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4章·童虐

两个少女在一起快乐地洗浴,除了她们都很漂亮,并没有其他的异样。

乐明珠小心留意周围的动静,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个神秘的操纵者出现。看着阿夕和小紫高高兴兴洗浴的样子,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多疑了。

小紫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乐姐姐,阿夕姐姐在舔我的脚趾。”

真的呢,阿夕半身浸在水中,一手托着小紫粉雕玉琢的纤足,正用花瓣似的红唇舔舐她的脚趾。她漂亮的臀部翘出水面,湿淋淋的臀间,女孩最美妙的部位正对着乐明珠的视线,一览无余。

阿夕的性器很标致,白嫩的阴阜圆鼓鼓隆起,上面有一层柔软的纤毛。两片柔嫩的美肉微微分开,露出红嫩的内部。阿夕一手托着小紫的玉足亲吻,一手探到股间,细白的手指在阴唇间穿梭着,姿势显得很古怪。

不知为何,乐明珠下体也有了反应。当时被程宗扬那根大肉棒摩擦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躯干最底部那个地方传来异样的酥麻。

小紫双臂张开,靠在泉池边缘,一边翘起纤足,让阿夕亲吻自己的脚趾。那一瞬间,她脸上天真的笑容消失了,神情变得冷酷而骄傲,就像一个君临天下的女王,任意使唤自己的奴隶。

但那种表情仅仅展露了一瞬,乐明珠一眨眼,小紫又变得和从前一样天真纯美,脆弱得似乎一片落叶都能把她绊倒。

泉水的温度仿佛越来越高,乐明珠只觉得热得透不过气来。恍惚间,她看到阿夕捧着小紫的纤足,红唇贴着她的脚掌,沿着她雪嫩的小腿亲吻过去,一直延伸到她大腿根部。

乐明珠惊愕地张大嘴巴,脑中翻滚着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以这样?那里……那里是女孩尿尿的地方……小紫的笑靥越来越近,越来越模糊……当乐明珠清醒过来,自己已经躺在小紫刚才躺过的位置。小紫伸出手指,顽皮地挑弄她的乳头,一边笑嘻嘻看着她。接着趾尖一痒,被阿夕的嘴唇含住。

让别人用唇舌舔舐自己的脚趾,乐明珠本能地生出一股不洁感,“不要!”

乐明珠试图抽回脚,小腿却被阿夕紧紧搂住。接着一条柔滑的舌头从趾尖掠过,那种异样的滑腻感,使她身体一阵发麻。

阿夕湿软的嘴唇渐渐向上移动,贴着小腿内侧一直亲吻到膝弯。乐明珠小脸通红,低低喘息着,忽然伸出手掌,一指点在阿夕印堂上。

阿夕的笑容像挂在脸上一样变得生硬。小丫头努力调匀呼吸,嘴唇轻动着念诵清心咒。这是光明观堂用来安抚病患的咒语,乐明珠也不知道对南荒的巫术是否有用,这会儿要命的时候,不管什么都只能试试了。

乐明珠刚念了两句,小紫忽然把手伸到她腿间,柔软的手掌覆住她的秘处。

乐明珠“呀”地惊叫一声,还没念完的清心咒顿时被打断。

小紫带着共鸣的美妙喉音在耳边响起:“乐姐姐,我们一起来玩游戏吧。很好玩,很好玩的游戏……”

小紫纤柔的手指轻轻一挑,比阿夕舌尖还要灵巧地探进她下体。乐明珠心里大叫着这样做非常不对,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上弓起。

“是毒药……不!是迷药!”乐明珠醒悟过来,惶急地喊道:“不……不要玩了!小紫快逃!阿……阿夕……用迷药……”

那根手指并没有停止,反而伸进她下体的裂缝,指尖熟练地一剥,按住里面一个细小的肉孔,然后轻轻一挤。

乐明珠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体还有这样的构造,被指尖侵入的肉孔立刻战栗着收紧。她大口喘着气,竭力伸长手臂,去捡自己扔在池边的朱狐冠。

