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9章·遗珠

一名鬼武士从黑暗中跨出,他披着犀甲,头顶的鬼角呈现出紫黑的颜色。岩石般的手臂上,显出深黑色的纹身。

他刚靠近石柱,贴在后面的乐明珠就娇叱着飞身一拳捣出。那名鬼武士似乎吃过亏,粗壮的手臂立即抬起,封住乐明珠的拳头。

程宗扬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乐明珠出拳的同时,一脚便踹了过去,重重蹬在鬼武士腹上。那个体型比她大两倍的鬼武士雄躯一震,坐倒在地,接着乐明珠的耳光就挥了上来。“啪”的一声脆响,打在鬼武士耳朵上。不等鬼武士还招,小丫头是一通拳打脚踢,最后一拳敲在鬼武士脑后,把他打晕过去。

程宗扬心里升起一丝疑问,这名鬼武士实力绝对不弱,即便自己出手,也要花一番力气,可这丫头就像玩游戏一样,赤手空拳把他打晕,根本没给他还手的机会——如果这是凝羽还差不多,小香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乐明珠朝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这些坏家伙一点都不顶用!”

程宗扬道:“你的朱狐冠呢?”

乐明珠表情说变就变,小脸一垮,险些就要哭出来,“我把朱狐冠弄丢了,呜呜……师傅非骂死我不可……”

程宗扬大感奇怪,乐明珠这几下显露出的修为等级,比她戴着朱狐冠的时候只高不低。

“小香瓜,”程宗扬试探道:“你睡着的时候有没有吃什么东西?什么万年玄参,灵芝玉精之类的?”

“哪儿有啊。”乐明珠苦着脸说:“我肚子都饿了……”

说着她一顿足,两颗硕大的泪珠滚出来,挂在明玉般的脸颊上,“呜呜……我笨死了,把朱狐冠都丢了……师傅说冠在人在,我……我要自杀!”

“别!”程宗扬劝道:“你还是先想想丢在哪儿了。”

乐明珠哽咽道:“我和小紫洗澡,把朱狐冠取下来。等我逼出迷药,小紫就不见了,衣服也不见了,温泉也不见了……就我一个人,在一个好大的台子上躺着。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那个温泉。也没找到朱狐冠。”

这丫头连自己被挪地方都不知道,程宗扬真的有些佩服她了。

“不用急。”程宗扬拉住她柔软的小手,“我们去找温泉。”

就在这时,一团火焰映亮了石柱林立的洞窟。

“你欺骗了我!我的朋友!”阁罗愤怒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程宗扬旋身挡在乐明珠身前,拔出卷刃的钢刀。

“我把你当成朋友,你却像头卑鄙的狐狸一样欺骗了我!”阁罗脑后鬼角耸起,胸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也许换个时候,我们真的会成为好朋友。”程宗扬挺起钢刀,“但现在,我们只能成为对手。”

乐明珠从他身后露出面孔,“大坏蛋!你们干了那么多坏事,我们要替南荒人主持正义,除掉你们这些邪恶的家伙!”

阁罗像受到污辱一样愤怒起来,“不守信义的商人,你也这样想吗?”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儿,“不。我是一个异乡来的商人,看不懂你们南荒的是非,也不想评价什么。”

小丫头在后面奇怪地说:“你怎么连是非都不懂呢?”

程宗扬老实说道:“因为不好懂。”

“笨死你了。他们是坏人,苏荔姐姐是好人!”

