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8章·生路

“可憎的异乡人!敢违抗鬼巫王人人的命令,你将是整个南荒的敌人!”赤裸的丹宸跨在虎背上,充满恨意的目光盯在程宗扬脸上。

她这会儿对鬼巫王敬若神明,完全是刀枪不入,说什么都没用。程宗扬干脆闭紧嘴,趁机调息。

丹宸白皙的双手握紧半截斧柄,然后用双腿驭使身下的骨虎。猛虎前爪在地上一撑,昂身而起。

这头猛虎骨骼比铁还硬,自己手里已经卷刃的钢刀给它搔痒都不配。程宗扬屏住呼吸,盯紧骨虎的来势,寻机躲避。

猛虎前爪落在地上,身体弓起,向前蹿出。忽然“哗啦”一声,它两只前爪落地的刹那,骨节突然分崩离析,接着硕大一头猛虎就碎成满地枯骨。

丹宸的青铜巨斧已经挥出,身下的猛虎却突然崩溃,丹宸猝不及防,顿时跌落下来,重重扑倒在程宗扬面前。

丹宸勉力握住斧柄,忽然手腕一紧,被一只牛皮靴踩住。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醒醒吧。当女奴很好玩吗?”

丹宸拼命摇动手臂,一边抱住程宗扬的小腿,张口便咬。程宗扬大腿被她咬的一口还在霍霍作痛,气恼下,一个耳光抽在丹宸脸上,将她打得伏在一边。

看到骨虎爪上的血迹,程宗扬突然醒悟过来。虎煞!这是鬼王峒驱使的四煞之一。最初遇到的岩浆怪物应该是炎煞,它们和阴煞一样,都是在南荒游荡的阴魂。

自己背后被丹宸利斧劈伤,鲜血流在石柱上,刚才骨虎一扑,前爪和胸骨都沾上血迹。由于生死根的关系,自己体内饱蕴真阳,正是这些阴魂的天敌。猛虎的白骨被血一染,就迅速解体。

丹宸雪白的胴体趴在地上,那只白美的雪臀正翘在程宗扬面前。雪滑的臀肉间,刚被鬼巫王干过的淫穴和嫩肛还湿淋淋泛着艳光,让程宗扬一阵心跳。

失去虎煞的支撑,丹宸的力量减弱大半。她挣扎着抓住斧柄,还要与程宗扬搏杀。

纠缠这么久,程宗扬早已心急如焚,当下不再客气,一脚踢在丹宸雪白的屁股上。

丹宸身体扑倒在地,白光光的雪臀一阵乱颤。眼看这个被洗脑的红苗女子还要去捡铜斧,程宗扬索性一脚,把铜斧远远踢开。

“鬼王峒的敌人!你去死!”丹宸尖叫着扑向程宗扬。

钢刀虽然卷了刃,不小心扎到一样要命。苏荔交待过,让自己照顾丹宸,程宗扬只好把刀扔掉,抓住丹宸的手腕。丹宸像疯了一样,手抓、脚踹、头撞、牙咬……身体每个能动的部位都用上了。

程宗扬背脊还有伤,一挣就痛得钻心。为了制服这个疯狂的女人,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把身体压在丹宸背上,才把她制住。

程宗扬双手抓住丹宸的手腕,朝两边分开,两脚踩住她的脚踝,把她白滑的肉体紧紧压在地上,叠成一个大字形。

丹宸手脚都被按住,身体仍在不停挣动,她极力挺动腰肢,那只又圆又翘的丰臀正顶在程宗扬腹下,充满弹性的臀肉在身下来回摩擦,让他身体本能地出现反应。肉棒勃起,隔着衣物顶在丹宸滑嫩的臀缝间。

丹宸几缕乌黑的发丝贴在粉颈上,赤裸的胴体沾满汗水,散发出淫艳的肉欲气息。她似乎感觉到臀间的异样,屁股从上下挺动变成左右扭动,想让顶在臀肉里的肉棒滑出。但程宗扬阳具硬邦邦顶在她臀里,随着她的扭动越进越深。程宗扬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挤进臀肉深处,隔着衣物顶在一片湿腻而火热的嫩肉上。

程宗扬大口大口喘着气,干脆用力一顶,吼道:“别动了!”

