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7章·交锋

身体仿佛失去所有水分,又干又痛。程宗扬喉头蠕动了一下,没有咽下一丝唾沫。他提起双刀,用发干的声音道:“你设想的秩序并不美好。我只相信,只有每个人都能让自己过得美好,才是最好的秩序。”

鬼巫王皱起眉头,“她过得难道不好吗?”

“她只是你们的玩物。”程宗扬举刀指向鬼巫王,“也许你觉得让鬼王峒人任意享用每个女人,使她们顺从地扭动屁股,是美好的秩序。但我不这样认为。没有被你蛊惑的花苗族长也不这样认为。”

“是那个杀害了我的巫师的女人吗?”鬼巫王露出一丝愤怒,“她很快会纳入我制订的秩序之中,在鬼王峒最卑微的鬼仆身下心甘情愿地挺动屁股。”

如果武二在这里多好。程宗扬懊恼地想道。这家伙敢拿苏荔这么说话,二爷非跟你玩命。可这么长时间,谢艺他们始终没有动静,也不知道凝羽有没有受到伤害。唯一让程宗扬放心的是,鬼巫王在这里,就意味着小香瓜暂时没有太大危险。

鬼巫王对他的钢刀看也不看一眼,“我会给你一次机会,天命者。加入我,或者成为我的敌人。”

程宗扬慢慢调匀呼吸,“还有别的选择吗?”

鬼巫王摇了摇头。

程宗扬试探道:“加入鬼王峒,能分享你的权力。那么成为你的敌人呢?”

“我会把你交给一个人,他一直在寻找天命者。”鬼巫王比了个手势,“他会切开你的头颅,寻找他感兴趣的东西。”

程宗扬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接着问道:“小紫呢?”

鬼巫王却皱起眉头,“你的伤痕不再闪亮,难道已经吸完了这里的死亡之气吗?”

程宗扬狞然一笑,“你视力很好啊!”说着拔身而起,朝祭台上的鬼巫王掠去。

他站的位置离鬼巫王差不多有十米。程宗扬见过谢艺出手,这样的距离,他飞身一跃就够了,可怜自己还得狂迈三步。如果对手是谢艺,等自己奔过去黄花菜都该凉了。

可鬼巫王显然没有移动的意思,反而身体向前一挺,将阳具尽数送入丹宸体内,然后从身后拿起一柄青铜巨斧。

鬼巫王苍白瘦削,身材并不高大,那柄车轮状的巨斧看起来比他整个人都要沉重。斧轮刚一挥出,就带起强烈的风声。

程宗扬丹田满溢,趁着与鬼巫王交谈的时间,他将吸入的死气一丝丝沉入丹田,感觉真气从来没有这样充沛过。这会儿就是面对武二,自己都有信心硬撼一把,何况是这个看着一身都是病的家伙。

程宗扬双刀齐出,劈向鬼巫王的巨斧,一边叫道:“被蛇彝人吞掉的那个鬼王峒女人,不会是你娘吧?”

鬼巫王浑身一震。

程宗扬暗骂自己无耻,但两军对敌,能占一分便宜就要多占一分,大不了砍掉他的脑袋再向他道歉好了。

刀斧相交,程宗扬力贯双臂,从丹田升起的真气狂涌而出,硬生生将鬼巫王已经偏斜的铜斧荡到一边。

鬼巫王神情大变,眼中泛起一丝狰狞的红色。

程宗扬劈开巨斧,趁机一脚踏上平台,口中嘲笑道:“说得人五人六,以为自己是革命家呢!这会儿露出真面目了吧。”

趁鬼巫王铜斧斜在一旁,程宗扬右手的钢刀一翻压在他斧柄上,左刀从腰下斜掠而起,刀尖一点寒芒挑向鬼巫王心窝。

“看不出你还这么年轻,满脑子都是天真的念头。老弟贵庚?今年该有八岁了吧?成为神人?你马上就要变鬼了。”程宗扬嘴巴不停,连讽刺带挖苦。

鬼巫王斧柄被钢刀压住,刀身力道虽然不强,却正压在他使力的位置,程宗扬只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鬼巫王想原招使出,却得拼尽全力。

