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00章·屈服

那女子踉跄着站稳身体,她双手被绑在身后,紫鳞鞭像毒蛇一样缠在她光洁的玉颈上,在她颈中勒出一道血痕。几缕发丝从她乌亮的发髻垂下,贴在憔悴的面容上。

她身材高挑,丰挺的双乳高高耸起,身体每一道曲线都充满野性的力量和美感。唇角淌出一丝鲜红的血迹,身上美丽的花苗衣裙破碎不堪,同样沾满鲜血,腰背却挺得笔直,显露出矫健而英武的身姿。

苏荔冷冰冰盯着小紫,“卑鄙!”

小紫天真地说道:“再说一遍好吗?小紫好喜欢听呢。”

苏荔扭过脸,身体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惊惧,在微微颤抖。

“苏荔姐姐,你身材好美哦。”

小紫扬手一扯,苏荔踉跄着跌在她脚边,依然矫健的身体仿佛忽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对自己的朋友也很好哦,一看到她就冲过来,好多人都挡不住你,好厉害呢,要不是这样,擒你还真是不容易。”

小紫扯起紫鳞鞭,迫使苏荔抬头伸长脖颈。

在苏荔冰冷的目光下,她嘻嘻一笑,解开苏荔手腕的绳子,“你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呢,小孩子都能把你推倒。”

小紫对苏荔的目光毫不理睬,摊开手掌,天真地抚摸着她美艳的面孔,忽然惊讶地赞叹道:“苏荔姐姐,你好漂亮啊。”

苏荔愤怒地扬起手,一个耳光抽来。小紫轻易避开她的掌掴,却没有回击,而是从她颈中抽出鞭子,朝丹宸臀上重重打了一记。

丹宸发出一声闷叫,那只光溜溜的美臀猛地向上跳起,白滑的臀肉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

苏荔手掌僵住,胸部不停起伏。

小紫目光流转,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说:“你的朋友真好玩,苏荔姐姐,小紫好想摸摸你的身子呢。”

苏荔厉声道:“你杀了我吧!”

小紫弹出鞭柄中的尖刺,顶在丹宸白嫩的屁股上,慢慢用力。锋利的尖刺穿透皮肤,刺下渗出一滴鲜红,接着一缕鲜血从雪白的肌肤上淌出。

苏荔眼神从来没有这样彷徨过。丹宸被堵住的嘴巴发出痛楚的闷叫,赤裸的屁股颤抖着,鲜血直流。忽然小紫拔出尖刺,接着重新刺入。丹宸的痛叫更加凄厉。

苏荔唇角抽动几下,突然挺身朝小紫扑来。平台三面悬空,宽度只够一个人横卧。苏荔这一下拼尽全力,就是死,也要与小紫同归于尽。

小紫笑盈盈看着苏荔,等她到了面前,才扬起鞭子。紫鳞鞭毒蛇般缠住苏荔双腕,然后往侧方一荡,把她身体扯得横飞。

苏荔身材高挑而健美,比小紫高了许多,然而失去力量的她,在小紫的紫鳞鞭下就像一个无力的婴儿,重重摔在台上。那条染血的红裙翻开,一条修长的美腿从裙缝间滑出,雪白而丰满的大腿根部黑色的刺青清晰可见,流露出成熟艳丽的风情。

苏荔手腕被鞭子缠住,挣扎着想撑起身体。小紫露出猫戏老鼠一样残忍而又开心的笑容,抬脚踩住苏荔膝弯,然后俯下身,白嫩的小手贴在苏荔大腿根部,灵巧地滑入她裙间。

苏荔双腿合拢,挣扎越来越剧烈,接着“嗤”的一声,小紫从她裙间撕下一片内衣,娇笑着扔在苏荔脸上。

苏荔露出一丝屈辱,没等她起身,小紫的手掌再次伸来,滑入她臀缝中。苏荔浑身一震,脸上一瞬间失去血色,眼中流露出无比的惊恐和耻辱。

程宗扬再也看不下去,大声道:“死丫头!还不停手!”

小紫歪着头,小手在苏荔裙间一动一动地摸弄,笑吟吟道:“苏荔姐姐,你毛毛好多呢。”

程宗扬叫道:“死丫头!你自己就没有吗?”