丹宸浑身一震,身体僵住。她脸颊贴在冰冷的石面上,鼻尖掉落着一粒红红的药片。嗅到药片特殊的香气,丹宸情不自禁地张开口,吞下药片。

程宗扬这才发现自己背包里的瓶子被撞破。碎玻璃把背包扎出一个洞,几粒红红绿绿的药片滚落出来。

丹宸眼中的狂热渐渐散去,变得茫然,身体无意识地扭动起来。程宗扬试探着松开她的手,丹宸臀部耸起,一手急切地伸到腹下。

程宗扬慢慢放开丹宸,发现她不再对自己产生威胁,才以最快的速度登上祭坛。他本来想瞧瞧谢艺他们杀到哪里了,但失望地发现,银镜只停留在鬼巫王离开的一幕。画面上能看到凝羽、武二、苏荔、易彪、祁远、花苗的女子……十几人中只少了朱老头一个,不知道那老家伙躲在哪儿,怎么都看不到人影。

程宗扬抓了抓脑袋,回头看到丹宸伏在地上,雪白的肉体蠕动着,像一条白光光的肉蛇。程宗扬犹豫了一下,然后抱起丹宸,扛在肩上。

※ ※ ※ ※ ※

“萨安!你不是说没有活人吗!”商队里一个汉子吼道。

萨安脸上鲜血直流,恐惧地说:“他们……他们是魔鬼!”

“别吵了!”吴战威叫道:“是他奶奶的鬼武士!”

祁远道:“二爷动静那么大,早就该把他们引来了。大伙谁都别怨!既然到了这里,迟早都有这么一遭!”

与程宗扬失散后,大伙会合在一处,一路直闯,最后在一处大厅陷入重围。无数生着鬼角的战士涌入大厅,对他们展开疯狂的围攻。

厅中无险可守,众人被围困在四根石柱中间,武二郎、凝羽、易彪、苏荔各守一边,其他人围成两层圈子。待在最中间的不是云苍峰,而是朱老头。他蹲在人群之中,两手抱头,一叠声地念着佛,连嘴角的白沫都顾不上擦。

一条灰线从鬼战士背后疾驰而来,一路溅起团团血花。距离队伍还有三丈之远,那个灰影便飞身而起。

一名披着铁甲的鬼武士纵身扑出,在空中与他撞在一处。一片淡淡的刀光闪过,鬼武士庞大的身体在半空一顿,腰部随即分开一条血线,颓然跌落。

谢艺身上连血迹都未沾上多少,他抬手在石柱上一按,轻飘飘落下。

卡瓦递来水囊,谢艺也不客气,接过来痛饮一口,然后道:“西南方向有个出口,没有鬼武士出来。”

易彪道:“也许是死路。”

谢艺环顾四周,“四面受敌,只怕撑不了半个时辰。即使是死路,也能多支撑一段时间。云执事,你看呢?”

云苍峰道:“鬼王峒从四面同时杀出,必定早有准备。挑选此地动手,必定不利于我而利于彼。”

苏荔凤目生寒,“云执事说的不错。鬼王峒既然挑选此地,我们任换一个地方,也不会比这里更差。”

易彪刚准备调整人手,云苍峰止住他,“谢兄弟,你来安排。”

谢艺不再推辞,身体一挺,沉声道:“易彪在前,吴战威在旁辅助;武二,你当左翼,跟紧祁远,不许恋战。”

武二郎一听就想发作,谢艺目光如电一扫,武二郎到了嘴边的粗话生生咽了回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凶性一起,天知道会杀到哪儿。祁远小心谨慎,跟着他,不至于误了大事。

“苏荔族长和凝羽姑娘在右翼。卡瓦,你和同伴在中前部接应……”

谢艺迅速分派人手,他声音并不高,但每一个字都坚如铁石,充满自信,无形中让众人感染了他的信心,振奋起精神。

※ ※ ※ ※ ※

“得罪了!”