鬼巫王斧轮一沉,另一端的斧柄挑起,磕在程宗扬刀尖上,将他左手的钢刀砸开。

程宗扬虽然信心百倍,这招以巧对巧,立刻知道不妙,自己刚抢得的那点优势被他这一挑就丧失殆尽。

鬼巫王斧柄磕开钢刀,去势毫不停顿,直接用柄端的尖首戳向程宗扬喉咙。

自己如果闪避,刚踏上祭坛这只脚就要退回来,又回到自己在台下,鬼巫王占据台上的局面。鬼巫王的大斧又是以长攻短,想对付自己,只用砍瓜切菜的招术就够了。

程宗扬硬起头皮,不去理会鬼巫王斧柄的尖首,双刀交错横挥,劈向鬼巫王的脖颈。

程宗扬这一把完全是赌命。自己的生命虽然很珍贵,但在鬼巫王眼里,他这种无知愚虫的家伙,只不过烂命一条,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就好比拿法拉利去撞四手的吉普,根本犯不着。何况鬼巫王志向远大,事业刚起步就这么死了,换了程宗扬都不干。

果然,鬼巫王已经挑到他喉头的斧柄猛地一收,然后上身后仰,斧柄左右一摆,与程宗扬的双刀各拼一记。

程宗扬得势不饶人,嘴巴更是阴损,“阁罗他们难道就没起过疑心?你这长相,活脱脱就是个蛇彝人嘛。不信,旁边就有镜子。”

鬼巫王头发披散,脸色冰冷地挺起身,两手横持巨斧,平胸朝程宗扬推来。论实力,鬼巫王比程宗扬高出不止一筹,可被他言语挑得心神浮动,一个大意就被他抢到台上。鬼巫王的巨斧擅长以长破强,当程宗扬踏到台上,距离他已不足五尺,铜斧的威力无形中减了一半。这一招鬼巫王不图伤敌,只求将程宗扬击离祭坛,抢得主动。

程宗扬险些笑了出来,他最怕就是鬼巫王放手狂攻,自己双刀对他的大斧,还真占不了多少便宜,鬼巫王这一推,正中下怀。

虽然心里乐开了花,程宗扬却暴喝一声,脸上充满怒意。他双刀齐出,似乎准备和第一招那样,结结实实与鬼巫王硬拼一记。招术使到半途,他左手忽然一翻,手中的钢刀换成一柄模样古怪的匕首。

“叮”的一声,珊瑚铁制成的匕首切开青铜铸成的斧柄,鬼巫王蓄满力道的一推立刻落在空处,胸前空门大露。

程宗扬早已蓄势待发,匕首斩断斧柄的同时,右手的钢刀顺势从断口劈入,刀锋撕开空气,发出虎啸般的风声。

鬼巫王目光凶狞,虬曲的长发无风而起,仿佛无数细小的毒蛇,在他苍白的脸侧浮动。

眼看鬼巫王就要溅血当场,程宗扬双腿忽然一紧,被一双手臂紧紧抱住,接着那具滑腻的肉体扑来,将他撞下祭坛。

“噢!”程宗扬一声惨叫,大腿被丹宸死死咬住。

鬼巫王并没有把这个北方来的奸商放在眼里,即使动起手来,还没有放开身下的红苗女人。程宗扬怕伤了丹宸,好几个专门对付下三路的阴损招术都没有使出来,没想到丹宸会被他利用,成了一着奇兵。

如果咬的是别处,自己也就让她咬了,可她这一口离自己的命根实在太近。丹宸的小嘴很漂亮,让她舔一下肯定很爽,但这要命的一口咬中,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生活就算提前结束了。

程宗扬咬牙抬起手,倒转钢刀,用刀柄朝丹宸击去。如果可能,自己并不想伤害丹宸,但这会儿还有个鬼巫王在旁虎视眈眈,自己往地上一倒,浑身都是破绽。如果不摆脱这个被洗脑的女人,鬼巫王随便一斧,就能从自己身上留下点什么。

