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6章·巫王

身体被炽热包围,皮肤仿佛被烈焰噬穿,骨头似乎冒出青烟,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干枯。只有大脑深处还残留着一丝微弱的意识,让他不顾一切地用双刀在岩浆中劈砍。

就在程宗扬再无法承受的时候,刀锋突然一空,身体仿佛从烈火交织的地狱穿过,灼目的火红退去,眼前出现一片绚丽的光辉。

如同幻觉一样,翻腾的岩浆消失了,自己置身于一个广阔的厅宇中,头上拱形的穹顶镶嵌着无数明珠,光芒交相汇集,如同光华夺目的星河,灿烂得令人无法仰视。

程宗扬双手拄刀,大口大口喘着气,喉咙仿佛被烈火炙伤,传来丝丝痛意。

眼前绚烂的星光之下,矗立一个圆形祭台。一个男子立在祭台前,挺拔的身形犹如一柄长枪,宽大的黑色斗篷从他肩头垂下,几乎覆盖了整个台面。在他手边的木架上,放着一面银镜。

他头上没有鬼角,长发从肩头直披下来,与黑色的斗篷融为一体。他面容出人意料的年轻,皮肤像从来没有接触过阳光照射,苍白得毫无血色。他凝视着程宗扬,双眸深邃而黝黑,如同望不到底的深潭。

“程宗扬……”男子平淡地说道,目光审视着指间一枚小小的竹片。

程宗扬认出那是自己给的名片。他在脸上抹了一把,发现眉毛和发梢都被烧得蜷曲。身上的衣物虽然完整,但像被高温烧炙过一样,变得又干又脆。他不明白,为什么被岩浆淹没,自己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阁罗。”男子冷漠的声音响起。

程宗扬这才看到祭台旁的阁罗。他无比谦卑和恭敬地跪伏在主人脚下,肩膀不住战栗。

“你真是个笨家伙。”男子道:“你根本不知道给我找到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愚蠢,简直是可耻。”

阁罗额头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水,连看也不敢看程宗扬一眼。

程宗扬吸了口气,用冒烟的喉咙叫道:“鬼巫王!”

男子无动于衷地翻看着竹片,然后抬起眼,“你额角的伤痕从哪里来的?”

他眼中的寒光如同实质,被他目光一扫,太阳穴上的伤痕仿佛被吸引一样,霍霍跳动起来。

“这就是天命之人的标记吗?”巫王像是在询问自己,“这样强烈的生命气息……难怪连炎煞的烈焰也无法把你击败啊。”

阁罗充满懊悔地说道:“神圣的主人,阁罗受到了欺骗,我愿意用自己的鲜血来洗清——”

鬼巫王打断他,“是你自己欺骗了自己。我告诉过你们,金子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可你和达古都被金灿灿的钱币蒙蔽了眼睛。”

阁罗惭愧地低下头。

“你犯了太多的错误,阁罗。我让你管理归附的奴隶,你是怎么做的?”

阁罗汗流浃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小紫,你还被蒙在鼓里啊。”鬼巫王气恼地抬起脚,踏在阁罗脑后,“笨蛋阁罗,听听红苗人的秘密吧。”

鬼巫王宽大的斗篷分开一线,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孔。她眼睛被厚厚的黑色丝带蒙着,娇美的脸上充满羞愧的表情。

丹宸伏在地上,雪白的香肩一动一动,似乎正举着臀部,在斗篷内与鬼巫王交媾。闻声她连忙答道:“尊敬的主人,我的丈夫——愚蠢的娄蒙受到蛊惑,决定与花苗人一起来刺杀鬼巫王大人。我发誓,他们只是无知,一旦知道主人的伟大,娄蒙和苏荔都会成为主人最忠诚的奴仆……”

鬼巫王严厉地对阁罗说道:“你错过了红苗人反叛的秘密,还把没有接受仪式的花苗人放到峒里,让他们杀害了我们的族人……阁罗,你老得无法做事,还是那些温驯的奴隶让你放松了警觉?”他踩住阁罗的脑袋,大声说:“我应该用你的皮做成战鼓,来警示我们的子民!”