程宗扬朝身前的大屁股上打了一掌。丹宸趴在他肩膀上,双腿低垂,那只雪白的屁股在程宗扬脸侧不停扭动,柔滑的臀缝间水汪汪不住淌出淫水。

程宗扬背脊被她铜斧砍到,幸好鬼巫王要留活口,自己才捡了一条命。这时丹宸身体一动,丰挺的乳房顶到背后的伤口,让程宗扬痛得倒抽凉气。

他把丹宸放下来,咬牙活动了一下筋骨。伤口没有包扎,但程宗扬并不担心失血过多。此时自己体内生气正旺,只要不是伤到大动脉,都能在最短时间内止血,只不过伤口愈合没那么容易。

天知道自己在鬼王宫的什么地方,离谢艺他们还有多远。离开拱形的大厅,光线就黯淡下来,程宗扬几乎是两眼摸黑地瞎走,也不知道自己是离他们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

程宗扬喘了口气,盘膝坐下来歇息。手里两把钢刀都卷了刃,拿着只能摆个样子。

鬼巫王这会儿杀过来,自己只能拿匕首跟他贴身肉搏了。

忽然,一声娇叱传来。程宗扬霍地站起身,顾不上理会丹宸,就提刀疾奔过去。

洞口透出摇曳的火光,一个猕猴一样瘦削的家伙又蹦又跳,急切地挥舞着手臂叫道:“在那里!在那里!”

程宗扬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亲热地问道:“在哪里?”

弥骨腐烂的脖颈扭过来,看着程宗扬笑眯眯的面孔,然后张大嘴巴。

程宗扬提起刀,用刀背在他额头上“铛铛”敲了两下,“在哪儿?”

弥骨脖颈裸露的血管滚过一个血球,手指僵硬地朝一边点了点。

“你不饶舌的时候,还是挺不错的。”

程宗扬随手用刀柄凿在弥骨脑门上,把他敲晕,一边接过他爪中的火把,把他踢到角落里。

娇叱声夹杂在拳脚带起的风声中,越来越清晰。程宗扬奔过去,那声音却突然间消失,周围顿时安静下来。程宗扬心头一紧,急忙加快速度。

火焰在松枝下发出细微的爆响,程宗扬屏住呼吸,小心地伸出火把。

火光映出一个巨大的空间,无数石笋从洞顶倒挂下来,经过亿万年的生长,与洞底连在一起,形成一根根形态各异的石柱。程宗扬控制着心跳,警觉地听着周围的动静。千万别是小香瓜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好不容易追到这里,要是她正好被擒,那可太倒霉了。

程宗扬小心地绕过石柱,忽然风声响起,直扑面门。程宗扬急忙抬肘去挡,却看到一截雪白的小腿从下面踢过来,悄无声息,同时毫不客气地狠狠踹向自己的小腹。

“小香……噢!”

程宗扬抱着小腹,跪倒在地。小丫头那一脚力道十足,自己腹中的内脏似乎都翻转过来,连腹中的气轮也几乎被她一脚踹碎。

“哎呀!快躲开!”

伴随着乐明珠的惊叫,一道风声疾掠过来,重重落在脸上,“啪”的一声,程宗扬脸猛地扭到一边。

程宗扬脸皮不算太薄,但这蓄满力道一掌还是打得他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半晌回不过神来。

乐明珠气恼的声音响起:“我不是让你躲开吗!大笨蛋!”

程宗扬好不容易元神归位,吼道:“知道是我你还打!”

乐明珠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说:“这招我都练过几百次了,先是拳头封眼,然后踹肚子、打耳光,每次都是三招齐发,怎么收得回来?”

程宗扬瞪了她半晌,最后嘴巴咧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什么鬼巫王、小紫、天命者,这会儿都统统抛到脑后,只要这丫头还是原来的样子就好。

“小香瓜。”

“唔?”

程宗扬揉着脸说:“你不是中了迷药吗?怎么会在这里?”