丹宸眼上的丝带掉落下来,秀美的眼睛充满憎恨地怒视着程宗扬。忽然,一只拳头伸来,砸在程宗扬腕上,挡住他击向丹宸额角的刀柄。接着那个披着斗篷的男子挟起丹宸,一手抡斧劈向程宗扬胸口。

程宗扬往侧方一滑,躲开巨斧,然后背脊在地上一挺,翻身跃起。

这几下交手两人都是以快对快,完全靠身体的反应速度。程宗扬心头雪亮,自己是全力以赴,甚至比以往的水准更高一筹。而鬼巫王被自己连番挑动,实力顶多施展出来六成。自己趁乱都没能占到上风,接下来的搏杀肯定更不好过。

鬼巫王抛下巨斧,右手挥开斗篷,露出腰间一柄形质古朴的长剑,“锵”的一声,拔剑出鞘。

程宗扬提刀笑道:“大人执斧的英姿大有蛮荒之气,没想到看家本领却是六朝人玩的长剑。”

鬼巫王冷冷道:“此剑名为鬼羽,饮血无数。今日能一饮天命者的鲜血,幸何如之!”

程宗扬心里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觉,忽然道:“你是谁?”

鬼巫王挑起眉峰。

“你不像南荒人。”程宗扬道:“或者你很早的时候在南荒以外的地方游历过——我还没有听过南荒人这样说话的。”

鬼巫王冷笑道:“你也不似商人。”说着一剑挑出。

劲风扑面而来,周围的空气一瞬间变得阴冷刺骨。程宗扬如同置身鬼域,口中充满苦涩的味道,双眼被劲风刺得发酸,禁不住流出眼泪。

“幽幽黄泉,鬼隼剔羽。”鬼巫王冰冷的声音响起:“这一招黄泉剔羽,可令阁下葬身黄泉,永不超生。”

鬼巫王一剑递出,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剑气撼动。穹顶的星光迅速黯淡下来,变得遥远,身体仿佛从高处急速跌落,陷入九幽之下的黄泉。

满眼都是望不到边际的苦涩黄色,程宗扬看到地狱深处,一头鬼隼正用弯曲的利喙剔着黑铁般的羽毛,怪眼透出毒汁般的寒芒,倏忽张开铁翼……程宗扬闭上眼睛,舌尖紧紧顶住上颚,收回左手的匕首,摸出腰侧的钢刀,然后霍然开目,双刀斜飞而出,如同飞翔的鹰翼,击向鬼巫王的鬼羽。

刀剑交击的震响一连串响起。程宗扬将速度提到极限,丹田气轮疾转,毫不吝惜地挥洒着真气。

这一招虎视鹰扬,程宗扬从来没有用过,不是他想留来当压箱底的宝贝,实在是武二爷教得不清不楚。怎么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要功聚双目,为什么双刀要由虎击变成鹰扬。不过武二郎总算丢了他一句能用上的:笨蛋!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白武族的五虎断门刀就那十几招,武二郎对每一招的解释,到最后差不多都是这一句:笨蛋!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程宗扬很希望自己这个笨蛋能有命来验证二爷的谆谆教诲。

刀剑倏然分开。鬼巫王立在祭坛上,长剑微微颤动,一滴鲜血从剑锋淌下,在脚下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上绽开一朵鲜艳的梅花。

程宗扬双刀垂地,右臂的衣袖被剑锋刺穿,鲜血迅速洇染出来。他模仿着武二郎的样子,狠啐一口,干笑道:“什么鬼巫王!实力不过如此嘛!哈哈!”

大笑声中,程宗扬腾身而起,双刀张如雁翅,犹如一头生出双翼的饿虎,凌空扑向鬼巫王。

鬼巫王一剑击出,暴喝道:“天王铩羽!”

