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5章·炎煞

“别出声!”程宗扬低喝道。

吴战威也在纳闷,“谁在哭?”

在他们身后,商队和花苗族剩下的所有人都隐藏在黑暗中。

程宗扬后悔不迭,自己因为乐明珠那丫头,匆忙带走小紫还出了手,却让小紫从自己手心里溜走,众人顿时陷入巨大的危险中,随时都可能被鬼王峒一网打尽。

但后悔一点用都没有,程宗扬当即和凝羽赶回驿馆,把濒死的阿夕交给花苗人,立即带着众人撤离,躲在自己和乐明珠曾经待过的山洞中——这也是他唯一知道的藏身之地。

这里空间足够容纳众人,而且也很安全,洞窟两端的出口极为狭窄,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最大的麻烦也在这里,鬼王峒如果寻来,要堵住他们也轻而易举。

程宗扬知道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但总要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商量下一步的对策。可刚进洞不久,不知是谁发出哭声,让人心烦意乱。

那哭声还在持续,程宗扬压低声音喝道:“朱老头!”

朱老头缩在角落里,委屈地说:“不是俺。”

谢艺悄无声息地长身而起,擦肩而过时,一托程宗扬的手肘,游鱼般从洞口钻出。

果然,那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看来是这些彼此相连的山洞结构特殊,让传进来的声音仿佛在洞内响起。

“什么在哭?”

谢艺却问道:“小紫怎么样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好得很。”

谢艺微微叹了口气。

程宗扬沉着脸道:“姓谢的,我先跟你说清楚,假如乐丫头出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谢艺苦笑着点了点头。

外面是自己曾和谢艺见面的洞窟,岩浆透出的红光在这里已经变得很淡,隐约能看到一个男子蹲在水潭边,双手掩面,肩头耸动着哀哀痛哭。

程宗扬与谢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掠出。谢艺一把掩住那人的口鼻,挟着他跃回原地。程宗扬扑了个空,只好捡起地上的篮子,清理掉那人的痕迹。

那人额头有处刺青,头发油腻腻的,脸上都是泪水。他年纪已经不轻了,这会儿被谢艺捂住嘴巴,只茫然瞪大眼睛。

手里的篮子散发出熟悉的香气,程宗扬揭开篮盖,发现那是一口食篮,里面装着几个豆沙包。

愣了一会儿,程宗扬开口道:“萨安?”

那人浑身一震,程宗扬知道自己蒙对了。小紫曾说过,她在鬼王峒吃过萨安做的豆沙包。更巧的是,这个男子额头的刺青,与娄蒙一模一样。

“你是红苗人?”

萨安盯着他的装束,迟疑地点了点头。

“我们是花苗人的朋友,红苗的盟友。”程宗扬慢慢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萨安呆了片刻,然后变得激动起来。

※ ※ ※ ※ ※

“是他。”

苏荔在程宗扬身边坐下,有些疲倦地支起下巴。

“很多年以前,他离开自己的部族,在南荒游荡。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带到鬼王峒,成为一名厨房的奴仆。鬼王峒的势力虽然扩张很快,但距离他的家乡还很远。后来有一天,他听说鬼王峒的势力已经越过盘江。因为担心自己的家乡也沦为鬼王峒的奴仆,萨安才冒险与族人联系。”

苏荔把自己询问的结果告诉程宗扬,“可他没想到,红苗人刚踏入鬼王峒,就成为他们的奴隶。”苏荔道:“他很伤心,也很后悔。”

程宗扬一件件检查自己背包中的物品,把那柄珊瑚匕首拿出来,连鞘绑在腕下,一言不发。

“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伤心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

“因为丹宸嫁给了娄蒙。”

程宗扬停顿了一下,这又是一个故事了。但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鬼巫王的宫殿在哪里?

苏荔低叹道:“我们真的很幸运。每一个来到鬼王峒的部族,都要先接受鬼王峒巫师安排的归附仪式。这种仪式是秘密进行的,萨安以前也不知道。当他按约定与族人见面时,一切都晚了。你在想什么?”

“我想去下面看看。”

小紫带走乐明珠,只有一个可能:把她交给鬼巫王。

在鬼王峒分不出时间,但距离鬼巫王结束闭关已经不远,那个令南荒人恐惧的恶魔随时都可能出现。

程宗扬扎紧背包,然后站起身,对众人说道:“我说最后一遍,去的人活命的机会很少。如果掉头离开,趁我们闯进去的时候逃生,活命的机会要大一百多倍。大家想好了吗?”

程宗扬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云苍峰咳了一声,“老夫跟着去只能添乱,还是留在这里的好。但是……”他拈须一笑,“既然到了这里,怎么能不去见见那位鬼巫王大人呢?”