“没有啊。”小紫扬起脸,像玩具娃娃一样浓密而弯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着,一派天真地说:“小紫一根毛毛都没有啊。”

程宗扬骂道:“死丫头!白虎精!克夫相!”

小紫开心地说:“程头儿,你要娶小紫吗?”

“我要娶了你这死丫头,一天干你一百遍!”

“一百遍好多呢。”小紫笑嘻嘻道:“程头儿,小紫先干苏荔姐姐给你看,好不好?”

“干你娘最好!”

苏荔变了脸色。小紫没有理会她,自言自语道:“热热的才好玩。”

小紫挺起腹下乌黑的棒状物,一手托着,放在烛火上。烧炙片刻后,分开丹宸的屁股,对着那只湿腻的蜜穴用力干了进去。

丹宸水汪汪的蜜穴猛地收紧,她腰背弓起,闷叫着昂起头,蜜肉夹住滚热的铁棒,不受控制地剧烈抽动起来。

旁边的苏荔感同身受,身体微微颤抖。

程宗扬叫道:“死丫头,你是不有病啊?一帮女人玩什么玩!”

“傻瓜。”小紫不屑地说道:“苏荔族长可比你聪明多了,你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好朋友吗?她其实是怕自己挨鞭子。她早知道自己躲不过去,还装出大义凛然的样子,也就能骗骗你这种傻瓜!”

小紫嘲讽地提起鞭子,把苏荔扯到平台边缘,“这里这么高,掉下去就摔死了。你想跳就跳吧。”

苏荔伏在平台边缘,头颈悬空,令人眩晕的高度下,那个不知名的生物在井底微微蠕动着,仿佛一片有生命的岩石。苏荔浑身血液仿佛被猛然抽干,脸上血色全无。

小紫插在苏荔臀间的手指猛然用力,厉声道:“把腿分开!”

苏荔浑身剧颤,惨淡的玉容时而雪白,时而鲜红。

那一刻,仿佛有一生那样漫长。最后苏荔紧并的双腿慢慢松开,带着无比的屈辱和羞耻,让那只手掌侵入自己体内。

小紫脸上嘻笑的表情一扫而空,变得冷漠而傲慢。她一边用力玩弄着苏荔下体,一边冷冰冰道:“你已经成了我的俘虏,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凭什么还装模作样?花苗的族长了不起吗?”

小紫挺起身,“啵”的一声,从丹宸体内拔出粗大的棒状物,然后抓住苏荔的长发,迫使她仰起脸。通体乌黑的棒身上,湿淋淋的淫液一点一点滴落下来,溅在花苗族长美艳而苍白的面孔上。

“跳下去,你还是花苗的族长。”小紫傲慢地说道:“如果不跳,你就是我的女奴隶。”

苏荔咬着唇,任由那些淫荡的液体滴在自己脸上,光洁的玉颊像透明一样冰凉。

小紫唇角慢慢挑起,露出一个绝对不属于她天真外表的残忍笑容,然后挺起身,黑色的龟头顶住花苗族长饱满柔润的红唇,用力塞了进去。

程宗扬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英姿飒爽的花苗族长张开嘴巴,给一个小女孩的淫具口交。

粗大的棒状物在苏荔美艳的唇间搅动,不时发出金属碰撞的轻响。小紫抓住她的发丝,用力将棒子顶进苏荔喉咙深处,然后“啵”地拔出。

苏荔低咳着,口水混着淫液从唇角淌出。

程宗扬手臂酸痛,那种身体悬空的感觉,带来巨大的压力,使自己几乎无法支撑。他知道自己再强也不可能这么一直悬下去。程宗扬一咬牙,冒险用力向上纵起,把那根细小的支架撑在腋下,稳住身体。

程宗扬紧张地思索着。苏荔既然在这里,武二他们肯定不远。很可能是被鬼王峒的武士缠住,无法赶来。援军指望不上,自己又陷在这么一口井中,是彻底的孤立无援。身上虽然还带着一把卷刃的钢刀,但井壁实在太光滑了,连一道缝隙都没有。除非用那把珊瑚铁制成的匕首……程宗扬上下左右全看了一遍,自己就算有本领用一把匕首爬出去,也得半个时辰,况且这本领自己还真没有。如果有两把,倒可以尝试一下。程宗扬像只蚂蚁一样贴在井壁上,一筹莫展。