刀剑相交,程宗扬如受雷殛,臂上的伤口溅出一股血箭,身体像被掷出的石头一样弹出,重重摔在地上。

程宗扬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在他这一记天王铩羽下碎裂,没有一根完整的。他竭力撑起身体,持刀的双手稳若磐石,不敢让鬼巫王看出自己真正的虚实。

鬼巫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病态的血色。程宗扬发现他确实很年轻,似乎并不比自己大多少。他虽然看着自己,眼角的余光却在审视着别处,眼底隐约流露出焦急的神态。

程宗扬心念一动,厉喝道:“看得我的虎战八方!”

说着他挺身直纵,双刀斜挑竖抹,带出两片凌厉的刀光。这是五虎断门刀最长于攻坚的招术,一招使出,仿佛猛虎脱柙而出,威震八方。

程宗扬刀光呼啸而至,鬼巫王也不敢轻视,他斗篷鼓起,仿佛一条巨龙在斗篷内绕着身体盘旋飞舞,随时裂衣而出。

“妖龙解羽!”

鬼羽剑划出,剑光粼粼闪动,仿佛无数闪亮的羽毛凋零飘落。

程宗扬双臂一震,直贯双刀的真气仿佛流沙一样飞速流失,被鬼巫王的剑气分割削弱,只递出一半就所剩无几。不过程宗扬这一招虎战八方只是徒有其表,双刀一摆,挣脱鬼羽剑的牵绊,趁机勾头朝祭台一角的银镜瞧去。

“哈!”

程宗扬透出难以置信的惊喜,接着大笑一声,一颗心终于落到肚子里。

银镜上,一个少女正在石柱林立的宫殿里穿梭。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脚步轻盈无比,曲线玲珑的身上只缠着一幅鲜红的鲛绡,暴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丰翘的双乳把红绡高高顶起,不是乐明珠还能是谁?

程宗扬心里乐开了花,这丫头竟然能从小紫手里溜掉,看来还不是很笨嘛!

忽然眼前爆出一片寒芒,鬼巫王的妖龙解羽余势未衰,鬼羽剑狂飙卷起。程宗扬举刀疾封,整条右臂的衣物一瞬间被剑气割碎,化为无数飞舞的蝴蝶。

程宗扬急忙退后,摆脱剑气的范围。鬼巫王没有追击,面容反而隐隐抽动了一下。程宗扬见微知著,立刻朝银镜望去。

果然,银镜画面一变,一个生着虎斑的壮汉横冲直撞。在他旁边,凝羽左手张开光盾,将武二郎触动的机关一一挡住。后面的谢艺像一头大鸟般绕着圈子侧身低掠,刀光挥向圈中一团火红的物体。那个岩浆怪物已经小了一半,身上的岩浆不时被刀光带出,飞起一团团火焰。后面隐约还能看到易彪的影子,看来他们已经会合在一处。

程宗扬心头大石落地,更加意气风发,挺刀指向鬼巫王,“要不要听听我给你的选择?投降,或者去死!”

鬼巫王高傲地抬起头。丹宸卧在祭坛上,无比崇慕地望着自己的主人,然后竭力提起折断的铜斧。

鬼巫王一手抚着她的发丝,缓缓道:“他是鬼王峒的敌人,南荒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但不要杀死他。”他顿了一下,“我要切开他的头颅,寻找天命的指引。”

丹宸挺身站立起来,为主人而战的信念给了她无比勇气。

“可憎的异乡人!”丹宸将巨大的斧轮举过头顶,然后冲天而起。

程宗扬吃惊地抬起头。丹宸笔直飞上星光璀璨的穹顶,白美的胴体在珠光下熠熠生辉。他根本没想过丹宸还能上阵。这会儿程宗扬才意识到她和苏荔一样,也是南荒女子。可她一下跃起五米的高度,而且还在不断升高,别说苏荔,就是把武二郎拉来,也只有抬头看的份儿。