阁罗道:“如果能弥补错误,阁罗愿意献出自己的皮和骨头!”

鬼巫王忽然露出宽慰的表情,“可你又给我带来了一件礼物。一个天命之人……这件礼物太珍贵了,你将获得的奖赏远比惩罚更大。”他为难地思索片刻,“我还要再想想,究竟是给你惩罚还是赏赐。去,把那些侵犯者都捕捉来。”

阁罗感激地把额头放在主人脚背上,然后立即离开大厅,整个过程都没有看程宗扬一眼。

身上的灼痛感已经消失,额角那处伤痕却越跳越快,就像一头鲸鱼,贪婪地吸食着空气中弥漫的死亡气息。这里是鬼王峒的最深处,所有的死亡气息都汇集于此,腹中的气轮飞速旋转着不断膨胀,真阳源源生出,仿佛不会穷竭,这真是之前从未想过的意外好处。

程宗扬盯着祭台上的男子。自己无法猜测让整个南荒都为之恐惧的鬼巫王会是什么样,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如此年轻和苍白,就像生命被透支一空,只剩下空荡荡的皮囊。

“年轻的天命者,”鬼巫王道:“你带来了什么样的使命?”

程宗扬听得莫名其妙,心里嘀咕:他不会把自己当成黑魔海的信使了吧?

“不要想欺骗我。”鬼巫王冷冷道:“就在刚才,阁罗找到了你们遗留的四名伤者。剩下的十七人,都在我的宫殿里。如果阁罗还有一点智慧,很快就能把他们捕来。”

程宗扬清楚记得,自己一行除去乐明珠还有十八个人,看来神通广大的鬼巫王也有犯错的时候。

丹田中不断鼓胀的气轮似乎突破了极限,使程宗扬信心越来越足,他举起刀,“我不知道什么使命。如果有,就是干掉你这个魔鬼。”

鬼巫王冷漠地说道:“是吗?这就是你的天命?”

程宗扬道:“鬼巫王,你恶事做尽,一死了之,也太便宜了。”

鬼巫王怫然道:“我做了什么恶事?”

程宗扬厉声道:“你指使手下屠杀蛇彝人,把南荒部族变成奴隶,难道不是恶事?”

鬼巫王深深看着他,良久他喉中低沉的声音响起:“千万年来,每一个鬼王峒人都会被同样的噩梦惊醒。那些凶恶的蛇彝男人钻入地下觅食,把我的族人当成猎物吞食。光明来临之前,每一个鬼王峒人从出生开始,一生都在不停地逃避蛇彝人。”

“你知道蛇彝人与我们的仇恨有多深吗?千万年来,鬼王峒人就在这样的威胁下生存。直到他们吞食掉鬼王峒最后一个女人。”鬼巫王沉默移时,然后缓缓道:“如果不是龙神,我的部族早已在地下默默灭绝。天命者,当正义的火焰在你胸膛燃烧的时候,你应该先问问那些蛇彝人,他们做过什么。”

程宗扬瞠目结舌,蛇彝族和鬼王峒的恩怨超乎了他的想象。一个部族的女性全部灭绝,为此向敌人复仇,似乎是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像鬼巫王这样骄傲的人,也许会歪曲事实,但绝不屑于说谎。

怔了一会儿,程宗扬大声道:“那么花苗和红苗呢?他们与你们相距千里,又有什么仇怨?”

鬼巫王凝视程宗扬片刻,然后道:“鬼王峒的祖先来自大地深处,我们用牙齿和利角开凿岩石,在冰冷的地下生存,吞食青苔,喝着地下的硫磺水。承受饥饿、病痛、灾难,还有蛇彝人的威胁,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南荒的阳光和绿地之间生活?”