乐明珠视线已经模糊,挣扎间,下体突然传来一阵痛意,那根手指挤开收紧的蜜肉,硬生生朝体内捅去。

小紫依偎在乐明珠赤裸的胴体上,一手探入鲛绡,轻轻爱抚着她的乳球,一手伸在她腿间,唇角露出残忍的微笑。

忽然她手臂一震,被人拧住手腕,接着湿淋淋的身体猛地从温泉中扯出。充满怒意的力道,几乎把她手臂扯断。

小紫扭过脸,正看到程宗扬喷火的目光。

※ ※ ※ ※ ※

帘后的软榻上散落着刚脱下的衣物,旁边的金丝鸟架上系着一只五彩鹦鹉。听到声音,鹦鹉双翼乍然张开,警觉地昂起头,作势欲飞。

一个表情冷峻的年轻男人拖着一个少女直闯进来,然后把她粗暴地往地上一丢。

那少女眉眼精致如画,身上却没有任何衣物,光洁的身体莹白如玉,湿淋淋泛着水光。

小紫抱住身体,委屈而怯怕地咬住红嫩的嘴唇,眼睛一眨,弯长的睫毛间便泌出晶莹的泪花。

程宗扬瞪了她足足有两分钟,几乎还不能相信是这丫头捣的鬼。

他吸了口气,用力说道:“我问过了,龟血是蓝色的!”

小紫怯生生看着他,然后浓密的睫毛轻轻一眨,脸上的怯意顿时像被抹掉一样,变得天真而充满信赖,似乎在面对自己最喜爱的大哥哥,她用娇嫩的声音道:“程头儿……”

她的声音依然优美动听,但听在程宗扬耳中,却是另一种感觉。这个小紫实在太狡猾了,看到装委屈的手段不管用,立刻收起眼泪,重新换上天真的伪装,即使知道她还有另一番面目,自己也禁不住要心生怜意。

程宗扬维持着凶狠的表情,冷冰冰道:“我说——海龟的血是蓝色的!”

小紫想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说:“小紫不知道哎……”

还装?我今天非剥掉你的画皮不可!

“我来提醒你。那天晚上你在海边的礁石上,说自己在吃海龟,那你手上鲜红的血是哪儿来的?”

小紫好奇地看着他,“你知道吗?”

程宗扬禁不住要佩服起这丫头来。自己故意没让她穿上衣服,是因为审讯时的微妙心理:光着身体的受审者面对衣物整齐的审讯官时,本能地会处于心理劣势。可小紫不但没有丝毫窘态,还把裸体当成一件武器——没错,这丫头没有做出任何挑逗的举动,如果她有那些举动,自己更容易判定她的心态。

可她虽然光着身子,却和平常一样自如,反而让自己不停分心,目光一接触到她纯洁如雪的胴体,就生出一种罪恶感,似乎自己是一头可恶的大灰狼,正在凶狠地欺凌一只柔弱无助的小白兔,而且还很下流……结果小紫一个字都没说,自己刚来时盛怒的气势已经弱了许多。

“黑舌。”程宗扬竭力把目光从她胴体上移开,盯着她的眼睛,“但我不明白,他死在水里,身上又没有伤,你手上的血迹为什么会是新血?”

小紫同意地点了点头,“好奇怪哦……”

“还在装傻!”程宗扬几乎是咆哮了。

小紫却表情认真地回答说:“小紫就是很傻啊。”

“傻到把我们骗到海滩上去住?”程宗扬厉声道:“我刚刚看明白,村里人怕的不是阁罗,是你!碧鲮族的人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发抖。他们宁愿去讨好鬼王峒的家伙,也不愿意面对你,把你叫做恶魔……把衣服穿上!”

程宗扬抓起衣衫,丢给小紫,纳闷地问道:“我就奇怪了,你怎么能让她们那么害怕?”

小紫接过衣衫,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你猜呢?”

不知道是小紫雪白的胴体被衣物遮掩,还是她终于不再用白痴语言跟自己兜圈子,程宗扬莫名地松了口气。

“不装了?”程宗扬语带讽刺地说道:“那天晚上,村里人杀蛇傀他们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吧?所以你不敢上岸。你害怕村里人会把你也活活咬死,对吗?”

“不会啊。”小紫开心地说:“那些废物只配去舔我的脚趾头,怎么敢咬我呢?”

“你也是碧鲮族的人,为什么对同族那么狠?”程宗扬眯起眼睛,“就因为他们欺负你和你外公?”