乐明珠得意地说:“阿夕的迷药我才不怕呢。别忘了我是光明观堂弟子,只用了半个时辰,我就把迷药都逼出来了。”

程宗扬几乎要对她刮目相看了,“后来呢?”

“后来我就到了这里。这个地方真大,我脚都快走酸了,也没找到你们,还遇到几个坏家伙。”

程宗扬急忙问道:“小紫呢?”

“咦?小紫也来了吗?”乐明珠连忙朝他身后望去。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然后小心问道:“你是怎么逼出迷药的?”

“这是我们光明观堂的秘技,不过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首先要屏吸敛神,断绝六识,然后细心调理血脉,还归诸经,就把迷药逼出来了。”

“断绝六识?”

“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啦。迷药是惑乱心智,只有六识都封闭掉,才能保持灵台一点清明,要不早就被迷倒了。连这个都不懂,真笨!”

程宗扬呼了口气,原来这丫头自从中了迷药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糊糊涂涂睡了一觉,就到了这里。这该说好人有好命呢,还是傻人有傻福?

“喂喂,”乐明珠毫不客气地踢他起来,“帮我后面系一下。”

程宗扬早就看得心头狂跳。这丫头从浴池出来,几乎什么都没穿,白生生的胴体上只缠了一条鲛绡。那幅鲛绡只有尺许宽,一丈多长,鲜艳夺目,用来束胸很合适,但掩在身上未免太小了。

看得出,为了充分利用这块有限的衣料遮掩身体,小丫头很费了一番工夫。

她先用鲛绡在胸前缠了一道,掩住双乳,再从背后斜着拉过来,缠在纤细的腰间。然后严严实实地把屁股包住。

缠绕的方式与当日苏荔类似。但苏荔用的是一整匹丝绸,绚彩华丽,这样缠下来不仅风情万种,而且仪态大方,极具野性之美。鲛绡的宽度还不到丝绸的一半,乐明珠紧紧缠在身上,就像在晶莹的玉瓶上系了条缎带,能遮住的肌肤不到五分之一,大半身体都暴露在外。而且她缠的方式,鲛绡长度又不够,两端差了一尺多,无法系住,只能掖起来,走几步就会松开,难怪她会急着让自己帮忙。

拐宗扬为难地说:“怎么系?”

“不管了,你只要帮我系好。”

“这也差得太远了。”程宗扬看得挠头,“不如我帮你束胸吧。”

乐明珠瞪了他一眼,“大笨蛋!我光着屁股怎么走啊?”她赌气说:“要不然,把你的裤子给我!”

“好啊。”程宗扬做势欲脱。

乐明珠皱着眉头道:“难看死了!我才不要呢!”

程宗扬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拉开乐明珠背后的红绡。

“喂,你做什么?”

“你这样缠肯定不行,我帮你重新系。”

乐明珠将信将疑,“不许骗我啊。”

程宗扬解开红绡,望着乐明珠莹白如玉的背影,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暖意从胸口涨开,一点一点充满心头。

小丫头身材发育得很好,背后看去,光洁的胴体就像一口精美的玉瓶,从身后都能看到她那对丰腻的小香瓜,曲线玲珑动人。程宗扬张开手,放在乐明珠腰侧,轻轻一合,拇指便碰到一起,纤细得盈盈一握。她身体暖暖的,细腻的皮肤像牛乳一样洁白柔滑。

乐明珠上身赤裸,臀部还被鲛绡掩着。程宗扬松开手,然后扯住鲛绡,从她粉嫩的雪臀间轻轻抽出。

小丫头有些害羞起来,催促道:“快一点!大笨蛋!”

程宗扬停下手。面前解下红绡的少女一丝不挂,白滑的胴体在火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辉,如雪如玉,香软动人。

程宗扬一笑,从背后拥住她柔软的胴体。

“你干什么?”

程宗扬耍赖道:“让我抱一会儿。”

乐明珠有些不情愿地挣了一下,程宗扬一声惨叫。

乐明珠惶然道:“怎么了?”