鬼巫王抬手打断程宗扬的质疑,“你知道南荒每年要死多少人吗?南荒人很少有人能活过三十五岁,不是因为气候,而是因为战争。胜利者成为主人,失败者沦为奴隶,这是南荒奉行的法则。南荒有几百个部族,他们彼此撕咬,就像鬣狗和野狗,只希望夺走对方的一切。”

鬼巫王苍白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声音变得亢奋,“现在我们鬼王峒已经征服了上百个部族,他们之间不再有任何争斗!如果我征服整个南荒,将消除各个部族每年几百次的战争,挽救无数人的生命!娄蒙太蠢了,居然想反抗我!他不知道,如果他活到三十五岁,一生要经历超过三十次战斗,他的生命可能在每一次战斗中终结!而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他丧失一切。他的地位会被取代,权势会被剥夺,财产会被抢掠,甚至连妻子都将成为别人的奴隶!”

丹宸扬起脸,眼上的丝带已经被泪水打湿,她激动地张开红唇,泣声说道:“仁慈而神圣的鬼巫王!您挽救了无数生命,请饶恕我们的卑微和愚蠢!”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鬼巫王用金铁般的声音说道:“软弱的白夷人垄断了湖珠交易,他们贪婪地攫取了南荒三分之一的财富,却不愿意向自己的邻居施舍一粒米;黑獠人掠夺成性,倚仗强悍的体魄,像蝗虫一样在山林里肆意抢夺;碧鲮人忌刻凉薄,他们在背后诋毁强者,却当面耻笑弱者;红苗人鲁莽冲动而又傲慢,他们固执地认为只有自己的祖神才是唯一的神灵,甚至作客时在主人的祖神像上刻画本族的图腾。”

“我的主人!”

丹宸光洁的身体从斗篷间暴露出来,却没想到要去遮掩,她祈祷般伸出手臂,悬着两团丰满的美乳,雪白的腰肢不停起伏,为主人的评价感到无比羞愧,同时又感激万分。

“还有花苗人,他们精于算计,凭借天赋的美貌而肆意放荡,以为靠肉体就能获得一切。这就是南荒现在的部族,”鬼巫王滔滔不绝地评价道:“他们为了一头牛、一棵树、一个铜铢,甚至一句话而争斗厮杀,让鲜血染红整个南荒。而我,将给南荒带来秩序与和平!”

丹宸激动得浑身颤抖,“伟大的主人!”

“对战争和死亡的恐惧将远去,公平和富足将降临这片土地。”

鬼巫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表情依然平静,语气却越来越重。他抬起手,在星光璀璨的穹顶下画了个圈,仿佛将整个南荒都囊括在自己手中。

“我让地火奔涌,从黑暗中引来光明。我的祖先在岩石上刻下哭泣的面孔,哭泣我们的命运。而我让它欢笑!南荒富有的族长们只会以高昂的价格从商人手里换取无用的奢侈品,而我,请来六朝的工匠,建设南荒人的家园。我剥夺了族长们的特权,却把公平带给更多的人!我收缴了所有部族的武器,在地火中铸成农具。甚至不得不从你这样贪婪的商人手里购买兵器。”

鬼巫王凌厉的目光,让程宗扬一阵心虚。如果他说的是谎言,那也太容易被揭穿了。也许鬼王峒的奴隶们真的在铸造农具。

鬼巫王语调激越而充满自信,“在我,鬼巫王的统治下!南荒不会再有部族间的杀戮,柔弱的妇女不用再担心会在一个夜晚失去家园,沦为别人的奴隶;强壮的战上不用再害怕倒在流血的战场上,不再醒来;老人不会被族人抛弃或者被敌人砍掉头颅;儿童不会被贩卖到异乡成为奴隶!