“你这样的人没有资格提到我外公。”小紫笑容不改,但一提到外公,她的眼神却变了。她把衣物披在身上,用一条紫色的丝带束住。然后站起身,抓起一把粟米粒,摊开雪白的手掌,去喂金丝鸟架上的鹦鹉。

比耐性吗?程宗扬沉住气,一声不吭,眼睛却紧盯着小紫,丝毫不敢放松。对付这丫头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少半分就可能被她骗了。

小紫秀发湿淋淋披在肩后,顺着白玉般的背脊一滴滴淌着水。她仰起脸,精致的面孔带着天真的笑容,就像天使一样纯洁,连架上的鹦鹉也放松警惕,收起五彩的双翼,去啄食她手上的粟米。

“你知道吗?”小紫用歌唱般的声音道:“海里有种鱼,只有手指那么一点长,它们不会捕食,只能寄生在大鱼身上,靠大鱼牙齿和鳍间的碎屑活下去。”

小紫喂了鹦鹉几粒粟米,然后轻抚着它的羽毛道:“碧鲮族那些软弱的动物就和它们一样。勇敢的都死光了,活下来的,都是愿意舔别人脚趾的人。不欺负这样的人,不是太对不起他们了吗?”

程宗扬终于可以肯定,“果然是鬼巫王收留了你。”他皱起眉,“那时候你才六七岁,鬼巫王那家伙怎么会看上你呢?”

小紫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地说:“你猜呢?”

程宗扬生出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明明是自己占据绝对主动,却被这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丫头牵着鼻子走,自己实在是太给她面子了。程宗扬狠狠一笑,“可能那家伙有恋童癖,觉得吃幼的大补吧。”

小紫似乎听不懂他的讥刺,用手指梳理着鹦鹉的羽毛,娇憨地说:“猜错了呢。”

商队几十个成年人,却被一个小丫头骗了个结结实宝,现在想起来,自己在废墟认错标记,肯定也是这丫头做的手脚,甚至进入废墟,也是她故意引去的。程宗扬一肚子的鸟气,饱含讥讽地说道:“那就是因为你娘了,想必你遗传了你娘在床上的天赋,让他很满意——”

“嘎”的一声,鹦鹉双翅扑开,拼命挣扎。小紫捉住鸟足,笑嘻嘻从鹦鹉身上扯下一根带血的羽毛。鹦鹉尖声惨叫,小紫的笑容却越发开心,就像不含杂质的水晶一样剔透。如果不看她手上挣扎的鸟只,每个人都会被她的笑容感染。

“你听,它叫得多好听。”小紫笑吟吟说着,慢条斯理地将鹦鹉五彩的羽毛一根根扯下来。

程宗扬生出一丝寒意,自己这段日子也算见惯生死,这会儿让他上阵搏杀,他顶多皱皱眉头,可让自己无缘无故去虐杀一只鹦鹉,程宗扬自问还没有这么狠辣的心肠。

小紫却巧笑倩然,“叫啊,”她很认真地鼓励鹦鹉,“用力叫啊。”

程宗扬劈手去抢,小紫却似乎早料到他会出手,程宗扬手指一抬,她纤足就轻轻一点,身子像贴在水面上一样滑开。

“好看吗?”小紫扬扬手里滴血的鸟羽,眉眼间满满的都是笑意,“和阿夕的血一样红呢。”

“阿夕?”程宗扬瞪着眼,朝小紫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小紫用鸟羽摩着粉腮,“她中了蛊,我接过来玩玩。嘻嘻,她好乖哦。”

程宗扬明白过来,那天的笋螺也是小紫干的,可笑自己还在找幕后操纵者,原来真凶就在眼前。这个一派天真的小女孩,背后究竟是怎样一副可怕的面孔?

程宗扬的怒火被撩拨起来,“你为什么要害她?”

“谁让她捉弄我呢?”小紫丢下滴血的鸟羽,又从它身上拔下一根,鹦鹉凄厉地尖叫着,小紫却显得很开心。就像她那天用沸水浇灌玉盏铃花一样,带着一种小孩子游戏时的认真与兴奋。

“阿夕是个坏孩子,”小紫狡黠地眨眨眼睛,“可我只要招招手,她就变得很乖。”

不等程宗扬发怒,小紫丢下手里的鸟羽,然后仰起脸,“你知道黑舌怎么死的?他身上没有伤,舌头却伸出来那么长……对啦,”小紫拍手笑道:“我是从他嘴巴里把他心掏出来的。我以为他的血会是黑的,结果还是红的。”

“阿夕捉弄你,你就要害死她?”程宗扬很想给她一个耳光,“死丫头!”