小紫显然很享受这种局面,把当着敌人的面凌辱他们的朋友当成乐趣。在她的命令下,苏荔默默解开衣衫,除去红裙,将雪白的胴体一点点裸露出来,赤条条站在她面前。

小紫仰起脸,“你好高哦,就像一个女武神呢。”

苏荔身材颀长,比小紫足足高出两个头,肤白胜雪,艳光照人。她肩很宽,乳房又白又大,白腻的乳肉饱满耸翘,像盛满汁液一样,沉甸甸耸在胸前。她腰身很长,小腹平坦而结实,腹下被浓密而柔滑的毛发覆盖。臀部圆润而肥翘,臀肉又肥又白,白美得令人眩目。

小紫对她的沉默很不满意,忽然扬起鞭子,一鞭抽在苏荔丰挺的乳球上。

“啪!”

一声脆响,那团白滑的乳球受惊一般跳动起来,乳上多了一道鲜红的鞭痕。

小紫以相同的节奏,一鞭一鞭抽打着苏荔的身体,“你选择了当奴隶,就该知道奴隶是没有尊严的!”

苏荔拳头紧握,眼里透出愤恨的光芒。

小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眼神渐渐冷厉起来,忽然长鞭一收,接着从平台悬空的底部绕过,缠在苏荔颈中,用力一拉。

苏荔根本无力抗拒鞭上的力道,被紫鳞鞭扯得踉跄几步,身体失去平衡,跪倒在平台边缘。

一股气流升起,将苏荔发丝吹拂起来。望着面前黑沉沉的深渊,苏荔本能地伸出手,紧紧抓住平台边缘。

缠在颈中的长鞭不住用力,将她朝深渊拖去。苏荔双手死命撑在平台边缘,脸上露出恐惧与痛苦混合的神情。

忽然臀后一沉,小紫的脚掌踩在自己臀上,似乎要把自己从平台上踢下去。

苏荔浑身绷紧,双手和双膝死死撑住身体。

苏荔脖颈被拉得昂起,竭力抵抗着鞭子的力道,同时身体后顶,抗拒着臀后传来的压力。她赤裸的胴体因为用力而泌出汗滴,那只浑圆肥翘的雪臀被鞭子踩得变形,腻脂般白嫩的臀肉滑开,美艳的性器暴露出来。臀沟上端,银亮而透明的蝎甲微微鼓起,在她蝎尾的部位,扎着一枚闪亮的银针,阻止了她的变身。

一个冰凉的物体伸来,坚硬如铁的顶端戏弄地在臀间滑动,沿着臀沟滑到她柔软的下体,最后停在穴口。

小紫扬起脸,甜甜笑道:“程头儿你看,她好淫荡呢。”

看到苏荔险些跌下悬崖,程宗扬心也揪了起来。苏荔跪在平台边缘,脖颈被拽得朝前伸出,半具身体都悬在平台外面,随时都可能被扯落深渊。程宗扬真以为小紫是突然发疯,要把苏荔摔死。

但小紫并没有十分用力,而是朝侧面使苏荔臀肉分开,性器暴露出来。然后挺起那根金属制成的淫具,对准她蜜穴入口的位置。

直到这时,程宗扬才明白她要做什么,心里升起一丝寒意。

苏荔双手攀住平台狭窄的边缘,身体的重心都放在下身,她这会儿身体一丝不挂,白生生的大圆屁股竭力向后翘起,肥滑的臀肉在小紫脚下被踩得绽裂开来。

光润如脂的臀沟内,银亮的蝎甲、柔嫩的菊肛,娇美的性器……全部暴露出来,被雪亮的烛光照得纤毫毕露,艳态横生。

小紫踩在苏荔臀上的脚掌慢慢收回,那只雪滑的美臀强撑着一点一点向后移动。臀间娇艳的性器顶住粗长的棒体,阴唇柔腻地张开,将黝黑的龟头一点一点吞没下去。

苏荔知道小紫在做什么,却没有任何选择。求生的欲望压倒了一切,使她不得不放弃尊严,像一个娼妓一样主动挺起屁股,让那根淫具进入自己柔腻的蜜穴中。

小紫眼睛闪闪发亮,看着这个英武的花苗族长翘着屁股,迎向那根乌黑的淫具。忽然,她脚掌猛地一松,那只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重重一挫,柔艳的蜜穴猛然张开,将淫具尽数套入体内。

