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2章·斗尸

沉甸甸的珊瑚匕首握在手中,仿佛一块寒冰,可程宗扬手心仍禁不住冒出汗水。

鬼巫王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向程宗扬。

“天命者。”他沉声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加入鬼王峒,或者失去一切!”

说程宗扬不犹豫那是假的。自己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刚刚找到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就面临生死选择,程宗扬有一万个理由要活下去。但拒绝鬼巫王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

“跟你混也没什么。”程宗扬开出自己的条件,“把她给我。”程宗扬指向祭台上的少女。

鬼巫王皱起眉头,“你在亵渎神灵,天命者。她是龙神的祭品。”

程宗扬无奈地摊开手,“那就没得谈了。”

“你拒绝了我的好意。在南荒,拒绝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鬼巫王收回手指,黑色的斗篷无风而动。

一股阴寒的气息从身旁升起,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嚎叫。那声音犹如地狱最深处恶鬼发出的嚎叫,令人彻骨生寒。岩石像染墨般荡出一圈黑色的涟漪,一只手掌从涟漪中挥出,青色的手背几乎被利刀砍断,伤口中露出白森森的骨骼。受伤的手掌扳住地面,一具庞大的身形随即从地面涌出。

那是一个持矛武士,它的皮肤被粗大的骨骼撑起,呈现出死亡的青色,曾经强壮的身体遍布伤痕,大部分都是死后留下的,已经无法愈合。

如果说鬼武士是狰狞凶悍、有着非人的力量,眼前这个从地狱召唤出的持矛武士则是阴森可怖。它体表没有任何生命的特征,就像一具直立的尸体,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鬼巫王的身体掩藏在黑色的斗篷下,只露出苍白的面孔,那对幽深的黑眸犹如深潭,平静中透出疯狂的意味。

“你的刀法很有趣。南荒很少有人修习过来自北方的武学。我会得到你的身体,把它炼制成一具令人满意的尸鬼。”

鬼巫王斗篷下闪出一点碧绿的磷火,射进持矛武士体内。尸鬼空洞的双眼张开,燃起一点碧火。它腾身向前纵去,长矛直刺程宗扬面门,身手出人意料地灵活。

程宗扬几乎能看到行尸笼罩在一层青黑色的死气之下,但不知鬼巫王使用了什么样的禁制,使尸体的死亡气息聚而不散,连自己的生死根也无法吸动。

身后传来一声娇叱,苏荔扬手掷出钢刀。“噗”的一声,已经卷刃的钢刀直直插在尸鬼肩头,刀尖穿透了它的肩膀。尸鬼不理不睬,长矛如同巨龙,翻滚着卷来。

程宗扬连它的长矛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说抵挡,眼看着重重矛影带起劲风逼来,他急忙向后跃去。

“砰”的一声,长矛击在石上,将那块尺许大小的岩石击得粉碎。尸鬼僵死的面孔毫无表情,他抽回长矛,然后“呼”的一声,长矛抖开,在身前洒下一片扇形的矛影。

程宗扬握紧匕首,挡在祭台前,对苏荔道:“你带乐姑娘快走!”

苏荔皱起眉头,“她身上的链子会收紧。”

“那也比变成点心强!”

程宗扬大喝一声,匕首对准长矛狠狠斩下。尸鬼武士肩膀微沉,长矛忽然一翻,避开匕首的锋锐,扫在程宗扬肋下。

程宗扬肋骨一阵剧痛,几乎吐出血来。他狼狈地向旁一跌,错开矛锋,躲到一根从洞顶垂下的钟乳石柱后面,一手按住肋骨,丝丝地吸着气。

小紫清悦的笑声响起:“乐姐姐长得好美,被主人开苞的样子一定很好看。苏荔姐姐,一会儿小紫也给你开苞,看你们谁哭得更大声……”

幸好肋骨没断,程宗扬忍痛嘻笑道:“小紫,能和你娘共侍一夫,肯定很开心吧?”