小紫脸色一沉,“啪”地将鹦鹉摔在地上,一脚踩死,然后挑起下巴,似乎在告诉程宗扬,阿夕在她眼里,就和这只鹦鹉一样微不足道。

她面孔依然精致,然而那一瞬间,她就像一个恶魔,无情而残忍。

“得罪过我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阿夕敢捉弄我,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让她死,她就活不了;我让她活着,她想死也死不了。”

小紫的口气中充满了孩子气,可程宗扬一点都不敢轻视。这丫头绝对是个说到做到的角色。

“别忘了,她是献给你主人的。你敢害死她?”

小紫舔了舔指尖的鸟血,不屑地说道:“你胆子也很大啊。知道她是鬼巫王的女人,还敢破了她的身子。你以为鬼巫王大人会收下一个被人用过的烂货吗?还有那个冒充的花苗新娘……鬼巫王大人说不定会剥了她的皮哟。”

程宗扬一把朝她手臂抓去,他这一抓已经用上全力,五指如钩,带出强烈的风声。

小紫精致的面孔闪过一丝狠辣的神情,那只戴着紫色水晶戒指的右手在腰间一抹,一条泛着皮革光泽的紫色长鞭从丝带中脱出,鞭梢轻轻一提,朝程宗扬腕间缠去。

小紫再怎么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程宗扬不信她力气超过自己,当下也不变招,只是收指握拳,运力于臂,硬生生接了她这一鞭。

小紫的鞭子细若手指,长度却超过两丈,鞭条表面覆盖着一层细细的鳞片,宛如鲛皮,一缠到腕上,细鳞随即翻起,钩住皮肉。

程宗扬仗着力大,翻手拽住鞭身,用力一夺,细鞭随即绷紧。小紫纤美的小手微微一震,竟然没有松开。

长鞭成为两人的较力场,程宗扬没想到这丫头力量居然不弱,自己力道十足的一扯,竟然没有夺下长鞭。

僵持片刻后,小紫长力不足的弱点暴露出来。她随即改变策略,鞭身翻起的细鳞同时伏下,变得滑不溜手,泥鳅一样从程宗扬腕上滑脱,只在他腕间留下两道血痕。

小紫力量终究不及程宗扬,这时果断撤回长鞭,一边皱了皱眉,口气不屑地说道:“看不出来,你比姓乐的笨瓜还高出一点点。”

程宗扬沉着脸从衣角撕下一条布,裹住手腕的伤痕,然后翻手握住刀柄。自己一时大意,吃了暗亏,好在小紫力道不足,不然自己手腕就不仅仅是勒出两道血痕的问题了,很可能会皮肉不保。

小紫衣襟斜披,雪白的右膀暴露出来,不等程宗扬拔刀,便一抖长鞭,重新攻出。程宗扬不再客气,钢刀以刚对柔,将小紫的鞭影硬生生劈了回去。

太阳穴上的伤痕霍霍跳动,丹田气息鼓荡不已,弥漫在空气中的死亡气息不住流入体内,程宗扬只觉得浑身都是使不完的精力。武二郎的五虎断门刀听着虽然不爽,用起来倒是简单直接,很符合程宗扬现在的修为,一连数刀,把小紫逼得步步后退,稳稳占据上风。

小紫的鞭影越来越窄,从两丈收到丈许,然后八尺、五尺……逐渐被逼到角落里。

从见到这丫头起,接连被她摆了五六道,几次都命悬一线,还有石刚和云氏商会几名护卫的命债也该记到她身上。以命抵命,就算杀了她也不为过。

但这会儿真让程宗扬痛下杀手,还真有些为难。

抛开谢艺和岳帅的关系不谈,小紫从生下来就被当成累赘,连亲生母亲都把她扔到一边,不加理睬,从小在族人的歧视中长大。这样的童年也够悲惨的,产生扭曲的报复心理也可以理解。当然,更主要的是这丫头长得有够精致,就像上天恩赐的稀世珍宝,真要伤到她分毫,自己都觉得心痛。

程宗扬一个虎扑,钢刀荡开鞭影,随即跨前一步,这时他与小紫的距离已经缩近到三尺,小紫的紫鳞鞭已经完全丧失空间。

程宗扬执刀蓄势待发,一边沉声喝道:“把鞭子扔掉,我给你找个人来好好管教你!”