“在我!鬼巫王的统治下,一切将井然有序!白夷人积敛的财富将属于南荒每个部族所有!饥荒岁月,我会用尽最后一颗珍珠,哪怕只为我的子民换来一粒米!黑獠人用来屠杀的战斧将砍向杂乱的灌木,为南荒人清理出大片良田,擅长耕耘的纳措人将在这些土地上种植出足够所有人食用的粮食。丰收的晚宴上,每个人都将得到吃不完的白米,篝火上烧炙着红苗猎手送来的鹿和野猪!碗中是碧鲮人捕获的海中珍品!只在祭祀时献上的美酒,将斟满每个人的酒杯!”

伴随着铿锵的话语,鬼巫王的手势愈发强劲有力,激情万丈地说道:“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更不需要无谓的争吵!白夷、黑獠、红苗、碧鲮……每个部族的祖神偶像和图腾会摆放在最醒目的位置!所有人将同时祭祀所有部族的祖神!没有害怕!没有恐惧!他们将在一起放怀欢饮,花苗的少女会跳起美妙的舞蹈,从白天直到黑夜,再从白天到黑夜来临!而鬼王峒忠诚的战士将守卫这一切,让欢乐的歌声和舞蹈永不止歇!灾难永不降临!”

鬼巫王充满强大感召力的声音在耳中回荡,程宗扬只觉得两耳轰鸣,脑中像喝醉了一样感到眩晕,心头怦怦直跳。

身为南荒人的丹宸反应更强烈,她绷紧的皮肤透出亢奋的血色,乳头充血挑起,身体像触电一样剧烈地颤抖,竟然在鬼巫王蛊惑力十足的演说中达到高潮。

程宗扬心有余悸地吸了口气,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自己都忍不住要相信他说的一切。

如果换成另一个世界,他一定是一个天才的演说家。雄辩的气势,富有感染力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贯穿着他魔鬼般坚定的信心。连自己这样的陌生人都被鼓动得热血沸腾,何况是那些受到巫术影响的南荒人?

“天命者!”鬼巫王金石般的声音响起:“你的使命在哪里?南荒!六朝!还是整个天下!”

程宗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称呼自己,更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不过他也有办法——最好的回答永远是抛出问题,主动引导话题。

“鬼巫王大人!”程宗扬挺起胸,“你的梦想无比美好,但我想知道,你怎么实现梦想?是不是靠战争和杀戮?”

“这是一场战争,但是结束南荒所有争斗的战争。”鬼巫王的语速很平缓,“鬼王峒人在地底生活了千万年,其他部族在南荒的阳光下生活了千万年。可他们始终是无知的孩童,不知道生存的意义。”他抬起手,“我带给他们的,首先是秩序。每个部族都将统一在鬼王峒的旗号下,接受我给他们安排的使命。”

“可你杀了那么多人!”

“你错了,”鬼巫王沉声道:“我杀死的人远远比他们自相残杀时要少。纳措是最早归附鬼王峒的部族,漫长的岁月中,纳措人只有不到两千人。而他们每年死于冲突和饥饿的人口都超过一百人!我只消灭了十个顽固的长老,就将纳措置于我的庇护之下,解除了他们面临的威胁。现在他们的人口已经接近三千。”鬼巫王竖起手指,“我杀死一个纳措人,就救活了一百个纳措人!”

“你把他们当成奴隶!”

鬼巫王不客气地说道:“他们需要管教!孩子需要管教是天经地义,为什么无知的人不需要管教?我要求他们把偷懒的时间用来劳动,教会他们为自己积蓄足够的食物。归附鬼王峒的每个部族,都得到了他们从未有过的和平与富足。”

“留在这里的奴隶呢?我从未见过那样贫穷的人,他们什么都没有。”

“鬼王峒每天给他们提供足够的食物,发放合适的工具,他们不需要任何私人物品。”

“他们的尊严呢!我看到所有的洞窟都是敞开的,弥骨告诉我,任何一个鬼王峒人都可以任意闯进奴隶的住处,享用里面的女人,无论她们的身份曾经多么高贵。”