小紫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程宗扬只觉得毛骨竦然。这丫头不但是个发了疯的变态,还是个变态的虐待天才……苏荔脖颈被紫鳞鞭勒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痛楚地拧紧眉头。那根淫具虽然沾满液体,但粗长的棒体重重撞入干涩的体内,仍给她带来充满屈辱的剧烈痛楚。

苏荔紧紧咬住牙关,她用尽所有力气撑着身体,不敢有丝毫放松。紧绷的身体,使她下体也竭力收紧,蜜腔内温软而滑腻的嫩肉在冰冷的异物上不住夹紧。

一滴滴冷汗出现在皮肤表面,在堪称完美的雪臀上汇集。苏荔臀部曲线极美,臀肉丰满而白腻,充满弹性。这时泌满冷汗,像被水洗过一样,散发出艳丽的光泽。而那根深深插在臀内的黑色棒状物,更使这只香艳的美臀充满了淫秽的气息。

小紫踩住身前的雪臀,让花苗女族长丰腻的屁股朝前移去。那根粗长的淫具从臀间的蜜穴中一点点脱出,只留最顶端的龟头部分还留在穴口,被棒体带出的蜜肉翻卷过来,从圆张的肉洞溢出一圈红腻的嫩肉。

“淫贱的女奴隶,你下边好紧呢。”

小紫脚掌一松,雪臀弹丸般弹了回来,蜜穴撞在淫具底部的皮革上,再次被粗大的棒体塞满。

雪亮的烛光下,小紫精致的面孔如同宝石般光彩夺目,她带着恶魔一样开心的笑容,一下一下踩着苏荔的屁股。

在她身前,花苗女族长颀长美艳的肉体如同一件玩偶,她带着屈辱的表情,被迫翘起白滑如脂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竭力套弄她腹下的淫具。

小紫眼中光芒越来越亮,神情也越来越亢奋。她立在苏荔身后,紫鳞鞭从平台下绕过,缠住苏荔的脖颈,将她扯在平台边缘,身体摇摇欲坠,勉强维持平衡的位置,然后挺起小腹,长鞭一松一紧,像一个狡猾的主人,让自己美貌的女奴主动举臀奉迎。

强大的气流再次从洞底升起,程宗扬抱紧自己唯一的支撑,背后紧贴井壁,避免被气流吹走。

洞底那个未知生物在程宗扬心底投下浓重的阴影,让他甚至不敢去思索。对于未知存在的恐惧,深深蛰伏在每一个人类的血脉里。程宗扬不敢想象,它一旦冲破樊笼,将会带来怎样的震撼。

苏荔快要窒息一样伸长脖颈,抓紧平台边缘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束在颈中的紫鳞鞭变得更紧,使她无法动作,只有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臀部高高翘起,让小紫在她高翘的臀间恣意奸淫捅弄。

苏荔从未经历过如此屈辱的时刻,面对死亡的恐惧和被凌辱的羞耻感交替袭来,几乎使她眩晕。

鞭子猛然松开,失去束缚的苏荔向后一挣,颓然倒在地上。

小紫收回紫鳞鞭,一手提起苏荔的小腿。苏荔没有反抗,她用痉挛的双手掩住双乳,被勒出血痕的脖颈扭到一边,任由小紫将自己双腿拉开,然后像个男人一样骄傲地挺起淫具,贯入自己体内。

小紫干得很用力,笑得也很开心。苏荔张开双腿,柔嫩的蜜穴不断被粗大沉重的淫具撑满、拔出、再撑满、拔出……小紫沉浸在自己游戏的乐趣里,她对苏荔的征服使她充满了成就感。而在死亡边缘遭受强暴的苏荔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志,不出声地承受着这一切。

小紫把堵着嘴巴的丹宸扯过来,把她嘴里的堵塞物掏出来,让两个成熟的美貌妇人并肩跪在一起,自己从后面轮流插弄。丹宸反应极为强烈,她挺着屁股,被小紫干得淫水四溢,身体像触电一样扭动着,不时发出尖叫。

“在南荒,被俘的女奴要在服侍主人的时候唱歌,你们也来唱吧。”小紫开心地命令道。

丹宸低喘着妖淫地唱道:“妹是林间一朵花……敞开花心让……让哥插……长藤塞进花心里……插得嫩花水哗哗……啊……”

小紫拽住苏荔的秀发,“该你了!”

