身毫无力气。鬼巫王却对程宗扬的威胁视若无睹,身影一闪,就落到程宗扬面前,平平一剑对着小紫脖颈刺去。

程宗扬看得清楚,他这一剑并不是想要小紫的性命,而是冲着自己的心口,至于小紫根本就不在他眼中,有没有小紫挡在前面,这一剑都没有分别。

程宗扬使出全身力气,一把掷出匕首。

“叮”的一声,鬼巫王的长剑被削去寸许长一截。匕首贴着鬼巫王苍白的脸侧飞过,将他头发削下一蓬。

程宗扬肩头一痛,被失去剑锋的长剑击中,他趁势抱住小紫滚到一边,然后弹起身来。

鬼巫王长剑低垂,张手握住自己的发丝,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

苏荔蝎尾一荡,挑住珊瑚匕首,接着递出,将女尸飞舞的铁链一削两段,蝎尾中部趁势抡起,击在女尸腰间,将她撞开,蝎尾随即倒卷,将珊瑚匕首抛给程宗扬,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喝道:“走!”

苏荔摆脱女尸的攻击,蝎尾贴着祭台扫过,卷起沉睡的乐明珠,朝另一侧的洞口掠去。

程宗扬挟住浑身发软的小紫,一步步向后退去。

鬼巫王低着头,金色的鬼角仿佛失去光彩,变得黯淡无光。失去操控的行尸僵直地立在原地,她苍白的唇上沾满鲜血,冰冷的躯体妖艳而又诡异。

鬼巫王缓缓抬起头,然后大声嚎叫起来,“该死的天命者!你将死在我的剑下!被我炼成行尸!”

程宗扬抱起小紫,飞速跃上台阶。他心里大惑不解,只是削断几根头发而已,这鬼巫王怎么表现得这么愤怒?

浓重的杀气从背后袭来,程宗扬几乎能看到鬼巫王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孔,感受到他滔天的怒意。程宗扬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前猛冲。鬼巫王斗篷带出的风声迅速接近。忽然背后压力一轻,程宗扬不顾一切地闯出洞口,朝着黑暗的洞窟奔去。

※ ※ ※ ※ ※

在他身后,一个刀锋般的黑影挡住台阶上方,女尸惨白的胴体与黑影一触,便轻烟般消失了。

鬼巫王身影一凝,悬在半空,惊讶中露出一丝慌乱,“是你?”

一个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回去吧。”

鬼巫王一怔,下意识地重复道:“回哪里?”

那个黑色的影子突兀地挡在鬼巫王面前,虽然没有本体,却充满不可触犯的威严,仿佛一个骄傲而尊贵的王侯。

“你来的地方。”

鬼巫王最初的慌乱消失了,他脸色慢慢涨红,忽然像一个愤怒的孩子一样叫道:“你从来就没理解过我!”

黑色的影子寂然无声,只有鬼巫王激昂的声音在洞窟中回响。

“我做的有什么不对!难道看着他们在愚昧中出生,又在无知中死去吗!我会改变他们,我也能改变他们!为什么你不愿意支持我?你说过,我是你最好的弟子!你为我骄傲!可当我负起责任的时候,你却疏远了我!”

鬼巫王朝黑影吼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们,可他们都是些好人,我在黑魔海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找到了那条路,可以改变南荒的路!即使你不同意,我也要去做。”他大声说道:“因为你说过,道之所行,不让于师!”

“黑魔海?”黑影轻蔑地说道:“他们只会教你一些狗屁不通的东西,向你索取报酬,然后为一个铜铢把你出卖掉。”

“那是你的偏见。”鬼巫王反驳道:“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他们。你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黑魔海,可他们常常提起你,对你推崇备至。他们无私地帮助我,告诉我龙神的秘密,可你又做过什么?”

鬼巫王声音低沉下来,“你知道吗?我多希望你能和我站在一起。”

“你的头发已经断了,谶语开始应验了。”

“我不怕。”鬼巫王摊开手掌,亮出削断的发丝,然后像把整个世界握在掌心一样握紧拳头,“只要能改变南荒,我宁愿去死。”

那个黑影沉默良久。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他低声说:“但我仍为你骄傲。”

鬼巫王头也不回地踏上台阶。

在分别前,他突然说道:“我遇到了你一直在寻找的天命者。他的伤痕和你在梦中见到的一样。我想,这个应该是真的。”

他说:“我会想念你的。”

※ ※ ※ ※ ※

程宗扬追上来,心有余悸地看向背后,“好险!”