“我的背……”程宗扬丝丝吸着凉气。

乐明珠不敢再动,乖乖让他抱着。背后的伤口仍霍霍作痛,怀中拥着小香瓜温香软玉的肉体,鼻端飘来少女幽馥的体香,程宗扬只想就此睡去。

乐明珠嗔道:“好了吧!不要把口水滴到我脸上。”

程宗扬叫道:“我又没流口水!”

“我听到你在咽了!还咽了好多!

“我口渴还不行啊。”

“哼!”乐明珠用力踩了他一脚。

“好了好了。”程宗扬舒展了一下肩背,然后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我瞧瞧你的背。咦,真的有伤啊。”

“我怎么会骗你。”

“别动。”乐明珠踮起脚尖,丰腻的乳球毫不避忌地压在他肩膀上,仔细看了一会儿。

“没事啦。”乐明珠放开他,然后脸一红,抱住身体,“大色狼!”

程宗扬从她身上移开目光,不屑地说道:“你知道色狼是做什么的吗?”

乐明珠瞪了他一眼。

“过来,我帮你系。”

程宗扬把鲛绡披在她颈后,和以前束胸一样,在胸前交叉掩住乳球。托着她丰腻圆硕的雪乳,程宗扬心神一阵激荡,忍不住揉捏了几把,换来乐明珠毫不客气的一脚和一个大大的白眼。

程宗扬满脸笑容,把鲛绡在她背后平挽了一下,掩好小香瓜的双乳,然后把鲛绡从她洁白的躯体斜缠过来,在她腰侧打了个结。接着一端横缠,在她纤细的腰肢上围了两圈。

程宗扬拿起鲛绡另一端,放到乐明珠身下,小丫头很听话地分开腿,让他手掌从自己腿间穿过。

乐明珠对自己的信任让程宗扬感到意外,他不由地屏住呼吸,托起柔滑如水的鲛绡,从她白嫩的腿间塞过,无比温柔地覆住她处女的禁地。

隔着鲛绡,手指触到那片令人销魂的柔软,程宗扬重重喘了口气,“小香瓜……”

乐明珠好奇地扭过脸,“怎么了?”

“让我亲一口。”

乐明珠身子一扭,“不要!”

“就亲一下。”

乐明珠感觉到他手指的动作,惊叫道:“亲这里?”说着她脸颊突然红了起来,小声道:“你又不是阿夕……”

程宗扬一愣,“什么?”

乐明珠红着脸说:“她好讨厌……”

程宗扬追问道:“还有谁碰过这里?”

乐明珠嘟起嘴,“还有小紫那个坏丫头。”

这个程宗扬知道,他咽了口唾沫,“还有吗?”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还有就是你!”

程宗扬如释重负,露出坏笑的表情,“我也要摸。”

乐明珠生气地说:“你已经摸到了!”

“还隔着布呢。”

“我不要!不要!不要!讨厌!讨厌!讨厌!”

程宗扬只好作罢,他把鲛绡从小丫头腿间塞过,向上缠在臀间,打了个结。

鲛绡只在她腰臀间绕了两道,不但够用,还省出一大截来。乐明珠这次很听话,乖乖翘着屁股,让他用鲛绡在自己臀后打了个漂亮的花结。

打完结,再把腰间两道横系的鲛绡拉开,包住圆翘的雪臀,这件简单的衣物就完成了。鲛绡差不多有三十厘米的宽度,拉下来就像一条漂亮的短裙,看起来与办公室女郎的套裙有几分相似。虽然还很短,但重要的地方都掩住了。

乐明珠喜滋滋地左看右看,随着她腰肢的扭动,那只鲜红的绡结在她小屁股上一摆一摆,看起来就像一个丰乳翘臀的礼品娃娃,娇俏而又可爱。

程宗扬举起火把给她照亮,被她纯粹的喜悦感染,唇角露出笑意。

忽然,乐明珠抬起头,几乎同时,程宗扬也听见远处的响动。

“糟了!”乐明珠小声道:“有个家伙醒过来了!”

“谁?”

“嘘!”乐明珠竖起手指,然后朝程宗扬摆了摆手,一溜烟躲到石柱后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