小紫笑声一滞。

“你娘又乖又听话,干起来真的好爽,哈哈……”

程宗扬笑声未绝,忽然“砰”的一声,颈侧石屑纷飞,毒蛇般的长矛穿透石柱,紧贴着脖颈刺出。

程宗扬心跳险些停止,不等尸鬼拔出长矛,他匕首一挥,将长矛斩下尺许长一段,然后双足一点,从石柱后掠出,举起匕首朝尸鬼额头刺去。

尸鬼受伤的手掌抬起,握住肩头的刀柄,伤口中的骨节一根根绷紧,硬生生将钢刀从肩头拔出。

那柄钢刀已经卷了刃,除了刀尖还有点威胁,砍在身上就像用刀背砸一下差不多,但珊瑚匕首就不同了。自己居高临下,纵然那尸鬼武士抵挡,自己也能抢先一步,刺穿它的额头。

程宗扬执匕加速刺落。匕首已逼近尸鬼眉心,尸鬼不但没有抵挡,反而钢刀平举,划了半个圆弧。

程宗扬心里冷笑,就是想同归于尽,也得有这个能力。只要手中的匕首钉进这家伙脑门,无论它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盯着尸鬼鬼火般的眼睛,程宗扬心头忽然一震。自己竟然忘了这家伙已经是个死人,即使匕首刺穿它的头颅,也不过在它额头多添一个伤口而已。它钢刀平举,并不是来不及变招,而是等着自己送上门来,只要刀锋一递,就能轻易刺穿自己的腰腹。这个死人额头被匕首刺穿无所谓,自己腰上被捅一刀,肯定一命呜呼,活人变死人。

程宗扬身在半空,已经能感觉到尸鬼身上的死亡气息。眼看着它刀尖挺起,而自己却像扑火的灯蛾飞向死亡,程宗扬一颗心直沉下去。

忽然一道银光划过,灵蛇般卷住钢刀,扯到一边。

“噗”的一声,匕首穿透尸鬼的额头,程宗扬在尸鬼头颅上一撑,借力向后翻出。

尸鬼额头显出一个平整的伤口,青色的皮肉下,白森森的颅骨清晰可见,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不远处,苏荔修长的身体立在祭台一角,她乌亮的长发随意挽了一把,几缕零乱的发丝贴在雪白的脸颊上。她双手按在纤美的腰上,白美而修长的双腿笔直分开,大腿根部的刺青微微闪动着暗青色的光泽。在她身后,一条银亮的蝎尾长长伸出,卷住尸鬼手中的钢刀。分节的蝎尾由粗到细,在尾端形成一个锋利的弯钩,钩尖呈现出紫黑的色泽。

武士死尸般的手臂绷紧,蝎尾在刀上发出金属摩擦一样的声音。忽然弯钩一翻,钩住尸鬼的手腕,将钢刀连同一片皮肉同时撕下,然后蝎尾弓起,在空中一荡,倏忽收回。

长及两丈的蝎尾从身后昂起,接着弯曲过来,蕴藏着剧毒的弯钩悬在头顶,钩尖昂起,缓缓浮动。苏荔凤目散发出异样的光彩,在她腰间,一层银亮透明的蝎甲正贴着雪白的肌肤迅速扩张。

鬼巫王冷冰冰道:“花苗的族长,你没有让我失望。一具能够变身的行尸,将是我的珍藏。”

小紫拍手笑道:“苏荔姐姐,你变过身更漂亮了。嘻嘻,小紫还没有玩过这么漂亮的母蝎子呢。小紫再抓到你,就让你变成蝎子那样,再找人跟你交配。”

苏荔挑起唇角,蝎尾低伏下来,弯成弓形,然后悄无声息地弹出,箭矢般刺向失去武器的尸鬼。变身后的苏荔实力大增,顷刻间,尸鬼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程宗扬死里逃生,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他长吸一口气,然后猱身上前,准备与苏荔联手围攻。脚步刚一迈出,小腿忽然一紧。程宗扬低头看去,顿时魂飞魄散。

如墨的地面中,不知何时伸出一只秀美的手掌,抓住自己的小腿。程宗扬暴喝着用力一扯,从地下扯出一具曼妙的女体。

那名女尸鬼同样身无寸缕,她蜿蜒的长发遮住面孔,裸露的身体曲线饱满,丰乳、纤腰、美臀、长腿,有着慑人的美丽,然而洁白的皮肤失去血色,透出死亡的淡青色泽。她乳下有一道长长的刀痕,凄惨的伤口朝两侧翻开,深入胸骨,几乎能看到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

与男尸鬼不同的是,这具女尸胴体上几乎挂满了饰物,两枚长长的乳钉从她乳晕穿过,挺翘的乳头挂着两排乳环,环上系着铃铛,肚脐中镶着一颗鲜红的宝石。

她腹下的毛发已经被拔除干净,白皙的小腹两侧刺着两条青黑色的毒蛇,弯曲的蛇体一直延伸到阴阜下方。在她腹下,细小的阴蒂被人剥出,扯得变形,上面至少挂了三只黑沉沉的铁环。两片肥厚的阴唇挂满各种饰物,被坠得拉长,甚至连会阴处都嵌了装饰品。

她右手握着一根铁链,黝黑的链身穿透她的腕骨和锁骨,另一端穿过腹下的圆环,消失在股间。沉重而粗糙的黑色铁器与女尸失去血色的惨白胴体交织在一起,诡异而又凄艳。

程宗扬竭力挣开她的手掌,然后侧过身,匕首雪亮的锋刃斜挑撩起。女尸身体向后一仰,避开锋刃,覆在面上的发丝顺着鼻尖滑开,露出一张僵硬而不失美丽的面孔。

苏荔凤目扫来,顿时浑身一颤,失声叫道:“朱诺!”