“我是个商人,还是说利益比较好懂一点。”看着小丫头不满的表情,程宗扬连忙道:“你放心,我的利益和你一样。”

“卑劣的商人!”阁罗怒吼声中,几名鬼武士从黑暗中跳出,朝他们扑来。

“快走!”程宗扬往后面一推。

乐明珠讶道:“为什么要逃跑?他们很呆的。”

那些鬼武士实力都不弱,纵然赶不上易彪和吴战威,也相差不多。被四五名鬼武士缠住,自己可没有信心能顺利脱身。乐明珠却从后掠出,抬肘击向一名鬼武士胸口。

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这丫头的确比戴着朱狐冠的时候速度更快,力量更强,明显高出一个等级,比起凝羽也不逊色。

但那丫头赤手空拳,又对着一群鬼武士,就这么冲过去,也太托大了点。眼看两名鬼武士从两翼逼来,把乐明珠围在中间,程宗扬抢过去护住乐明珠背后。

程宗扬眼角的余光一直在留意阁罗,等他黑色的长鞭挥出,立刻扑上去,双刀劈在鞭上,将长鞭弹了回去。

程宗扬信心高涨,终于相信自己无论面对鬼巫王,还是其他南荒的强手,都有了一拼之力。

阁罗愤怒地瞪大眼睛,发蓝的面孔透出紫黑的颜色,挥鞭再次袭来。长鞭卷到程宗扬脚下时,鞭梢突然昂起,直刺小腹,角度刁钻之极。

程宗扬闪身避过,双刀如风,将阁罗潮水般的攻势硬生生挡住。这边乐明珠神采飞扬,她出招极快,虽然拳脚力道不大,但七八拳打在别人脸上,就是鬼武士也被她打晕。

“累死我了!”接连打倒几名对手,乐明珠靠在程宗扬背上,甩着手腕道:“我从来都没打这么痛快过。”

“拿着。”程宗扬百忙中把珊瑚铁匕首塞给她。

没想到小丫头却不领情,“这么短,我才不用呢。又没有地方带,还是给你好了。”说着又塞到他背包里。

阁罗长鞭划着圈子攻来,程宗扬凝神应对。忽然一个黑影钻出来,扑到程宗扬背上,张开白森森牙齿朝他颈中咬来。

弥骨额头肿起一个血块,他张大嘴,脖颈的脓汁滴在程宗扬肩上,衣服“嗤”地冒出一股白烟。

乐明珠“砰”的一拳砸在弥骨身上,打得他一声怪叫。

程宗扬顾不上回头,双眼紧盯着对面的阁罗,只见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浑身的皮肤突然干瘪下去,血脉鼓起,仿佛裸露的树根虬伏在肢体表面。

阁罗长鞭仿佛突然活过来,翻滚着卷住钢刀。程宗扬的刀锋已卷,只能力贯双臂,让双刀不至于脱手,身体却一点一点被阁罗扯过去。

乐明珠把弥骨揪下来,然后扬起拳头,忽然背后“哎呀”一声,小丫头立刻扔下弥骨,“小紫!”

小紫坐在一根石柱旁,似乎扭伤了脚,旁边一名鬼武士正举起长刀。

程宗扬大叫道:“别去!”

乐明珠已经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一拳击出。鬼武士右手持刀,左手张开,一把抓住她的拳头。乐明珠抬起粉腿,踢向鬼武士的小腹,一边道:“小紫,你没事吧?哎呀!”

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乐明珠和那名鬼武士同时罩在一起。鬼武士庞大的身体将乐明珠紧紧压住,使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小紫露出冷笑的目光,脸上却带着天真的表情,用稚嫩的声音道:“小紫没事啊,乐姐姐,你怎么了?”

大网中,乐明珠白嫩的身体仿佛被鬼武士一点点吞没,她圆硕的双乳被压得扁扁的,眉头难过地拧在一起。

大网越收越紧,被鬼武士压住的乐明珠已经无法挣扎。小紫笑意越来越浓,程宗扬几次冲击,都被阁罗的长鞭挡住。

忽然,冥冥中传来一声嘹亮的凤鸣,接着一道眩目的红光亮起,坚固的网绳刹那间化为无数碎片,四散飞开。那名鬼武士岩石般撞在石笋上,将腰身粗的石笋一撞两段,胸前的犀甲仿佛被高温烧炙过,变得焦黑。