苏荔喉头动了一下,然后低声唱道:“月光下的金孔雀,追逐着妩媚的白孔雀……”忽然她咬住唇,眉头拧紧。

小紫扒开她的屁股,观赏着她雪滑的臀肉,笑道:“你这里好多肉呢。上面是肉,下面是肉,左面是肉,右面也是肉。软绵绵白花花一团,里面插个黑乎乎的大棒子,真好看。”

说着她贴到苏荔耳边,柔声道:“你的后面还有个小洞洞没搞过,我来搞你屁眼儿好不好?”

苏荔伏在地上,丰满的双乳微微起伏,无言地垂下头。

小紫从她蜜穴中拔出淫具,顶住她的肛洞,慢慢用力。苏荔下体被淫具干得翻开,毛发茂密的股间,蜜穴充血般红艳欲滴。小紫抱住她白白的大屁股,沉重而坚硬的淫具顶在臀间,越进越深。

“死丫头!给我住手!”程宗扬一声大吼。

小紫扬起脸,“我都忘了你还在呢。程头儿,你看这只屁股好不好玩?”

程宗扬在架上快悬了半个时辰,脸色发青,他钢刀只剩了一把,另一柄早已失落,这时拔出来,指向小紫,厉声道:“放手!”

小紫不屑地说道:“你能跳过来吗?嘻嘻,她屁股这么大,后面还没有被人用过,好浪费哦。呃,她的屁眼儿看起来好小好嫩哦。用我的大棒子干进去肯定很好玩。”

小紫一边说,一边示威般用淫具挤弄着苏荔的屁眼儿。

程宗扬暴喝一声,双脚蹬住井壁,猛地一撑,箭矢般朝小紫扑来。

小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程宗扬这一跃虽然威猛,但他根本不可能跃过这将近三丈的距离,就算他从高处掠下,顶多再多跳几尺,够不到平台就会直接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傻瓜。”小紫冷笑一声,顶住苏荔的肛洞,“我要干进去了呢。高兴一点啊。”

忽然一股气流涌起,程宗扬急坠的身体速度一缓,接着他在空中一个翻滚,正好掠过那多出来的一段距离,落在台上,接着一个虎跃,冲到小紫面前。

小紫来不及抽鞭,身体一旋,鞭梢从腰间飞出。

程宗扬一刀斩在鞭上,将紫色的长鞭荡开,不等小紫出手,就一把叉住她的喉咙,把她举了起来。

“死丫头!”程宗扬刀尖挺起,顶在小紫颈下,“把戒指扔掉!”

小紫一脸崇慕地望着他,用娇嫩的声音道:“程头儿,你好厉害哦。”

“少废话!”程宗扬手指一紧,扼住小紫的喉咙,厉声道:“老实点!别跟我玩花样!”

被他一吼,小紫乖乖把戒指摘下来,扔在地上。

“鞭子!臂钏!”

小紫很听话地都取下来,扔在程宗扬脚下。

还有她的上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程宗扬一把扯开她的衣襟。把她外衣剥掉,突然间脸色大变。

小紫松开的衣襟间,掉出一角鲜艳的红巾,分明就是小香瓜用来遮掩身体的那条鲛绡。

程宗扬慢慢抬起眼,恶狼一样盯着小紫。

小紫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乐明珠在哪儿?”

“在里面啊……”小紫怯生生说:“真的,小紫不骗你。”

程宗扬眼角余光一闪,急忙叫道:“苏荔族长!”

苏荔不知何时站起身,走到平台边缘。她低头看着脚下的深渊,然后慢慢张开手臂,似乎想就此踊身跃下。

程宗扬心提到喉咙里,却不敢再喊。

苏荔静静立着,时间仿佛在她背影上凝固。

突然,一个猛虎般的吼声响起,接着传来一阵金铁交击的震响。

程宗扬失声道:“武二!”

那声音似乎从极远处传来,又似乎离得极近。但那种老子天下第一,永远最蛮横的气势,自己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程宗扬大叫道:“武二你这个傻鸟!还不快滚过来!”

搏杀声并没有靠近,反而渐渐远去。

平台边缘的苏荔突然打了个哆嗦,踉跄着退回来,跌坐在地,零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孔。

良久,苏荔扬起脸,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神情平静地说道:“乐姑娘在里面。”

【第十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