苏荔抱起乐明珠,“给你。”

程宗扬二话不说接过熟睡的小丫头,不顾苏荔还在眼前,就在她脸上狠亲一口,“笨死你了!被人捆成这样还不醒。”

乐明珠睡得正熟,身子热乎乎又香又软,活像一头熟睡的小香猪,就算把她卖了也不知道。

苏荔扯起小紫,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小紫笑盈盈道:“苏荔姐姐,你变身的样子好威风。”

苏荔轻抚着她粉嫩的脸颊,蝎尾缠住她纤软的腰肢,带着剧毒的尾钩挑起,蜿蜒伸入小紫裙底,在她裙内蠕动,柔声道:“你不是要找人和我交配吗?”

小紫眨了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乐姐姐快死了呢。”

“你说什么!”程宗扬一把拽过小紫。

“你好笨哦,乐姐姐身上抹的油脂,有很厉害的催情药。如果不帮她解毒,浑身的血液会越来越热,很快就死掉了。”

程宗扬抱着乐明珠,一边猜测小紫这番话有几句是真的,“怎么解毒?”

小紫看了看周围,若无其事地说道:“你就在这里和她交配好了。”

程宗扬为之气结,扭头道:“武二他们在哪里?”

苏荔摇了摇头。她被小紫擒获后昏迷了一段时间。至于程宗扬,自己身处何地都不知道。

小紫扬起脸,“小紫知道路啊。”

摆在程宗扬面前的有两件要紧事,一件是与武二会合,一件是找地方救醒乐明珠。他沉声道:“带我们去找武二郎!”

“他们逃得很快,连小紫也不知道他们躲在哪里。”

迟疑问,苏荔道:“先离开这里。”

程宗扬明白她的意思,武二、谢艺和凝羽他们在一起,实力比自己和苏荔只强不弱。乐明珠身体有异,即使与他们会合也没有什么用,只不过此时的鬼王峒只怕再没有一处能称得上安全,找什么地方安置乐明珠,就够他头痛了。

小紫甜甜笑道:“小紫知道一个地方,很适合你和乐姐姐在一起。”

苏荔道:“要不要剥光她的衣服,免得她再耍花样。”

看着一脸天真的小紫,程宗扬苦笑道:“算了吧。”

※ ※ ※ ※ ※

就在程宗扬他们头顶不远处,龙睛玉佩的光芒逐渐消退。武二郎第一个站起来,从吴战威手里夺过钢刀。

“你——”

武二郎眼一瞪,“二爷拿你把刀怎么了?瘸驴!还不快滚!”

吴战威也是猛人,但碰上武二这种横人,只有吃瘪的份儿。不过武二的举动,他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要他们先走,自己拦住鬼王峒的追杀。

吴战威嘿嘿一笑,“二爷,你也太小看老吴了,要死就死在一块儿!老吴要是不要脸地自己逃命,被人骂也骂死了。”

武二郎横着眼道:“你们也配跟二爷死在一起?我呸!做什么梦呢!”

谢艺仍然杳无音信,能拿主意的只有云苍峰,他低咳一声,“大伙不用吵,听我说。”

众人安静下来。

“咱们这些人能支撑这么久,也挣够了面子,到哪儿说出去也不丢人。大伙拼也拼够了,血也流够了,我老头子没什么本事,事到如今,能保住大伙的性命最要紧。”

云苍峰道:“武二,你一个人断后。其他人现在就走,遇到岔路,大伙就分开。不管是能闯出去,还是能藏起来,只要能活下来就好。”

众人一片哗然。凝羽轻轻道:“如果他在这里,不会这样做。”

云苍峰知道她说的是程宗扬,如果他和谢艺有一个人在这里,云苍峰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法阵眼看就要失效,鬼武士一旦开始攻击,到时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再撑下去,迟早要全军覆没。左右是个死,能逃得一个是一个吧。”

“可不是嘛!”朱老头一拍大腿,从缝隙里钻出来,“就是这个理儿!还傻愣着干啥?快跑啊!”