程宗扬飞身后退,与苏荔背靠背立在一处,“她是谁?”

苏荔吃惊地咬住嘴唇,片刻后说道:“她是江纳丝人的族长,一直在沼泽与鬼王峒人作战。一年前,我们失去了她的消息,还以为她带领族人退入山林。”

“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鬼巫王道:“一个可恶的反抗者。”

鬼巫王从斗篷下伸出手,手指轻轻一勾。女尸幽灵般闪动身形,在鬼巫王身前出现,她身上满缀的饰物摇动着,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

“她违抗了我给南荒制订的秩序,像野狗一样攻击我的使者。达古花了很多力气才抓到她。”鬼巫王手掌伸到女尸腹下,抚摸着那曾经鲜美的阴户,“她给我们带来很多欢乐,最后我把她炼成行尸,让她去屠杀以前的同伴。”

鬼巫王摘下悬在女尸下体的铁链,“去杀了他们。”

女尸鬼挽住铁链,从体内用力拔出,然后“飕”的一声,挥向靠肩而立的苏荔和程宗扬。

程宗扬的匕首虽然锋锐异常,毕竟太短。他一边闪避女尸的铁链,一边叫道:“你干掉男的,我来对付她!”

苏荔一言不发,蝎尾闪电般掠出,攻向男尸。

两名尸鬼中,朱诺实力明显在男尸之上,如果以苏荔对朱诺,自己对付男尸鬼,即使能胜也要耗费一番工夫。程宗扬选择了更强的朱诺,希望苏荔能以压倒性的实力迅速干掉男尸,再联手对付女尸鬼。

要紧的是在苏荔干掉对手之前,自己千万不能被女尸鬼干掉。

铁链呼啸着破开空气,带着浓郁的死亡气息挥来。程宗扬闪身从祭台掠出,利用林立的石柱与她周旋。铁链如影随形地跟在身后,柱间石屑纷飞。

丹田内充盈的真气大量流失,消耗速度快得惊人。程宗扬暗暗叫苦,趁女尸鬼铁链再次挥来,他看准位置,匕首“叮”的一声从铁链的环扣穿过,反手钉在钟乳石上,然后冒险跃出,徒手朝女尸攻去。

女尸鬼赤裸的皮肤泛着塑料一样毫无生气的光泽,她右手腕骨被铁链穿过,回手用力一扯,铁链在腕骨间发出“咯咯吱吱”的摩擦声,却没能挣开珊瑚匕首。

程宗扬闪身欺近,一拳打在她腹下。女尸双乳向上跳起,乳头沉甸甸的铁环和铃铛跳动着撞在一起,将乳头扯得变形。

女尸双眼睁开,瞳孔中摇曳着鬼火一样的碧光。程宗扬骇然退后,忽然一股大力从背后涌来。女尸张开双臂,搂住程宗扬的腰背,然后张口咬向他的脖颈。

女尸舌头被人剪开,像蛇信一样分叉,舌根嵌着一颗珍珠,口腔像死尸一样苍白。程宗扬被她死死搂住,只能勉强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下巴,用力撑起。

女尸双腿攀在程宗扬腰间,双臂蛇一般伸来,扼住他的喉咙,程宗扬一手推住她的下巴,一手拧住她的手腕,脖颈竭力后挺。

女尸身体光滑而冰冷,肌肉像死尸一样僵硬,只有乳房还略带弹性,却没有一丝温度。她脖颈扭曲,惨白的面孔透出死亡的青色。

程宗扬头皮发麻,死死拧住女尸的手腕。女尸双手越来越紧,指甲几乎掐入皮肉。程宗扬呼吸断绝眼冒金星,窒息的肺部像是要炸开一样。

忽然丹田气轮一震,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头顶涌入。程宗扬一怔,意识到自己由外呼吸转为内呼吸。但这种感觉只有一瞬,程宗扬挺起胸膛,屈膝重重顶在女尸臀间。