耀目的红光中,乐明珠玲珑的玉体浮悬在半空,仿佛一头骄傲的凤凰。她长发飘起,柔美的手臂和双腿舒展着,束在玉体上的鲛绡仿佛浸满光芒,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一只骨节暴露的大手伸来,抓起倒地的同伴。那名鬼武士皮肤黝黑如铁,上面刺满诡异的符文。他扳起同伴的下颔,一口咬断同伴的脖颈,大口大口吸食着同伴的鲜血。

乐明珠小脸扭曲起来,这血腥的一幕令她既恶心又难受。

鬼武士张开血淋淋的大口,露出残缺的舌根,无声地咆哮着,接着大斧狂挥过来。

乐明珠举起小小的拳头,雪藕般的手臂红光大盛,一拳打在斧面上。青铜制成的斧轮发出一声闷响,被她拳头击中的部位微微一红,凹陷下去。鬼武士侧过身体,用岩石般的肩膀朝她撞来。乐明珠束在鲛绡下的雪白胴体红光流淌,她娇叱一声,身体横飞,屈膝击在鬼武士肩上。鬼武士坚如铁石的身躯微微一震,露出狰狞的表情,接着俯下身体,额头尖利的鬼角标枪般刺向乐明珠股间。

乐明珠弓身两手抓住鬼角,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扳,比钢铁还结实的鬼角齐根折断。那名鬼武士鬼角被折,身体山一样倒伏下来,不再动作。

“死坏蛋!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乐明珠得意地扔下鬼角,像一个保护神一样说:“小紫别怕!躲到我后面来!”

“好呀。”小紫走到乐明珠身后,精致的面孔浸浴在红光中,洋溢着天真的笑容,“姐姐好厉害啊,这是什么功夫?”

乐明珠意气风发,叉着腰道:“这就是我们光明观堂的镇堂之宝,天下第一厉害的无敌神功,凤凰宝典啦!”

程宗扬奋力挣开阁罗的长鞭,悬起的心刚放下又立刻吊了起来,“小香瓜!小心!”

可他晚了一步,小紫微笑着依过来,从紫色的水晶戒指中抽出一根细针,亲热地刺进乐明珠颈后。

乐明珠身体晃了一下,喃喃说了句:“有蚊子……”然后身体软垂下来,像睡着一样倒在小紫臂间。

程宗扬露出吃人一样的目光,隔着十几丈的距离,劈手掷出钢刀,斩向小紫的脖颈。

小紫抱起乐明珠,轻轻一跃,避开投来的钢刀,侧过脸贴在乐明珠甜美的面颊上,甜甜笑着说:“真的好厉害呢。可是姐姐是花苗的新娘,还要给龙神作伴呢。”

程宗扬拔腿去追,阁罗的长鞭又如影随形地挥来。他狂奔几步,然后抬腿踏在石柱上一撑,身体猛地翻过来,从背包中夺出珊瑚匕首,沿着鞭身一路挑刺。

阁罗还没看清,自己的长鞭就像草绳一样被切成七八截,接着喉头一凉,锋利的匕尖抵在自己喉头。锋锐无匹的刀锋散发着逼人的寒气,使他脖颈泛起一层粟米状的肉粒。

如果刚开始就以匕首对敌,阁罗小心防备,程宗扬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此时珊瑚匕首一出,立收奇效。

阁罗发蓝的丑脸程宗扬已经看得很熟悉了,他吸了口气,“也许你那位鬼巫王大人的理想真的很崇高,但你们的秩序真的很可怕。”

阁罗恶狠狠盯着他,狞声道:“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程宗扬提起卷刃的钢刀,“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争论吧。”说着用刀柄重重击在阁罗额上。