鬼巫王不屑地说道:“我们是秩序的维护者,能够为我的战士消除疲劳、提供乐趣,是她们的光荣。我相信你已经见过碧奴。”鬼巫王道:“女人就和她一样贪心而且无知,爱慕虚荣,贪图享受,怯懦、软弱并且不知羞耻。”

丹宸涨红了脸,充满羞惭地低下头。

鬼巫王分开斗篷,将身下的红苗美妇完全暴露出来,“是我带给她们秩序,让她们学会服从,抛弃自私,知道怎样才能充分用肉体来取悦男性。”

鬼巫王“啵”的一声拔出阳具,顶在丹宸臀间。丹宸露出害羞的表情,但还是顺从地翘起屁股,让主人干进自己的肛洞。

“这是她丈夫也不曾进入过的禁地,但现在,她会让任何一个鬼王峒人享受这里的乐趣。她抛弃了自私,变得温顺而主动。正如你看到的一样,她们都为这样的秩序感到满意。只有可笑的蛇彝女人,才像低等爬虫那样只有一个泄殖孔。”

蒙着双眼的丹宸赤裸着光溜溜的肉体,无限谦卑地伏在他身下,卖力地耸动着雪滑的屁股,她两腿间淌满湿淋淋的淫液,情绪却亢奋之极。

程宗扬想起樨夫人的恐惧,鬼王峒的使者也是一开始就强暴了她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肉孔。原来这也是鬼王峒秩序的一部分,充分利用她们的肉体来获得乐趣。

鬼巫王握住丹宸的长发,“鬼王峒没有女人,她们就是鬼王峒的女人。我甚至违反了鬼王峒的传统,允许族人娶她们为妻。”

停顿了一会儿,他用一种伤感的语调说道:“很久以前,鬼王峒还有女性的时候,那些稀少的女人由全族的男人共有,好让她们尽可能地多繁衍后代。”

鬼王峒这样原始的社会,他说的还真有可能。不过现在还这么说,未免太矫情了。程宗扬冷笑道:“你的女人呢?每个被征服的部族都要给你献来新娘和伴娘,现在也有几百个吧?你为什么不拿出来共有?”

鬼巫王苍白的面容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抬手一挥,大厅周围帷幕卷起,露出墙壁上无数狭长的龛窟。数以百计来自不同部族的南荒少女静静立在龛中,身体被一层水晶般的物质包裹。她们紧闭双目,仿佛正在沉睡,她们腹部不同程度地隆起,有几个似乎已经孕满待产。

“她们是繁殖者,担负着为鬼王峒繁衍后代的重任。但她们的孕育期实在太漫长,直到现在,鬼王峒还没有新生儿的降临。”

丹宸激动地哭泣道:“丹奴还没有生育过!愿意用自己的子宫为主人孕育后代。丹奴乞求鬼王峒的主人能光临红苗,红苗人会举行盛大的仪式,所有未婚配过的红苗女人,都会在仪式上献出子宫……”

程宗扬忍不住喝道:“你疯了!”

丹宸看不到他的身影,听到程宗扬的斥责,她露出憎恨的表情,“无知的男人!神圣的鬼巫王大人为南荒带来光明,而你又做了什么?多少年来,我们就像一群不知道明天的野狗,彼此追逐撕咬,是鬼巫王大人拯救了我们。你要知道,能够服侍鬼王峒的主人,是南荒每个女人的荣耀啊。”

丹宸忽然想了起来,“苏荔呢?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她一直想要个孩子,可她总是太骄傲了。快让她来服侍我们的主人,她身体比我更强健,为主人生下的孩子一定会更强壮!”

程宗扬彻底被她打败了。即便解除丹宸所受的巫术,她的思维也未必能够转变。

“天命之人。”鬼巫王道:“你的出现是一个吉兆。这是玄天的旨意,两天之后的夜里,当光明再次降临,在圣光闪现的祭坛上,东方苍龙之神将与我融为一体!给予我纵横天地的力量,成就不世功业!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

他伸出手,充满诱惑性地说道:“加入我们!你会分享我所有的权力!”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