女尸脱手飞出,她右腕穿在铁链上,被铁链一挣,跌落在地。她双腿张开,下体的饰物翻到两边,露出被摧残过的美穴。她下体同样失去血色,变得苍白,松弛的穴口留着被硬物摩擦的痕迹。

程宗扬急喘几口气,两人同时向石柱后掠去,但朱诺更快一步,程宗扬刚靠近石柱,她已经握住匕首。石屑纷飞中,铁链犹如黑色的毒蛇缠在程宗扬的手臂上,链尾旋转着收紧,接着雪亮的匕首挑出,刺向他的心口。

程宗扬手臂被铁链缠住,避无可避,眼看匕首就要透胸而入,旁边突然人影一闪,一个赤裸的女子扑过来,张口咬住朱诺的手臂。

程宗扬死里逃生,立刻甩开铁链,闪身退后。

看着两具赤裸的女体纠缠在一起,程宗扬大惑不解。丹宸不知何时醒来,千钧一发之际挡住女尸的攻击。

她们一个是鬼巫王驭使的行尸,一个是鬼王峒的女奴,怎么会突然间自相残杀起来?

女尸无论格斗技巧还是力量都远在丹宸之上,她用铁链缠住丹宸的纤腰,把她悬空拉起。丹宸手掌竭力伸出,插进女尸丰满的乳下,抓住她裸露的心脏。女尸一手塞到丹宸口中,干净利落地把她头部扳得后仰,露出喉部,然后一口咬穿她的喉咙。

森冷的洞窟中,丹宸赤裸的胴体抽动片刻,白美的双腿软垂下来,腿间失禁般滚出大量液体。她颈骨仿佛被女尸咬断一样反折过来,下巴挑起,面孔正对着程宗扬。在生命的最后一刹那,她露出一个崇慕的笑容。

“主人……”

丹宸无声地说着,口中涌出一股鲜血,眼中的光亮渐渐消失。

程宗扬一点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鬼巫王和小紫却齐齐变了脸色。丹宸那声主人绝不是对鬼巫王喊的,可她为什么会对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效忠?

“咯”的一声,苏荔蝎尾绞碎持矛尸鬼的颈骨,接着飞身掠起,在空中画出一条曼妙的弧线,与朱诺绞杀在一处。

丹宸的死令苏荔愤怒异常,她凤目泛红,嘴唇紧紧抿着,蝎尾将女尸逼得节节后退。忽然尾钩射出,钉入女尸的手背,把珊瑚匕首从她掌中击飞,斜斜插在石柱上。

程宗扬飞身跃起,一把抓住匕首。鬼巫王斗篷无风而起,鬼羽剑如同一片轻盈的羽毛飞出,在掌心一旋,直刺过来。

程宗扬暴喝一声,与鬼羽剑硬拼一记。鬼巫王蓄势已久,这一击看似从容,蕴藏的力量却强大之极。程宗扬手臂剧震,臂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进裂,鲜血像箭一样溅出。

小紫身上的东西被程宗扬搜罗一尽,躲在鬼巫王身后。几滴鲜血沾在她白玉般的面颊上,小紫伸出舌尖轻轻一舔,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精致的面孔上绽出笑靥。

程宗扬被鬼羽剑击中的手臂像被折断一样,空空的使不上力气,幸好苏荔百忙中蝎尾掠来,挑住鬼巫王的长剑,自己才没有被鬼巫王趁机一剑干掉。

程宗扬退到祭台上,长吸一口气,腹中气轮疾转,真气撞开闭塞的经脉,重新贯入手臂。忽然心神一晃,就像是坐在过山车上从高处猛然冲下,身体还在原地,灵魂却仿佛冲出身体,离开肉体的束缚。

程宗扬勉强稳住心神,接着又是一阵恍惚。

“程头儿……”

一个美妙的声音在呼唤自己。

“来啊……”

那声音从舌尖旋转着轻轻吐出,像晶莹的水珠溅在自己心头。脑海中浮现出小紫绝美的面孔,无限媚惑地朝自己微笑。那里仿佛是灵魂的家园,让自己禁不住想蜷起身体,像胎儿一样回归母体,在温暖中沉睡。

苏荔挥舞的蝎尾仿佛远去,女尸缀满饰物的胴体一片模糊。

额角的伤痕震跳着,传来火热的炙痛感。程宗扬清醒过来,用力咬破舌尖,重新稳住摇摇欲坠的心神。游离的灵魂被拉回肉体,视线变得清晰。

小紫白嫩的双手像莲花般张开,右手中指指尖沾着一点鲜红的血迹,她惊讶地看着程宗扬,脸颊像被抽干鲜血一样变得雪白,然后软软坐倒。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