易彪扶起吴战威,祁远和小魏抬起受伤的卡瓦,众人都忙碌起来,只有凝羽仍留在原地。

“我留下。”

云苍峰知道她不见到程宗扬,绝不会离开,只好道:“小心。”

耗尽最后一点法力的玉佩“砰”的一声碎裂,白色的光幕微微一晃,消失在黑暗中,鬼武士低沉的吼声随即传来。

武二郎暴喝着长身而起,手中钢刀画出两道耀眼的电光,仿佛要劈开黑暗的天地。

※ ※ ※ ※ ※

“咔!”

程宗扬用匕首撬开一扇隐蔽的铁门,然后用肩膀一扛,撞开铁门,眼前出现一条狭窄的通道。

小紫第一个钻进去,在前面领路,她外衣被程宗扬拿走,上身只剩了一件贴身小衣,雪藕般的双臂赤裸着。紧接着是苏荔,她身上衣物大都破碎,索性将碎衣拧起来,束住双乳和下腹,暴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她双手抱在胸前,长长的蝎尾在身后蜿蜒浮动,仿佛游离于身体以外。

程宗扬抱着乐明珠走在最后。小丫头身上金色的细链越收越紧,使她肢体反弓过来,两团丰腻的乳球在胸前晃个不停。

程宗扬把那条鲛绡拿出来,替她围住身体,一边盯着小紫。

同样小心的还有苏荔,她视线紧跟着小紫,只要她稍有异动,带着毒钩的蝎尾就会刺穿她的脖颈。

小紫对这条通道似乎十分熟悉,毫不停顿地绕了几个弯,然后停下来,在洞壁上一扳。一道石门分开,眼前透出久违的光线。

“咦?”

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阵香风扑来。

苏荔的蝎尾闪电般挥出,缠住小紫的脖颈。程宗扬飞身上前,一把卡住那女子的喉咙,合身把她压在墙壁上。

眼前是一间卧室,四壁纱幔低垂,一张软榻摆放在最醒目的位置,华丽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息。旁边一个圆形的门洞悬着一道水晶帘,看上去十分眼熟。身下的肉体丰腴而又富有弹性,有着令人销魂的触感,程宗扬目光移到那女子脸上,不由一怔,“是你?”

碧奴被他卡住喉咙,媚艳的面孔一片惊骇。

程宗扬醒悟过来,这条通道原来通向碧奴的住处,难怪小紫会知晓。她在鬼王峒时,肯定不止一次见过母亲经过这条暗道去服侍鬼巫王。

程宗扬把乐明珠放在榻上,飞快地在室内搜索了一遍。那对姐妹花已经离开,外面的鬼武士也不见踪影。程宗扬松了口气,放开碧奴。阁罗他们在下面厮杀,不会有闲心来找这个奴妓。危机四伏的鬼王峒里,这里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跪下。”苏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紫乖乖跪下,双手伸到背后,被苏荔捆住。

碧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惶恐间,看到这一幕反而眉花眼笑。

“客人是想玩这个小贱人?”她吃吃娇笑道:“原来客人喜欢这种调调。”

这女人还真是天真,看到自己从鬼巫王的暗道出来,仍把自己当成鬼王峒的客人,没有半点戒备。至于小紫,在她眼里更像是陌生人般,毫无关爱。

程宗扬朝苏荔使了个眼色,微笑道:“可不是嘛。”

碧奴鄙夷地瞥了小紫一眼,“那个白痴,什么都不会。”

“外边的人都去哪儿了?”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正在服侍你的好朋友阁罗大人,刚做到一半,他忽然就走了。客人——”

碧奴倚过来,无比柔媚地抚摸着他的身体,玉手向他胯下探去。

苏荔手掌按在她颈后,温言道:“不用急,你先睡一会儿好了。”

碧奴嘤咛一声,身体软软躺下。

程宗扬放下紧握的匕首,长长吐了口气,一直高度戒备的肢体松弛下来。

小紫向他保证鬼巫王不会追来。整个鬼王峒暗道何止千百,连鬼巫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搜遍。如果他们要发动所有的奴隶搜索入侵者,至少也要等一个时辰之后。这一个时辰是难得的喘息机会。

对小紫的话,只信一半也太多了,但程宗扬没有选择。

把鬼巫王的威胁抛开,程宗扬才发现室内群芳荟萃。鲜红的地毯上,衣衫暴露的碧奴玉体横陈,薄薄的轻纱悬在乳上,雪白的大腿伸在一旁,妖艳迷人。旁边一个小美人儿如同宝石般精致,她双手被捆,乖乖跪在地上。另一边花苗的族长衣不蔽体,高挑丰满的玉体大半暴露在外。卧室正中的软榻上,还有那个只裹着一幅鲛绡的小香瓜。