※ ※ ※ ※ ※

洞窟渐渐变得狭窄,两侧的石壁也越来越潮湿。小紫早已踪影全无,只能勉强看到她留下的足迹。程宗扬举着已经快烧完的松枝火把,一路追去,心头的怒火越来越旺。

程宗扬从来没有这样愤恨过一个人。他可以放过阁罗,但绝不会放过小紫。想到那只鹦鹉在小紫手中挣扎啼血的惨状,程宗扬愤怒中不禁生出一丝寒意。

绕过一个弯,一股怪风突然从黑暗中涌出,所余无几的火焰被风吹灭,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既然有风,出口肯定就在前面。程宗扬竭力瞪大眼睛,依靠身体的触觉,向前摸索。

洞窟一路向下,能感觉到石壁上生满肥厚的青苔。想到鬼王峒人就是吃的这些,程宗扬不由一阵恶心。

又是一阵怪风吹过,风里夹杂着怪异的气息。

程宗扬目不见物,只能感觉到自己似乎穿过山洞,来到另一个巨大的空间。背包中带着引火工具,但程宗扬犹豫着要不要点燃。潜意识中,他对小紫的忌惮更甚于鬼巫王。鬼巫王可能是个疯子,而小紫肯定是个疯子。

忽然,黑暗中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程宗扬汗毛耸起,接着吼道:“小紫!你给我滚出来!”

小紫娇嫩的笑声在前方响起:“小紫在这里,你来呀。嘻嘻,乐姐姐的身子好滑哦。”

程宗扬屏住呼吸,冲着声音传来的方位猛扑过去。忽然脚下一绊,程宗扬大叫不妙,身体已经失去平衡,一头栽倒。

身体并没有撞上坚硬的地面,而是落入一片空虚,程宗扬骇然发现,自己正朝一个无底深渊飞速跌去,身边空荡荡,只有潮湿的气流呼啸而过。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来得好快呢。”

程宗扬心头狂跳,他从背包中抓出火褶,刚一摇亮,火光就被气流吹灭,但就在这刹那间,他看到一个细小的凸起,立刻伸手攀住。

肩膀传来脱臼般的剧痛,程宗扬死死扣住手指,急坠的冲击力几乎将他手臂拉断,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涌到脚底。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冰凉的液体顺着背脊流进伤口,带来火辣辣的痛意,程宗扬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

“嘻嘻……”

小紫清脆的笑声划破寂静,接着一点光芒亮起,映出她兰花般洁白而又精致的面孔。她扬起脸,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红色蜡烛,用稚嫩的声音说:“程头儿……你好着急哦,连路都不看就跳下来呢。”

程宗扬惊魂未定,厉声道:“她呢!”

“哪个她呀?”小紫眨了眨眼睛,“这个吗?”

“唔……”小紫身下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

心里像猛然多了一块千斤巨石,压得程宗扬喘不过气来,他充满恐惧地瞪大眼睛,盯着小紫身下一团白色的肉光。

微弱的烛光下,映出一只雪滑白嫩的美臀。那只屁股像交合一样,光溜溜翘在小紫身前,白腻的臀肉朝两边分开,敞露的性器湿淋散发着柔艳的淫光,中间插着一根又粗又黑的物体。

小紫穿着她的锦鲤紫衫,洁白如玉的右臂裸露出来,拿着一根红色的蜡烛,笑吟吟看着程宗扬。她腰间多了一条宽边皮带,黑色的皮革与粗黑棒体的底部连为一体,前端没入那只白臀内。

小紫手一倾,红色的烛油滴落下来。浑圆的雪臀烫得一颤,被棒状物塞满的蜜穴抽动着挤出一股淫液。

程宗扬暗暗松了口气,这具肉体比小香瓜更丰满,看起来还有些眼热。但至少她不是乐明珠。

小紫眉花眼笑,腰肢后退,拖出一截黝黑的圆棒,然后挺腰,重重送进女子的蜜穴。

小紫伸过红烛,光芒从她身边一点一点亮起,照亮了她身前的胴体,也照亮了那张美丽的面孔。

“程头儿好坏呢,把人家光着身子扔在外面。”