在程宗扬的压力下,小紫表情也没有开始那样从容,她挑起眉梢,“管教?谁能管教我!”

“谢艺!”

小紫父亲死得早,母亲虽然在世,但还不如没有。既然自己下不了手,干脆把她交给谢艺,让他去头痛好了。

小紫撇撇嘴,“那个傻瓜?他整天缠着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很好的地方,还给我糖吃,哼,以为我很好骗吗?”

怪不得谢艺不肯向自己透露消息,原来他已经找过小紫,还被当成诱骗无知少女的怪叔叔,真够失败的。

“少废话!你干了那么多坏事,找个人管教你已经是轻的了。”

小紫盯着他,忽然狡黠地一笑,“我很坏吗?你错了呢,凝羽也和我一样,只不过她太笨了,所以只好被人欺负。”

程宗扬勃然大怒,“关凝羽什么事!”

小紫笑嘻嘻道:“因为她和我一样啊。”

说着她手指一动,握着的鞭柄弹出一截半尺长的利刺,闪电般扎向程宗扬的胸膛。

间不容发之际,程宗扬倒转钢刀,用刀柄硬生生挡住尖刺。锋利的刺尖微微一震,硬将铸铁的刀首刺穿寸许,如果不是被自己的力道带偏,已经透柄而过,在自己胸口留下一个血洞。

程宗扬惊出一身冷汗。这样锋利的金属自己也有,但留在背包里,谁能想到这丫头鞭里还藏着珊瑚铁制成的暗器?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美妙的声音。小紫带着共鸣的喉音响起,歌唱般吟诵道:“锦……予……呼……召……”

接着眼前一片金光闪动,她左袖那条金黄色的锦鲤脱颖而出,朝程宗扬面门扑来。程宗扬刚避开她的暗算,这会儿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眼看那片金光就要掠到程宗扬脸上,小紫眼中透出兴奋和残忍的光芒。

忽然,一抹月色般的刀光飞来,与那片金黄的光芒一触。金光随之一折,退回到小紫的衣袖上,恢复成金灿灿的锦鲤形状。

小紫脸色终于变了。如果说面对程宗扬自己还有一拼之力,再加上这个人,自己只怕想脱身都不可能。

仿佛空无一物的阴影中浮现出一个高挑的身影,仿佛她已经在那里立了一生一世,而这时才被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凝羽雪白的面纱垂在耳际,那张皎洁的面孔仿佛水底浮现的明月,在黑暗中散发着朦胧的光辉。

凝羽月牙弯刀凝在半空,刀锋指向小紫,“我和你一样吗?”

小紫眼睛飞快地转了片刻,“如果你有我这样的机会,你会比我还要坏一千倍。”

“你错了。我永远也不会和你一样。”

小紫怕冷一样抱住赤裸的右臂,手指攀住手臂上端那只绯紫色的珊瑚臂环,一边撇了撇嘴,“说得好听。你不恨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吗?”

“恨。”

“你不想杀死他们报仇吗?”

“想。”

“如果有选择,你会一刀给他们个痛快吗?”

“不。我会希望他们痛得越久越好。”

“你瞧,我不过是把你想的都做到了。嘻嘻,那些活下来的碧鲮人,一看到我就发抖。”

“玉盏铃花和方才的鹦鹉又怎么得罪了你?它们对你没有任何威胁,”凝羽道:“你的做法连泄愤都不是,只有纯粹的残忍!这种事我永远也做不出来。”

小紫笑道:“所以你活该被人欺负!”

话音刚落,小紫右手指上的紫水晶射出耀目的光芒。

凝羽张开手,招出一面月光般晶莹的光盾。浑圆的盾面浸在紫水晶的光芒之中,就像雪一样迅速融化,刺目的紫光使凝羽和程宗扬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就在凝羽无力为继的时候,紫晶戒指蕴藏的力量耗尽。凝羽手中的光盾只剩下薄薄一层,而对面的小紫早已踪影全无。

怔了半秒钟的时间,程宗扬先反应过来,大叫道:“小香瓜!”

钢刀旋风般劈开帘子,帘后的温泉池中,乐明珠已经芳踪杳然,只剩下阿夕伏在池中,雪白的背脊被锐器刺穿一个血洞,鲜血染红了泉水。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