程宗扬敢发誓,自己这辈子还没有独自一个人与这么多美貌女子同处一室,问题是这些美女一点都不让人轻松。这里面有一个最善于伪装的敌人,一个绝非可靠的盟友,一个淫艳与白痴同样惊人的舞姬,而自己唯一可以真正信任的小香瓜,这会儿睡得像一头小猪。

小紫说的催情药物,程宗扬有九成相信。这一路,乐明珠体温不断升高,红绡下,雪滑的皮肤透出玫瑰般的红色。程宗扬怀疑,如果没有鲛绡,这丫头身体早就会燃烧起来。

“那个……”

程宗扬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还当着苏荔和小紫的面,可苏荔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仍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瞧着他尴尬的样子。

程宗扬只好当她不存在,朝小紫问道:“她身上涂的是什么东西?”

“有麝香、花露、铅粉、香脂……”小紫说了十几种物品,最后才道:“还有一种草汁。”

“什么草汁?”

“小紫也不知道啊。不过小紫听说,涂上这种草汁,连处女也会情欲高涨,如果不与男子交合,就会血脉爆裂而死。”

小紫肯定是演戏的天才,表情丝毫没有撒谎的样子。程宗扬沉声道:“怎么解?”

“只要你和她交合就没关系啊。阴阳交会的时候,乐姐姐泄了身子就会好的。”

程宗扬皱起眉头。

苏荔道:“救人要紧,乐姑娘纵然不高兴,也会明白你的苦心。况且……她未必会不高兴。”

程宗扬心里嘀咕:你以为我不想啊?如果事情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程宗扬苦笑道:“她练的什么狗屁凤凰宝典的功夫,据说一破体就会伤及性命。”

苏荔也皱起眉头。不救血脉爆裂,救的话,又会因为破体危及生命。似乎怎么选择,结果都是死。

看着乐明珠沉睡的面容,程宗扬越发不安起来,“她怎么睡这么久?”

小紫毫不隐瞒地说道:“她颈子后面有一根细针,拔出来就醒了。”

有苏荔的前车之鉴,程宗扬分外小心,他托起乐明珠,在她颈后找到一根细若牛毛的小针。这次的细针远没有苏荔身上的可怖,轻轻一拔,便即脱出。

小丫头呻吟一声,眼睛没有睁开,反而闭得更紧了,痛楚地拧住眉头。

“小香瓜!”

“好痛……”

程宗扬连忙掀开鲛绡,只见那条缠在她胴体上的金链几乎缩短了一半,乐明珠本来是平躺,这会儿手脚都挨在一起,难怪她会喊痛。

“把她解开!”

“没办法啊。”小紫认真道:“这条神链是用在龙神祭台上的,绑到身上,越挣扎就会越紧,只有献祭完才会自动松开。”

乐明珠呻吟着眼睛睁开一线,“身上好热……”接着她清醒过来,“该死的大笨蛋!你又在我身上乱摸!”

程宗扬满脸尴尬,小丫头叫这么大声,唯恐大家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她身上乱摸了。

“咳,咳,那个……你中了毒。”

“我才不信呢!”乐明珠低头看了看,接着惊叫起来,“好啊!你还把我绑住!你这个大坏蛋!”

程宗扬连忙道:“不是我!哎,你别动!”

程宗扬晚了一步,乐明珠挣扎中,身上金色的细链彻底收紧,她身体向后反弓,手脚并在一处,鲛绡下的肉体曲线毕露,呈现出撩人的姿势。小丫头被捆得叫也叫不出来,身体又痛又难受,眼睛一眨,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别怕,别怕!”程宗扬贴在她耳边,小声把原委告诉她。

乐明珠脸颊越来越红,但还不信是小紫捣鬼,满脸委屈地说:“你骗我!”

程宗扬无奈地叹了口气,“先不说这个。”他小声道:“喂,身上有没有奇怪的感觉?”

乐明珠看了看苏荔,又看了看小紫,最后咬着程宗扬的耳朵小声道:“我下面好热,出了好多汗……”

程宗扬用身体挡住旁边的视线,一手伸到乐明珠腿间。果然,她下体湿了一片,腿间又湿又滑。

“哎呀!”

手指触到敏感的嫩肉,乐明珠低叫一声,接着看到苏荔,连忙咬住嘴唇,小脸像红透的苹果一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