易彪没有作声。云苍峰的决断,就是他们的命令。

祁远和吴战威相视一笑,吴战威道:“这趟咱们要是能活下来,下半辈子老祁你就有的吹了。”

祁远嘿嘿一乐,“那可不是。往后等你有了孙子,我一天给他吹八十遍。”

花苗的卡瓦露出笑容,“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苏荔道:“我们既然来,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

武二郎哼了一声,抱着肩蛮横地把苏荔挤到后面,一副老母鸡护雏的样子。

苏荔白了他一眼,唇角却露出甜蜜的笑意。

“那好!”程宗扬挺身道:“大伙儿就豁出去走这一趟!”

“再商量商量成不?”角落里有人小声说。

朱老头赔着笑脸,“那个……我这儿正好有点事……”

程宗扬理解地说:“谁能没点事呢?你要去不了,就不去了吧。”

朱老头朝众人看了看,有点发苦地咽了口唾沫,“就我一个人?”

程宗扬没理他,“准备好咱们就走。谢兄,你到下面去过,咱们两个打头,武二在后面接应。”

朱老头脸苦得能挤下汁来,他眼珠转了半天,最后带着哭腔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小程子,你就不能给老人家一个安静的晚年呐?”

“闭嘴!”

朱老头被他吼回来,只能一跺脚,勾着头钻到那群花苗女子中间。这是他能找到最安全的地方了。

那些花苗男女都将生死置之度外,这时面带笑容,与自己的族人互相告别;武二郎、吴战威神情亢奋,不停骂着粗话;那些云氏商会的护卫都没有作声,沉默得如同钢铁。

萨安怔怔看着这一切,忽然清醒过来,“我知道一条小道!”

※ ※ ※ ※ ※

岩浆炽热的温度在洞窟内弥漫,所有人都紧紧闭着嘴,一声不响。那些花苗女子脚踝的银铃都被布帛包住,雪白的脚掌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移动,朝山峰底部无人知晓的鬼王宫走去。

几名无法行动的伤者连同阿夕被留在洞窟里,他们的处境最为危险,鬼王峒的武士随时可能找到他们,把他们一一杀死,但苏荔能做的,只是给他们每人一柄匕首。

不是防身,而是用来自尽。

萨安走在队伍最前方,开始还不停抹眼泪,但渐渐的,他背影越挺越直,目光也变得坚毅。他本来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意志,现在有机会向鬼巫王复仇,已经超乎他的想象,如果能与那个恶魔同归于尽,会是他最大的幸福。

“丹宸被我藏在石窟里。”苏荔在程宗扬耳边悄声吐露,“如果你能活着出去,记得带上她。”

程宗扬点了点头。如果他们活不了,丹宸还不如无声无息地死去。

苏荔在他手上捏了一把,“如果我落到鬼王峒手中,请杀了我。阿依苏荔会永远感激你的。”

程宗扬心头像揣了一块巨石,恼怒、担忧、恐惧、焦急都压在心底。能顺利找到刚才的洞窟,多亏了当时刻下的符号。而每一个符号都让他想起乐明珠的体香和她天真的声音。

程宗扬暗暗发誓,如果小香瓜有任何意外,自己宁肯与谢艺翻脸,也不会放过小紫。

炽热的气息逐渐远去,空气似乎很久都没有流动过,变得污浊。岩壁也潮湿起来,不时有冰冷的水滴从头顶的钟乳石上滴下,打得人心头一惊。

“这里本来是一条水道。”萨安嘶哑着嗓子说:“他们冶炼武器要用水,用石头堵住洞口,把水引到了别处。”

祁远一惊,“那不是没路了吗?”

萨安道:“我来送过饭。洞口下面堵得很严密,上面没有水的地方只填了一层石头。只要钻过去,就到了鬼王宫里边。”

吴战威挤过来,“鬼巫王长得什么模样?是不是三个脑袋,六条胳膊?”

萨安露出一丝恐惧,“我没有见过,只有鬼王峒的族人才能接触他。”

苏荔道:“你确定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我每次送来的食物,份量都没有变过。”

祁远道:“也许里面是行尸呢?”

萨安咽了口唾沫,“鬼武士也要吃生肉的。”

程宗扬忽然道:“我听说鬼王峒整个部族都没有女人?”

萨安想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见过鬼王峒的女人。”

几个人相视一眼,心里都生出一个念头:这真是见鬼了。一个部族没有女人怎么繁衍?

※ ※ ※ ※ ※

黑色的河水从岩石间流过。岩壁上,一块生着青苔的石头向外动了一下,然后猛地滚出。就在跌入水中的刹那,石块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托住,在空中微微一停,无声地没入水中。

谢艺吐了口气,轻烟般从洞口钻出,轻轻一跃,掠到水边一块岩石上,接着回身接住程宗扬。

过了片刻,凝羽和武二郎先后从洞口钻出,跃过来并肩立在一起。众人修为不一,同时行动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程宗扬决定分开,由他们四人在前,剩下的一盏茶之后再出发,免得被敌人一网打尽。

河岸比他们想象的更高,隐约能看到头顶岩石上朦胧的微光。乐明珠被小紫带走已经半个多时辰,说程宗扬不着急那是假的。他第一个攀到岸上,抬起眼,猛地浑身一震,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岸旁踞伏着一头剽悍的野兽,它沉肩伏腰,兽目射出碧油油的寒光,似乎被岸边的声音惊动,随时都会扑过来。