鬼巫王似乎对另一边的威胁更在意,冷哼一声,掠出拱形的大厅。

程宗扬仰头看着高飞的红苗女子。丹宸跃起难以想象的高度,接近穹顶时,雪白的双腿忽然一分,身下现出一头白森森的猛虎。

那头猛虎完全由白骨组成,巨大的头颅依然能看出往日的威猛,深陷的眼窝中燃烧着鬼火一样暗红的光芒。它托着丹宸飞到穹顶,然后猛扑下来。

无数明珠汇成的星河下,一个美艳的女子长发飞舞,手持断斧,赤裸着雪白的胴体跨虎飞来,这一幕足以让程宗扬记上很多年。但这会儿,他首先要做的,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一人一虎从七八米的高度一击而下,这冲击力可不是说笑的。

“砰”的一声,程宗扬砍开一间龛窟的水晶,把身体紧紧贴在窟中。

丹宸和她胯下的猛虎显然都没想到这个卑劣的异乡商人会溜,蓄满力道的一击完全落在空处。

那些水晶状的物质仿佛有生命一样包围过来,程宗扬不等水晶合拢,背脊用力一撑,从龛窟扑出,倾尽全力一刀斩在猛虎白骨森森的足爪上。

猛虎骨爪纹丝未动,反而是骨节组成的虎尾扬起,仿佛一条骨节累累的长鞭横挥过来,抽向程宗扬腰侧。

程宗扬双臂剧震,手中的百炼钢刀竟然在猛虎的骨爪上卷了刃。想拔出珊瑚匕首已经来不及了,程宗扬不顾形象地扑倒在地,听着虎尾从背后呼啸而过,背上冒出一层冷汗。

“咄!”

赤裸的红苗女子露出英武的一面,长发飘飞间,那柄比她还要沉重的巨斧直劈而下。

程宗扬真的很感激武二郎,那招虎落平阳,他特地躺在地上给自己施展过。双刀盘旋而起,将身体笼罩在刀光下。一连三刀,荡开铜斧,程宗扬趁势一弓身,箭矢般跃出。忽然背后一凉,锋利的斧刃像刀片一样撕开衣袍,尖锐的痛楚仿佛要将整个背脊切开。

程宗扬“砰”地靠在石柱上,滚热的鲜血贴着冰冷的石柱流淌下来。这不怪武二,都是自己学艺不精,才露了这么大一个破绽出来。丹宸没有一斧把自己劈成两片,就算自己运气够好。

丹宸凝视着他,斧轮鲜血淋漓。她身下骨虎张开大口,无声地嘶吼着,骨尾滚滚而动。丹宸双腿一紧,骨虎纵身而起,驮着丹宸扑来。

程宗扬举起双刀,朝丹宸的铜斧架去。猛虎雄健的脊骨纵成一道斜线,丹宸身体后仰,两手举过头顶,雪乳高耸,带着憎恶的目光举斧劈下。

“铛”的一声震响,程宗扬双刀架住铜斧。背脊的痛楚像飞腾的火焰一样掠向全身。丹田的气轮疾转起来,程宗扬大吼一声,将丹宸的铜斧推开。

丹宸眼中的惊愕一闪即逝,再次催动骨虎冲来。程宗扬丹田气息虽然强盛,消耗也极快。丹宸有骨虎助力,每一斧都居高临下,攻势强猛,程宗扬接连挡住几斧,最后一斧腰背再无法支持,重重靠在石柱上。

“咯”的一声脆响,背包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尖锐地扎在腰后。程宗扬顾不得理会,眼看丹宸胯下的猛虎又一次人立而起,合身朝自己扑来,程宗扬身体一旋,飞快地绕到石柱后面。

猛虎粗大的骨骼重重撞在柱上,坚固的石柱仿佛要折断一样摇撼起来,让程宗扬心头一阵发寒。

鬼巫王召唤出的这头怪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比鬼巫王还难对付。如果不是鬼巫王脑子进水,吩咐丹宸不要杀死自己,自己早就成这头死老虎的宵夜点心了。

程宗扬喘息未定,猛虎白森森的头颅便从柱旁显露出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