程宗扬重重吐了口气。是丹宸。自己把她留在洞窟里,不知怎么被小紫带到这里来。此时她双手被绑在膝弯,像交媾一样趴在小紫面前,肥白的臀间被干得淫液泉涌。

小紫周围放着一圈齐膝高的蜡烛,白色的烛体有手臂粗细,光焰极亮。程宗扬这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圆井中。这口井不是一般的大,规模足以与最大号的导弹发射井相提并论,抬头望去,勉强能看到头顶圆形的井口。自己攀住的是一个类似灯架的物体,身体贴着井壁,就像一只困在玻璃缸中的小蚂蚁。

在他下方,光滑的井壁上伸出一个舌状的平台。小紫纤细的身影就站在平台尽头,三面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乐明珠呢!”

“在里面啊。”小紫身后有一个拱形的洞口,黑沉沉听不到任何声息。

程宗扬恨声道:“死丫头!这是你算计好的?”

“才不是呢。”小紫嘟起小嘴,“小紫本来想让你跌下来,正好掉到平台上面,摔断两条腿。谁知道你那么笨,连摔的位置都不对。”

程宗扬气极反笑,“你干脆摔死我得了。”

小紫仰起脸,认真说:“那就不好玩了。”说着她朝身下拍了拍,细声细气地问道:“你说是不是啊?”

丹宸侧着脸,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一声吃痛的呻吟。

程宗扬紧张地看着周围,自己离小紫有五六米高,距离七八米远,除非自己有武二的身手,才有一半把握能跃过去,顺利落在平台上。

一股气流猛然从脚底升起,把他吹得摇晃起来。程宗扬紧紧贴在井壁上,朝下看去。只见井底深处有一片粗糙的岩石,正疑惑间,那片岩石突然张开,露出一只巨大的眼珠。眼中黄褐色的瞳孔缩成一线,用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然后重新合上。那股怪风随即消失。

小紫若无其事地点燃最后一根蜡烛,一边道:“这些蜡烛都是牛油和羊油做的,很好吃呢。”

程宗扬一动也不敢动,浑身的毛孔都在冒着寒气。

天知道那是什么怪物,自己看到的仅仅是它一只眼睛。他无法想象那头怪物体型有多么巨大,这完全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力。他甚至不敢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什么。

小紫放下红烛,语带遗憾地说道:“你要摔断腿就好了。躺在那里哎呀哎呀地叫……小紫最爱听了。”

程宗扬怒气勃发,“听你娘叫去!”

小紫说得高兴起来,“你在那边哭,然后我就在你旁边搞你的小香瓜。你的小香瓜还是处女呢,小紫会用大棒子先搞她的小肉洞,破了她的处女,再搞她的小屁眼儿,让她趴在你耳朵边哎呀哎呀地叫痛,求我不要搞她……”

程宗扬吼道:“死丫头!你变态啊!”

小紫扒开丹宸的屁股,从她湿透的蜜穴中拔出那根黝黑的圆棒,放在丹宸臀上,笑靥如花地说道:“程头儿你瞧,是不是比你的还要大?”

程宗扬喉头动了一下,小紫腰间束的那根假阳具确实很大,差不多有她手腕粗细,衬着她小巧稚嫩的身体,更显得粗长骇人。这丫头,绝对是个变态!

程宗扬稳住心神,冷笑道:“鬼巫王的家伙跟它差不多,死丫头,等他干你的时候,你就知道爽了。”

小紫笑眯眯把假阳具送入丹宸体内,干得她雪臀乱扭,口鼻“唔唔”哼个不停。

小紫偏着头看着她,“好像真的很爽呢。”

看到丹宸吃痛的样子,程宗扬忍不住道:“她是你们鬼王峒的女奴,你就是干死她又有什么关系。”

“是哦,小紫怎么没想到呢。”她扬起脸,天真地说:“那这个呢?”

小紫亮出手里的紫鳞鞭,细长的鞭身拉得紧紧的,笔直伸入身后的山洞。她娇美的唇角弯弯翘起,抬手一扯,从洞内扯出一个女子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