程宗扬背后冒出一层冷汗,贴在石上一动也不敢动。接着上来的武二郎反应更敏捷,“唰”地就把钢刀拔了出来。

“假的。”程宗扬抹了把冷汗。

那头猛兽是岩石雕成的,眼窝镶着两颗碧绿的夜明珠。细看时,很容易能发现它轮廓有雕凿的粗糙痕迹。但那位雕刻者完全捕捉到野兽的神态,使石像产生出逼真的神似感。

“干!”同样被唬住的武二郎暴了句粗口,收回钢刀。

河岸上方是一片修葺过的平台,地面平整异常。六组形态各异的野兽罗列其中,无论狮、虎、熊、豹,还是鹰、雁、龙、蛇,都雕刻得维妙维肖。它们眼睛都镶嵌着夜明珠,交织成一片朦胧的辉光。

程宗扬呼了口气,攀到岸上,接着上来的谢艺和凝羽也都被逼真的石雕震了一下,不用说,众人都同时想到那个六朝来的石匠。

“哪边?”他们立在平台边缘,四周都模糊不清,一时不知道该往哪边去。

谢艺盯着平滑如镜的地面,目光变得锐利,任何一丝微小的痕迹都不放过,片刻后说道:“跟我来。”

四人迅速穿过平台。这会儿一行动,程宗扬才发现他们三个都是藏踪匿迹的大行家。三人借着雕像的掩护交替前行,谢艺动作简捷精准,凝羽最擅长利用阴影和光线的变化隐藏踪迹,自己跟在后面,几次看不清她的身影。就连武二那粗胚都从猛虎变成狸猫,脚步轻捷无声,算是给自己好好上了一课。

平台尽头只有一个入口,里面是一条平整的甬道,鬼王峒的洞窟大都是自然形成,即使有斧凿的痕迹也凸凹不平。看来这里就是通往鬼王宫的唯一通道。

萨安说的也许都是真的,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看到一个人,也没有一丝声音,整个鬼王宫就像一口废弃的石棺,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只有程宗扬能感觉到,这里的死亡气息是那样浓郁,仿佛有成千上万的生命在这里消失。甬道很长,走到一半时,程宗扬听到身后轻微的响动。那是易彪他们,多半他们攀上平台的时候也被那些石雕吓住,才传出动静。

谢艺不时俯下身,查看地上的痕迹。忽然他抬起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有一行脚印朝这边去了。”谢艺指了指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门洞。程宗扬努力睁大眼睛,也没看出他说的脚印在哪里。

谢艺用手指勾勒了一下,指点道:“用眼睛的余光看。”

程宗扬转过眼睛,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才勉强看出那里颜色微微有些发白。

“是小紫。她还带了一个人,脚步比平常要重。”

程宗扬连那是个脚印都看不出来,更不用说辨别出是谁的,“也就你能看这么仔细。你说怎么走,我们听你的。”

武二郎道:“鬼巫王呢?他在什么地方?”

众人同时看向正对着甬道的大门,闭关的鬼巫王很可能就在那扇门后面。

“不管他。我们先找到乐姑娘。”

武二郎挠了挠头,悻悻跟着三人朝那个门洞走去。

四人中程宗扬关心的是乐明珠,谢艺在意的却是小紫,至于武二郎,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早点找到鬼巫王那家伙,好打扁他的脸。

门洞内是一条笔直的长廊,一踏进走廊,程宗扬就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在前方等着他们。

谢艺右脚落下,与地面轻轻一触,然后猛地抬起,“退!”

最后面的武二郎虎躯一弓,用他铸铁般的背脊朝后撞去;凝羽旋身而起,手掌在洞顶轻轻一托,悬在半空,一边伸出手来接程宗扬。

谢艺在前,武二郎在后,凝羽挡在上方,可程宗扬仍感觉到那个巨大的危险正朝自己逼近。他刚拔出双刀,便看到两侧的岩壁上透出灼热的红光。

岩石融化般变成大团大团火红的岩浆,翻滚着朝众人涌来。接着奔涌的岩浆中,猛然挺起一个可怖的身影,它昂首嘶吼,庞大的身体上不断滴下火焰,然后张开火爪,远远抓向凝羽。

程宗扬大喝一声,双刀如同猛虎的利齿,狂劈过去。突然脚下一软,双脚仿佛踩在泥浆上一样陷入地面。身体仿佛被烈焰吞没,皮肤传来无法忍受的灼痛。

程宗扬看到凝羽惊恐的目光从头顶射来,她竭力伸长手臂,试图挽住自己,但自己双腿却像被岩浆牢牢吸住,无法摆脱地朝下陷去,离她越来越远。

就在被岩浆吞没的刹那,他看到凝羽松开手掌,毫不理会火魔袭来的焰爪,像扑火的灯蛾一样从洞顶跃下,投向自己被烈焰包围的双臂。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